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 异现场调查科ECIS之1993血族革命(二十)

罪推理事务所 2018-11-05 17:55:59

铁南看着端木,缓缓说道:“你保证不会对诸葛做出伤害的行为吗?你不是要用那东西转化诸葛羽吧?”


(二)

 

光•恩廷斯站在大熊岭和小熊岭之间的铁索上,雪花在他的掌中变成了一枚精致的宝石。“丹尼•肖恩已经自由,正从西敏寺赶赴这里。你现在反悔也来得及。”他道。

一身白色ECIS制服、金发披肩的马琳达•洛佩斯摇头道:“我说话算话。你既帮我救出了丹尼,我当然要履行诺言,把象牙谷交给你。这次行动万无一失,我连威廉•舒兰特都没有告诉,谷里留守的战士都以为我重伤未愈呢。”

光•恩廷斯道:“你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我只是不明白一点,诺兰跟你也算是多年旧识,即便平时你们做出敌对的姿态,但我们都知道那只是给不知道的人看的,为何你出卖他就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呢?”

“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没有ECIS重要。这次我决策失误让组织陷入危局,只要能保住ECIS,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马琳达声音冰冷地回道。

恩廷斯看着这美丽的女人几分钟,想看出这是否是她心里话,久久才说道:“如今各大势力都已出击,我想不管是诺兰还是克格勃,亦或吸血鬼,都会在今天被粉碎。”

马琳达苦笑道:“打了才知道,你也不用过分乐观了。”

光•恩廷斯笑了笑:“我信上帝,上帝自然佑我。据我所知天下黑榜十大都齐聚伦敦,克罗斯家带来了他们的五大护法,而教廷派出了十六个红衣主教,甚至波士顿星辰学院也派了大队人马来。诺兰即便是撒旦附体,也无法全身而退。今天会被永远记住的。”

“他手下的天王各个勇猛异常……”马琳达冷笑。

“都已经有人去对付了。”恩廷斯说到这里,山崖边有人恭敬地说道:“大人,各处埋伏都已就位,唯一让人疑虑的是丹尼•肖恩的心腹,端木笙正带着重伤的诸葛羽前往ECIS仓库。”

“让约翰去ECIS仓库。”光•恩廷斯低声道。

马琳达没有说话,诸葛羽不在她的考虑之列。她现在担心的是,丹尼•肖恩一旦赶来象牙谷,那又该如何应付?她有些担心,此次大战当下目标变成了对付吸血鬼和诺兰,但各部势力分头行动难免会摩擦,一旦失控就会变成大战,必须阻止丹尼。

而光•恩廷斯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想起几年之前在意大利和她在一起的美好日子,但是当时决定放弃和她在一起的选择是对的,这个女人的眼里只有权力而已。


端木笙背着诸葛羽一路奔向ECIS宝库。铁南早在外面等候,尽管有心理准备,但看到诸葛羽这个样子仍然被吓了一跳。他带着端木从侧门小心地进入了仓库大楼。灰色的古旧大楼空荡荡的,即便是端木,之前也只来过来两次,还都是在一楼等待的。

“跟紧我,别出声。”铁南嘱咐道,他看着手表,“还有十五分钟,值班警卫会去休息室,到那时我们才能进去。你和我去三层,在第三层不仅有该隐宝石,我想还有一个叫生命宝瓶的东西可以帮他。我觉得两者得其一就行了。”

“不,该隐宝石是第一选择。”端木笙冷冷地说道。

铁南看着端木,缓缓说道:“你保证不会对诸葛做出伤害的行为吗?你不是要用那东西转化诸葛羽吧?”

