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真狂人色小说,书号896 免费

可米书屋免费 2019-06-16 06:49:54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或长按下图二维码三秒后回复 都市修真狂人色 或书号 896 看完整版。精品推荐 都市修真狂人 ,新书上架 都市修真狂人  ,公★众★号 uckeke 阅读吧!


本周热读


[都市] 爱似尘埃心向水


[总裁] 摇曳花瓣爱落泪


[总裁] 晓月清风生相随


[总裁] 贴心萌宝荒唐爹


[都市] 虐爱情如水


[总裁] 尘埃落定负情深


[现言] 今生再续前缘


[总裁] 千言万语杯莫停


[总裁] 我的神秘老公


[现言] 共度余生只有你 



《都市修真狂人》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 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重生

燕京,是华夏的首都,位于它的心脏区域,有着几千万的常住人口。而在燕京的核心地段,一幢幢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鳞次栉比,异常的繁华。在这群大楼中间,有一幢高大三百八十米的摩天大楼,傲视群雄,不可披靡。这栋金碧辉煌的大楼,是属于京城豪门叶家的产业,盛天大酒店。

而在盛天大酒店,108层88号总统套房,一个长相英俊的青年,赤裸着躺在豪华大床上,右手按摩着异常疼痛的额头,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突然,他从房间不远处的挂在墙壁上落地玻璃之中,看到了这个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躯体,对周围陌生的事物感到有些震惊。

“这人是谁,我怎么会变成这种模样?”叶源疑惑地喃喃道。

紧接着,在这个安静的环境中,叶源听到了嘤咛一声。

他缓缓翻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惊讶地发现了身旁躺着一个容貌精致女孩,女孩身上并没有跟他一样,全身赤裸,但只是穿着一条粉红色睡裙。从叶源的视角看去,女孩睡相可爱,皮肤白皙,睡裙勉强能遮住女孩的肌肤,但不可避免的露出丝丝春光。

眼前的这一切让他的脑子有些混乱,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忽然,女孩仿佛感受到了一点异样,似乎被叶源的动作所打扰到了睡意,于是揉了揉眼睛,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迷糊地看向了身旁的叶源。

“啊!叶源,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女孩大声尖叫,终于看清叶源的样貌过后,面色惊恐,猛地向他扇了一巴掌!

叶源自己也有些懵了,仿佛上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般,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孩没有立马回答叶源的话,看见自己裸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肌肤,马上把叶源身旁的被子,牢牢的包裹在自己身上。而由于叶源自身是赤裸的身子,没有被子的遮挡后,光溜溜的就裸露地坐在了女孩的身边。

“啊!”

女孩捂住自己的双眼,又开始大声尖叫。

刺耳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叶源捂着额头,实在是受不了这个一惊一乍的女孩,于是身上散发出摄人的气势,狠狠地瞪了女孩一眼,冷静地说道:“别叫了!给我安静点!”

或许是叶源身上恐怖的气势吓住,女孩闭上了嘴巴。

“听着,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叶源坐在床沿边,淡淡地说道。

“嗯哼!”女孩捂住眼睛,轻声答道。

见女孩配合,叶源朝女孩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与我有什么关系?”

女孩面若寒霜,抿着嘴唇,不情愿地道:“吴倩影,我是你的未婚妻。”

“额……未婚妻?”叶源感到一阵冷汗,自己什么时候又跑出来一个未婚妻来了。

叶源的态度让吴倩影感觉自己受到侮辱,使劲地把床头上的枕头对向他,“你以为我想当你的未婚妻啊,混蛋!我回去一定告诉我爷爷,你这个变态,居然想强X我!我死也不会跟你结婚的!”

见吴倩影情绪又开始激动,叶源面对这个陌生的未婚妻,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暗自思索解决的办法。

紧接着,吴倩影在投掷枕头的时候,余光瞟了一眼叶源的下身,掩嘴偷笑道:“原来……原来你是天阉啊!哈哈!还好我是学医的,居然被我发现了!太好了,本姑娘的清白之身还在!笑死我了!家族肯定不会与天阉的人了联姻的!我终于自由了!”

