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帝王小说完整版_风流帝王全文免费阅读

火车小说 2019-07-26 13:31:35

第13章枪杆子里出政权

阅读小说《风流帝王》全文,请添加微❤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看着玉颊羞红,妩媚动人的瑾妃,叶天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推倒,就地正法,不过,心中还掂记着一件事儿,他只有强行压下满腔的邪念,哄了瑾妃几句,然后从侧门匆匆溜回御书房。


御书房里,牧淳风昂首挺胸跪立着,双膝由之前的疼痛已转变成麻木,虽然痛苦,但总好过脑袋搬家。


看到皇上进来,他连忙垂首,“皇上。”


叶天一屁坐到椅子上,“起来吧。”


“谢皇上。”牧淳风连忙叩头谢恩,慢慢的站起身,跪得太久,气血不通,双膝麻木,起来太快,极有可能站立不稳而摔倒。


“坐。”叶天指着角落里的一张空椅,他一直在观察牧淳风,感觉他挺细心的,这让他挺满意。


“谢——皇上。”牧淳风再度谢恩,皇上赐座,令他受宠若惊。


叶天摸着下巴,思量了一阵才问道:“你手下有多少人?”


牧淳风忙回符道:“回皇上话,属下手下有三十人,不过,已伤残三人。”


叶天眉头微皱,“就这点人?你们这些秘密禁卫应该有专门的训练基地吧?”


“回皇上话,秘密禁卫的训练行宫已于两年前解散。”牧淳风小心翼翼的回答,解散秘密禁卫的训练行宫,还不是您下的旨意的么?


他心里嘀咕着,见皇上脸上闪过失望神色,心中倏动,“皇上,受过特训的秘密禁卫,大多已流落民间,属下或许还能联络到一些,估模也能有五六十人。”


叶天听得眼睛一亮,五六十人,虽然少了点,不过也不错了,只是不知他们的身手如何?


他很想让牧淳风跟守在外边的甲士交手,看看他的身手如何,不过想想还是作罢,目前不宜张扬,还是秘密行事为妙。


“牧淳风,朕不知你武功如何?且展示让朕看看。”


“属下遵命。”牧淳风站起,躬身施礼后,转头四处张望,目光落定在案桌上的精美瓷壶上,“皇上,恕属下放肆。”


叶天一挥手,示意你尽管施展,我不会怪罪于你。


牧淳风再次躬身施礼,这才走到案桌边,右手曲指成爪,缓缓伸出,虚抓在精美的瓷壶上。


叶天紧盯着他的手,牧淳风的手背青筋暴现,呈现超强力道,随着他运转内劲,五根弯曲如勾的手指变得漆黑如墨,整个书房的温度骤然间下降,好象已到了寒冬腊月一般,令人感觉寒冷。


那个精美的瓷壶就好象被快速速冻,外眨眼间,外表结了一层白色的薄霜。


这家伙,好象真有道门道呐。


叶天大感兴趣,眼睛瞪得老大,一眼不眨的紧盯着牧淳风的手,武侠电影和小说里才有的神奇武功,他这会儿竟然亲眼目睹着呢。


牧淳风收回手,退后三大步,躬身道:“皇上。”


叶天摸了摸结有一层薄霜的瓷壶,壶盖都被冰冻住,打不开,他好奇道:“这是什么功夫?”


牧淳风恭恭敬敬的回答,他练的是玄阴摄魂爪,已有九成火候,在所有受训的秘密禁卫中,当属他的修为最高。


叶天盯着他看了好久,才沉声道:“牧淳风,朕能否用你?”


牧淳风面容一肃,屈膝跪下,挺着胸膛大声答道:“属下对皇上忠心耿耿,万死不辞!”


