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拿了雨果奖,电影版可千万别给拍砸了啊!

豆瓣电影 2018-04-10 11:18:06


  • 本文来自豆瓣用户桑卡卡夫的日记,原题“《三体》——华语科幻热潮的大幕将由此升起吗?”


  知道刘慈欣这个名字,是在很久以前的《科幻世界》上,久到需要回归上个世纪。


  某年高考作文题目凑巧被《科幻世界》猜中后,这本杂志几乎成了我们当年唯一被允许阅读的“杂书”。借着提高写作“想象力”的借口,那些年每月一本的《科幻世界》几乎被我翻得起了毛边,后来在网上颇有名气的“科幻三杰”,也是那个时候一一走进了我的视野。


  在当年奇幻和魔幻等幻想文学还几乎没有在华语圈中诞生的时候,科幻是唯一充满着想象力的文学产物,让人欲罢不能。但说实话,作为一个文科生,对充斥着无数科学理论和术语的硬科幻,我向来是敬而远之的。我更喜欢的,是卫斯理式的披着科幻外衣的天马行空式作品。或许也因为这个原因,在上大学后,特别是在网络小说兴起之后,科幻这一块,已经渐渐被我遗忘。


  又过了很多年,忽然一本书和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频繁的出现在耳边眼前,那就是刘慈欣的《三体》。等到太多人的推荐让我觉得再不一读实在有些落伍,我才买回来一探究竟。而这一读,就再也停不下来。


  再之后,便是《三体》将被改编成电影的消息。


  恐怕即使是科幻迷们也不能否认,科幻阅读在现在的中国已经成为一种相当边缘的群体。而科幻电影,更是从未成为主流,甚至几乎没有过经典作品。更何况,看到那个不怎么靠谱的主创名单,别说铁杆《三体》迷,即便是我这个伪粉丝,也有些忍不住要拍案而起了。


  好东西不应该是这么个糟践法吧。


  但看着出品方游族像模像样的拿出六部曲的拍摄计划,还找来高群书等人搭建班子,又似乎显得颇有诚意。而从目前曝光的剧照来看,至少在影像化难度相对最低的第一部,倒不见得有我们一开始想象的那么烂。


  反正大刘说过的两句话都有些道理,一句是“不可能我们拍出第一部科幻片就是经典”,另一句是“现在拍不好,不意味着将来就能拍好”。

  随他们折腾吧。




  回到《三体》小说本身。刘慈欣在回顾自己的创作历程时说:“人造卫星、饥饿、群星、煤油灯、银河、文革武斗、光年、洪灾……这些相距甚远的东西混杂纠结在一起,成为我早年的人生,也塑造了我今天的科幻小说。”此言不虚。特别是在《三体》首部曲里,十年浩劫成为故事重要的背景,而无论是中心人物叶文杰,还是地球三体组织的一干人等,无非是对这个世界、这些人心彻底绝望,才期望主的降临与拯救,甚至是彻底毁灭。


  个人认为,单纯以科幻和小说两方面考虑,《黑暗森林》是三部曲中最为构思巧妙的。其世界观之宏大、想象力之丰富、逻辑性之严密,都让《三体》系列迈上了经典的台阶。其中的四大面壁人和面壁计划,以及“黑暗森林”体系的引出,不但彰显了大刘同学大得出奇的脑洞,毫不夸张的将,也让中国科幻文学走出了比肩世界顶级水准的一步。


  而争议最大的第三部,虽然因为刘慈欣的想法太多而导致叙事有些失控,特别是对于那个沧海桑田的结局,很多书迷都颇有微词。但《死神永生》中的主角程心,却是三部曲中塑造得最好的一个人物。她比汪淼多了些纤细的心思,又比罗辑多了些丰富的层次,更重要的是,她代表着作者所寄托的终极主题之一——爱,是宇宙间永恒不灭的最后归宿。


