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冷酷腹黑,他温柔似水.不一样的穿越小说,且看——女主天下:妻本倾城

小说阅读网 2018-12-05 17:00:01

【作品简介】


她是扶桑,她温润却也冷酷,她善良却也腹黑   他是刁蛮小皇子——莫雨:“叶扶桑,虽然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看上去比男子还要柔弱,但看在没有人肯嫁给你的份上,本皇子就勉为其难的嫁给你吧,但是你只能娶我一个。”   他奶奶的,谁说她柔弱了,她可是江湖最大情报组织暗阁和绝杀阁的阁主,身份尊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他是将军之子——孟凡:“扶桑,我看了你的身子,你得给我负责,娶我。”   她无语问苍天,明明是他看了她的身子,吃亏的是她,为什么负责的还是她   他是从小沦为小倌的名轩,男生女相,受尽欺凌,早已对女子失去信心,甚至厌恶女子   她说:“名轩,跟我走,我可以给你一个盛世桃园,远离纷争。”   他苦涩一笑:“世间女子皆薄幸,我宁愿在这葬送我一生的地方孤独终老。”   他是凌驾于圣古之上男尊国的宁安储君——殇陌,他说,“姓叶的,跟本尊走吧,本尊一定会好好宠你,不介意你脑子里女尊男卑的鬼思想。”



【小说试读】


楔子

  --------------------------------------------------------------------------------------------------

  

  天上人间的酒楼里,清新雅致的楼台上,女子着一件浅水蓝的裙,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上好的丝绸料子随行动微动,宛如淡梅初绽,未见奢华却见恬静。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尤其是眉间唇畔的气韵,雅致温婉,观之亲切,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惹得一干女子纷纷回首,都在猜度是哪家男扮女装的公子,未出阁的男子欲语还休的偷瞄着女子,如此绝色温婉的女子是他们不曾见过的。

  

  女子轻轻吮了一口桌上的茶,动作优雅至极。媚眼悠然看着远方,似是陷入某种回忆中,恬静,妖媚。

  

  叶扶桑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总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本是二十一世纪雇佣兵的队长,却在一场掠夺与守护的任务中死亡,再次醒来时,灵魂却附到了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女孩身上,误打误撞认识隐居的世外高人,那人是将她抚养长大并传授一身武术给她的师傅,是一个英姿勃发的女人。

  

  在她的师傅过世前,把江湖上最大的两大组织交给了她,分别是暗阁和绝杀阁,暗阁是江湖上最大的情报组织,只要是暗阁想要的情报,没有查不到的,绝杀阁更是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只要是绝杀阁想要杀的人,即便跑遍天涯海角也会被猎杀,无一漏网。

  

  江湖传闻,只知道暗阁的阁主和绝杀阁阁主是同一个人,没有人见过她长什么样子,却知道她行事作风很是古怪,她看不顺眼的客人,就算是丧尽千金她也不接,传闻,惹到她的人下场都是很凄惨的。

  

  “主子,秦老板,白老板到了”。跑堂的女人恭恭敬敬的站立在叶扶桑身后,偷偷打量着叶扶桑,真是不敢相信,如此绝美的人居然会是女子,而自己何其有幸能在天上人间工作,这天上人间可是自己面前这绝美女子的产业。

  

  “请她们进来吧”。叶扶桑轻抿了一口清茶,含笑的看着门口。

  

  不一会,门口便走进俩个魁梧的女人,笑哈哈的坐到叶扶桑面前,一脸的豪情,“叶老板这天上人间的生意可真是好啊”。

  

  “秦老板过誉了”。叶扶桑一脸笑意,不温不火的答道。

  

  几人互相寒暄了几番,俩人互相看了一眼,有点不满叶扶桑的态度,都是做生意的,怎的只有她们俩人在说呢。

  

  俩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姓白的女人试探的看着叶扶桑,“你看,叶老板,现在酒也足了,饭也饱了,要不我们。。。。。”

  

  “白老板心急了”。叶扶桑还是一如既往的嘴角含笑,慢条斯理的样子另俩个女人有火没出发。

  

  见此,俩女人不禁有些气急。

  

  “叶老板,听说雪影楼里新来了几位小倌,听说还不错,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不了,我有些乏了”。

  

  女人没有想到她竟然拒绝的如此直接,心里有些愠怒,却强强的压了下来,“叶老板啊,女人就应该多出去走走,那可是个好地方啊”。

  

  说话间,叶扶桑便被两人拖出了酒楼,往着雪影楼的方向而去。

  

  叶扶桑温婉含笑的走在雪影楼里,看着各种形形色色的男人,狠狠抖了抖身子,这时代的男人,真叫人无语,叫没有正常一点的?

