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甜文】吾皇有个歌手梦

约稿函 2018-07-30 12:10:54


吾皇有个歌手梦

图片丨源自网络

美文导读

作为皇帝白敛的皇后,我不仅要陪着他演戏,给他的歌伴舞,还要默默背起他甩过来的无数黑锅。可谁让我喜欢白敛呢!所以陛下你长得帅,你说的都对。

萧四娘

  第一章

 

  大梁尊贵的皇帝陛下白敛病了,病到连早朝都没去。但非常奇怪的是,白敛不许太医给他诊脉,还把前来送温暖的妃嫔全部赶了出去。

 

  安平公主白素素说到这儿时问我:“皇嫂怎么不去乾元宫看看皇兄呀?”

 

  白敛的病简直是上天恩赐,我有病才会主动去找骂。当然这些我是不能说的,我温和地笑了笑,道:“陛下喜欢的妃子他都不见,就更不会见我了。”

 

  “皇嫂,您得有点儿信心啊。您单纯善良不做作,一看就是穿越小说里女主角的人设,我还指着抱您的大腿呢,加油!”说着她拍了拍我的肩膀,便回去睡午觉了。

 

  白素素这种奇怪的宣言已经说过不下十遍,但以我的智商,实在理解不了其中深意。

 

  我不再去想,正准备试试新制的蔻丹,贴身宫女皎皎就从外头跑了进来,伏在我耳边低语。我听完不禁叹气,这人哪,果然不能高兴得太早。

 

  天将黑时,我穿着皎皎的宫女服,借口替皇后娘娘办事儿出了宫。

 

  长街的明灯已经亮起,拐角的那家饮茶胭脂铺这个时辰仍是门庭若市。排队的人在我眼里就是一锭锭金子,看得我心生亲切。我绕至后门,由人领着进了一间耳房,找我的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昏黄的灯光下,那人穿着一身月白色锦袍,脸上戴着同色面罩,只露出一双星眸。我走过去,道:“就是这位公子用了玉脂膏之后脸上出了问题?”

 

  本来这种事情是不用我这个幕后老板出面的,但白日里这人差点儿把店铺砸了,边闹还边嚷着:“快把你们老板喊过来,否则别怪爷不客气!爷上头有人!”铺子里的伙计猜他是哪位贵人,不得已才通知了我。

 

  闻声,他看向我,四目相对间,我觉得这双眼睛有点儿眼熟。

 

  “是啊,我的脸都变成这样了。”他的声音低沉,略带沙哑,也很耳熟。

 

  当他修长的手指掀开面罩的刹那,我的心咯噔一跳,只见他脸上多道红痕交错,虽有些可怖,却能看出昔日的盛世美颜。

 

  当然,这不是重点。我呵呵笑着,下一刻捂着脸撒腿就跑。

 

  只是还没跑出几步,我的手腕被人拽住,往后一扯,我整个人就倒在了一旁的矮几上。紧接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压了过来,他双臂抵墙,把我彻底困住。

 

  “毁了朕的脸还想跑,皇后如今可真是出息了!”白敛尾音一挑,眼中仿佛有凛冽寒刀“唰唰”地飞向我。

 

  我吓得腿软身子往下滑,被他一下子捞了上来,随后我的双腿就被他的两条腿紧紧夹住。

 

  这个姿势实在太过诡异,也太过亲密,我挣扎时听到白敛的喉咙里溢出一声呻吟。我愣了愣,脸“轰”地一下红了个彻底,心跳快得像是细细密密的鼓点,再也不敢乱动。

 

  半晌,白敛低下头,在我耳边恶狠狠地说了句:“鹿饮溪,朕不会这么算了的!”为了进一步表达语气的强硬,说完他一口咬住了我的耳垂。

 

  又酸又疼中,独属于他的温热气息从耳尖蔓延至四肢百骸。我手心里汗津津的,连带着那颗心也被烫得狠狠一颤。

 

  第二章

 

  我叫鹿饮溪,我的梦想是开一家胭脂店。但是我爹是大梁的丞相鹿鸣,他不许他的掌上明珠去做商贩,所以直到我当了皇后还是没能如愿。

 

  而我入宫伊始,向来端庄大气的安平公主白素素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似的,成天花样寻死,几次未果后终于放弃。

 

