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潮 第268期 小说散文版

北方潮文学艺术微刊 2019-01-10 14:39:27

点击 北方潮文学艺术微刊  关注

享高贵休闲生活



《北方潮》刊发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书法、摄影等各类文学艺术作品。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本期二版

第一版  小说散文版

第二版  诗歌艺术版



作者:王卫军



我的高考

 

王卫军(山西太原)

 

三十七年前,我参加高考。

 

毋庸讳言,眼下高考已经成为全社会普遍并高度关注的大事,教育、交通、安保、医疗、食宿等与高考有关的方方面面,都受到社会各届的强烈瞩目。

 

三十七年前的情景怎样呢?

 

那时,距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也只有短短的四年时间,高考就是考生自己的事,和别人没什么关系,社会各界也不像今天这样高度关注高考。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当年自己参加高考的情景。

 

当年,山西省政府的领导似乎是吃错了药,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台了高考预高政策,就是在全国高考前的两个月(5月份),所有考生必须参加由省教育厅组织的高考预考。分数达到省教育厅划定的线线后,才有资格参加两个月后进行的全国高考。

 

本文作者与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在一起


就是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高考政策,导致我所在的学校全年级约六百名高考生,有近一半人因为没有达到预考录取线,而与两个月后举行的全国高考失之交臂。我呢,因为获得了参加全国高考的“资格”,有幸与留下来的同学们又复习了两个月,才参加了当年的全国高考。

 

高考那天,下着中雨。待我起床洗漱完毕后,母亲把给我煮好的两颗鸡蛋塞到我的书包里,让我到了考场后吃。

 

在得到父亲的同意后,我把父亲的那辆“飞鸽牌”旧自行车推出来,穿上父亲的那件墨绿色旧雨衣,就只身一人前往我所在的高考考点了。

 

当年的高考是考三天,记忆里前两天一直都在下雨,最后一天雨才停。高考期间,尽管也有极个别家长来送孩子考试,但绝少有开考后家长不走而在外面陪考等待的情景,每个考点周边的街道上也没有如今高考时常见的道路拥堵,需要交警进行交通管控的现象。好像那个年代人们普遍认为高考就是考生自己的事,不需要其他社会资源介入,家长们也不会因孩子参加高考而绷紧神经,心神不定。

 

我常想,当年的高考是多么平静与温暖啊,既没有来自父母的压力,也没有来自社会的压力,考生无需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出考点,也不用担心有送考老师磨磨叽叽千叮咛万嘱咐地给考生增添压力的事,高考考成啥就是啥,完全是考生自己的事,自己的事情就由自己承担。

 

至今我还记得三天的考试结束后,我的班主任只问了我一句哪门功课感觉考得最好。在他眼里,我的语文成绩平时是班里最优秀的,理应考得最好。而我因为对教政治课的老师颇有好感,政治也学得很轻松,所以就告诉班主任说政治考得最好。结果,班主任和我的判断都错了,我是地理考得最好,与当年高考山西省地理单科状元只差了一分。

 

高考一结束,中学时代也就结束了。

 

出人意料的是,因为班主任擅自改动了我的高考报名志愿,结果我被一所师范专科学校录取了,并且不是我青睐的地质专业,而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搞得我很郁闷。

 

不过,因为我们学校所有参加高考的考生,只有四个人被录取(当年没有一本、二本、三本之说,而是本科、专科、中专一条龙地录取),我又是这四个人中的一个,所以我也就对班主任的做法没啥好说的了。

 

两个月后,我就到那所师范专科学校的中文科报到去了。从此,我的人生被改变,毕业后成了一名基础教育领域的教师,一干就是三十五年,把一届又一届的学生送进了高考考场,圆了众多孩子的大学梦,也圆了众多家庭的大学梦。至于我自己的梦想如何,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评说……

 

眼下,在高考问题上,社会总会表现出极端对立的两个方面。

 

