穿越的老头,意外修真的少年,不公的世道......我要这天向我俯首称臣!

要悦读 2018-10-10 08:58:37

急诊室的门在胡峰的紧张期待之中被打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从急诊室出来,站在了胡峰面前。

 

“病人伤的很严重,需要立即动手术,不然这双腿就算是废了。”

 

“做手术需要多少钱?”胡峰小心翼翼的问道,脸上除了紧张急躁之外,现在又多了一道担忧。

 

“十万。”

 

“十……十万!”

 

医生的一句话,宛如一道晴天霹雳。他家里条件不好,父亲是一个补鞋匠,一个月才挣一千多块,母亲是清洁工,月薪两千多,加起来刚好够他上学的费用和生活开支。而他才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一次工资都没发,家里也没什么存款。

 

“医生,能不能先做手术,我现在就去凑钱?”胡峰又是尴尬又是焦急的问道,医生说的很明白,如果不立即做手术,父亲的一双腿就要废了。

 

“不行。我们医院有规矩,等你交够了钱,我们才能进行手术。”医生冷漠地拒绝了。

 

“医生,就不能破例一次吗?”听到这话,胡峰慌了,他们家是穷苦人家,交往圈子小,能借钱给他们救急的人根本没有!

 

“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我们医院有规定,如果你拿不出钱,而我们做了手术,这钱我找谁要去?别再磨蹭了,快去凑钱吧。”医生不耐烦的说道。

 

“我……我凑不到钱。”胡峰低着头,不敢看医生眼睛。

 

“凑不到钱?那你赶快交了急诊费,带着你爸去别的医院。”医生眉头皱了皱,不悦地道。

 

民生医院骨科是海阳市最好的,父亲双腿被车撞断,伤势太严重,除了这里,海阳市其它的医院根本就没那个水平。

 

父亲才四十多岁,还很年轻,不能因为十万块医药费就下半辈子靠轮椅度日,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医生面前。

 

“医生,求你发发慈悲,先做手术保下我父亲双腿好吗?”

 

胡峰顾不了其他了,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什么大丈夫尊严,为了父亲的腿,他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

 

医生看了他一眼,脸上闪过一道浓浓的鄙夷之色,没理他,挪动步子往前走。可胡峰却在心急之下,一把抓住了他的腿,他一下没能挪动。

 

“放手。”

 

赵俊军脸色立马难看起来。

 

胡峰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这个行为上面,哪里肯轻易放手的?

 

“我叫你放手!”

 

赵俊军加重了语气,隐隐间就要发怒。

 

胡峰没放手,他不想看到父亲因为没钱做手术而变成残废。

 

一而再挣脱不开胡峰的纠缠,赵俊军火了,腿用力一挣。

 

“啪!”

 

承受不住这一股巨力,胡峰倒在了地上。

 

赵俊军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胡峰,一抹冷笑弥漫在脸上,低哼着:“没钱还想做手术,你以为我们民生医院是福利社?”

 

不是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吗?

 

这个医生,明明是见死不救!

 

人情冷暖,贫穷屈辱,在这一刻犹如一把刺刀狠狠的在胡峰心头割肉。他脸上肌肉悄然之间扭曲了起来,拳头握的紧紧的,指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刺进了手掌肉里。

 

他死死地咬着牙,望着医生无情的背影渐行渐远,心里在嘶声呐喊:“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做人上人,让别人来求我,而不是我求人!”

 

他突然站起来,往医院外跑去。

 

父亲是被车撞的,眼下找到肇事者让他出医药费,才是唯一救父亲的希望。

 

他母亲看着胡峰所做的一切,老泪流满了那张逐渐苍老的脸颊,拿出手绢抹了一把,旧的没了,新的又流了出来……

 

不多时,胡峰赶到了出事地点,他逢人便问,有没有看见今天撞人的一幕。

 

一个、两个、三个……

 

然而,没有一个能够给他想要的答案。

 

因为父亲在被撞的时候,没人看到。

 

而这个地方,又恰恰没有监控。

 

体内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绝望的情绪,再一次弥漫在心头,胡峰失魂落魄的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小卖部。

 

  此时此刻,一向不抽烟喝酒的他,特别的想喝上几口烈酒,抽上几根香烟。

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胡峰给了钱掏出烟点上了一根正想走出去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

 

“老板,请问你看到了一个小时前在前面发生的一起车祸了吗?”

