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都市修仙

迈克杰克逊 2018-11-07 12:51:02

第1章 陆大情圣

  “叮铃铃……”

  伴随着一阵下课铃声,天海一中的学生们蜂蛹般的挤出了校门。

  面容普通的陆青山置身于学生洪流中,在万千穿着天蓝色校服的学生里他很不起眼,所以这会儿自是没人注意到他脸上露出来的纷杂表情……

  半响,直到学生走的差不多了。陆青山才回过神儿来,脸上的震惊缓缓消失,继而满脸唏嘘的看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

  他真的不曾料到,和几个道友探索上古仙界之时,无意间踩到的星空古阵竟然有逆转时空的伟力,那蕴含着惊天法则的古阵直接让陆青山重返十七岁,回到了地球,这个令他爱恨交织的地方。

  此刻的空气微微燥热,校门口两棵大树上传来不绝于耳的蝉鸣声,天边的夕阳柔和的洒落在刻着天海一中四字的巨石上,陆青山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校服,又摸了摸明显细了一圈儿的胳膊。

  再次确认了他不是进入仙界幻境,而是真的回到了地球后,陆青山稚嫩的嘴角不由扯出一抹苦笑,“命运真是会开玩笑啊,在我即将要无敌于星空的时候剥夺了我一身修为把我送回地球……”

  默默感受着空空如也的体内,仙元和神念不剩寸缕,陆青山的脸上却没有半分沮丧,反而大笑起来。

  因为他最宝贵的东西并不是一身毁天灭地的修为,而是脑海里依然根深蒂固的睥睨星空千年的记忆。

  记忆里有他传承自星空古宗的神级仙法,有他得自丹药圣地的炼丹秘诀,还有关于地球上隐藏的终极之谜……

  这一切都将会是他再次崛起的资本!

  “修为尽失又如何,有了这些记忆,这一世我定会登顶星空绝颠!俯瞰万族众生!”想及此处,陆青山眼神逐渐锐利,清澈的眸子里有一股火焰在跳动,触之必燃!

  “嘿,那不是陆大情圣吗,哈哈。”

  这时,一个宛如公鸭般的大嗓门惊醒了沉思中的陆青山,他转身眯眼望去。

  只见两个穿着被汗浸湿的篮球衣的学生正抱球站在远处。其中一个身板壮硕,长着一脸青春痘,那学生看向陆青山的眼神里满是讥讽。

  另一个学生身材修长,面容俊郎,面无表情,长长的刘海斜在额前,颇有一种流川枫的味道。

  陆青山看着这两个熟悉的面孔,满眼复杂。

  没想到自己重返十七岁见到的第一对人竟然是赵凯和刘少纬,这两人上一世可没少找自己麻烦,尤其是赵凯,上一世就是因为他陆青山才高考失利,最后上了个野鸡大学,浑浑噩噩度过四年。

  俊郎少年叫刘少纬,更是上一世陆青山连仰望机会都没有的富二代,天海一中校草。

  “不过这一世,你们终将是蝼蚁……”陆青山轻声感慨完,清亮的眸子直扫两人。

  看着陆青山眼睛里竟流露出来淡淡的不屑,赵凯有些不舒服,他很讨厌别人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他拍了拍手里的球,踏前一步,戏谑道:“周大情圣,你那双癞蛤蟆腿真的硬啊,从二楼跳下去都摔不断,啧啧。”

  陆青山闻言却没有生气,稚嫩的脸上反而露出一丝缅怀之色,因为他想起了自己三天前拿着大喇叭在学校食堂二楼大声告白宋筱菲的一幕。

  虽然慌乱中不知道被谁给推了下来,宋筱菲也没有接受他,总之结局不是很好,但那一幕却让他时隔千年再次感受到了属于初恋的懵懂感,很甜,也很苦……

  “是啊,是很硬呢。”陆青山淡声道,重活一世,赵凯这种小喽啰的挑衅让他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宋筱菲不是你可以染指的。”这时,一直面无表情装高冷的刘少纬开口了,神情冷漠,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般。

  顿了顿刘少纬复又说道:“癞蛤蟆就该有癞蛤蟆的圈子。”说完便拍着篮球就要转身离开,完全没有在意陆青山想法的意思。

  赵凯扬着头用鼻孔看了一眼陆青山,冷哼一声道:“乡巴佬,给我听清楚了,宋女神是只属于张少的白天鹅,你就别做梦了!”

  赵凯说完就要跟着刘少纬离开。他以为陆青山的不言语是怂了。因为他和刘少纬毕竟都是体育生。这会儿放学了陆青山要还敢犟,免不了被他两毒打一顿。

  看着两人的后脑勺,陆青山摇头轻笑,朗声笑道:“如果我偏要染指这白天鹅呢,刘少?”

  他重生回来是不想理这些小喽啰,但他们这样瞧不起自己,陆青山还偏不能隧了他们心意。

  刘少纬和赵凯的脚步齐齐顿住,他们没想到瘦弱的陆青山竟然敢这样出言挑衅自己,莫非他脑子摔坏了?两人心里齐齐蹦出这个想法。

  “傻B,你是不是脑子摔坏了!”赵凯怒声喝道,脸上狰狞渐显。

  陆青山笑而不语,眼神玩味看向刘少纬。

  刘少纬英俊的五官微微动容,神色渐冷,看着陆青山的脸冷声道:“如果你偏要染指筱菲,那我,就打断你的癞蛤蟆腿。”

  陆青山目光骤然一寒,他知道刘少纬这话不是说着玩的,上一世有人死缠着宋筱菲,最后刘少纬出手,直接打断了那学生的腿,让他瘫痪在床。

  学生时代是爱情本应该是一件单纯美好的事情,或许那学生死缠宋筱菲有错,但却绝不至于为他的错误付出终身瘫痪的代价!刘少纬实在太过狠厉了。

  “哦?张少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打断我的腿。”陆青山眉头一挑寒声说道,这一世刘少纬若再想为所欲为,还得问过他陆青山!