端木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当然不会。”

“另外你也要答应我,不碰其他东西。”铁南严肃地说道。

“当然。”端木笙斩钉截铁地应道。

铁南点了点头,两人陷入沉默。十五分钟很快过去,铁南拉着端木站上了笼子电梯,三人同时消失。


1981年ECIS成立时,就开始设立异世界宝物库。据说各个国家都有类似的用来存放奇怪物品的仓库,比如英格兰的爱德华广场,美国的13号仓库,中国的帝陵,俄罗斯的零号空间、风名岛的珠光宝气阁等。ECIS仓库继承于国际刑警的伦敦仓库,但从1981年开始,到现在不过十多年的时间,ECIS搜罗到了国际刑警几十年来未曾想过的东西。

无论是东方的刀剑,还是西方的神秘武器,又或者无法解释清楚功能的东西,功能无所谓大小,共同点就是危险又不适合销毁的东西。这里按照字母排列被分为26个区,安全级别分为三层,第一层是罪案相关的怪异物品,第二层是ECIS的特别藏宝库,而前两层又各自有9层。第三层是逆天级别的宝物。

仓库的创始人飞利浦•隆平日就住在这里,也是从1981年仓库设立开始到现在唯一的主管。这个仓库的存在并不是秘密,他手下打杂的人有不少,很多打杂的人其实并不知道他们管理的是什么东西。但平时真正能够在这里随便出入的E科人员,连他在内不超过7个,而能进入地下三层的只有三个人。

铁南作为仓库最新安全系统的设计者,除了第三层,其他两层的情况,他早已了然于心。他知道,除了他设定的安全体系,在仓库的深处还有一些不了解的力量。但他和端木也很清楚,现在飞利浦并不在这里,所以只要突破铁南设计的安全体系,这里就基本算是不设防的宝箱了。


“该隐宝石在第三层,那是最危险的一层,除了我设计的安全系统外,还另外有人驻守。我没办法自己上去拿到。”铁南带着端木穿过第一和第二层区域,并在第二层拿了六七个盒子放在包里。他转到一个角落的房间,又道:“把诸葛放在这里,我们两个上去。这里的日常守卫很少,主要依赖的就是我的防卫系统。”

铁南手里的小电脑不停地扫描周围:“我把监控录像全都替换掉了,大约有二十分钟时间让我们行动。一旦李老头发现我们侵入第三层,我们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没有别人看守吗?我听说舒兰特有个师父,是个老迈的中国人,那个威廉•舒兰特就是他一手训练得出来的,有没有那个人?”端木笙问。

“我怎么知道。我虽然为了安全系统,为仓库忙了四年,实际上正式在这里工作只有两年不到,根本没看到过你说的那个人。”铁南苦笑,然后话锋一转,胸有成竹地说道:“但有一点你放心,这里的防卫系统我绝对了如指掌。”

端木笙点了点头。她听说过ECIS仓库的防卫,据说没有指纹、眼角膜和声控三种核实,没有人能够踏入第二层。而第二层的通道,仿若一个巨大的棋局,按照中国人最经典的棋类游戏“围棋”的方式排列,不了解的人一踏入这里就坠入了迷宫。一旦在第二层通向第三层的路上触动防卫系统,整个大楼的警报都会启动。

看着铁南带着自己堂而皇之地穿越整个二层,端木笙笑道:“他们居然允许你离开这,冒的险也太大了。”

铁南道:“他们当然修改了安全设定,但这种程度的修改对我而言没有影响。”

 

十分钟后,两人停在了漆黑的大门前,这就是二层向三层的入口。

“三层我只进去过一次。那是在一年前,所谓进去也仅是跨过了大门而已。我维修了入口的系统。”铁南一面说着,一面把收集的物品在自己身上装备起来。很快,他就变成了个钢铁战士,摆弄着机器胳臂、机器腿,好像传说中的钢铁侠。

“你这都是些什么?你叫我不能乱拿东西,自己拿了那么多。”端木秀眉微蹙道。

“我拿是因为我清楚啥东西可以带走,啥东西适合我用。”铁南拍着身上的铠甲,“亚历山大大帝的铠甲。”然后他穿上了一双红色的靴子,整个人就飘浮在了距离地面半米的地方。“这是伽利略设计的飞靴。”他抬起胳臂,又道,“还有二层最强的武器——春风弩,是一个叫司徒龙章的人设计的。”