 

老板拿出了一个老人机,按了几下后递给胡峰:“看到了,那个时候我正在玩照相,刚好把车子拍了下来。”

 

看到照片,胡峰心头猛地一跳。

 

虽然距离太远照片有些模糊,但是可以认出车牌号码。

 

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胡峰手一哆嗦,手机差点脱手而出。

 

胡峰飞快地拿出自己的手机,把照片传到了自己手机后,对着老人千恩万谢,火急火燎的赶往警局。

 

父亲的手术费,有着落了!

 

警局。

 

负责接待胡峰报警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警员,例行问完了该问的问题后,他接过了胡峰的手机。

 

看到照片上的车子,这个警察的脸上,露出了一股惊慌的表情。

 

但是,他很快就把这副表情掩饰住。

 

“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警察说着,突然惊叫:“哎呀,照片呢?”

 

胡峰拿过手机一看,哪里还有什么照片?

 

“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把照片给删除了。”警察满脸愧疚:“你在哪里找到照片的?我再去拿一份作为证据。”

 

胡峰心想,这照片,就是找到罪魁祸首的证据,便如实说了,不过他也不记得小卖部叫什么名字。

 

“嗯,你先回去,留个号码,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男警起身说道,那模样,是要让胡峰走了。

 

胡峰走了出去,门被关上了。

 

胡峰茫然的走了出去,突然发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想了一想,又返回去。

 

走到门口时,他听到了男警打电话的声音:“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人家找上门来了!还好我聪明及时毁了证据,要不然事情就捅大了。”

 

这是……通风报信?

 

这警察认识那肇事者?

 

胡峰一怔。

 

瞬间怒火直烧,热血上涌。

 

  什么也没顾,他一脚踢开了门。

 

“蓬!”

 

一声巨响,门被踢开。

 

男警握着手机,瞪大了眼睛看着胡峰。

 

他怎么也没想到,胡峰会回来!

 

胡峰脸色铁青,还好他留了一个心眼,不然所有的证据被毁灭,这辈子休想再找出那个肇事者!

 

“肇事者你认识对不对?你刚才在通风报信对不对?亏你还是个人民警察,竟然做出这种事!快告诉我肇事者是谁,不然我举报你!”

 

若是平时,胡峰如果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哪敢对高高在上的警察张口威胁?但此情此景,他什么都豁出去了!

 

男警脸色巨变,万一胡峰把事情抖出来,他这顶乌纱帽丢了不止,说不定还要进去蹲几年。

 

虽然是一个警员职位,但也是他送了许多钱,凭借关系才坐上这份工作的。而且近日马上又能升队长的职位,在这骨节眼上出事,那真是太倒霉了。

 

脸上一道阴郁之色一闪而过,下一刻男警嘴脸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小哥消消气,这事是我办得糊涂了。你别往外声张,我这就帮你把这件事情办得妥妥的。”

 

男警慌忙拿出烟,递到了胡峰面前,满脸赔笑。

 

胡峰没接。

 

突转的态度,更是让他心中起疑。

 

“你可别耍诈,我分分钟举报你。”胡峰满脸警惕的看着男警。

 

“这个自然。”男警一脸正色:“车子的主人确实跟我有点儿关系,但你放心,我总不能为了包庇他丢了饭碗吧?来,跟我来,我这就带你去见车主。到时你想私了就私了,你想让赔钱就赔钱,没二话。”

 

胡峰还在犹豫,他怕这家伙不安好心。可是现在却耽误不得。

 

“好,我跟你走,如果你敢耍花招,我就把这件事抖出去。”胡峰想了想说道。

 

随后,胡峰上了男警的警车。

 

一边开车,男警趁着胡峰不注意一边在编辑短信,然后悄悄地发了出去。

 

20分钟后,车子在一栋废弃的厂房面前停下。

 

等胡峰推开车门下了车的那一刻,男警哈哈大笑一声快速地启动了汽车,“噗噗”一声溜得无影无踪。

 

“糟糕!上当了!”