  赵凯啪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篮球,踏前一步,手指捏的噼啪作响,“张少,看来这傻B前几天摔出自信来了,我今儿倒要试试他的狗腿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看着依然有恃无恐的陆青山,刘少纬眉头微皱,他不明白陆青山哪来的自信。不过他也懒得出手,因为陆青山不配。于是刘少纬后退一步,微微颔首,淡然的眼神默许了赵凯的做法。

  赵凯狰狞一笑,一个大巴掌就朝着陆青山的脸上挥去,这一巴掌要打实了,陆青山的牙肯定会掉好几颗。

  “住手!”

  一个银铃般的清脆声音传来,也不知这声音有什么魔力,竟让赵凯的手生生的止在了半空。

  陆青山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如画中走出的妖精般美丽的少女款款而来,落在少女乌黑头发上的夕阳为少女平添一丝圣洁感,白皙的瓜子脸,如玉般的粉嫩脖颈,天蓝色的校服更让少女显得清纯淡雅,此刻少女烟眉微瞥,看向陆青山三人的神情很是冷淡。

  “筱菲,你怎么来了。”刘少纬立马化身春风少年,看向少女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似狂热。

  来人正是宋筱菲,陆青山前世的初恋,应该说是初次暗恋。

  看了一眼面无惧色的陆青山,宋筱菲淡唇轻启道:“我找他有点事情。”

  刘少纬眸子里划过一丝疑惑,嘴上却温煦说道:“那好,我和赵凯就先走了,下周天海有一场国际音乐节,我有两张VIP票,到时候一起去吧。”刘少纬说完便礼貌躬身,潇洒走开,宛如一个西方贵族。

  赵凯看着陆青山不屑一笑,给了一个算你命大的眼神,也拍着球走开了。

  宋筱菲旁边的两个女生看着刘少纬远去背影异彩涟涟,刘少纬简直满足了她们对白马王子的所有幻想,帅气,高大,多金,礼貌……

  直到刘少纬走远,两个女生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一脸嫌弃的看向面色淡然的陆青山,一个画着淡妆姿色不错的女生暗自腹诽,这乡巴佬装什么装。

  其实陆青山并没有装,上一世的他看见校园里所有男生的梦中女神宋筱菲肯定是结巴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但时过境迁,他好歹活了上千年,星空中远超宋筱菲的天骄圣女他见过不知多少,所以现在看宋筱菲他毫无感觉,最多只有一份缅怀罢了。

  “陆青山,希望你以后不要那么幼稚,再做出跳楼那种事。”

  “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即属于你,也属于你父母。”

  “而且……”宋筱菲明媚的眸子顿了顿,看着依然面不改色的陆青山淡然道:“我宋筱菲喜欢的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你以后不要再追我了,好吗?”

  看着一脸认真的宋校花,陆青山嘴角露出一抹淡笑,心想这小妮子还是那样心软啊。三天前他脑子一热,就拿着喇叭在食堂二楼告白,甚至以死相逼,就在宋筱菲于心不忍要开口答应的时候,不知道谁推了他一把,直接把陆青山从二楼推了下来。

  所幸他没伤到骨头,不过在众学生眼里,就成了陆青山告白不成要殉情了,周大情圣之名也迅速传遍校园。所以宋筱菲今日才会过来相劝。

  “嗯,好,我以后不追你了。”陆青山淡声说道。

  宋筱菲闻言臻首轻颔,俏脸带笑,岂料陆青山又开口了。说出一句令三人瞠目结舌的话:“以后你追我吧。”

  

 

第2章 谁拿了班费

  听见陆青山这话,宋筱菲不施粉黛的俏脸闪过一抹羞恼,她以为陆青山是开窍了,岂料他竟然还贼心不死。

  “陆青山,你哪来的自信,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宋筱菲旁边那个淡妆少女气声开口,她没想到陆青山居然敢让宋筱菲追他,就连刘少纬这种校草级的人物也不敢这样说。

  “陆青山,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些人是你一辈子都不能去触碰的存在,我们筱菲的圈子和你生活的圈子是两个世界,做梦可以,但别妄想我们筱菲会出现在你的梦中,”

  宋筱菲的两个同伴顿时你一言我一语,严厉数落着陆青山,仿佛陆青山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般。

  对此陆青山只是淡笑一声,不去理会,转而炯炯的看向宋筱菲。上一世他因为不够优秀错过了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但这一世陆青山可绝不会放弃,让宋筱菲追他也不是口出狂言,而是他有自信,对这一世的自己有自信。

  宋筱菲被陆青山富有侵略性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红着脸拉着两个还在碎碎念的同伴仓皇离开。归根到底她还是个十七岁的小女孩,在陆青山这种两世为人的老怪面前还是招架不住的。

  看着兔子般渐远的宋筱菲,陆青山嘴角带笑,在夕阳下踏着自己的影子走向宿舍,脚步坚定。

  陆青山相信,这一世他一定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吃完午饭后,陆青山径直来到学校后山,随便找了个亭子便开始打坐修炼。

  “地球上的灵气现在还是很稀薄啊。”

  半响,他才缓缓抬起头,看向远方的圆月。

  “这一世自己可不能只修道法了,要登顶星空,必须兼修体术!”

  “若不然在仙武纪到临之际,恐怕得不到大机缘。”

  “这炼体一道,又以星空神猿古国一脉最为强悍,据传他们神猿体炼到极致,可凭肉身之力碎灭星辰。”

  “不过还好我上一世斩了一个神猿国皇子,从他识海里得到了神猿炼体术。”

  陆青山闭目沉思,演算着适合自身的功法,良久,他倏地睁开眼睛,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就这神猿炼体决和大衍决了,内外兼修,定能筑得无上道基!”

