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师对科幻小说大拿刘慈欣的专访】《三体》之外是有尽头的世界和无尽头的“很难讲”

新月文化 2018-07-12 13:22:01

 提示点击上方"新月文化"免费订阅本刊


记者/小擦 编辑/摇曳 肖像图片/授权提供

刘慈欣很少接收采访,但他接受了《新月》的采访,为什么呢?大概因为他“并不大信星座和性格有什么关系”。刘慈欣是巨蟹座,巨蟹座的他写的小说却是像《三体》这样的科幻小说。我们总觉得他一定有强烈的水瓶和天王,但在他提供的出生资料中,我们看到的一张星盘,除了强烈的双子、处女能量,这和一位作家的身份相匹配,其余大致情况是这样的:上升白羊,太月巨蟹,月亮合相北交点于四宫,太阳三宫。这样一位构建出离奇未来世界的作家到底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创作和这个世界的呢?


1
南交摩羯,土星空相


我是一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但现实世界会走向尽头


只要看过《三体》的人都会被这部作品内在复杂攀援的结构所震撼。很多人说,这样的作品需要一个搞建筑的大脑。但其实,对于占星师来看,这样的建构只需要一个摩羯的南交和一个在天才创意的水瓶座的空相土星,就可以达成。土星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符号,他凝聚了刘慈欣内在与生俱来的一些思维架构能力和信念本质。他说,“我是一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的时候,我们或许会对于他绚烂出奇的创作本身对于他的意义,做另外一番考量。

是的,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是他不是一个享乐于物质,执着于物质的唯物信徒,他有着一份冷静:现实世界会走向尽头。


Q:写作《三体》的缘起是怎样的?科幻和现实,您觉得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A:看到一篇关于三体问题的文章,想到三体如果是三颗恒星的话,在这个恒星系里面,如果有一颗行星上有文明,那么他们该如何生活。这是灵感。我没有写过任何其他题材。我就是个科幻作者,我从来没有写过别的东西,也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题材。

科幻有很多种类,有的科幻离现实比较远,描写很遥远的时间空间,有的科幻离现实比较近,作家是把科幻当成观察现实的独特角度,不同种类的科幻和现实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Q:“死亡是唯一一座永远亮着的灯塔,不管你向哪里航行,最终都得转向它指引的方向。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小说之外,您如何看待死亡?

A:这一点,我和别的观点不同,别的观点是科幻小说中的情节设定,比如黑暗分离状态,我不一定相信真正的宇宙是这样的状态,但是死亡这一点我在现实中也相信,这是常识,大家都知道,任何东西都有终结,宇宙也有终点,这不是悲观主义的论调,而是有理智的人都会明白的。不光是人的生命,包括整个人类社会和人类文明都会有终点,这一点应该不会有人否定吧。


Q:您如何理解有限制的现实世界?因为在您的作品中,其实对人类世界存在的本体论基础提出了很多的理解或者说描述。您觉得人类的这个可视可感的现实世界会如何发展下去?小说所描述的毁灭是您理解的其最终的结局吗?

A:现在对于未来是很难预测的,我只能说它会向着一个方向发展,而且发展速度会越来越快,这是我唯一能肯定的两点,一有方向性,不像欧洲中世纪,那是各方面发展都停滞的时代,那个时候发展好像没有方向,昨天和今天一样,今天和明天一样,现在的人类社会则呈现明显的方向性,经过的不会再经过了,每一个到来的明天都是新的明天,有明显方向性。

第二是人类发展明显加速度,比如石器时代用了几万年,农业时代是两三千年,蒸汽机时代用了二三百年,电器时代一百年,信息时代则只有50年。科幻小说对今天的描写,也没有准确的,所以我对未来的预测,也只能说多种可能,但哪一个会成为现实很难讲。比如人工智能会发展地很强大,比如地球环境可能很严峻甚至恶劣到不再适合人类生活,人类社会因此会缩小规模,也可能人类在基因工程上发生突破,对自身进行改造,以便适应环境,但是哪一种可能性最大?很难讲。

现实世界总有走到尽头的一天,这是没有疑问的,不管是人类世界还是整个宇宙总会终结,但是它什么时候终结,以什么形式终结,我难说。

Q:您个人如何看待现在的科学以及科学发展的趋势?在您的现实生活中,您是如何处理科学、科技的渗入的?

A:我觉得不太均衡,有的领域发展很快,一日千里,比如It,有的领域发展的慢,比如航天技术,可控核聚变,不均衡,至于不均衡以后会产生什么效应,我也说不太清楚。现在的技术发展,不像有些人认为的仿佛所有技术都在一日千里飞速发展,其实是有快有慢的。

现实生活中我也喜欢电子产品,但我这个岁数精力有限,很多产品要花精力,比如充分用互联网,微信微博,虽然我喜欢,但用的程度有限。

Q:有人说,看您的小说感觉您是一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对此您怎么看?您如何理解现在人类文明中的宗教?

