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的我爱你【已完结小说】白净颜蓝尧辰TXT小说

文文小说资源 2018-11-25 07:13:45

我从大学起就爱着一个叫蓝尧辰的男人,他曾是我同父异母妹妹的爱人,现在是我老公,名义和身体上的,因为他的心里永远不会有我的存在。结婚一年,我用三百六十个昼夜的温柔都换不来他哪怕怜惜一瞥。很多人说我傻,明知道他不爱我,还苦守着他。这场婚姻本不该属于我,一年前,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不慎坠楼,成了植物人,后妈上法院控告是我推的,因为证据不足,我被当庭释放,蓝尧辰却出现在我面前,提出要娶我。我苦恋他四年,他的求婚惊喜得我差点跑全市最高的大厦上欢呼,后来我才知道,这场婚姻不过是一纸结婚证和无尽的折磨。蓝尧辰娶我,只为给我那已经变成植物人的妹妹报仇,他也以为是我害的她。天知道,我去楼顶的时候,她已经掉下去。哐当,房门被暴力地撞开,带着一身酒气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走进来,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儿。今晚又换了一个,我幽幽一叹,心已经痛到麻木。从新婚夜开始,他就这样,在外面先玩过别的女人,再回来折磨我,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从放弃爱人,娶了仇人的痛苦中挣脱出来。“还没睡,在等我啊?”男人微醺地望着我,我清晰地在他眼里看见两簇火焰。我时常觉的奇怪,他既然不爱我,为什么可以在见到我后的很短时间里激发出情念,难道男人真地可以将感情和身体的放纵分开?我是个因爱而爱的人,没有爱,男人碰我一下我都觉的难受,我也总用自己的这种想法去体谅他,哪怕被他弄得痛不欲生。扑通,我被他压在沙发上,三百多个夜晚,没有一次例外,他从来不会管我在哪里,做什么,进门就压过来。“今天不行,例假快来了。”我拒绝地轻推他的肩膀。我的例假一项准时,还好巧不巧地在他外出巡视分公司的时间段,所以从来不会有例假来了还要和他同房的尴尬,这个月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过去十多天还没来。“来就来呗。”他的手已经摸上我的腿,“再说,不让我碰,你等我干什么?”我想大吼,我们之间难道就只剩下这个了吗?却吼不出声,我早知道答案,那是在结婚后一个月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生活,嘶吼着质问他,他半醉半醒地嘲笑,“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你自己脱,刚才的女人都快把我榨干。”他的头在我的颈窝拱了拱,呼吸的热气全喷我脖子上,我的身体敏感地颤了颤。这是我的悲哀,面对他,我总是不受控制地动情,哪怕鼻子清清楚楚闻到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儿。既然都累成狗,为什么还要来强迫我?他的话刺伤我太深,我没有动,也不说话。压在我身上的男人久久等不到回应,黑沉了脸,“你敢不听话?”说完,俯下头,锋利的牙齿毫不留情地在我的脖子上咬一口,趁我痛叫时压住我的唇。他只要想要,从来不会管我的意愿,就像现在,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表达对他的拒绝,他却不管不顾,只一门心思发泄他对我的怒和恨。“好痛。”我痛呼,他不是已经把大部分精力发泄在外面的女人身上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弄痛我?我突然想起他在新婚夜说的话,娶我就是为让我痛,他真地做到了,我的身和心都痛入骨髓……                                

第 2 章 不愿说的消息

                    