  

  “lao鸨爹,给这位公子安排个美貌一点的小倌,她可是我的贵客”。姓秦的女人豪气的说着,一只手已经慢慢伸进lao 鸨的衣襟里。

  

  “一定,一定”lao 鸨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不禁一惊,好美的女人,纵然他阅人无数却也没有见过此等比男子还要美上三分的女人。

  

  叶扶桑对着老鸨投去一个温和的笑容,老鸨不禁一呆,面色绯红,纵然他已过了少年含春的时代,却也安奈不住这颗跳动的心,如此绝美的女子当然只有雪影楼里最美的花魁才配得上。

  

  “小姐稍等,我马上去为小姐安排”。

  

  不一会,雅间里便走进四位绝色异常的男子,男子含羞的看了一眼叶扶桑,“奴,荷叶,白影,心晴,媚悦见过三位小姐”。

  

  看着自己面前花枝招展的男子,叶扶桑微微皱眉,不动声色的移了移身子,面色闪过一抹僵硬,“不必多礼,起来吧”。

  

  四位少年交换了一下眼神,俩人坐到了叶扶桑的旁边,其余俩人早已被白、秦两位老板拉到了身边,早已迫不及待的亲吻着,看着这样淫luan的场面,叶扶桑有点不适应。

  

  “小姐,奴家来伺候你吧”。说着,粉衣少年便扑到了扶桑怀里,绿意少年不甘落后的替扶桑按摩起肩膀来,俩人浓郁的脂粉香令扶桑打了个喷嚏,稍稍移开身子,“不用了,你们坐旁边就好”。

  

  闻言,俩个少年不满的嘟着小嘴,哀怨的看着扶桑。

  

  “叶老板可是不满意”?白老板不满的看着叶扶桑,这可是雪影楼里最好的小倌了,俩人都让给了她,她竟然还不满意。

  

  “白老板多虑了,我只是不习惯而已”。

  

  “哦。。。。。”姓白的女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叶老板不是还没有尝过男人吧”?

  

  闻言,叶扶桑轻轻的笑了笑,算是认同她的话。

  

  旁边的少年睁大眼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扶桑,女子十四岁便可以娶亲生子,这位小姐大概十七了吧,居然还是处子之身,要是被她看上,凭他们的床笫之术,混个小爷当当不在话下吧。

  

  思及此,俩人更是更加卖力的挑弄叶扶桑。

  

  扶桑刚想发作,却被屋外的声音惊扰,“贱人,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居然敢给老娘脸色看,老鸨爹,你是怎么教育他的”。

  

  扶桑趁机甩开被少年缠住的手,慢慢走了出来,只见一袭青衣的男子狼狈的趴在地上,他长的不似这里的男子,他的脸比较刚毅,也就是这里所说的男生女相,他发丝凌乱,微微敞开的衣襟露出大片皮肤,上面是触目的鞭痕。

  

  “老鸨爹,这贱人敢如此对我,你说,怎么办”?身材彪悍的女人一脸怒容的看着趴在地上的男子,大有他不死便不会罢休的预事。

  

  老鸨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铭轩,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你怎么能得罪王老板呢,她可是这里的常客啊”。

  

  闻言,女人趾高气扬的抬起下巴,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算了,只要他给我道歉,这件事就一笔勾销”。

  

  “听到没有,铭轩,赶快道歉”。说着,老鸨便把叫铭轩的男子从地上扯了起来。

  

  铭轩看了一眼女人,微微低头,“对,对不起”。

  

  “好”女人大喝一声,手便缠上了铭轩的腰间,“那就继续进来服侍我吧”。说着便要拉着铭轩往里走。

  

  扶桑明显看见少年身子忍不住的颤抖着,看样子,这女人是有虐人的嗜好吧,看着男子柔弱却坚强隐忍的样子,扶桑闪过一抹不忍。

  

  “怎么?你不愿意?”女人放开缠在男子腰间的手,“臭男人,这下轮不到你做主了!”说着,单手扯上男子的发丝便费力的往里拉。

  

  看着男子脸色铁青的样子,扶桑上前一步,手指捏上女人的手腕,“铭轩好像不愿意服侍你”。

  