A:我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唯物的概念,就是整个宇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唯心则认为人类的精神力量可以影响到外部物质世界。

宗教我不太了解。比起历史,宗教逐渐在边缘化,作用在减弱,它作为精神信仰,力量也在慢慢减弱,即使这样,我觉得宗教还是会一直存在下去,可能形态会发生变化,它会作出改变来适应科学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会长期存在下去。

Q:您写作时,选择在冥王星上建造地球文化博物馆,在金牛座掀起战争,这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A:故事的需要,没有别的特别原因。冥王星在太阳系的外围,很远,万一太阳遭到袭击、发生爆炸,它能安全一些。用金牛座也是从故事角度考虑,它离地球有几十光年的距离,其他星座如果上千光年,从原理上说,故事的时间还没有讲那么长。

2
木星合相上升


不仅是出版界的宠儿还有那无尽的探索和说走就走的旅程


有能量去写作《三体》这样的纯粹的科幻小说,一定是具有不服输的探索精神的。作为有木星合相的上升白羊,他充分发挥了他的能量。他是成功的作家,在现在的中国,太多的人,不管是科学迷、太空迷还是别的什么迷,他们对《三体》中所呈现出来的未来充满意见和憧憬。现实的可能性被深深震撼了。大家如饥似渴地阅读他的小说,就好像在听闻某种神谕一般。然而,对于刘慈欣来说,人们的探索精神是在下降的。也许对他的小说的痴迷,正是这探索精神下降的另一面结果。

刘慈欣是巨蟹座,但他在离开的时候从不拖泥带水,原因或许有这个宠宝的一份儿:那颗合相上升的白羊座木星!


Q:对于现代人类社会的现实,您最满意的和最不满意的是什么?

A:最满意的是人类的技术进步很快。不满意的是人类在渐渐失去进取心,失去了开拓新世界的愿望,从上世纪的航天高潮之后,人们对于航天的探索仿佛退缩了。

Q:您文中说到思想钢印。是想针对普遍人类文化中的思想自由说话还是想针对人类本身是否具有自由意志进行探讨?

A:肯定是两者都有,思想钢印是工具,是绝对思想控制的工具,以前人类社会没有出现过,设想以后会不会出现?100%的思想控制的工具是它的本质,如果这样的工具出现,肯定会打破人的自由意志。


Q:您是一个巨蟹座。通常意义上,巨蟹座有很强的家园的意识。您觉得您是这样的吗?在您的小说创作中,似乎有强烈的关于地球家园的概念,或者说关于人类这个物种的发展存留的母性意识。在现实生活中,您是一个顾家的,家庭意识强烈的人吗?

A:我不认为星座和人的性格有什么关系,我不相信这些,我没有什么家园意识,恰恰相反,我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属于任何地方,我在哪个地方都没有什么归属感,我离开那些地方,从来也没有一点留恋,我曾经在娘子关的发电厂呆了二十四五年,但是我2010年离开那里的时候,没有留恋,也没有觉得什么东西丢在那里了,包括我现在待的阳泉,也不留恋,起身走的话,没有任何负担。也许也会有地方会让我产生归属感,但目前我还没有发现。当然这些地方是我的家园,但是不是精神上的家园,只是生活上现实的家园。

家庭意识不是特别强也不是特别弱,不是一切努力100%都为了家,也不是不顾家整天在外面跑,这和普通人一样吧。

Q:您如何看待现在人们对于《三体》的喜爱?您认为他们一般都是出于什么原因而喜爱这部作品?您在创作的时候,对作品本身对社会引起的影响是否有一些设定,现在看来,您觉得达到您的预期了吗?

A:这中间的原因,不是想当然的那么简单,目前的科幻小说只有《三体》具有这样广泛的影响,其他的作品没有这样的影响,这也包括我的其他作品。具体为什么是这样,我确实不是太清楚,有一点可以肯定,有很多偶然因素形成了合力,但是偶然因素是什么,我不清楚,可能当年微博的兴起起到了助推的作用。

《三体》的影响大大超过我的预期,也超过出版者的预期。

Q:很多读者想知道,如此恢宏,充满想象力和科学知识背景的小说,在创作过程中您的个人状态是怎样?您平时的写作习惯是怎样的?

A:我的专业基础和我的创作没有什么关系,除了我的专业之外,我在科幻中所表述的其他东西,我并不是专业的,比如我不懂物理学,不懂天文学,只是从一些科学传播著作,科普著作中得到了一些知识。

我是业余作者,有时间就写,没时间就工作,另外,我写作长篇总是先想好,然后再在短时间内写出来,长篇写三四个月,想则要花三四年甚至更久。

3
命主合相冥王&月亮合相北交于巨蟹座


“这很难说&只是小说的故事设定”


对于一个南交摩羯,土星空相的人来说,理性主义地强调物质世界是可以理解的。而我们在他的对答中也看到他是如此一个“低调,不哗众取宠,不给自己贴金粉饰,绝不会不懂装懂”的人。他不断在用自己的方式确认一种土星的品格:严谨而朴素的。当我们问及小说的一些具体内容的时候,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他对于写作本身设定的需求的强调。也就是说,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自身情感的卷入和宣泄,不管是创作还是被阅读,对于刘慈欣来说,都不是他喜欢的。“我的注意力就是讲故事,我没有特别想把自己代入进来”他是一个理性的人,月亮四宫巨蟹合相北交的他,到底什么对他来说是家园呢?命主星合相冥王与处女座的他,在素淡的回答之下,可以是深不见底的。好像一个声音一直在回响:你的判断要藏好!

