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我们可能要死的份上,别拒绝我”

秋语阅读 2018-05-27 13:00:55

第一章勾搭

  此时,由伦敦飞往中国B市的飞机正在一片澄澈明净里滑翔,虽距离地面几万英尺,却仍旧平稳地飞行着。

  近些年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飞机已经不再是有钱人才能消费得起的通行方式,所以也就直接导致了机舱环境的恶劣。经济舱内时常都能听到中年妇人的大声喧哗,让人不得清净。

  秦霏从小家境优越,被她老爸捧为掌上明珠,疼到心肝儿里去了。十岁之前她的脚根本就没有下过地,全靠老爸各种抱着长到了那么大。她老爸完全跟小贝同志一样,宠女儿到了无法无天,忘乎所以的地步。

  想起以前的自己,秦霏又禁不住重重地叹了叹气,心里像是压下了一块重石,沉得喘不过气来。

  她已经许久没有坐过头等舱了,当然这几年她也没有去过需要坐飞机的远地方。

  要不是那个人打电话来,要不是账户上突然多了一笔钱,她才不会奢侈地坐头等舱呢。

  回国当然不是秦霏的本意,之前她打心底里排斥伦敦这个绅士却带给她无限恐惧和寒冷的城市,但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辗转生活了几年,吞下所有寂寞和伤怀,已经渐渐将过往的伤口熬成了释然。

  现在对她来说B市才是一座痛苦的城市,有她恨至极的人,也有她爱恨不由己的人,那些熟悉的面容很容易就能揭开她心里那些血肉淋漓的结痂假象,恢复曾经狰狞的伤口。

  可那人让她必须回去……

  飞机已经从伦敦起飞了好几个小时,秦霏的心里仍旧带着偌大的愤怒和不甘。

  整个机舱里除了身边一直在看财经版报纸的男人和围着这个男人的热情空姐,周围的其他人全部都已经安然入睡。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因为要回国而心神不宁的秦霏也在视线触及到身边坐着的男子身上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停留。

  她之前是经常游走在名流政客里的名媛淑女,见多了英俊潇洒的人,却还是会被这个人一个侧脸惊艳到。他那种随身散发出的冷冽之势让人侧目并且心生敬畏。不用看他的整个脸,秦霏就能想象出,有匪君子,若切若磋的明媚样子。

  秦霏猜想他若是转过脸来,一定是寒冷冬天里的红梅,凛凛冷香让人神往。一定是苍山头上的皑皑白雪,带着清冽的颜色和至纯的光泽。

  不过事实上……

  这个男人冷漠寡言,自从一上飞机,就低着头在看报纸,修长的手指握着报纸,视线悠闲而深邃。

  不过也难怪这个空姐的热情快要赶上火炉城市的B市的夏天了,她的笑脸上都可以摊鸡蛋了。

  秦霏带着看好戏的心思观赏了一会儿空姐对这个男人义正言辞的骚扰,渐渐的也索然无味,无味得想要睡觉。

  她深以为自己也能像其他乘客一样安然睡去,却忘了自己向来浅眠,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从深梦中惊醒。遑论噪音源就在身边,她想睡过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打扰空姐猎艳好像有些不厚道,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于是秦霏再一次闭上眼睛,打算再接再厉地让自己睡过去。

  奈何她不为难空姐,空姐可是不会领她的情的,纤柔婉转的嗓音越来越高亢。

这位先生,看报纸的话需要我帮你把小桌板拿下来吗?

  秦霏心里暗自腹诽,他是没有手吗,放个小桌板都不会了。

不用,我这样看就可以了。

  空姐们已经在他的身边骚扰了多时,他一直都默不作声,像一座沉默的大山岿然不动。这还是他第一次做出回应,像是一颗威力极大的炸弹投入空姐泛滥的心湖,于是空姐感觉自己受到了鼓舞,越发地无法无天起来。

  秦霏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声音像是深夜电台里的男主持人说话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柔和低沉得像是一缕过面不寒的风。

  但是不代表她就能忍受这个不矜持到登峰造极的女人,恨不能将自己的胸脯都挂到男人身上。

  这男人也是,既不接受也不拒绝,这样的绝色竟然还要使这种欲擒故纵的法子,肯定让这种闻见荷尔蒙味道就开始浪荡的女人无法自拔。

先生,你的咖啡喝完了,需要再添点吗?

