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 白熊(下) 作者 苏兰朵

蘭书坊 2019-11-06 15:55:40

10

陈木彻夜未睡,不停拨打张威廉的电话,希望他能解释这一切。但是直到重生岛楼盘在世纪亿达集团官网开盘的时间也没能打通。958分,他无奈地扔下诡异的手机,出了房门。他向楼层的服务小姐询问,哪里可以看到“重生岛”楼盘开盘的直播,并且解释自己的手机坏了。服务小姐向电梯一指,那里面有电视。

他等了很久,电梯终于开了。里面的电视果然在直播“重生岛”开盘。

正播放的是预告片。陈木在摄影师的照片里重温了杰克生活过两年多的岛屿,一闪而过的松婆婆和劲松老人,玫瑰和她的儿子,喧闹的集市,熟悉的渔船……如同一把把小刀子,一遍一遍割着他的心。

预告片结束,楼盘经理被介绍出来。这是个妆容精美、神态自信,年龄看起来在25岁至35之间的女子。大家好,我是Coco。她用一种刻意拿捏的柔美语调分析了楼盘的几大特色,脸上始终挂着训练有素的微笑。然后开始回答网上的提问。

此时,在线人数已经突破了80万,人们对虚拟楼盘这个新概念很感兴趣,纷纷上来围观。这其中,拥有购买资格的是69272人。

一个本地网友抢到了第一个问题:虚拟楼盘为什么卖这么贵?它哪里值那么多钱了?

Coco略微思索了一下,答道,一般的实体楼盘是你买了房子,交易就结束了,而我们则是,你买了数字房产,与我们的合作才刚刚开始。我们会相继推出《重生岛》电影、电视真人秀节目、漫画、小说、以及以每户家庭生活为内容的系列同人成长游戏。你会在我们的包装策划下成为明星。接下来你可以选择卖掉已经增值的房产,靠已有的名气继续赚钱;也可以继续拥有增值前景良好的房产,签约我们的经纪公司,让自己的名气更大。我保证你的投资会得到成倍的回报。它的上涨空间不可限量,这个价格不算贵。

一位自称《环球新闻网》记者的人紧跟着抛出了自己的问题:Coco女士,你们在宣传中说,人是此楼盘最大的特色,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买到一个单元,里面的家庭成员就成了买主的奴隶?如果是这样,他们的人权何在?

Coco听播报员重复完问题,露出自信的笑容,牙齿白得耀眼。显然她对这个问题已成竹在胸。我想反问一下这位记者朋友,您玩过成长游戏《三国》吗?只要您高兴,刘备也可以是您手下的小兵。那只不过是个虚拟角色,真实的人还过着他们正常的生活,何来人权问题?

文字界面瞬间出现各种评论、动画表情以及数不清的赞或踩,如洪水般,将此问题冲得远远的。

下一个获得提问资格的人围绕的仍然是这方面问题。这是一位竞拍者的律师,他关心的是,岛上的真实居民会不会起诉买主侵犯他们的肖像权?

这个您大可以放心,我们是拿到了岛上居民的授权书的,世纪亿达集团为此支付了一笔可观的费用。

撒谎!陈木厌恶地望着她。电梯里一个老妇人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有人打出这样的评论:起诉?授权?那些原始人懂吗?可观的费用该不是免费拍照吧?遐想中……

陈木像遭到了重击,他想起了因拍照而无比快乐的玫瑰。是的,那一天,她将宝石般的黑色长发披洒下来,嘴角淡淡地翘着,将裙角轻轻提起,眼神中流出少女般的光芒,羞涩而幸福。她甚至抬起双手,转了两个圈。笑声仿佛就在耳畔。

又一位竞拍者抢到了问题,他使用了语音通话,一个肥大沙哑的声音传出来:买到房子后,我有权翻修吗?比如,把原来的土屋推倒盖个小别墅,再挖个游泳池?