  以恨而生、以爱而终,《三体》在价值观走向上画出了一条兜兜转转的大圆弧,最终落到如此正能量的领域。哪怕故事的结局,是那么的残酷与幻灭。


  大刘这个昵称很符合刘慈欣本人的形象。这个年过半百的微胖男人有些娃娃脸,加上那副大眼睛,颇有些呆萌的味道。在山西一个小镇上以电脑工程师的身份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他,一直默默的创作着连同事和妻子都不知道的小说。在这种心灵的孤独里,他创造出了整个世界。


  他笔下的故事,是带着一股浓郁的史诗气质的。在那个看一场《阿凡达》需要坐三个小时火车去到另一个城市的小镇上,他仿佛站在了更高维度之上,记叙着这个低纬度世界里的一切爱恨情仇、贪嗔痴念,甚至整个世界之所始与之所终。他崇拜科技,如同他崇拜英雄。在他的笔下,历史从来都是英雄——或者是那些看似默默无闻却悄无声息的成为英雄者——所创造,所改写。


  刘慈欣的另一部影视化的作品《乡村教师》很好的诠释了他的英雄观。这部即将被宁浩搬上银幕的小说很短,却集中了感动与震撼的元素。这个带着黑色幽默与现实嘲讽意味的故事,是否多少带着些身居繁华之外的作者的影子,恐怕不言而喻。


  据统计,《三体》系列的正版发行量大约是50万册,当然,以中国人的阅读习惯,我们可以保守的把读者数量乘以10 ,或者更多。但即使这个数字再大,也并不意味着电影的成功基数就此提升。毕竟很多时候,书迷和影迷不见得是同一个群体,何况,真正的书迷们,会不会对最后的作品买账,还是很难说的事情。

  其实像《三体》这样多线索发展、高情节密度的故事,或许电影化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试图分析影史上著名的科幻电影,你会发现大多数都拥有着较为简单的虚实线索和情节结构。特别是跨度长达六部的制作周期,如何保持观众的忠实度和剧情记忆力,已经是个很复杂的工程。


  或许电视化是更适合的道路吧。但中国的电视剧制作水平肯定不行,只有美剧的那种大制作才有可能结出硕果。但可惜,这在目前又是更加不现实的一件事情。

  有人说,刘慈欣的硬科幻已经够牛逼了,但是软科幻还欠火候。简而言之,就是相比那些瑰丽的科学幻想,作者在主命题的表达上仍显不足。《三体》的主题是什么?据大刘说自己说,是要探讨“宇宙中是否存在共同道德准则”。但阅完全篇,除开对宇宙间更加残酷和更加彻底的“丛林法则”印象深刻外,在这个主题上似乎少了些足够有说服力的展开,这或许是小说的一大缺陷,但作为中国大陆甚至华语文学圈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科幻作品,只能算是美玉微瑕而已。




  可以预见,在电影版《三体》中,一定会对原著许多情节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改。这种修改基于两点理由:一个是电影时长上的必要取舍和拍摄难度上的战略放弃。而另一个,则是为应付电影审核而不得不进行的改变。


  那个比禁片《活着》更残酷的开头自然需要大幅改动,因此带来叶文洁的初始动机也需要重新自圆其说。著名电影理论家,北大教授戴锦华说过,合法的文革叙述只有两种途径,一是“挺身抗暴”的英雄,二是“苦难深重”的民众。而叶文洁在北京和在红岸基地的这一段段让她对人性和整个世界都失去信心的经历,如何逃过“肿菊”的剪刀又合理铺垫,对编剧的考验可谓不小。


  总之,最后我们看到的,应该会是一部政治上绝对正确,情节上简化删繁,情感戏大幅增加,硬科幻变得通俗的电影,也应该会与书迷的期待有不小的差距。但《三体》的投拍,对华语科幻片市场的形成和类型化体系的完善,又有着重要的正面意义,一旦票房惨败,将在很大程度上打击此类电影的投资人信心。而中国科幻电影原本就很漫长的发展之路,恐怕会变得更加漫长,甚至看不到尽头。

  所以,等明年《三体》上映时,我是一定会买一张票聊表支持的,为了大刘,也为了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