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峰感恩所有关心我的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们

人不知而不愠 2018-03-16 15:22:31

黄光立的告别仪式于2016年7月1日在宝兴殡仪馆举行,追悼会在静穆沉痛的气氛中进行,现场没有哀乐,先后走进我们心灵的是两首世界名曲《You Raise Me Up》和《Time To Say Goodbye》,强忍的抽泣声诉说着每个与会者的悲情......


庄重的追悼会


悼辞


致我的人生合伙人——黄光立


茹晨


六月二十二日,我们的好朋友,创客星球的合伙人黄光立,以一种让人难以接受的突然,在他前行的道路上逝去了。光立和死亡这两个词,谁又能将它们联系在一起?他是那样充满了生命力,就像我们每个人身边的一道阳光,温暖、热烈。他是那样的才华横溢、奋发拼搏,刚刚站在人生事业的高峰上。他是那样的幽默、风趣、有天赋,对生活充满着热爱和品味。他的离去,就像一个残酷的恶作剧,没有给我们一点预告,一点准备,哪怕是一丝希望的余地。他的离去,让我们陷入了无边的哀恸,在我们的生命中形成了一段极不真实的空白,失去了原本应有的色彩。




光立生于书香门弟,他的父亲是我的授业恩师黄玉峰先生。复旦附中的三年,一起读书、做人、学旅,他是同窗中最叛逆、最可爱的一个。高中毕业后他先后赴瑞士和新加坡留学,从那时起他就非常独立,有时日子不免拮据,却以苦为乐,最爱和我们分享他遍游欧洲、露宿车站、打工挣钱、想尽办法改善伙食的人生历险。回国后他进入中凯集团,开始了六年磨剑的地产职业生涯,先后在重庆中凯项目、徐汇城市之光项目和新江湾城市之光项目中担任渠道总监和行销总监,取得了优秀的业绩。2014年,我和他共同创办了创客星球,打造了深受创新群体喜爱的创客媒体和服务平台,光立作为公司的首席营销官,为我们的两轮融资、产品销售和商务合作倾尽心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正当一切都蒸蒸日上的时候,他竟然就这样离开了,再也无法和他并肩奋斗了!




光立身上有着一种这个时代少有的任侠气质,重承诺,讲义气,轻生死。他交友极广,身上永远会带着朋友的委托,许多人一遇到难题也都会想到请他帮忙。曾有一次,他丢下手上的事,自己开了几百公里的车去帮一个朋友的忙,对于他来说,个人利益必定是放在好朋友之后的。重义轻利、爱恨分明、加上一个大男孩般的单纯,使得他的人缘极好。上海、北京、重庆、广州、香港、台湾、新加坡、欧洲,各地都有他的兄弟朋友,他仿佛一个游侠,始终在从这里到那里的路上,结交、观察、分享和思考。丰富的人生轨迹为他提供了跨文化的视野和经验,而他也乐于用这些阅历去帮助他人,这也是大部分人都觉得和他很“谈得来”,喜欢找他倾诉的原因。他是个大孝子,爸爸是他永远的骄傲,却从不拿爸爸的成就夸耀,他最爱妈妈的饭菜,会邀请每一个好朋友去家里分享,甚至朋友们的父母,他都会照顾得很好。自小家庭给予他的修养和品行,加上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使他成为了一个正向能量的放大器,带给我们的是快乐和信念,化解甚至吸收的是大家的负面情绪。他靠这个把团队和朋友圈牢牢地粘合在一起。然而却很少有人会想到去关注他的内心,是否会有偶尔的疲惫和压力。




光立在工作的时候有着超乎常人的认真与勤勉,效率和执行力,喜欢冲锋陷阵。一年前,为了让团队能尽快入驻新办公室,他曾亲自负责装修,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在两周内完成了工程,而他自己新家的装修却因为工作太忙,拖了整整一年,眼看就差两周就能全部完成,下个月就能搬入新居了,怎想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团队同事的眼中,光立就是一个热情亲切的兄长,非常关心体恤团队,喜欢掏腰包请大家喝咖啡,吃夜宵。他能和供应商交朋友,连客户都能成为知己。在我和他一同经历的三次创业中,有成功,也有低谷,在一起抒发雄心壮志,在一起长谈复盘反思,而几乎没有发生过一次争吵。他总爱跟我说,生意做一时,兄弟做一世!在出事的当天,他还在跟我聊一个新项目的计划,兴奋地说成功了,我们就能再早几年退休。我对他说,事务繁忙,开车小心,当心别出事啊。谁想竟一语成谶!




