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违一年,“三体宇宙”开始“大爆炸”!中国科幻元年已来?

娱乐资本论 2019-07-11 16:23:30

作者/ 贾阳 顾福昌


上周末,在未来事务管理局主办的亚太科幻大会上,吊足了大众胃口的“三体宇宙”项目爆出了最新的进展:两部漫画作品《黑暗战役》、《镇压局》将在年内上线。据未来事务管理局称,这两部漫画作品的制作水准完全不逊于漫威。


这次科幻大会请到了刘慈欣、韩松、Peter Watts等100多位作家、投资人、科幻导演、特效巨头、科学家。各种演讲、论坛、工作坊、展位、科幻迷聚会、签售会、艺术展等活动人满为患。


“三体宇宙”是未来局与游族合作开发的一个三体衍生“内容系统”,包括文字、漫画、动画及影视等呈现载体。


在三体宇宙项目公布之前,未来局在中国科幻市场推广上已经努力了多年。未来局孵化自果壳网,A轮融资来自承包了三体影视改编权的游族,曾承办国内科幻星云奖,与国内科幻作者联系紧密。未来局在国内做大做强科幻市场有两个思路:一是培育作者和扩展粉丝,二是携科幻文学逐步渗入科幻产业中下游。


从《科幻世界》创刊到《三体》获奖,科幻迷们一直在期待“中国科幻产业元年”的到来,但 “中国科幻产业元年”就像被等待的戈多,似乎永远不会到来,又似乎明天就会降临。随着三体宇宙逐渐揭开的神秘面纱,科幻元年离科幻迷们,似乎没有那么遥远了。


奇点:三体宇宙开始“爆炸”


三体宇宙对未来局来说,是打开科幻市场、带来更多科幻受众的钥匙。


北京时间2017年6月8日16时,刘慈欣按下启动按钮,“三体宇宙”在那一刻正式诞生。《三体》作者刘慈欣与未来局共同宣布,将基于《三体》原著中的故事、世界观和设定,邀请三体迷以作家、艺术家甚至科学家的身份参与进来,创造出一个属于《三体》的“内容系统”,或者说“宇宙”。三体宇宙宣称将成为“一个拥有一致精神内核的,包含小说、漫画、表情、绘画、雕塑、动画、电影、剧集等等艺术表达形式的大体系”。


2018年5月19日12:30,在亚太科幻大会“三体与我的十年”论坛上,未来局合伙人兔子瞧向在塞满整个会场的“ETO”成员们宣布,“三体宇宙”旗下正式发布三大项目:长篇连载漫画《黑暗战役》,短篇漫画《镇压局》以及一部“向全宇宙征集投稿”的三体画册。


近一年的沉寂后,三体宇宙交出了第一份答卷。两部漫画作品引起现场的三体粉丝阵阵欢呼。


兔子瞧表示:“这(两部漫画)将是类似漫威的作品,有信心提供完全不逊于美漫的绘画质量。”


从初步放出的概念剧照来看,画风自成一格


两部漫画中,《黑暗战役》剧情承接《三体》,主要讲述了水滴消灭了几乎所有的人类星际战舰后,仅存的5艘人类星际舰艇如何步入新的人类未来,如何度过了黑暗森林的猜疑链状态。据未来局局长姬少亭透露,本作女主是《三体》中未出现过的新人物,诸如章北海、褚岩之类原著中的主要角色都将隐入背景。《镇压局》则讲述罗辑与智子斗智斗勇的故事。


三体战舰设计号称“达到影视工业级水准”


姬少亭告诉娱乐资本论旗下剁椒娱投(ID:ylwanjia),三体宇宙的步伐不快,过去一年主要在做三体世界观、时间线、人物关系和科技树的梳理。在这个基础上,三体主线剧情之外的衍生故事剧本创作迸发了从上百个精彩的点子,以上两个漫画的故事是从这些点子中优中选优确定下来的。


小娱了解到,三体宇宙的开发界限仅限于原著内容的衍生部分,由游族授权。游族文化目前独家拥有基于《三体》系列小说进行影视剧改编及衍生品开发的权利。


姬少亭对(ID:ylwanjia)表示,三体宇宙目前以漫画为重心。一开始考虑过文字,但写出来的小说往往被第一时间跟《三体》作者比较,比较困难;骤然进入到电影则很昂贵。最好是用漫画这种轻量级的方式做一些尝试,这个也是跟漫威学习。之后会先产生新的人物、新的故事,然后慢慢去扩大整个宇宙。


姬少亭非常看好《黑暗战役》这个故事和人物:《三体》当中的叶文洁和程心都是又有争议又很深刻的人物,在《黑暗战役》立项伊始,团队就决定要创造一个女主,要创造一个符合整个《三体》质感的女主。因此,团队做了非常多的研究,然后定下来目前这样一个很酷的女主,值得一提的是,她跟很多著名大事件都会有交集。这个故事会发生在蓝色空间号上。


