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仙域剑神》第三章

仙域剑神 2018-08-02 08:43:08

《神也要毁灭的存在》


这柄插在石壁上的锈剑,似乎在诉说一个不朽的史诗,萧靖曾用此剑拯救了村子,倒下的那一刻萧靖一定是不甘心的吧,剑也是不甘心的吧!


“老爸,你的意志由我来继承,你的剑也由我来执守!”萧风眼神充满了坚定和坚毅!


剑被拔出,剑断了一截,而整个冥龙渊在震颤!


冥龙渊本不存在,是萧风的爷爷,萧靖的父亲萧洒一剑斩出来的!一剑斩出一道天壑!


冥龙渊也因此而来,陪葬的是一只真正的龙,百米的巨龙!


二十年前的那个萧条之夜,萧洒带着萧靖来到冥龙渊,就是为了传授剑术,将此生的剑术绝学全部传给了萧靖。


萧洒只教了萧靖一剑,仅此一剑,比起来傲龙归尘,还要更强的神术——一剑弑天!


萧靖凭借这一剑三年之内从灵王成长到一名灵帝!这是整个天斗大陆的奇迹!

萧风拿着断剑,紧闭双眼,他感觉到剑里一只龙撕裂了剑的封印空间,冲袭而出!


这条剑气形成的龙直接贯进了萧风的体内,沿着胸口的经脉贯穿而过!萧风瞬间神色恍惚,七窍流血!


“不好!”黑影芜连忙布置了一个聚灵阵,同时运作浑身的灵力,一道灵力柱冲天而起,贯进萧风体内,在经脉之内与剑气之龙相抗!


“竟然是剑意,没想到剑意也能如此强横!”黑影芜面色凝重,灵气与剑气处于平衡,如果不是他在,萧风早已化成灰烬了。


“你体内的这条经脉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多出一条经脉?你平时用剑气修炼就是这条经脉吗?”黑影芜面色凝重。


“我感觉这条经脉……”


“被……”


“打……”


“通了……”萧风说完便昏了过去,只感觉剑气在体内流窜,从胸口到丹田连通着任督二脉,再流窜到脚底,毫无阻碍!


“看来刚刚的剑气恰好打通了这条经脉。”黑影芜喃喃道,仔细查看了一番萧风

的体内的经脉,正常人是奇经八脉,而萧风现在竟然有九条经脉!

萧风昏迷了两个时辰才清醒过来。


“你终于醒了,说说你现在体内的变化。”

 

黑影芜知道这多出的一条经脉,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一定不能让第二个人道。


“我感觉身体内有一股能量在流动,以前凝聚能量都是一聚就散,这一次则是久经不散。”


萧风如实回答,体内的能量形成一个循环。


“你打通了你第九条经脉,之前你的八条经脉都被这第九条经脉堵住了,现在的你已经可以修炼了。”黑影芜和蔼道。


“我可以修炼了?太好了!”萧风内心狂喜,他终于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修炼了,体内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就是灵气流动!


“但你修炼起来会比常人困难十倍不止,要说好处呢,也有,就是你的修为会更加稳固,灵力会更加雄厚!”黑影芜感受到萧风的第九条经脉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喂不饱,填不满黑影芜继续说“另外,第九条经脉的事不许和任何人提起,包括你最亲密的人,不然我现在就毁掉你这条多余的经脉!”


传言天斗大陆的神,至高神明之一的剑神休鲁,就拥有九条经脉——神眷经脉!


神眷经脉一旦被人发现,就连神都会将你毁灭!


这个世界不容许两个神存在!


萧风握紧了拳头,这个世界对他太不公平,出生时就不能用灵气修炼,从小就是一个被人看不起的废物,遭到了无数的冷嘲热讽,连在村子一起长大的妹妹也算计他。


如今在死亡与疼痛之中将经脉打通,觉醒了力量,却又是神也要毁灭的存在。


“这个世界容不下我……”萧风浩瀚如星辰般的眼眸,眼神开始涣散。


“既然容不下我!我偏偏要颠覆这个世界!神又如何?神奈我何!终有一天会踩在脚下!”萧风握紧的拳头在滴血,血滴进土里,消融不见。


“前辈的话谨记于心,我会更加刻苦修炼!”


“既然如此,命运握在你手里,只要实力悬殊不是很大,用灵力探索你的身体,是不会察觉此经脉的存在。”


“大叔,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受徒儿一拜!”萧风

双膝跪地,磕头三下。


“起来吧,在你可以独当一面之前,我会教你的。”黑影芜直接答应了,同时从怀里取出一本残破的秘籍。


“这是一本通经炼脉的秘籍——七星灵蕴诀,你现在体内经脉很紊乱,拿去调理经脉。”黑影芜将自己修炼二十年的功法拿了出来。


“要是有几粒紫心蚕莲子就好了。”萧风将七星灵蕴诀收了起来,一边自言自语。


“紫心蚕莲子?老夫可没有那么低等的灵物,我这里有一株幻月雪蚕莲,里面应该有十二粒莲子,你拿去吧。”黑影芜随手取出一朵漂亮斑斓的莲花,这至少是一个尊级灵草!