  打定注意后,陆青山便开始了修炼之旅,只见他端坐在长亭里,一呼一吸间就有月之精华和天地灵气环绕周身,煞是瞩目。

  身体内的污秽之气也被渐渐排除体外,修炼无岁月,转眼间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清晨的旭日便缓缓洒落在陆青山的全身,陆青山睁眼,清喝一声,一股浊气便被吐出体外。

  “这大衍决果然不一样啊,我只是修炼了一晚上,便感觉自己已褪去凡身,力大如牛。”陆青山用力握了握拳头,低声呢喃道。

  又打了一套大衍拳法,陆青山这才款款下山,一路好几个在半山背书东的学生看见陆青山都不由侧目,因为此时的陆青山身上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径直来到班里,陆青山踏进门的那一刻整个班级蓦然一滞,吵闹的也不说话了,吃东西的也不下咽了,全班学生仿若看见了老师般静了下来。

  过了几秒,班里气氛才回复过来,继续开始各干各的。

  但一些隐隐的讥讽声却传入了陆青山的耳朵。

  “陆青山居然还敢来上课,他不害臊吗。”

  “一个乡下来的土鳖,在我们天海市最好的高中上课还不老实点,敢追宋女神。”

  “对啊,这陆青山人长得一般,没钱,学习还不好,他给学校的几个风云人物提鞋都不配,也不想想宋女神会看上他。”

  听着这些熟悉的声音对自己的讥讽,陆青山已没什么感觉,他现在可不是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了,眼前这些人现在嘲讽自己,但过不了几年,当他站在地球的巅峰的时候,他们可能连仰望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陆青山懒得理这些人,他兀自拿出了课本,专心看起了书,他这一世要凭自己的能力考到燕京大学,圆一次父母的梦。

  修仙之后,他现在几乎是过目不忘,而且理解力极强,前世那些晦涩难懂的数学知识此刻在他看来和小学三年级的水平差不了多少,所以只是一会儿他便将整个高一的数学都过了一遍,恶补了一下自己以前匮乏的知识。

  第一节课下了之后,班长和赵凯两人勾肩搭背说笑着走入教室。赵凯看了一眼坐在最后的陆青山,嘴角划过一抹阴沉的笑容。

  然后班长王宏径直走了过来,刻意的咳了一声,当着后面几人的面儿把一个厚厚的皮夹放入桌框里。继而便头也不回的走开。

  陆青山神色玩味的看向王宏的背影,暗想即便重活一世,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陆青山看着那个鼓鼓的皮夹,眼中带笑,那里面本来应该有一万八千块钱的,是班里学生们掏的五一云雾山旅游的钱。

  但现在那皮夹里应该是一沓厚厚的纸,其中还有几页纸是从自己的作业本子上撕下来的。

  “赵凯,王宏,上一世你们就是这样诬蔑我的……”

  “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你们出此卑劣手段,可真是好狠的心呐。”陆青山目光低垂,眼神渐冷。

  下午第一节课是班主任杨凌科的课,这个带着眼镜的古板男人走入教室,扫了一眼班里众人,威严的目光在陆青山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继而他狠狠的把书拍在桌子上,沉声吼道:“谁拿了班费,站起来!”

  班里的学生顿时炸开了锅,一众人皆朝王宏看去。

  “今天中午王宏告诉我,他早上把班费放到桌框里,钱中午就不见了。”

  “谁拿的,自己站起来,我不追究!”

  整个教室的气氛都随着杨凌科的怒火而变得沉闷,一个个学生都被这沉闷压的缓不过气来。

  这时,后排几个学生的目光齐齐朝着陆青山扫来,因为他们早上亲眼看见王宏当着陆青山的面儿把钱放到桌框的。

  他们几个自身家境优渥,自是不会偷那一万多块钱的,但陆青山,毕竟是小县城来的,可就不一定了。

  后面几人的目光终于引得全班学生的注意,男生女生一个个都狐疑的看向陆青山。杨凌科的目光也停留在了陆青山身上。

  但陆青山依然面色淡然,不为所动。

  “是不是你。”杨凌科冷声问道。

  陆青山眼皮低垂,平静道:“不是。”

  王宏站了起来,看着陆青山冷冷喝道:“陆青山,你还要狡辩,我早上放钱的时候你看到了吧。”

  “我看到了,又怎样?”陆青山也站了起来,毫不示弱的盯着王宏。

  “还有,我的皮夹里本来是两万块钱,但现在却变成了一沓废纸,而且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其中有几页废纸上的字迹和你的很像!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不能。”陆青山冷冷吐出这两个字。不得不说王宏和赵凯的算计很缜密,撕下几页带有自己笔迹的纸直接让自己有口莫辩。

  “那不就对了,蔡轩和赵静雯他们几个又不可能偷钱。”

  王宏淡定说道,赵轩蔡静雯也是早上看到王宏放钱的几个人,只不过他们家庭条件不错。

  “哼,老子还会偷那一两万块钱,还不够我吃几顿饭的。”蔡轩不屑说道。

  赵静雯更是直接拿出了她手腕上的名表扔在桌子上,“陆青山,老娘这块手表三十多万呢,你觉得我会偷那一两万块钱?”