作者与自己学生的孩子高考前合影


 一方面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把高考当成了重大的社会公共事件,每年高考时,上至地方政府,下至社会各界,都对高考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关注和重视,似乎高考就是全民考试,谁要是和高考过不去,谁要是不能为考生提供热情、周到、完美的服务,谁就有罪于社会,就该遭受社会舆论的强烈声讨与无情谴责。

 

另一方面,又有一些人总在发表一些否定高考的奇谈怪论,甚至强烈建议国家取消高考。

 

我认为,这两种表现都是不正常的,都值得商榷。

 

近十余年来,我国每年报名参加高考的人数都在九百多万,今年有九百七十五万。如此庞大的数目,快赶上匈牙利的总人口数了。如果没有高考这样一个相对还算公平的选拔机制,人才的遴选与录用会多么无序,教育腐败的滋生与蔓延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把一年一度原本太过平常的高考抬到一个过分的高度,动用过多的公共资源于高考,甚至有些地方在高考期间连考点周边的道路也要封锁起来,这无疑是社会神经质的一种体现,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利于年轻一代的独立成长。

 

当然,重视总比不重视好。每年这时候,那些有孩子参加高考的家庭怎么会不焦虑呢?社会各界关注高考、重视高考,为莘莘学子提供各种周到的服务,也算是以人为本、爱心奉献的体现吧,只是不要给广大考生造成不应有的心理压力或心理负担就好。

 

 

 

王卫军作品推荐:

王卫军(山西太原)《话说“抱薪救火”》(北方潮  264

王卫军(山西太原)《母亲节道白》(北方潮  256期)

王卫军小知识《立夏》(《北方潮》 250期)

王卫军文艺随笔《用文艺点亮心灵》(《北方潮》 247期)

王卫军学术研究《立人与奴性》 (北方潮 238期)

王卫军小知识《谷雨》(北方潮  236期)

王卫军散文《写不下去时》(北方潮 233期)

王卫军学术研究《“鲁迅是谁”的问题不仅仅关乎鲁迅》(北方潮第228期)

王卫军散文《站在街的起点》 (北方潮 224期)

王卫军散文《思念》(北方潮  219期)

王卫军学术研究《鲁迅:活在当下,泽被后世》(北方潮 212期)

王卫军散文《文字的力量》 (北方潮  205期)

王卫军散文《敬礼 石碑》)(北方潮  200期)

王卫军学术研究《长篇小说:鲁迅先生未竟的文学事业》(北方潮  194期)

王卫军散文  《拜谒》(北方潮 180期)

王卫军散文《为了忘却的纪念》(北方潮  174期)  

 

  

作者简介:

王卫军,1963年出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太原市作家协会会员,太原铁路局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会员。19847月毕业于太原师专中文科,同年8月任教于太原第十七中学,19909月调入太铁一中。1990年代曾受邀担任太铁路局文联机关刊物《笛歌》特约编辑十余年。文学作品在《山西文学》、《山西作家通讯》、《中国铁路文学》、《中流》、《路魂》、《笛歌》、《驮铃》、《三色灯》、《太原日报》、《太原晚报》、《人民铁道》报、《北京铁道报》、《太原铁道报》、《三晋都市报》、《山西工人报》、《工人生活报》、《山西收藏报》等多家媒体刊发。现供职于太原市实验中学,从事高中语文教学工作。

 


 

作者:侯英杰


 

风雨港澳行(之四)

 

侯英杰(河北晋州)

 

 

走过几个购物点之后,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又是两餐并一餐,又是管饱不管好。当然,人们也知道此行掏钱不多,也就无人计较饭菜的好歹了。

 

饭后,大嘴杨导说不必担心再购物了,让我们去游海洋公园,时间约3小时。大家一阵高兴,似乎忘记了上午的不愉快。

 