光立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在书法、绘画、音乐、体育方面充满了天赋,才华横溢。他在新加坡留学时,在家中画满了融合街头和古典风格的墙画,几乎每个朋友都见过他这个得意之作。他用小楷抄的心经是朋友眼中的神作和珍藏,但每提及书法他都会一反常态,很收敛地说:功夫下得不够,总被爸爸批评。他还喜欢篮球和爵士乐。他的厨艺令人赞叹,总是会感慨哪个女生嫁了他真的有口福。他也喜欢大部分男生都爱的历史和科幻,漫画和游戏,在所有的这些方面,他的表现都比我强。遗憾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像儿时一样无忧无虑一起玩耍的机会越来越少,最让我羡慕的是,他从未被工作挤压掉生活的品味和兴趣。他具备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下很难产生的一种优秀男性的品质:人格独立,单纯阳光,动手能力强,充满责任感,对生活充满好奇和趣味,对长幼和异性礼貌相待呵护有加。光立身上的闪光点不是应试教育的成功,而是一个人格教育的成功。



光立和我都非常喜爱一本科幻小说,日本作家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书中有无数流星般灿极一时的英雄,最终憾然谢幕,却将那光辉永远留在了星海之中。那本小说里有我们俩最爱的一句话,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光立,你已完成了你人生的征程,我想你必定已在那片星辰大海之中了。而我们还将继续这段未知的前程。你的面容将永远定格在风华不老的时刻,你的精神将指引我们继续前行。


光立,安息。


你的人生合伙人  茹晨


2016年7月1日






光明正大行事,顶天立地做人

王雷泉

王雷泉: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宗教研究室主任


我与黄玉峰老师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十多年来邻里相处,肝胆相照,非常的投缘默契。黄老师写过《说苏轼》一书,我们多次谈论过苏东坡,他作为知识分子的典范,对世事和人生有通透的感悟。面对诸行无常、有漏皆苦的现实人生,苏东坡以诗化的语言,概括为“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并上升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人文情怀。




苏东坡一生坎坷,他开朗达观的人生态度,得益于他的佛学素养。宋代理学家张载同样有着豁达的生死观:“存,吾顺事;没,吾宁也。”意思就是说:活着是我们的幸事,死亡则是放下休息。用现在网络流行的话语来说,世界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张载的“四为句”,标识出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命意义和社会担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佛教的远方,就是正视当下的痛苦,并努力超越生死之流。在生死面前,世间的一切都是小事。我在十多年前,曾经与后来英年早逝的台湾佛教界的挚友多次讨论过生死问题。我们共同的态度是:随时可死,处处求生。


光立出国留学回来忙于创业,我平时很少见到他,只知道他非常忙,偶尔见面,他也只是客气地打个招呼,我们之间并无太多的交流。昨天读到网络上盛传的黄老师悼儿文,父子情深,字字泣血。光立的拼搏精神和事业成就,超出同龄人数倍,非凡庸者可以比拟。如此优秀的青年夭折,真是天妒英才,直使人痛彻心扉。然而,生命的价值不是以时间可以衡量,而是要以质量来衡量。光立短短的一生,充分发挥生命的能量,发光发热,立功立言,你的生命有高度,有广度,有厚度。




对佛教来讲,死亡不是终结,生命是一系列活动的相续流转,将继续走向远方。过去的行为决定了现在的境遇,现在的活动又规约着未来的方向。只要我们在这个世间轰轰烈烈地燃烧自己,生命就没有虚度。于是,我们坦然接受顺境与逆境,并努力规划未来的人生。


光立贤侄,一路走好。今天有这么多长辈和伙伴为你送行,充分证明了你的人品,活出了精彩。你是父母的骄傲,同龄人的榜样。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百年之后,我们都将走向远方。只要保有爱心,守护善缘,都会在不同的时空相见。你做到了黄老师给爱子取名“光立”的期许,光明正大行事,顶天立地做人。安息吧,光立贤侄!





