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陆家嘴做个金融人士,做梦也会笑?上海开发区那些关于梦想和现实的故事

解放日报 2018-10-24 17:40:36

上海有许多开发区,有些年轻,有些则即将步入中年。


平日里,我们更多关心这些开发区的经济数据,他们们的产业定位,又或是区位优势。可是,如果换一个角度观察,将各类开发区想象成一个人,你会发现,其实冷冰冰的经济数字并不能代表一切。


开发区,这个伴随着中国经济一路成长的特殊区域,由于种种原因,早就在骨子里烙下各种气质和个性,他们就像我们身边的某位朋友,他们,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陆家嘴:奋进吧,高考生


1990年4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浦东

它从一张普通的上海面孔,跃升为国家名片

成为举世瞩目的“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


(上图)2017年4月,空中俯瞰陆家嘴中心绿地(摄影钮一新)和

(下图)1994年拍摄的陆家嘴中心绿地(浦东档案馆提供)


入夜的陆家嘴,霓虹璀璨,亮如白昼。沿着世纪大道一路向西,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竞相争雄,颇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味道。站在陆家嘴仰望四周,常常有一个感觉:摩登如斯,世界上任何一座现代化都市也不过如此!

 

陆家嘴的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竞相争雄,颇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味道。东方IC

 

此刻,那个“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时代,已在灯光氤氲中难觅踪影。


在陆家嘴上班,做一名成功的金融人士,应该是在梦中也会笑醒的事。


然而,“围城”里的人却会这么说:


挤地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总会有人问,都混金融业了,为啥不开车上班?你可能有买车的钱,但车牌常常与你无缘。尽管你有幸拿到车牌,陆家嘴按小时结算的停车费也常令人汗颜。


身为“金领”一族,这点不便自然还是能接受,只要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怀揣一颗搞大事业的心,却常常做着无法展现智商的小事,真是令人难堪。每天就是把项目的数据录一录,对对报表,看看研报,干干其他杂活。对于大多数金融专业的人而言,在金融行业都是最底层,在银行不是当柜员就是做客户经理,还要看顾客脸色,在证券就是做销售类岗位,当分析师社会阅历不够,当研发人员专业完全不对口,运气好点进了家基金公司,也就是最基础的跑腿工作。



当然,各类名义的峰会、年会、论坛不少,看看在论坛上各位年薪千万,身家上亿的大佬们去交流观点,这种场合你大部分时刻只能做个旁观者。


当你加完班看到银行工资短信,还未来得及喜悦,忧愁就已经覆盖到房租、水电费、未还完的信用卡。你看到夜晚陆家嘴的灯火通明,我看到的则是加班到深夜,彻夜不眠地做方案、写报告、开大会。

 

▲陆家嘴金融城人才公寓经常会举行青年联谊活动,年轻单身租户热情投入单身派对,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彼此增进了解,加深友谊。东方IC

 
如果你有一个在金融城工作的朋友,他也许会告诉你,在他们的圈子里,流行的一句话就是:“骂谁呢!你才全家都在陆家嘴上班呢!” 


可是,千万别以为这就是真相。有一次我真诚地劝一位朋友,如果压力太大,就换换工作,离开陆家嘴吧。他像看一头怪兽那样看了我五分钟,丢下一句话:“你是不是疯了?窗外是离成功最近的地方。”


陆家嘴就像一名上足发条,全力冲刺的“高考生”。他们用梦想或是压力,点亮了夜空。

 


虹桥商务区:“小清新”文艺范



2009年7月,上海虹桥商务区管理委员会成立,虹桥商务区开始从规划到建设成型。

经过6年多的高强度建设,从一片空地上崛起的虹桥商务区一派欢腾,出落得“亭亭玉立”。

从长江三角洲的26个城市出发,1个小时的车程就能到达虹桥商务区。飞机、高铁、轨交、长途客运、出租车,加上未来还有电动车,这里被称为“除了船以外都能开进来”的枢纽。




相比陆家嘴,虹桥商务区就显得“小清新”许多。


工作日的中午时分,虹桥商务区的大小餐厅聚满了人气,每个餐厅都能保证七八成上座率,有的甚至还要排队。“周一到周五的客人主要是白领上班族,但到了周末就冷冷清清。”这个问题,长期让虹桥天地一家披萨店老板苦恼不已。


作为商务区,虹桥一直有一到周末就人气不足的现象,但今年春节后出现了一个转折点。“我们发现背着双肩包、拖着行李来吃饭的客人多起来了,周边城市到上海游玩或过境的旅客成了我们的新客源。”

 

▲虹桥天地打造的美食节,让沪上及周边地区的美食爱好者不用出国门,便可在虹桥天地品尝到来自海外米其林星级餐厅的正宗顶级料理。视觉中国

 

在商务区上班的白领小马,每天都会利用午休两小时到办公楼旁边的商场吃饭和逛街。皮肤白皙又不禁晒的她认为商务区最大的好处是“根本不需要走到室外”。虹桥商务区光核心区一期就有13个街区,商圈、办公楼和交通枢纽通过地下通道和地上连廊联通,这些“上天入地”的通道,把人们的工作、休闲和出行联系在一起。


在这些复杂的管网中穿行,总有种“地下一百米,地上一公里”的奇妙感觉。从虹桥火车站下了高铁出来,穿过机场、穿过虹桥天地商场,“瞬间”就到达马路对面的演艺中心出口。走上地面回头看,才惊觉自己横跨了整个虹桥枢纽。