“恩?”原本在想解决办法的叶源,一下子就被吓住了。

难道被是被我附体的躯壳有问题?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耍我!

咚!咚!

叶源一个箭步,朝浴室冲去,坐在了马桶盖上,自己观察自己的小鸡鸡,随着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经过一番剧烈运动过后,只能用硕大无朋来形容。

“呼!还好,只是里面的经脉的受损而已,只要搭配一点丹药就能解决。”

这个对男人来说致命的危机,有了解决的办法,叶源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长吐了一口气,不慌不忙的在浴室里面穿好浴袍,走了出去。

吴倩影见叶源走了出来,双眼弯成月牙状,隐秘地瞄了一眼叶源的下半部分,但依旧对他不行于色,双眸狠狠地瞪向他,张开嘴唇,露出两颗小虎牙,威胁道:“记住,不许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我会跟我爷爷说,解除我们的婚约,你要是想用今天的事情威胁我,也没有用!因为,你是……你懂的!”

“随便吧,我也不想要一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妻。”叶源挑了挑眉头,眸子中没有丝毫波澜,淡淡地道。

看叶源不为所动的样子,吴倩影悻悻地皱了皱鼻子,也不想过多的理会他,于是对着床头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孩来到了这间房间。女孩戴着蛤蟆镜,但看得出来其精致的面孔,脖子上面系着一条巴宝莉的围巾,身穿范思哲的衣服,显示出了起不凡的身价。她叫王佳乐,是吴倩影的闺蜜。

“倩影,你叫我带的衣服我带来了。”说着,王佳乐把拎在手上装着各种衣服的名牌袋子递给了吴倩影,显然是刚买回来的。

“佳佳,你放下吧,我去浴室把衣服换了。”吴倩影接过衣服,小心翼翼地走进浴室,生怕叶源偷看她。

看着吴倩影走了进去,王佳乐开始把视线转移到叶源的身上,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叶源,玩些下三滥的,你们叶家真是霸道啊!早听说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了,真不知道吴家老太爷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早知道老娘在路上买把刀,剁了你这王八蛋!”

王佳乐叽叽喳喳的声音,让叶源心里升起几丝怒火,抹了抹脸上被溅过来的唾沫,眸子不带丝毫神色,猛地瞥了一眼张牙舞爪的王佳乐。“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闭嘴!”

看到叶源的眼神,王佳乐仿佛感到自己的灵魂被冻住一般,不敢再大放厥词,像一只鹌鹑一般,正襟危坐在一旁。

没过一会儿,王佳乐等到了吴倩影换好衣服出来,终于不用忍受这种痛苦的煎熬,二话没说就拉着她逃离房间。

盛天大酒店门口。

吴倩影拍了拍的酥胸,喘了口气,问道:“佳佳,到底怎么回事啊?什么让你这样害怕啊!”

“倩影啊,你不觉得今天的叶源很奇怪吗?像是换了一个人,那种冷到骨子里的眼神,完全不像是一个花花大少能够拥有的!”

“你这么一说,是有点那么奇怪,我也感觉到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哎呀,不管了,反正我抓住了他的把柄,我和他的婚约终于能够结束了!”

“唉,你自己小心点吧!”

……

而另一边,叶源仍然呆呆地坐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他猛地拍了怕自己的大腿,站了起来,遗憾地说道:“哎呀,我怎么忘了问那个女人,我到底是谁啊?算了,随遇而安吧!”

静谧的环境让叶源感到孤独,心底里有丝丝阵痛,想起了自己的伤心往事,又开始呆坐着,看着天花板发呆。

诗琪,我究竟何时才能和你重逢呢?