                    更新2017-09-30 10:20??1138字    我快痛得晕厥时,蓝尧辰总算停下对我的折磨,没有丝毫留恋地推开我,大步走进浴室,砰地关上门。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泪滴无声地从我眼角滑落,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假如真有地狱,得不到爱的婚姻就是最残酷的人间地狱。水声停止,蓝尧辰趿着水唧唧的拖鞋走出房间,自始自终都没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我。结婚一年,我们从没同床共枕过,他总是要完就走,我都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干的是谁,毕竟他外面那么多女人。人都说女人自暴自弃起来吓人,男人更恐怖,自从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白净雪成了植物人,他拉着我偷偷去民政局办结婚证,他就成了八卦杂志的男主角,花边无限多,女主角一天一换,个个都比我漂亮勾人。别墅的主卧,只有我一个人住,我不喜欢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的感觉,本该成双成对的床却形单影只,让人绝望,所以,我只睡沙发。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淋浴休息,而是围上浴巾,去敲他的房门。“干什么?”门没开,只传来不耐烦的询问。“我有事找你。”我捏紧浴巾,连做深呼吸,只有这样我才不会逃回房间,他回来前,我接到一个消息,我正矛盾要不要告诉他。吱嘎,门开了,蓝尧辰肃冷着脸看我,完全没有之前的醉态,要不是他身上还有残留的酒气,我都要怀疑他之前是在装醉撒疯。“有话快说,我在忙,没时间和你瞎耗。”他不悦地沉着眉头。我赶紧敛神,“电话本来是要打给你的,你手机可能没电关机,后妈就把电话打到我这里……”“说重点。”他露出不耐烦。“白净雪醒了。”我死死地盯着他的眼。“你说什么?”他双目一瞠,梦呓般喃喃,“怎么可能?医生不是说可能一辈子都……”“是真的,你不信可以打电话……”我的话被他推搡的动作打断,他急吼吼地冲下楼,甚至没来得及换掉身上的睡袍。“你就那么在乎她吗?”我伤心地看着孤零零晃动着的大门。早知道他会欣喜若狂,料不到他会大半夜地冲去医院,他爸生病住院都没见他这样着急,看来我的那个好妹妹白净雪已经成为他心里永远的朱砂痣,我就算努力一万年,也不可能取代她。浓浓的悲伤涌上心头,我跌坐在地。蓝尧辰一去整夜。看着朝阳将光芒洒向大地,我以为他会直接从医院去公司,八点的时候却听到蹬蹬蹬上楼的脚步声,我赶紧开门出去,站在走廊上,等他从房间里出来。他一身清爽地从我面前走过,对我,就像摆在走廊上的盆栽,完全漠视。我闭上眼,幽幽一叹,“尧辰,我们离婚吧。”他彻夜未归,我也思考一整个晚上,假如我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软化他的心,又何必占着蓝太太的虚位。第一次唤他的名字却为离别,我突然想起有个算命先生跟我说过的话,我的八字带煞,注定一辈子没人爱。我才出生,妈妈就难产离世,爸爸把所有的爱都投注在同父异母的兄妹身上,对我不闻不问,好不容易嫁给心爱的男人,又是这样的结果。或许这就是命。我认命地凝望着站在楼梯上的男人,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第 3 章 一年哪儿够

                    

