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穿越小说】被未婚夫冤枉退婚,她竟然还暗自高兴起来了

免费小说大全集合 2018-07-04 11:29:46

↑ 点击上方“新榜”关注我们

第1章:楔子


幼儿园门口。
紫苏面色有些紧张。她手上拿着一个大大的棒棒糖,在等一个人,准确地说,她在等一个小朋友。
一阵欢快的音乐声响起,幼儿园里的小朋友,犹如一只只快乐的小鸟,飞快地扑到亲人的怀抱中。
“叔叔(苏苏)阿姨……”突然间一个稚嫩且口齿不清的声音,传到紫苏的耳朵里。
一个异常漂亮的小男孩正回手挣脱老师的手:“老师,昊昊的叔叔(苏苏)阿姨来了。昊昊要回家了。”
紫苏换上一副笑脸,把接送卡递给幼儿园的老师,笑着伸开双臂:“昊昊,快点来,让苏苏阿姨抱抱。”
男孩儿飞奔到她怀里,拼命地将小脑袋在她怀里来回的蹭。
紫苏的脸腾地就红了,故意板起脸来叫他的名字:“昊昊……”
孩子抬起头来,小脸儿红红的十分可爱,一眼看到她手上的棒棒糖,不由咯咯笑了起来:“这个是叔叔(苏苏)阿姨给昊昊买的糖糖吗?”欢喜的吧唧一口在紫苏的脸上亲了一下,惹的紫苏咯咯地笑了起来。
“走了,阿姨带昊昊回家了。”紫苏牵着孩子的手往回走。
转过一个街角,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紫苏心口一紧,当没听到,拉着孩子继续走,可是手机铃声却一直响个不停。
“叔叔(苏苏)阿姨,你的手机响了。”孩子的身高刚好到她的腰间,手机铃声听得很清楚,他抬起头提醒她。
紫苏皱眉,这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这铃声可是他的催命铃啊。
无奈之下,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喂……”
“今天是你要的最后期限。”一个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让紫苏心头不由一寒:“我知道,可是我……”
“不要和我说可是,你应该知道组织的决定,陈局的儿子……今天必须死!”声音沉默了一下,突然再开口:“我之所以通知你,不过是给你提个醒,否则的话……你应该是个明白人。”说到这里,电话突然挂断。
紫苏低下头看着手上牵着的孩子,孩子仰起脸看着她:“叔叔(苏苏)阿姨,你今天还会带昊昊去玩吗?咯咯……昊昊最喜欢和叔叔(苏苏)阿姨在一起了。”
紫苏的眼圈有些发红,她实在无法想像这么可爱漂亮的孩子,会像她儿时的伙伴那样,突然间变成一具没有血色,没有温度的尸体。
回头四下看看,紫苏突然间一矮身,一把抱起地上的孩子:“昊昊,我们快走!”说完站起身发疯一样跑了起来。
“嗖……”
灵敏的听觉告诉她,那是子弹破风而出的声音。
紫苏猛然向前一扑,抱着孩子一个翻滚,躲到一处角落:“昊昊,听苏苏阿姨的话,这里有危险,你一个人快点跑。”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交给孩子:“手机给你,快点叫爸爸来接你,知道吗?”
孩子有点吓着了,可是紫苏已经顾不得这些,只顺手脱下他身上的外套,然后抄起墙角处一个废弃的熊宝宝往上面一裹,然后再往怀里一塞,再次飞奔着跳跃出去。
冲出百米之后……
“嗖……”又是一道子弹声,紫苏突然感觉后背一痛,脚下一个踉呛,一头倒栽倒在地。