  后来我们混熟了,她和我说:“女人不能依附男人而活,当然你们这个时代还没有这么先进的思想。但是你想想,万一有一天皇兄把你抛弃了,你靠什么活?女人要有自己的事业,才没有后顾之忧。”

 

  我觉得她说得对,于是拿着自己的积蓄在宫外开了那家饮茶胭脂铺。

 

  我的奶娘调得一手好香,我从小便喜欢跟着她一道研制各种胭脂水粉,如今铺子里卖的都是我亲手做的。胭脂铺的生意异常红火,尤其是上个月我研制出的玉脂膏,一经推出就引得长安城的贵妇们哄抢。

 

  但我没想到白敛居然也会用,更没想到他用完之后脸上会起红痕,还把我在胭脂铺里堵了个正着。白敛威胁我说,我若是不把他的脸恢复如初,不仅我偷开胭脂铺的事情会被公之于众,而且我还会死得很难看。

 

  想到这儿,我浑身一抖,深呼吸几次后才出了凤栖宫。

 

  御花园后边的小河畔,栀子花开得热热闹闹。瞧见墙根底下立着的人,我急忙小跑过去,矮身道:“臣妾给陛下请安。”

 

  白敛侧首看我,神情诧异:“皇后今儿个的打扮……”

 

  我特意换上了一身大红色的绉纱裙,胸口处挖空设计,裙摆上星星点点地绣着栀子花。

 

  我抿着唇挺了挺胸,便听他又道:“空这么大还什么也没露,倒是省了布料钱。皇后果然节俭。”

 

  我:“……”你才节俭!你全家都节俭!

 

  我正气得咬牙切齿,白敛身边的归公公快步走近:“陛下,来了。”

 

  白敛前一刻还调笑的脸忽然变得深情款款,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溪溪,你怎么能对朕如此无情?”

 

  我立时反应过来,道:“后宫那么多娇人,你又怎么会在乎我?”

 

  我说完,白敛就过来拉住我的手,我一个旋身倚在他的怀里。明媚的阳光笼下来,他眼角的清泪折着熠熠金光,我愣了片刻方回过神,尖声道:“鬼才信你的话!”

 

  说完,我一把将他推开,随后抬手往他脸上招呼过去……

 

  这日过后,平静许久的后宫骤起波澜。

 

  据目击者秦贵嫔和李才人说,她们路过御花园时,便听见陛下哀求皇后娘娘说“爱我别走”,但是皇后非但不感动,反而冲上去把陛下挠了个满脸花。

 

  这其实就是白敛想要达到的效果。

 

  白敛觉得自己涂脂抹粉烂了脸的事儿实在丢人,不能让别人知道,但又不能天天戴着面罩去上朝,便想了这个主意。我和白敛在后宫最八卦的两个妃嫔面前演了这场戏,让所有人都觉得他脸上的红痕是我挠出来的。

 

  虽然玉脂膏没问题,但白敛的脸变成那样我有推卸不掉的责任,这个“悍妇”的锅我不背也得背。

 

  入夜,我拿着刚研制好的脂粉去乾元宫,甫一进偏殿我就蒙了。只见四周用白布搭了个台子,宫中的乐师拿着各式乐器正坐在一旁等候。

 

  白素素热情地把我拉过去,道:“我跟皇兄正准备唱歌呢,你来得刚好,一起啊!”

 

  旁边的白敛一头墨发随意地披散开,衣襟被扯开大半,露出大片如玉的肌肤。我压住狂跳的心,忙不迭地收回视线,装模作样地问白素素:“要唱什么?”

 

  “《一起摇摆》。”她的话音落下,丝竹声便响起。我虽从没听过这首曲子,却忍不住跟着旋律开始抖腿。

 

  “你不会唱就伴舞好了。”白素素把我推到了白敛身上,我没忍住在他胸前摸了一把。

 

  手感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给我你的手和你的腰肢,让我们融化在这节奏里……”白敛豪迈地开嗓,把我吓了一跳。他边唱还边配合着词动作,他的手在我的腰间游移,我被他摸得浑身汗毛齐刷刷地竖起。

 

  这哪是在唱歌,明明是在撩拨我。

 

  第三章

 

