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骑士与童话——回忆《零之使魔》

一期一振 2018-05-15 09:37:27

2013年4月3日,轻小说作家山口升先生由于癌症并发去世,这同时也意味着,由他执笔的《零之使魔》这部小说,成为了一个永远不会完结,停留在半途的故事。



  生离死别这种事,对于读者来说,实在是很残酷,想想天国的吉田直,山门敬弘,松野秋鸣。。。徒增忧伤,徒增忧伤啊。。。

  但是,过度缅怀,感伤这种事,我觉得不适合这部作品,《零之使魔》是带给读者快乐和感动的小说,山口先生应该也不希望他的读者以后再回忆起他的作品时,都一副悲伤的样子。明明是如此一部开心热闹的小说,这样的话,就太遗憾了。

  这次的帖子,我想写的特殊一点,虽然是《零之使魔》的专题贴,围绕着这部作品随便扯淡,但不去讲这部作品的具体人物和情节,随便瞎扯,想到哪写到哪,就像出版社搞的小说前言的风格一样。《零之使魔》是一部非常值得看原作小说的作品,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像《龙与虎》那样,有着完美的改编动画,不提动画版那脸型圆滚滚的人设(我想肯定不是牛姨“画太瘦不就像吃不饱饭一样好可怜嘛!”的心态),完全和小说八竿子打不着的剧情,真心是浪费了小说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童话故事般的奇幻世界。如果因为我写的这篇帖子,有人能对这部小说产生兴趣,下载之后读一遍,那我就再荣幸不过了。于是乎,我也不能做剧透是吧,先想到啥说啥吧。

  我最开始看《零之使魔》的时候,SF频道还没有被联合抵制(远目。。),那个时候这小说是SF频道顶上次数最多的当家作品,拉第二名《少年阴阳师》足足有一倍多,可见当年的火爆程度。直到三四年之后才被国民级刷新约刷存在感的《魔法禁书目录》超过,让我心中略略有点不爽,不过那时我已经转战轻之国度了。

  要说这部《零之使魔》啊,真的是一部标准的如同教科书般的日系轻小说,之前我曾经简略不求甚解的介绍过日本轻小说文化——现在大部分热门轻小说是由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般的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加一些适合动画化的要素,美少女啊,后宫啊,卖肉啊,找一个画风优美的插画师,就可以从宅男的钱包里大捞一笔。

  这些大卖的要素,《零之使魔》是一样都不缺的,主线剧情是全球人民喜闻乐见的废柴男穿越奇遇记,在异世界莫名其妙获得了极其bug的力量,开主角光环一路打怪练级修仙修真所向无敌,各种熟悉傲娇的巨乳的三无的元气的御姐的美少女,一个不少,全都被主角的英姿所倾倒,加入男主的后宫,并经常演绎各种没羞没臊的走光福利场面等等等(怎么搞的我好像是在黑这小说。。。)



  现在想想,这部所有狗血元素都集为一身的《零之使魔》,明明应该是我最讨厌类型的小说。但是,我无法不对其喜欢的要死。每过一段时间,我总会把整套20余卷小说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重新看上一遍,然后每次都感动的涕泪横流。

  往少了说,《零之使魔》这部书,我前后读过有十遍左右。

  我经常会反反复复的读同一部小说好多遍,就像村上春树小说《眠》书中的主人公一样,重读的时候“登场人物于书中的场景几乎都遗忘殆尽,甚至觉得我在看另一本毫不相干的书”“阅读时其实坡受感动,可结果脑子里居然什么都没留下。理应存在的感情的震颤与亢奋的记忆,曾几何时悄然脱落,踪影全无”,这种令人遗憾的记忆力,缺点自然不必多说,但有个难得的好处就是每当我找到一本喜欢的书,我可以来回读上好多遍都可以获得新鲜的感动,我深刻的觉得寻获一本自己打心里喜欢的书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为此我也没少感谢过我那半残废的记忆力以及怎么重样都不嫌腻歪的寒酸性格。

  不过有的时候也会产生相反的效果,比如说前两天我重看《乃木坂春香的秘密》,看了两页我就不由得感慨,当年这玩意我是怎么坚持看了15卷的?(笑)。

  闲话少说,回到正题说一说这本《零之使魔》了,以前写这种东西,我总喜欢用“分析”这个词,现在我觉得不太好,因为我觉得“分析”一部作品,仿佛让人觉得我说的观点,全部都是正确无误的一样——我毕竟不是作者本人,当然不可能说我从作者的文字中理解出的东西,就是他所想所表达丝毫不差,这又不是在做高考时的语文阅读题有标准答案。所以下文所叙述的东西,或者说是这本书明明全是狗血情节却依然感人泪下、爱不释手的理由,不如说白了,只是代表我个人,“喜欢”这部书里的什么东西而已。

  首先说一下本书巧妙的人物情节设定。



  轻小说这一文学体裁,受漫画影响很大。日漫很多作品的人物解剖画的并不是那么完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者的理解和夸张。其实,这个特点也反应到其剧情结构上,毕竟几乎所有漫画都是在杂志上连载的,依照其商业价值,只要还有粉丝支持,这部作品就不得不连载下去,所以漫画情节大多是作者想到什么就画什么,连载初期很少有人将整部作品的所有细节与结局都设计好的,轻小说受其影响也是如此,跟纯文学不同,几乎没有哪部轻小说是将一部长篇作品一口气全部写完,并反复修改将所有的细节全安排的无懈可击,环环相扣的。

