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小说在多重镜像中自成轨迹

科幻星云 2018-07-21 17:45:09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举办“科幻中国的三重镜像”新书分享会,向读者介绍《<三体>的X种读法》、《科幻中的中国历史》和《寂寞的伏兵:当代中国科幻短篇精选》三本新书。它们分别从《三体》的文本叙事、中国科幻与历史、中国科幻的发展脉络三个角度切入,为读者勾勒出不同镜像中的科幻中国。

  

1904年的《绣像小说》杂志上连载了一篇《月球殖民地小说》,它被叶永烈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中国科幻小说。科幻小说作为西方的“舶来品”,在中国曾长期游离于主流文学之外,边缘且小众。如今,中国科幻小说“切入到中国当代思想文化的神经系统”,以其精妙的想象和丰富的意蕴形成独一无二的文化现象。

  

刘慈欣的《三体》像是一声惊雷,以一种震撼人心的方式将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带入大众视野,并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它“将中国的科幻创造推到了一个新高度”:第一次走出国门获得科幻大奖,第一次吸引各类人士争相追捧,第一次将天文、物理、文学、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众多学科囊括其中……同时,围绕《三体》的各类解读层出不穷,也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当代中国的各类思潮。

  

《<三体>的X种读法》选编了各类针对《三体》的解读文章,这些国别不同、作者类别不同、思维不同的文字,“作为《三体》的伴随文本,打破了《三体》封闭的、静态的文本形态”。编者李广益曾说:“一切伟大的文学作品,从出版的那一刻起就不再属于作者,而会在界限并不分明的无尽悟读与误读中,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在《三体》中,有人看到了文明的冲突,有人发现了现代或当代的中国隐喻,有人提炼出对‘末人’的批判……”如果说《三体》展示了当代中国科幻的新思维,那么关于《三体》的解读的综合,则是将各领域的思潮融会贯通,在不同层面对中国科幻进行深入剖析,摩擦出别样的思维火花。

  

“科幻仿佛双面的雅努斯神,既朝向未来也回望过去。当人们投入一种崭新的未来时,也必然带着他们的整个历史,并且在这种冲击下,历史想象的新颖可能才得以浮现。” 《科幻中的中国历史》的编者宝树认为,在科幻的世界,历史不应该仅仅是虚幻的背景,还有着更多奇妙的可能性。对于宝树而言,历史正是折射中国科幻作品的另一层镜像。


宝树在书中将历史科幻分为不同的类型,并根据类型整理收录相关文章,如属于“秘史”的《长平血》(姜云生)、属于“别史”的《西洋》(刘慈欣)、属于“错史”的《一览众山小》(飞氘)等。“历史和科幻的互动是多种方面的,我们对于科幻未来的理解是一种对历史的理解,对历史的理解也可能是对科幻的理解。” 历史科幻正是希望在古今冲撞的合力中,激活历史想象的更多可能,同时也给科幻提供不同的思考维度。

  

而在当代中国科幻作家向世界迈进的过程中,以怎样的方式表达出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注和思考,又以什么样的思维展现中国特色的科幻故事,是社会镜像层面的问题,值得每一位当代中国人去关注和思考。

  

《寂寞的伏兵:当代中国科幻短篇精选》的编者夏笳为解决这些问题,精心挑选中国当代科幻作品组成合集,并在每篇作品之后附上短评,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的创作背景与历史语境。夏笳表示,她希望通过这本书,构建出一组坐标,勾勒出中国科幻在过去近30年中走过的道路和形成的版图,让那些对中国科幻不甚了解的人们能够在较短时间内较为完整地感受其精神面貌。

  

2010上海新世纪文学十年会议上,与会者在结语中强调:“文学没死,至少在科幻那里。”尽管科幻在中国的流行程度远不如欧美国家,但中国科幻也正其丰富多样的思维和形式形成自己独一无二的轨迹,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影响越来越多的受众。宝树说:“大家都会有自己的人生,但如果你对科幻有一点点喜欢,它都会影响你的思维方式,影响你对未来和过去的看法,影响你的感情,这就很好了。”


来源:中青在线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