叶天满意的点头,“好,朕且信你一次。”


他解下腰间刻有“如朕亲临”的玉佩交给牧淳风,让他回去联络流散在民间的秘密禁卫,悄悄的集中在皇城,同时让他挑出八名身手高明,人又机灵的禁卫入宫,充当自已的贴身护卫。


“属下定不负圣恩。”牧淳风再次推金山,倒玉柱跪下表忠心,恭恭敬敬的接过皇上亲赐的玉佩。


谁不想荣华富贵,他加入秘密禁卫特训就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享受荣华富贵,光宗耀祖。


近年,皇上的所作所为,加上解散秘密禁卫特训行宫,让他,还有那些一些受训的禁卫们心寒。如今,机会突然出现,他自然要好好的把握。


皇上,仍旧是那个皇上,只是说话、行事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只是心里生出这种奇怪的感觉。


他有种预感,只要把这件事办好了,日后必受皇上重用,飞黄腾达是迟早的事,他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个稍纵即逝的绝好机会。


“你对内阁大学士谭江民大人一案有何看法?比如,他的为人?”


牧淳风谢恩之后,正要离去,听到皇上突然一问,不禁一怔,迟疑道:“回皇上话,属下对谭大人不了解。”


叶天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牧淳风不了解谭江民的为人也不奇怪,他是接受特训的秘密禁卫,平时都呆在特训行宫里修习武技,极少外出,对外边的事情一般不怎么了解。


叶天端坐御书房里,食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心里头在盘算着,只要牧淳风把那些流落民间的秘密禁卫召回来,他就把他们安插进皇宫禁卫里,慢慢的把整个禁卫掌控在手中,接下来就是负责护卫皇宫的羽林卫。


枪杆子里出政权嘛,这个道理谁都懂,手里头没有一二支忠心耿耿的军队,这江山可坐不稳呐。


江山坐稳了,才能实现他把全天下美女尽收后宫的伟大理想。


他之所以选择牧淳风,倒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或才智,而是他没有任何背景,还没有投靠哪一方的势力,就象一张白纸,没有受到半点污染。


这样的人,只要稍稍施恩,便能令他死心塌地的替自已卖命,牧淳风的前途,取决于他的忠心度有多少了,这家伙好象是个人才,若不能为已所用,只好喀嚓了。


反正这事也急不来,只有慢慢弄了,叶天命小太监拿来有关内阁大学士谭江民的卷宗。


第一天上朝就碰到如此头痛的事,这种时候,他需要的是对自已忠心耿耿的忠臣,可这忠奸难辩啊!


两个小太监颇为吃力的把十几大捆卷宗搬进来,叶天眼前一片漆黑,星星满天乱闪,我XX的,这也太多了吧?


第14章祸不单行

面对几大捆宗卷,叶天头大如斗,不过,他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以了解案情的起原经过。


这不仅关系到一个大臣的身家性命,而且,在这种时候,他急需忠心耿耿的人才,忠臣,那可是杀一个少一个呐。


略略看了个大概,叶天对谭江民的案情总算有了一些了解。


事情的起因,是死鬼皇帝为讨丽妃欢心,专门替她建造一个宏伟奢华的倚月宫,于是有几个大臣上书直谏,结果惹恼了死鬼皇帝,脑袋被砍了,家也被抄了。


内阁大学士谭江民与那几个被抄家砍脑袋的大臣关系极好,又属于武功候常青山的保皇一派,于是被别的大臣上书弹劾,死鬼皇帝是个大昏君,下旨把谭江民打入天牢,所幸武功候常青山等大臣力保,才拖延至死鬼皇帝驾鹤归西还没有被问斩。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就是这样了,内阁大学士谭江民似乎是蒙冤入狱,至于那几个被砍脑袋抄家的大臣,死得很冤枉,他们可都是敢于直谏的忠臣啊。


我叉叉的,死鬼皇帝是在自毁长城呐!


得,死鬼皇帝的那些什么烂罪名都得由哥来承担,烂摊子得由哥来收拾,谁让哥的灵魂占据了死鬼皇帝的这副臭皮囊。


那几个冤死的大臣被抄家,家财被充公,成年男丁不是被砍了脑袋就是被发配边疆作苦役,女的则被充作官妓,看来,得给他们平凡才行呐。


叶天高声叫道:“来人!”


“奴婢在,皇上有何吩咐?”门外传来内侍监首席大总管苏子伦阴柔刺耳的声音,皇上去了乾清宫后就把轰走,但听闻皇上又回到御书房,他赶紧跑过来侍候。


唔,这老阉货好象对哥有点忠心嘛,但不知道忠心度是多少?


