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星河机甲大时代 [连载中] 新书 独家

小说微站 2018-11-12 17:55:47

未来世界,出身贫寒的少年夏星辰在一次采矿的过程中,突遇塌方,身陷地下却无意中发现一个古老的实验室,获得水晶金字塔和远古猿猴一族征战的历史,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是有神存在的,从此平凡的少年踏上征战巅峰的道路。

第1章夏星辰

 银河帝国,第二十三殖民地,曼娜星。

 曼娜星是银河帝国重要的矿星之一,这里的特产是钠晶矿,一种优良的金属催化剂,广泛应用在工业、航天、机甲制造等各个方面。

 日出时分,北山矿区在三个太阳的映照下,已经十分酷热。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肩膀上扛着一个巨大的机械挖掘臂,阳光照射下额头上闪烁着晶莹的汗水。

 “星辰啊,你今天又来帮你爸干活啊!”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驾驶着一台工程用挖掘机甲,伸出头对少年打招呼。

 “是啊,李叔,今天学校放假。”夏星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像是朝阳。

 “你爸的伤势…………怎么样了?”李全脸上露出关切的表情。

 “还那样呗。”说起父亲的伤势,夏星辰的表情有些黯淡。

 “哎,那些狗娘养的狰兽,要是让我遇到,直接用机甲把它们碾碎!”李全愤愤不平,用力挥了挥手拳头。

 狰兽是曼娜星的一种土著生物,生活在地下,智商不高,身体像是豹子,头像是狼,双爪十分锋利,而且蕴藏着致命的毒液,生性异常凶残。

 夏星辰的父亲夏宇,就是在矿井下面遇到狰兽,两条腿被狰兽抓伤,只能截肢,现在还卧病在床。

 “星辰,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等精神力等级到5级,就能开工程机甲,至少工资高上一倍,让你爸也享享福。”李全拍了拍机甲的操作台。

 夏星辰点点头,两只眸子闪闪发亮。

 大宇宙时代,机甲不仅仅运用在军事上,而且已经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机甲。

 成为一名机甲师,是每一个年轻人的梦想。

 机甲师主要测评的是精神力等级。

 精神力5级,就可以驾驶民用机甲,工程机甲就是其中一种,这时候还不能被称为机甲师,只能算是机甲驾驶员。

 精神力10级,可以申请机甲师资格考试,如果顺利通过考试,就可以成为一名正式的D级机甲师,驾驶军用机甲,为人类荣光而战。

 机甲师考试十分严格,即使有10级的精神力,能成为机甲师的,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

 成为机甲师,就意味着好待遇、好前程,不仅收入高,福利好,还有很多普通人无法享受的特权。

 而且机甲师是英雄的代名词,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是人类的领地,就会收获无数的鲜花、掌声,以及少女青涩的吻。

 通过机甲师考试,只是第一步,只能拿到D级机甲师的资格,后面还有C级,B级,A级,S级,以及S级上面的传说级别。

 C级别以上的机甲师在星球上已经是了不起的大人物,B级和A级机甲师在光脑上偶尔还能看到,而S级和传说级的机甲师,是全人类的守护者和开拓者,神龙见首不见尾。

 “我一定要成为机甲师!”

 夏星辰暗暗下决心,因为只有成为机甲师,他才能摘掉矿民的帽子,和父亲一起移民到更加适宜人类居住的星球,让父亲过上好日子。

 从15世纪大航海时代开始,人类就充斥着肮脏的奴隶贸易。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星历2016的大宇宙探索时代,也是如此。

 所谓矿民,其实就是奴隶,夏星辰父子就是被星际贩奴船从边境星球上掳掠来的人类,社会地位跟囚犯差不多,终生困居在曼娜星上,直到死在矿井里那一天。

 只有通过机甲师考试,才有资格成为银河帝国的真正公民,获得移民权,离开这个荒凉而贫瘠的星球。

 夏星辰攥攥拳头,他的天赋并不好,到现在仍然是精神力2级,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机甲师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成为机甲师!”

