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作为和亲公主出嫁,他却把她锁起来当成一条狗…

19楼小说 2018-10-19 17:31:47


第1章

东临国,年号天益,当朝宰相慕容聪家有三宝一怪。

一宝为慕容聪书法乃天下一绝。

二宝为其女慕容燕婉六岁能作诗,现在才八岁就名动天下,见过此女者都称,慕容燕婉真是一个美人胚子,此女非富即贵。

三宝为其子慕容煜飞才十岁就能完成皇上出的难题,得到皇上的嘉奖。

一怪则为慕容府中的三小姐慕容攸宁五岁还很少说话,成日发呆,一呆就是一日。世人皆称奇,慕容家的人都如此聪慧,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女孩呢?

“小姐,您怎么又望着天呢?您整整看一个时辰了!”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是攸宁的贴身奴婢相宜在唠叨着。

年仅五岁的攸宁长叹一声,暗忖道:“不看天,我能做什么呢?自从穿越来这里,每日无聊,给我关攸宁一台电脑和网络,我就不发呆了。”

是的,我关攸宁一个二十五岁的大好青年,不知为啥一觉醒来就变成一个婴儿!原来睡觉也可以穿越啊!幸好 “攸宁”这个名字还是一样的,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从此攸宁有了新的生活,新的身份,新的名字。攸宁慢慢地适应,随着这个身体的长大,不知不觉穿越已经有五个年头了。

“幸好之前看过不少穿越小说,还不至于茫然无知。”攸宁任由相宜牵着手,口中轻念着。

“小姐,您在说什么?”相宜听见她在嘀咕,有些好奇地问道。

攸宁不出声,望着长廊外边未扫的雪,甜甜地笑了:“雪,雪。”她边说着边指着远处的雪,笑得像是一个五岁孩童应有的天真烂漫。冬天总是那么地冷,大雪下了一整夜,到处白茫茫一片,应该是零下十几度了吧!攸宁仰望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小姐,今天是您五岁的生辰,夫人正等着您呢!”相宜轻轻地说着,她牵着攸宁的手将攸宁带去了偏房。

“夫人,小姐又跑去看雪了呢!”相宜笑着将攸宁的手交给了她口中的“夫人”,攸宁的“娘亲”。

“娘。”攸宁往她的怀里钻,她身上的茉莉香很让攸宁喜欢。这是母亲的味道,这是母亲的温暖啊!在这个世间,只有她能让攸宁安心。

“傻孩子,雪有啥好看的啊!”娘怜爱地抬起攸宁的小下巴,又刮刮攸宁的鼻子,“你看,这些是你爹差人送来的。”

攸宁一眼就见到桌子上放了一些红色盒子装着的礼品,心下黯然,他又没有来啊!

“听说今天北齐的大皇子要来了,你爹进宫了,估计皇宫里有得忙了。”娘自攸宁安慰地说着,攸宁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

即使他不忙,也未必会来过攸宁的五岁生辰吧!攸宁娘只不过是一歌姬,被爹相中,娶回府中做侍妾,诞下攸宁之时已经是难产,所幸活了过来,却落了病根,不能再生育了。府中美丽妻妾众多,攸宁娘地位低下,又不再受宠爱,女儿的生辰自然无法让宰相爹爹在意。

“攸宁,你别怪爹爹,知道吗?他忙着帮皇上分忧呢!”娘的眉宇间尽是失落,美丽的眼睛失去了神采,她容颜未老,君心已不在。

“嗯。”攸宁乖巧地点点头。

“咳咳……”娘猛地一阵咳嗽。

攸宁赶紧对着娘的贴身婢女绿竹问道:“我娘今早吃药了没?”

绿竹赶紧说:“已经吃下来,就是……”不见好转。

“娘这是老毛病了,不打紧。相宜们带小姐去厢房吧,免得攸宁将病气过给她。”娘才见攸宁一会,就急忙让她走了。

攸宁顺从地被相宜牵着手离开了。

之前攸宁曾想留下来陪娘的,可怜她孤苦无依,也是攸宁在这个世间的唯一依靠,自然想和她多亲近一些,只是爹有命令,娘有病在身要修养,攸宁多半时间都是在自己的小屋呆着。

走到转角处,迎面而来的是攸宁同父异母的姐姐慕容燕婉,年方八岁,其母是皇后的妹妹,身为嫡女难免骄纵,总是看攸宁不顺眼。

“姐姐好。”攸宁笑着打招呼,相宜和澄洛微微行礼。

“嗯。”她的眼落在攸宁身上的云锦袍上,这是爹给攸宁的生日礼物。攸宁知道,她一向很喜欢这种布料,每次宫里赏赐下来好的云锦布料都是她一个人的,这次,只是分了一些给攸宁做了件袍子。

燕婉没有多和攸宁说话,走到攸宁身侧之时却撞了她的左肩,攸宁个子还小,一下子跌到了地上了。

“小姐!”澄洛紧张起来,立刻将攸宁扶了起来。

“哼。”燕婉大概从小就被她娘教育不要搭理攸宁,所以她很少和攸宁说话。

“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来人是十岁的慕容煜飞,攸宁的同父异母的哥哥。

攸宁不出声,相宜朝着燕婉远去的背影看了一眼,不敢出声。煜飞立刻明了,过来牵着攸宁的手:“攸宁可摔疼了?”