  “让我们一起摇摆,一起摇摆哎!”从乾元宫回来,那首歌的旋律如魔音一般在我耳边环绕着,直到我坐在梳妆台前还在哼着。

 

  皎皎将我头上的金簪拿下,笑着道:“娘娘从陛下那里回来这么高兴,奴婢还是第一次见。”

 

  我看着铜镜中自己上扬的嘴角,发现真如皎皎所言。

 

  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白敛那般自在唱歌的模样。

 

  想起白敛,我的笑意一下子顿住。光顾着唱歌,我竟把去乾元宫要做的正事儿忘了。

 

  我去而复返时,白敛正倚在寝殿的龙榻边打算就寝,看见我,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语气也充满期待:“皇后来做什么?”

 

  我晃了晃手上的小银盒,道:“臣妾研制了一盒有遮瑕效果的脂粉,来给陛下试试,看能不能遮住脸上的红痕。”

 

  白敛眸中的光瞬间暗下去,十分冷淡地道:“哦,那过来吧!”

 

  他向来喜怒无常,我早就习惯了。我走到龙榻边,白敛一把将银盒抢了过去,道:“朕自己来。”

 

  恰逢此时归公公进门,把我从尴尬无话中拯救出来:“陛下,如妃娘娘过来了。”

 

  在大梁朝堂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文鹿武鱼。“鹿”是指我爹丞相鹿鸣,“鱼”指的是统领三军的大将军于方。而这位如妃便是于方的女儿,也是后宫中最受白敛宠爱的妃子。

 

  还没等白敛开口,我就直接钻进了床底下。我一个皇后自是不必怕如妃,我只是不想看见他们两个当着我的面卿卿我我罢了。

 

  前些日子我看到过一次,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的眼睛还是瞎了的好。思绪回转间,有人跟着一道钻了进来,把我直挤到了墙边,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扑鼻而来的龙涎香味将我包裹,我呼吸都有些不顺畅,心想白敛钻进来做什么?

 

  外面脚步声渐近,随即有如妃疑惑的声音响起:“不是说陛下在吗?人呢?”

 

  归公公不愧是见过世面的,脱口便道:“陛下跟着安平公主去春熙殿用夜宵了,奴才竟是忙忘了,奴才有罪。”

 

  如妃嘀咕了几句,有些不甘心地走了。

 

  “陛下,出去吧!”我艰难道。

 

  白敛不理我,我轻轻地推了推他,还是没反应。我眯着眼凑近,见他双眼已闭,喷洒在我颈边的气息十分均匀,竟是睡着了!

 

  我不招惹白敛,他都看我不顺眼,这要是把他弄醒了,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我认命地窝回去,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一声又一声。

 

  我抿抿唇,小心翼翼地握了握他的手,幽幽地叹了口气。

 

  因着在床底下睡了一宿的地砖,隔日我腰酸背痛了一整天。白敛也没好到哪里去,晨起时腿狠狠地磕在了床板上,去上朝时走路还有点儿瘸。

 

  可能是一起患过难,有了非同一般的感情。这日之后,白敛不是在御书房批奏折,就是往我宫里跑,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我在研制脂粉,他在一边看书。这种状况维持了七日之后,合宫妃嫔终于忍不住,在白敛早朝时聚在了凤栖宫。

 

  “皇后娘娘容光焕发,姿色比从前更出众了。果真是独承陛下雨露恩泽呢!”如妃丹凤眼一挑,成功挑起在场所有妃嫔的怒气。

 

  啧,还独承雨露,如妃你是什么时候瞎的?我心下腹诽,面上却微微一笑:“本宫也没有什么别的优点,就是年轻。”

 

  后宫之中,只有如妃年纪比我大。见到如妃的脸黑如锅底,我笑得更开心。

 

  就喜欢你这种看不上我却又不敢抽我的样子。

 

  第四章

 

  回击了如妃之后,我整个人神清气爽,晚上早早地就躺下了。睡得迷迷糊糊时,有人把我拍醒。我看见眼前的黑影惊得差点儿喊出来,嘴巴立时被人捂住:“是朕。”

 

  我瞬间松了口气。白敛将我从被窝里拽出来,道:“陪朕去个地方。”

 

  我以为他在这夜深人静时特意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不想他却带我上了房顶,那里架着一方小几,上面摆着一壶酒并几样小菜。

 