上一世的记忆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始终无法忘记。

时光慢慢追溯,前一世的叶源,是修真界的一个狂人,通过短短的五百年,成为了修真界为数不多的渡劫期巨头之一。

当初,叶源只是地球的一个普通人。在偶然的机会下,遇到了邪修极道真人,被他收为徒弟,带离了地球。

因为从小是个孤儿,从来没有得到亲情的关爱,因此对于自己的师傅极道真人,叶源异常的敬重,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而就在他以为可以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修炼生活的时候,哪想到他的师傅极道真人只是看重他的资质,把他当做炉鼎而已,在他进阶的时候偷袭他,想吸收他的灵根。

经过一番搏斗,他侥幸从极道真人手里逃出来,被凌霄宗的弟子慕诗琪所救。在养伤期间,两人产生了情愫,结为了夫妻,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谁知,极道真人不知在哪儿打探到叶源的消息,在叶源外出的时候,杀死了已经怀有身孕的慕诗琪。

当他回来时,看到自己家中的这副惨剧,悲痛万分,因此成为了一个修炼疯子,每天只想着修炼,为自己的妻儿报仇。

最终在叶源在短短的一百年里,经过种种磨难,达到了元婴期,手刃了自己的老师极道真人,把他拨皮拆骨,折磨了七七四十九日,让他跪在自己妻儿的墓碑前,在痛苦和悔恨中而死。

而叶源在报仇成功后,望着妻儿的坟墓,感到人生无趣,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于是叶源决定去修真界十大禁地之一的仙葬自杀。

就在他以为自己能够得到解脱的时候,偶然得到了一本上古奇书《吞天噬地诀》,里面居然记载了一种夺天地造化的禁术《九转轮回》。需要大乘期修士自毁道果为引子,强行逆转轮回,聚集亡魂,重返人世。

当然,天道有缺,《吞天噬地诀》也有着很大的缺陷,就是需要大量的资源来提供给修炼,每一次进阶,都以十倍的速度增长,很难有人能够修炼到巅峰。而且,由于大量灵气入体,所产生的痛苦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其痛苦感也是十倍的增长。

而这对叶源来说,与思念亡妻的痛苦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因此,叶源更加疯狂了,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寻找资源的时间,全部都拿来修炼,坚持了足足有二百年。像他这种修炼法子,非大毅力者和大智慧者不能达到。因此,他取得了前无古人的成就,短短两百年就成为了修真界渡劫期巨头之一。

但是,整个修真界无主的资源都被他翻了个遍,没有能够承载他继续修炼的巨量灵气。

于是,在叶源苦思冥想过后,想到了一个精妙绝伦的法子。他耐心地花费了十年,悄悄建造了一个引灵大阵,准备吸收修真界十大门派自身的灵脉。

就这样,十大门派的灵脉让他足足吸收了一百年,最终修炼到渡劫期巅峰。

而《吞天噬地诀》在进阶阶段,必须采用鲸吞的方式,贪婪地掠夺灵气。这就让十大门派察觉到了灵脉枯竭的源头,最终发现了叶源的藏身之所。

在这紧要关头,面对洞府外的十大门派的掌门开始围攻,他也不能管这么多了,巨量的灵气涌入体内,让他受到了剧烈的痛苦,最终走火入魔!

可叹:恨不能同时,日日与君好!诗琪,永别了!我们下辈子再做夫妻吧!

砰的一声!

灵气爆体,五百年道行一朝成空,所有努力都化为乌有。

……

叶源从过去的回忆中清醒过来,掩去了眼角的泪痕,喃喃道:“或许是剧烈的爆炸撕裂了虚空,让我转换了时空,附体到也是叫做叶源的凡人身上吧!你放心,这一世我会好好活着,弥补这副躯体主人的遗憾!”

轰!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

《都市修真狂人》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89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第2章 退婚

在这段记忆中,原主人是燕京的名门望族叶家的嫡系子弟。但叶源的父母在他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双双而亡,唯一的家主爷爷因为忙于家族事物,没有对他进行管教。因此,成为了一个花花大少,而且还是缺德带冒烟的那种。绝对干的出迷X未婚妻的事情来。当然,长期纵欲过度的生活,也让他掏空了他的身体,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

“哎,其实也不能怪他。这小子也怪可怜的,从小无父无母。现在他的爷爷也辞世了,看得出来对他的打击很大。”叶源想着自己与其有些相似的遭遇,不免有些同情。

对了,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会跑到吴倩然的床上啊?记忆中最后的画面他不是正在酒吧喝酒吗?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既然占有了他的身体,叶源觉得自己有义务查清他的死因。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开始慢慢清理心中的思路。

按理来说,这小子的平日里成天惹是生非的个性,仇家不止一个两个了!很难找到他真正的仇人,但按照正常的逻辑来推演,这件事情谁受益最大,谁就有可能是这件事的主谋。

难道是他?叶源的二叔?叶家的嫡系就只有叶源和他二叔叶天博一派,因此家主的人选只会在他们之中选择出来。而以叶源这种混吃等死的纨绔大少来说,唯一对叶天博有威胁的就是和吴家的联姻。

罢了,看来只有我亲自去叶家一趟,这件事情或许才能水落石出吧!