  “看来这钱就是陆青山偷的。”

  “嗯,对,毕竟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

  “听说他一个月生活费只有五百块呢,两万块够他铤而走险的。”

  听着班里学生都怀疑陆青山,王宏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玩味的看向陆青山。

  “王大班长,你的演技不错啊。”陆青山敲着桌子目光炯炯的看向王宏。

  “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说了这钱不是我拿的,便不是我拿的。”

  王宏有些虚了,但想到了自己天衣无缝的布置,他又强行镇定了下来。

  “哼,口说无凭,除非你让我们搜一下你的桌框。”

  看着王宏终于展露出了他的目的,陆青山目光骤寒,上一世他就是这样被王宏激怒,让他搜自己桌框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赵凯早指使王宏朝他历史书里塞了两千块钱。而他被蒙在鼓里,当众被搜出了那两千块钱,杨凌科便上报学校,学校直接要开除他,若不是父亲跪地哭求,并填上了一万六千块,他可能连高考都参加不了。

  这一世这一幕又再次重演,只不过此陆青山早非彼陆青山!上一世这两人加在自己身上的屈辱这一世他定要十倍奉还。

  “行啊,王大班长,若你在我这桌框里搜不出钱来呢。”

  陆青山面色从容,衅声问道。

  王宏自信一笑,心想老子早在你历史书里放了两千块钱,怎么可能搜不到。

  另一边的赵凯也面色沉稳,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哼,若搜不到,我就把这一皮夹纸全吃了。”

  “好,请你记住这句话。”陆青山淡然离开座位,看了一眼有恃无恐的赵凯。

  

 

第3章 黑面阎王

  王宏拿出了陆青山桌框里所有的书,开始装模作样的翻了起来,看着压在最低的历史书,王宏眼神里有一股止不住的兴奋。

  赵凯阴鸷的看着陆青山,哼,傻B,叫你追木女神……

  班里的学生看着陆青山的书被一本一本翻看,却没有任何东西,有些人不由暗想难道自己冤枉了这个穷逼?

  王宏却是越翻越兴奋,为了制造一种他不知情的假象,他很认真的把所有书都翻了一遍,即便知道那些书里没有钱。直到翻到了最后一本历史书。

  轻咳一声,见众人目光都朝自己汇聚而来,王宏胸有成竹的开始翻起书来,一页,两页……一百页,很快,一整本历史书就翻完了。

  但里面什么都没有!王宏瞪大了眼睛,又翻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

  他使劲儿提起书抖了抖,巴望着里面能冒出两千块钱来,可惜依然什么都没有。

  王宏急得脑门子上的冷汗都出来了,明明有的啊。他看向了眼中带笑的陆青山,不由急声问道:“那两千块钱呢,是不是你藏了?”

  在一旁看热闹的众人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急红脸的王宏。

  看着杨凌科渐冷的目光,王宏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王宏,什么两千块钱!”杨凌科厉声喝道。

  王宏急得大汗直流,连忙解释道:“老师,我是说两万块钱,您听错了。”

  班里的学生目光渐渐柔和,心想王宏可能是说错了,不过陆青山这里的确没有搜到钱。

  “王宏,还记着你刚才说的话吗!”陆青山看着王宏戏谑笑道。

  “我知道了,陆青山,你肯定知道大家要搜你桌框,所以你把钱藏在了身上或者别的地方。”

  王宏煞有其事的样子让一众同学狐疑的目光又瞟向了陆青山。

  “王宏,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赵凯,你还要装下去吗!”随着陆青山一厉喝,众人的目光又齐齐朝赵凯飘去。他们是越来越疑惑了,陆青山到底要演哪一出?

  赵凯和王宏的脸上终于浮现了兢惧之色。陆青山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杨凌科也隐隐觉得不对劲了,他中午就听王宏的一面之词怀疑陆青山偷了钱,但陆青山从一开始就很淡定,倒是王宏马脚频露。

  陆青山冷笑一声,龙行虎步走向赵凯的座位。

  赵凯再也坐不住了,急忙站了起来气声喝道:“你干什么,陆青山!”

  “滚开!”陆青山眉头一挑冷声道。

  “你他妈是不是找死,这是老子的座位。”赵凯色厉内茬,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陆青山看了一眼心虚的赵凯,然后伸出大手,捏住赵凯的衣襟,一把就把赵凯甩了一个踉跄。

  班里的气氛瞬间一滞,一个平时急性子的男生不由惊语出声:“卧槽!”

  几个女生眼睁睁的看着高大的赵凯被瘦弱的陆青山捏住衣襟轻轻一甩,就跟只小鸡一般被甩在一旁,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不过更令他们惊异的陆青山后面的举动。

  众人只见陆青山淡然的从赵凯桌框里掏出一沓红彤彤的钞票,然后狠狠的扔向空中,班级上空顿时飘起一片钞票雨!这一幕直接惊爆了众人的眼球。

  “赵凯,你,还有何话要说!”陆青山如响雷般的一喝顿时让赵凯面露土色,软在了地上。

  他想不通这么缜密的计划是怎么被陆青山识破的。

  “没想到这钱竟然是赵凯偷的。”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有人鄙夷低语。

  王宏也跟着急眼了,语气焦急道:“陆青山,你……你这是污蔑!”

  “污蔑?呵呵。”陆青山又走了几步,走到了王宏的座位上。王宏顿时急了,陆青山今天犹如神助,他不敢再赌。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脸红的宛如猴屁股一样的王宏,陆青山似笑非笑问道:“你心虚了?”

  “我……我又没偷钱,我心虚什么。”

  “我说你偷钱了吗?”陆青山再次开口,杨凌科的脸色更加阴沉。他这会儿要再看不出来王宏和赵凯有毛病他这几十年就活到狗身上了。

  “够了,这件事就此作罢。”杨凌科阴沉的看了一眼王宏,顿了顿复又说道:“王宏你想办法把钱找回来!”