  拜托,他都已经喝了三杯了,再喝是想躺在飞机上吗?秦霏拉了拉身上的薄被,白眼快翻到天际了。

不用了

那你还需要些其他什么吗

我什么都不需要了

  男生的声音已经越发冷硬,就连身处他旁边的秦霏都深感周遭的温度有突然的下降,这些女人却恍若未觉,也或许是发觉了,但是却不想放弃这么鲜美的肉。

  秦霏很轻的一句,我靠,这些空姐也要有点职业素质好吗,难道这整个飞机都是被这个男人包下来的吗,她们不止要服务那个男人,也要照顾到整个机舱的乘客的感受好吧。

  秦霏抬了抬脑袋,虽然乘客们大都已经入睡,没有人在意这里,但是好歹她也是活生生的人好吗?

先生,我们航空最近新推除了一款鳗鱼饭套餐,味道清爽可口,要给您来一份儿吗?

  这些女人到底有完没完!

  秦霏皱了皱眉,终于忍无可忍,。

  她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坐直了身体,侧过脸认真地打量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的确身材高挑,姿容艳丽,星眸含水,雾蒙蒙的一片格外的惹人怜爱,那粉嫩的唇瓣像是春日里待人采撷的花片,娇艳欲滴,甚是魅惑诱人。

  秦霏心里暗想,的确美艳,就连她这个女人看了也不禁心神荡漾,更别说男人了,由此可见这个男人定力非一般。

  秦霏还没有等到男人开口说话,就已经娇滴滴地靠在男人的肩头,手具有侵占意味地挽着他的胳膊,声音里带着柔情蜜意:亲爱的,我知道你喜欢吃鱼,可是医生让你最近别吃,所以忍着。等你身上的伤好了,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

  除了心里藏着的那个少年,她还从未和任何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这么近的距离才发现他果真是跟自己预想的那样,有一张桀骜英俊的脸,睫毛弯弯长长的,像是一把小小的蒲扇,在眼睑出投射下深邃的影。他侧脸的轮廓呈现出一个刚毅的弧度,像是古希腊精雕细刻的雕塑,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衬得一身华贵冷傲的气质更加明显。

  忽地鼻尖好似轻轻柔柔地萦绕着一股薄荷的清香,让人的颠簸的情绪不由得就安宁下来。

  秦霏甚至是贪婪地深呼吸一口气,那股清凉直入心底。

  秦霏只是被这个不知进退的花蝴蝶气到了,临时起意想出的法子,她向来就是风风火火的性子,想到什么就会去做什么,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男人会不会配合她的事情。

  事情到这一步,她有些紧张地盯着他,根本拿捏不准他会作何反应。

  是直接推开她,说出一些羞辱她的话,还是配合他演一出郎情妾意的好戏。

  当然也未必是一出好戏,秦霏自己都已经觉得幼稚了。她直接告诉空姐她们打扰到她休息不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吗,什么时候聪明如她,脑子也会秀逗到这种地步。

  都是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空姐此刻都处于震惊和失望的情绪里,没有注意到秦霏内心的呐喊。

你是他女朋……”空姐的脸上仍旧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粉扑扑的脸蛋此刻是一片铁青。

  她大学毕业选择航空公司就是为了能够有机会认识一些上流社会的精英,这个男人她早就盯上了,就这个月他已经来回坐了七八趟她这个航班,由此可见是上层社会的男人,而且人又俊美不凡,她早就在众姐妹中夸下海口要拿下这个男人。

  可如今他的正牌女友却横空出现了,她也不想相信这是真的,可是这就是事实。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明眸皓齿,面若桃花,未施粉黛,却也般般入画,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起这个俊逸出尘的男人吧。

  男人微眯着的眼睛里写满了危险,他转头看向秦霏,眼神里肃穆严厉的光因为触及到她的清丽的脸有片刻闪动。

  毋庸置疑,这是个好看的女人。

  林越霖身边有很多女人,但是他从未觉得好看过,他只觉得过得去,就那样。当然林少的过得去可都是被封为宅女杀手,几千年难得一遇的美人,就像超级模特MACO,电影巨星林允霏。凡是被众人捧为美的,无一不曾在他身下辗转承欢。

  由此,能让林越霖觉得好看的女人是有多么的风华绝世。

  秦霏被林越霖盯着,起初她还能不甘示弱地迎视着他,但是慢慢地眼神就有些闪烁不定,他锐利如鹰凖一样的目光像是一记有形的钩子牢牢地锁住她身上的痛处,让她感觉到难以抗拒的强大压力。

  可细细想来,他分明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甚至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真是见鬼!

