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芬兰科幻圈| 见闻

赛凡科幻空间 2018-10-09 17:47:19

2017年8月9日-13日,世界科幻大会将在芬兰赫尔辛基举办,中国派出史上最大阵容代表团参会,赛凡科幻空间也派出代表前往。有着悠久悠久历史、充满着青春能量并坚持组织免费科幻活动的芬兰科幻圈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会开始前,我们借助本文,介绍一下芬兰科幻圈的概况。在过去几年,本文已经有多个版本在英文专辑中发表,其中一个版本成为了尤卡·哈尔姆2004年在《翡翠城(109期)》发表的《芬兰科幻世界》的基础。现在这个版本主要是基于帕西·卡尔帕宁撰写和更新的网络版。

此版本为节选版本,更多请点击原文。



芬兰科幻圈的起源


芬兰最早的、可以被称为科幻圈的现象出现在20世纪50年代。不过它成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科幻圈经历了近20年。其中有很多原因。50年代,芬兰依然处在战争结束后的恢复期,经济资源有限,城市化进程刚刚开始。这意味着,有组织的科幻圈还没有真正的机会出现。


第一次芬兰科幻大会是图尔库大学学生会在1969年组织的,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芬兰科幻圈直到1976年图尔库科幻协会成立才开始出现。1977年,它首次发表其爱好者杂志《自旋(Spin)》,1977,这是芬兰第一本科幻小说/奇幻(sf/f)杂志。


现在芬兰全国各地已经有十多个科幻小说/奇幻俱乐部,以及差不多数量定期出版的杂志,另外还有众多非官方的科幻小说/奇幻、动画和角色扮演俱乐部和杂志。


芬兰科幻迷开展的活动与世界其他地方相差不大,包括经营社团、出版杂志、颁奖、组织活动和社交聚会等。但同时,芬兰科幻圈也有它与众不同的特点。


芬兰科幻圈的特点


芬兰科幻圈一个长期保持的特点是芬兰科幻迷的协同工作能力。芬兰从来没有一个“芬兰科幻协会”,看起来也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组织。芬兰科幻圈是一个由许多遍布全国的科幻小说/奇幻社团组成的集合体,每个社团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历史。从一开始,这些社团就形成了一个紧密联系的社区。


芬兰科幻圈另一个独特之处是,科幻小说和奇幻之间从来没有巨大的分离。大家当然了解不同体裁之间的差异,但是至少在科幻圈看来,科幻小说和奇幻的粉丝和作家从来都不是独立的群体,而更像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在很大程度上这应该归因于芬兰科幻圈诞生的环境。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和80年代初期,这两种体裁都是边缘文学,科幻小说和奇幻的粉丝自然而然就组成了团队。因此读者应该记住一点,虽然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社团被称为科幻小说社团,但大多数都是科幻小说和奇幻社团。杂志也是这样。


由此而来,芬兰的当代作家——至少对于科幻圈来说——是一个相当混杂的团体。同样的人写科幻小说和奇幻,在某些情况下,区分这两种体裁是非常困难的。事实上,许多作家认为严格区分这两种体裁是完全不必要的。


芬兰科幻圈的另一个特点是芬兰科幻小说/奇幻杂志的性质。事实上,芬兰没有任何一本商业的科幻小说/奇幻杂志。出于种种原因,人们也尝试过出版,但总是不了了之。

但在芬兰,有非常丰富的爱好者杂志,半专业杂志和专业杂志。这些杂志中的很多是用非常光滑的铜版纸印刷,看起来和任何专业的科幻小说/奇幻杂志一样,内容质量也很高。像Portti、Tähtivaeltaja、Spin和kosmoskynä等,甚至在大型书店销售。


Finncon


芬兰科幻圈首先应该介绍的是芬兰国家级的大会——Finncon(芬兰科幻大会)。


Finncon从一开始就是大型活动。在很多方面,Finncon和欧洲或美国的大型会议一样,有分会场、讲座、演讲嘉宾、签名会等等环节。星期六的晚上有正式的宴会以及化装舞会(服装比赛)。


Finncon区别于国外其他大会的一个特点是完全免费。没有任何入场费用。自1989年的Finncon开始,大会的一个主要原则就是,只要有兴趣的就可以参加。这样,任何路过的人都可以进去看里面是什么,幸运的话对这件事产生兴趣,——一个新的科幻/奇幻粉丝就诞生了。


所以说,Finncon的品牌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赫尔辛基举行第一次Finncon大会时就树立起来了:Finncon是大型活动,没有入场费,专注于文学。到目前为止,大多数特邀嘉宾都是作家,而不是电视人物。

当然,这里有一个简单的解释。按照一位世界级作家的价格,你能从视听科幻世界获得的最多是“第三风暴骑兵”。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芬兰科幻圈专注于文学的愿望。