香港海洋公园位于香港岛南区黄竹坑,占地91.5公顷,是一座集海陆动物、机动游戏和大型表演于一身的世界级公园,公园依山而建,分“高峰乐园”和“海滨乐园”两大景区,以登山缆车和海洋列车相连接。

 


每到自由游览时,大嘴杨导便离我们而去。这么大的公园,这么短的时间,我们该看点什么呢?只记得杨导说过:山上比山下好玩,列车比揽车要快。我便领着4个晋州“驴友”准备乘列车上山,可谁知阴差阳错,我们竟随着排队的人流进入了海洋馆。

 

海洋馆也很好啊!馆内放养了各种鱼类5000多条,从体长不到2厘米的盐雀鲷到身长3米的豹纹鲨,还有海鳗、神仙鱼、石斑鱼等等。只见这里大鱼小鱼相得益彰,海底生物和谐共处,不像我们人类,有钱的瞧不起没钱的,香港的看不上内地的。


边看边想,一路游来,好似海底洞穿。


海洋馆虽开阔了视野,可我还是惦记着上山。终于寻得了上山的海洋列车,坐这东西俺也是头一遭!只觉得里面凉风习习,人们有坐有立,列车不平却稳,安全快捷。

 

此“海洋列车”建于2009年,是全球首条在主题公园隧道内双向运行的列车,隧道斜长1300米,倾角5.3度,列车由三节车厢组成,一次载客200人,全程仅需3分钟。看来香港就是香港,这列车既快捷又安全,内地为什么没有?这列车难道比高铁还难造?比宇宙飞船精密?坐这列车在香港不要钱,海洋公园内玩什么也不要钱,内地行吗?也怨不得人家瞧不起!

 


山上并没有什么自然景观,全是人造的机动游戏之类,虽然都不要钱,我却什么也不想坐,单单鬼使神差地想坐那既惊险又刺激的过山车。

 

过山车坐落在海洋公园半山腰的海岸边上,三面环海,地势险要,坐在过山车里有种极速向海里猛冲的感觉。我虽然看到了“高血压及心脏病患者禁止乘坐”的提示,但并没放在心上。同行的两位女士想却步,也被我撺掇着上了车。


一旦上车,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我们被“固定”在车上后,只听一声铃响,过山车便由慢到快、然后箭一般的飞驰起来。


开始我还睁着眼看,可越看越惊险,越看越紧张,干脆闭眼听命吧。


此时耳边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这叫声不是因为欢乐而尖叫,而是恐惧、是紧张、是害怕,是担心稍微一放松,就会被抛出去!


相信很多人坐在过山车上是后悔的,也相信很多人在坐过之是后怕的。也许我在坐车人当中年龄是偏大的,也许有人说我好冒险。其实我并不是冒险,我只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身体,锻炼一下自己的胆量。只不过确实是危险了些,假如就此“失联”了,朋友们再也看不到我这《风雨港澳行》游记了。但我此后再坐飞机却不害怕了,因为那种颠簸比起过山车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下得山来,天将暮色。在公园门口照了几张相,大家便乘车去离港至澳的码头。也不知何时大嘴杨导不辞而别了,反正彼此都没什么好印象,反正她除了让人们购物外,更多地便是说董建华如何不好,说江西老表怎么抠门,而唯独忘记了她自己也有一张黄色的脸!

 

在香港码头等船期间,人们才感到饿了。可惜晚饭让杨导“二餐合一”了,人们便自费去吃饭。在一西餐厅,图片上有面条与米饭。晋州李姐说,这几天净吃米饭了,于是我要了份“番茄酱意大利粉”,这次领头羊作用大发了,她们几位也要了这意大利粉。可等到一吃,才知又上一当,那个难吃啊,简直无法形容!