 “星辰你是去A区吧,千万记住你李叔的话,最近那里不太平,不要走的太深。”李叔嘱咐完毕,便驾驶着机甲,迈开大步朝B区去了。

 北山矿分为A区和B区。

 A区的矿石中含有一些微量的辐射,对人体影响不大,但是会影响精密机械的运作,不能用机器人开采,只能人工开采。

 随着升降机的轰鸣,夏星辰进入百米深的地下,时间很早,没有多少人下井,在工头那里领了工作牌,走入犹如怪物大嘴的幽暗矿洞之中。

 “妈妈,你一定要保佑我,今天有个好运气。”

 夏星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向天国的母亲默默祈祷。

 矿道两侧点亮着矿灯,并不算太幽暗,夏星辰走了一会儿,到了一条隧道的尽头,正准备转身回去,

 夏星辰走到了一个机甲维修点,有几台破旧的工程机甲放在维修台上等待维修,还有几台工程机甲的能量指示灯是红色的,正在补充能量。

 机甲维修点的工人今天休息,维修点上一个人都没有。

 夏星辰不由自主的走上维修台,手掌抚摸过高大的机甲,一种坚硬冰冷的触感传递过来,脸上不由自主的绽出笑容。

 “机甲师啊!我如果能成为机甲师就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

 大地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周围的空气中发出狂野的轰鸣声。

 地面仿佛变成了一艘航行在暴风雨中的小船,甲板在每一次狂风呼啸中,都有可能颠覆。

 气味浓烈,包含了刺鼻的瓦斯味道,接着是无法形容的灿烂火光。

 轰隆!

 剧烈的爆炸伴随着大地的颤抖,视线所及之处,光被影切割成无数的碎片,犹如群魔乱舞。

 “地震!塌方了!”

 夏星辰感到一阵恐慌。

 矿井里面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塌方,夏星辰听父亲说过无数次遇到塌方这样的紧急事务,应该采取怎样的急救措施,慌忙就地卧倒,双手护住头。

 大地像是可怕的巨兽,发出愤怒的吼声,漆黑一片,烟尘弥漫,让人无法呼吸。

 一分钟的时间,像是一辈子那么久。

 终于,四周寂静了下来,只有石块滚落的细碎声音。

 夏星辰趴在地上,耳畔仍然是可怕的轰鸣声,大脑中乱成一团,看到的东西都带着许多的重影,像是妖魔的幻影。

 夏星辰不停的干呕,刚才剧烈的震动,让他有些轻微脑震荡。

 三分钟以后,夏星辰终于恢复过来,眼前的景物也慢慢的重叠。

 然后他愣住了。

 前方的岩壁完全倒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

 天花板上纵横交错的菱形晶体,发出柔和而清冷的光线,地面上也是一层银白色的金属,空间里被一种银白色所渲染,给人一种冰冷干净的感觉。

 就像是医院或者研究所。

 前方不远处,是一台台巨大的银白色设备,外形古拙,只看造型就知道,并非是人类的造物。

 不过这一切还远远不能让夏星辰感觉到震撼,真正让他吃惊的,是那些设备附近的地板上,倒着一具具的尸体!

第2章狰兽

 “这些是什么人!”

 夏星辰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不时的四下张望,心中出现了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

 他感觉是在做梦,一切太不真实了。

 夏星辰缓缓的靠近,看清这些尸体的面容,他震惊得无可附加。

 这些尸体都已经风干,骨架高大,有两米多,面容枯槁,招风耳,没有鼻子,就像是巨大的猿猴。

 它们身上的衣物是丝织品,轻薄透明,能够看清下层的皮肤是一种惨白色,看起来有些瘆人。

 “外星人!”

 大宇宙时代以来,人类就跟无数种外星人接触过,外星人并不罕见。

 现在,人类帝国和外星帝国的交界处,还经常跟外星人爆发战争。

 曼娜星位于银河帝国的边陲,是一片荒凉地带,这里的地底出现了一个外星人的研究所,不能不让人感觉十分的怪异。

 这时候,大地又微微震动了一下。

 眨眼间,不管是外星人的尸体还是那些银白色的设备,都迅速的腐朽,化为一片银灰色的尘土,聚成一个个灰堆。

 夏星辰揉揉眼睛,然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一阵疼痛让他更加清醒。

 确定不是做梦之后,夏星辰知道,这些设备和外星人尸体,估计已经经历了上万年的时间,跟空气接触之后就立刻氧化腐朽,变成了尘土。

 时光无情!

 夏星辰深吸一口气,为这些早已死去的外星人默默缅怀,正准备转身离去,却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都被时间摧毁,竟然还有东西能够幸免?

