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霸打了一个响指,科幻文学还在吗?

京东黑板报 2019-01-10 16:04:30

在最新一部《复仇者联盟》电影中,大反派灭霸集齐了六颗无限宝石,轻轻一个响指过后,半个宇宙的生灵灰飞烟灭。这是漫威在自行制作漫画改编电影蓄力十年之后放的一个大招。如今,当漫改IP和超级英雄霸屏科幻电影荧幕后,科幻文学还可以做些什么?


年度科幻图书奖终评会

评委(左起):戴锦华、姚海军、吴岩、刘兵、董仁威

在第二届京东文学奖-年度科幻图书奖终评会上,董仁威、姚海军、戴锦华、吴岩、刘冰等评委对入围最终评选的五部中外科幻作品《驱魔》、《蜂巢》、《机器人间》、《冰冻星球》和《编码宝典》逐一点评。现场评委金句不断,为现场观众和广大读者展现了独特的“中国科幻群落坐标”。在这个群落坐标中,科幻文学打破时间和空间的边界,从虚构现实的角度探讨人性和未来。


不同于漫画改编的各类影视作品更强调娱乐性,科幻文学基于科学的幻想,从现实出发,带有更多对现实的思考和对未来的警示。评委姚海军认为,《驱魔》作者韩松和刘慈欣代表了中国科幻的两极。刘慈欣的作品多基于技术、未来的种种构想,而韩松更多的是在做社会学的思想实验,把环境推到极端,然后再观察人性。《驱魔》作为一部充满文明、自醒主题的作品,从人工智能和医疗结合的角度,展现了一个如同梦魇的世界,评委董仁威更是称盛赞这部作品是科幻界“2017年度最大的收获”。


如果说《驱魔》是一部立足当下,充满未来隐喻,饱含警示意义的作品,那么刘洋的《蜂巢》则重新定义了“末日”之于现实的意义。评委刘兵认为这本书创造了一个理想化的模型,但是其中预设了对于科学思维,科学计算或科学功能的认可,从而很好地体现了物理学的游戏感。毫无疑问,刘洋和刘慈欣一样,同属于“硬科幻”作家。他的作品中,既有飞扬的创意,也有大段技术的解释、描写和公式。


虽然有“派别之分”,但是90后甚至00后作家对待人工智能的态度与我们完全不同。评委戴锦华认为,阿缺的《机器人间》代表了年轻一代对于机器,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这部作品“读起来很轻松,很轻盈,但是写作的态度同样是矛盾的。他不觉得人类就该当掌控着一切”。


如果继续以年龄为变量探索中国科幻的坐标体系,近年来儿童科幻文学的发展更是异军突起。马传思的《冰冻星球》让我们意识到,儿童科幻与成年人的科幻也可以拥有共同的表现维度。姚海军表示,这部作品完整地构建了一个世界。此前,很少有儿童科幻作家做这样的尝试,这部作品不仅成功向我们展示了儿童科幻的另一种可能,同时又“会让你回想起自己属于童年的、最深刻的记忆的那个小的世界”。也正因如此,姚海军认为马传思是一个很有梦想的作家。


参与本次终评的作品中,尼尔·斯蒂芬森的《编码宝典》是唯一一部入围的国外作品。这部作品将密码学、二战历史等杂揉在一起,以至于出现了两级化的评价,有的人说很枯燥,有的人则沉迷其中。在评委吴岩看来,《编码宝典》确实是一部与众不同的小说,尼尔斯蒂芬森少有的科幻作家又能够被严肃文学领域认可的人,他的小说从历史到现实,从现实到未来,充满了想象的魅力。


五部作品为我们展示了五个充满想象力的世界,这不由得让观众产生了如何将这些作品搬上大荧幕的疑问,乃至于有了这些优秀的作品,中国科幻电影元年何时到来?戴锦华表示,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应该交由未来认定,“我期待有一部在叙事上、影像上,以反技术姿态使用高科技创造奇观的意义上,都能震撼我们的电影,让它自身来预告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到来。”


第二届京东文学奖在每场五进一的终评会后,会将最终的评选结果封存,大奖将在5月31日第二届京东文学奖颁奖典礼上揭晓。

评委精彩语录

董仁威 

评《驱魔》


科幻思维就是用科学的思维方法来构建对未来的社会、人类非常广阔空间的无限想象。


刘兵

评《蜂巢》


他遵循了物理学极端化、理想化实验的模式,利用已有的科学知识、计算工具把这个事情推到一个极端,这个极端里面又利用了一种非常超乎寻常的想象力。


吴岩

评《机器人间》


他的所有故事,讲到机器人也好,讲到人工智能也好,你会发现他都是寻找的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戴锦华 

评《编码宝典》


这本书里面还有很多很狂放的想象,这个想象很痴迷,对于科幻读者来讲似乎有一些特别的兴趣。


姚海军

评《冰冻星球》


在文化科幻这个领域里面,真正的温暖感是在这里,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自己的小小世界,而读这样的作品,会让你回想起自己属于童年的、最深刻的记忆的那个小的世界,进入到那个世界里面,找到那样的温暖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