“没听过这个人。”端木笙淡淡地说道。

“这里很多宝贝的制造者都是默默无闻的人。”铁南笑道,“司徒龙章是中国汉朝人,他的春风弩取的是自然之力,算是最接近西方魔法的东方力量。”他指着二层通向三层的大门道,“这个门除了密码外,还设置了两吨的压力,要全凭力量才能开启。”

端木笙有些无语:“那我们怎么过去?就算你知道密码。”

铁南狡猾地笑了笑:“所以我在一层和二层分别拿了点东西。”他随便在小电脑上按了一排按钮,大门提示密码通过,然后铁南从包里拿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罐子以及一个青铜大锤的锤头。

“谁能想到达芬奇当年就曾经想要发明永动机,永动机虽然没有发明成功,却有了这个装置,可以瞬间产生巨大喷气力的动力盒。”铁南一面说着一面把青铜大锤的锤头安在了动力盒上,“再配上匈奴人阿提拉使用过的锤头,自然就能发生奇迹。”说着他按下了按钮,黑色盒子里面传来一阵气流的响动,“轰”的一声把锤头飞射出去。那锤头砸在黑色大门上发出一声闷响,大门打开了一个人的身位。

铁南和端木笙飞快通过了大门进入了三层。


“你能飞起来吗?这里有独立电脑控制的铁甲护卫,听音攻击。这个储藏室里重力不起作用,所有没有被固定的东西都是飘浮的。”铁南道。

端木笙变作蝙蝠的形态,同飘在空中的铁南一起向前。前方是一个圆形的大厅,大厅里竖立着七个木质的架子。

“理论上每个架子上有一件物品,但这里只有六个架子是有物品的。”铁南平衡着身子,低声道。

“你是说当年路西法之剑的确是放在这里的?”端木笙问。

“不错,那一年艾哲尔在极地冰寒中挖掘出了那把魔剑,并送来了ECIS,但约定一年后来取。三百天后,他在这和舒兰特的师父决战一昼夜,最终把魔剑赢回了西伯利亚。”铁南看着端木道,“这不是传说,这是活生生的历史,发生在1988年。舒兰特的师父从此再没有出现过。”

“好好,我不管别的,你告诉我该隐宝石在哪个架子?”端木笙问,她只祈祷没有那个老头子冒出来。

“我不知道……”铁南的话让端木吓了一跳,“你必须自己去找。我想那东西既然是血族的宝物,你应该可以感应到,但你要小心。”

端木笙闭上眼睛,用心灵去感受,但一无所获。她小心翼翼地上前几步,身体化作一群蝙蝠飞向大厅的上空。但她刚接近一个架子,架子上就绽放起七彩的光华,那光芒落在她的身上化作了火焰。端木笙闷哼着落回地面,左手左腿和胸口都被灼伤,几乎失去了行动力。她被击落地面的声音也招来了铁甲护卫,十多个机器人从门外贴地飞行进来。

铁南皱眉道:“怎么办?”他试图给端木包扎,但那伤口居然在不断侵蚀端木的身子,灼伤面积越来越大,甚至开始毁坏端木笙绝美的容颜。

突然,在远端的一个架子上响起了古老的语言,血红的光芒蔓延开来,如血色的月光洒在了端木笙的身上,光芒照到的地方伤口迅速愈合,转眼间端木笙的身体就迅速恢复了。

“神啊……”端木笙忍不住说道,“就是那个!”