 夏星辰十分好奇,走上前,发现一个高高的台子上,悬空漂浮着一个透明的水晶金字塔。

 水晶金字塔的周围,外星人的尸体更多。

 看那情形,外星人是在研究这水晶金字塔。或者是,膜拜?

 就在夏星辰这样想着的时候,水晶金字塔忽然闪烁了几下,化为一道灿烂的光芒,从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去哪了?”夏星辰微微一愣。

 这时候,夏星辰忽然感觉自己浑身发烫,脑袋昏昏沉沉,上下眼皮在打架,无边的困意席卷了他的脑海,整个人再也支持不住,昏倒在地上。

 夏星辰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面,他似乎变成了一只猿猴,从树上走下的那一刻,挥舞着手中的木棍,朝着远处的群山狂啸。

 山上奇松挺拔,山间白云荡漾,犹如仙境。

 一群类似猿猴的高大外星人,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里。

 安逸的生活持续了数万年,忽然有一天,巨大的星球战舰破开云层,仿佛天空裂开,从天外降下,另一群外星人来了,它们的长相像是蜥蜴,身材高大,性情暴虐。

 猿猴把这些蜥蜴人,当做天神膜拜。

 蜥蜴却把这些猿猴当做奴隶,贩卖到星际间的各个星球,有些当做苦力,惨死在异乡,有些被关进笼子里,被人赏玩,凄惨无比。

 被奴役的时间只有短短千年,猿猴们开始反抗,百年的时间就推翻了蜥蜴人的统治,建立了自己的帝国,开始了宇宙探索争霸的道路。

 漫长的宇宙探索期,数不尽的岁月。

 这些猿猴们的足迹几乎踏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的帝国,最辽阔的时候,包含三个星系,千万个星球。而他们的文明,随着科技的发展,成为这片星域的统治者。

 在宇宙中大部分文明的眼中,猿猴们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事实上他们的科技,让他们确实已经接近神的领域,甚至已经触碰到神的衣摆。

 他们能够移山填海,湮灭恒星,畅游黑洞,瞬息光年。

 但是他们知道,在他们的文明之上,还有更为高级的文明,一种跟科技文明截然不同的文明——天人。

 天人已经摆脱了肉体的束缚,是纯粹的精神体存在。他们的生命没有尽头,在宇宙中不断游历。

 许多种族膜拜的神明,其实都是偶尔游历到这星球的天人。

 天人无所不能。

 猿猴们也想成为天人。

 他们虽然距离天人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这一道坎,是宇宙中无数种族都无法逾越,最终都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巨大山壑。

 夏星辰也一下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沧桑。

 一个种族数亿年的演化历程,从诞生智慧到最后的灭亡,浓缩在一个梦境里面,而且这个梦境真实无比,不能不让夏星辰产生一种虚幻感。

 到底梦是现实,还是现实是梦,夏星辰无法分辨。

 此刻,他只有一种感觉。

 文明就像是一棵野草,如此的脆弱,但又如此的坚强。

 愣了半晌,夏星辰这才从大脑当机的虚幻感中恢复过来。

 他先是感觉到一股眩晕,大脑内有一种混沌的刺疼感,像是被丢到搅拌机里打碎,又用劣质的胶水胡乱粘住,乱七八糟的思维到处乱窜。

 他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平静了一些,准备从塌方的矿洞逃出去。

 矿坑中一片狼藉,夏星辰快步走在黑暗中,手中紧攥着自己的机械臂。

 四周实在是太静了,他终于发觉到混杂在自己脚步声中,多了另外一个声音,那是厚厚的肉垫落在岩石上的声音。

 同时,他闻到一股畜生身上特有的骚动不安的热气。

 他猛地转过头,探照灯在身后一扫,在灯光下看到四个悄无声息的跟随着他的影子!

 狰兽!

 塌方让狰兽的巢穴跟矿道连在了一起!

 夏星辰的瞳孔猛然间收缩,想起父亲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

 “父亲,当时只遇到了一头狰兽,就受了重伤!”

 夏星辰背上冷汗直冒,衣服都浸湿了!他面对的有四头之多啊!

 狰兽生活在地下,对光鲜并不敏感,此刻它们正斜吊着凶恶的眼睛,鼻头一拧一拧,品尝夏星辰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口中的涎水哗哗的流出来,滴落在岩石上,冒出一股股的白烟。

 逃!只能逃!