  女人吃痛放开了扯住铭轩发丝的手,怒气冲冲的看向扶桑,脸上的怒容瞬间消失,口中喃喃道:“好美,好美的人啊”。

  

  闻言,铭轩忍住痛意转头看向扶桑,霎时,心口一动,一种难言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开来,好美,好温暖的女子。

  

  “铭轩,你没事吧”?扶桑不看女人一脸垂涎欲滴的样子,转头看向铭轩,温柔的替他捋起散乱的发丝,温热的指尖若有若无的触碰令铭轩的双颊灼热起来。

  

  看着扶桑对铭轩一脸关怀的样子,女人推了一把铭轩,却被扶桑眼疾手快的扶住,神色不悦的看着女人。

  

  对上扶桑凌厉的眼神,女人闪过一抹惧怕,本想退缩,但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可是这个城镇首屈一指的富人,就连官府也得给她一份薄面,干嘛怕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女人一脸猥琐的看着扶桑,“要我不动他也可以,只要你陪我一晚”。

  

  原来还是个男女通吃的!

  

  闻言,铭轩身子一抖,慢慢退出了扶桑的怀抱,“王老板你消消气,我陪你就是了”。

  

  “滚,谁要你,你比得过这小美人吗”?说着便踢脚来踢铭轩,铭轩害怕的闭上眼睛,半晌,没有等到预期的疼痛,只听见一声压抑的吼声,铭轩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是女人一身狼狈倒在楼下的模样。

  

  接着,便看见一双精致的绣花鞋踩在上面,扶桑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记住,不要有下次,否则。。。。。我一定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说着便暗暗使力,看着女人嘴角溢出的鲜血,扶桑才满意的放下脚。

  ------------------------------------------------------------------------------------------------------------------------------------------------

  希望喜欢文的亲们,可以推荐,收藏一下,谢谢给位亲了。。。。。


###小说阅读网 www.readnovel.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阅读网!###


【1】 悸动(一)

  ---------------------------------------------------------------------------------------------------------------------------

  

  扶桑恨恨的瞪了一眼地上的女人,无视周围敬佩,惊恐或是担忧的眼神,嘴角含笑的来到名轩面前,轻轻的揽住他的腰,把他带进屋子。

  看着被扶桑拥着进来的名轩,姓秦和姓白的俩人不解的对视一眼,一副了然的神色,原来,这扶桑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

  “坐吧”。扶桑温柔的看着一脸拘谨的名轩,伸手把他按在凳子上,看了一眼旁边一脸不满的粉衣少年和青衣少年,“你们出去吧,名轩伺候我就行了”。

  闻言,俩人恨恨的瞪了一眼名轩,有意无意的扯下衣袍,露出里面粉嫩的肌肤,一脸媚笑的看着扶桑,“小姐,我们还是清倌,不是一般的残花败柳能比的”。

  说着还挑衅的看了一眼名轩。明显感觉到名轩身体的紧绷,扶桑不悦看着俩人,沉声说道:“滚!”俩人一怔,明显没有想到扶桑会是这样的反应,他们是这里最美的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这个荣幸让他们服侍的,而这个女子却如此对他们,反而对一个姿色下成的名轩如此好。

  看俩人尴尬的样子,白老板笑哈哈的替俩人解围,“哈哈哈,没想到叶小姐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啊,名轩,有了叶小姐以后你就不必在受这些皮肉之苦了”。

  “是”。名轩微微低头,虽然话说的谦卑,可眼里浓浓的不屑没有逃过扶桑的眼睛,看着他一脸疲惫的样子和裸露在外的血痕,扶桑闪过一抹心疼,回想她的佣兵生涯,心里也对这个充满坎坷的少年也越来越心疼,这样倔强的眼眸像极了记忆中的他。

  “秦老板,白老板,这次的生意我同意和你们合作了”。不忍见名轩一直隐忍,扶桑便以此打发两个女人。闻言,俩人面色一喜,没有想到这么轻易便拿到了和叶扶桑合作的机会,纷纷道谢,之后便搂着小倌出去了。

  打发了俩个女人,扶桑含笑的看着名轩,“要吃点东西吗”?名轩平静无波的眸子闪了闪,终是抬头看向扶桑,说出的话却是牛马不相及,“你今天打了王老板,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在名轩眼里,扶桑初来乍到根本弄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才会贸然打了王老板,要是她知道王老板的背景,断然不会出手救自己。