第2章:忍耐,定力不凡


不妙。
皇甫昊天手上捏着酒杯,丹田处突然窜出一股邪火,让他心头一紧……居然敢对本皇子下药,看来今天这一出戏,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不动声色的从席间站起身,他面带微笑:“各位皇弟先慢饮着,容四哥出去方便一下,一会儿再回来与大家接着喝。”说着,步伐从容地离席而去。
丹田处的火越烧越旺,皇甫昊天感觉到身上越来越热,恨不得这里有一个大水池,让他跳下去好好清醒一下。
“四皇子……”黎赛君如一只轻盈彩蝶,风一样的旋转到他的身边,眼眉间全是媚人的笑意:“您怎么突然就走啦,难不成是赛君的舞姿不够优美?无法入得四皇子的法眼?”
皇甫昊天伸手在她的腰间一揽,笑道:“赛君舞姿独步天下,本皇子岂是托大之人,只不过本皇子有点内急,待会儿回来,自然要好好欣赏一番。”说完又顺势一推,将黎赛君推向舞池的中央。
只是,被黎赛君这么耽搁了一下,皇甫昊天的那团热越发地强烈了,若非他定力不凡,怕是这一会儿,要把持不住了。
快步闪身出去,皇甫昊天回头冷蔑一笑。想在这里让本皇子出丑,你们几个道行还浅了些。
只是这流芳阁里,佳丽何止一人?眼见着前方又三三两两走过来一群美人儿,皇甫昊天心叹不妙。这种时候,他还是找个地方好好清净一下,然后再设法除去身上的药效才好。
闪身来到流芳阁后进的小院,这里本是阁内婢女的居所。而这个时候,正是流芳阁生意鼎盛之时,怕是没有人会滞留在此。
随便走到一扇门前,皇甫昊天正打算推门而入,忽闻里面有声音传来……
“昊昊,你快走……你快走,他们要杀了你,快点儿,你快点走啊……”
想不到这里面居然有人?
皇甫昊天正想抽身而去,却被女子刚才的话定住了身形。
那女子刚才喊出的人名是……昊昊?
还记得小时候,父皇母后曾经也这么叫自己,可是后来,自己一天一天长大了,便再也没有人这么叫他了。而这里面的女子,居然失声叫着这个名字,而且还说有人要杀昊昊……
猝然推门而入,皇甫昊天刚好对上榻上女子的眼。
呼……
原来是做梦。
紫苏蓦然睁开眼睛,却感觉头痛得厉害。眼前的环境十分陌生,正想从榻上爬起来离开这里,不想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一抬眼,紫苏只觉眼前一花,皎洁的月光之下,突然投射进来一个长长的影子。
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突然间再次将眼睛睁大。

第3章:妙人,国色天姿


月光下的门口,闪进来一个男人。
高大,欣长,一身月白华服,容色卓绝。
关键是,这个月色下的男人,居然一身古装扮相。
“你是谁?”紫苏有些惶恐,挣扎着想要从榻上爬起来,可是她的身上居然没有一丝气力。
男子缓步走近她的身边,灯光照耀下的一脸的潮红:“你又是谁?”这女子他以前倒是没有见过,难道是阁中新来的?
只是,这榻上的人儿,倒是生就一副国色天姿。
瞧她那一蹙眉,一抬眸的样子,诱人无限。而她身上,衣衫半解。
“嗡”的一下,皇甫昊天只觉丹田血气蓦然上涌,顷刻之间头脑发热的厉害。
罢了,既然躲也躲不掉,本皇子就豁出去这一回了。
“你、你、你想干嘛?”眼见男子突然向她扑了过来,紫苏心头一阵慌乱,无奈这个时候她身上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扑面一团火热,紫苏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你这个混蛋,无赖,你快放开我……”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这个人怕是服用了药。
可是这个时候,皇甫昊天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在他的眼里,这榻上女子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就连每一道声音,都是无限诱人的,无不一一刺激着他的感官神经。
伸手轻轻一挑她身前衣衫……
“唔……不要……”紫苏又羞又急又气,忍不住开口。
“嘘……”男子抬眼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你知道吗?你好美,值得爷好好爱……”说着,人已经俯身下来,火热的唇毫不客气的将她的粉唇攫了去。
她想伸手去推,却连伸手的力气都没有,只得拼命摆头。
“别动,让爷好好爱你。”耳边是他已然沙哑的嗓音。
火热的唇印点点滴滴犹如滚烫的沙砾,在她的头上、脸上、颈上一路向下。
“啊……”紫苏不由惊叫一声,声音却在下一秒被他快速吞去:“怎么了?你这是害怕吗?别担心,爷说过会好好爱你的……”