                    更新2017-09-30 10:20??1300字     “你说什么?”蓝尧辰怒目瞪我。“你当初娶我,不就是想帮白净雪报仇吗,你折磨我一年,也够了。”我注定一辈子得不到爱,却卑微地希望能保留对他的爱,毕竟在他爱上白净雪之前,我们也曾有过几段美好的回忆,不想我对他的爱在他无尽的报复中消磨殆尽。“什么叫够?”他猛地倾身压到我面前,鼻尖几乎撞在我的鼻头上,目光无比凶狠,“你害得小雪在病床上躺了三百六十八天,浑无知觉,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以为一年就能弥补一切,做梦!”“那你要怎么样?”我悲哀地闭上眼,不愿看他眼里浓浓的恨意,“是不是只有我死,才能让你忘记曾经的痛。”我感觉他的呼吸窒了一下,紧接着是更冷的话语劈天盖地砸下来,“死太便宜你了,小雪可是无知无觉三百六十八天,你……最好别给我闹自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几乎失笑,我要是自杀,人都死了,他还能拿我怎样?我妈早已不在世,爸爸对我漠不关心,还那么宠白净雪,难道要鞭尸?他似乎也想到这些,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愤怒的神情却不变,“别以为我在说空话吓唬你,我的手段到底有多狠,你还不知道。”“我相信。”我打断他,“那还要多久?白净雪是在我们结婚前变植物人的,她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要是让她知道,可能会受不了打击。”“这个不用你管。”他没好气地横我一眼,“你好好履行你身为妻子的责任,把早晚饭做好,晚上等着我干你就行。”他明明不是个粗话连篇的人,面对我时总会说几句粗俗得有辱他形象的话,或许在他看来,我根本不配好言相待吧?“你的话我记住了。”我无声地叹气。蓝尧辰冷冷地白我一眼,拎着公文包走了。我含泪凝望他的背影,当爱已成伤害,我还能有什么期待?我决定去趟医院,蓝尧辰不肯离婚,有人能帮我促成此事。我没直接进病房,后妈以为是我害的白净雪,见我一次撕我一次,上次差点刮花我的脸,我必须确定她不在。远远地就听见后妈的声音,我庆幸自己没莽撞,脚跟扭转,打算改天再来。“雪儿,你说你多不划算,就为害白净颜那个贱人,你把自己搭进去,还弄丢那么好的老公。”我猛地刹住脚,白净雪害我?白净雪后悔地哼一声,“我还不是为夺老女人留给她的遗产?谁想到那块木板锯过头,我先掉下去,还好那个贱人嫁给辰时把原本属于她的家产都给我做补偿,不然我真是亏大了。现在辰和那个贱人感情怎么样?”我倒吸一口气,事情竟然是这样的!白净雪害我不成,自己反掉下去,只为抢走我妈留给我的家产,爸爸何其偏心,在我出嫁的时候一字未提,我得多傻,竟然把妈妈留给我的唯一礼物双手捧给要害我的人。“感情不怎么样,结婚都一年,蓝尧辰从来不带她出席宴会。”“太好了!”白净雪兴奋地拍手,“白净颜个贱人还妄想抢走属于我的东西,白家的财产是我和我哥的,辰也是我的,她白净颜什么都别想得到。辰昨天那么晚还跑来看我,我肯定很快就能把辰抢回来。妈,你现在就帮我给辰打电话,说我病情反复,他肯定会来看我。”半个小时后,我果真看见蓝尧辰火急火燎地冲进病房,甚至没看见就站在门口的我。呕,一股酸楚涌上我的喉咙,竟然吐了,我赶紧捂着嘴跑向洗手间,不小心撞在一个人身上。“小姐,小心摔着。”那人扶住我的肩膀,我捂着嘴抬头想用眼神道歉。“净颜?怎么是你?”扶我的男人惊喜地瞠目。                                          

第 4 章 意外怀孕

                    

                    更新2017-09-30 10:20??1219字      “夜学长?”我含混不清地说。夜若炫,和蓝尧辰同级医学院的学长,曾今追过我。夜若炫看看我捂着嘴的动作,“你怎么了?”“不好意思,我先去厕所。”我捂着嘴狂冲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一顿狂吐,直到感觉把胃里的东西全呕出来。“你是不是怀孕了?”夜若炫偏头问我。怀孕?我眉头突地跳一下,例假延迟十多天都没来,还真有这个可能,而且,上个月的一个晚上,套套用完,当时我不想做,他却非要,说不会留种在我身体里,紧急关头却没刹住车。经过两个小时的焦急等待,我拿到化验报告,我已经怀孕四十天。“老天爷真会跟我开玩笑。”我拿着化验单苦涩一笑。“怀孕是好事,你和蓝尧辰结婚都一年,再没孩子,小心他不要你。”夜若炫摸摸我的头,“快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姓蓝的吧,我真是嫉妒啊,要是当年你嫁给我,当爸爸的就是我。”我红着眼眶看向白净雪的病房,他会高兴吗?还是当做晴天霹雳?我摸摸肚皮,抬头望天,老天爷,这是你赐给我的机会吗?不管白净雪和蓝尧辰曾怎样过,我都不打算离婚,我不想孩子在单亲家庭长大,不想让他被别的孩子笑话是没有爸爸的孩子。这天晚上,我准备了烛光晚餐,庆祝我和蓝尧辰的孩子,他却直到半夜才回来。满身疲惫,看见我坐在客厅,微皱眉心,“又在等我干你,抱歉,今晚没兴趣。”因为白净雪给够你温暖了吧?我自嘲一笑,“我有话要和你说。”“我不想听。”他扯开领带就往楼上走。我急急跟上去,“我就说一句话。”他脚步没停一下地蹬蹬蹬回了自己的房间,砰地关上门,留下我和已经彻底凉掉的烛光晚餐。我含泪吃下一块牛排,轻声对肚子里的宝宝说,“爸爸不理我们没关系,你有妈妈陪你。”这天夜里,我睡在好久没人躺过的大床上,肚子里有宝宝,我不能再苛待自己。第二天,我准时六点起床,发现隔壁的房门大开着,我忍不住探头往里面看,想着大早晨总该有时间听我说话吧,房间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我心里好一阵酸楚,泪水却没掉下来,我暗暗告诉自己,我现在是个孩子的妈妈,要坚强,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更重要。不管蓝尧辰多恨我,我坚信他肯定会喜欢我们的孩子。吃完早饭,我给蓝尧辰发了条短信,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他,他不愿听我说话,总该看短信吧?可我没等来蓝尧辰的电话,白净雪穿着病号服闯进我家的大门。“贱人,敢怀辰的孩子!”白净雪凶狠无比地瞪着我。我妈生我难产去世的第二年,爸爸就把后妈娶进门,在进门前已经给爸爸生下一个儿子,进门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个,就是白净雪。从小,我就被这对兄妹欺负,我的玩具,宁肯弄坏也不让我玩,还千方百计陷害我,让爸爸讨厌我,后妈背着爸爸打过我的次数我都数不清,我背上还留着当年的痕迹。我和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没有一丁点儿的亲情。“你来干什么?”我堵在门口,“我家不欢迎你。”“你家?”白净雪冷笑,“辰已经跟我求婚,很快这里的一切都会属于我,你识相的就给我立马滚蛋,不然等我和辰结婚,你连件衣服都别想带走。”“就是,让你这样的人住在这么好的房子里一年多,简直是糟蹋。”后妈撇着嘴帮腔。                                                                                                                           