  “你在担心我吗?”扶桑恬静温和的笑容令名轩一怔,心里闪过一股奇异的感觉,无波的眸子也微微转动,有了生气。见名轩不说话,扶桑轻轻一笑,伸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发丝,“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来,吃点东西”。扶桑夹了一些清淡的菜放在名轩碗里,看着男人瘦弱的样子就知道他平时肯定没有照顾自己,扶桑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决心要让以后的生活都无忧无虑的,把过去苦难的日子一并补回来的。

  名轩轻轻的夹起菜吃着,他真的饿极了,他没有出色的容貌,加上已经年过二十,终是比不过其他的小倌,吃穿用度上自己好不到哪去,客人也都是那些有特殊爱好的,每次他都以为自己会挺不过去而死在床上。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扶桑,他很害怕自己会沉溺在她温柔的眼里,自古女儿多薄幸,一直以来他见惯了太多始乱终弃的例子,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一个被赎走,结果呢,新鲜劲过了以后不是被抛弃就是被送人,他不想在步他们的后尘。“吃饱了?”扶桑讶异的看着名轩,名轩轻轻的点了点头。吃那么点,难怪那么瘦弱。扶桑无奈的看着名轩,“把衣服脱了。”

  闻言,名轩身体一僵,果然,女人都是一个样的,自己不是一直都这么过来的吗,为什么还会如此痛,或许在潜意识里他希望她可以和其他女子不同,名轩苦涩一笑,慢慢脱下外袍,自己真傻,来这里的女子哪有不偷腥的。

  看着名轩的样子,扶桑无奈的笑了笑,她自是知道他的想法。看着名轩身上青青紫紫的伤痕,扶桑眼里戾气一闪而过,这一刻,她想把欺负过名轩的人全部杀光,她本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何况,她也有这个本事。名轩担忧的看着扶桑,看着她不悦的神色,不自然的挪了挪身子,她是嫌弃自己这残破的身子吧,“我,我去叫其他人来服侍你吧”。

  说着,便向门外跑去。“名轩”扶桑知道自是自己吓到他了,伸手一拉,名轩便倒在了扶桑的怀里,扶桑轻柔的扶起他的身子,“怎么如此猛撞呢?”听着扶桑关怀的娇嗔,名轩心里淌过一股暖流,忽的,感觉身子凉凉的,低下头,却看见扶桑神色专注的替他擦药,是如此的小心翼翼,仿佛在对一见珍宝一样,原来,她叫自己脱衣服是想给自己擦药。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闻言,扶桑擦药的手一顿,温柔的看着名轩,“不知道,就是想要对名轩好。”

  世上真有人能没有目的的对别人好?名轩眼里闪过一抹失望,自己在期待什么,就凭自己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年纪,怎么会有人喜欢自己呢。

  “好了。”扶桑灿然一笑,丝毫不知名轩在想什么,轻轻的将他把衣服穿好,扳开他的手,“诺,这个药对你伤口愈合很有用,每天擦一次,三天便可痊愈了,不会留疤的”。

  名轩看着自己手里的很是精美的瓷瓶,心里满是苦涩,从来没有人对自己如此好过,她是第一个,可他们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相遇。“名轩,跟我走好吗?我可以给你一个远离纷争的世外桃源。”

  扶桑轻轻的握住名轩的手,神色温柔的看着他。名轩一怔,慌忙抽出被扶桑握住的手,远离纷争的世外桃源,这是他一直期盼的东西,但,他知道这是不会实现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扶桑不解的看着名轩,难道这里真的比较好。“世间女子皆薄幸,我宁可在这个葬送我一生的地方孤独终老我也不愿意被始乱终弃。”

  纵使他多么的不堪,他也要在她面前保留最后的尊严。“名轩,你多虑了。”她了解这个男人的顾虑,毕竟,他的遭遇是如此的令人心酸。

  名轩轻轻的摇了摇头,“叶小姐,不要在为名轩费心了。”他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刚才的俩个女人称呼她“叶小姐”。

  看着名轩一副绝强的样子,扶桑知道他心意已决。点了点头,轻柔的替名轩盖上被子,“你睡吧,我先走了”。

  看着移至门口的背影,名轩心里忽然很堵,一种从来没有的过的感觉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心里做着激烈的天人交战,想要跟她走,却又怕承受不了被抛弃的痛楚。“对了,我叫扶桑,叶扶桑。”扶桑忽然转身,对着名轩悠然一笑。

  

  


###小说阅读网 www.readnovel.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阅读网!###


【2】悸动(二)

  -------------------------------------------------------------------------------------------------------------------

  “主子,你回来了”。

  扶桑刚进屋,末影便悄然出现,末影是扶桑师傅送给她的暗卫,是一个冷酷到极点的男子,记忆里,扶桑从没看过他笑。

  “嗯,末影,我叫交给你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回主子,你猜的不错,那个人果真是皇室中人,他在查暗阁和绝杀阁的主人”。

  闻言,扶桑含笑的靠在躺椅上,眸光危险的眯起,“杀了吧”。

  她不会让干挑衅她的人见到明天的太阳的,即便那个人是何等的位高权重。“还有事吗?”