第4章:算错,她的心事


他轻托她的头,炙热的唇再次向她掠去。
“啊,好痛……”她脱口而出的痛呼。
皇甫昊天蓦然睁大眼睛,再次审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
她竟然……还是清白之身?
怎么会是这样?
看着她绽放的那朵红梅,皇甫昊天的心头一时有些烦乱,却也有着一些莫名的悸动。
在闻名天下的流芳阁里,在名流贵胄川流不息的烟花之地,就算是京城第一美女黎赛君,也免不了要时时为了应酬各方人士而大伤脑筋。
可是此时他身旁的女子,竟然还能保留着完璧之身。
看着灯光下,她泫然欲滴的一双泪眼,皇甫昊天的心头突然涌起一片柔软。
“是爷弄疼了你吗?”他将双手轻轻插入她散落满床的秀发,俯下身温柔地将她眼角的泪水一一吻去:“不要害怕!接下来,爷会好好爱你的。”
“美人儿,记住爷的名字,叫我昊天……”而在此刻,他沙哑中透着魔力的嗓音,再一次在她的耳边响起:“叫我昊天……”
“昊天……啊……昊天……”她喃喃的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抽泣。
“噢吼……”
随着一声低吼,皇甫昊天终于释放了开来。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许久。再次看向身边的人儿,只见她已然满面潮红。
可是当热情从她的眼底缓缓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隐忍的泪水。
“怎么了?身体还是不舒服吗?”他温柔的吻去她的泪水,大手在她的后背轻抚着:“别再伤心了,女人初次都会有点痛的,下次,就没事了。”
皇甫昊天自认,从没有对哪一个女人如此温柔过,想他凌国堂堂的四皇子,这流芳阁里哪一个女人不是做梦都想得到他的疼爱?
可是他偏偏算错了眼前女子的心事。
紫苏此时是又羞又气。
羞的是自己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居然就被一个陌生男子给爬上了榻。
气的是她居然还被人牵着鼻子走,硬是和他一起醉生梦死。
此时此刻,她真是连死的心都有。当然,在她死之前,必须要拉眼前的男人和她一起共赴阴间。

第5章:配合,如此默契


此时的皇甫昊天,见她不说话,而只是兀自默默地流着眼泪,心头居然也生出了一丝不忍:“你莫不是担心,以后爷会不管你?”
是了,她的心里一定是在担心这个。
想这流芳阁里,虽然美人儿无数,却也个个身世凄凉。这些个美人儿费尽心思学得一身本领,盼得无非是早日寻觅一个富贵人家,脱离苦海,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可他是皇子,又怎么能随便将一个乐妓领回府上?
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莫说是父皇,怕是他的诸多兄弟,也一定不会让他得以安生。
可眼前的女子,却又的的确确成了他的女人。完整的,唯一的,他一个人的女人。
他不忍心将她放任自流,不忍心从此不再管她。
伸手在脖颈上一抓,他将脖子上一直配带的月白脂玉扯了下来。
“这个,你留下吧。如果你以后遇到什么麻烦,想要爷帮助的话,只管拿此物去府上找我。”无论如何,他总要给她留下一份承诺,一份希望。
时间已经不早了,想必他的那些兄弟们,此时还在前厅里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好在他此时邪火尽退,谅他们也抓不到他的把柄。可就算如此,他也不能在此耽搁太久。
起身穿好衣服,他回身再次吻上她的樱唇:“今天,让你受苦了。我要走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记得凭着玉佩找我。”
前厅里,依旧笙歌起舞。
黎赛君犹如一只灵动的彩蝶,在几位皇子中间蹁跹飞舞。无论旋转到那一个人的身边,都免不了要就着那个人的酒杯浅浅品上一口。
一抬头,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皇甫昊天,黎赛君冲他娇媚一笑,又旋转着朝他而来。
“四皇子这是到哪里去了?居然这么长时间,大家都在这里等了你多时了。”她的脸儿红红的,媚眼如丝,在灯光的照映下更显蛊惑无边。
可是这个时候的皇甫昊天,却不再动心。
伸手将美人轻轻一带,揽她入怀,皇甫昊天在她耳边低笑:“本皇子才走了这么点时辰,就让赛君思念上了?”
“四皇子……”黎赛君娇羞无限,抬眼冲他娇媚一笑:“您可是赛君的知己,赛君想您、念您,还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皇甫昊天将手臂轻轻一展,黎赛君旋转着飞将出去,之后他再将手臂一紧,拦腰将她斜斜勾起,两个人的面孔蓦然贴近,黎赛君望着他的眼睛,心头突然狂跳不已。
只见皇甫昊天冲着她温柔一笑:“你说的,可是真的?”话语落,手上蓦然用力,顺势将她后背托起,然后再一次舒展手臂,淡笑着将她放出去。
“啪啪啪……”酒席上突然响起一阵掌声。接着,一个身着青色华服的男子从席间站起,开口道:“四弟果然好舞技,和赛君姑娘配合又是如此默契,真是让二哥我羡慕不已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