Q:您如何看待道德和法律对人类起到的作用?

A:道德和法律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稳定,对于道德和法律,人们好像有一个误解,觉得它们是我们生活中坚不可摧的东西,但是我个人认为,道德是随着人类发展而不断变化的,我们现在遵循的道德和以前遵循的道德不一样,不要用现在的道德做历史上道德的标准,更不能以现在的道德做未来的标准,未来的环境也会有很大的变化,所以现在人们把道德和人性看做是很绝对的东西,我觉得很偏颇。作为一个科幻小说的作者,科幻小说要写未来,肯定要描写未来有变化的道德,这个是人们难以接受的,总觉得道德是很恒定的东西。法律就更不用说了,宪法都有修正案,比道德变化得还要快,毕竟它要适应社会的需要。

Q:章北海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操作。他设定了导弹的手动自毁功能,可以在飞行途中由母舰操控自毁,完成这一步后他才说:“东方,你想想,我们以前可能做出这种选择吗?绝不可能,但现在我们做出了,太空使我们变成了新人类。”这给出一种末世推演的善恶观的思考。在现实世界中,您对善恶的判断具体是怎样的呢?科幻作家评价您是一个冷漠的宇宙观察者,冷酷的道德评判者,再加上一个冷静的思想者。面对这一评价,您想说些什么吗?

A:对于善恶的看法,和我对道德的评判一样,它不是一种恒定不变的标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在不同的历史环境和条件下都有不同标准,在某种极端的情况下,可能某种环境中邪恶的东西,在另一种环境中就是善的,所以善恶是相对的,会随着人类历史环境的变化发生变化。

每个人心中都有具体的善恶,但是这只适合于现在,不一定适合过去和遥远的未来。

我用冷酷的逻辑对宇宙进行推论,最终的目的是产生一个令人震撼的有矛盾冲突的故事,我只是讲故事的人,我不是评判宇宙的人,我只能是尽各种努力构建一个好的科幻小说,这种描写只是在科幻小说的范围内,不是对宇宙的一个科学的描述,这个描述只是宇宙多种可能性中的一种。可能有很好的宇宙,不好不坏的宇宙,或是很糟的宇宙,我写的是最糟的宇宙,而真正的宇宙是什么样子,不是我所知道的。



Q:作为作者,您如何评价叶文洁、章北海、托马斯维德、程心、罗辑这五个角色?您个人来说,他们五个人的形象牵动了您哪些情感?

A:他们5个人还有小说中任何角色都是讲故事的工具而已,是一个符号,他们代表了一个类型,比如章北海代表绝对冷静,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有着极强的精神力量和心理素质,遇事果断,理智,极端的冷静。程心也是一个符号,代表我们现实中认为正确的所有东西的总和,善的正义光明的,这些东西的综合。其他角色也差不多,某种符号。我的注意力就是讲故事,我没有特别想把自己代入进来,这些人物没有一个像我周围的人,更没有一个像我自己,我也不认为现实中真的存在完全一样的人,这是类型文学的特点,它把人物传奇化了,这是它和现实文学不一样的。类型文学中出现的人物和现实中的人物是有差距的。

Q:“藏好自己,做好清理。”为什么把这个作为具有隐藏基因和清理基因的宇宙高级文明遵循的生存原则?当时是如何想到的?

A:当时在第二部提出黑暗森林原理,故事的设定就是这样,这样设定中的宇宙文明就是要消灭敌人,把自己藏好。只是故事的安排。


新月出品,欢迎转发,禁止未得许可的转载。


长按二维码,识别进入注册页面,成为会员,获得更多占星学互动!


成为会员会怎样?

点击平台下拉菜单中的“会员制度”,了解更加详细的新月会员制度!

  • 免费为您专业开盘,了解自己的命盘各个行星和重要虚点的落位(免费会员)

  • 获取自己的命盘基础解盘(月亮会员)

  • 获取为自己量身定制的新月运势报告,每月一次!(太阳会员)

  • 新月沙龙直降50元,甚至完全免费

  • 新月推荐占星师咨询打九折(太阳会员)…………

    还在犹豫什么?快快加入我们吧!开始你精准而深刻的人生!


《新月》出品
用星辰照亮生活
中国第一及唯一占星学生活类杂志

国际占星师联盟AFAN专业技术支持刊物


投稿联系:newmoonmagazine@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