第二章共患难

  林越霖侧过脸来倒是让秦霏有机会一睹这个让空姐也疯狂的男人的真容,皮肤竟比她还要白皙,像是刚煮熟剥开的鸡蛋。那双碧湖一般的眼睛囊括了世间最美好的春花秋月,高挺的鼻梁像是架在苍茫院上的古旧凉亭,衬得他整张脸有时代的古朴感和历经沧桑的层次感。

  秦霏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可如今在他面前,就有些自惭形秽了。

你对我这张脸也好像很有意思。林越霖眉头紧皱,用不可一世的口吻,严厉而肯定地说道。

  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被人随意碰触身体的各个部分。当然也是有例外的,其一是他亲自恩准的,其二,那就是在床上的时候,每每这个时候他是很宽容的。

  可是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冒出的女人竟然未经允许直接扑到他身上,还用那样娇滴滴的语气亲昵地称呼他,打扰了他看公司股票行情的心情。

  林越霖被女人搭讪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接主动不怕死的搭讪方法。但是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连他的喜好都没有打听清楚,就贸然搭讪,最终结果也只有死路一条。

  就算她长得好看也不例外。

  秦霏被他嘴角冷然的笑意吓得赶紧撒开了手,也顾不得会在空姐面前丢了面子。

  常言道,若为生死故,颜面皆可抛。

  林越霖见她识相,这才眉头舒展,转向空姐,声音冷而烈,像是寒风冷冽的隆冬里燃起的猎猎作响的大火:如果你还想再这个航空公司工作,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空姐本来因为林越霖对秦霏的态度判定他们并非男女朋友关系,心下正喜,却被林越霖如此冰冷的话浇了个透心凉,僵直了身体,脸色也苍白得跟一张白纸一样。她一直以为他是个绅士,就算不喜欢她的纠缠也不会大动干戈,但是没想到他发起火来,真是吓人得很。

  她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美男在好,比不得糊口的工作强。

  空姐灰溜溜地离开之后,秦霏到时显得不自在了。

  虽然他没有问自己扑过去的原因,可是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解释一下呢。她如果解释,他是不是会觉得多余呢。

  她如果解释是不是又会浪费他的时间呢。

  秦霏犹豫半天,终于还是鼓足勇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常谦逊有礼地说道:那个……先生,我刚刚是因为……”

  还没有等到秦霏把话说完,林越霖已经抬起手阻止道:我没时间听你的解释,你这样的女人我不是今天才见识。我劝你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当做是上天的恩赐,不要动一些歪心思,我林越霖从来不喜欢投怀送抱的女人。

  秦霏被他一番抢白噎住了,怔愣地看着她,脑子以为突起的愤怒已经乱作一盘浆糊,不知道该如何有力地反击她。

  她好半天才顺过气来,龇牙咧嘴地反驳道:可惜我今天没有带镜子,要不然就可以让你好好看看你自己。就你这德行,还想让我投怀送抱,省省吧你。”|

  说完,秦霏就将头扭到一边,才不管他在她身后是什么狰狞恐怖的表情。

  很快,机舱里除了乘客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之外就只有飞行时候机器发动的声音,比起之前有人在耳边闹闹攘攘已经算得上安静了,秦霏将靠枕往上拉了拉,准备入睡。

  只听播音室传来亲爱的乘客们,请确保系好你们的安全带,飞机正在遇到雷暴区,机长正在全力使飞机平稳,请各位乘客不要慌张,在乘务员的带领下带好氧气面罩。请配合,谢谢!

  秦霏一直觉得飞机一个很神奇的物体,它竟然能够带着上百人视线人类飞天梦想。但是此时此刻这个神奇的物体也照样逃不过上帝的手,在气流里像一朵败落的残花飘摇不定,颠来倒去。

  机舱里面的沉静被气流打破,老老少少的哭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就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要在飞机上待三百六十天的空乘们也都吓得面目铁青,额头冒冷汗。但是过硬的专业素养还是让他们至少能够维持好表面的镇定,他们艰难地穿梭在机舱内,安抚一些受惊过度的乘客。

  那条引起恐慌的广播还在不间断地重复着,乘务长的本意是安抚乘客的情绪,但是言语之间还是泄露了她本身的恐慌,让乘客更加心惊胆战。

  整个机舱里大概就只有林越霖和秦霏是最镇定的了。

  林越霖被耳朵里的噪音弄得心烦意乱,偶然瞥见身边的女人一脸淡然,不由觉得有趣,问道:女人,你怎么不害怕?

