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千年恐慌,不过弥天大谎

新华视点 2018-07-22 09:30:23
官员们还是得离“大师”“巫士”们远一些,而喜欢星相学的年轻人,娱乐一下自己或别人没有问题,如果过于沉迷,甚至以之为人生指南的话,那么千年历史中,瞬间会此起彼伏一片嘲笑声



 


梁武帝(来源 :网络)


文 | 关山远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不久前发布消息说,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在刘志庚被公布的诸多问题中,有一项很醒目:“长期搞迷信活动”。据说他身边有不少“大师”“巫士”,帮他顶层设计,帮他祈福禳灾,帮他升官发财……当然,事后证明,而且不止这一次事后证明,“大师”“巫士”之类,均是骗子。 

  如果对历史有所了解,就会明白,这些围绕在权贵身边的“大师”“巫士”,千年不绝;如果对历史有更深入的了解,就更会明白:相比于一些“高手”,今天这些“大师”“巫士”,简直太LOW了。

接下来,讲的是关于“荧惑守心”的可怕而滑稽的故事。


1


  公元534年,初夏某一天,70岁的南朝梁武帝光着双脚到金銮殿下跑了一圈。这是很奇怪的行为,如果用《走近科学》的风格来描述此事,会是一个低沉的男声在絮叨:“难道梁武帝是一个狂热的跑步爱好者吗,否则,他怎么会在七旬高龄光脚跑步而不顾有失皇帝风范……” 

  梁武帝是个神人,人们通过电视剧《琅琊榜》了解过他的一些往事,但电视剧没有告诉大家的是:梁武帝是中国古代帝王中罕见的占星大师,够神吧?神到何种程度?公元525年,他主持过一次重要的学术研讨会,地点在长春殿,学术研讨主题居然是:讨论并重构宇宙模型。 

  用今天的话来说,梁武帝热爱“仰望星空”,是一个对上天有深入研究的人。中国古人敬畏上天,更多通过《隋唐英雄传》中李元霸的下场来发出警示:李元霸天下第一,狂妄到抛锤砸天,结果不是把自己砸死了?你再牛,能牛得过天吗?所以,人哪,必须敬天。天似穹庐,天幕上的日月星辰,成了人们分析天命如何影响人世的重要参照,时至今日,星相还是一门显学,引无数时髦男女尽折腰。 

  不过,在古代中国,并非什么人都有资格夜观天象、掐指一算,帝王占星术是皇家专用秘技,民间敢于研究者,将被杀头。一般来说,每个皇朝,都会养一批专业的占星官,比如太史(太史令、太史丞)官,掌天时、星历职。这是一个很显赫的职位,不过对于天文狂热爱好者梁武帝来说,他更愿亲自研究星占术,以此与上天沟通、秉承天命、窥知天意。 

  堂堂天子,赤脚绕殿而走,自然是与上天沟通后的结果了——当时出现了这样的天象:“荧惑入南斗”,谚语称:“荧惑入南斗,天子下殿走”。梁武帝想,这说的不正是朕吗?走起。 

  梁武帝所处时代,正是南北朝,北朝一直打打杀杀,政权更迭,城头变幻大王旗;南朝偏安一隅,社会稳定,所以梁武帝一直以正统天子自居。但这次其实闹了一个乌龙:当梁武帝遵从上天之意“下殿走”时,北朝的魏孝武帝与丞相高欢打起来了,魏孝武帝率大军与远道而来的叛军隔河对峙,麾下猛将斛斯椿请求以精骑二千渡河夜袭高欢,皇帝同意了,但皇帝身边总不缺少小人,这回给魏孝武帝进谗言的小人是黄门侍郎杨宽,他告诉皇帝:“如果斛斯椿这次成功了,不是灭掉一个高欢,又出现一个新的高欢吗?”皇帝愚蠢,居然信了,于是按兵不动。斛斯椿仰天长叹:果然是“荧惑入南斗”,天子相信小人,结果只能是兵败跑路了——他也信这个。 

  结果果然是:魏孝武帝西走关中,旋即被毒死,北魏分裂成东西魏,并很快被高氏齐朝和宇文氏周朝取代,应验了“荧惑入南斗,天子下殿走”这一天象。当梁武帝听说魏孝武帝“天子下殿走”这一消息后,愣住了,又是羞赧又是不服气地说:“虏亦应天象邪!”意思是:我去,北方这些不正统的家伙居然也应了天象! 