  看着杨凌科明显为王宏开脱,陆青山微微动怒,上一世这杨凌科在自己被污蔑后,恨不得跪在校长面前求校长把自己开除了,到了王宏面前又是这番做法,怎能令他不动怒。

  “这就够了吗!”陆青山淡然看了一眼杨凌科,针锋相对道。

  听见陆青山这话,杨凌科顿时脸上就青了,他没想到陆青山竟然敢顶嘴。

  班里的一众学生也不可置信的看着陆青山,心想他今儿怎么这么勇敢了。简直犹如战神般,这样直接的顶撞素有马阎王之称的杨凌科。

  陆青山没有理会杨凌科阴沉的快出水的面孔,转而一把推开了王宏。把从他书包里搜到的一沓钱和陆青山自己的作业本扔在腿已经软了的王宏面前。

  “杨老师,真相已经摆在你面前了,公道自在人心,希望杨老师日后时时刻刻记着自己老师的身份,对任何学生都要一视同仁。”陆青山盯着杨凌科的脸冷冷说道。对于嫌贫爱富的杨凌科他是没有一丝好感。

  杨凌科脸色一阵铁青,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开。

  班里学生顿时一阵唏嘘,他们没想到平时蔫不拉几的陆青山今天居然如此爆发了一番,先是揪出了陷害自己的赵凯和王宏,又是针锋相对顶撞了黑面阎王杨凌科。

  几个女生看向陆青山的眼神都有些变化了,刚开始那几个口口声声说陆青山偷钱的学生也恨不得在桌子下挖个缝儿钻下去。

  陆青山做完这一切,依然宠辱不惊,径直走到了自己的位子,拿出语文书就开始背了起来。

  王宏和赵凯临走时怨毒的眼神自是直接被他无视了。离高考还有四十多天,这两人经此一役在班里的名声也降到了冰点。如果日后他们安安分分还好,但若再敢挑衅自己,那就别怪他无情了。

  对于坑害自己上一辈子的人陆青山可不会有丝毫心软。

  转眼间第一节课就下了,也不知道杨凌科会对王宏两人提出什么条件,但无疑这件事是肯定不会上报学校的。最多也就罢免王宏的班长职务而已。

  陆青山自是深知这一点,不过他也不在意,只要这两人还在学校,陆青山有的是办法整他们。

  下午第二节课是体育课,因为都是高三的学生,所以压抑了一整周的学生下课铃声还未响就雀跃着跑了出去。

  陆青山也不想特立独行,虽然他也不知道现代的体育课还能教会他什么,但他就是想重温一下学生时代上体育课的那种喜悦感。

  可惜到了操场之后,他却发现他毕竟是与这些普通学生不一样了,他以前所处的境界和位置已经决定了他现在很难再和这些普通人去交心。

  有几个学生经过上节课的事情对陆青山的看法有所改观,想过来和陆青山一起打球,也被陆青山婉言相拒。

  远处人群喧闹,近处自己却孤身一人,陆青山一时颇有些寂寥。成为强者的代价便是孤独,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星空里仅存的几个仙帝现在都是孤身一人,他们的妻儿父母无一健在!

  想及此处,陆青山有些意兴阑珊。在校园里兜兜转转,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的后花园。

  五月份的花园百花齐放,争艳斗鲜。幽深的花香迎鼻扑来,沁人心脾。陆青山好整以暇的看着这花园里盛开的百花,心境也渐渐平和开来。前世他沉浮与尸山血海,可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来赏花。

  这时,一道精灵般的身影映入陆青山眼帘,他不由眯眼望去。发现这穿着校服正在花园里抓蝴蝶的小精灵竟然是宋筱菲。

  宋筱菲笑的很开心,站在百花堆里的她,让陆青山想起了一句话,塞上有佳人,清丽世无双!此刻的宋筱菲比百花更为娇艳,一只只蝴蝶围在宋筱菲身边,仿若在侍奉花中君王般。

  陆青山静静看着宋筱菲,会心一笑,他倒是没想到宋筱菲竟还有这样童真的一面。

  “哎呀!”

  正欲转身离去的陆青山却听见了一声娇呼,他不由皱眉转过身去,却已看不见宋筱菲的身影。

  难道被人掳走了?陆青山几步便跃进了花园。

  却见宋筱菲正坐在地上揉着她白嫩细腻的脚踝,俏丽的脸上划过一丝痛苦之色。

  看着宋筱菲明显要红肿的脚踝,陆青山面露了然。原来这小妮子是脚扭了。

  坐在地上呻吟的宋筱菲看见有人来了,便抬起了臻首,看见是陆青山,她眉头不由皱的更紧,她可没忘记陆青山昨天口出狂言的事情。

  “需要帮忙吗?”陆青山挑着眉头笑道。

  “不需要。”宋筱菲很是冷淡。

  陆青山无奈揉了揉眉心,看来这小妮子对自己怨念很深啊。

  “你确定?还有四十几天就要高考了,你这可是软骨挫伤,不及时治疗的话可会耽误高考的。”陆青山半真半假的吓道。

  毕竟是考试从没出过全校前三的女学神,一听会扭伤会对高考有影响,宋筱菲的眸子里都隐隐浮上了一层水雾。

 

第4章 校花护卫队

  看见宋筱菲泫然若泣的样子,陆青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他是吓宋筱菲的,只是简单的扭伤,根本没那么严重。

  宋筱菲可爱的樱桃小嘴嘟着,眼睛里满是纠结。半响她才抬起头来看向陆青山,将信将疑问道:“你会医术吗?你怎么知道我这是软骨挫伤。”

  陆青山当然会医术,他前世行走星空,为了成为丹道高手,花了百年时间学习世间医术,了解人体构造,以便于和丹药更好的契合。夸张点来说,现在这地球上,就没他陆青山治不好的病!

  “会一点。”不过在宋筱菲面前,陆青山还是很谦虚的。

  宋筱菲依然狐疑,她总觉得陆青山是想占她便宜。而且陆青山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屁孩,又是从哪儿学的医术?