第 5 章 跌落

                    

                    更新2017-09-30 10:20??1306字        “我和辰不会离婚。”我强装镇定。“不离婚?”白净雪嘲讽地轻哼,“这件事你说的不算。看看这是什么?”一张支票被丢在我面前,是蓝尧辰的签名,我不明白地抬眼。“辰让我交给你的,你不是怀孕了吗,他才不想要你怀的孩子,这些钱是他给你去做手术的。五万块,手术费、营养费,还有你陪他睡了一年的钱。”白净雪满眼得色。打掉孩子?我倒退一步,心口的位置刀割般痛,他竟然这样讨厌我怀的孩子,连面都不肯露,让时刻都想着害我的白净雪送张五万块的支票打发我,呵……我闭了闭眼,抬高下巴,不让泪水从眼角滑落,白净雪母女还在,我不能示弱,“没见到蓝尧辰的人,我是不会听你们在这里胡说八道的。”“你还想见辰,呵……”白净雪嘴角噙着的嘲讽更甚,“看看这是什么?”一部手机被递到我面前,赫然是蓝尧辰亲吻白净雪额头的照片,白净雪在蓝尧辰吻她额头时,唇趁势吻上他的喉结,他笑的无比幸福。他从没对我这样笑过,我的心又被割了一刀。“现在信了吧,我们好歹都姓白,爸爸不希望因为你给白家带来负面传言,才让我和我妈来找你,劝你主动放手,给你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白净雪推开我,堂而皇之地走到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环顾四周,“瞧瞧这是什么装修风格,俗气的要死,等我成了女主人,一定要把这些低俗的东西全部换掉。”“我说过,我不会和辰离婚,更不会打掉孩子。”我从小就没有妈妈,爸爸有和没有一样,老公还不爱我,这辈子唯一可能爱我的就是肚子里的宝宝,不管如何我都会保住。“你说什么?!”白净雪腾地站起来,凶光毕现,“你个贱人,难道想缠着辰一辈子!”“我和蓝尧辰是合法夫妻,现在又有孩子,法律规定,妻子怀孕期间,男方不得提出离婚。”我好庆幸自己结婚后窝在家里的一年没事就逛婚后方面的论坛,从中了解到不少法律知识。“你想用孩子绑住辰是吧?”白净雪恼羞成怒,噌地蹿到我面前,伸手就要来抓我的胳膊,“我让你用孩子威胁他!”我又不是木头人,自然不会站在原地等她来抓,转身就往楼上跑。“贱人,给我站住。”后妈追上来,抓住我的胳膊就往下拽。我死死扣住栏杆,白净雪冲上楼梯,啪啪甩我两个大耳光,发狠地咬牙,“我现在就踹死你的孩子,看你还怎么要挟辰!”白净雪高高地抬起右脚,往我的肚子踹来,我啊地一声叫,松开抓住栏杆的手,交叉挡在肚子前。“去死吧,贱人!”我的背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我没站住,骨碌骨碌从一人高的楼梯上滚落。“我的孩子!”我凄声惨叫,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身体里涌出,我强撑着坐起来,低头看向腿间,嫣红的血汩汩往外流着,吓得我差点晕倒,急急大喊,“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后妈和白净雪面面相觑,除去瞬间的茫然,白净雪狰狞地冷笑,“救你的孩子,你做梦吧!”哐当,外面传来有人踹门声。我赶紧扯着哭腔喊,“救命啊!”蓝尧辰背着阳光走进来,他高大的身躯在我的身上投下阴影,我爬行着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裤管,仰头祈求,“救孩子。”“孩子,怎么回事?”蓝尧辰垂眸看向我,双眼飕地瞠大,“你怎么在流血?”“不是我们做的,是她自己不小心从楼上滚下去的。”白净雪举起双手表示和她们母女没关系。我只想救孩子,哪里会跟她辩驳,再次拉拉蓝尧辰的裤管,“求你,一定要救我们的孩子,你再恨我,孩子是无辜的……”                                    