  夜晚微凉的风吹过,我侧过头看着白敛,他的长指摩挲着杯把儿,仰头看着满天繁星,投入月下的剪影看起来有些寂寥。在我记忆中白敛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落寞,让我不由得有点儿心疼。

 

  今日早朝时白敛想推行一个叫“高考”的选拔官员的新政,向来不和的丞相和大将军此番竟站在了同一战线上,齐齐反对。不仅如此,白敛手上可调动长安城巡防营的令牌突然不翼而飞。这么多烦心事儿堆在一起,难怪白敛要借酒浇愁了。

 

  白敛仰头喝了一口酒,苦笑着开口:“自我来到这个地方莫名其妙地做了皇帝之后,还从没像现在这样累过。我在想既然活得这么累,我为何不选择回到我原来的世界,那里虽然天有雾霾,地有深井,但至少不用一个人扛起这么重的江山,好累,真的太累了……”

 

  白敛的话我听不大懂,但他低沉的语气听得我心头酸涩难当。我起身绕到他身后,伸出手臂环住了他。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如此给他无声的安慰。

 

  白敛的手覆在我的手上,用力一拉,我便坐在了他的腿上。他勾了勾嘴角,在月夜下宛如夺魂勾魄的妖。我失神之际,他的唇已经落了下来。

 

  清冽的酒香气在唇齿间徘徊,时光在这一刻被拉得很长,长到我清楚地看见自己沉沦。我笨拙的回应引得他轻轻一笑,随即偏过头咬着我的嘴角,将这个吻加深。

 

  清风徐徐,温情脉脉。

 

  翌日晨光熹微时我便醒了,皎皎进来为我梳洗时吓了一跳:“娘娘的嘴怎么肿成这样?”

 

  我抿了抿唇,果然有点儿麻。我轻咳一声,道:“昨夜做了个噩梦,不小心儿把自己的嘴咬了。”

 

  午后归公公过来,说陛下召见我。看他眉宇间的皱褶,我心里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乾元宫里后宫妃嫔齐聚,如妃看我的表情就差把“我要害你”四个字刻在脸上了。

 

  “爱妃非要请皇后来,如今皇后过来了,你有什么话就快些说吧!”

 

  白敛坐在上首,灼灼目光在殿中环绕一圈,最后定在我的身上。他舌尖在嘴角处舔了舔,看得我老脸一红。

 

  “臣妾要揭发,皇后娘娘在玉脂膏里下毒谋害陛下。”如妃一语既出,满殿哗然。

 

  我想我大抵不太正常,因为我此刻居然在想,我爹马上就会知道我偷偷在宫外开胭脂店了,到时候他会不会揍我?

 

  第五章

 

  如妃一直怀疑白敛脸上的红痕不是挠出来的,便收买了乾元宫里侍奉白敛洗脸更衣的小宫女怀香。

 

  怀香说陛下前些日子在宫外买了一盒脂粉,之后脸就变成那个样子了。

 

  如妃按照怀香的说法寻到了饮茶胭脂铺,刚好看见去送新制胭脂的皎皎,便顺藤摸瓜发现我是这家胭脂铺的老板。

 

  “陛下有心维护皇后娘娘,不仅不让太医诊治,还让我们以为陛下脸上的红痕是被抓出来的。但今日皇后害得陛下毁了脸,明日就可能让陛下送命,所以还请陛下责令大理寺立即调查。”

 

  白敛嫌他用的那盒玉脂膏太晦气,早就烧了,所以没有证据证明那玉脂膏到底有没有毒,就算有毒,也不能证明是我下的。

 

  如妃此举不过是想把这件事情捅到大理寺那边去查。大理寺卿是于方的故友,趁着调查时在胭脂铺中的玉脂膏里做些手脚自是十分容易,到时候我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此时我辩解亦是无用,就立在一旁默默看着。如妃见状更是厉声道:“事到如今,皇后却仍无悔过之心,臣妾都替您羞愧。”

 

  我点头:“那你就羞愧吧!有劳如妃了。”

 

  如妃:“……”

 

  之后,殿中陷入一片死寂,良久白敛吩咐归公公道:“去打盆水来。”

 

  归公公将清水端到白敛面前,他眉头一挑,对我道:“皇后来伺候朕洗脸。”

 

  我应了一声,将白色手巾浸入水中拧干,小心地擦拭他的脸。随后我便听见殿中妃嫔齐齐的抽气声,如妃更是一脸难以置信:“怎……怎么会这样……”

 

  白敛脸上的红痕尽消,肤白如玉,俊逸非凡。我看着手巾上沾染的红色,百思不得其解。

 

  他脸上的红痕是画上去的,他为何要这么做?