华夏古国的历代皇朝,太监宦官把持朝政的事件数不胜数,有个别野心大的家伙甚至起兵造反,叶天想着就有点怕怕,不过,苏子伦这老阉货似乎不怎么拉帮结党,好象也没有干涉朝政,真要是这样,他对哥忠心耿耿,哥可以考虑不炒他的鱿鱼。


叶天当即下旨,为那几个被抄家砍脑袋的大臣昭雪平反,没收的家财如数退还,反正人也死了,顶多追封什么忠肝义胆之类的虚名,他们受尽折磨的妻子赐封浩命夫人,子女再封个闲散的从六品虚职作为补偿,这些封号又不用花掉他一枚铜钱。


苏子伦领命,之后命手下小太监出宫传圣旨,一个时辰之后,小太监回来禀报,那几个冤死大臣的家眷长跪在宫门外求见皇上谢恩。


“呃,她们说是要谢恩?”叶天以为自已的耳朵听错了,哥抄了你们的家,砍了你们的老公,不对,是死鬼皇帝,你们竟然还谢恩?


小太监小心翼翼的重复说了一遍,叶天才确信自已没有听错,妈妈嘀,当皇帝就是好啊,可以无法无天,嘿嘿。


不过,他实在不好意思去见那些个孤儿寡母,犹豫了半晌,才移驾乾清宫,让瑾妃替他出面安抚。


“皇上圣明。”瑾妃喜滋滋的行礼,带着贴身侍女喜儿,还带上一些宫里的糕点,在一群宫女小太监的簇拥下前往宫门安抚那些孤儿寡母。


瑾妃心里当然开心,皇上,真的变了,变得有些圣明了,这对大周国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儿。而且,皇上不让丽妃出面,而是让她出面,这不仅是对她的信任,也是对她的宠爱。


瑾妃才出去没多久,便有小太监匆匆呈递一份五百里加急塘报,另有内阁首辅张廷登、武功侯常青山等一众大臣求见。


原因无它,北方连年旱灾,加上虫灾,颗粒无收,树皮都被啃光了,饥民遍野,背井离乡的百姓延绵上百里,灾情严重的地方甚至发生了吃人的现象,官府如不再采取紧急措施,开仓放粮赈灾,极可能发生民变。


事态严峻,内阁首辅张廷登等一众大臣联名上书,请求皇上下旨,开仓放粮赈灾。


看着一个个脸上一副为国忠,为民请愿的大臣们,叶天心里非常的不爽,妈妈的,一个个满身肥肉,家财万贯,明知道北方灾情严重,光知道嘴上说,却不拿出一点实际行动来,说来说去,还不是要哥掏国库的银子?


看过帐本之后,他知道自家虽然是真龙天子,却穷得连个叫花子都不如,那死鬼皇帝整一个败家仔,把若大的一个国库都败得精光,一两银子都没给他留下,财政还是赤字呐。


短期内该如何弄到大把的银子啊?叶天很头痛,这皇帝可不好当呐,建立忠于自已的军队需要大量的银子,北方灾情严重,赈灾迫在眉睫,可真是急死人啊。


偏偏这帮肥头大耳的家伙只会耍嘴皮子,说了一大堆的计划,都是要他掏腰包出银子,就没一个开口说要无偿捐助的。


唔,等等,捐助,这帮家伙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吗?哥就是要拔你们身上的毛,心中突然想到一个妙招儿,他不禁乐了。


在一众大臣叽叽喳喳争吵不休之际,内侍监首席总管苏子伦匆匆进来,低声道:“皇上,镇阳关八百里紧急塘报。”


这年头可没有手机电话等高科技的通讯设备,消息全靠快马传递,八百里加急,那可是传递消息的最高级别,说明这份塘报非常紧急了。


叶天打开一看,眉头立时大皱起来。


这是一份紧急战报,金国大军突然不宣而战,漠北重镇云阳关失陷,云舞关被围困,三关指挥使宋岳已调兵遣将增援,同时飞骑奏报朝廷,请求调派大军增援。


妈妈的,该死的金国人,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北方灾情最严重的时候突然开战,简直是要人命啊!