这已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多年来Finncon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成为芬兰一个重要的文化活动。十多年来,Finncon的与会者的数量已经数以千计。


1995,Finncon来到于韦斯屈莱(Jyväskylä),第一次在赫尔辛基以外的地方举行。从那时起,举办Finncon的任务由各地轮流完成。比如,1999年,Finncon首次在图尔库举行。


Finncon成功背后的秘密之一在上文已经提到,就是芬兰科幻圈的协同工作能力。芬兰毕竟是一个小国家,Finncon成为大事件也是不足为奇的。大会的主要责任当然总是落在举办地的粉丝身上,但如果没有所有人的努力,大会也不可能成功。


当然,没有钱,Finncon也不可能生存下来。多年来,芬兰科幻组织者已经很擅长从政府经费、赞助商和合作伙伴募集资金。


这又是另外一个因素的结果:科幻/奇幻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在芬兰的地位可能略好于其他国家。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可以单独再写一篇文章讨论。人们付出很多努力,缩小粉丝和文学研究者之间的鸿沟。例如:学术会议往往和Finncon一起召开,这样做已经超过十年了。


Finncon x,第十届Finncon大会,2003在图尔库举行,它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里程碑。它同时也是Baltcon(波罗的海国家科幻大会)和EUROCON(欧洲科幻大会),而且也是Animecon(动漫大会)第一次加入到Finncon。此后,这成为每一届Finncon(或者叫Finncon-Animecon)的惯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动画人物和角色扮演的青少年很快成为Finncon的一道风景线。


Animecon和Finncon永久结合在一起的事实也引发了科幻迷的抱怨。许多人认为Finncon和Animecon在一起举行规模太大。2008年,坦佩雷主办Finncon-Animecon,成为一个里程碑,这是Finncon第一次在这里举行。


2011 Finncon-Animecon(简称FCAC 2011)再次在图尔库举行,这也是现在你能看到英语特刊的原因。FCAC 2011将在很多方面创造历史。在某种程度上,Animecon回到了它的家乡,毕竟它是在图尔库诞生的。


FCAC 2011也是不断变化的时代的标志。由于种种原因,图尔库不同时代的科幻迷一直有鲜明的代沟。2003年的Finncon X是由“老一辈”组织的,这些人还组织了1999年的大会,而FCAC 2011是由“新一代”发起的,他们是图尔库过去五年中出现在粉丝圈。


现在看来,2011年将是Finncon和Animecon最后一次在一起举行。这是由于Animecon的庞大规模,以及大家的共识:作为一个单独的实体继续航行对Animecon更有利。Finncon从现在起将“只是”Finncon,但需要指出的是,在Animecon出现之前,这就已经是一个成千上万的与会者的节日。


其他活动


Finncons是大众的活动。是科幻圈向大众世界展示的机会。除了他们,还有许多小型的、非正式的科幻迷聚会、其他大会以及各种聚会、视频晚会、夏天野餐等等。在大部分城镇都有科幻/奇幻迷俱乐部,也有每月或者每周的科幻迷聚会。

 

由于某些原因,这些聚会被称为“黑手党”。很多聚会、视频晚会等等,都是那些已经或多或少是“内部”粉丝的人参加,与此相反,“黑手党”聚会是免费向所有人开放的。在理想的情况下,如果你刚到一个新的城镇,这是了解当地的粉丝最好的机会。这些聚会通常在酒吧或咖啡馆举行。

 

在某种程度上,图尔库粉丝圈的发展是一个有趣的例外。在过去的五年中,图尔库的科幻/奇幻俱乐部会所——terrakoti(“Terra家”)——已经成为一个“痴迷的客厅”,特别是图尔库年轻粉丝圈约会、看杂志或书籍,讨论的地方。图尔库大多数的科幻/奇幻聚会都在terrakoti举行。

 

书展和小型会议


科幻圈使展示科幻/奇幻的另一个重要地点是国家级的书展。其中历史最悠久的是每年秋季举行的图尔库书展。从一开始,图尔库科幻协会在书展上就有一个展台,并在书展期间安排科幻/奇幻相关的活动。这已被证明是让科幻圈以外的人了解科幻小说和奇幻的极好方式。在过去的几年中,书展上的科幻/奇幻展台已成为图尔库科幻圈的所有组织合作的成果。

 

2001年,图尔库书展出现一个竞争对手——赫尔辛基书展,后者规模迅速超过前者。大多数大型出版社不再参加图尔库书展,而只参加赫尔辛基书展。赫尔辛基的科幻圈也从一开始就合作组织参展。几年来,赫尔辛基的科幻迷在书展上有了自己的展台,“科幻星期日”已经成为书展的正式日程之一。

 

在赫尔辛基,也有TähtivaeltajapäIvät(星际漫游节)。第一次星际漫游节的细节已成为芬兰神话,但在过去十多年,有了很大的发展。与芬兰科幻圈的规模相比,星际漫游节可以被称为“小聚会”,参与者只有几百个,整个事件仅持续一天。