晚上8点多,终于上船了。随着一声汽笛声,我们离开了香港岛。想想这两天在港的感受,归结为一个字就是“挤”!太挤了!一是楼挤,楼高且挤,让人感到压抑;二是人挤,特别是购物中心,人满为患,十分拥挤;三是车挤,虽不大堵车,但还是感到路窄车多,内地一般司机在此很难适应。四是气挤,大嘴杨导给人那个气呀,几乎要挤破肚皮。不过好在我肚皮大,“浊气穿肠过,钞票包中留。”在香港我花费不过三五十!

 

不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反正让我选择宜居地,香港,我不选你!

再见了,香港!

 

 (本文插图由作者提供)

 

个人简介:侯英杰

从军十五载,参政二十年。

爱好诗文赋,军校当教官。

哲学进北大,文学门外汉。

当官不捧上,实干不当官。

本是一闲人,弄笔在梨园。

 


作者:曾苏


 

 

灵魂和鸣渐入佳境

——与《华胥一梦》的奇遇

 

曾苏(河南信阳)

 

诗曰:

金戈铁马山河乱,儿女情长动天颜。

霁月清风缘难续,华胥一梦叹千年。


梦是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是一种潜意识。现实中,有许多无法实现的愿望,而在梦里,可以满足这些无法达成的心愿。


《华胥引》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玄幻故事,以织梦构境为依托,满足当事人的愿望。


作为《华胥引》的背景音乐,《华胥一梦》不仅是对《华胥引》中故事的演绎,还是对故事的延伸,令人回味无穷。


于闻者而言,《华胥一梦》既带来了一段感官上的奇遇,又使灵魂得以洗涤,闻曲途中,会不知不觉渐入佳境。


结缘《华胥一梦》,纯属意外。那日随意搜索了数首古风音乐,华胥曲也在其列。前几首音乐听起来甚是枯燥乏味,无奈之下,只好试听《华胥一梦》。


初闻竟如天籁之音,悠扬婉转,荡气回肠。既一波三折,又不失清新悦耳。那种似曾相识之感,那种天涯沦落之情,那种如逢故人之意,被诠释的淋漓尽致。仿佛历经沧桑后的旷达,又好似久别重逢后的坦荡。一唱三叹之中,不免心生悲戚。


苍凉过后,闻至落尾处,突觉山重水复时柳暗花明。其中曼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任何言辞怕是多余。


入夜,月华泻地,望着窗外,满怀惆怅,不经意间,思绪万千。重温华胥,再次产生共鸣,如痴如醉。曲子奏起,最初轻似朝露,如听仙乐耳暂鸣。


随后,高昂迭起,如雨后春笋、欣欣向荣。接下来,咏叹之间如春风十里、扬州微雨,突而又似没入千丈深渊,万劫不复。心有千千结,竟无语凝噎。愁绪索怀,潸然泪下。


然迂回曲折之际,似歧路亡羊,不能释怀。几欲逃脱,却无路可逃。而一阵清扬婉兮之声传来,袅袅不绝,渐渐弥散,所有的喜怒哀惧也随之烟消云逝,仿佛置身于桃花源中、怡然自得。


回味之余,犹觉酣畅,流连其间,乐而忘返。


隔了数日,路途中偶遇故友,无意间谈及《华胥引》这部小说和改编后的电视剧,又提起其背景音乐《华胥一梦》。故友所述诸多观点与我不谋而合,不禁心中自喜。所谓心有灵犀、英雄所见略同,大抵如此。故友言曲中隐隐约约的虚无之境乃梦幻之地。在缥缈虚无中聊以慰藉,是历经艰难、物是人非的伤怀,亦是流年无情、风华不再的无奈。闻友人之言,顿觉云开雾散,重见天日,豁然开朗。


闲暇之余,借着秋高气爽、天清云淡,又一次听《华胥一梦》,深感故友所言确是不虚,不忍叫绝。


突闻曲子时,那雅乐悠扬清脆如牧笛之声,好似初见之欢,令人神往,此时,一种虚无之境已应运而生。


而后,曲调激昂澎湃似嫩柳吐绿,显得生机勃勃,如梦似幻。一种构织的重逢之喜,让人心生愉悦,不能自已。


接着却是峰回路转,几度迂回。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使人如入龙潭虎穴之地,深感身陷囹圄、孤独无友,更会因一时的难以捉摸而致黯然神伤。