“不疼。”攸宁奶声奶气地应着,眼睛盯着煜飞的脸,这个小正太虽然只有十岁,长得真是可爱啊,白皙的小脸上一双丹凤眼微微翘起,高高的鼻梁煞是好看,长大后一定迷死不少女子吧!重点是,他对攸宁这个妹妹可没有偏见。

煜飞可没有留意攸宁的口水快要流出来,轻轻叹了一口气:“燕婉只是恼了你穿云锦的衣裳,你知道她最不喜欢别人用她的东西。”

攸宁点点头,煜飞摸摸攸宁的头,对着相宜说:“我带着她走走吧,你先下去吧!”

相宜知道他对攸宁不错,就放心地退下了。

煜飞将攸宁带到了厢房,里面可真是暖和,炭烧得正旺,嫡子的待遇可真是好啊!

“攸宁可还记得上次哥哥教了你哪些字?”煜飞对攸宁真是好啊,还亲自教她识字。

“记得,就是上面那些字。”攸宁指着他墙上的地图。

“你念念吧!”

“嗯,西边的是西辰国,东边就是我们东临国,南边是南滨国,北边是北齐国。”攸宁很顺溜地就说出来。这是一个架空的时代,一个陌生的时代,攸宁仅有的历史知识在这里完全排不上用场。想到这里,攸宁的心在滴血啊!枉她读了那么多年的历史!

煜飞很开心凑过来挂挂攸宁的鼻子:“记得真清楚啊!我看啊,你说不定比燕婉更厉害呢!”

“我才不要比她厉害呢!还不被嫡母和燕婉整死啊?”攸宁心里嘀咕着。

攸宁一直装出五岁孩童该有的童真,从来不敢语出惊人,有时候娘亲教的诗句,本来会背了,还是装着不会背。更多时候,怕自己语出惊人,干脆连话都少说。要知道,过目不忘,聪明伶俐这些好听的词汇已经被燕婉占用了,攸宁乃区区庶女,若是表现得和燕婉一样优秀,天赋异禀,讨人喜欢。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皖佳氏太强势,攸宁娘太懦弱,爹又醉心于权术。皖佳氏必定容不下攸宁和燕婉争高低,攸宁什么时候被嫡母整死都不知道啊!

“你这么聪明,可惜爹太忙了,无暇顾及你,我定向爹好好说说,给你找个教书先生。我记得燕婉四岁的时候,就找了教书先生。”煜飞倒是很顾着攸宁。

估计爹现在头都大了,你还是不要凑合了。

攸宁再次将目光移向了北齐。北齐的大皇子来了,是敌是友还是很难说的。

“你在看哪儿?”煜飞见攸宁每次都是望着地图出神,顺着攸宁看的方向望去。

“北齐。”攸宁吐字清晰,指着那辽阔的地域。

“哎,北齐的大皇子来了,这次来的也有南滨的小公主,听说是要联姻的。我们东临的小公主也才八岁,不知道北齐的大皇子会选谁做他的正妃?”煜飞自言自语道。

都还是娃娃呢,就急着定亲了,有事要发生了吗?

“攸宁,你皱着眉头做什么啊?我总觉得,我和你说的事情,你都听得懂似的。”煜飞笑眯眯地看着攸宁,他知道府中的人都在讨论这个小妹妹是个呆子,可只有他知道,这个妹妹不但口齿伶俐,还聪明过人,而且她很喜欢缠着他,用黑曜石一般光泽的眼眸望着自己,甚至喜欢用手摸自己的脸。

只是他不知道,她的心里想着的是:我的小正太啊,你好可爱啊!你的皮肤怎么那么好啊!又白又嫩,再摸一下。

煜飞又接着说道:“北齐的大皇子戈黎和我同岁,听说他的箭术最准,能百步穿杨。我可要勤学苦练,不能输给他。”

“飞哥哥最棒了!”攸宁不失时机地补上一句,笑得甜甜的。这个小正太,很有追求。

“真想见见那个大皇子戈黎!”也许是上天对煜飞太过喜爱了,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下人进来禀告,“小姐,公子,老爷请二位进宫。”

第2章

“纳尼,攸宁也要进宫?”攸宁心一惊,在她看来,所谓的皇宫就是吃人的地方,所有的宫斗都起源于此,此乃阴气甚重的不详之地啊!