 夏星辰打定主意,面朝着狰兽,紧贴岩壁,慢慢往后退。

 夏星辰知道,这些可怕的畜生,在自己转过去的那一刻,就会凶猛的扑上来,用它匕首般的利爪将他撕碎。

 而且一旦发动攻击,狰兽就会扑击撕咬到底,绝无怜悯和收口的可能。杀的兴起,它们甚至还会跟身旁的同伴撕咬起来,同类相残,是一种极其凶残的野兽。

 一定要尽可能的慢的后退!一定要直视这些野兽的眼睛,毫不畏惧!一定不能发出任何恐惧的声音!

 夏星辰缓缓的往后退。

 猛地——

 夏星辰一个趔趄,绊在地上一块突起的石头上,摔倒了!

 狰兽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猛地飞扑过来,利爪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响声。

第3章机甲师

 轰隆!

 狰兽扑过来的一瞬间,夏星辰身下的地面忽然坍塌凹陷,他再次向下坠落。

 夏星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是掉入另一个矿道里,周围点亮着三个矿灯,地面上铺着轨道,还有几个残破的机器人倒在石块中,身上闪着淡蓝色的火花。

 “刚刚的机甲维修点!”

 夏星辰慌忙站起身,腰部似乎受了点伤,鲜血沁出来,不过问题不大,转头一看,

 不远处放着几个三米高的挖掘机甲。

 “有人吗?”

 他不甘心的高喊,回声在这里回荡,B区大部分是机器人和机甲作业,遇到塌方这样的危机情况,就算是有人也已经撤走了。

 “怎么办!”

 夏星辰迅速围着维修点走了一圈,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绝地,所有的通道都被落石堵死了!

 “没办法,只有上机甲了!”

 夏星辰爬上一台维护中的破旧工程机甲,坐入驾驶室里,按照老师的讲课内容,检查能量槽和仪表盘,确定能量充足,各项指数都是正常,这才带上一个银白色的精神力感应器。

 这时候,狰兽们已经以风一般的速度朝夏星辰奔跑过来。

 “别着急!别着急!先深呼吸,稳定情绪。然后,可以闭上眼睛。冥想、感受。在脑海里想象,想象你就是机甲!你就是机甲本身。”

 夏星辰努力回忆老师上课所教的驾驶方法,口中忍不住喃喃自语。

 工程机甲用的还是老式的键盘操纵,但是搭载了精神感应器,驾驶者最少需要四级的精神力,才能够驱动机甲。

 可是,夏星辰的精神力等级实在太低了,只有区区的二级。

 他能驱动工程机甲的几率,等于零。

 锵!锵!锵!

 狰兽锋锐的爪子在机甲的钢铁外壳上飞舞,这种在地底生活的野兽,一双利爪可以轻易切割岩石。

 狰兽们打穿驾驶室的装甲,将夏星辰撕碎,只是时间问题。

 “动啊!你给我动啊!”

 面对着凶猛的狰兽,夏星辰控制不住情绪,发出愤怒的哭喊,但是工程机甲像是沉默的巨人,纹丝不动。

 “不要啊!我不想死啊!就算是死,我也不想死在地底,死在狰兽的嘴里啊!”

 夏星辰打次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两股眼泪如泉水般涌出。

 吼!吼!吼!

 狰兽已经打穿驾驶室正面的钢板,一头狰兽已经将凶恶的头钻了进来,张开大嘴露出森巴的牙齿,对夏星辰发出恐吓的吼叫。

 就在夏星辰已经绝望的时候,猛地,他感觉到浑身上下都停滞了一下,那种感觉十分的诡异,眼前的景物也忽然扭曲了一下,接着,他感觉到自己撞破了什么东西,或者说是冲破了什么桎梏。

 下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

 夏星辰感觉到很不对劲,周围的一切都太安静了。

 狰兽就像是电影里的定格画面,一动不动,就连身上的毛发也是完全静止,像是被凝固进了琥珀里的小虫。

 他的耳朵中响起的,是机器运转和齿轮转动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震动,狰兽们站不稳,纷纷掉了下去,远远将夏星辰围住,发出不甘心的狂野吼叫。

 “我…………开动机甲了?”夏星辰整个人呆愣住了。

 夏星辰转转头,不远处机甲维修站的墙壁像是一面光洁的镜子,正好映出了他的影像。

 一台三米高的机甲缓缓站起来,周身覆盖着一层白色的装甲,胸前驾驶室位置被狰兽撕开一个大洞,一手是钻头,另一只手是巨铲………………

 我能开机甲了!