当然可以,您是主人,想怎么改就怎么改!这个问题让Coco稍显兴奋,音调不知不觉中高亢起来,很快又被她不动声色地调整过来。我们的软件设计师随时提供服务,只要您能想到,我们就可以做到。关于软件维护设计的费用,我们有详细完备的条款以及各种优惠套餐。另外,重生岛网站也会直播您新房子翻盖的进程。您可以在线与网友互动,接受他们的点评和修改建议。

议论又如海啸般滚过文字界面,根本来不及细看。陈木只看清这样一条:靠!这不是在卖软件,是卖游戏装备啊!

马上就有人接着问,人物也可以修改吗?比如,我买到的家庭里是两个老人,可以把他们改得年轻点吗?

这个嘛,我们的软件设计师可以给您做一套人物的前传软件,只是费用要比设计维护人物的现在时贵一点,而且,他们只能待在您自己的房子里,不能与邻居交流,因为原则上他们活在过去。我们的楼盘经营的是现在,和岛上的真实居民生活是同步的。真实性本就是我们的一大特色。如果您希望自己的人物永远健康、年轻,可以购买我们销售的美容产品和各种保健品,我们也提供整容手术。在公共区域内,我们将逐步兴建医院、美容院、超市、百货公司、学校等设施,那是我们明年的招商计划。她口齿伶俐地一股脑将这些说完,自信地面对着镜头,停顿了两秒钟,仿佛一个刚刚表演完的歌唱家在等待掌声。

网友们显得很激动,纷纷询问买不到房子的人有没有可能通过网络进入重生岛去旅游?

这个要由岛上37户家庭的主人共同决定,因为买下房产以后,岛就是他们的了。

这时,一个署名“一贫如劫”的人打出两个巨大的黑体字:黑它!马上有人跟着起哄说,盗版它百八十个的。

Coco淡定地扫了两眼屏幕,我们的软件维护团队,是全球最好的。关于盗版,我们绝对是不怕的。重生岛是独一无二的,每位购买到单元家庭的客户都会进行实名认证,迅速成为名人。随着网站、游戏以及电影的推出,他们将成为全世界瞩目的明星,被邀请做产品代言也说不定呢。Coco展现了一个迷人的笑容。这么说吧,重生岛就是他们最时尚最摩登并且限量只此一款的奢侈品。盗版?那不过和盗版的Hermes一样可笑。说完,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丝巾。

岛在哪里?不是骗人的吧?

这个问题需要特别回答一下。Coco表情严肃起来。她将脸正对着镜头,重生岛是我们世纪亿达集团执行董事张威廉先生在一次旅行中偶然发现的,我们看到的照片也都是他亲自拍摄的。我们有计划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带领业主访问真实的重生岛,与他们购买的单元家庭的真实主人见面。

你们会开发真实的重生岛吗?

暂时没有这个计划。Coco给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我们觉得,真实的重生岛保持原貌才最有商业价值。只有楼盘的业主才有机会到岛上观光。她停顿片刻,目光在镜头前划了一个轨迹,仿佛扫视过所有注视着她的人群。我们还觉得,它应该保持适度的神秘。不过……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会考虑建一座按一比一比例打印出来的重生岛公园,让全世界喜爱它的粉丝能够到这里旅游观光,这是我们更远期的计划。

接下来的几个问题都是围绕人物的。一个已经通宵读完小说《重生岛》的在校大学生表达了对玫瑰的喜爱。他说,已经抢注了玫瑰鱼饼的商标,现在拍卖,并迅速留下了手机号。Coco示意播报员提供下一个问题。于是,一段视频出现了。

一个带着兔子面具的肥胖男人坐在宽大的鲸鱼皮沙发上,面具边缘露出的白发和长着老年斑的手背可以让人大致判断出他的年纪。他缓缓地开了口,声音含混粗糙,仿佛被一口浸着沙砾的浓痰包裹着。我只想问一个问题,玫瑰,就是那个浑身肉嘟嘟的漂亮妞,可以和我做爱吗?你们究竟能模拟到什么程度,是否有专门设计的做爱机……陈木的手握紧了拳头……那个碍事的杰克就让他天天出去打渔好了,哈哈……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声音接着传来,我关心的也是这个问题。顺便声明一下,都不要跟我争德祖了,我每次举牌,都会加价100万。屏幕上显示的,正是蓝紫头发女人傲慢的头像。