  “吹牛。”宋筱菲嘟着小嘴低声说道。摆明了不信任陆青山。

  陆青山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不成想自己堂堂青衣仙尊,顶尖医道大能,这会儿求着给人家一个小姑娘治病人家还不情愿。

  要知道前世星空里那些仙人为了求他出手可是费劲了心思,他看不看病有时候还得看心情呢。

  想到这儿,陆青山的倔劲儿也上来了,今儿还非得要让这小妮子看一下,青山仙尊的医术不是吹出来的。

  陆青山俯下身子,大手直接捏住了宋筱菲的脚踝,入手一片滑腻。宋筱菲如婴儿般滑嫩的皮肤触感自然是极好的。

  宋筱菲没想到陆青山竟然这样霸道,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看着自己的脚踝被他的大手捏住,宋筱菲突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与一个男人这样亲密。

  陆青山认真揉捏了一番,发现的确扭的有些严重,如果他不出手,靠地球上的医术的话,可能宋筱菲真得歇个几十天。

  陆青山自是不能让宋筱菲在家歇几十天的,抬头看了一眼满脸绯红的宋筱菲,陆青山暗自运行大衍决,一股元力便顺着丹田涌了出来。

  宋筱菲只觉自己受伤的脚踝处传来一股温热感,然后那疼痛感竟然神奇的减轻了!宋筱菲这才抬起头来第一次正视陆青山,发现这个她曾以为很普通的少年认真起来的侧脸却是别有一番魅力。

  专注而又认真,乌黑的眼珠一丝不苟的盯着她的脚踝,眼里没有分毫邪念。而且他好像也没有吹牛呢,他竟然真的会医术!宋筱菲睁大了秋水般的眼睛看着陆青山。

  “好点了吗?”

  陆青山倏地抬头,关怀问道。没想到正对上了直勾勾看着自己的宋筱菲的双眸。

  宋筱菲顿时脸色羞红到了耳根处,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盯着一个男孩子这样看竟然还被人发现了。

  “好……好点了。”半响,宋筱菲才呢喃出声,宛若蚊足。

  “嗯,那就好,我送你去医务室喷点药吧。”陆青山说完也不管宋筱菲愿不愿意,就伸出胳膊一个结实的公主抱抱起了宋筱菲。

  软玉温香入怀,陆青山又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宋筱菲的处子幽香竟让陆青山微微有些燥热,陆青山抱着宋筱菲一路走来,看见这一幕的学生都差点惊爆了眼球。

  “宋校花怎么会被人抱在怀里!”有人醋味冲天。

  “老三,别拦我,我要去杀了那个畜生。”有人面红耳赤。

  “我靠,这哥们谁啊,刘少纬和洛林要看见这一幕不得撕了他啊。”

  “那人好像是前两天在餐厅告白宋校花的陆青山!”

  “不是吧,这种癞蛤蟆也能当宋校花的男朋友。”

  在陆青山醇厚的男性特有的气息包围下,宋筱菲早就羞红了脸,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让她有些措不及防,陆青山一反往常的温顺,霸道无比,直接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就把她报到了医务室。

  想到这一路上被那么对同学看到,宋筱菲更是羞愤欲绝,她都不知道日后该如何面对陆青山了。

  把宋筱菲送到了医务室,陆青山虽然一路上拉了许多仇恨的目光,但他心里却是没有丝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世他重生为仙,就该有这种大气魄,喜欢的就去争,不喜欢的就去踩!

  喷完药水后,陆青山又把宋筱菲背到了她的教室,宋筱菲在高三一班,素有尖子班之称的精英班。陆青山托着宋筱菲翘臀的这一幕自然是被更多人看到了,宋筱菲回去的时候脸色更为不自然,整个头都埋入了陆青山的肩膀。

  不得不说,学生时代的消息传的是最快的,体育课刚下,陆青山所在的高三七班就被一大堆人围住了。

  有好奇陆青山长什么样儿的,有要拿陆青山出气的,也有要看好戏的。总之,默默无闻的陆青山算是在天海一中出名了。虽然这名声不是很好。

  “那臭小子就是陆青山吗!”

  “长得一副穷酸样,不高不帅也没有钱。”

  “宋校花这次是打眼了,这样的人哪里能比得上刘少纬洛林这些骄子呢。”

  “哼,这小子还傻不拉几的在这看书,估计下午放学的时候就会有人让他好看。”

  “我要是他这会儿肯定得找刘少纬几人跪地求饶,免得被打的太惨。”

  陆青山在自己的座位上安心读书,不去理会这些无聊之人如刀般的目光。但班里的一众学生却坐不住了,他们的目光齐齐扫向坐在最后一排的陆青山,钦佩,羡慕,复杂……神情各异。

  因为他们高三七班整个班也没有什么牛比人物,所以每次学校有什么大事情总是别的班被人围住。

  不成想今天高三七班第一次出名被人围住,竟然是因为一个他们平时都瞧不起的穷逼,此刻那个穷逼面对这样的阵势还风淡云轻的坐在座位上读书!

  破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味道。

  “陆青山,滚出来!”

  终于有人忍不住要动手了,一个带着耳钉流里流气长相还不错的学生出现在了门口,身后跟着四个同伴。

  他们平时自诩为校花护卫队,学校里除了刘少纬和洛林这几个风云人物他们不敢惹之外,其他学生要敢接近宋筱菲,他们就会出手。

  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他们五个人是本地学生,中产阶级,在这个二代扎堆的地方只能抱团自保,平时遇上大少级学生就点头哈腰,遇上寒门软弱学子就拳打脚踢。

  陆青山在他们眼里,无疑是属于那种可以拳打脚踢的对象。

  陆青山依然坐在座位上安安稳稳看书,没有理会几人的挑衅。

  “这垃圾果然怂了。”

  “那是,他要敢出来,今天还不得被杨兵他们打断一条腿。”

  “哼,敢做不敢当的废物。”

  耳钉少年杨兵见陆青山窝在班里不敢出来,更为得意,不由嚣张喊道:“草泥马,怂b玩意儿,以后给老子乖乖的,再敢接近木校花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陆青山眉头一挑,他本来不想理这些蝼蚁的叫嚣的,一个堂堂仙尊和一些凡人较劲儿,他还拉不下这脸来。

  可这些人却得寸进尺,辱人父母,这一点陆青山可就不能忍了。无论何时何地,父母都是陆青山一块触之必怒的逆鳞!