  于是我们看到的大多数轻小说都是类似情景连续剧一样的极富有弹性的剧情结构。有点像情景剧,剧集开始时,人物性格不明显,更多是靠剧情设置;等人物塑造完了,稍微一夸张人物性格,就能出笑料了。这种模式就成为了喜剧的可持续发展性。

  我曾经在起点做过一小段时间的代写网络小说的枪手,这段黑历史给我带来的唯一的收获就是,人物,不同性格,各种身份的人物,安排剧情怎么产生冲突,怎么制造爽点,怎么爆发高潮,这里面都是有规律,有讲究,甚至有公式的,所以我们近些年看到的小说漫画电视剧的人设越分越细,传统的青梅竹马、有钱的大小姐、聪明好事的班长、转校生之类不必多说,随便改一点点设定便可以展开十卷以上的剧情,比如让青梅竹马其实是一直很崇拜的作家啊,转校生其实是女扮男装求自己保守秘密啊,等等,所以都能大概知道设定这个东西是有多么讨巧了吧?

  《零之使魔》的世界设定,山口先生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故事的舞台是在Halkeginia这片到处都是由魔法师统治的大陆上,剧情主线是不同的国家不断切换场景的冒险喜剧,可以说《零之使魔》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很有点《哈利•波特》的风格——比如说主角们都是魔法学院的学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卷入不同国家间的纠纷甚至战争,由少年少女来挑战邪恶的魔头。一块大陆分成五个国家,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风俗特点,舞台的变换让故事情节更加曲折紧凑,无数新鲜的魔法世界的设定层出不穷,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想象力和浪漫情怀。

  至于小说的人物设定,虽然不能说像名著一样有给角色赋予灵魂,但难得的一点是,书中每个主要角色,不论正派反派,都很讨人喜欢,至少不是让人特别讨厌,这也使小说读起来很轻松温暖。

  主角才人的设定,就非常出彩。现在很多故事吧主角彻底设定为推进剧情的工具——逆来顺受一点,热血笨蛋一点,很方便剧情往下发展,毕竟不是谁都有本事把所有人物赋予灵魂,不受剧情框架束缚发光发彩的,但过于模式化,公式化得人物,看多了很容易使人厌恶。

  而才人这个家伙,笨蛋好色,有时还懦弱由于,但他能对自己的主人路易斯忠诚专情,对朋友两肋插刀,重要的是从来不说什么讨人厌的大道理,非得要有什么空泛的人生价值观。他经历的所有战斗,都是跟随主人路易斯,或报答对自己有恩的人罢了。相对应路易斯的傲娇、顽固、背负莫名其妙的理想,正好和才人性格迥异,非常适合引发剧情冲突——如此,便是这部书简单的人物设定。

  这部书成功的地方,直白的说,那便是人物和剧情的结合、有足够充实的剧情构架,慢慢由故事慢慢地影响到人物性格,简单的人物,逐渐的成长,逐渐有了血肉,作品的剧情构架其实也不是很复杂,经典的带有一点骑士小说风格的童话故事,有点俗套,却已足够。

  有人说这样的故事,太过童话、太过幼稚,但我觉得幼稚的童话没什么不好的,洞穿人性丑恶,世间百态的智者多,但拥有童真的人,却太少了。比如说《哈利波特》系列,到最后几部,改编成电影也不免加上了年龄限制,彻底与童话分道扬镳——讲述童话故事,作者不仅要睿智到洞穿世间万物,更是要时刻保持一颗浪漫的心,儿童的想象力是成人无法比拟的,儿童的欲望也是让成人恐惧的,单纯的认为儿童的思维简单苍白,是无法描绘出孩子心中绚丽的世界。

  比方说宫崎骏先生,我觉得他就是一位很幼稚的人了,在吉卜力的电影中,男孩女孩们,开心的时候笑,不开心的时候哭,没有翅膀的人类,总是找到各种各样的方法飞向天空,每分每秒都是画面里都是鲜艳华丽的色彩,动人心弦的美妙乐曲,这得是一个多么幼稚的孩子,做出的梦啊。

  山口升当然不是安徒生那样的童话大师,但他笔下的Halkeginia这片魔幻神奇大陆,浪漫情怀未必会输给任何人。从欢乐的魔法学校,到飞在天空中的大陆阿斯比昂,与魔法生物交朋友,勇敢的骑士为了美丽的公主奋不顾身,还有离家的孩子对母亲的思念,难为作者,20卷的剧情,作者一直孜孜不倦的为读者创造浪漫的新鲜世界,童话般的美丽世界正是作者那幼稚却美丽的心灵。

  然而故事永远停留在最美丽的精灵国度,分散的恋人、互相在朋友的帮助下追寻彼此的道路中,故事还在继续,平贺才人什么时候才会与路易斯重逢?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喝到母亲的味增汤?这些都不会有人知道了,值得庆幸的是,故事起码没有在前两卷二人之间闹误会的时候戛然而止,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对彼此的感情正是最热烈的时候。



 “自己的幸福,得由自己来选择。我的幸福,我觉得肯定是在这里……”

  真的没有给这部小说写什么东西,总觉得,回忆起那些快乐的情节,就有点悲伤,这感觉就像看完了《哈利波特》的结局,回过头来再重看之前6本小说时(无可救药的重看强迫症),每当看到弗雷德、乔治兄弟各种搞怪玩笑,想想弗雷德过几年就要死了,悲从中起,不想再看下去,再回忆了。

  总而言之,祝福山口升老师吧,感谢老师创造了一个如此美好的故事,但愧疚的是,我竟然因为他笔下的欢乐文字感到如此悲伤,我真是,没有做到身为读者的本分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