于是,想好头绪过后,叶源找到了自己衣服,从衣服里面翻出了一点现金,随便对付了一顿过后,就找了一辆出租车,驶向了城外的叶家庄园。

……

大约半个小时后,叶源下了出租车,来到了自己目的地,叶家庄园。

眼前的一切对于叶源来说,既熟悉又有些陌生。他静静地驻足在气势恢宏的大门旁边,看着那个与其气质明显不符的破旧黑匾,微微有些愣神。

只见上面印了两个烫金大字,叶府。

放心吧,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叶源摇了摇脑袋,消散掉脑海中的其他想法,眼神锐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缓缓地踏进了叶家。

这座叶家庄园是几代人的产业,占地一百亩地,居住了大概叶家上下一百多口人。随着叶源越发的深入,每一个看见他的佣人都像是看见鬼一般,不敢与他对视,害怕得慑慑发抖。

“我有这么可怕吗?算了,还是找到叶天博再说吧!”叶源摸了摸自己英俊的脸颊,无奈地叹了口气,喃喃道。

突然,就在叶源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两人挡住了叶源的去路。

“这不是我们家族的大少爷,叶源嘛!什么风把您给吹回来了?”

“嘿,原来你不知道啊!我们的叶大少爷,那玩意儿不行!这不,事主找上门来了!”

“哈!哈!哈!笑死我!还叶少爷,我呸!除了是嫡系的身份以外,就是一个废物!”

两人神态夸张,很是得意,在一旁一唱一和,竭力地对叶源冷嘲热讽,挖苦着他。

叶源搜寻脑海中的记忆,想起了两人的身份,叶风,叶奇,这两人都是属于凌天博一系,平日里跟叶源互相看不过眼。

“看来,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凌天博在捣鬼,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传开!”叶源眉头微皱,暗忖道。

看着叶源一动不动,没有理会他们的挑衅,叶风、叶奇两人像是咽了一只苍蝇一般,感受不到打击的快感。

接着,叶源双眸微眯,瞳孔闪烁着寒光,淡淡地说道:“你们谁知道叶天博在哪儿吗?”

两人本不愿回答叶源的问题,但是看着叶源的双眼,不敢有丝毫的动弹。原本在他们眼中叶源只是一个纨绔大少而已,但猛地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头恐怖的洪荒巨兽,眼神中透露着煞气,一不小心就会被其撕碎。

两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都感受到其眼中的恐惧,牙齿微微颤抖,吞吞吐吐地说道:“在……在会客厅里面!”

“谢了!”

叶源摆了摆手,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向着两人指的方向走去。

看着叶源离开的背影,两人相互拥抱着,瘫倒在地上,瞳孔紧缩,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情!

“怪……怪物!”

……

叶家会客厅,宽敞的房间里面有四个人,气氛十分激烈,好像在争吵这什么。

“叶天博,别怪我以大欺小,我要在10分钟之内见到叶源这个混账,不然,后果自负!”只见一个七十多岁的瘦削老者,面色铁青,双眼燃着怒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狠狠地拍了拍,手指指向了坐在对面的中年男子。

而老者对面的中年男子,长相儒雅,穿着一套中山装,不经意间的动作显示出其不凡的权势。他显然就是叶源的二叔,叶天博。

叶天博面带微笑,吹了吹茶杯的茶渍,抿了一口,缓缓回答道:“吴老,我们两家也算是世家了,有什么事情先消消气,咱们好好谈,行吗?”

“消个屁!消!快给我把叶源这王八蛋喊出来!要不是看在你家死去的老爷子的份上,我就是让我宝贝孙女守过寡,也不会让他嫁给那个小混蛋!”吴老仍然气得吹胡子瞪眼,愤怒地说道。

这时,乖巧的站在吴老身后的吴倩影,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很是惹人怜惜。她掩着嘴唇,哽咽地说道:“叶源这畜生对我图谋不轨,而且……而且他还是天阉!”

