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突围 (老席原创长篇奇幻小说《珠玉传奇》连载)

珠玉传奇 2018-09-14 07:21:23


奥斯此刻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存在宛如一个威严的大魔法师!只见他单臂前伸,食指指着匪徒的眉心,嘴唇则轻轻地蠕动着,仿佛在念什么咒语。

而那个不断退后的匪徒竟然在奥斯强大气场的逼迫之下,缓缓抬起了头,目光惊恐地看向了奥斯的头顶上方。随着他的头慢慢抬高,这个匪徒的颤抖也在不断地加剧!

从背后,袁启他们肯定很难看到这个匪徒的表情,他们能看到的是这个匪徒不断地抬着头,到最后几乎是在仰望着什么。

“啊——!”随着一声恐怖地惨叫声,这个匪徒身体僵直,重重地仰面倒下,如同半堵墙拍在了地上。

“奥斯!你们终于来了!”袁启无暇去思考奥斯用了什么诡异的“法术”瞬间放倒了院子里最后的敌人:“快,屋里还有人质,还有孩子!救他们!”

屋子里,徐薇已经拉起了那两个小女孩,阿虎则伸手拽起了娜蒂亚,带着那个怀抱婴儿的胖女人正准备往屋外跑。

就在这时,又一颗炸弹落在了院子附近。顿时,奥斯一个踉跄,差点被气浪掀翻,袁启忙冲过去扶住了奥斯。

“小心!是无人机!”走到屋门口的娜蒂亚高声喊了起来。

“他妈的!无人机?谁的?”阿虎咒骂着问道。

I s的!”

“什么?他们还有这玩意儿?”阿虎惊道。

“而且还不少!”娜蒂亚话音未落,就看见两架小型的无人机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

这种原本用于商业拍摄的无人机比美国的军用无人机体积要小得多。但是就是这破玩意儿却让伊拉克政府军吃尽了苦头。从某种角度来说:因为体积小,成本低,数量多等原因,它比I s的惯用的汽车炸弹更为恐怖。因为这种无人机能携带两个40厘米的榴弹,炸弹的外壳往往是简易的pvc材料,而弹尾用于降落的装置居然是羽毛球!

“快,我们离开这儿!”袁启喊道,其他人则连忙相互搀扶往院外跑。

院子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哒哒哒”的枪声不绝于耳。时不时地能见到从远处墙头伸出的枪口在向匪徒们扫射。

袁启看到,现实的战争是残酷的:绝非象欧美枪战大片里那样,几个阿诺或史泰龙一样的肌肉男端着夸张的重武器,就可以在枪林弹雨中如入无人之境!

真实的场景是:无论是政府军还是I s武装人员,打得都很谨慎。他们往往躲在矮墙背后,将枪举过头顶,露出墙头扫上一梭子后,再瞄一眼,换一个地方继续打。因为任何落出脑袋的行为都可能是致命的。

政府军在进攻中显然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袁启他们亲眼目睹了几个政府军的战士连同他们身子前面的矮墙一起被一个肩扛式火箭筒发出的炮弹掀翻。

大家在阿虎和奥斯的带领下一路低着头向镇子外跑去。炮火中的场景宛如人间地狱!到处是硝烟和尘土,浑浊的空气中,轰炸声、子弹的穿梭声,难民的哭喊声不绝于耳。他们看到难民们有的四散奔逃,有的则躲在垃圾桶旁堵住耳朵不断的颤抖!

远处,一个中年男子正抱着一个小男孩的尸体嚎啕大哭。紧接着,一个火箭弹落在他们的前面,顿时他们消失在一片尘烟之中。

奥斯冲过去扑通一声,跪在他们前面,微张着嘴,呆呆地看着烟雾散去后的惨剧。几秒钟后,他的下嘴唇开始疯狂的颤抖!

 “奥斯,我们不可能救所有的人!你懂的!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袁启双手抱住奥斯的肩膀,使劲晃动着发呆的奥斯。

“都是我的错!我…….我没有能力救他们!是我的错!…….我的错!”随着这句话的说出,奥斯的眼泪喷涌而出!

“我知道,我知道!”袁启的眼睛也湿了:“所以,我们得走!我们一定要带着孩子们离开这儿!”

奥斯点了点头,终于从悲痛中回过神儿站了起来。

 

他们的突围并非能一帆风顺,尽管大家尽量躲避人群走,但还是在拐过一个胡同后,与三、四个持枪的匪徒迎面相遇!