  看着陆青山站起来了,有些胆子小的女生急忙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出去,毕竟是一个班的,陆青山出去挨打她们面子上也不好过。

  可陆青山仿佛看不见似的,龙行虎步挺着胸走了出去。几个班里的男生忙忙低下了头,生怕陆青山把祸事惹到他们头上。

  “陆青山,你他妈倒是继续躲啊,怎么出来了!”杨兵狂傲叫嚣道。身后四个小弟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门口围观的学生看见陆青山竟然真的出来了,立刻腾开了一大片位置。一个个眼中带笑看着陆青山。

  陆青山瘦弱的身板外加一米七五的身高,让杨东几人更为轻视,鼻孔都快扬上了天。

  “这小子竟然真敢出来,不错不错,是条汉子。”

  “这话你留着一会儿说吧,上次杨兵在校外把二中的一个学生打的跪地求饶,这陆青山骨头能有多硬!”

  “哈哈,那咱两就打个赌,陆青山几分钟之后会跪地求饶。”

  “最多一分钟,哼。”

  围在班门口的外班学生没一个看好陆青山,毕竟数量和质量都在哪摆着,杨兵一行总共五个人,个个都是打架好手,反观陆青山却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杨兵踏前一步,他一米八三的身高稳压陆青山半个头,居高临下俯视着陆青山,“傻b……”

  

 

第5章 踩人者,人恒踩之

  岂料他b字还每出口,面无表情的陆青山竟直接悍然出手!一巴掌扇在杨兵的右脸颊上,杨兵脸上的笑容还未散去,就生生飞了出去,在半空中落下几颗带血的牙齿!

  围观众人的笑声也噶然而止,仿佛被一只大手突然捏住了嗓子般。

  这边响彻楼道的巴掌声引来了更多人的注意,整个高三教学楼二楼的人通通涌了过来。

  杨兵趴在地上半天才呻吟出声,反应过来。他的四个小弟也大眼瞪小眼,他们根本没想到陆青山不但敢出手,还敢出狠手!

  陆青山面色冷峻径直朝着杨兵走了过去,这时杨兵的四个同伴才反应过来,咬着牙一个个攥着拳头冲了过来。

  可惜连一米八三的杨兵都被陆青山一巴掌扇飞,这四个小弟又怎可能是陆青山的一合之地。挤在门口的学生一个个张大了嘴,看着陆青山如战神般迈步走向杨东。

  连续四个所谓的打架好手被陆青山一巴掌一个扇飞,仿若善扇蝇一般。

  陆青山走了四步,便扇飞了四个人!当他居高临下站在杨兵面前的时候,杨兵眼中的狂傲尽失,甚至有些惧怕!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陆青山淡声问道,神情冷漠。

  “陆青山,你一个乡巴佬也他妈的敢打我,信不信老子找人弄死你啊!”杨兵依然如煮熟的鸭子一般嘴硬,陆青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扇他已经让他丢尽了脸面,所以现在更不能怂,至少嘴上不能怂。

  陆青山微微摇头,伸出大脚便踩在了杨兵的嘴上,杨兵满口的脏话霎然而止,呜呜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围观的高三学生看着踩在杨兵嘴上的大脚,齐齐吸了口冷气,看向陆青山的眼神中再无轻视!一些刚才出言讥讽的学生这会儿更是恨不得灰溜溜的从人堆钻出去,他们生怕陆青山一会儿找他们麻烦。

  高三七班的学生这会儿也全部挤了出来,趴在窗口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陆青山挺拔的背影,男生神情骄傲,仿佛踩人的那个人是他们自己一般。女生眼睛放光,眼珠频转。

  “这位同学,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还有我哪里惹到过你,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你既然想拿我刷存在感,引入瞩目,那我就满足你,只不过我用的方法和你想的可能有些出入。”

  “对此我要说一声抱歉,让你失望了。”

  “最后,希望你记住,下次挑衅我可以,但别带上我的父母,否则你的下场就不是今天这样简单了。”

  “踩人者,人恒踩之。”

  陆青山面色平静,看着面色涨红的杨兵一字一句的教诲道。被踩在脚下的杨兵这会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平时都是这样踩别人的,而且他也很享受那种把别人踩在脚下肆意欺凌的感觉。

  可惜常在河边走,今天他的鞋终于湿了。被陆青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踩在脚下,连嘴都张不开,杨兵已经预感到自己剩下的四十几天会有多么黑暗了。

  陆青山说完后便抬起了脚,看着神色疯狂满脸怨毒的杨兵他没有一丝愧疚,因为杨兵这种人把别人踩在脚下肆意羞辱的时候是肯定不会愧疚的。杨兵也从来没有想过那些曾经被他踩在脚下的人生活会有多么黑暗,甚至严重一点可能一生都会毁掉。

  所以陆青山更喜欢以暴制暴。只有将他们踩怕了,他们才不会再去随便踩别人。

  “你们滚吧,以后别在二楼出现了。”陆青山说完便负手而行,回到了七班。

  围在门口的学生瞬间让出一条道,一个个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陆青山,陆青山刚才战神般的一幕已经印人了很多人心里。