 泛用型工程用挖掘机甲!

 夏星辰欣喜若狂,闭上眼睛狠狠的吸了几口气,让心情逐渐的平静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精神力忽然提升了!”夏星辰欣喜之余,不由的迷惑了起来。

 “吼!”

 夏星辰来不及细想,一头狰兽终于忍受不住,张开大嘴,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后肢一弹,朝他跳了过来。

 “滚!”

 夏星辰操纵机甲,一脚踢出去,笨重的工程机甲猛地一踢腿,发出沉闷的破空声。

 砰!

 这头狰兽被踢中,一个翻滚撞在墙上,登时脑浆迸裂,浑身骨骼粉碎,死了!

 “机甲的力量好强!”夏星辰口中喃喃自语。

 工程机甲,特别是挖掘机甲,力量非常强大,但是这种机甲十分笨重,就算是李叔也很难像夏星辰一般,踢出刚才如此灵活的一击。

 但是夏星辰能!

 “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突至而来的变故让夏星辰有些晕乎乎的,但是他比较要早熟一些,片刻之后恢复了冷静。

 “你们死定了!”

 想到父亲就是因为这些狰兽才残疾,夏星辰的一双眼睛立刻变得通红。

 吱吱吱!

 手上的钻头直接运转起来,发出刺耳的声音,挖掘机甲大步往前踏出,轰隆一声,大地震动,如同魔神降临。

 凶恶的狰兽此刻也不由的退后了几步,丑恶的脸上带着几分惶恐。

 “畜生们!现在知道怕了!”

 夏星辰冷笑一声,机甲钻头一挥,已经把一头狰兽钉在墙上。

 吱吱吱!

 巨大的钻头飞快转动,发出磨牙般的尖锐声音,只是瞬间,这头狰兽就被绞成一团肉屑。

 另一只手是的巨铲,就像是打苍蝇般将另一头狰兽拍成血肉模糊的肉酱。

 最后一头狰兽连连后退,但是这里四处封闭,根本无处可退,走投无路的它,狗急跳墙,用一双锋锐的双爪在地上挖着,想掘出一条地道逃走。

 轰隆!

 夏星辰当然不会给它这个机会,大步迈过去,百吨重的机甲就踩在狰兽的身上,将它像蚂蚁一般踩死。

 “都给我死!”

 夏星辰长舒一口气,拥有力量的感觉太爽了!

 所有的狰兽都干掉,夏星辰一看能源,还剩下47%,这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要知道,工程机甲固然是力量极大,但是动作迟缓,如果是别人驾驶,比如李叔,想要如此短的时间,耗费如此少的能量就把四头狰兽消灭,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能做到,耗费了能量也是极其惊人的。

 夏星辰已经摸索出门道,心中狂喜,举起手里的钻头,咧嘴一笑:“现在,该出去见见太阳了!”

第4章拯救矿工

 北山矿,B区,一个幽深的矿洞中,十几个矿工围着一台工程机甲坐在地上,脸上无不带着绝望。

 “老李,这破玩意要是修不好,我们可都要死在这里。”工头拍着工程机甲的外壳,眉头紧皱。

 李全埋着的头从一堆机械零件中探出来,一脸的油污,看不清表情,不过语气气急败坏:“工头,没办法!我们被埋得太深,又着急出去,能量虽然还够,但是冷冻仪坏了。”

 “能修好吗?”矿工们慌忙问。

 李全沉默了半晌后,摇了摇头:“算了,我们还是等救援吧。”

 “救援?”工头一脸的苦笑:“根据我的经验,不会有救援过来。哎,我死了没什么,我老婆孩子怎么办?”

 “谁不是呢!”矿工们纷纷垂头丧气,他们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们出事,家人的生活可就完了。

 “哎,矿民的命,比纸还要贱啊!”矿工都叹着气,纷纷躺倒在地上,几乎已经放弃了希望。

 幽深的矿洞中,传来轻微的机器轰鸣声。

 “什么声音!”李全猛地从地面上弹起来,发出一声惊呼。

 “没什么声音啊!”