 

  思索间,白敛站起身,眸中漾出温柔之色:“本来还想瞒着你,让你对朕多愧疚几日的,现下没法子了。”他有一双明眸,不笑也含情。如今这般望着我,我除了深陷其中,别无他法。

 

  白敛又转头朝向如妃等人道:“皇后的性子向来冷淡,饶是身为九五之尊的朕也很难走近她的身边。在御花园时朕惹皇后生气,她挠了朕,朕却只觉得开心,如此朕就有借口常常往凤栖宫去了。朕脸上的伤痕好了之后便画了红痕上去,以此让皇后多关心朕几日……”

 

  从他说第二句话开始,我心里的悸动便都烟消云散了。白敛的脸应该是之前就已经恢复,却一直装成没好。

 

  不过他装模作样地如此一说,如妃对我的指控便不能成立。

 

  随后白敛下旨,以捕风捉影诬陷皇后的罪名将如妃贬为嫔,迁居如意馆。

 

  从乾元宫回来,我思忖良久,入夜之后还是决定出宫去胭脂铺一趟。

 

  皎皎每次去胭脂铺都会伪装打扮一番,打眼一瞧不可能认出她来。如妃就那么偶然去过一次当即就断定她是我身边的宫女,我很怀疑,胭脂铺中可能有叛徒。

 

  我刚拐进一条小巷,凌空一阵寒意骤然逼近。我下意识地一闪,便见五六个黑衣人手执长刀堵在了我的面前。我步步后退,当脊背撞上冰凉的墙壁时,绝望的情绪瞬间将我淹没。

 

  刀锋泛着银色寒光,在黑夜里缓缓靠近。在这一刻,我突然想起大婚那夜。

 

  白敛掀开我的红盖头,问我:“你喜欢朕吗?”

 

  我没作声。

 

  白敛定定地看了我半晌,便转身离开了凤栖宫。

 

  其实我是喜欢白敛的,只是不敢说。宫里的女人来来去去,他的身边不会只有我一个。说了又能如何,他终究不会属于我。

 

  我骨子里还是有着我鹿家文人的怯懦,既然没法得到,还是一早就在远处望着的好。

 

  可是现下我有些后悔和遗憾,后悔连真心话都没说出口。

 

  遗憾……我见不到白敛最后一面了。

 

  第六章

 

  白素素经常和我说,穿越小说里女主角都是金手指大开,一路走上人生巅峰,所以她说我会活到一百二十岁。

 

  对于白素素莫名其妙的话我一向听听就过去了,这回却觉得有点儿道理。就在我以为我命丧今晚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灌入耳中:“敢动我的女人,真是不要命了!”

 

  我循声望去,皎洁的月光下白敛衣袂轻轻荡起,宛如谪仙临世。他远远地对我笑了笑,继而拔剑出鞘,与黑衣人们缠斗在了一起。

 

  我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盯着那上下闪动的白衣。白敛的剑法很奇怪,双腿微微岔开,长剑出得极快。几次黑衣人的刀擦着他的身子而过时,我吓得魂都要丢了。

 

  突然白敛脚下一绊,没来得及躲避身后黑衣人的那一刀,我脑中霎时一片空白,连呼吸都要忘却。

 

  接到通知的巡防营的士兵及时赶来,黑衣人怕暴露身份,忙不迭地逃了。

 

  白敛捂着伤口转身看我,鲜红的血顺着他的指缝滑落。他面色有些苍白,开口的第一句竟是:“溪溪,你没事而吧?”

 

  我喘了好几下才堪堪顺过气来,随手摸了摸脸,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我没事儿,你的伤……血,怎么有这么多血,怎么办……”

 

  白敛四下看了看,道:“这儿好像离你家不远,去你家包扎一下吧!”

 

  我爹见到我时有些诧异,却还是立时唤人先给白敛包扎伤口。

 

  “这究竟怎么回事儿?”