致我的兄弟黄光立

王建新

王建新:上海同轩置业有限公司 总经理

当听到光立离去的消息,我一直无法接受,总觉得他在跟我们开一个玩笑,总觉得下一秒我会接到他的电话,告诉我被骗了,他只是在逗我玩。但今天我们要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在这儿和他好好告别。他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生机盎然、那么的充满活力的一个阳光男孩,今年他35岁。以后我的朋友圈,将再也见不到他迅速的点赞了。




往事历历在目:


光立是我们的好同事。他勇于担当,甘于奉献,我们同事始于徐汇中凯城市之光项目,盛于新江湾中凯城市之光项目。在我们一同共事的六年中,经历了无数次困难的洗礼,也收获了那么多的欢乐和成功。他是我的好帮手:在业务上,他作为项目的行销总监,总是冲在销售的第一线,全身心地投入到项目的推广和拓展当中,为项目营销的成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心血。在企业的文化建设当中,他总是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和梦想,曾记得13年春节他将黄爸亲手书写的各种字体的“中规中矩中凯式、同心同德同轩辕”的春联贴在我们同轩公司办公室的大门时,一下子点燃了我们全体同轩员工的企业认同和工作激情。全体同轩同仁,在“同心同德”精神的激励下,将新江湾项目的各项工作发挥到了极致。此后我们公司的每次搬家,我们都会将这副春联郑重地贴在公司的新大门上,因为那是我们大家全体的认同。我深深的感谢他。




光立是我们的好兄弟、好朋友。待人真诚,心地善良。他结识了那么的一帮莫逆之交,我们大家之间可以毫无芥蒂,把酒言欢,分享彼此人生道路上的收获和感悟。在朋友有难时,他总是第一个义无反顾地伸出援助之手,能与他相遇,确是我们人生的一大幸运。


光立是好男人。身为男人,有责任、肯担当、愿付出、存善念,还有什么比这些更值得肯定的呢。这一生,他对的起自己,更对的起我们大家。




光立,今天我们在这里和你告别,却是要把你深深地铭记。在今后的岁月中,我们都将经历世间的风雨和沧桑,我们的容颜也终将慢慢老去,唯有你将永远的年轻。


因此,我们不哭,在这最后告别的时刻,我们不能让婆娑泪眼遮断我们与你告别的视线;


我们不哭,因为一直以来你总是带给我们大家太多的快乐,我们多么地希望你能带着你曾经带给我们的快乐,和我们大家对你的祝福重新出发;


我们不哭,因为你会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你永远是我们大家心目中的那个好同事、好兄弟、好朋友、好男人。


光立,一路走好,我们会永远怀念你。

 

你的兄弟王建新


2016年7月1日






痛苦,让我感受到生命的原汁原味

——黄玉峰答谢词


各位来宾,感谢大家来给我的爱子黄光立送行。你们的到来让我感到无比的欣慰!




这十天中,我和妻子沉浸在天崩地裂般的无限的悲痛之中,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撑,我俩几近崩溃!


有一位我所喜欢的“阳光歌手”巴尔蒙特,写这样一句诗: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世上。




三十五年前,光立的到来,让我享受到和煦温暖的阳光。感谢光立三十五年的陪伴,三十五年中,他给我们带来了高兴,思念,牵挂,困惑,焦虑和痛苦,让我享受到了生命的原汁原味。我感谢光立,我感谢阳光!


一直以来,我得到了各位的关爱,在这十天的狂风暴雨中,有这么多亲戚朋友,同事领导,尤其是学生弟子,关心我,十个日日夜夜都有他们默默地陪伴着,让我感到自己不孤单!我感谢大家,感谢阳光!




在这十天里,发生了很多很多令我和夫人感动的事,使我感到人间的温情。光立的朋友,有的从美国赶来,有的从英国赶来,有的从北京赶来,有的从深圳赶来,他们告诉我有关光立的故事,他们都喜欢光立,这些事让我感到作为父亲,要重新认识自己的儿子!我感谢光立的朋友们,感谢阳光!




人生有很多痛苦,我曾经历过很多痛苦,痛苦也是生命的一部分,痛苦让我成长!有一位哲人说:经过了这一生我才知道活着的理由,我爱这一切,甚至痛苦!