Coco露出暧昧的笑容,声音也变得柔媚,我说过,只要您想得到,我们就做得到。专门的做爱机正在研发中,我们保证,它的幸福度不比任何一款真人做爱机差。

无耻!陈木骂道,拳头砸在电梯墙壁上。一个小男孩吓得迅速躲到了他妈妈身后,女人按了最近一层,带着孩子匆匆下了电梯。

Coco还在继续描绘着,37号玫瑰单元是我们这个楼盘起拍价最高的一户,我们当然有很多特别的设计,数据包要比其他单元大很多,玫瑰在床上的各种姿势造型就有90多款……音乐突然响起,压住了她后面的话。提问环节就在这充满魅惑的气氛中结束了,像恰到好处的前戏。

陈木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广告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蜂拥而出。足足有15分钟之后,镜头转换到了拍卖现场。白色大厅,重生岛全景沙盘……陈木紧盯着屏幕。张威廉终于出现了。他身着一套隆重的黑色礼服从红毯尽头走过来,将亲自担任拍卖环节的主持人。

陈木迅速按下了电梯的M键。

张威廉挥舞着手臂,语速飞快地报着卖家的号码和出价,像个说唱歌手。终于到了M层,陈木冲出电梯,却被守在电梯口的保安拦住了。对不起,先生,拍卖区现在封闭,禁止出入。陈木的拳头毫不犹豫地砸在了他的鼻梁上,保安猝不及防,侧身栽倒了。

大厅里人头涌动,张威廉被人群隔在了另一边。陈木四下看了看,靠墙处有一条狭窄的通道,他立刻奔了过去。保安捂着流血的鼻子在后面喊,快拦住他。摄影摄像镜头不约而同调转了方向。张威廉跟随着镜头,发现了陈木,他停止了拍卖,眼中浮现出惊恐。就在陈木即将冲到他身边时,四个保安同时赶到,擒住了他。他们拖着他向外面移。陈木愤怒地挣扎着,大喊张威廉的名字,骂他是骗子。脸上马上挨了重重两拳。鼻子流血的保安痛快地抒了口气。

张威廉的声音重新在大厅上空响起,小插曲,小插曲,这位是作家陈木先生,也是小说《重生岛》的作者,因为把自己虚构成了书里的杰克,太过投入,写完书之后就精神失常了,我们正在全力治疗。待他精神稳定后,我们会安排专门的媒体采访。好,欢迎回到拍卖现场……

陈木被保安稳稳地按着,拖进了一间办公室。一个正盯着电视屏幕的女职员吓得站了起来,迅速离开了房间。保安把他绑在椅子上,也出去了。

11

张威廉像注射了兴奋剂,在屏幕上大幅度摆动自己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吆喝着。拍卖一直持续到晚上,陈木看到街灯在窗外亮了。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被人买走了,像买走一台又一台做爱机。沙盘上的号码被买主的名字取代。当玫瑰以全场最高价被“兔子面具”买走,陈木感到,身上最后一滴血流干了。他一个人坐在黑暗中。玫瑰的目光在身后注视着他,他不敢回头。

不知过了多久,门开了。陈木听到张威廉已经喑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张威廉在椅子上坐下。从你决定坐上飞机离开岛的那一刻起,你已经背叛了她。

陈木的心疼起来。

你是对的。那不过是一个梦,一次旅行,一场艳遇。你终究要回到属于你的世界,一个文明的、科技的世界。他解开绑着他的一条尼龙绳。你不是个渔民,这一点你很清楚。你是个作家,你内心渴望回到这里,因为这里才能给你想要的成功,所以你跟着我回来了。换了谁都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所以,无需内疚。他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掏出一只昂贵的电子烟来,打开了电源。