  扶桑奇怪的看着末影,往日里,只要说完话这男人就会隐入黑暗里,今天怎么如此奇怪。“主子…。去了那种地方?”从主子一进门他便闻见了那股脂粉味,令他很不爽的脂粉味,末影不解的看着扶桑,主子一直是洁身自爱的,怎么竟会去那种地方。

  闻言,扶桑一愣,显然没想到末影会这样问,一直以来,这个男人对任何事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末影是吃醋了吗?”扶桑好笑的看着末影,突然很想逗逗他,不无意外的,末影听了扶桑的话,说了一句“属下告退”便隐入了黑暗了。和来时一样无影无踪的。

  雪影楼名轩一袭单衣,发丝微微凌乱,可怜楚楚的跪在桌旁,上面俩个少年面色不善的瞪着他,“你不是很了不起吗,你的叶小姐呢,她怎么不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呢?”这俩个少年正是被扶桑赶出的粉衣男子和青衣男子。“哟,清菊你真会说笑,那叶小姐是何等人啊,长得美貌不说更是家财万贯怎么可能会带这样一个残花败柳回去呢?”

  听着俩人的冷嘲热讽,名轩紧紧的闭着眼眸,忍忍吧,忍忍就过去了,这么多年都不是这样过来的。

  “啪”的一声,名轩脸颊上立刻多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粉衣少年恨恨的瞪着名轩,“我在说话你闭什么眼睛。”接着一脚便把名轩踹到在地。“告诉你,这就是对于你抢我们客人的惩罚,叶小姐那样的人不是你这种丑无颜配得上的。”

  说着俩人便从名轩身上踩着过去,名轩吃痛,却紧紧闭着嘴,一声不哼。扶桑坐在案前,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脑黑里名轩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对名轩产生那种感觉,很想见到他。

  抬头看看天色,今晚,就去看名轩吧。扶桑几个跳跃甩掉了后面的尾巴,落在一条很是僻静的小巷里,末影自从那日知道她去了雪影楼之后便每天寸步不离的跟着她,虽说末影是她的暗卫,但她还是不适应整天被人监视的感觉。

  扶桑走了几步便停下了脚步,警惕的看着周围,前方隐隐有打斗的声音,寻着声音的方向走去,还未看清,只闻见一阵很是奇异的香味,扶桑一阵晕眩,便倒了下去。

  睡梦中,扶桑紧紧蹙着眉头,很痛,全身都痛,尤其是身下某个部位,疼得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扶桑忍住剧痛,慢慢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是男子邪魅的笑容,男子长得很是刚毅,身上没有一般男子的柔弱感,眼里的精光让人不自觉的畏惧,精壮的胸膛上面是触目的抓痕,难道……

  思及此,扶桑一个鲤鱼打挺便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青青紫紫的吻痕和俩人不着寸缕的肌肤,扶桑蹙眉不解的看着男子,这里是女尊国,这男人的反应是不是奇怪了一点。扶桑敲了敲疼痛的额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就强了这个男人呢?

  扶桑满含歉意的看了一眼男子,不管是不是自己强了这个男人,就凭自己是女子,就算不是她的错也得是她的错。

  在扶桑看不见的角落,男子眼里精光一闪,满是戏谑的看着一脸纠结的扶桑。在扶桑回眸的瞬间,又恢复了当初的模样。

  “那个…。我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你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扶桑纠结的看着男人一口气把话说完,接着便等着男子寻死觅活的哭泣。

  半天没有等到男子说话,扶桑睁开眼眸,看见的是男子放大的脸,扶桑惊得后退一步,却被男子拦腰抱住,男子凑近扶桑在她耳边暧昧的吹了口气,“要,怎么负责呢?”说着,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扶桑光洁的胸部。

  扶桑一窘,连忙用被子把自己捂住,完全不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又穿到别的地方了。扶桑狐疑的看了一眼男子,“请问,这是什么国?”