 工头也侧耳听了听,摇摇手:“你神经衰弱吧,今天B区进去几个人,我心里有数,兄弟们都在这里。”

 “会不会是A区的人?”有矿工提醒道。

 “不可能!A区的人哪个会驾驶机甲,如果真有这人才,早就调到B区了。”工头摇摇头。

 “也是。整个北山矿上,我操纵机甲的本事可是数一数二,刚刚高强度挖掘,我机甲上的冷冻仪都坏了。听声音,那人比我们埋得还深,而且机甲维修站都是些老旧机甲,就算会开,也必然会坏在半道,没戏!”李全点点头说。

 “可能是幻听,周围太静,我们又陷入绝境,太紧张。”

 在困境之中,特别是黑暗的绝境,一些精神脆弱的人往往会出现各种幻觉,有时候等不到救援,就精神崩溃,疯了。

 矿工们都明白这个道理,再次深深叹了一口气,纷纷躺下了。

 救援遥不可及,多活一会儿,总比现在就疯了死了强。

 但是,机器的轰鸣声更加接近,似乎就在耳畔响着。

 因为有着前车之鉴,矿工们狠狠按捺自己的好奇心和求生欲望,堵上耳朵,不去听,甚至闭上眼睛,也不去看。

 就在这时——

 轰隆!

 旁边的岩壁破了一个大洞,一台老型号的工程机甲用它笨重的身躯,跳了出来,大地都在颤抖。

 所有的目光,都是在瞬间凝聚在工程机甲的身上。

 噹!

 李全手里的扳手,掉在了地上,他双眼愣愣的看着跳进来的大家伙,整个人都愣住了。

 “幻…….幻觉?”

 工头长大了嘴巴,惊愕的看着走过来的工程机甲,拼命的揉眼睛。

 在那众多的惊愕目光注视下,工程机甲大步走过来,停在他们面前,夏星辰跳出机甲。

 “李叔,你们也被困了?”夏星辰一脸惊讶。

 “…………星辰,刚才是你操纵的机甲?”李全双手颤抖着,明知故问。

 “是啊。”夏星辰挠挠头,笑着说道。

 “你不是只有二级精神力吗?怎么可能操纵机甲?”李全满脸都是惊愕。

 “我也不知道啊,忽然就能驾驶了。”夏星辰摇了摇头。

 李全仍然是一脸狐疑的样子,但是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不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网络上什么奇闻怪事都有,偶然精神力突破倒不算是太过离奇的事情。

 “别说那么多,最重要的是我们得救了。老李,要不你开上机甲,我们赶快出去!”工头两只眼睛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算了。”李全挥挥手:“让星辰开吧,就他刚才那一跳,我都做不到,更别说从机甲维修站挖掘到这里。哎,人老了,不中用了啊!”

 “是啊,夏星辰,你驾驶吧,我们相信你。”

 “对,我们的性命都交到你手上了!”

 矿工们纷纷七嘴八舌的说道。

 现在是危急时刻,随时再次塌方的危险,事不宜迟,夏星辰也不推脱,直接回到机甲上,机甲再次伴着一声轰鸣,站了起来。

 碎石飞溅,巨大的钻头轻松将落石破碎,铲子将石块推到一边。

 北山矿外面,几台警用机甲一字排开,已经是戒严了。

 “又发生矿难了。这次必须压下去!”

 一个秃头男人正在给矿长吩咐:“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银河帝国这么大,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媒体不会注意到曼娜星这个犄角旮旯。”

 “是,是。可是不上报的话,救援就批不下来啊!”矿长满头大汗。

 “屁话,你第一天当矿长啊!没救援就没救援,给那些家属一点钱,再恐吓一下,事情不就过去了。”秃头男人怒骂道。

 “是,是。”矿长连连点头。

 说实话,矿民的性命在矿长眼里是算个屁,他当矿长十几年了,什么事情不懂?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要装傻充愣,人家当领导的,干几任,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他可是一直要干下去,所以很多话,他不方便直说。

 “行!有什么情况,马上联系我。记住,千万要压住。”秃头男人挥挥手,钻进悬浮车里走了。

 矿长笑笑,只要有领导这句话,什么事都不是事了。

 此刻,北山矿里,矿工家属们正在哭喊连天,见孙涛走过来,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婶,“噗通”一下给他跪下了。

 “矿长,我们家老李还埋在矿里面啊!他给咱矿上卖了半辈子命,你可要想办法救救他啊!”

 “咳咳,矿长,我家星辰今天也下井了。他才16岁,还是个孩子啊。”夏宇也坐着轮椅走过来,咳嗽连连,泪痕满面。

 “是啊!矿长,你可千万要救救他们啊!”矿工家属纷纷跪在地上。

 “这个。”矿长脸上露出难色,挥舞着手,大声说:“我尽力,我尽力而为吧!”