  陆青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班里的学生顿时一个个打了鸡血般,眼神狂热的看向陆青山。

  “我靠,周哥你太厉害了,一打五,毫无压力啊。”一个急性子的男生立刻跑了上来,马屁连连。

  “周哥你是不是会武功啊,可以教教我吗。”一个瘦小的男生也眼巴巴的看着陆青山,满是崇拜。

  陆青山嘴角扯出一抹淡笑,谦声道:“不会。”他的确不会武功,他会的是仙法。

  “哎呀。陆哥你这实力都可以进学校的龙虎榜了呢。”一个划着淡妆的女生殷勤道,她叫宋梅,算是班里长得不错的几个了,平时对陆青山自是不假辞色,这会儿也挤了上来。

  “是啊,以后我们高三七班有了陆哥,谁还敢说我们班烂。”另一个女生也异彩涟涟说道。

  陆青山却是宠辱不惊,面色平静,心想还有四十几天就高考了,这些虚名对他都毫无意义。

  下午最后一节课赵凯和王宏两人灰头土脸的回来了,王宏被罢免了班长职务,班长由原来的副班长代替。

  赵凯可能是听见了陆青山在门口大发神威以一挑四的壮举,所以也难得的没有上来找麻烦。

  陆青山看着坐在座位上的规规矩矩的赵凯,嘴角扯过一抹玩味,幸好这小子机灵,否则他今天定会让赵凯知道老虎的胡须不敢锊。

  “老天呐,这最后一节课怎么这么慢啊。”陆青山的同桌齐山哀声喊道。

  齐山人如其名,是一个二百斤的大胖子,看起来很壮实,实际上胆子却是很小。上一世在陆青山遇到麻烦之后,他也偶尔帮过几次,可陆青山那时自身不争气,终究是没有站起来。

  听见这胖子又在埋怨,陆青山有些好笑,每节课四十分钟,齐山有三十分钟时间都是看表渡过的,时间怎么可能不慢。

  “陆青山,这明天就是五一了,学校今年竟然敢组织我们去云雾山玩,这些领导就不怕我们出事儿吗。听我哥说云雾山那地方凶禽猛兽可是很多的,这万一我要被大鸟叼着去怎么办。”齐山浑身的肥肉乱颤仿佛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般。

  陆青山满头黑线,心想除非是前世他在星空中遇到的百丈金雕,否则这地球上肯定是没有什么鸟能叼的动齐山的。这胖子胆子着实太小了。

  见陆青山没有理会自己,齐山也不介意,又自顾自的说起话来,上一世齐山最恐怖的时候就是即便陆青山不理他,他也可以一个人自言自语一整天。

  “陆青山啊,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

  “嘿嘿,你小子肯定以为我会佩服你打架厉害。但其实不是,我齐山最佩服的是你的勇敢。那天你拿着喇叭站在食堂二楼嘶声力竭的喊出我爱你的时候,就是我这辈子最佩服你的时候,哈哈。”

  “虽然宋校花一如我的预料,没有接受你。不过你小子的勇敢我还是很看好的。再表白一次说不定宋校花就接受了。”

  纵然陆青山心性老成,听见齐山这话也不由老脸一红,三天前的自己的确就是一个自诩深情的中二少年,拿着喇叭在食堂喊我爱你这种丢人事也干的出来。

  不过这就是青春啊,陆青山有点感慨,若让他重生到三天前,他肯定没有再次拿起喇叭的勇气,他喜欢宋筱菲这件事也会一直埋在心里,埋一辈子。

  直到旧人老去时,再抹一把相思泪。

  “哈哈,陆青山,原来你在听啊,你居然脸红了。”齐山宛如个智障一样大笑,完全没顾及这是课堂上。直到英语老师的一个粉笔头砸在他头上他才反应过来,悻悻闭嘴。

  陆青山莞尔一笑,这就是他依然待在学校的原因,有些日子,纵然经历百次也不会厌倦!

  “靠,都怪你。”齐山低声怨艾道。顿了顿他又转了转眼珠子猥琐笑道:“陆青山,你觉得卢玉玉怎么样啊。”

  卢玉玉?陆青山面色古怪的看着齐山,卢玉玉可是个体重丝毫不比齐山轻的女孩子,平时走在楼道里都有腾腾声响,学校里没几个男生敢惹她。

  齐山貌似喜欢卢玉玉?陆青山记忆突然如响雷般划过脑海,上一世齐山就是在云雾山上对卢玉玉告白的,可惜卢玉玉没有接受。

  据说当时在云雾山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回来后有好几个学生住院了,市教育局震怒,好几个领导因此遭殃了。

  陆青山当时被禁闭在家,不准上课,自然是没有参加云雾山旅游的,所以很多事情他都不清楚,只知道他回来后一向乐观的齐山哭的跟个孩子一样。情绪一直不是很好。后来也是隐隐从别人那儿听说齐山告白失败的。

  想到这儿,陆青山有点同情齐山,他虽然胖,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也不知道卢玉玉为什么不接受他。

  “你喜欢她?”陆青山笑问道。

  齐山立刻脸就红了,肉脸很不自然,扭扭捏捏犹如个黄花闺女。“陆青山,你……你咋知道的。”

  陆青山面无表情,心想你发春的样子比野猫还明显,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寻思着明天可能是我们高三最后一次集体活动了,我要不要向你学习一下,给卢玉玉来个惊喜呢。”

  陆青山有些哑然,他没想到上一世齐山之所以突然有胆子表白了竟然是受自己影响?

  “最好听我的,别那样,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了。”顿了顿,“这就证明那办法太老土了。”陆青山说道。

  齐山立刻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呢。我真的喜欢卢玉玉啊。”

  “明天上山听我的,我给你想办法。”陆青山成竹在胸,这一世他要帮齐山促成这段姻缘。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