第 6 章 爱随宝宝逝去

                    

                    更新2017-09-30 10:20??1176字    蓝尧辰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弯腰抱起我,往外冲。我在车上就已经晕过去,昏迷中,我似乎还紧紧地抓着蓝尧辰的手,无声地求他,“一定要救孩子……”我醒来时,人在弥漫着消毒水味的加护病房,我第一反应是摸肚子,问护士,“我的孩子呢?”“抱歉,女士,你的孩子没能保住,主治医生已经尽力。”听完护士冷冰冰的话,我的脑袋轰地炸开,孩子,没了!我明明那么诚心地祈求老天爷,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孩子,为什么?难道我真地注定没人爱!蓝尧辰走了进来,脸上破天荒地显出沉痛,“孩子以后还会有的。”“不会再有了。”我流着泪偏开头,以前我日盼夜盼着他,此刻我却最不愿看见他,要不是他让白净雪母女去家里,我就不会被推下楼梯,孩子就不会死。我似乎还能感觉到孩子一点点从我身体里流逝的痛楚,比他任何一次折磨我还要痛彻心扉。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保护好你,下次投胎,记得找个和睦的家庭,我将头埋进枕头里,无声痛哭。蓝尧辰这次很有耐心地站在病床前,直到后妈来病房叫他。我恶狠狠地看向蓝尧辰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腾地坐起来,不顾护士的阻拦,强行下地,假装说要去上厕所,护士以为我是不习惯用尿盆,也没阻止。我直奔白净雪的病房,我倒要看看这些人会怎么处理我孩子没了的事。远远地,我就听见白净雪的哭哭啼啼,“辰,你一定要相信我,真地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就是,我可以证明,雪儿只是想摸摸她的肚子,毕竟那是你的孩子啊,你们都要结婚,她怎么可能做这种恶毒的事?”后妈赶忙帮着狡辩。“未来女婿,你和雪儿认识那么多年,应该知道她的心有多善良,平常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何况是杀死个孩子?”最后这句是我爸说的,我冷笑,果然是我那个有等于无的爸爸,不管出什么事,永远只会先考虑维护白净雪,就像一年前,白净雪从二楼坠下,他义正言辞地劝我把我妈留给我的家产全部让给白净雪,他就没想过,我身无分文地嫁进大富大贵的蓝家,会被人看不起,虽然婚后蓝尧辰一次都没带我回去过。“辰,我发誓,我要是推过净颜姐姐,我就不得不好死。”白净雪哭着发誓。我从门缝里看见我爸拉住白净雪的手,轻轻地放在蓝尧辰的右手里,“好了,你们这对冤家,明明都深爱着彼此,何必为个不相关的人闹成这样。反正净颜的孩子也没了,刚好去办离婚手续……”砰,我暴怒地踹开病房的门,赤红着双眼走到蓝尧辰面前,啪啪就是两个特别响亮的耳光,“蓝尧辰,你就是个混蛋!你们统统都是混蛋,人渣!”我愤怒地看着面前的四人,其中两个本该是我至亲之人,却只给我带来痛彻心扉的伤害,“我的孩子才没了,你们竟然在商量让我老公另娶他人,你们还是人吗?我的孩子是没了,你们TM谁别想让我和他离婚,除非我死,这辈子我都要霸占蓝太太的位置。”我要给宝宝报仇,害我和宝宝的人,一个也别想得逞。我一步步逼近蓝尧辰,用从未有过的狠厉眼神瞪视他,“姓蓝的,你要是敢和我离婚,我就敢和你同归于尽。”                                       