“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叶天博依旧很沉稳,嘴角悄悄闪现了一抹冷笑,淡定地说道。

“误会个屁,你们叶家不要脸,我们吴家还要脸呢!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宝贝孙女成为家族的笑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取消这门婚约,以后我们两家就是仇人,你就等着吴家的报复吧!”吴老开始破口大骂,从衣服里面拿出一张婚约来,狠狠地丢在了桌子上面。

叶天博装作纠结的样子,叹了口气,答应道:“那好吧!我这就把……”

砰!

就在这时,会客厅的大门被人重重推开,门口出现了一道身材高大的身影。叶源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冷冷地直视着会客厅的众人,沉稳地走了进来。

“叶天博,我的婚事还容不到你做主吧!”

叶天博眸中瞳孔微微一缩,闪烁着几丝惊慌,看着眼前的身影,悄悄地朝身后倒退了半步,喃喃道:“你怎么……”

“我怎么还活着,是吧!”看见叶天博见到自己仿佛见到鬼一般,叶源哪里还不知道事情的元凶。

听了叶源的话,叶天博眼中闪现了一抹凶光,面孔微微一暗,接着又装作亲昵的样子,朝他挥了挥手,微笑道:“叶源,回来了啊!二叔我这个代理家族当得也是没办法啊!你理解一下二叔的难处,为了家族的利益着想,只能取消掉你的婚约了!”

“欧,是嘛?”叶源看着叶天博虚伪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接着又热情地走到了吴倩影的身旁,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温柔地看着她,“亲爱的,你还想我吗?”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吴倩影也不再装作原本可怜兮兮的样子,眸子中充满了怒火,贝齿狠狠地朝叶源咬去,双手也向他的脖子掐去。

“真是的,从酒店出来,才多久,你就这样想我!”

叶源右脚轻轻一拐,绊到了吴倩影的膝盖,使她失去了平衡。原本张牙舞爪的吴倩影,反而像是一个陷入热恋的少女,扑入情郎的怀抱。

接着,叶源双手抱住吴倩影的腰肢,右手往背部下方延伸,猛地朝她丰满的臀瓣上拍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整个会客厅回响。众人都呆呆地望着相拥在一起的英俊男女。

“混蛋!”看着众人的眼神,吴倩影美眸倒竖,粉颊上染上了一抹红晕,使劲地推开了叶源。

叶源没有再继续调戏吴倩影,反而拉开了与她的距离,看向了会客厅的众人,最终把视线其中到叶天博身上,说道:“你不就是想正式成为家主吗?何必有这么多的小心思呢?”

“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叶天博瞳孔中闪现着一抹寒光,镇定地说道。

看着叶天博一副沉稳的样子,叶源冷笑道:“那好,我给给你捋一捋,首先你找人给我下毒,把我和吴倩影弄到了一个房间,到时候你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成为家主。当然,我只是一个纨绔大少而已,弄死我有很多种方法,但是我想不通,你为什么把吴倩影也牵扯进来。”

接着,叶源朝周围的人扫了一圈,顿了口气,眼神中充满了自信,仿佛智珠在握,说道:“看到,吴老爷子的到来,我想你的主要目的是想我和吴倩影解除婚约吧!告诉你个好消息,本来我是愿意解除婚约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见你这张脸,就是不爽!所以,我不会退婚的!”

