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看什么丨宅基腐之经典Cult Film喜剧——“血与冰淇淋”三部曲

哔哔哔 2018-08-10 14:40:30


Cult Film既邪典电影。大多数被称为邪典电影的影片,或可视为亚文化的电影,常常带有一种特殊的影像魅力而被多数不特定群体追随膜拜。


邪典电影包括了一些有史以来最晦涩、乖张,最具争议性和明显怪诞的影片。


此类影片的吸引力可同时归因于片子的主题与特定观众的心态特征——如果某些事物几乎无人了解或者欣赏者甚寡,乐在其中者不免会有一种“独占花魁”的优越排外感。

CULT经典电影之一《洛基恐怖秀》


邪典电影拍摄手法独特、情节怪诞离奇、富有争议性,通常是电影怪才的创作成果。而今天要聊的“血与冰淇淋”三部曲,便是埃德加·赖特、西蒙·佩吉与尼克·弗罗斯特这组最具极客宅气质的英伦“铁三角”,把流行文化、当代生活和Cult趣味轻巧融汇在他们作品中,完成了从《僵尸肖恩》《热血警探》到《世界尽头》,长达9年的“血与冰淇淋”趣玩电影路。

 

红色血腥僵尸、蓝色干练警探、绿色科幻外星人,三色的可爱多构成了经典Cult喜剧——血与冰淇淋三部曲。


每部影片中分别出现了不同颜色的血浆、不同口味的可爱多冰淇淋。


《僵尸肖恩》是草莓味、红色的包装代表僵尸电影;《热血警探》是香草味、蓝色的包装代表警匪电影;《世界尽头》是薄荷巧克力味、绿色的包装代表科幻电影。


单是“血与冰淇淋”便充满了浓浓的Cult味儿,据说,这个脑洞这与波兰导演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有关,是导演埃德加·赖特对著名的“红白蓝”三部曲的戏仿。

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 红白蓝三部曲


正如Cult电影中最普遍还是东拼西凑的情节,绝大部分Cult电影不会在剧情方面大做文章,很多Cult电影都有模仿、致敬或颠覆的对象,尤其是恐怖片,经典的造型或者桥段反复出现,那多半是导演少年时喜爱的B级片留给他的影像记忆。

 

昆丁自己也说:“我每部戏都是东抄西抄,抄来抄去然后把它们混在一起……我就是到处抄袭,伟大的艺术家总要抄袭。”


对于这个恶趣味,埃德加·赖特自high其中,他甚至打趣宣称,发行三部曲套装DVD时,会附送影迷三部曲的“图腾”——可爱多冰淇淋。

“血与冰淇淋”三部曲的成功必须归功于西蒙·佩吉、尼克·弗罗斯特和埃德加·赖特三位好基友组合。

 

三人从1999年开始合作,佩吉和赖特是三部曲的编剧,赖特是导演,佩吉和弗罗斯特是主演,他们仨便成最为影迷津津乐道的“铁三角”。


西蒙·佩吉在1999年的剧集《屋事生非》中为好友弗罗斯特觅得了合适的机会,把弗罗斯特平日为讨佩吉喜欢而创造的军事狂人角色写入了剧集。


弗罗斯特说是“西蒙在某种意义上强迫我入了行。”

  

《屋事生非》一集中,主角被困在僵尸电玩《Resident Evil》的世界,赖特和佩吉由此决定拍摄一部僵尸电影。经过几年的准备,《僵尸肖恩》诞生了。


这部影片取得了世界性的成功,获得两项BAFTA提名、英国独立电影奖的最佳剧本奖和科幻、奇幻和恐怖电影学院奖的最佳恐怖片奖。

 

《僵尸肖恩》之后,赖特和佩吉并不喜欢续集的点子,多次拒绝了投资人对翻拍和续集的要求。


《热血警探》在情节上原本并不是《僵尸肖恩》的续集,可两人灵机一动,决定把前作的几个细节以彩蛋形式放进后作,让影迷找点儿乐子,没想到这个想法大获成功。


人人都赞他们续集的想法巧妙有趣,于是老哥俩将计就计,大大方方地推出三部曲的概念。三部电影都设定在摄影机很少对准的小镇,佩吉扮演的角色总被女友甩掉,混酒吧和翻篱笆墙的搞笑桥段更是一再出现。当然,佩吉和弗罗斯特在银幕上永远是好基友。


默契加深后,三人建立了完美的工作节奏。佩吉和赖特写剧本的同时选演员,写完第一个给弗罗斯特过目。然后把演员叫来彩排几周,根据读剧本的情况对剧本进行改动。定稿后影片严格根据剧本和故事板进行拍摄。

 

不同于传统情景喜剧光靠主角嘴皮子乱翻说俏皮话,《屋事生非》通过频繁炫酷的剪辑与闪回令人眼前一亮,而对于各类流行文化的嘲讽与致敬也让不少年轻观众倍感亲切。这两点都成为了铁三角日后创作的惯用手法。




《僵尸肖恩》——死宅撸瑟儿的逆袭之路


该片透着恐怖电影大师乔治·A·罗梅罗的味道,乔治·A·罗梅罗的“僵尸三部曲”——《活死人黎明》《活死人之地》《活死人之夜》,奠定了现代“丧尸片”中的丧尸形象,更开创了低成本独立恐怖电影的新局面。他曾执导的《活死人之夜》奠定了其在美国电影史上不可磨灭的大师级地位。