哥好象特倒霉啊,第一天上朝,就接二连三的碰到要命的烂事儿……


且不论最后的输赢,这战事一起,先不说战死多少士兵,波及多少无辜百姓,光是这粮草武器装备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这对财政赤字的朝廷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妈妈嘀,屋漏偏逢下雨,这他X的真真是祸不单行啊!


第15章战与不战

叶天咒骂着,让苏子伦把这份八百里加急的塘报传给大臣们看,他这个冒牌皇帝才当了一两天,对漠北一无所知,最好还是先听取大臣们的看法,同时下令把所有文臣武将都紧急召进宫来议事。


御书房虽然宽大,但挤不下这么多人,他只有移驾金鸾殿,听取文武大臣们的意见。


皇上紧急召见,那些在家喝酒的、与小妾胡天胡地、在青楼一掷千金销魂的、打猎的、串门访亲的文武大臣们都急匆匆的跑来,他们再是急,也是衣冠整齐,叶天就是想找渣儿罚款都找不到借口。


听闻边关告急,整个宽敞无比的金鸾殿就象炸了窝的蚁群,文武百官叽叽喳喳的吵作一团,有主战的,有求和的,也有少数大臣缩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总之乱哄哄的吵成一团,令人心烦。


其实,皇上突然下旨,替之前几个因反对大兴土木,劳民伤财而被抄家砍头的几个大臣昭雪平反,让大臣们始料不及。


皇上突然来上这一手,等于是完全推翻了之前的定论,也等于是皇上自已抽自已的耳光,皇上反复无常,天威当真难测啊。


一些之前有份弹劾的大臣吓得胆颤心惊,力保内阁大学士谭江民无罪的一众大臣则是精神大振,皇上,也有清醒的时候,还不算完完全全的昏庸无能啊。


当然,以内阁首辅张廷登为首的一些元老大臣对皇上的这一道圣旨极感不满,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与朝臣商议定夺,完全是独断专行啊,那还要我们这些大臣何用?


不过,现在最紧急的是处理北方的严重灾情与边关突发战事,事关大周的危急存亡,必须立刻商议定夺,些许小事就一时顾不上了,何况,这事可大可小。


以内阁首辅张廷登为首的大多文臣主张力治北方灾情,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安抚民心,避免他们聚众暴乱,对于金国的不宣而战,以求和为主,派出使者与金国谈判,满足他们的一些要求。


这帮文臣可是口才极好,说得头头是道,理由千万种,攘外必须先安内,国内稳定了,才能安心对外,只需多送金国金银珠宝美女,得到一些利益的金国大军必定退兵。


“草泥马隔壁的,和谈?整一帮卖国求荣的大汉奸!”叶天满头黑线,心里问候张廷登等主张求和的大臣们的祖宗八代N遍。


以武功侯常青山为首的大部份武将则认为,与狼子野心的金国求和,无异于卖国求荣,犯我大周天威,虽远必诛!


犯我大周天威,虽远必诛,这话,哥爱听,妈妈的,哥来自高科技的现代社会,岂能输给古人?如果治不了金国,哥也没脸再混下去了!


叶天心中早有主意,只是要怎么打才能狠狠教训金国,他就不知道了,唯有寄望主战派当中,谁能出个好主意。


他叉的,这帮文武大臣里,就没一个诸葛亮一般的妖孽存在?能给哥分忧解难的?


还有,这帮文臣真他叉的太能打口水仗了,战或不战都能吵上半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据理力争,吵个没完没了,就差没动拳头了。


“皇上,牧淳风来了,奴婢让他在御书房候着。”苏子伦接到一名小太监的禀报后,在叶天的身边低声禀报。


头晕脑胀的叶天无奈的叹了口气,看这帮文武百官的势头,只怕吵上几天几夜也没有一个结果,他决定还是先去见牧淳风。


赈灾的事情紧急,边关的事情紧急,坐稳江山的事更急,他觉得还是先组建忠于自已的禁卫军为首要。


牧淳风带着八名精心挑选的属下候在御书房外,看到皇上走来,齐唰唰的躬身行礼。


八名精心挑选的秘密禁卫容貌各异,身材不一,但都透着一股子的精明干练与狠冷,而且武技都不错,都是一流高手的水准,叶天相当满意。


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牧淳风如果想杀自已,有的是大把的机会,叶天相信他的忠心,自然也相信他精心挑选出来的禁卫。


八名秘密禁卫当即被叶天封为龙虎侍卫,贴身保护,把他们激动得连连跪下谢恩。


皇上与牧淳风低声说话,内侍监首席大总管苏子伦很识趣的站在远处,皇上秘密召见牧淳风,当然不想让人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如果这点常识都没有,他岂能服侍三代帝王而屹立不倒?