 

  我瞄了瞄雕花琉璃屏风后的白敛,跟我爹如实说了事情的经过。我爹眼珠转了转,倒没说什么,只是叮嘱我日后行事要当心。

 

  他居然没骂我,简直是意外之喜。

 

  自从白敛被刺伤后,我便不敢再出宫,所以也只能让皎皎去查胭脂铺伙计的底细。其中有一个叫宋寓的人,我觉得有些可疑。他来胭脂铺不过三个月,前到卖货的掌柜,后到厨房劈柴的大爷,都把他当亲兄弟一样。为人处世的能力如此强,又怎会甘心做我铺子里一个小杂役?

 

  我让皎皎再仔细调查一下宋寓,她刚走白敛就过来了。

 

  白敛说他是为我受的伤,非我要照顾他到伤口痊愈这事儿才算完。我轻车熟路地帮他换药,缠纱布。整个过程,我虽低着头,却也能感觉到那快要把我看穿的灼热目光。

 

  我只好没话找话:“陛下那套剑法很奇怪,臣妾从没见过。”

 

  “那个叫击剑,不过朕又和这儿的功夫融合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呵呵……”包扎好后,我干笑着准备收回手,却被他一把按住:“这伤口好疼,即使上了药也好疼。”

 

  我嗓子眼儿发干,讷讷开口:“陛下要怎样才不会疼?”

 

  白敛长指勾起我的下巴,细细密密的吻随即落在我的嘴角:“这样……”

 

  紊乱的呼吸交杂在一处,一股灼热的浪潮将我淹没,反应过来时我的外衫已经被他扔在地上,他的手顺着我敞开的中衣作乱般向下游走,在我的心口处停留:“溪溪,你这里装着谁?”

 

  我胸口急速起伏着,简简单单地吐出一个字:“你。”

 

  白敛眸子霎时大亮,翻身将我压到床榻上。动作间,我耳边是他一声声轻唤:“溪溪……”

 

  我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身边早就不见白敛的身影。我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一样,想起白敛昨夜的孟浪疯狂,我耳尖立刻开始发烫。那种难以言说的甜蜜欣喜过后,却有一股不安的情绪在五脏乱窜。

 

  但凡我觉得高兴时,总会有些悲惨事情发生,这一次也同样如此。

 

  午时刚过,皎皎急匆匆地跑回来,“扑通”一声跪在我的脚边道:“不好了娘娘,丞相大人出事儿了。”

 

  今日早朝,大理寺卿说在丞相府的屏风后找到了一样东西,正是那丢失的调动巡防营的令牌。

 

  在大梁,巡防营令牌只能在皇帝手中。若非想要谋反作乱,谁敢藏这个令牌在手?

 

  白敛听罢立时龙颜大怒,下令把鹿鸣押入大理寺天牢,容后发落。

 

  第七章

 

  我爹一介文人,虽在官场上混迹多年已经成了老狐狸,但是犯上作乱之事他肯定不会做,一定是有人陷害他。

 

  我心神俱乱,推开皎皎便往外跑。我要去找白敛,无论怎样也要求得他重新调查。

 

  我脚步飞快地往乾元宫跑去,结果实在太着急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也不知是委屈,还是太疼了,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泪眼婆娑中,一道身影从远处逐渐走近,面容也跟着变得清晰。

 

  我直起身跪在地上,急切地抓着他的衣摆:“我爹他不会做这种事的,臣妾求陛下再去查一查,他不可能会做这种事的,他绝不会的……”

 

  白敛蹲下身子,手指一点儿一点儿地拂去我脸上的冰凉。他的动作那般温柔,可出口的话却是异常冰冷:“皇后又不是丞相腹中的蛔虫,怎知他的想法?还是说,丞相做的这些犯上之举,皇后也参与其中了?”