而《僵尸肖恩》却将恐怖味道转换成了励志喜剧。男主肖恩生活工作一团糟,废柴无疑,靠啤酒、游戏和基友缓解自己就是个死宅撸瑟儿的事实。


但僵尸来了……于是和基友开启了生存之战。


两人通过电视传授的打僵尸攻略,决定主动出击消灭新手村的两个僵尸;

然后给自己制定下一个目标,分别是救老妈、救女友、到“温彻斯特”酒吧避难;

在女友家前,肖恩手持板球棒以无双的姿态一板子撂倒一个接出女友;

在通往酒吧的路上还碰到了和自己队伍配置一样的逃生六人组……


生存之战的各项设定,相当满足宅男受众, 是的,或许末日危机爆发的那一天,拯救世界的真的可能会是一名死宅。

 

《热血警探》——颠覆传统警匪片的调戏之路


闭关写作《热血警探》剧本期间,赖特和佩吉看了138部警匪片。


弗罗斯特说:“我们拍我们想看的电影。我们拍能逗乐我们朋友的电影。有很多很多像我们一样的人。”


是的,有很多和他们一样的人,有爱创作的态度为他们吸引了无数忠实粉丝。据统计,美国13岁至39岁的男性观众中,40%是《僵尸肖恩》的影迷。


而《热血警探》更是致敬了《绝地战警2》。和《绝地战警2》类似的是,警探二人组同样一个聪明一个250,被下放到小镇的警探精英和官二代影迷警探组成了该片警探二人组标配。


光是CP还不够,腐国气息压都压不住,在《热血警探》180页的剧本初稿中,佩吉饰演的男主角安奇尔有个女友维多利亚,最终佩吉把这个角色删掉,把维多利亚的台词全给了弗罗斯特饰演的丹尼。


赖特也很满意这个改动:“《热血警探》里本来就有很多哥们儿间同性恋的东西,把她的台词都给他挑战了观众的下限。”好吧~你们卖腐高兴,死宅也买账。


片中官二代影迷警探最大的心愿便是像电影中的警察能飞檐走壁、舞枪弄剑、徒手夺刀总之各种炫技就对了。导演很给力的安排了拉风腾空射击、叼牙签在嘴里装酷、模仿《惊爆点》里基努的仰天射击、最后还来了一段特摄动作戏,官二代影迷警探表示这部戏被加得很满足。


如果仅限于动作戏很酷,这离Cult可还很远,真正的反转源自结尾。既然系列片注定带血,那一定有大量领便当的才行。


调戏所谓的绝对真理,将绝对与相对类比处理,绝对权威用强力塑造的世界绝对不是天堂,事实上,由罪恶塑造的美丽比善恶共存的普通世界里的罪恶,还要丑陋。

 

《世界尽头》——征服科幻类型的野心之路


“英国科幻片有一派较为黑暗,用一个小镇折射全球性的事件。”《世界尽头》讲的就是外星人对小镇的入侵,流淌着英国科幻小说家约翰·温德姆的血液,散发着《神秘博士》、《三尖树时代》和《天外魔花》等五六十年代科幻片的光泽。

 

与前两部的致敬和戏仿不同,《世界尽头》没有那么多典故,是一部更为纯粹的原创性科幻电影。

 

如果《僵尸肖恩》讲的是一个男人如何面对自己的三十岁,成为一个负责的成年人,《世界尽头》则是关于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如何拒绝长大,把他的朋友拽回青春期的故事。

 

《世界尽头》中,佩吉饰演的男主角加里的朋友都变了,他们都成了机器人。加里没有变,他的悲剧正来源于他的不变。《世界尽头》的原声收录的基本都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歌曲,佩吉扮演的主角加里用这些音乐把自己留在了十八岁。


《世界尽头》是“血与冰淇淋”三部曲的结束,却远不是“铁三角”合作的终点。




很多人都说三部曲里充满英式幽默,但英式幽默到底是什么?恐怕英国人自己也说不清楚。佩吉曾在《卫报》撰文谈及英式幽默和美式幽默的差别:“感伤对我们英国人不容易。它让我们紧张和不舒服。腆着脸表达情感让我们鄙视又不安。”

 

与美国电影中飞天走地的狂欢笑料不同,三部曲的幽默源自讽刺,直截辛辣的言辞背后往往是角色暗涌的情感,点子与美国片一样异想天开,分贝却没那么刺耳。



除此之外,幽默对铁三角有治疗的功效。他们写自己生活中的麻烦事,然后大笑过去。“我们探讨现实生活中可能不会讨论的话题。”《僵尸肖恩》中,他们是打电玩吃零食度日的艾德,《热血警探》中他们是被女友一脚踢开的尼古拉斯,是比着空气枪做英雄梦的彼得潘……比起拿别人取笑,乐于自嘲的人或许才是真正的喜剧大师。英式幽默的那份无厘头,究其根源是生活的真实重量。

 

三人从不用Cult来形容自己的电影,他们称之为粉丝、宅男、极客电影,自然而然地在作品中塞满自己觉得有趣的东西。

 

赖特说:“我想我们都是从模仿自己喜欢的作品开始的”。“铁三角”本无意成就Cult经典,只是正巧,和其他Cult电影人一样,他们偏偏是Cult影迷。

————END————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