  由此故事,看得出梁武帝对“荧惑入南斗”很是在意。“荧惑”即火星,电影《火星救援》中,马特达蒙在火星上种出了土豆,但是对古人而言,火星很可怕,因为从地球看上去火星血红血红的,古希腊将其视为战神,取了个名字叫阿瑞斯,阿瑞斯残忍好杀伐。在中国,因为感觉火星行踪不定,捉摸不透,所以取了个名叫“荧惑”。对于中国古人尤其是垄断了占星术的皇室来说,最可怕的天象不是“荧惑入南斗”,而是“荧惑守心”,“荧惑入南斗”嘛,大不了是皇帝跑路,如果遇到“荧惑守心”,就是大凶之兆,轻则天子失位,重则皇帝死亡。 

  什么是“荧惑守心”?天蝎座共三颗星,“心”是指天蝎座最亮的“心宿二”,它红光似火,故称它为“大火”,象征帝王。旁边两颗,一颗代表太子,一颗代表庶子。火星来到了“帝王”身旁,不代表着对帝王的威胁和凌犯吗?当不祥的火星在心宿周围徘徊不去,则两星争“红”斗艳,这就叫“荧惑守心”了。 

  科幻小说《三体》上说,三体世界是一个有三个太阳的行星,因为有三个太阳,所以三体行星的日夜不是恒定的,有时太阳落下山去就不再升起,有时却又一直出现在天空中不再降落,当日出日落还有些规律时,就叫作恒纪元,如果完全找不到规律的永日或永夜,就是乱纪元;当天空中出现两颗飞星,三体的文明就面临一次毁灭;当出现三日凌空时,三体人几乎要全体灭绝。三体人在乱纪元中可以脱水卷起来,到恒纪元再恢复到原样。对于古代的皇帝来说,如果观测到“荧惑守心”,那感觉应该跟三体人遇到“双日凌空”的感觉差不多了。但科学告诉我们:“荧惑守心”与三体的“双日凌空”“三日凌空”是不一样的,火星与心宿二根本就没有相遇的可能性,火星跟地球相距最远几亿公里,最近几千万公里,心宿二呢,跟地球相距几百光年,它俩压根儿就不可能走到一块,“荧惑守心”,只是视觉感受而已。 

  但古人坚持认为:它俩会相遇,火星会欺负心宿二。而且在古籍记载中,出现“荧惑守心”,多伴随着皇帝死亡甚至改朝换代,比如《史记·秦始皇本纪》载“三十六年,荧惑守心”,没多久,秦始皇驾崩。精通天学的梁武帝驾崩前,先是“太白昼见”,继而“荧惑守心”,均是大凶之兆——这些都在《梁书·武帝本纪》详细记载着。



(来源:网络)


2
  可以想象,古代帝王遇到“荧惑守心”时,绝对害怕极了。《史记·秦始皇本纪》上是这么写的:“三十六年,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说的是出现“荧惑守心”大凶星相同时,天上还掉下一块陨石,有人在石头上刻字,说秦始皇要死,大地会裂开。秦始皇听说后,派人去拷问住在这块石头旁边的人,是谁刻的字。没有人承认,于是把住在石头旁边的人全杀掉,然后烧掉这块石头。 


  古代封建君王,无论中外,都捣鼓出一套政权合法性的理论,即“君权神授”“天授君权”,强调自己是天命派遣,于凡间管治世人,谁敢反抗,就是违抗天命。所以出现“荧惑守心”时,皇帝就没有底气了:这是上天叫朕灭亡呢。当然,没有谁甘心灭亡,所以历史上也就有了各种帝王避害之法。 