三体作为国内最知名的科幻IP,能够带来大量的粉丝关注三体宇宙,进而转化为科幻受众。另一方面,三体宇宙为未来局科幻写作营培养出的作者提供了更广阔的发挥空间。


未来局的重心一直是作者的培养


姬少亭说,培养作者与扩展粉丝应该是同时进行的。三体宇宙更多的是扩展科幻受众,科幻写作营的作用则是培养作者。


尽管三体封神,读者甚众遍布全球,严锋评价其“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拉到世界水平”,事实上中国科幻文学本身拥有的也只有为数不多的骏马。


“国内专职的科幻作者,也就5个!”姬少亭不假思索就报出这样一个数据。而拥有一定知名度和粉丝群体的科幻作者也不过二三十人,这跟美国的科幻作者聚会动辄数千人的生态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为了弥补这方面的不足,未来局推出了写作营计划,包括线上和线下写作班,线下结业需要交稿。此外,“科幻春晚”则是一个扩大科幻文学影响力和发掘新作家的重要平台。未来局的目标是把中国的科幻作家的数量后面加个零。


未来局培养作者的方式大致上分为写作营与工作坊两种。工作坊相对来说,属于相对简单的线上课程。线上课程对参与者的要求不是特别高,无论是写作门槛还是付费门槛。工作坊的价格是99元一个课,参与者相对来说比较泛。


写作营的门槛相对较高,成员由写作营老师挑选而来。参与者需要提交小说的大纲与思路。姬少亭说,“希望每次写作营结束之后,大家是可以出成果的。”几期写作营办下来,大部分成员都按时交了小说作为结业考核。


这些小说有的在未来局旗下的科幻小说平台“不存在”发表,有的甚至能在国外知名科幻杂志上发表。


未来局会要求一些成熟作者,甚至没有签约过知名作家进行合作。除了授课外,还会组织科幻作家们参加工作坊,亲自参与到尖端科技中去。比如未来局曾集中组织科幻作家们参观杭州,与研究AR的科学家们对话,了解智能城市是怎样的,最新的食品科技是怎样的。


几期写作营过后,参与者达到了两百多人次。


姬少亭直言:“未来局的目标是能够把中国的科幻作家的数量后面加个零,但这个目标真的很难实现,它是需要时间的。”美国科幻市场沉淀了百年时间,才达到如今的水平,中国科幻还有相当长一段路要走。


困难与希望


对于中国科幻产业发展来说,有两大难题亟待解决:一是上游科幻原生内容的匮乏,二是下游受众群体有限。尽管未来局针对这两大难题提出了写作营和“三体宇宙”两个解决方案,但面临的问题仍然很多。


“整个中国科幻产业,想要真正发展起来是需要时间的,需要每一个板块,都连接在一起。需要作家、工业链条上的其他的环节,都能够连接在一起。科幻产业的发展不仅局限于电影这个方向,还应该包括很多其他呈现方式。”


而事实上,中国产业资本对于科幻题材的关注度正在快速增加。腾讯影业在不久前的新文创生态大会上公布了首批文化产品系列,“中国科幻”赫然位列五大系列之中,旗下项目包括《拓星者》《上海堡垒》《两万里计划》《月球暗面》等科幻电影项目。


姬少亭向剁椒娱投(ID:ylwanjia)表示,未来局的很大一部分业务是2B,作为版权的运营方,会往产业链下游走,参与项目策划。而在现有的受众群里面,获得合作方的认可,也可以很有效地2B。比如韩松在影视圈就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而他的读者量并不大。姬少亭认为韩松有潜力成为中国的菲利普·迪克。


熟悉科幻电影的人都知道,改编自菲利普·K·迪克科幻小说的《银翼杀手》是影史上的经典,也是“赛博朋客”这一科幻流派电影视觉风格的奠定者。菲利普·迪克作品先锋边缘,内容晦涩艰深,却在作者本人故去后成为好莱坞资本宠儿,《少数派报告》《全面回忆》《高堡奇人》等作品一一被搬上电影电视屏幕……


目前未来局成立了韩松工作室,即将把他的6个短篇改编成系列剧,目标是打造成类似《黑镜》这种具有强烈社会关照力度的作品。而韩松的另一部小说《冷战与信使》将与《少女哪吒》的导演李霄峰合作拍成电影。


漫威电影宇宙的成功证明,好的影视改编创作是可以让这个作品突破原作的粉丝群,获得更大范围的受众。对于未来局而言,科幻作品获得影视、游戏合作方的认可是扩大受众面的一支杠杆。


除了三体宇宙,未来局手上还有重量级的科幻IP,包括韩松作品的全部版权,潘海天、江波、糖匪、陈楸帆等知名科幻作者和新生代作者昼温的作品版权,可以说几乎承包了国内科幻原生内容的半壁江山。


姬少亭表示,未来局A+轮融资很快完成。未来局希望往产业链下游再走上一两步,但是不要走太远,“始终要在产业链最上游,创意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