皇上似乎比往常有点不一样了,单止看他不留宿承德宫,宠幸那狐媚子就知道,这天,要变啰。


不管天怎么变,他只需尽他的本份,伺候好皇上,稳坐他内侍监首席大总管的宝座就行,至于其他的人,爱怎么闹就怎么闹,总之,有人要倒大霉了。


叶天心里挂着赈灾与边关的事,询问牧淳风的一些事情后,正打算回金鸾殿去,口中随意问道:“牧指挥使,如果云阳关失陷,云舞关被困,你身为三关统帅,当如何处理?”


皇宫禁卫指挥使,是他口头上给牧淳风的官职,当然,君无戏言,只要牧淳风把以前那些受过特训的秘密禁卫召回来,他就成立禁卫营,而牧淳风就是禁卫营的指挥使。


一声指挥使,令牧淳风激动得热血沸腾,差点又要跪倒谢恩,他不知皇上要把他安插在哪一营,但君无戏言,总之,指挥使这个正三品的武官衔,他是当定了。


他加入秘密禁卫,为的还不是一生的荣华富贵?而今,梦想多年的荣华富贵竟如此轻易到手,怎不令他激动得想要大吼几声,以渲泄内心的兴奋与激动?


他内心虽然激动无比,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水,没有被突然降临的荣华富贵弄得不辩东西南北,皇上的问话令他愣了一下,随即冷静下来,小心翼翼道:“皇上,臣若有说不对的地方,请皇上恕罪。”


叶天不禁笑了,这厮,鬼精着呐。


第16章虎豹骑

御书房里,牧淳风指着桌上的地图,小心翼翼的说着话,眼睛不时偷偷的瞟着皇上,察看他脸上的表情,虽然皇上已说了不怪罪于他,毕竟,天威难测,惹恼了皇上,这颈上吃饭的家伙随时可能被喀嚓掉。


叶天的眼睛随着牧淳风的手指移动,紧盯着摆放在案桌上的军事地图,认真的听着牧淳风分析,多少听明白了一些。


大金国,颇有些类似于华夏古国的后金朝,由数十个大小部落组成,全是游牧民族,男男女女都擅长骑射,战斗力非常的强悍,号称有百万控弦之士。


到底有没有百万控弦之士叶天不清楚,但可以确信的是,天下最好的战马出自金国大草原,大周历代皇帝都梦想着完成一统大陆的丰功伟绩,征讨大金的十数次战役都是输多赢少,令大周伤筋动骨,元气大伤,到了叶天这一代,大周已完全没落,攻防秩序完全颠倒,日渐强大的金国如今主攻,大周只能被动的防守。


当然,大金国也不是没有弱点,因环境气候的因素,注定了大金国的粮食严重不足,所以,大金国一直对富庶天下的大周国虎视耽耽,一直梦想着入主中原。


云阳关、云舞关互为倚角,是大周国卡在大金国的咽喉要害,大周的大军随时可以从两关出击,所以,大金国一直千方百计的要夺回来。


在大周最强盛时期,这两座城池确实很重要,但如今的大周国力已日渐衰落,无力北伐,这两座城池反倒成了鸡肋,还不如暂时放弃,全力固守有天下第一险关之称的镇阳关,把大金国的百万大军阻挡在关外,等到大周国恢复元气的时候再徐徐图之。


当然,关外还住着许多大周的百姓,要把他们全迁入关内,仍然需要不少的时间,按牧淳风的作战意图,大军兵分两路,一路增援云舞关,同时掩护百姓迁进关内,另一路大军佯攻云阳关,以减缓云舞关守军的压力,为守关将士与老百姓的撤退争取时间。