撞见是非常突然的!看到这一行人中,阿虎手中端着的那只捡来的ak,匪徒们立刻“啊”地一声怪叫,举枪便要射击!

“哒哒哒哒哒!”阿虎的枪先响了!整整一梭子子弹,打了个精光!而后,面前已经躺倒了一片。

 “你,你会用枪?”袁启惊魂未定地看着阿虎脚下还在打转的子弹壳。

“不会!但现在会了!”阿虎居然也冒了点冷汗,那动如闪电般的抠扳机动作居然是出自本能!

“你,你真是一个强大的男人!”娜蒂亚看着阿虎的眼神中充满了欣赏!那一瞬间,居然把阿虎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我们得快走了!”娜蒂亚也随即捡起了一只枪,并熟练地拉了一下枪栓。

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背后有动静。一个已经被阿虎放倒的匪徒居然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看来阿虎一眼后,转身就跑。显然阿虎的头一次射击枪法欠佳。阿虎知道此刻逃出去比杀死敌人更重要。忙拉住了迈步欲追的娜蒂雅:“来不及了,车就在村口,我们得快!”

终于,他们一路小跑来到了村口的一片空地前。另外五六个难民也刚巧跑到了这里。出于生存的本能,他们居然也不自觉地加入了袁启他们的队伍。

穿过这片宽阔的空地就是村口,奥斯和阿虎在村口外树林里准备的白色皮卡车就在前方!

 “快,我们快到了!”阿虎招呼着大家。那个身材略胖的伊拉克妇女此刻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徐薇一把接过她怀里的婴儿,单手扶着她继续跑。

突然,一阵轰鸣声从他们身后的上空传来。众人回头一看,顿时心中一寒:一架无人机正从远处向他们头顶上方冲来。

“也许不是冲我们来的!这边!”娜蒂亚一挥手,带着大家转了个弯,向另一个方向跑去。但是,他们错了!无人机如同发现了猎物的老鹰一般,也随即在空中转了个弯,前看就要冲到他们的前面,上面吊着的羽毛球已然依稀可见!

怎么办?跑已经来不及了!阿虎看了看四周,地上除了荒草外,连个可以躲藏的矮墙都没有。完了!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用枪打中这么小的目标的。

人群中,几个难民已经开始惊叫了。娜蒂亚似乎并不甘心,她愤怒地吼叫着,举枪对着越来越近的无人机疯狂地扣动着扳机。但刚抠了几下,火蛇便熄灭在了枪口。没有子弹了!娜蒂亚绝望地扔掉了枪,狠狠瞪着越来越近的无人机,愤怒地张开了双臂:“来吧!畜生!来杀死我们吧!”

突然,奥斯走上前去,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众人的前面!

“你要干什么?奥斯!”徐薇惊呼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说着话,奥斯仰着脖子,缓缓抬起右手,对着逼近的无人机伸开了巴掌!

难道他要催眠?袁启等人瞬间被奥斯的举动惊呆了!难道他要催眠一架无人机?这不是扯吗!

袁启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奥斯对人的催眠能力,自己虽然惊魂未定,但从刚才的解救行动中,袁启已经知道了奥斯的本事。甚至他隐约意识到奥斯刚才制服悍匪的方法似乎和以前截然不同!

以前的奥斯要借助奇异的发音来使对方达到催眠态,需要一个语言对话的过程。而刚才,他完全没有废话,一根手指便放倒了匪徒。那个过程看起来又似乎不完全像心理学意义上的催眠!可不是催眠是什么?难道是上次在明觉会所里,奥斯在禅定中学到了什么升级版的催眠术?可即便如此,面对一个人和面对一架冰冷的飞行杀器是两码事啊!没有生命的机器怎么可能被你的催眠骗住?

“你疯了吗?”想到这里,袁启不禁对着奥斯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我——不会让悲剧再发生在我眼前!”说完这句话后,奥斯的嘴里传来了嗡嗡地振动声。

“他在念咒!”徐薇惊道。

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了,随着奥斯口中发出的“吽”字尾音,天上的无人机竟然象被猛撞了一下似的,在天上快速翻滚起来!随即它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歪向一边,一头栽向了村口!随着轰地一声巨响。袁启和那个胖女人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几个后加入的难民也被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有两人立刻冲着奥斯跪了下去,对他们而言,奥斯刚才的一幕宛如天神。

“你,你,你刚才只手干掉了一架无人机???”阿虎感觉自己的嘴都有点结巴了。

两个小女孩忽然冲过去扑通一下跪在了奥斯的脚下,抱住奥斯的腿哇哇哭着说着什么。

“她们在问你是不是神派来救她们的天使!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娜蒂亚的瞳孔瞬间放大了许多!