两人披上了披风,才出庭院,就见到一副骇人的场景。

攸宁的娘亲正被绑在树上,头饰,站在一边的正是宰相的正妻皖佳氏。

“娘!”攸宁失声叫了出来,急忙跑去,不想被煜飞一把拉住。

“母亲,这是何故?”煜飞紧紧拉着攸宁的手,不让攸宁挣脱。

皖佳氏回头,头上的金饰一阵晃动,她指着攸宁娘:“这个贱婢居然偷了我房里的东西。”

“冤枉啊,贫妾给您请安的时候,不曾进过您的内房啊!”攸宁娘脸上居然有伤痕。

“哼,不是你还有谁?我娘的五蝠捧寿簪就在你的房里找到的。”燕婉气鼓鼓地在一边添油加醋。

攸宁瞥见皖佳氏的侍女拿着的首饰,那是皖佳氏最喜欢的首饰。

“攸宁,娘真的没有偷!”娘无奈只好对攸宁喊着,她不忍心看着幼女目睹此过程。

“你是不是要偷着给你的情郎啊?我早就查出来了,你的表哥近日来京,曾想找你借钱。”皖佳氏得意洋洋的。

“他是我的表亲,确实来找过我……”娘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皖佳氏打断了,“我听闻,你们自小有婚约的,只是你被你爹卖进了戏班。哼,身份低贱的人,就是不干净。”

攸宁听闻,火起,正欲开口说话,煜飞已经开口了:“娘,我们正急着进皇宫呢!姨娘的事,回来再问吧!”

“哼,现在先不和你计较,你偷窃财物,私通汉子,等老爷回来再收拾你,”皖佳氏说完,扫了攸宁一眼,“攸宁可以不用进宫了,我可以带着子衿去。”

七岁的子衿是府里的另一个庶女,其母聂氏是县丞之女,平日里对皖佳氏多是阿谀奉承。

此时,聂氏和子衿正匆匆赶来,听闻此话,心中自然大喜。

皖佳氏平日对攸宁娘不理不睬,怎么会突然要置她于死地呢?而且还牵扯到攸宁娘的表哥,就是攸宁的表舅。

皖佳氏身边的妇人悄声道:“夫人,皇上说要三位小姐都进宫。”

皖佳氏不甘心地看了看攸宁:“煜飞,哄哄她。”

燕婉很不屑地瞟了攸宁一眼。

“攸宁,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娘的事,先不要担心,哥哥回来会帮你娘说话的。知道吗?”煜飞握着攸宁的手,低声细语地说着。

“嗯。”攸宁低头沉思。皖佳氏为何要突然发难?她已经稳坐正妻之位,育有一儿一女,宰相府中的女人虽不少,但是能平安诞下孩子的却只有三个。

“攸宁,不要怕,有煜飞哥哥在。”煜飞搂紧攸宁,轻轻安慰道。

攸宁抬眼,见到煜飞单纯的眼眸,恳切的神态,她心一暖。

娘,你可不能出事啊!

“我该怎么办啊?”攸宁第一次恨自己无能,怎么其他穿越的女主角就那么能言善辩,能力卓越,到了自己,就怎么无力呢?她心中千折百转着,任由指甲掐进肉里。

“姐姐,你说这攸宁可真是奇怪,一般孩子见此场面,定然大哭或者被吓得不轻,可她不吵不闹。”聂氏的声音虽轻,可攸宁还是听得真切。

皖佳氏不屑地应道:“哼,一个贱种也敢和燕婉穿一样的衣服。妹妹啊,你不觉得委屈啊?一个戏子就和你平起平坐呢!”

“那是自然!”聂氏瞅了攸宁一眼,说话间有些不自然。

不知不觉马车停了,全部人都下了马车。

皇宫很大,攸宁无心观赏,心里只想着怎么营救母亲。

皖佳氏的手段很厉害的,她死扣了两项罪名给母亲,偷窃加上通奸,这足以让母亲沉塘啊!

爹现在肯定无暇顾及娘,据攸宁分析,此次南滨的公主也来,无疑是想争着和北齐联姻。东临国的公主有三,出嫁有二,唯一未出嫁的花琛公主,才八岁,真是可怜,才这么大的娃就要为政治牺牲了。

可是为什么要在这么紧要的关头招慕容家的人进宫呢?一定是出事了!