 

胡峰大惊失色,正想走,却被从四周走出来的一伙打扮得像混混地痞的家伙给围住。

 

“跑!”

 

胡峰脸色难看,略微思忖,心里有了决定。

 

对方人多,动起手来,自己肯定吃亏。

 

胡峰撒腿就跑,头也没回!

 

但很可惜,这伙人贼头贼脑,一看就是在社会上靠拳脚混饭的人,“哗”地一拥过来,顿时把胡峰的路给拦住了!

 

被团团包围住了!

 

胡峰脸色难看了许多。

 

“妈的,还想跑?”带头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青年冲上前来,对着胡峰的肚子便是一脚。

 

撕心裂肺的疼,仿佛内脏被踢碎了一般。

 

胡峰捧着肚子站不直身。

 

他咬牙看着八人,眸中满是怒火。

 

撞了人,还不给人找?还敢动手打人?王法何在?天理何在?

 

怒怒怒……

 

胡峰心里充满了愤怒,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把这群人通通给杀了!

 

可惜,现实总是残酷!

 

“啪!”

 

那染发青年一巴掌扇在胡峰的脸上,滚滚辣的痛感刺激得胡峰脸庞一阵抽搐。

 

染发青年撇着嘴骂道:“穷崽子没本事还想挑刺儿?还敢威胁咱们警局的人?妈的!给我打!往死里打,反正打死了有大少爷撑着!”

 

话语一落,狂风暴雨般的拳头和脚掌落在胡峰身上。

 

疼!

 

由于小时候就营养不良,胡峰身体比较弱小,一米七五的身高,才一百一十斤。那一张英俊的脸,因为疼痛,早已经扭曲。

 

如剑一般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

 

几人越打越起劲,围殴这种事,他们不是第一次做。而胡峰,却已经动弹不得,连挣扎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嘴角也开始溢出丝丝鲜血。

 

“钟哥,咱们见好就收吧,伟哥叫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厉害就行了,车祸那案子还没完全销掉,再弄一条人命案,可不好办。”见此,一个小弟担忧道。

 

“杨志伟臭条子一个,能做什么主?不把这家伙做掉,车祸那案子就没完。大少爷发话了,这事全权交给我处理,你少给我老子插嘴!”钟哥也是个狠茬子,一瞪眼,那小弟不敢吭声。

 

“今天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绑了扔河里,神不知鬼不觉的。”

 

几个小弟目目相觑了好一会,但在钟哥疯狂的眼神之下,最终还是找来绳子,把胡峰胡峰五花大绑,直接弄上一辆面包车,往郎江开去。

 

此时的胡峰,已经神志不清。

 

但身体失去重心的那一刻,他被惊醒过来。

 

随后,他感觉自己沉入了江底。

 

惊慌失措下,他被呛了好几口污水。

 

拼命挣扎,却被身上那一块大石头压得死死的,怎么也动不了。

 

难道,今天我就这么死了吗?

 

不!我不能死,父亲还等着我去救!

 

求生的欲望,激发了他体内的潜能。

 

可他已经受了重伤,而且身上又被绑了一块大石头,根本就不是他能抗拒的!

 

意识再一次模糊。

 

就在胡峰感觉要窒息的那一刻,突然有新鲜的空气被他吸进了鼻腔。

 

“咦?”

 

他睁开眼睛一看,还是在水底。

 

不禁目瞪口呆。

 

在水底能呼吸?怎么回事?

 

就在他惊疑之际,一道声音响彻在他脑海:“哈哈哈……终于等到了,终于让我等到了!”