你怎么知道我不害怕。因为之前的接触,秦霏对林越霖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说话的语气也多有不善。

  林越霖指了指周围那些痛哭流涕,大声叫喊的女人,惊疑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像她们一样?

每个人害怕的方式不一样,而我不喜欢这么弱的害怕方式。秦霏冷冷地说道。

  林越霖讥讽道:只要害怕,不都是弱吗。你这明明就是死鸭子嘴硬,何必美化自己。

  秦霏笑了笑,但是那份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就凝固成冰:懒得跟你说,嘴这么欠缺,你的人生中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小心吧。

  起初林越霖没有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半天才发现他竟然是在损他。

  秦霏转过身去,透过开着的小窗看着外面一上一下的云层。

  其实她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怕,飞机遇到气流,她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自己的小命不保,而是想起了之前看的穿越小说,比起生命,她更加关心的是假如死了穿越到哪个朝代,遇上什么人。

  但是这些要是告诉身旁的这个男人,她敢保证她一定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所以她才不会亲自把自己送到他的枪口上呢。

  很长的一段时间,飞机并没有进入平稳的极端,而是一直处于颠簸的状态,本来能够给人安全感的大鸟现在好像是在狂风暴雨里被摧残的一叶扁舟,感觉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就会在与气流的告诉摩擦力粉身碎骨。

  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秦霏突然就有些害怕了。

  那个人就算要订婚了,也还是要见一面吧。如果就这么死了,那过往的青葱岁月算什么呢?她一片赤诚的心又算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秦霏浑身开始颤抖,就连牙齿也在不断地打架,头皮像是被什么震动着一片酥麻,冷汗不断地从额头,从身体各处的毛孔里冒出来,心脏都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此刻,机舱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

  秦霏想要嚎啕大哭,可是她的人生在最黑暗的时候,她也未曾这么懦弱过。于是她咬着唇,强忍住心里的惧意。

  林越霖发觉腰上一痛的时候,才发现是身边的女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上了自己的腰,手掌心紧紧地捏着他腰上的肉,像是要生生扯下来一般。

女人,你这个害怕的方式简直是我见过最弱的,而且也是最让人厌烦的,因为已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林越霖眉眼冷峻,冷酷无情地搬开她的手。

让我抱一抱,抱一下就好。秦霏的手又孜孜不倦地环了上去,而且比之前收得更紧。

  这一次,林越霖没有再掀开她的手,而是任由她抱着,只因为这个女人楚楚可怜的眼神触动到自认为冷血无情的他,。

  若是换做以前,他绝对不会想到一向整洁的他,会让人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给扭成麻花,尽管他现在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不揍她的冲动。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秦霏想要通过和他聊天来缓解自己的注意力。

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林越霖的一生已经过得很有意义,他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一大堆,就算死去也没有多大遗憾。

  秦霏是第一次见到将生死说得这样平静无波澜的人,有片刻的惊讶,但是转瞬又觉得正常,而且还觉得他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有这样不可一世的高傲态度。

  秦霏也被他感染,慢慢地变的平静,但是整个人已经舒服地躺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声,心里一片平静:如果我们会死,一定要对一个人说最后一句话,你想对谁说,说什么?

我没有想要对谁说的话。林越霖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这种情绪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难道真的是人之将死,人就变得多愁善感了吗?

  他倒是有个未婚妻,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要有话对她说才对,可是他并不想。

那你呢?林越霖看着秦霏的头顶,问道。

我想对我心里的那个人说,但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他。秦霏的语气舒缓,听起来有些解脱的豁然开朗。

你男朋友。

如果没有出意外,他是我的未婚夫,可是意外出了,他是别人的未婚夫。秦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将这些事情这样笑着说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听。

笑得丑死了,别笑。林越霖讥讽地说道。

我能在你的怀里睡会儿吗秦霏怕他不同意,小手抓着他的衣襟,补充道,看在我未婚夫变成别人未婚夫的面上,别拒绝我。看在我们可能要死的份儿上,也别拒绝我。

  林越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身上躺着娇小的人儿,心里灌满了光和热,和往日汹涌的情欲不同。

  他清楚地知道那是一种类似疼惜和感觉。

  可他林越霖对自己尚且残忍无情,又怎么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女人产生同情呢,一定是飞机遇上雷暴,让他有些头疼了。

  一定是这样的。



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秋语阅读

(在本公众号回复:首席总裁用点力或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情节精彩不断欢迎在下面给我们留言。)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