叶源的话语,让整个会客厅鸦雀无声,众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个纨绔大少,难以相信他会有这样缜密的心思。

《都市修真狂人》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89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第3章 江湖郎中

“吴老爷子,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叶天博脸色阴沉,如同锅底一般漆黑。原本唾手可得的家主之位,就这样被自己看不上眼的纨绔侄子所破坏,像是吃了屎一般难受。

“吴老爷子,其实我这个病,并不是不可治愈的。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医生,他说我这个病其实很容易治疗。”叶源最后下了一个猛药,打破了叶天博最后的幻想。

听了两方的话,吴老露出了一丝老狐狸般的笑容,平静了原本的暴躁的心态。他毕竟也是一个大家族的族长,知道家族里面为了争权夺利的一些龌蹉事情,明白今天的事情藏有猫腻。况且,叶源的自述,表明了这个众人眼中的纨绔大少并没有想象的这么不堪。

“咳!咳!其实退婚这件事情嘛,是我老头子有些糊涂了!我们吴叶两家世代交好,怎么能断了这段姻缘呢!好吧,就这样吧,老头子我也累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着,吴老不再理会众人的反应,牵着吴倩影的手,佝偻着身子,离开了会客厅的大门。

看着吴老的身影和叶源得意的笑容,叶天博终于恢复了本性,阴冷地笑了笑,朝叶源说道:“你是不是很得意!现在,我以叶家临时家主的权利,把你叶源逐出叶家,你叶源与我叶家没有丝毫的关系!”

“是嘛,无所谓了!我只是回来讨回属于自己的公道。至于这个破家主的位置嘛,还是留给你自己慢慢享用吧!”叶源双眸中闪烁着嘲讽的目光,嘴角微微上翘,转过身子,潇洒地走出了大门。

“滚!都给我滚!”叶天博彻底地疯狂了,脸上的肌肉纠缠在一起,显得异常的狰狞。

这时,在叶天博站在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叶子豪,在叶天博耳边开口道:“父亲,王少交代的事情……”

“该死的废物,一点事情都办不好!王少那边我会想办法交代的!”叶天博稍微冷静了下来,冷冷地说道。

叶子豪埋着脑袋,眼中闪烁着怨毒的神情,解释道:“父亲,当时确认那个杂种死了,我才走的,哪想到……”

“算了,你退下去吧!”

“是!”

……

而另一边,叶源漫步在庭院之中,欣赏着种植在一旁的奇花异草,显得悠闲自乐。

“出来吧!你跟在我后面已经十分钟了,我已经看到你的脚,没有必要再鬼鬼祟祟地躲藏了!”叶源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一颗大树,嘴角微微上翘,说道。

藏在树后面的人影并没有出来,以为叶源在诈自己,反而小心翼翼地掩藏在树后面,但是紧张的情绪让她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碰到了旁边的树枝,发出了簌簌地声音。

知道再藏着也是自欺欺人,吴倩影俏脸微红,美眸狠狠地瞪了叶源一眼,莲步轻移,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哼!路这么大,只允许你一个人走嘛,又不是你家开的!”

“可惜,这就是我家开的!”听到了她的话,叶源感觉有些无语,讪讪地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吴倩影两只纤细的手指,不停地拨动着身上的衣服,显得有些害臊,很是纠结地说道:“你……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为什么还要拒绝我爷爷的退婚!在酒店,你也答应过我的!”

“我的确对你没有一点兴趣!而且我心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

说着,叶源抬头望向天空,眸子里面好似在追忆着什么,沉浸在无限的哀思中。漆黑的眸子,好像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沧桑。

诗琪,你是否也在遥远的星空凝视着我呢?

看着叶源忧伤的眼神,吴倩影鼻子也微微一红,有种莫名的刺痛感,心中对他原来的印象稍微有所改观,不再这么感到厌恶。

“那……那你跟我爷爷说清楚吧!我不想跟一个没有感情人结婚!”

稍稍摇了摇脑袋,叶源恢复了意识,不想在外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感情,面色冷淡地看着吴倩影,淡淡地说道:“其实对我来说,我对这份婚约没有任何想法,而且我本人对你也没有丝毫想法!但是为了完成某人的愿望,我必须维持这份婚约!这样吧,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会到你家里面去,解除这份婚约!”

三个月,应该能够让我拥有一点实力,替这副躯体的主人报仇了吧!

原本吴倩影心中对叶源的一丝好感,被他冷漠的话给打破了。他那张冷淡的面孔,越看越让她感到烦心,愤怒地看向了他,说道:“哼!叶源,你这个混蛋!”

说着,吴倩影上前几步,狠狠地踩了叶源一脚,冷哼一声,朝他的身后,快速地跑掉了。

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叶源的双眸没有丝毫的波动,因为他的那颗心,早在自己妻儿死去的那一天,就被彻底地封住了!