 

凭空冒出的声音,差点把胡峰的灵魂吓得出窍。

 

“谁?谁在说话?”

 

水底有人说话,而且好像还距离自己还很近。

 

可四周,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影!

 

  见鬼了!

 

“机不可失,趁他虚弱,进行夺舍!”

 

夺舍,是修真者夺取别人生命的一种法门。

 

随着声音落下,胡峰感觉大脑一阵被撕裂的疼痛,好像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

 

那种痛苦,使得胡峰有了要死的心,远不是人能够承受的!

 

就这么一次,恐怕一辈子都会做噩梦。

 

胡峰感觉,自己的生机,在逐渐被吸走。

 

“啊啊啊……”

 

疼得他在水底大喊大叫。

 

似乎感觉自己很快就会死去,胡峰脸色也是变得跟死人一样的难看。

 

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他的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对他大喊!

 

他本能的进行了反击。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他的意念,形成了一道壁障,把想夺舍的这一股神念阻挡在了外面。

 

神念大吃一惊。

 

一个小小的凡人,竟然能够阻挡他一个渡劫期修真者的夺舍,这怎么可能?

 

难道,他是……

 

一想到此,神念散发出了一股震惊与恐惧。

 

千千万万的人之中,有一些人,不能夺舍。

 

特殊修炼体质。

 

胡峰,正是这么一种体质。而且,还是这些体质之中,最强大的九阳圣体。

 

“竟然是九阳圣体?这种体质,在修真界都万年难得一见,这个灵气稀薄的空间,为什么会有这种体质?”

 

“不行,九阳圣体意念,已经开始反击,以我现在的虚弱程度,很快就会被他吞噬,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不想飞灰湮灭!”

 

“等等……住手!”

 

神念大叫。

 

胡峰浑身一震。

 

在他脑海内,他感觉到有一团白色的光辉,里面包裹着一个看起来哦很虚弱的小人。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脑海里?你想干什么?”胡峰满脸警惕。

 

“我是修真者,是我救了你,不然你现在已经被水淹死了,你要感谢我!”神念见胡峰停止了攻击,松了一口气。

 

“是你救了我?”胡峰更加警惕:“那你为什么对我不利?”

 

他虽然不懂,但是能够感觉到,刚才这个古怪的东西,是要置他于死地!

 

“你误会了,我不是对你不利,我是在改造你,让你成为一个修真者,拥有移山填海的能力。”神念慌忙说道。

 

他已经从胡峰的话里得知,他对修真的事情一无所知。

 

“修真者?真的?”一听到这三个字,胡峰激动。他是一个小说迷,经常看玄幻仙侠小说,知道修真者确实有移山填海的能力。

 

“当然真的,不然你能解释,我为什么能让你在水底呼吸吗?”神念为了不让胡峰起疑,慌忙说道。

 

胡峰虽然脸上的警惕之色没有完全消失,但心里已经泛起了滔天巨浪。

 

如果他有修真的能力,就不会为钱发愁。

 

如果会修真,他就能利用法力,治好父亲的伤。

 

如果能修真,他就就会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而不是一个随便被一个科主任就能侮辱的存在。

 

他渴望修真,因为这能改变他的贫穷的现状。

 

“好,你答应不要对我不利,教我修真,我就不再对你反击。”胡峰想了想说道,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能力击败这个神念,但是他没时间多想,因为事实是这样。

 

“好!你也答应我,不要对我攻击,我就教你修真。”神念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是在想,你小子如果按照我的方法来修炼,等练出了灵气之后,我就能随意的享用,到时候等你强大一些了,我再用特殊的方法把你给夺舍了,你一切辛苦,都便宜了我。

 

而胡峰却不知道他心里想的这些,一口答应下来。

 

神念想等出了水面以后再慢慢叫胡峰修真,可胡峰根本就不相信他,说不给点实质性的好处,就没有交易的必要。

 

神念无奈,只能用仅剩的力量,帮胡峰打开了灵识。

 