  最著名的西汉翟方进自杀一事。翟方进贫苦出身,不懈努力,混成了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还没好好享受高官厚禄呢,出大事了: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汉朝接连发生山崩、水灾、日食等天灾异象,尤其是天上出现了“荧惑守心”,朝野惶恐。此时翟方进的下属李寻充当了出卖大哥的角色,他按照当时流行的天人感应理论给皇帝上了一本奏章,上面写道:“上无恻怛济世之功,下无推让避贤之效,欲当大位,为具臣以全身,难矣!大责日加,安得但保斥逐之戮?阖府三百余人,唯君侯择其中,与尽节转凶。”意思是:现在一片混乱,不能顺天应人,致使阴阳失调,君主固然不应该担当责任,但是,大臣们则是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言下之意是,非常时期,肯定得有人担这责任。矛头直指丞相翟方进了。 

  正为“荧惑守心”惊慌的汉成帝,接到这奏章,如获至宝,马上给翟方进说:你人不错,很能干,但是你担任丞相之后,天下的政治却是一塌糊涂,你的许多政策措施也很不好,民不聊生呀,所以,我想撤你职,又不忍心,现在,我赐给你好酒十石,牛一头,你自己考虑考虑吧。翟方进马上明白了,《汉书·翟方进传》载:“方进即日自杀。上秘之,遣九卿册赠以丞相、高陵侯印绶,赐乘舆秘器,少府供张,柱槛皆衣素。天子亲临吊者数至,谥曰恭侯,长子宣嗣。”汉成帝很虚伪,掩饰了翟方进自杀替皇帝避祸的真正原因,说他是猝死,亲自上门吊祭,哀荣无限。 

  皇帝遇到凶兆而找重臣作“替身”的事情,历史上应该不少。所以很多人比较推崇春秋时期的宋景公——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臣下做替死鬼。 

  宋景公的故事,是史料记载的最早一次“荧惑守心”,《史记·宋微子世家第八》上说:天上出现大凶之兆后,分野恰好在宋国,宋景公很害怕,问管星象的子韦:咋办?子韦说:我可以想个办法,嫁祸给相国(可移于相)。宋景公不同意:“相国是我的左膀右臂,怎么可以去死呢。”“要不转嫁百姓头上(可移于民?)”宋景公说:“当国君就是要善待百姓,怎么可以那样做?”“要不转嫁给年景收成(可移于岁)”。宋景公也不同意:“年景要不好,百姓疲憋,流离失所,那要我这国君干什么?” 

  在天命之前,宋景公大气凛然:甭说了,别人都不能死,让我死! 

  于是奇迹出现了:“子韦退走,北面再拜曰:‘臣敢贺君。天之处高而耳卑,君有君人之言三,天必三赏君。今夕星必徙三舍,君延命二十一年。”意思是:您这三句有君主之德的话,上天会听到的,荧惑肯定会移走的。果然,几亿公里之外的火星被宋景公感动了,挪了挪位置,移动了三度,宋景公也增寿二十一年。 

  别笑,史料中真的是这么记载的。 

  除了汉成帝找替死鬼型与宋景公自我牺牲型,还有高手作法型。公元1225年阴历九月初,发生“荧惑犯尾”天象,在星相师看来,“荧惑犯尾”凶险程度比不上“荧惑守心”,但也相当可怕,“荧惑守尾,天下大饥,人相食。”当时尾宿的分野恰好在燕地,当地主管官员担心境内会发生灾劫,便请长春真人丘处机祈祷消灾。官员问丘处机需要多少钱,丘处机说,念在百姓劳苦,只要上下官员诚心斋戒行礼就足够了。言下之意是让官员不要为了祈祷而向老百姓伸手要钱。法力十足的丘道长登坛祈祷了两昼夜,完成以后当地官员很高兴,祝贺说:荧惑已退数舍,我们不必再忧虑了。 

  这段故事记载在《长春真人西游记》中。对的,这个丘处机就是那个《射雕英雄传》中的全真教道士,坏蛋杨康的师父。幸好杨康没有从丘道长这里学到星相学,否则,他会骗倒更多的女孩子。 



丘处机(来源:网络)

