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每个人都要有一份不以此为生的职业

LinkedIn 2018-06-15 11:18:38

8月16日,财经作家吴晓波作客“领英影响力”活动第七辑,以“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为主题,与600位观众面对面交流分享了一些宝贵的人生经验。


吴晓波现场分享了哪些“干货”?



领英用户(LinkedIn Member)吴晓波是“领英洞察”专栏作家,系著名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


从1993年开始写专栏,我历经了中国媒体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


20年时间,我眼睁睁的把报纸写垮了,把杂志写垮了,把新闻门户也写跨了,到现在发现获取信息是从手机上获取,我们很多的资讯是在朋友圈,是在社交环境里进行的。


写作不是职业,而是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这个问题上我持有坚决而自信的态度。


1
每个人都要有一份
不以此为生的职业


对职业方向的确定,是从我大学开始的。


我在大学里就认定:我要成为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我要写字,怎么办呢,找一份不以此为生的职业。


很长时候我是极端的“个人主义者”,我不太会被组织、被机构绑架,我只相信命运要掌握在我自己的裤腰上,让自己能够在思想上独立,首先,我要在经济上能够独立。


2
再穷也要站在
富人堆里


我认为在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化的商业社会中,让自己能够过上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旅行,享受美食,享受生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不认为贫穷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一点都不值得骄傲。


我现在对80后、90后年轻人常常讲一句话,我说一个人对自己自信的最大的表现是什么?是敢于向银行借钱。


你钱借的越多,说明你对未来的信心越大。最怕的就是既无内债,也无外债。所以我个人早期的很多财富是通过不动产起来的。


对于我们做商业的,其实有一点比较重要,就是我们要建立正确的财富状态。


中国其实长期以来,中国的知识分子,或者中国的经济阶层对金钱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看法,因为我们说视金钱为粪土。


说这句话的人他心里有多爱钱啊。中国五千年文明就是杀富济贫,为富不仁,这些名词实际上到今天都是需要更多的检讨,就是因为没有钱造成的。


中国今天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我们没有在公民的教育中进行自我的教育,我跟财富怎么样构成一个正当的关系。


如果人一生永远纠结在财富中,是很难的。我曾经问过很多中国首富,很有钱为什么还要工作呢?有一个人跟我讲了很多的话,说我就要知道我这辈子到底能赚多少钱。


3
大学生休学创业
“不敢苟同”


大学生创业潮如火如荼,但我不敢苟同。有时候在大学演讲的时候,我常常说大学的时候应该把自己的青春能够浪费在阅读上面,浪费在认真的谈恋爱上面,如果大学生开始创业,赚钱,我觉得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我也不认为所有的大学生或青年精英们都去从商是件正确的事。


所以我觉得大学的时候可能比较好的是属于一个浪费的状态,你能够接触到你愿意接触到的一些偶像,然后问他们。这是我大学时期的一个阅读情况。”


4
把生命浪费在
美好的事情上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这是台湾黑松汽水的一句广告词,这句话我讲给过我女儿听,我问她长大以后想干什么?


因为我们这代人所有人都写过一篇作文,叫做“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当一个科学家,我的理想是当一个宇航员、解放军战士,你从来没有想过我到底喜欢什么事,我年轻的时候是没有资格讲这句话。


我女儿出生在我这样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我女儿跟我不一样,过着跟我不一样的生活。她说她喜欢当一个游戏里面的收银员,她说那个很好,所以就爱玩游戏。


几乎每年我都会问她这个问题,她每年都在改变自己的理想,喜欢当海豚训练师、插画师、设计师,有一段时间她痴迷于当家庭主妇,不用上班。


我女儿在多伦多读完高中以后回来,我带她去台湾大学,在路上我问她你现在喜欢什么东西?


她说我喜欢当流行歌手。她说中国的流行音乐很落后,我们有机会改造它。我说现在的流行音乐是什么样子。她就开始给我讲。我觉得挺好,后来我就支持她。


你们可能会很惊讶,最后我支持她退学,下个月我就送她去读电影学。


我为什么会支持?我觉得现在应该把年轻人解放出来,他们不需要过我们这样紧张的、贫穷的、短缺的人生,他们可以更多的选择自己的身体,做自己爱好的东西。


今天在座的都有小孩,可能出来以后会影响很多人。我有一个朋友是一个市的计委主任,他说原来他很苦恼,他的孩子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喜欢写玄幻小说,写了两年多,网上还有粉丝喜欢他。


他跟儿子吵架、儿子离家出走。后来跟我说觉得也挺好的,他们这个行业里面一年赚一千多万的人很多。


这句话其实也写给我自己听,一个人大概过了中年以后应该让自己放松一下。慢慢要让自己放松,我觉得在我们野蛮式的财富爆发的年代已经结束了。


我为什么会想到这句话呢?2004年的时候我在美国,有一个企业家朋友飞到美国来看我,他当时把自己的企业卖掉了,当年卖了大概将近20亿人民币,是当年中国最大的现金交易额,他拿了10亿多现金跑到美国,很失落。


我们在机场过海关的时候,前面有一个美国女人带着她的小孩,把小孩抱起来给海关官员看。他说他已经想不起他的小孩五岁的时候是什么样了,他从来没有抱他,因为他每天要工作。他跟我讲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孩子已经18岁了,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早年那一代人他们在商业上的束缚太大了,我还看到过一个企业家,有一年他得了中央台年度十大人物。他就请了这几个人参加全国各地的巡回论坛,他在上海那场我陪他去的,他很开心,说,“我是个多么勤奋的企业家,在过去20年里,每年的时间都是在酒店里面过的。”


他讲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讲了,我说我过去的20年里我都是跟太太和孩子过的。你得到的这个代价太惨了,而且根本没有必要付出这个代价。我觉得这可能是那代人他们在自己的成长道路上面的问题。


我觉得我们今天这代人是完全不用的,我们应该让我们的生命从商业当中释放出来,去听好的音乐,去旅行,去交友,去享受生命中更美好的事情。


5
一切变革都是从
“违法”开始的


我年轻时,曾经在《青年报》上“众筹”去南疆考察。这一段经历给了我去用脚丈量这个国家的贫穷的机会。这对我以后关于社会经济改革的认知提供了方法论式的参考。有一句话影响我至深:“一切改革都是从违法开始”。


这句话我是在温州听到的,他们跟我讲温州苍南有一个人,他圈了一块地,要做中国的第一个中国农民城,圈完之后卖这个地,说要做第一个农民城,在这里花五万块钱给我,我可以让你建一间房子。房子建了以后在马路对面的,那个半条马路你可以修,真的做成农民城。


我去了这个农民城,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做铜火锅的生产基地。我当时去调研写内参,他知道我离开的时候,请我在街边吃饭。


他酒喝了很多以后说了一句话,他说你知道吗,一切的改革都是从违法开始的。当时这句话让我挺震撼的。我说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原罪是制度性原罪。所以要改变的是制度,而不是惩罚我。


对于在座的年轻人,我希望你们能够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和工作。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国家、每个时代、每个家庭的年轻人都有权利去追求自己所喜欢的未来,所以,如果你侥幸可以,请千万不要错过。


本文由领英原创,根据吴晓波先生8月16日在“领英影响力”活动第七辑的现场演讲整理。欢迎更多媒体、企业与组织与我们展开内容合作(请在公众号回复“赤兔”)。如有问题请联系领英客服电话:4000106277。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订阅每日必读的职场读物。

©2015 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