如此,一处绝境,一片苍茫。这也恰恰隐喻了离别之苦、失而不得的无奈。


而后似有一泓清泉缓缓流过,将人推出困境,远离尘嚣,一种发自内心的慰藉也呼之欲出。正是蓦然回首、往事如烟,已然流光溢千年。而这一切都恍然如梦,不过是因曲子所带来的满怀忧思和千年缥缈。而曲中流露的聚散离合、爱恨悲欢,也着实令人叹惋,只是转眼沧海桑田,流年暗换。回头再看,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华胥一梦?生如幽昙,缈似云烟,朝风夕影,稍纵即逝,然而为不负世间这一遭,即便所逢万苦千难,更有何惧?正因为有爱有恨,有得有失,有喜有悲,人生才得以丰盈。恰如曲中情意绵延的音符,构成了柔肠百结的旋律,终将在跌宕起伏间得以永恒。


牧笛悠扬,空山绝响,渔舟唱晚,飞流跌宕。

琴声激昂,风骨齐芳,凭栏西望,古道残阳。

回味间,思绪飞扬,此情此景不觉浮现眼前。


望着上空的白云蓝天、远处的碧水青山、近处的高楼林立,突然想起前人有读书三境,而此时此刻若能有听曲三境,岂不风雅?但究竟何为听曲三境,想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抛砖引玉之见,先述心中的听曲三境: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曲中之意,听者闻之,情不自禁。此第一境界。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曲中之境,幻化之景,相得益彰。此第二境界。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不作评鉴,专享闻曲之乐。此第三境界。

一二境界,已有所感。只是第三境界,犹未能至,不免心向往之。

闻曲三境,算是听曲的最大收获。和闻曲之乐相较,更深得我心。


数次闻《华胥一梦》,虽皆似置身梦幻,几番沉醉,乐而忘归,但每次所得都不尽相同。如此奇遇,真是不虚所行。


时代在前进,岁月在更替,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也许千年之后《华胥一梦》依旧悠扬,闻曲之人依旧沉醉。也许……也许……但愿真的有千年知己。

 

后记:

《华胥一梦》是一首无歌词的曲子。画虎容易画仙难,无形之音最难把握,自己以为已经是极致了,可能还未到极致。

 

 

作者简介:

曾苏,河南省信阳市人,2014年毕业于郑州师范学院。现在驻马店市西平县杨庄乡任教。大学期间在校报、文学社期刊上发表过散文、小说数篇,在《河南文学》上发表过《乌江魂》,以此表示对项羽的崇拜与惋惜。在郑州师院校报上发表《横槊赋诗,千古一人》,客观公正地评价了一代枭雄曹操。在星空文学社期刊上发表古风言情小说《一生情缘付流沙》和《三世芳华终归寂》,展现爱情的凄美与无奈。才疏学浅,仍需努力。

 



作者:史华忠

 

 

我把你放在心上

 

史华忠(山西原平)

 

尾声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小站上班。适逢单位决定从明天起开始大修设备,施工日期为二十一天。大修期间人员少任务重,不得请假外出。也怪我,从医院出来没有留下医办室的电话号码,怎么跟你联系呀!心里急得火烧火燎。二十一天的施工时间哪,真是要了我的命哟!