“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人,都是憎恨战争的人!”奥斯蹲下身子,扶起了两个孩子,用手背轻轻擦掉了她们的眼泪。

 “特异功能!他有特异功能而已,别怕!娜蒂亚,你翻译给大家!”徐薇边替奥斯解释,边拉起了大家。

“好吧!不管怎么样,让我们先离开这吧!”袁启终于缓过神来。

袁启说得对,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没有时间去思考。逃出战火,比什么都重要!

 

车子状况比预想的要好,虽然刚才的爆炸就落在车子附近,但好在还能发动。阿虎脱下外套,掸了掸落在车窗上的一层尘土,便让徐薇和胖女人带着孩子们坐在车厢内,并安排其他人挤进皮卡的后斗里。随后,阿虎一脚油门轰然离开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车开了好一阵子,炮火的声音才离他们越来越远。袁启和奥斯不知道此时坐在车厢内的徐薇会和阿虎聊些什么,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在这短短的一天之内,经历了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的过程!

“那个向导——萨伊德,他没来?”袁启打破沉默问道。

“来了,我和阿虎昨天夜里就到了巴格达。听说你们被绑架后,我们连夜赶到这里,藏在村外的树林里等待机会!”奥斯回答道。

“那他?”

“多亏萨伊德认识其中的一个绑匪,他才能准确地判断你们会被带到哪里,知道吗?你们呆的那个院子就是那个匪徒的亲戚家。哦——,当然也是萨伊德的亲戚。可怜的一家子,除了个独腿老头外都被杀光了!”

“独腿老头?”一想到刚才那个拼死护住两个小女孩的独腿老人,袁启顿时觉得鼻子一酸!可怜的老人!

“那个院子经常用于关人质。政府军也告诉我们他们准备白天发动对这个村子的进攻。萨伊德让我们躲在车里等待,他自己则临时跑去给政府军当向导了。”奥斯继续说道:

“所以袭击一开始,我们就走散了。现在干脆别等他了。嗯——事实上,幸亏我和阿虎没听他的‘原地待命’,政府军一开始进攻,我们就往村子里溜。晚一步就…..

“真谢谢你们,兄弟!”袁启搭住了奥斯的肩膀,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应该的,阿虎说如果能救你们出来,就跟你扯平了,因为你也救过他!”奥斯此刻才勉强露出点儿笑意。

“这个家伙,帐倒算得他妈很清楚!”

“呵呵,所以他能开店当老板,而你只能去搞鉴定吧!

“也许吧!呵呵”

“你刚才——用手指着一个匪徒,就能瞬间制服他?怎么做到的!”娜蒂亚忽然问道。

“是啊,我也奇怪,他为什么仰着脖子,然后就吓得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了?”袁启也好奇地问道,当然他更想知道奥斯是怎么用巴掌把那架无人机“轰”下来的。

“哦,没什么,也可以勉强算是一种催眠吧!”奥斯道:“我只不过让他瞬间看到了一个无比高大的巨人!”

“什么巨人?”

“我也不知道,好像?也许是一小劫以前的远古巨人!”

“一小劫!”袁启被吓了一跳!以前听徐薇讲过,所谓的“劫”这个词源于佛教,是个时间单位,一小劫就是一千万多年啊!难道奥斯只是随口这么一说?

“特异功能?”娜蒂亚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

“我要是也会就好了!不过——”娜蒂亚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接下来,我要靠自己去给亲人们复仇!让他们品尝死亡的恐惧!”

那诅咒般地声音顿时令奥斯毛骨悚然,他知道,这个人质姑娘一定有过什么可怕的经历和伤痛,才会有如此仇恨!

奥斯此刻不敢去询问娜蒂亚经历了什么,不感再触及这个姑娘心灵的伤疤。作为一个心理学家,奥斯知道此刻什么“放下仇恨”之类的大道理都是苍白的。

但是一个熟悉的心灵独白再次令他痛苦地沉思起来:几千年了,为什么?同样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西亚子民,我们要不断地自相残杀?我们要不断地仇恨他人?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什么造成的?又是怎么开始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