骗子和强盗也懂得内疚?陈木自嘲般地笑了。

好,我是骗子。那你呢?如果你爱她,为什么要回来?难道你的爱,只是一场欺骗?强盗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我抢了什么?他们还在岛上过着原来的日子,连根汗毛都没少。我是靠我的脑子在赚钱!我张威廉能有今天的事业,靠的是我的智商!他挥舞着闪着红光的电子烟,陡地拔高音调,但发出来的只是失控的哑音。

无耻!陈木怒视着这张在街灯中变得幽蓝的面孔,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人!我要告你,你侮辱了白熊岛上37户居民的灵魂!别指望我会把小说版权卖给你,我不会继续成为你的帮凶!

已经晚了。一串打嗝似的笑声。没仔细看过你签的那份合同吗?版权早已经是我的了。而且,电影剧本就要完成,导演都准备物色演员了。

陈木颤抖着双手扯住了他的衣领,把他从椅子上拽起来。两个保安听到动静冲进屋来,把陈木从张威廉的身上拉开。张威廉整理了一下西装,对保安挥了挥手,出去。

冷静一下,我不是来打架的。昨天电话里我已经说了,我是来给你庆祝的。他狠吸了一口。

庆祝什么?庆祝你把我的朋友、家人卖了个好价钱?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精神失常了?

错,又错!张威廉咳嗽了两声,他按了按喉咙。首先,他们并不是你的什么家人、朋友。据我所知,你的家人都已经去世了,你曾经的未婚妻是个叫凯伦的软件设计师,而不是卖鱼饼的玫瑰,她的儿子跟你也没关系。至于那个什么白熊岛,除了我的私人驾驶员和我们俩,没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地图上没有,网络里也没有。你要替他们打官司是吗?他们在哪儿?你的原告们在哪儿?那么多网络高手已经开始了人肉搜索,连他们一根头发都没找到。也许以后会找到,因为他们已经成了大明星,全世界的人都想找到他们。但至少现在,重生岛还是个神秘的存在。你觉得你告得赢我吗?在世人看来,咱们两个,谁更像个精神病人?他抚住胸口,急促地喘息着,体力已经严重透支。

那些照片就是证据,我也是证据。不必他们亲自出庭,我就是原告。

醒醒吧你,书是你写的,版权是你卖给我的。你告我?我看法院至多会把它定成一个经济案件,觉得是因为我们分赃不均,令你不满。

你撒谎,说为使用他们的肖像支付了费用。

你有什么证据?啊?谁知道?!张威廉剧烈地咳嗽起来,他皱着眉,眼中流露出不屑。我告诉你啊,我说你去过重生岛你就去过,我对媒体说你没去过,你就没去过!你是谁?杰克在书里可是留在岛上的。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写啊,哈哈。他又打嗝一般笑起来。你知道吗,我让你赚这么多钱,已经算个慈善家了。我张威廉问心无愧啊!我们很熟吗?换了任何一个生意人,都不会像我这么大方!

陈木恼怒地瞪着他,却不知再说什么。

张威廉站起身,似乎轻松了很多,嗓音也神奇般地恢复了常态。这难道不是你渴望的成功吗?如果没有虚拟楼盘这个项目的支持,光靠卖书,你一辈子都不会赚到这么多钱。你的内疚,只会让你越来越失败!他像个成功者那样自信地在房间里踱着步。是的,没有什么他搞不定,他坚信这一点。临出门前,他回过头来,这才是你的生活,把那个渔民杰克忘了吧。说完,把电子烟扔给了他。


12

生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陈木写作,换女朋友,买新式的做爱机。唯一不同的是,他要适应自己的“病”。或者说,他正在试着用这些方式忘记自己的“病”。为了免受刺激,他拒绝参加有关《重生岛》的一切宣传活动,也拒绝一切采访。他像个木偶一样出席了几次《重生岛》电影和游戏的发布会,但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总是精神康复方面的。当以愤怒回应时,记者会写他尚未痊愈;当他报以沉默的微笑,记者又认为他进入了幻觉。后来,他不再参加任何公开活动,成了一位神秘的隐士。关注他的记者又继续以知情人的姿态报道,陈木先生正在接受精神治疗。而渔民杰克,在《重生岛》的粉丝中已经渐渐衍变成了一个绝对的虚构人物。那不过是作家陈木对玫瑰的意淫,我原以为他真的去过重生岛呢。他们在酒吧、在社交网站里嘻嘻哈哈地谈论着这一切,每个人都急于表现自己知道更多的“真相”。在《重生岛》软件的最新升级版中,杰克这个人物干脆消失了。