叶天习惯性的搓了一下自已的鼻子,没想到牧淳风竟然还是个将才,如果不是急着要建立忠于自已的禁卫营,倒是可以派他去镇守镇阳险关。


镇阳关依山而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以才有天下第一险关之称,是大周国的北疆屏障,大金国想要入主中原,就必须先攻克镇阳险关,这数十年来,战死在镇阳险关下金军精锐将士不计其数。


镇阳险关易守难攻,只要有足够的兵员,粮草武器充足,主将不贸然出击,紧闭城门固守就足以把大金国的百万大军阻挡在关外。


也就是说,镇守镇阳关的统帅必须是一员擅长守城,行事只求稳妥,不贪功的老将就足矣。


当然,漠北突起战事,楚、燕、天炎等几个邻近的帝国在边境集结大军,蠢蠢欲动,也必须得调派大军应对,加强防卫,以防不测。


听了牧淳风的一番分析,叶天茅塞顿开,他心情大好,拍了拍牧风淳的肩膀,“牧指挥使,好样的。”


“为皇上分忧,是属下的本份。”牧淳风受宠若惊,皇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一拍足以说明,皇上龙颜大悦,对他很是赞赏呐。


当然了,他比皇上还高出一个头,为了让皇上拍到他的肩膀,他不着痕迹的躬着身子让皇上拍到他的肩膀。


叶天回到金鸾殿,那帮文武大臣仍在为了出战或求和大喷口水,争得面红耳赤,就差没动拳头PK了。


双方都说得颇有道理,已心有成竹的叶天看着吵成一团的文武大臣,目光落在一个站在最未尾的年青武将身上。


自始至终,这名年青的武将只是默默的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


也许是因为满朝文武当中,要数他的官职最低而不敢发言?


叶天之所以对他感兴趣,是因为这员年青的武将神色淡然,一副天塌下来都无动于衷的悠然神态。


“老苏,那家伙叫什么名字?”他低声询问侍立身侧的苏子伦,死鬼皇帝残缺不全的记忆里根本没这员年青武将的半点印象。


苏子伦躬着身子,低声答道:“回皇上话,他是虎豹骑副指挥使狐啸云。”


姓狐?这姓氏可没听说过,感觉倒是挺新鲜的,这世界什么都有可能,有些更是科学无法解释的,狐姓也不足以为奇。


虎豹骑?这又是什么玩意儿?听起来象是骑兵,名字倒是挺威猛的。


叶天听了苏子伦的一番解释,才明白虎豹骑的来历。


虎豹骑是由先皇所创的最精锐铁骑,只设一营五百骑,历经无数战役,立下显赫战功,但随后的几代皇帝空有一统大陆的伟大理想,却昏庸无能,把大周国战力最强的虎豹铁骑糟蹋得不成样,传到叶天这一代,虎豹骑更是形同虚设,早已名存实亡。


狐啸云出身贫民,十几岁便入伍,参加过上百场大小战役,常以少胜多,因战功显赫而晋升从四品副指挥使,统掌虎豹骑。


从四品的官员本没资格入朝面圣,但虎豹骑是先皇所创,情况特殊,狐啸云这才得以入朝面圣,武将排行最未尾,他又不出声,的确很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我叉,这么年青就参加了上百场大小战役,凭着显赫军功晋升副指挥使,应该是一牛人呐,可惜没有施展才华的机会。


叶天对狐啸云大感兴趣,对苏子伦道:“老苏,把他的资料给朕弄来,越详细越好。”


皇上一句话,忙死一大群人,苏子伦传话给小太监,小太监凭圣上的口谕,从兵部调来狐啸云的所有档案资料,很快就呈上来,办事的效率还是让人挺满意的。


叶天朝苏子伦一呶嘴,苏子伦会意,高声喝道:“肃静!”


整个乱哄哄的金鸾殿立时一片寂静,争得面红耳赤的文武百官归列肃立,等着皇上最后的定夺。


“狐啸云。”叶天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宽敞无比的金鸾殿里回荡,余音袅袅。


皇上叫我?站在武将行列最未尾的狐啸云一怔,连忙出列,躬身道:“臣在。”


皇上突然钦点他的名字,别说他怔愕得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就那同朝为官的文武百官们也是满脸的怔愕表情,他们这才记起金鸾殿里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阅读小说《风流帝王》全文,请添加微❤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