3



  再多说几句倒霉丞相翟方进的生前身后事。 

  虽然翟方进之死值得同情,但此人实在不咋地,在史料记载中,就是一个搬弄是非、陷害忠良的小人,被他陷害的最著名的人物,叫陈汤——就是那个纵横西域、喊出历史最强音“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陈汤。连这样对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的功勋之臣也能诬陷,可见翟方进人品卑劣。也能预料得到,他树敌结怨甚多,所以对手才能趁“荧惑守心”出现之机,假借天意震怒、皇帝需重臣替身才能消灾之借口,把他推上祭坛。一言以蔽之:这是一场披着天象外衣的政治斗争。 

  这场斗争还延续了很多年。受过陈汤大恩的西汉皇室后戚王莽若干年后造反,把翟方进掘墓焚尸,王莽军队挖开他的墓地,他的骨殖也被焚烧和抛弃荒野。可谓恨意绵绵无绝期。 

  诡异的是,按星相官的理论,丞相代表皇帝死了,皇帝就可以开心地活着了。但是,汉成帝在翟方进死后一个月,也突然暴病身亡,年仅45岁,而且他的死使得宫廷大乱,继而天下大乱,西汉没多久就灭亡了。后来,宋代的司马光借晏婴的话“天命,不容怀疑,人命,无法改变”来批评汉成帝。司马光认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岂可以人力来转移?如果翟方进罪不至死而逼杀他,以挡天变,这是诬蔑上天;如果翟方进有罪当死,却秘密诛杀,又赐以厚葬,这是欺骗人心。汉成帝想欺天、欺人,最后却没得到什么好处,这是不知天命的缘故。 

  司马光的话很有道理,但如果他知道翟方进之死的真相,肯定会瞠目结舌——其实,翟方进死之前,根本就没有出现“荧惑守心”,这是一个伪造的天象,是政敌买通天文官假借占星之名实行的谋杀。 

  这个结论,当然是今人推断出来的。台湾学者黄一农著有《社会天文学十讲》,这是一本十分有趣的小书,有趣在于:黄一农充分利用了他的天文学知识,来处理先贤从未处理过的课题,比如,对中国史籍中全部出现的“荧惑守心”记录(共23次)逐一考证和验算,包括宋景公、秦始皇、汉成帝、梁武帝等等碰到的,以及他对历史上所有实际发生过的“荧惑守心”天象(共38次)的地毯式回推——这些都是在计算机上利用天文软件进行的。由于现代天体力学方法和个人计算机的高度发达,这样的验算和回推已经非常可靠。 

  黄一农是以研究科技史闻名的台湾历史学家,改行研究历史前,获得过物理学博士,还从事过天文学研究。他在《社会天文学十讲》中用科学证明:史籍记载的23次“荧惑守心”,有17次是伪造的!宋景公遇“荧惑守心”?假的!秦始皇遇“荧惑守心”,时间有误!汉成帝遇“荧惑守心”?子虚乌有!梁武帝遇“荧惑守心”?时间有误。 

  以梁武帝为例,黄一农写道:“梁武帝薨于太清三年五月丙辰(6月12日),天文官或史官为求附会,遂将发生于其死后不久的一次‘荧惑守心’天象挪前,并分别在正月及三月重复其事。前面引文中的其他天象亦多经伪造或曲改,以求附会梁武帝及其子简文帝为侯景所杀等事。” 

  黄一农还发现,一方面史籍中记载的23次“荧惑守心”有17次是伪造的,而历史上自西汉以来实际发生过的38次“荧惑守心”,却绝大多数没有记录下来。黄一农的结论是:由于此类天象寓意不一般,“故官方天文家或为突显以星占预卜吉凶的能力,很可能在事后伪造此类天象纪录,以求与时事相应(多与皇帝崩殂事附会)……天文学家往往参考了先前天变发生之后的时事,而不断地在占书中增添入较具体的内容。此一模式不仅扩展了占星的自由度,再配合部分假造的天象纪录,使占星在后人心目中的可信度得以增强,此或为占星所以能深入古代中国社会,并为历代官方所重视的一个重要因素。” 

  想想也是的:假如太平盛世,皇家供养的天文学家真的发现了“荧惑守心”,也不敢声张和记录啊,皇帝身体倍儿棒,你偏要说天象异常陛下命不久矣,结果只能是你的小命不保。没办法,为了好好活着,为了好好吃皇家占星大师这碗饭,该编就编,该瞒就瞒,哪还管什么职业精神啊! 