他试着把白熊岛当做一场梦,一个构思。他似乎也真的做到了。但是他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和同一个女人最多只能勃起三次,而且,越来越厌恶通过电脑做爱。有一天,他把一个在社交网站认识很久的女孩请到家里,这女孩看起来比较肉感,让他有一点性欲。他和她看了一会电影,然后把手伸进了她的衬衫里。她毫无反应地任他摸了一会,突然站起身要去另一个房间。你去哪里?去做爱机那儿。她头也不回。陈木追上去,一把抱住她,不用做爱机。说着就要解她的扣子。她使劲挣脱开,用一种警惕的目光望着他,你没跟我说你有这种癖好。就一次,好吗?陈木央求着,拉住了她的胳膊。她惊慌地甩开他,向门口退去。陈木急了,抢上前再去拉她。她迅速推开门,跑了出去。只留下坚硬的两个字——变态!陈木沮丧地坐在门口,性欲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才看的片子还在继续,男女主人公已经在电脑的帮助下达到了高潮,他们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陈木厌恶地换了一个频道。一只白熊摇晃着肥大的身躯,站在一小块断裂的浮冰上,从镜头前掠过。另一只白熊从远处驶过镜头,在将要驶离画面前,跌入海中。“北极冰川融化的速度正在加快,每天都有白熊随着洋流飘到不同的海域,最后葬身大海。据统计,从2014年到现在,白熊消失的数量超过了三分之二……”新闻播音员的声音苍白地飘过来。画面接着剪切到一个个政府会议现场,一项新的国际环境公约又在6个国家通过,官员接受记者采访,表情激昂。陈木的心突然就疼了起来。这一疼,再也没有停下。

他不得不真地接受心理治疗,每天到城市的另一边去见一位有名的心理医生。这位心理医生只提供面询,从不通过电脑治疗,让他感觉好一些。医生说,他的病和“白熊岛”有关。他不确定陈木真的去过那个地方,但也不想过早下结论把这些“经历”定为妄想。他能确定的是,陈木想忘掉一些事情,但这些事情其实像个毒瘤一样潜伏到了他的身体里,在他的刻意压制下恣肆生长,直到令他发病。那我该怎么办呢?陈木用手按着胸口。面对它,接受它,直到与它和解。医生的话让他感到很神秘。

每天,穿过灰雾笼罩的城市,看着街道上稀疏的人群,他的眼前总是浮现出那些挤在拍卖大厅的人,包括张威廉和Coco,还有挤在网络中的人,兔子面具、钻石指甲……他们其实并不能真正拥有白熊岛,即便把它改成重生岛,那里的天空、海水、鱼饼的香气、青草、风……然而他们渴望,疯了一样渴望。为什么他们不去接受治疗?他竟然有点怜悯他们。

一只鸟与他擦身而过。那是一只电子白鸽,仿真羽毛已经被尘雾洗涤成了浅灰色,到了晚上,它们会变成深灰。生物基因库保存着很多动物基因,可以轻而易举地克隆出城市广场需要的鸽子,但都活不过一星期。因为成本太高,环保部门转而购买电子白鸽装点城市。每天早上,它们被流水线清洗干净,充满电,放出去,傍晚时分,再飞回指定地点。人们已经习惯了这些叫声单调的怪物,并且逐渐发现了它们的新功能——通过羽毛的颜色来判断时间。