尊贵的来宾,请相信我,我不会因为丧子之痛而萎靡不振,失去前进的动力。。我将继续为我的教育理想而努力而实践。五年,十年,二十年,只要上苍允许,我会永远努力下去,直到与光立相逢。




光立曾经对我说,爸,我们俩一起创业,你干自己喜欢的事,我支持你。我知道,与其坐着悲伤痛苦,不如把他支持我的事业做好,这也是光立想看到的。光立,你放心地走吧,你每天都要抱一抱的你懦弱的妈妈,我会精心呵护,况且,我们还有那么多孩子,他们会照顾我陪伴我支持我!





最后我再次感谢上天给我的恩赐,感谢各位,感谢亲朋好友,感谢我的学生弟子,感谢领导!更感谢无微不至地在生活上关心我,在事业上支持我与我共同前行的夫人!


我谢谢大家,谢谢阳光!谢谢!






附录一:刘定一老师的文章



遥寄哀思

刘定一


刘定一:上海市数学特级教师、上海市跨学科课程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玉峰兄原希望我能以光立世兄父执的身份在追悼仪式上发言两三分钟,就孔子的生命观给在场众多玉峰弟子一点启示。定一震撼于即使人生遭遇最残酷的打击,玉峰表现出来的,仍是对广大后生的厚爱。




此刻无法到现场致哀。好在思想不受时空限制,写小文以寄之。

 


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与玉峰兄相知十八年,从未与光立世兄见过一面,也从未听玉峰兄谈其教子义方。今天见到玉峰的追思长文《光立走好》,展示了一位青年俊彦的短暂人生,读者像见到一颗火流星从夜空划过,光辉灿烂,倏忽而逝。光与影对比之强烈,在读者的脑海中划出的痕迹难以磨灭。




最令人震憾的是读到父母在孩子身上付出的心血和挚爱。光立九岁时的书法,九成中国人一辈子也达不到。光立三十五年的人生能达到的高度,已远超他人七老八十浑浑噩噩的一生,他生前却很少听到严父的赞美。

 


老年丧子的残酷打击,任何劝慰都没有用。定一深知智者能从中进一步参透人生,从而步出阴影,沐浴光明。




泰戈尔说:“让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光立世兄已做到了。


智者知道:大千世界,生命绚丽多彩。有日夜俯视世界的万年之松,有在寂寞的长夜尽情绽放的一现昙花。有腐草流萤,也有流芳百世。




孔子说:“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光立无憾,今天大家都记住了这位“光明磊落,立身行道”的年轻人,并进一步认识了他伟大的父亲和默默奉献的母亲:逝者是年轻人的榜样,父母更是教育的楷模。


所以,光立之丧,也可作为人生舞台上继往开来的悲壮一幕。

 


在这悲痛的时刻,常常会思考一个命字。命即天命,天命之谓性。子贡告诉我们:“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孔子对命,除非遭遇突然变故,平日什么也不说。学生伯牛有德行,患了恶疾,孔子连声说:“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这不是对命的贊同。后人在理解“子罕言利与命与仁”时如果违背这一点,就大错特错。




孔子畏天命。许多事情,非人力能预测挽救,儒家的对策是个慎字,“子之所慎:斋战疾。”慎,能大大降低人生风险。疾的本意就是箭伤,是外来力量对人的伤害。孔子说,必须慎之又慎。一丝不慎,万劫不复。《中庸》说:“莫见乎隐,莫显乎微。”谨小慎微常为人诟病,儒者仍默默坚守。因为一旦灾祸发生,太使人刻骨铭心,悔之莫及。




25日下午赶到黄府吊唁时,玉峰兄说:孔子面对颜渊之丧,直呼“天丧予,天丧予!”其实玉峰不宜完全照搬。光立之逝,父母心情相同,处境有别。颜渊去世前一年,伯鱼死了;后一年,子路死了;孔子觉得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其道已穷。今天的玉峰兄,却积前半生之学识功力,正发力为恢复教育的本来面目而大展宏图。理当为教育开创一个新局面。突然变故,完全不可能削弱玉峰“文不在兹乎!”的抱负、阻挡玉峰“作新民”的脚步,千万朋友子弟正跟着他毕路蓝缕以启山林。


死者长已矣。生者任重道远,将更坚毅地前行!