  被合伙谋杀的倒霉丞相翟方进,在九泉之下也无处申冤了。



(来源:网络)

4


  最后再说说那位深谙占星学也深信天命的皇帝梁武帝。 

  梁武帝84岁那年做了一个梦,《资治通鉴》是这么记载的:“是岁,正月,乙卯,上梦中原牧守皆以其地来降,举朝称庆。旦,见中书舍人朱异,告之,且曰:‘吾为人少梦,若梦必实。’异曰‘此乃宇宙混一之兆也’。及丁和至,称景定计以正月乙卯,上愈神之。”梁武帝梦见中原的将领带着城池土地来投降,找人和自己一起解梦,解梦在古代也是占星学的一部分,即“占梦”。占梦的结果是:梦是真的。恰好没过多久,北朝魏国的大将侯景率军来投降,梁武帝得知消息,自然越发佩服自己了:瞧,这梦还真应验了。其实在整个南北朝期间,南朝人都有一个北伐收复中原的梦想,梁武帝以为自己就是这个实现梦想的人,而且认为是上天让他去实现这个梦想。 

  但接踵而来的,其实是一个噩梦。侯景此人,以凶悍、奸诈和变幻无常著称,投降梁朝不久就反叛,引发了一场非常可怕的浩劫,史称“侯景之乱”,是历史上中国长江流域遭受的第一次毁灭性破坏。在短短两年内,长江流域、特别是江东八郡的人口遭到了巨大损耗,上千万人口的伤亡,使得之前两百年的建设成果化为乌有。那个做着美梦的梁武帝,居然在86岁高龄,活活饿死于台城,临终前口苦想喝点蜂蜜水,也没喝上。 

  其实梁武帝不应该是这么一个悲惨下场。他少年英才,称帝之初政绩也非常显著,但太平皇帝做久了,渐渐忘了天下疾苦,愈发任性起来。比如,他笃信佛教,动不动就跑到庙里舍身当和尚去了,却又不是真的当,只是一种装一种作:我不当皇帝了,你们看着办吧。朝廷没办法啊,只能花一大笔真金白银,把老头子从庙里赎回来,继续当皇帝。他还自以为得意:我要是撂挑子了,你们怎么办啊?其实他不知道,他的不孝子孙们早就盼着他死来继位了,所以侯景之乱时,叛军围城,几十万梁朝大军都在一边围观。 

  记载梁武帝生平的《梁书·武帝本纪》,非常独特。科学史专家江晓原写过一篇文章叫《梁武帝:一个懂天学的帝王的奇异人生》,文中写道:“在历代官吏的帝王传记中,《梁书·武帝本纪》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一篇——占星学色彩极为浓厚。其中结合史事,记载天象凡14种57次……这些天象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老人星见’,竟出现了34次。” 

  “老人星”即船底座α,江晓原考证,这不是一颗北半球常年可见的恒星,为何频频在梁武帝的传记中出现?寓意只能从中国传统占星理论中索解:“老人星见”是很少几种安详和平的吉庆天象之一。在《梁书·武帝本纪》中,从“老人星见”不断出现,再到结尾接踵而来的一个比一个凶险的“白虹贯日”“太白昼见”“荧惑守心”,可见这是一篇“严格按照中国古代占星学理论精心结撰的传记”。结合黄一农的研究,可以看出,史学家几乎是用象征主义的小说手法,写了梁武帝以天命来维持王权的一生。 

  “不问苍生问苍天”,跟“不问苍生问鬼神”一样,是问不出真理也问不出真相的,更问不出真实的自我与他者,还是杜牧那篇传诵千古的《阿房宫赋》说得好:“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所以,官员们还是得离“大师”“巫士”们远一些,而喜欢星相学的年轻人,娱乐一下自己或别人没有问题,如果过于沉迷,甚至以之为人生指南的话,那么千年历史中,瞬间会此起彼伏一片嘲笑声。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草地周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