他于是回忆起了海鸥,继而想起了海浪的声音,还有凉凉的海风扑面而来的感觉。他就那么站在广场上,呆呆地进入了幻觉。当他从回忆里走出来,忽然意识到,心没那么疼了。

治疗到第21天的时候,陈木做了一个决定。他怀揣着这个决定,走在回家的路上,内心感到无比地舒适。

13

当陈木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张威廉时,他盯着他,露出奇怪的目光。陈木仔细分辨了一下,与那些记者的目光比起来,似乎多了一丝警惕。陈木于是进一步阐明自己的想法,也许我原本就不该来这里。

“驾驶员已经失踪了。你……搞得定飞机吗?”张威廉随口说道。

陈木吃了一惊。

“其实倒也不难,”张威廉没给他提问的机会,“我们飞回来的路线也有电脑记录,不过,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去学习一个星期的驾驶。”他的脸色柔和起来。

“这么说你同意了?”陈木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关于驾驶员为什么失踪的事,也就没兴趣问了。

“我想,这对你的病可能有好处。”说到“病”时,他刻意把字音拖长了一会。

陈木笑了,“我也这么认为。”

张威廉盯着他的脸,疑惑渐渐消散。这轻松自如的笑容没有一丝破绽,不像是伪装出来的。那么答案只能是一个——在所有人都质疑他精神出了问题的氛围中,他的脑子真的出了毛病。现在,他的逻辑已经运行在另一个层面,并且找到了新的因果关系来解释他自己和这个世界。张威廉为陈木感到高兴。

他请陈木坐下来喝了一杯红酒,并且稍显亲热地给他介绍了一个飞行驾驶学校。他说,他会把飞机检修一下,确保他一路平安。还说,什么时候想回来,他自己决定,没准还能写一本《重生岛2》。陈木慢慢品着红酒,这东西现在特别贵,难得喝到一次,虽然又酸又臭非常难喝。他确定张威廉的红酒是用室内温控葡萄园栽培的葡萄酿出来的,不是网店里卖的那种化学粉剂。他的心情非常好。他考虑要不要花高价买一点种子带过去,种在玫瑰的小院子里,也许岛上的土壤和阳光可以改变它的味道。说不定有一天,他可以开一间酿酒坊。当然,如果张威廉不去打扰他们的话。不过,似乎还是坐在海上打渔更有吸引力。如果张威廉去了呢?他皱了皱眉。他会和他们在一起,那是自然,劲松老人、松婆婆、玫瑰……他会和他们死在一起,死在岛上,白熊岛。他的心一下子又轻松起来。他看着张威廉翕动的嘴唇,又啜了一口。

一个星期之后,陈木在凌晨时分离开了家。他换上曾经与他在岛上待过很多日子的那套衣服,把烟斗揣在兜里,其他什么都没带。前一天晚上,他把戒指从烟斗里抠出来,用毛巾仔细擦干净,放在床头。它依然银光闪闪。这是属于凯伦的记忆,不管她是不是机器人,凯伦都值得尊重,他和那些城市女人不同。陈木曾经担心她来找他,但是她没有,他又有点隐隐地失望。不过很快他就化解了这一切。两年,足以让一个一日十年的城市人忘记一个无情的前任,哪怕这个人是她的未婚夫。她不需要记忆,有无限多的现实可以将她填满。况且,如果他还爱她的话,就应该主动去找她。她完全可以这么想。作为一个软件设计师,在网上查到他的踪迹不是什么难事。她的耐心也许早就在悄无声息地等待中耗尽了。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歉意。但是他相信,如果凯伦知道他经历的这一切,一定会理解他的。她热爱的弗洛伊德也会让她明白,人终究要回到自己的潜意识中去。希望她能有一个好归宿,如愿以偿地嫁给一个人类。想要拥有一个婚姻的姑娘,都是好姑娘。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种感觉。

他来到世纪亿达大厦的楼顶,飞机正安静地停在那里。一位穿着深蓝色制服的世纪亿达集团的职员正站在飞机前等候他。他把飞机的遥控器交到陈木手里,然后彬彬有礼地目送着他摇摇晃晃地起飞,冲向灰蒙蒙的天空。