  “弥月王朝”。

  

  ---------------------------------------------------------------------------------------------


###小说阅读网 www.readnovel.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阅读网!###


【3】 凌乱(一)

  

  ------------------------------------------------------------------------------------------------------

  扶桑皱着眉头苦思,对啊,是弥月国不错啊,为什么这男人的反应如此奇特,正当扶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男子渐渐的凑近她,双手胡乱的在她身上游走。

  扶桑一囧,一把推开男人,“不要这样。”

  闻言,男子一愣,好看的桃花眼迷蒙的看着扶桑,不是说这弥月王朝是一个女权至上的国家吗,这里民风彪悍,女子当家,男子眼睛瞟了瞟床上的一抹晕红,那为何这女子却还是处子之身呢?当真是有趣。

  “那个,你先穿衣服吧。”他们不能总是这样呆在床上吧。

  “你穿吧!”男子一脸媚笑的看着扶桑,末了,还指了指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

  “……。”扶桑恼怒的看着男子,他就这样毫不避讳的看着自己,叫她怎么穿。

  她有预感,自己是被这个男人设计了,这个男子长得很是刚毅,俊美,跟这里柔弱的男子很是不同,“你不是这里的人?”扶桑还抱有一希望,她总不愿做那个负心的人,可也不愿意娶一个不不爱的人。

  闻言,男子只是淡然一笑,似是猜到她会如此问一样。

  看男子不语,扶桑不禁一阵无力,尴尬的看着男子,“那个…。你能回避一下吗,我穿衣服?”

  “你都是我的人了,还害羞?”说着,男子一把掀开被子,慢条斯理的把地上的衣服丢给扶桑,扶桑还在纠结着男子那句“你都是我的人了”,突然见男子如此大胆的举动,不禁羞红了脸,这怎么看,都好像不符合常理啊。

  看扶桑一副呆愣害羞的模样,男子邪魅一笑,慢慢的凑近扶桑,在她二旁吐气如兰,“难道,你想要我帮你穿?”说着,一只手便来拉扶桑身上唯一的遮蔽物,被子。

  叶扶桑慌忙拉住被子,惊恐的瞪着男子。男子拉住被子的手微微一顿,目光灼热的盯着扶桑,小腹涌起一股热流,该死的女人,她到底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到底有多诱人。

  “唔…。”叶扶桑惊恐的睁大眼眸,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俊脸,双手紧紧推着男子的胸膛,这时她才发现,男子的胸膛很是精壮,一点也不像这里的男子,纵容是男生女相的名轩身体也是很娇弱,而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却很强悍。

  慢慢的,扶桑渐渐瘫软在了男子的怀里,气喘yuyu的任他为所欲为,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要了她多少次,她只知道自己很累很痛,而这男人却让她有种回到二十一世纪的错觉。

  叶扶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身边已经没有了男子的身影,动了动浑身酸软的身子,叶扶桑艰难的爬了起来,发现床单已经换成了新的,身体也有被清洗过的迹象,枕边放着一套干净的的衣裙,上面放着一张纸条,笔法苍劲有力,龙飞凤舞,写着:叶扶桑,你已经是本尊的女人,切记,不可在沾花惹草,安心等本尊归来。

  叶扶桑不可置否,一挥手,纸张便在掌心灰飞烟灭。

  躺在床上休息了数日,叶扶桑身体才逐渐转好,看着末影每天铁青的脸色,叶扶桑就一阵心虚,要是被末影知道自己被一个男人强了,不知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在这个女权至上的国家,女子是天,女子决不能被男子压在身下。

  华灯初上,叶扶桑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雪影楼,得知名轩在陪其他客人,心下一惊,二话不说便往上冲,不顾老鸨爹的喃喃劝说,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名轩的安全更重要。

  里屋,女人一脸淫笑的看着名轩,手里握着沾满盐水的鞭子,“啪”的抽到名轩身上,“小贱人,脱啊,平时不是很干脆的么,怎么今天却如此的拖拉?”说着,又是一鞭,名轩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哼出声。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平时,他都会照着客人的要求做,纵容再苦再累,可,当这女人站在自己面前叫自己脱衣服的时候,他却犹豫了,脑子里总是印出那个名唤叶扶桑的女人,她温暖的笑颜总是挥之不去。她说“名轩,跟我走好吗,我可以给你一个世外桃源,远离纷争。”这句话也总是在脑海里徘徊循环,让他抗拒一切女人的触碰。