 

我想好了请假的理由,就说母亲患了心脏病住进医院要去探视。过了一周我耐不住了,向领导请假,批不准,我着急地流了泪,准假的期限是当天走当天回不得延误,我乐得屁颠屁颠地坐上客车赶到你那里。

 


进入病房看见你躺在床上,你的母亲坐在旁边的小凳上,她见我走到你的床前且是无动于衷。我抬眼看着你,由不得一楞:怎么给治的?化疗成这个样子?整个人形都变了,憔悴,消瘦多了,面色苍白,神情黯淡。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不能久留,我是真不忍心离开你呀!你用手示意让我扒在你的脸前,我把头凑到你的面前,你扳住我的头说: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别把我忘了。我哭出了声;不,不会的,玲儿,我会把你放在心上。我抓紧你的手摇了摇:尽最大能力治疗,啊,快点好起来,好起来。你一手扳着我的脑袋吻着我,我的眼泪与你的眼泪交融在一起。

 

我是一路伤心地流着眼泪回到小站的。

 

真是度日如年啊!我从你那里获得了护办室的电话号码。可是铁路电话转接不了地方电话。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从医院转过来的地方电话,我是心急如焚啊!

 

又过一周的时间了,我去向领导请假,好说歹说批不准。我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出了声,直哭得瘫倒在地上。领导见我样子可怜,哭得散架,又许给多半天的假。我像捞到了救命稻草,爬上货车到大站改乘客车,争取空余出来的时间在医院多停留片刻。

 

一口气攀上三楼,推开病房看不到你的影子,又转向护办室,得到了你去世的噩耗。我的整个身子飘了起来,跌跌撞撞边哭边走下楼去。再也抑制不住沸腾翻滚的悲痛,找到楼与楼之间的背旮旯里放声大哭一一一

 

玲儿啊!你咋不等我呀!你咋这么快就走了哇!

 

玲儿啊!你还不到二十七岁的生日啊!就这样放下我走了啊!


 

玲儿啊!就差戒指没有给你戴在手上,我心不甘哪!我后悔!我该死呀!我该死!我该死呀!我该,该死!该死……

 

我隐隐约约地听着有人站在我的身后嚷嚷,有的拍着我的后背:小伙子,别哭了,出啥事了?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你的忙!我不顾一切地哭,头栽地,手捂肚。听见身后一位上了岁数的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末到伤心处。我们走,让他哭吧,哭出来心里痛快些,好受些。

 

我悲痛欲绝,步履蹒跚地晃悠到车站坐上车,像个幽灵似的蜷缩着身子飘摇回小站。

 


个人简介

史华忠,笔名雷震霆。生于1957101日,中共党员,文科大专,1978年至1989年、1991年至2011年期间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和通讯报道写作。写过剧本、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评论等,曾在地方刊物和铁路刊物及报纸上发表。




总编寄语:

为了培养和发现人才,推广优秀文学作品,我们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推出了大家有用武之地的公众平台——北方潮。

 

北方潮的宗旨是:

展现山西风采,繁荣北方文化,宣扬地方特色文学;传递生活信息,发现和推广优秀作品;彰显人生理念,诠释正确的人生观;培养优秀人才,激励大家的创作热情;为实现中国梦鼓与呼。

北方潮容纳的内容主要是:北方风貌与地方风土人情故事;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与典故及外域的优秀作品等等。采用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摄影等文学艺术形式来反映。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北方潮》征稿及注意事项

投稿方式:凡创作的小说、诗歌、散文、故事、游记、杂谈、评论、摄影、美术、书法等首发的作品请发至北方潮电子邮箱。同时将个人高清照片和100一150字的简介一并发来。也可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通过群里发来。

注意事项:

1.必须是原创作品,严禁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来稿不支付稿酬。

2.请在邮件标题上标明:投稿北方潮。写清文体。稿子的题目下面写上名字。

3.发来的稿件如两个月内未采用,本人可自行处理。

4.打赏金将用于《北方潮》平台维护及《北方潮》编辑运作。

欢迎来稿感谢支持。我们随时热情等待你的到来。




《北方潮》编辑部


总编:侯兴生

主编:王晋东

副主编:蔡咏梅

编辑:史华忠   王素娟


投稿信箱:ypcw126@126.com




欢迎关注《北方潮》文化杂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