“勉强的收下了,要是再有一株赤龙须参就好了。”萧风继续自言自语。


“赤龙须参?我二十多年没见到过了,这是一个五百年份的赤焰龙血参,你看可以吗?”黑影芜嘴角颤了颤,很肉疼的拿出一根火红色的灵参,比幻月雪蚕莲还要珍稀。


“还算凑合吧,要是再有……”萧风还在一旁很无耻的自言自语,突然听见黑影芜也在自言自语。


“咦?老夫怎么会在这里,你又是谁?难道是老夫又失忆了?”黑影芜听见萧风竟然无耻的

说“勉强的收下”“还算凑合”,差点气吐血,感觉自己被坑了,只好开始装失忆。


“这位黑脸大叔你别急着失忆啊,刚刚借走我一枚戒指,现在还给我再失忆。”

萧风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指着黑影芜手上的戒指。


“讨打!你真当老夫失忆了!”黑影芜敲了一下萧风的头,这摆明是坑师傅啊!


萧风头上被敲了一个大鼓包,也算是自作自受了,随后捡起地上的龙铭剑。


“此剑为何是断的?”萧风看着剑的断裂处,是何等强悍的冲击力才能将剑毁坏。


“是靖兄自己折断的。”黑影芜淡然道。


“我爹他自己折断的?他不在乎这把剑吗?”萧风难以置信,听妈妈说过老爹最珍视的就是自己的剑,视剑如命。


“不!是他太在乎这把剑了!在二十一年前与邪魔龙一战时,龙铭剑刺进了邪魔龙的胸腔之处,可没料想到邪魔龙的肉体强横的可怕,这一剑并没有杀了邪魔龙,反而因此剑插进龙骨里拔不出来,因为靖兄太在乎这把剑,如果放开手整把剑都可能被邪魔龙毁掉,他不想放手,才被邪魔龙趁机一爪抓碎了胸口,当时他的心脏都裸.露在体外,就在这时他才狠下心将剑折断,那半截剑刃至今还在邪魔龙体内。”黑影芜把当时的情况详细讲述了一遍。


“剑难道比命还重要!老爸你真傻!”萧风将剑狠狠的扔在地上,他不理解爸爸的做法,也不想去理解!


“萧儿,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黑影芜也理解萧风的心情。


“我知道的……老爸你是我这辈子唯一敬仰的剑客!你对得起剑客二字!”

 

萧风重新捡起了剑,他似乎明白了爸爸当初的想法,一名剑客拿起剑的那一刻,就再也放不下了,剑是信念,比命更重!


“萧儿,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回家吧,明天一大早到御龙山脚下,我带你去修炼

。”

 

黑影芜从萧风的眼中看见了萧靖的影子,那是傲凌一切的坚毅,一把剑传承的是一份坚毅的执着。


“嗯。”萧风点头,向着一处灯火阑珊的地方走去,脚步很轻,他不想打扰夜的宁静。


推开木门,萧风感觉屋里很温暖,妈妈还没有睡,桌子上是做好了凉了,又反复热了几遍的猪排饭。


“妈妈,药我拿回来了,你的病可以治好了。”萧风说着将血狐草,幻月蚕雪莲和赤焰龙血参放在了桌子上。


“怎么都是高级的灵草?乐乐你一天都去哪了?”俞冰羽自然认得这三种灵草,除了血狐草剩下两种就算是整个九神落也买不到。


“我遇到了黑影芜叔叔,还得到了老爸的龙铭剑。”

 

萧风将剑也放在桌子上,然后简单的叙述了一天的经历,不过神眷经脉的事没有说,而是把觉醒灵力的事说成是黑影芜用功力打通。


“乐乐,你现在有灵力了?”


“嗯,可以修炼了,妈妈我去帮你煎药,等你病好了还要教我天使之翼呢!”

 

 萧风微笑着回应。这一夜灯火很明亮,猪排饭的香味伴着梦入眠。


萧风第二天很早就起床了,俞冰羽因为服了凤涅赤血丹和几株草药,气色变得红润了不少。


萧风来到御龙山脚下时,看到黑影芜还没有来。


“还说让我一大早来去修炼,还不知道躲在哪个鸟窝睡觉呢!”萧风看着四周空无一人,抱怨道。


 老夫已经在此等你半个时辰了,我们要去蒂花谷,到了那里可就没有烤鸟肉可以吃了。”


黑影芜刚从一个鸟窝里爬出来。


“师傅你确定你不是刚从鸟窝出来?”萧风看见黑影芜头上还有几根鸟毛,十分逗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