第3章

“张公公,这么急着宣着我们入殿,您可知是何事啊?”皖佳氏对来迎接的张公公倒是很有礼貌,毕竟他在皇上身边伺候已久。

张公公回头看了后面几个孩子一眼,有些犹豫:“您到了养心殿就知道了,哎呀,这事呦……”

皖佳氏自然不放过打听消息的机会:“张公公,这到底是啥事啊?莫不是和北齐的大皇子有关?”

“哎呀,就属夫人您最聪明,一猜就知道了。”张公公边说着又回头看了孩子们一眼,看得攸宁发毛。

“张公公,您就别卖关子了!”皖佳氏继续笑得端庄,眼睛却看着煜飞和燕婉。毕竟张公公似乎有事关于孩子的。

张公公却不愿再说,只道:“到了养心殿,皇上自会告诉您的。”

到了养心殿门口,攸宁见到了爹,当朝宰相慕容聪。

皖佳氏和聂氏随爹进入了养心殿,留她们四个在外边侯着。

“姐姐,皇上就在里边吗?”子衿问燕婉。

“嗯。”燕婉点点头,看向攸宁,“哼。”

“燕婉,攸宁是你妹妹,不要总是这样。”煜飞有些火了,他一直牵着攸宁的手,他的手很暖,足以在这个冬日让攸宁心暖。很久之后,攸宁都很怀念这样的温暖,那是从手心传递出来的真心和爱护。

燕婉不服气:“哥哥,为什么你总是帮着她呢?子衿,我们不要理那个贱丫头。”

“你不要太过分了!”煜飞一直是护着攸宁的。

“怎么吵起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走入视线范围的是一个身穿桃红色披风的美人,金瓒玉珥,淡扫峨眉,肤若凝脂,白里透红,秀美中透着一股媚气。

“这是玉贵妃。”美人身后的女婢说话了。

“拜见玉贵妃。”煜飞反应很快,立刻行礼。

攸宁反应也不错,马上跟着行礼:“拜见娘娘。”

燕婉和子衿也跟着行礼了。

“你们就是慕容家的孩子啊,真是伶俐,一个长得比一个好。你叫什么名字?”玉贵人见攸宁年级最小,反应很快,就好奇地问她。

“漂亮的娘娘,臣女的名字叫慕容攸宁。”攸宁在行礼的那一刻,心中打定了主意,这一次进宫,是唯一一个救娘的机会。她宁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讨人欢心才行,而这个人必须能说得上话,比如,眼前炙手可热的玉贵妃。

玉贵妃咯咯一笑,掩口对着后面的婢女说:“多乖巧的孩子啊!”

“你多大了?”玉贵人笑起来真是好看啊,难怪能讨得皇上欢心啊!

“回娘娘,臣女今日五岁了!”攸宁努力使声音听起来很可爱的。

“今日?今日是你的生辰?”玉贵人的话被开门声打断了,随着一声“哈哈”的笑声,一个身穿明黄色衣服的人首先走了出来,随后是攸宁爹、皖佳氏和聂氏。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攸宁第一个反应就是跪地行礼。

低着头,看着地,听着玉贵妃和煜飞哥哥他们的行礼声,攸宁有些紧张,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求皇上救人太唐突了,就算过了这一次,还有下一次,皖佳氏经过此次必定要整死她们母女的。

“慕容家的小女儿倒是伶俐啊!”随即攸宁被皇上扶起。“都起来吧!”皇上一声令下。

攸宁终于见到东临国的皇上了,身穿明黄色的锦袍,年约四十的中年人,双目有些内陷,眉头确是紧锁着氤氲。

“你是长女燕婉?”皇上随即朝着燕婉说着,三个女儿就属她长得高大一些,皇上很容易就辨别出来了。

“臣女是。“燕婉微微一笑,显得大方得体。皖佳氏刚才在马车的时候,千叮万嘱,要她落落大方,行止端庄。

皇上很满意地说道:“嗯,长得真好,人也乖巧,比花琛懂事多了!”皇上话音刚落,爹立刻接口:“小女顽劣不懂事,怎能和花琛公主相比呢!”

站在后面的皖佳氏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般,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玉贵妃笑着走到皇上的身边,讨好一般说道:“皇上,就凭慕容家的这三个女儿,就能将南滨的小公主比下去了,哪里需要花琛公主出面啊!”

这话一出,攸宁看到皖佳氏几乎要飙泪了。

“慕容家要出凤凰啦!朕要多谢爱卿培养那么优秀的儿女。”皇上的眼光一直没有离开过燕婉,爹看着燕婉的表情也是那么地……奇怪!

攸宁有不好的预感……要出凤凰?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