这是他的一门特殊法门,要不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舍不得这么做。给人打开一次灵识,就要消耗他现在所有的功力,如果胡峰使坏,他就死翘翘了。

 

灵识一旦打开,胡峰就拥有了可以修炼的能力。

 

他教了胡峰一种修炼功法。

 

可是,无论胡峰怎么修炼,也练不出一个屁的反应出来。

 

他又教了一种。

 

如此数次,胡峰怀疑起他的话。

 

神念顿时急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那么多功法,胡峰却没有一种能够修炼的。

 

“你骗我?”许久之后,胡峰终于发现,这个奇怪的家伙,在骗他。说好教他修真,却尽是给一些没用的东西。

 

“不!我没有骗你!”看到胡峰的脸色难看了下来,神念再次急了,他现在虚弱至极,只要胡峰九阳圣体意念稍微反击,他就会被吞噬,飞灰湮灭。

 

“你没骗我,那为什么不行?”胡峰根本不信他的话。

 

“我也不知道。”神念满脸为难,九阳圣体绝无仅有,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那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胡峰凶光毕露,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危险存在,他不允许存在。更何况,前不久他差点死在这个神念手中。

 

“等等!”

 

突然,神念大叫,随后把一股意念灌进了胡峰脑海。紧接着,胡峰的脑海内,就多了一部“天地轮回诀”的功法。

 

“这是修真界最强大的功法,极难领悟,当年我就是为了这部功法,才被打得肉身毁灭,来到了这里,现在给你了!”

 

他说的没错,但是这部功法,他研究了数万年,都没有参透,难度之高,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领悟的存在。

 

他不顾生命得到这部功法,自然不肯这么轻易给胡峰。可是,他却不担心,因为胡峰就算是九阳圣体,也不可能领悟,到时候,等胡峰被他夺舍了,功法还属于他一个人。

 

如果他做到了,就可以回到修真界,做天下第一。

 

可是,胡峰接下来的所作所为,直接让他有一股吐血的冲动。

 

因为,胡峰,竟然按照书中所说的,修炼了起来。

 

他用灵气,使水底的石头都浮了起来。

 

这这这……怎么可能?

 

神念眼珠子差点调出来,他研究了数万年,都理解不了,可是胡峰这个脸基本修炼都不懂的菜鸟,却做到了他这个差点成仙的强者做不到的事情!

 

难道,这就是九阳圣体的神奇之处?

 

“你……你是怎么修炼的?”

 

“就按照书上面说的啊。”胡峰激动的说道,这回的这个功法,总算靠谱了。

 

“不可能,那你给我说说,第一句怎么理解?”

 

胡峰把第一句念了出来,然后开始比划。

 

“不对不对,第一句不是这样的!”气团之中的小人不停摆手。他背了几万年,早已经滚瓜烂熟,第一句根本不是这样的。

 

“你老糊涂了吧?你看看。”胡峰把书里的内容展示了出来。

 

一个字一个字指着念。

 

看着胡峰念,神念彻底傻眼了。

 

他那个世界念书的方式,是从右至左往下念。

 

而胡峰,却是从左至右横着念。

 

神念完全没想过,念书有这么念的!

 

怪不得自己怎么也参悟不了,原来是顺序错了,再研究几百万年,也没任何用处!

 

  天意,天意啊!

 

神念激动无比,他照葫芦画瓢地学着胡峰的方法修炼。

 

若是他能够修炼者和一部修真界最强功法,根本就不需要靠胡峰,自己就能够重塑肉身。

 

可是,他再一次失败了。

 

天地轮回诀,他修炼不来。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的?”

 

他前一世为了这一步功法与人为敌一辈子,没想到到头来拥有了却不能修炼,就好像一个得到了金山的人却不能用一样。

 

难道,我真的不能夺舍了吗?

 

现在的他,进入了九阳圣体的脑域空间,如果胡峰不修炼出功力放他出去,他想出去也不可能。

 

而且,胡峰修真所修炼的功法,根本就脱离了他原来的计划。他不知道,现在的胡峰,还能不能让他夺舍?