  他以为她还会再来找他,可自从那日之后,他便在没有见过她的身影,看来,她说要带自己走的话也是说说而已的吧。世间的女子,果然都是一样的。纵使温柔如扶桑也不能免俗。

  名轩绝强的样子让女人一阵火大,猛地丢开鞭子,女人粗鲁的扯住名轩的发丝,一把把他固定在床上,伸手便去脱他的衣服。

  “你,放开我。”名轩拼命的推搡着女人,殊不知这样的举动更是撩拨的女人欲火焚身,女人啪的一巴掌打在名轩脸上,“臭男人,安分点,老娘肯上你这样的丑无颜是给你面子,别不识好歹。”说话间,女人已经跨坐在了名轩的腰间,名轩眼里溢出点点泪水,惊恐的看着女人,原来的他是不会如此的,现在,他想要保持最后的清白。

  女人不屑的看了名轩一眼,名轩认命的闭上了眼眸,千钧一发之际,叶扶桑夺门而入,揪住女人的后劲便把她丢到了一旁。

  “名轩……”叶扶桑心痛的看着名轩,怜爱的替他穿起衣服,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扶桑,真的是你!”名轩双手紧紧环住叶扶桑的腰,起初,听见她的声音他还以为是幻觉,哪只,她真的出现了。

  “是我,是我,名轩,你没事了。”叶扶桑轻轻的安慰着名轩,看着他脸上触目的五指印,眼里蒙上一层嗜杀之气,狠狠的瞪向正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的女人。

  女人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愤恨的瞪着扶桑,“哪里来的死女人,竟敢坏老娘的好事?”

  闻言,扶桑眼里戾气一闪而过,小心翼翼的抱起名轩,慢条斯理的向着女人走过去,行至女人身边的时候脚尖微转,女人便倒在了桌边,叶扶桑淡然的从女人身上跨过。

  听着女人身上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旁边围观的人不由一抖,纷纷给叶扶桑让路,名轩怯怯的拉了拉扶桑的衣角,担忧的看着她,“扶桑,我没事的。”叶扶桑知道名轩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回给他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


###小说阅读网 www.readnovel.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阅读网!###


【4】 凌乱(二)

  -------------------------------------------------------------------------------------------------------------------

  

  “扶桑,你生气了吗?”名轩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看着叶扶桑眉头紧锁的样子心里一紧,她是不是看见自己如此龌龊的一幕生气了。

  看叶扶桑不说话,名轩渐渐的地下头颅,也是,哪个女子会喜欢看这样的场面,而自己早已非清白之身,怎么配得上她。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正当名轩愣神之际,叶扶桑声音冷冷的传来。名轩心里一紧,立刻抓住叶扶桑的手,“不是,我只是怕……”

  “怕被我始乱终弃,怕重蹈其他人的覆辙,怕,爱上我?”扶桑眼神凌厉的盯着名轩,“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告诉我,名轩,你把我叶扶桑当成什么人了?”

  “扶桑,我…。”名轩怔怔的看着扶桑,他的确是怕被始乱终弃,可最怕的还是爱上她,爹爹说过,男子一旦爱上一个人,受苦受累的还是自己。

  “名轩,跟我走吧!”叶扶桑把头重重的埋进名轩的颈窝,声音带着丝丝哽咽,这样的名轩让她心疼,她不知道以后这样的事还会有多少,她不想名轩在受到伤害。

  感受到颈窝的丝丝凉液,名轩一惊,眼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扶桑,竟然哭了?是为了自己吗?

  名轩轻轻的抚摸着扶桑的发丝,或许,她是不同的吧。“扶桑,我跟你走!”就算是以后被抛弃,他也无怨无悔,这毕竟是他选的路。

  闻言,扶桑抱在名轩腰间的手紧了紧,重重的点了点头,想要看名轩却怕被他看见自己的窘样,“名轩啊,我跟你说件事……”

  整整一晚,名轩都听着叶扶桑在发唠叨,他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看重自己的第一次,更不敢相信,他们相见时,她居然还是处子之身,这样的女人真的让人不敢放手。

  翌日,扶桑早早的就替名轩赎了身,欢欢喜喜的拉着名轩走出了雪影楼,名轩的东西少的可怜,就只有两三件破旧的衣服。

  老鸨爹羡慕的看着名轩,他看得出叶扶桑是真的喜欢名轩,也替名轩高兴,竟然到最后还能有如此转机,只怕,到最后逃不过被抛弃的下场,毕竟,从来没有青楼男子能够与妻主和睦一生的。