 这是明摆着的搪塞,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但是也没有办法。

 所有人心里已经明白,救援是没戏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矿上传来了轰鸣声,一个巨大的工程机甲开路,后面跟着十几个矿工,走了过来。

 “老李!“

 “老梁!“

 “…………!“

 “星辰!”

 家属们看到B区矿工们都完好无损的走出来,一个个惊呼的跑过去,兴奋的叫了出来。

 “这次,全靠夏星辰啊!”

 “是啊,如果没有他,我们这次都要死在矿坑里面!”

 李全一脸的得意,虽然没当成英雄,但是当了英雄的叔叔,也不错。

 夏星辰?所有人都愣住了,那个前面驾驶机甲的人,竟然是只有2级精神力的夏星辰?

 “星辰,你…………你能开机甲了!”夏宇坐着轮椅,见夏星辰从机甲上跳下来,仍然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爸。”

 夏星辰挠挠头,嘿嘿一笑,只是驾驶机甲,父亲就惊讶成这样,如果他知道,自己驾驶笨重的工程机甲轻描淡写干掉四头狰兽,不知道表情会是如何的精彩。

第5章摸摸也不行

 北山高中,占地数万平方米,是曼娜星唯一的一所高中。

 人类已经普及了大学教育,银河帝国的公民,强制性学习到大学毕业,才能从事正式的工作。

 不过,矿民不是银河帝国的正式公民,帝国不会在他们身上浪费太多教育资源,只能学习到高中毕业。如果想上大学,必须学习成绩极其优异,参加高考,录取成绩要比普通公民高上几十分。

 北山高中的班级分为两种。一种是重点班,班里面基本是银河帝国的正式公民。矿民的子弟也可以进入重点班,不过成绩必须十分优秀。

 另一种是普通班,班上的都是矿民的子弟,占学校总人数的百分之九十。

 夏星辰是高三普十二班的学生,在班上成绩也是中等偏下。

 学生的成绩从两方面来衡量,一方面是文化课,只占总成绩的30%。另一方面是精神力等级,占到70%。只要精神力等级高,文化课差一点也没什么。

 不过,精神力高,就意味着大脑细胞越活跃,记忆力、分析能力越强。所以精神力高的人,学习成绩一般都很好。

 普通班的学生,精神力等级平均是3级,高一点的能到4级,5级,如果是能达到7级,就可以升入重点班,享受更优异的教学资源。

 进不了重点班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参加高考,以夏星辰2级的精神力,在老师和同学们的眼里,是可以放弃的对象,就算明年再复读一年,考上大学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夏星辰到了学校,时间还早,学生们没有来几个。

 “嗨,夏星辰,你今天来这么早,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夏星辰刚刚走过宽阔的操场,迎面走过来一个高大的学生,四方大脸,一头的棕色卷发,一拍他的肩膀:“夏星辰,听说你昨天挺出风头?能驾驶工程机甲了?莫非你精神力到5级了?”

 这是他班上的班长张亮,精神力等级6级,在班上学习最好,有机会升入重点班。

 张亮平时从来没有把夏星辰放在眼里,也从来不跟他打招呼。今天他确是一反常态,显而易见,是怕夏星辰威胁到他升入重点班的名额,前来探探口风。

 “没影的事情。”夏星辰一脸笑容,耸了耸肩膀。

 “我要去参加机甲训练,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正好,训练场有精神力测试仪,测一下你的精神力等级。”张亮仍然是一副十分关心的样子。

 “好吧。”

 夏星辰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他记得机甲训练场有教练机甲,是退役的军用机甲改装成的,他一直都很是向往,但是却没有资格进入机甲训练场。

 夏星辰跟在张亮的后面,两人来到了机甲训练场。

 精神力到达5级以上,才可以使用机甲训练场,没有到达5级的学生想要观摩一下,也要看别人的脸色才行。

 张亮拿出学生卡刷了一下,电子门打开,两人走了进去。

 夏星辰面前是一个上万平方米大小的广场,划分成十几个地形区域,每个区域的地形地貌都不一样,有沙漠、高山、雪地、冰面、沼泽…………

 “我先带你去测试精神力等级。”

 张亮十分的热心,带着夏星辰到检测室走过去。

 “哎,张亮,这是谁啊,生面孔,没见过啊。我们学校又有精神力到5级的学生了?”