第 7 章 不爱也能前行

                    

                    更新2017-09-30 10:20??1170字    白净雪哇地哭倒在我爸白毅雄的肩膀上,“爸,你看姐姐!”白毅雄厚颜无耻地拉拉我的胳膊,“净颜,你这又是何苦,尧辰又不爱你,继续纠缠只是折磨你们自己。”我冷眼横他,“我就是要折磨他。”凭什么他可以因为我没做过的事情折磨我一年,我就不可以为唯一可能会爱我的宝宝报仇?“你们也给我住嘴,不然我绑炸药去你家。”我发狠地瞪白毅雄一眼,吓得他连着倒退三步。“我从来就没说过要和你离婚。”一直沉默的蓝尧辰突然开口。“是嘛?”我没有丝毫动容地转身,“你最好说到做到,现在的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冷着脸从他们面前走过,快出门的时候突然觉的肚子撕裂般痛,我低头一看,两条大腿已经被鲜血染红而不自知。“净颜。”我软倒的刹那,蓝尧辰从背后抱住了我。他的怀抱明明很暖,我却只感觉到浓浓的悲伤,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他,“不要你碰我。我和宝宝都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这会儿却多此一举。恭喜你,在你的折磨和漠视下,我和宝宝都不会再爱你。”我曾那样热烈地爱着一个叫蓝尧辰的男人,怀着美好的梦幻嫁给他,哪怕他从不带我去见他的家人和朋友,我也毫无怨言,哪怕他百般折磨我,我依旧认真地爱着他,可我和宝宝等来了什么,宝宝走了,也把我对他的爱一起带走,我已经伤痕累累,正在流血的心再背负不起对他的爱。“我只是想扶你回病房,你在流血。”他的声音夹着哀求。曾今,我也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他爱我,他都是把我压在下面狠狠地折磨。看着他愁闷的俊脸,我突然想狠狠折磨他,“你没资格扶我,你个杀死自己孩子的凶手!”他的俊脸瞬间惨白,我有种痛苦的爽感,冷冷地嘲讽,“你也知道伤心,真是好笑。”我拉出一抹笑容,却比哭还难看。人都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的心都死了,竟然还会因为伤害他而心痛,我真TM犯贱。我跌跌撞撞地走出病房,扶着墙往病房走,蓝尧辰好几次跟上来,都被我冷眼一睨喝住。我其实是个倔强的女子,昔日只是因为对他的爱才甘愿做似水的柔情,他却不屑一顾,现在我已不再需要他,他又来我面前惺惺作态,以为这样就可以赎他害死宝宝的罪吗?“净颜?你在流血!”夜若炫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影风般卷到我面前,弯腰把我抱起来,急吼吼地斥责,“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我回过头,看见一条血腥的曲线,那是我的血画成,我竟然撑着残躯走出那么远,原来,没有对蓝尧辰的爱,我也可以前行。在血线的尾端,我看见沉着眉头的蓝尧辰,他的目光很不友善地投放在抱住我的夜学长脸上。我差点失笑,他这是干什么,吃醋?我没能欣赏太久蓝尧辰突兀的精彩表情,我很快被推进抢救室。我听见主治医生发火地喝骂护士,“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出病房,你到底学没学过高护。”我想说,不关护士的事,是我自己忍受不住刺激,才加重病情,不要责怪小护士,喉咙却不能发声,身体太痛了。算命先生说我命运多舛不可悲,悲哀的是我明知道一生都不可能得到亲人的爱,却固执地再三强求……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568343011(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