机器人对铁南和端木笙进行攻击,但在那血红光芒的笼罩下,机器人的攻击伤害不到他们两个。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那些机器人就在大厅门前,甚至不敢步入大厅。

绽放光芒的那个木架上有个白色的托盘,托盘上一枚晶莹的血红宝石,约有鸽子蛋大小。

端木笙对着宝石的方向双膝跪倒,嘴里念念有词,赫然也是刚才那种古老的语言。“该隐宝石”缓缓升起,仿若一代魔君重现天下。端木笙拔出匕首,划开手掌,鲜血汩汩如泉,她嘴里念念有词,五官开始溢血。那宝石飞到她的手中,红色的光芒和她的血液交汇在一起,光芒慢慢收拢。

端木笙注意到那宝石的上面有道细小的十字裂痕。就在这时,大厅上空响起苍老的声音:“谁人入侵ECIS?”

“快走!”铁南拉住端木笙。端木笙举起宝石照向门口的机器人守卫,那些守卫立即融化成铁水。铁南心痛得脸都抽筋起来,“这些机器人都是超高级的智能机器。你能不毁坏就手下留情。”

端木笙哼了一声,借助该隐宝石的力量高速飞奔,从宝库第三层冲向第二层。


警报声中端木笙捏着“该隐宝石”,铁南背着诸葛羽,一路向前冲出了ECIS仓库。路上所有的阻挡都被“该隐宝石”击破了。但就在他们跑出大门的那一刻,前方强大的杀气迎面而来。

克拉克•戴普身着黑色风衣,带着小礼帽,背着手站在门前:“留下该隐宝石,我留尔等一命!”

端木笙想也不想,举起宝石向着戴普释放出妖力,但戴普一张手,之前一路横扫的力量连响声都没发出,就被他单手挡下了。

“你的力量还不配使用这样的神器。”戴普微笑道,“给我就饶你不死。”

端木笙还没说话,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从背后的ECIS仓库大门里轰出,就连克拉克•戴普都为之变色,双手抬起奋力阻挡那击破一切的飓风。

“轰隆!”端木笙被力量振飞出去,戴普亦退出七八步,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土坑,远看过去好像一个脚印。铁南身上的铠甲发出晶莹的光华,刚才那石破天惊的一脚居然是他踢出的。

“端木快走,这里有我。”铁南甩出一个盒子,那盒子落在地上变成了小型的汽车。

震飞出去十多米的端木笙挣扎着爬起,把边上的诸葛羽背起,进入汽车一路狂飙。

克拉克•戴普皱眉转身要追,铁南却又是一脚踢来,同样的气势绝伦,同样的横扫一切!

戴普冷笑着一拳挥出,拳脚一碰发出隆隆响声。铁南退出三步,他看到脚上那双靴子,居然因为这一击变形了。戴普侧头端详了一下铁男身上的装备,摇头道:“这些力量虽然不错,但凭借外力是不可能赢我的。让开,我饶你不死!你命不值钱,但这身铠甲不错。”

铁南不说话,他拳头握紧,站在雪白的道路中央一动不动。

戴普无名火起,双臂展开,拳头如天上星辰般擂向铁南。

铁南胳臂上的春风弩呼啸而出,连珠发出二十一箭,仿若机枪扫射一样。戴普向前的势头一点不减,所有的箭弩都被他的左手挡下了。

铁南脚上产生推力,身子向上飘起,人向前掠,两人在空中连换五下,地上留下了一排拳印腿痕。铁南怒吼一声冲天而起,人在空中双腿转起,如开山大斧雷霆而下……

克拉克•戴普昂着头,有恃无恐地等着,待那腿踢下,低喝一声,一拳迎上。“砰!”人影再次分开。

白茫茫街道上,铁南被拳头砸在胸口,翻滚着跌出去二十多米,胸口的铠甲破裂开来,嘴角血丝挂下,挣扎了两下没爬起来。

戴普看也不看他,从他身上跨了过去。


查理苦战,一直在等候什么重要人物?

路易·瑞德为掌控黑暗世界留下过什么伏笔?

精彩情节愈加扑朔迷离!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君天长篇科幻小说《X时空调查》在“罪推理事务所”姊妹号

“科幻故事空间站”火热连载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