 

另一方面,比许多邻国的会议相比,没有理由不把星际漫游节称为一个真正的会议;它具备成为一个真正会议的所有标准。每一届都有世界级的贵客;有全天的分会场;之后有一个聚会。对于许多伴随Finncon和Animecon长大的芬兰粉丝来说,星际漫游节已经成为一种标志:他们参加的第一个小型会议。

 

另一个小型会议是“坦佩雷奇幻节(TamFan)”,每半年举行一次,已经有十余年历史。顾名思义,它在坦佩雷举行,主要集中在奇幻。与星际漫游节一样,它只持续一天,但从其他方面看,是一个完整的迷你会议。与星际漫游节和坦佩雷奇幻节相似的还有埃斯波会,一个通常持续一天、在赫尔辛基附近的埃斯波举行的科幻/奇幻大会。

 

芬兰的科幻/奇幻活动家族中的一个相对较新的成员是Atonova,到目前为止在图尔库举行了三次。它的名字结合了两个源于图尔库的科幻/奇幻奖:阿托罗克斯奖(Atorox)和新星奖(Nova)。2002年,图尔库粉丝圈希望为它们安排一个单独的颁奖典礼,Atonova因此诞生。

 

Atonova一直很低调。它不是一个真正的会议,其组织者也没有任何计划让它成为真正的会议。因为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人们也把它称为“科幻/奇幻文学的下午”。虽然每次都有媒体参加,但Atonova的气氛一直很私人化。对比Finncon的庞大规模,Atonova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芬兰科幻/奇幻活动。


在奇幻方面,也有由图尔库科幻协会组织的“奇幻盛宴”。奇幻盛宴安排一个在海边的周末,人们穿着中世纪或其他奇幻服装,参加不同的活动和游戏、在火炉边唱歌跳舞、吃喝玩乐,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下一次奇幻盛宴将在2012年举行。

 

前面已经提到,在过去的几年中,Finncon的规模已经越来越大。对很多上了年纪的铁杆粉丝来说规模过于大。所以,突然之间,芬兰需要一个全新类型的会议。

 

人们根据芬兰海岸的奥兰群岛(Åland islands)给这个会议命名为Åcon。Åcon可以被称为芬兰第一个(或者说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个)“休闲会议”。甚至可以说,Åcon是那些失去动漫的人的Finncon。会议在奥兰群岛的一个酒店举行,所以如果不是有稳定收入的核心粉丝,很难参加这个会议。

 

因此,Åcon比Finncon小很多,准确地说,更接近斯堪的纳维亚会议的规模。这可能也是Åcon能够吸引邻近几个国家——特别是瑞典——与会者的原因。第一届Åcon在2007年举行。

 

按照物理学规律,每一个运动都会有反作用力。如前所述,Åcon主要是有稳定收入的粉丝参加,许多年轻的粉丝,比如还在大学的年轻人,就没有机会。因此,第一届Åcon举行两年后,一个新的会议应运而生:Econ(E代表“经济舱”)。

 

Econ主要针对没有很多钱的粉丝,特别是学生,安排在Terrakoti,并且惊人巧合地与Åcon的时间同时。Econ也有自己的世界级贵宾,如“纸片人达斯维德”或“一卷卫生纸”等,也有精心安排的小组讨论。到目前为止,Econ已经举行了三次,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前往EUROCON 2011的低预算渡轮上举行的。

 

让我们最后介绍一个名字相似的类似会议。这个会议叫“Bacon”,主要内容是吃与会议同名的肉类产品(你猜对了,就是培根),以及观看相关主题的科幻/奇幻视频。

 

Bacon仍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活动,它的第一次举行是在2009年。值得一提的是,Bacon的主要特点是它的官方语言是多语言的。它是由总部位于图尔库的瑞典语学生社团FUI与芬兰语的合作方Tutka合作举办的。

 

合作是关键


讨论芬兰科幻圈必须提到一个有趣的传统,这就是一年一度的合作会议。在这些会议上,来自芬兰各个社团的代表将报告过去一年的工作和未来一年的计划。主要的原因是芬兰众多的科幻/奇幻社团和活动。会议将帮助社团安排未来的项目、传播信息,并避免活动时间的冲突。

 

几年来,这些会议都在坦佩雷的一个小屋举行,会后有桑拿和酒吧夜。换句话说,这远远超过单纯的会议,也是活跃粉丝见面的机会,而没有举办大会的负担。

 

芬兰科幻圈一个相当独特的合作模式是上文提到的科幻/奇幻研究者会议。截至目前,已经有几所芬兰大学的学生将科幻小说和奇幻论文题目。研究者会议主要是为这些学生召开的,目的一方面是研究人员之间共享知识和经验,另一方面是防止研究的重叠。

 

(更多关于芬兰科幻圈的内容,请点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