 

  我望进他含着冰霜的眼,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

 

  梦中他对我柔声低语,与我抵死缠绵,让我觉得他也是喜欢我的。可大梦初醒,他淡漠至极的神情告诉我,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了。

 

  我抓着他衣摆的手无力地垂下,看着他没有一丝留恋地转身,一步步地踏出我的视线范围。

 

  已经入夏,我却觉得这地如寒冰,凉气顺着我的膝盖骨缝儿里钻进来,冷得我浑身发颤。

 

  此后三日,我把自己关在寝宫里。纵使是这样,还是有风言风语往我耳朵里灌。

 

  丞相入狱,阻拦皇上推行高考新政的势力随之骤减,大将军于方也变得无比沉默。

 

  我看着窗柩外那轮太阳,明晃晃的光刺得我眼底泛热。于方害我爹的目的只是揽权,可如今他不光没壮大势力,反而越发要夹着尾巴做人,在这件事儿里他不过是替白敛背负了朝臣们的猜疑罢了。

 

  白敛假意说巡防营的令牌丢了,趁着去我家中包扎伤口时,暗自将令牌藏在了屏风后面,又引大理寺的人前去搜查。他想推行新政,就必定要除掉挡在前面的人。

 

  而今一切按照他的意愿而行,所谓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我此番大抵是活不成了。

 

  这夜弯月爬上树梢时,我终于等来了白敛。他倒是开门见山,将一个描得十分精致的小瓷瓶递到我的面前。我盯着他的指尖,第一次叫他的名字:“白敛。”

 

  原来只是轻轻念着这两个字,心头都有无限欢喜。只不过可惜,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爱过我吗?”我问。

 

  像是在刻意报复我在大婚时的沉默,他这次也没有回答。

 

  我无声地笑开,拿过那瓶鹤顶红一饮而尽。毒药落胃立时发作,我的意识逐渐消退。模糊中,白敛勾起嘴角,笑得肆意。

 

  第八章

 

  我是被冻醒的,睁开眼便见白敛用帕子擦去我满脸的水渍,再挪到自己的脸上把嘴擦干。

 

  视线落在他另一只手中拿着的水袋上,我忍不住嘴角狠狠一抽。

 

  我没死成,那瓶所谓的鹤顶红不过是普通的迷药,我一觉醒来便跟着白敛一道缩在城墙之上。

 

  “朕可从来没说过那瓶子里装的是鹤顶红,你自己如此认为,朕也没办法。”

 

  我无言以对间,白敛“嘘”了一声,小声道:“他们来了。”

 

  我们从城墙上探出头去,只见下面有人一路往城门方向跑,在半路上被一群黑衣人围住。我心头一跳,白敛却冲我摇摇头,道:“放心吧,宋寓不会有事儿的。”

 

  宋寓?这名字如惊雷般在耳畔乍起,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果然如白敛所说,只是电光石火间,黑衣人们就已经被宋寓打翻在地,更可怕的是,他们的牙都被打掉了,这可真是满地找牙。

 

  “刺客牙中会藏着自尽的毒药,如此便死不了了。”说着白敛拉着我的手走下去,宋寓单膝跪地:“属下幸不辱命。”

 

  白敛笑看着地上的刺客:“摆在你们面前只有两条路,第一乖乖交代,第二和你们的家人一起被千刀万剐做成包子馅儿,自己选吧!”

 

  黑衣人面面相觑,放弃挣扎,满口鲜血道:“我们交代。”

 

  宋寓押着他们先回去,我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宋寓既然是陛下的人,也就是说陛下是一早就知道臣妾是胭脂铺的老板,故意找上门来的。换言之,从一开始,陛下就是在骗我。”

 

  白敛看着我一脸严肃的样子有点儿慌,忙道:“溪溪,你听我说……”

 

  我冷声笑了:“陛下是觉得臣妾喜欢你,所以这些臣妾都不会放在心上吗?可陛下错了,正是由于太喜欢,所以才容不下欺瞒。”

 

  我转身,眼泪没出息地掉了下来。

 

  大梁的官员选举一向偏重于世家子弟,白敛想让寒门子弟也能入朝为官,便想推行高考新政。此后无论世家还是寒门,若想为官都要进行高考,根据考核成绩高低分配官位大小。但这个新政肯定会遭到朝臣反对,尤其是世家出身官员中的领军人物–大将军于方。

 

  于是白敛便设了一个局。

 

  宋寓把白敛毁了脸的始末告诉了于方,并主动请缨在胭脂铺做卧底。于方几次试探宋寓之后放下心来,给他递信,命他时刻准备往玉脂膏里投毒陷害我。

 

  陷害未果后,于方派黑衣人想要杀掉我,被一直跟着我的白敛救下。之后就是我爹入狱这场大戏正式登场。

 