 

万一失败,等待他的,是被胡峰吞噬,飞灰湮灭。

 

“难道,我只能等着他在这个灵气几乎没有的空间里,到达元婴境界,帮我打开时空隧道?”

 

神念一阵悲催。

 

辛苦了一辈子,没想到却成全了胡峰。

 

眼下唯一能够重生回去的方法,就是等胡峰强大,然后帮助他。至于他的那些小心思,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

 

现在,胡峰就是他大爷。

 

只要胡峰不高兴,分分钟能灭了他。

 

可是,胡峰却不知道这些。即便是知道,估计也不会这么做。毕竟,这个修真者,是一个活老师,自己以后修真,不懂的地方还要问他。

 

此刻的神念,也不敢藏着掖着,只能诚心的跟胡峰交易。他教胡峰修炼,而胡峰要送他会修真界。

 

胡峰满口答应,这对他来说百益无一害。

 

他在水底迫不及待的开始了修炼。

 

天地轮回诀,最先修炼的,是一双能够看透天地轮回的灵眼。据说修炼到达巅峰,天上地下,都能看透。

 

许久。

 

当胡峰再次睁开眼睛时,一道精光爆射而出,直接穿透了水面,看清了蓝天碧云,看清楚桥上面来往的车辆,甚至车里面的人。

 

“咦?我的视力?”

 

胡峰大喜。

 

他前后才修炼不到两个小时,竟然拥有了如此不可思议的能力。

 

“不好,父亲还在等着我!”

 

正沉醉在喜悦之中的胡峰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严重的事情,手脚用力,原本结实到他根本就不能挣脱的绳子,此刻被他轻轻一挣,就断裂了。

 

爬出水面,胡峰感觉体内有一股轻盈的气流流淌。

 

力气似乎大了数倍,整个人神清气爽。

 

随意一步迈出,轻飘飘的就掠过了两米。

 

“轻功?”

 

  一步两米远,让的胡峰大喜,脚步发力,竟然追上了一辆开着100马的汽车。

而他这个时候,还没用尽全力。

 

“难道说,我还能比这辆汽车跑得快?”看到这一幕,胡峰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

 

以前,这种情况只有在他的梦里才会出现。

 

而现在,他竟然做到了!

 

简直不可思议,心里对于修真的向往,愈发强烈。

 

因为,他才修炼了短短两个小时,就已经拥有了轻功,如果修炼个几年,那还不飞天遁地了?

 

这一切,简直可以说是天意。

 

天地轮回诀,只有九阳圣体才可以修炼。

 

而且,神念几乎费劲了全部的力量帮他打开了灵脉。这些力量之中,很多灵气留在了他体内,被他利用。这种情况,换做别的人,根本办不到。

 

但是九阳圣体这种逆天的体质可以。

 

“别高兴太早,这只是你初次修炼的效果,以后可不会这么快。”神念的声音突然响起,对于胡峰现在的情况,他心里有点儿谱。

 

可是胡峰完全不在意,现代社会,就凭这个轻功,即便是去打劫,他也能发大财。

 

有钱了,他就能治好父亲的病,改善家里的生活水平,不再让父母出去工作,让他们安享晚年,过幸福的日子!

 

随着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他已经超越了那辆海马汽车。

 

汽车司机看到这一幕,表情宛如见到了鬼,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不满意眼花,而是真的有一个人,徒步超越了他的车子。

 

“尼玛,超人啊?”

 

胡峰越跑越快,心中越想月兴奋,压抑不住激动,大喊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轻功了……”

 

看到胡峰这失态的表情,神念没好气地的道:“就这功力也能把你乐成这样,等以后有搬山填海的本领了,你还不笑死?”

 

郎江离民生医院有十公里路程,可是胡峰只用了三分钟就跑了回来。

 

  离开医院门口还很远,胡峰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的干干净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