“既然帮你完成了一点遗愿,我也该为我自己做点打算了。”

叶源找了一处安静的树林,盘腿坐下,藏在一群灌木丛中,闭上眼睛,梳理自己的经脉,尝试吸收周围的灵气,重新开始修炼。

不一会儿,他缓缓挣开了眼睛,经过一番内视过后,有了大概的了解,眼神有些沮丧,叹了口气,说道:“唉,这副身体还真不是一点的糟糕,给我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啊!经脉完全堵塞了,灵气一点也吸收不了,资质真是差啊!”

通过之前的记忆,他很清楚,这小子原本是个花花大少,每天只知道夜夜笙歌,长期日夜颠倒,还作死一般地吸食违禁物品。

想到这里,叶源也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心中吐槽道:靠!能有现在这种的体魄就算不错了!

“看来当务之急,是购买一些固本培元的药材,让这副身体有一个健康的状态吧!”

突然,叶源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他已经被逐出了叶家,没有了任何的经济来源,身上只有打车剩下来的钱。没有了前一世呼风唤雨般力量的叶源,也不禁为钱感到发愁。

“算了,还是先离开叶家吧!万一叶天博狗急跳墙,以我现在这种状态,岂不是随便让人蹂躏。”

接着,凭借着脑海中记忆,叶源左拐右拐地在叶家庄园里面穿行着,没过多久,就坐车来到了市区。

……

燕京第三军区医院,位于燕京东四城朝千路,整个街道异常繁华,游人如织,过往的车辆川流不息。

而在第三军区医院的侧门,一个面容英俊的青年双眼紧闭,盘腿坐在地上,两只手掌贴在双腿之间。在青年身前放着一个漆黑的箱子,背后挂了一块破旧的布片,上面书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毛笔大字:

药医不死病,有缘者治之!

这个打扮奇特的怪异青年,正是叶源!

原来叶源想到了自己前一世,在很久以前被自己的师傅极道真人追杀。由于长期受创,逼得叶源久病成良医,对医术也有了很深的造诣。于是,他拿出了剩下的资金,买下了一套金针,和一些简易器具。经过一番搜寻过后,选定了第三军区医院,等待着上门的病人。

当然,他期间也遭到了医院保安的打发,最后迫于无奈,只好在管理没有那么森严的侧门摆下了自己的摊位。

从金乌高挂,到日落西陲,侧门也来来往往的路过了不少行人,其中大多数,见到叶源这副打扮,不是认为他是疯子就是骗子,有病也不敢让他医治。这种江湖郎中,没病也能把人医死。

而医院的保安最终从监控里面发现了侧门的叶源,见他很老实地盘坐在地上,也没有人去他那里医病,也就不再多管闲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

忽然,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出现在叶源的面前。老者大约七十岁,身高一米八左右,由于骨架比较大,显得颇有威势。而他没有那种同龄人的和蔼,两只铜铃般的眼睛,转瞬之间,流露出一股煞气,有些不威自怒。

老者身后跟了两个中年男子,都是身材高大,膀大腰圆的体格,一左一右,护卫在老者两边。

“小子,醒醒!”老者靠近闭着双眼的叶源,想要把他摇醒。

当老者将要触碰到叶源的身体时,他微不可查地往后面一靠,两只狭长的眸子缓缓挣开,淡漠地看向了老者一行人,缓缓说道:“有事吗?”

叶源的眼神,瞬间让老者身后的两个男子本能地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身上的汗毛倒竖,全身的肌肉不自然的收缩,同时紧贴着老者,警惕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感受到老者身旁中年男子的紧张,叶源收敛了身上的气势,藏起身上的锋芒,再次变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年轻少年。

随着叶源身上气势的消失,两个中年男子或许以为是自己的幻觉,都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不约而同的长吁了一口气。

而老者似乎没有留意到自己护卫的动向,反而伸出了枯槁的手指,看向了叶源身后的破旧布片,嘲讽道:“年轻人,口气也未免太大了吧!药医不死病!不知道你的老师是谁?怎么叫出来你这么狂妄的学生!”

《都市修真狂人》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89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