 几个训练的学生也刚到,看到夏星辰面生,好奇道。

 “我班同学,夏星辰,昨天在北山矿出风头的那位。”

 张亮笑了笑:“我带他检测一下精神力,看是不是到达5级了。”

 “是他啊!”其他学生虽然没见过夏星辰,但是都听说了昨天的事情。

 “能驾驶工程机甲,从矿洞里走出来,必然是到5级了,那还用说?”

 其他学生都感到一丝压力,多一个5级的学生,他们升入重点班的可能性就少了一点。

 于是,训练场的十几个学生都围了过来,好奇的盯着夏星辰,站在一旁,都在等待他的检测结果。

 夏星辰站在检测仪面前,把一个金属质地的头盔戴在头上,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平静下来,然后按下上面的红色开关。

 嘀!嘀!嘀!

 “检测结果,精神力3级。”

 电子合成音报出了一个数字,同时旁边的大屏幕上,将夏星辰各项身体状态详细的记录下来。

 检测结果一出来,围观的学生们都松了一口气,脸上不出意料的出现嘲讽的表情。

 “切,我以为多厉害呢!不就是个3级。”

 “是啊,搁到我们班上,已经是倒数10名了。”

 “我还以为是天才呢,没想到是一个废物。”

 “3级,怎么可能开动工程机甲,看来昨天是人品爆发了吧,哈哈。”

 周围传来不屑的嘲笑,落在夏星辰的耳朵里,像是尖刀般刺入到他的心脏上,让他的拳头微微攥起。

 学生们发现夏星辰只是个废物,立刻对夏星辰失去了兴趣,一哄而散。

 “咳,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

 张亮脸上难掩笑意,假装咳嗽一声:“哎,别在意,这些人都是这样刻薄势利,你加油吧。我还要训练,就不送你出去了。”

 说完之后,张亮急匆匆走了,仿佛夏星辰浪费了他宝贵的时间。

 “刻薄势利,你难道不是吗?”

 夏星辰看着张亮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精神力3级。这个结果已经是出乎他的意料,要知道,昨天的夏星辰的精神力,只有可怜的2级。

 短短一天的时间,就提升了一级?

 以夏星辰的天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让夏星辰更加迷惑的,自己只有3级的精神力,为什么就能够操纵工程机甲?

 “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星辰想不通,决定等晚上再好好摸索一番。

 夏星辰正准备离开,却无意中看到,教练机甲室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

 训练场的机甲分为两种。

 一种是普通训练机甲,是用民用机甲改装成的,5级精神力以上的学生可以拿来训练,不过万一损坏的话,要赔偿。

 第二种是教练机甲,是用退役的军用机甲改装而成,拆掉了所有的武器系统和大部分装甲,饶是如此,力量速度和灵活性也不是民用机甲可以比拟,只有9级以上的学生才有能力操纵。

 9级以上的学生就是重点班也没有几个,平时只有老师上课的时候会驾驶一下,进行教学。

 夏星辰快步走到教练机甲前,手掌抚摸着冰冷的机甲外壳,不禁幻想自己驾驶机甲在星海之中驰骋纵横的身影。

 太帅了!

 军用机甲一般是6米到12米不等,这台教练机算是矮的,只有六米高,全身上下刷着赤红色的装甲漆,灯光照在上面,反射出出一抹绚烂的光泽。

 机甲后背不起眼的地方,可以看到“唐朝集团”四个字。

 唐朝集团是银河帝国三大财团之一,势力极强,曼娜星所有的产业,包括曼娜星在内,都是唐朝集团的财产。

 严格一点说,夏星辰父子其实也是唐朝集团的财产。

 这台军用机甲,就是唐朝集团旗下的机甲制造厂生产出来的流水线产品。

 “虽然我现在驾驭不了你,但是总有一天会驾驭你!相信这一天,并不会太远!”夏星辰摸着机甲的外壳,暗暗发誓。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忽然夏星辰耳边传来一道愤怒的女声。

 夏星辰的目光望过去,一位身穿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怒气冲冲的望过来,俏脸上因为愤怒而绯红。

 夏星辰慌忙收回了手,解释道:“我只是摸摸而已。”

 “摸摸也不行,把你的脏手从我的‘残阳’身上拿开!”紫裙少女大声叫道。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