飞行路线已经设置好了,随着飞机进入既定轨道,陈木紧张的心渐渐松弛下来。他一点点调整着飞行高度,飞机像一只电子白鸽在肮脏的云层中挣扎了一会,终于冲破了牢笼,一丝曙光在远方闪现,他的心也随之明亮起来。

……海平面出现了。陈木有点激动。记忆随着海水涌动起来。他记起了那些打渔的日子,他们的木船,那些躺在海面上消磨掉的平静时光,傍晚幸福的归航,在落日的余晖中寻找玫瑰的红色身影……他确认着这一切,身体和内心的感觉将他唤醒,他来自一个叫白熊岛的地方,是一个叫杰克的渔民,不,他已经不再需要杰克这个名字了,他,陈木,将回到属于自己的家。没人可以抹掉一段真实的历史,心理医生也不能。没人可以判定他有病,一群病人就更加不能。他的心在海水里打着滚,他闻到了腥咸的气味,他看到了翻飞的海鸟,他流下泪来……

平滑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物体。他从仿如前世的回忆中转过神来,那是什么?冰块吗?

越来越近了。陈木把脸贴在窗子上,一点点降低了高度……他骇然发现,那竟然是一具鼓胀的白熊的尸体!白熊怎么会在这里?!

他马上调整速度,飞机慢下来。一只,两只,三只……最多的一块冰面上浮着六七只白熊的尸体。他的心冷却下来。白熊越来越多,在海面浮动,那柔软的皮毛,就像一片一片脆弱的棉絮。有几片特别小,小得像飘在水面的白色小花。陈木感到心在不停下沉,几乎要沉到海里去。他的脸紧紧扣在窗子上,鼻子被挤压得酸楚起来。

就在这浩浩荡荡送葬队伍般的白熊尸体后面,一座雪白的岛屿出现了。陈木惊恐地注视着它在自己的眼前变得越来越大,终于看清,这是一座被白熊尸体覆盖着的岛屿!在层层叠叠的白熊尸体之上,他一眼瞥见了杰克每日归航时遥望的灯塔!他的心剧烈地摇晃起来!

飞机在此刻突然发出嘟嘟的尖叫,他收回目光,仪表盘左上方一片黄色区域正不停闪烁,一行小字出现在屏幕上:燃油即将耗尽!他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张威廉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浮现在脑海,随之蹦出来一个词——失踪。难道……他全身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黄色区域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嘟嘟的尖叫也越来越刺耳,陈木紧紧捏着遥控器,飞机在岛的上空焦急地盘旋,想找到一块可以降落的平地。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就在他绝望的当口,一个女人的声音清晰地在耳边响起,“亲爱的,游戏结束了,该回家了。现在听我的指令,按遥控器的‘返航’键,一切危险都会解除。不要怕,只要按‘返航’键,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在度假屋里。”陈木一惊,看了看遥控器,在面板的正中间,果然有一个硕大无比的绿色“返航”键,大的有些失真,仿佛在刻意提醒他。他回味着刚才那个声音,有点熟悉。对了,那是凯伦在说话!竟然是她!这么说自己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她控制的程序!一股巨大的荒谬感充斥了他的全身,让他忍不住想笑。黄色区域就在这时陡然变成了红色,嘟嘟声也改变了节奏,更加短促、急迫。屏幕开始进入倒计时状态,30秒,29秒,28秒……凯伦的声音再度响起,急促而严厉,“按‘返航’键,快按‘返航’键!”

陈木把目光转向外面,缓缓地扫了一个弧线,这是整个岛屿,白熊岛。他的目光在它的皮毛上抚摸了一遍。

他解开安全带,从狭窄的座椅里拔出自己的身体,伸展了一下胳膊,又抖了抖双腿。然后,他拉开舱门,用一种暗暗设计了一下的姿势,向下面飞去。他仿佛看到那些雪白的尸体下面,露出一角鲜艳的红裙。他其实并不能确定这一点,但是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自由。

(作者 苏兰朵 原载《文艺风赏》2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