  我爹极力反对新政的推行,让于方误以为他们两个在这件事上是同一战线,所以当我爹被冠上谋反罪名,即将被砍头抄家时,于方觉得下一个死的会是他,于是准备请旨调离长安城避开风头。

 

  但在离开之前,他得先除掉握有他亲笔书信的宋寓。

 

  而这也是白敛计划中的一环。书信是物证,那前来刺杀无果的黑衣人,便是最好的人证了。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于方被罢官圈禁,再也不能翻身。

 

  我爹被无罪释放出来之后带头呼吁朝臣支持新政,白敛终是如愿以偿了。

 

  其实宋寓只要直接潜入于方家中,像陷害我爹那样陷害他,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白敛绕了这么大一个圈不过是为了将胭脂铺牵扯进来,我知晓他是为了我。

 

  我和他性子都有些别扭。大婚之夜他的问题我没回答,他就以为我不喜欢他。他转头就走,留我一人,我就以为他不爱我。

 

  之后便有了这一场华丽的局。明着困住于方,实际上是为了困住我的心。

 

  说不感动是假的,可白敛骗了我,这一点让我很难释怀。

 

  第九章

 

  从城墙上回来之后,我就刻意避着白敛。一个月后的这一日,白素素两眼通红地来找我,她说她要离开了。

 

  白敛和白素素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有得道高僧说九星连珠之时他们就能回去了。钦天监的人说,明晚便有九星连珠的奇景。

 

  我想起那夜我和白敛坐在房顶上喝酒看星星时,他说他不是这里的人,他说他活得很累。

 

  我飞奔到乾元宫时,白敛正在案几上画画。铺陈的宣纸上,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姑娘,脑袋大大的,身子小小的,却可爱得紧。

 

  “我的头没那么大。”我道。

 

  “这是漫画……”白敛身形一顿,难以置信地抬头。他消瘦了许多,看着十分憔悴。

 

  我眼眶一热,扑进他的怀中,哭道:“你不能走,我不会让你走的。我喜欢你这么久,你不能就这样抛下我,我不会让你走的……”

 

  “那你还气我骗你吗?”他问。

 

  我忙不迭地摇头:“你以后再怎么骗我我都不生气了,只要你别走……”我无法想象没有白敛的时光,该怎么样度过。

 

  白敛的嘴角缓缓勾起:“这可是你说的。”

 

  当时我不懂他这话中的意思,等到翌日我看着半点儿星子也不见的漆黑夜空,霎时明白这九星连珠又是白家兄妹编出来诓我的鬼话,而我又这么傻乎乎地上当了。

 

  白敛得意地笑着:“你说过的,我再怎么骗你你都不会生气的。”

 

  我咬牙欲要回击,他却先一步亲了上来。我一向难以抵抗他的温柔,缠绵间彻底把方才的怒气抛到九霄云外。

 

  尾声

 

  白敛在穿越之前,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不仅击剑、拳击等十项全能,而且在家族斗争中练得演技一流。在一次攀岩之际,他和妹妹突遇山崩,之后一同穿越,他成了大梁的皇帝,妹妹成了大梁的公主。相比性格外向,无法忍耐这里的白素素,白敛在最短的时间里适应了这个身份。

 

  朝堂后宫争斗不断,每天都有新挑战,这才是他大展拳脚的地方。

 

  而遇到鹿饮溪是他穿越后的最大幸运。

 

  他不想要包办的婚姻,所以在觉得鹿饮溪不喜欢他时转身就走。只是他忘不了掀开红盖头时,她徐徐抬头,望着他的那一眼。她的眸色澄澈,虽不算惊艳,却像潺潺流水,浸入心扉。

 

  此后他总会无意识地追寻着她的身影,久而久之,便失了一颗心。

 

  他幼稚地拿如妃试探她,又找白素素做助攻,做了那么多,只为能把她一点儿点儿地拉到自己的身边。

 

  初秋的风有些凉了,白敛搂紧已经睡着的鹿饮溪。

 

  万千谎言,深情隐现。我跨越时空,走过山和海,只是为了遇见你。


      (全文完)


【为了更方便查看最新推送,大家可以将《约稿函》微信公众号【置顶】?

长按二维码关注《约稿函》平台,查看更多约稿信息和小说样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