在虹桥商务区,最常见到的是拖着行李箱,脚步匆忙的各种商务人士和白领高层。他们每天从虹桥出发,再从虹桥回来,一日之内奔走于长三角各省市,却依旧气定神闲。


欧亚雷是一家总部设在虹桥的德国物流企业总经理。每天早晨从虹桥出发,去浙江、江苏等地看企业、洽谈投资合作,布局在华北、华东、华南的分公司,欧亚雷说有种“坐在虹桥展望全世界”的感觉。


有时,欧亚雷一天内能跑两到三个城市,晚上再伴随着夜色回到虹桥。“每当看到虹桥天街的华灯初上,机场跑道上的飞机起起落落,从枢纽进出的车辆川流不息车灯闪烁,我就知道我回到家了。”

 

▲虹桥绿谷与以往绿色建筑“单打独斗”不同,虹桥绿谷内的建筑讲究的是整个街区的“微气候”。视觉中国

 

这时,商务区的夜生活也随之拉开。外形如中国元宝的虹桥天地演艺中心,是国内首个位于交通枢纽商业中心内的专业演出建筑。爱丁堡前沿剧展《龙》《反转地心引力》《安德鲁与多莉尼》等海内外顶级,还有吸引2万魔都吃货的“SAVOUR美食节”,与享誉盛名的法国里昂灯光节联袂举办的“光影中国 LUMIERE CHINA”灯光节曾在此上演。夜晚行走在商务区错落有致的独栋建筑群中,犹如置身于充满现代感的异国街区。


虹桥就是这样的商务区,白天和夜晚各有不同的气质,有“硬”的商业气,也有“软”的文艺风;是繁忙的企业总部集聚地,也是年轻人工作生活的地方。企业进驻,核心在于人。“引进一个国际人才的同时也是引进一个家庭,要让他们在这里安居乐业,孩子上学也不用担心,商务区的整体生活环境才是虹桥对于人的吸引力。”对于商务区的定位,虹桥商务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这样说。上海不需要多一座“金融城”,也不乏高新科技园,而虹桥探索一个“商、旅、文”结合的新型开发区,却是一次有价值的实验。


 


漕开发:“老爷叔”精明低调,头势清爽


上海漕河泾开发区1988年建成

1991年又被批准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1996年,经过八年建设初具规模的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东方IC



说起上海老牌开发区,漕河泾算得上是一“角儿”。在许多产业界人士看来,漕河泾就像一位土生土长的“上海爷叔”,精明低调,不喜张扬。

 

漕河泾开发区在上海的西南角,徐汇和闵行两区交界处,全称是“上海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从字面看就很好理解:在这个开发区,技术是王道,1988年建成起至今30年皆是如此。


不知从何时起,比较世界500强数量、比双创企业估值、比创客空间装备,成为各开发区之间新的“兴趣爱好”。不仅是上海,全国都是如此。但开发区之间的比较,归根结底是产业间的比较。这一点,漕河泾开发区从建成伊始就非常清楚,也就是上海人常说的“拎得清”。


漕开发“拎得清”的特质,最显著的表现就是其核心产业总是走在时代最前沿。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开始重视集成电路、芯片等微电子技术的研发于制造,于是漕开发一“开张”,就把目光投向微电子。加之仪电集团的前身上海市仪表电讯工业局的厂房本就分布在此,漕开发顺理成章地成为上海乃至全国电子制造业最发达的区域。


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初,第三产业在我国开始冒尖,于是漕开发不声不响地淘汰了一批企业和厂房,开始往电子信息服务业发展。到了近两年,“智能制造”成为我国制造业发展的新方向,此时漕开发已经聚集好了一溜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文化科技企业,配合着开发区原本就有的生物医药、新材料、汽车研发等实体产业,随时准备着再引领一轮产业转型升级浪潮……

 

▲麦当劳、腾讯等总部入驻漕河泾开发区。东方IC


可能是因为做微电子出身,漕开发的企业和园区环境都透露着一种微妙的精细感,少有人们想象中开发区的那种粗狂。哪怕被中环线从中“劈开”,又被一条数不清到底有几条车道的宜山路拦腰“斩断”,漕开发的园区开发完成度依旧很高。当然,待田林路下穿中环地道建成后,“完成度”肯定会更高。

 



凌空SOHO:“朋克”气质,有魔幻色彩



2014年建成的凌空SOHO,紧邻虹桥交通枢纽

被不少媒体誉为上海的新地标


▲空中俯瞰夜幕中的凌空SOHO让人感觉穿越时空,令人震撼。视觉中国



当然,有低调的开发区,也就会有走奔放路线的。


离漕河泾不远,沿外环一直往北开10分钟左右,有一处建筑群会让你的小心脏受到一点小震颤:12栋建筑被16条空中连桥连接成一个空间网络,宛如四列巨型高铁蓄势待发。其实不一定要从空中俯视,站在地面,这座建筑也足够令人震撼。这就是凌空SOHO,诞生没多少年,已先后在多个影视剧和广告中出现了。有人说,凌空SOHO是上海最具“赛博朋克”气质的开发区。


什么是“赛博朋克”?赛博朋克就是cybernetics和punk的结合词,最早于1983年被科幻小说家Bruce Bethke用作其短篇小说的题目。后来它被运用于更多科幻小说和电影中,展现一种信息高度发达的未来人类社会图景,充满了科幻色彩。说到魔幻性,凌空SOHO在上海应该当仁不让了。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志彦 黄尖尖 舒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