  名轩看着被叶扶桑紧握的手,心里一阵欢喜,看着街道两旁叫卖的小贩,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多少年了,自从卖身进雪影楼,他便再也没有出来过,这么多年第一次踏出雪影楼,竟是被自己的喜欢的女人带回来。

  “名轩,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看着面子气势磅礴的高楼宅子,名轩有点双腿发软,他知道扶桑是一个有钱的商人,却不知,她的家竟是如此的富丽,恐怕,皇宫也不过如此吧。

  “扶桑,你的家好漂亮!”

  闻言,扶桑在名轩额头上敲了一下,“什么我的家,这是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名轩喃喃念着,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有一个家,怜爱的看着身旁的扶桑,名轩重重点了点头,“嗯,我们的家!”对他而言,只要有扶桑的地方就是家。

  扶桑走上前重重的扣了扣大门,走出一个粉衣少年,粉衣少年一见扶桑立刻两眼放光的冲了过来,像八爪鱼一样的缠上扶桑,“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闻言,扶桑无奈一笑,轻轻的把粉衣少年从自己身下弄下来,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名轩怔怔的站在身后,看着扶桑与粉衣少年亲密的样子苦涩一笑,自己真傻,像扶桑这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夫侍。

  扶桑回头刚好看见名轩苦涩的样子,心里一动,想他定然是误会她与清芜的关系了,真是个敏感的男人。

  “名轩,”扶桑轻轻拉上名轩,“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清芜。”闻言,名轩看着清芜点了点头,僵硬一笑,随即便躲到了扶桑身后。

  见此,扶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清芜呆愣迷蒙的样子,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清芜,回神了。”

  闻言,清芜不解的看着扶桑,小姐不会轻易带人回来的,可现在…。

  “清芜,去把所有的用人都叫到前厅来,我有事要说。”

  “哦。”闻言,清芜最后打量了一眼名轩,蛮不情愿的向后走去,以前,小姐只要一回来都会陪自己玩的,现在,有了这个男人,小姐是不是就不会理自己了。

  “名轩,他是我的近侍,他是个孩子。”扶桑含笑的看着名轩,知道如果自己不解释清楚的话,他心里又会有一个结的。

  闻言,名轩一愣,她竟是如此的细心,他以为她不会发现他的失落的,即便那个叫清芜的是她的夫侍,他一个青楼小倌又能说什么呢,可她,竟会给自己解释。

  “走吧!”扶桑轻柔的拉起名轩,把他带到前厅,下人们看着自家小姐忽然带男人回来,而且还是一个相貌不咋滴的男人,都是一脸的不解,却也没敢吱声,小姐纵然温柔,平时对下人们也极其好,并不似一般大户人家那样苛刻,可她终究还是主子,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

  “人都到齐了?”扶桑温柔的看向清芜,清芜冷哼一声,把头转向一边,并不打算回答扶桑的话,有点闹别扭的样子。

  扶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找个时间陪他玩玩吧。清芜十三岁,是扶桑从人贩子手里把他就救出来的,自那之后,清芜便一直陪在扶桑身边,和末影一样,只是末影喜欢呆在暗处,清芜却很是活泼,每天缠着扶桑玩,扶桑也从未把清芜当作下人,只把他当作自己的弟弟一般宠着。

  扶桑坐到主位上,动作自然的捞过名轩,把他抱在怀里,名轩娇嗔一声,不满的瞪着扶桑,在这么多人面前,她也不避讳点。

  扶桑对着名轩讨好的笑了笑,看向下人们,“他是名轩,以后他说的话也就是我的话。”

  闻言,名轩一惊,挣扎着便要从扶桑怀里出来,她怎么可以这样吓他,他只是一个青楼小倌而已,上不了台面的人怎么能当家作主呢。

  “名轩,你是我夫,我的当然就是你的了。”

  闻言,名轩怔怔的看着扶桑,眼眶通红,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般好过。

  扶桑看向厅里同意呆愣的下人们,轻轻咳了一下,下人们会意,恭恭敬敬的躬下身子,“名侧夫安好。”

  名轩不自在的点了点头,他从未受过这样的待遇,他以为,她带他回府,最多会把他养在后院里,再好点就给他做给暖床小斯或是侍夫,想不到她竟然给他做侧夫,还给她这么大的权利。

  

99%的人会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