 

                        定一于旧金山6306


                               北京时间21







附录二:萧功秦老师的短信


惊悉光立离去,令人痛心。一定请节哀保重,为了避免触景生情,建议你与夫人暂时去外地走走。过些天我再登门看望你们。你少了一个儿子,但所有受到你的教育与爱护的学生都是你的儿子与女儿,你的人生会比过去更丰富更充实。当你把对儿子的爱投射给你的学生,你会收獲好多儿女的爱丶感恩与祝福。


——萧功秦





附录三:挽联


光立勿忘我

你有这么多朋友,让爸欣慰;

我有那么多孩子,请儿放心!

——爸妈哭挽


光立安息

让我雀跃,让我牵挂,让我恸哭,都是享受;

给您溺爱,给你责罚,给你虚荣,怎能忘情!

——爸妈哭挽



光立安息

笔画江山,笑谈创客风云路;

魂归霄汉,遍数星球逍遥游!

——陆继椿余夏璋慰


光立安息

天妒英才君遽去长留光明昭后世;

壮志未酬魂归来空遗立雪报师恩!

——黄玉峰、黄荣华名师基地弟子


光立安息

光前立后怅未竟;

魂摧神伤恨无穷!

——王巨汪




光立安息

非帝非君非诸侯只道任侠逍遥;

是仁是义是风流不染俗世情仇!

——凌丽芬


光立安息

天公当哭痛失至宝;

光立少君一路走好!

——吾用明



光立安息

惟愿如屈原一跃为惊迷尘;

但悲是菩萨舍身何堪白发!

——沈善增



光立安息

有恨问苍天卅六春秋何短促;

无文祭贤侄十二郎今古同悲!

——赵志伟


光立安息

壮志待酬杖国怎堪闻噩耗;

功名有望皇天何忍折贤能!

——乐燎原



光立安息

青春易逝别皓首;

白驹难留吟挽歌!

——李耐儒


光立安息

赤子其心,同窗同道少年最知己;

星斗其人,斯友斯情天海再续缘!

——倪咏娟



光立安息

光明磊落,人才难得,奈何英年早逝,命比伯鱼,天何忍乎?

立身行道,孝悌众钦,信有满园桃李,文事孔圣,君勿念兮!

——好友吕品



光立安息

来时光风霁月,数十载人间自松柏;

往生立马长歌,此一程爱恨具云烟。

——上海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司源家长



光立安息

慕仁风,写华章,频创业绩;

伤横祸,叹英才,不改初心!

——慕苏堂全体学员



光立安息

天妒英才君遽去,长留光明昭后世;

壮志未酬魂归来,空遣立雪报师恩。

——世弟陈志坚


光立安息

暴雨滂沱,空有锥心补天漏;

霆雷滚滚,无奈哀恸裂银河!

——黄玉峰黄荣华名师基地弟子




光立安息

慢些走,人间尚有未了事;

且安息,来世再结今世缘!

——慕苏堂弟子


光立安息

白玉楼成,立召君去挥翰墨;

波安轩冷,常待人来慰严慈!

——慕苏堂弟子


光立安息

青春殒命,天不仁乎?

晚年失子,痛何如哉!

——慕苏堂弟子


光立安息

人生三痛斯情最;

命运无常其路长!

—杨先国


读玉峰兄悼光立文

拳拳父爱发悲音,
字字如锥锥我心。
方读文章才过半,
已然清泪湿前襟。

八七老人钱梦龙哀挽


録古诗四句,慰勸玉峰兄嫂,亦以自喻

浩浩陰陽移,

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

壽無金石固。

——蒋人傑奉上挽联


读玉峰兄文接孝玲句悼光立少君  

人间父母皆如是,

惟有此文最动人。

白发罹哀思黑发,

桩桩件件俱归真。

——陈孝玲、杨先国



悼念慰问玉峰老弟晚年丧子

天道真难测,车轮丧俊才。顾雍悲顾劭。颜路哭颜回。躯壳随仙逝,英魂入梦来。诸生皆子女,愿汝节余哀!

——卢元


【注】三、四句均为举古人老年丧子之例来劝慰。顾雍,东吴时宰相,闻其子劭病亡,以爪掐掌血流沾褥。颜路颜回均系孔子学生,颜回安贫好学,为孔子最得意的学生,不幸32岁早亡。颜路是其父。


卢元泣书


2016.06.30 于悉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