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的书暴露了你的社会阶层

共同自由 2018-08-07 11:57:53


  

更多美文请见   www.modernsocialism.cn


摘要

从榜单来看,中国的大学生们较少阅读有想象力的书籍,较少阅读有国际视野的书籍,较少阅读综合类或有普遍意义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书籍。还有一个现象,名校和普通高校学生阅读差异不大。

你看的书暴露了你的社会阶层

来源:雾满拦江(ID:lwwuwuwu) 

原题《思考质量决定人生成败》

1

朋友圈推送来篇微信,2015年中美大学生阅读书目的差异。


中国这边,排第一位的应当是小说类,诸如《平凡的世界》在两所校园夺得阅读之冠。余者有《三体》、《盗墓笔记》、《神雕侠侣》、《绝代双娇》,《天龙八部》,多是些文学作品,思想类型的书,极为稀少。


而美国十所高校综合排名,借阅量前十名的书籍分别是:


01、《理想国》柏拉图

02、《利维坦》霍布斯

03、《君主论》尼可罗·马基亚维利

04、《文明的冲突》塞缪尔·亨廷顿

05、《风格的要素》威廉·斯特伦克

06、《伦理学》亚里士多德

07、《科学革命的结构》托马斯·库恩

08、《论美国的民主》亚历克西斯·托克维尔

09、《共产党宣言》马克思

10、《政治学》亚里士多德


——这篇微信评述说:从榜单来看,中国的大学生们较少阅读有想象力的书籍,较少阅读有国际视野的书籍,较少阅读综合类或有普遍意义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书籍。还有一个现象,名校和普通高校学生阅读差异不大。


这个评价或有道理,但换个角度,也许更能说明问题。

2

依据个人的阅读经验,中国孩子的阅读量太少,少到了怕人的程度。


大学生之所以阅读类别多以小说为主,这是因为阅读的起点就在这里。从阅读心理上来看,阅读也是循序渐进,分这么几个步骤:


第一步,纯娱乐小说,这是阅读的起点,这个起点继婴幼时代的童书而持续的,功效在于培养孩子的文字敏感性。但由于中国孩子在中学时为了拼高考,阅读功能基本上废掉了,到了大学才补这一课,但已经错过最佳时期,多数学生有可能连这关都闯不过。


第二步:传统经典小说。当孩子把流行的娱乐小说读过,文字的敏感性就培养了出来,就不再满足于简单的人物结构,要阅读些智力含量较高的作品,诸如《基度山伯爵》、《九三年》、《飘》、《傲慢与偏见》、《简爱》、《1984》等书就会被翻出来。而这些书在各大高校没有上阅读榜,这就证明国内的孩子阅读量严重不足,阅读时间严重不够。


第三步:进入史哲领域。只有对经典广泛涉猎,才有可能培养出这方面的兴趣。这时因为经典小说中,大量的涉及到了史哲领域的概念,诸如古希腊神话,西方历史典故。上述这些典故在书中频繁出现,最终形成孩子的阅读敏感点。能够读懂《希波战争史》、《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理想国》、《利维坦》、《论法的精神》、《社会契约论》、《梦的解析》等等。这时候孩子们的大脑开始体系化,然后是下一步:


第四步,进入思想领域,有了史哲的基础,这时候就会阅读大量的思想典籍,诸如卡尔·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客观知识》、伊·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方法论》、蒯因的《从逻辑的观点看》等等,阅读到了这一步,才算是个读书人,阅读量才能够勉强和西方学府的大学生比划一下。


但只有突破第五步,才算是读有所成。


第五步,就是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并依据自我体系构建新的阅读书目。理论上来说,真正的思想家不需要读这么多的怪书,才能够构建自我思想体系,但这种生而知之的异类数量较为罕见,几百年也出不来一个两个。考虑到我们之中许多人连现成的书都读不明白,最好还是视自己为一个普通的守夜人,就是读懂书,建体系,再传承,以待来者。即使要做到这一步,也需要先行对思维认知有个思考,这个思考又称为元认知的能力。就是你要如何获得知识,这些知识在大脑中如何有序组列的过程。


完成这五步,你的人生就游刃有余了——这时候,你的思考不唯有一定的深度,也有足够的广度,简单说就是看问题看得通透,生存很容易,不会有什么痛苦或是压力,即使有也没那么夸张。


但老实说,阅读或是思考,根本用不到走出这么远。


如果你肯硬起头皮,走到第二步,你的人生就堪以笑傲江湖了。

3

如果一个孩子,大学稀哩糊涂走一圈,最后居然不喜欢读书,结果会怎么样呢?


这个,远的不说,近的有复旦学生毒杀自己的室友,美国那边还有一群留学的中国小女孩,因为凌辱自己的同胞被判了重罪。这些事,就是孔子所说的,质胜文则野,读了半天书,也未能消弥心中的暴戾之气,说到底就是读书量太少,还没完成文明教化——文化文化,就是消除野蛮愚昧的文明教化的意思——仍然停留在原始人的野蛮生长状态中。


也就是说,还没有达到阅读的第一个层次——通读流行娱乐小说——的境界,虽然不能说他们不是文明人,但大家确实需要再努点力。


但人这东西矫情的狠,不读书吧,处于质胜文则野蛮的阶段。这个流行娱乐小说一读,又会矫枉过正,误入文胜质则史的误区。

4

处在阅读的第一阶段,大概算是网络上被嘲笑的最厉害的文学青年。


文学青年是讲究腔调的,这跟孔子说的文胜质则史的“史”是同一个意思,就是个矫情,就是个装模做样,就是年纪轻轻却酸腐气息冲天。


长吁短叹老是抱怨怀才不遇的,也是在这个起步阶段。


只是因为读书量少,还不知道自己的无知,所以才会有此抱怨心态。


如果他们不加大阅读量,迅速形成新阅读敏感点,进入第二阶段的话,他们有可能成为老文青。


而他们的思考,是没有深度的,是幼稚的,完全情绪化,凡事就看自己喜欢不喜欢。


广度上的思考也没有,是完全自我的,但这时他们人格相当脆弱,所谓自我也是飘忽不定的,呈现出十足的孩子气。


这些毛病,一旦进入阅读的第二个阶段,就自然消失了。

5

阅读的第二个阶段,就是开始阅读传统经典小说,由于这类小说剖析的非常深刻,对人性反应的也比较全面——尤其是书中有许多复合型性格的人,这让此一阶段的阅读者们,获得了对人性观察的立足点。


这时候,他们思考的深度,不再是幼稚的,而是成熟的、理性的。


思维的广度,也不再囿于自我,而是能够兼顾周边——也就是鸡汤文大谈特谈的,体会他人心情,学会换位思考什么的。


到了这一步,阅读者的人格就基本上成熟了,知道了责任与义务,能够担当人生使命了。但行百里者半九十,此时阅读者还未形成更丰富的理性思维,他们在生活中会是个好丈夫,听话的好员工,但这个丈夫是窝囊的,这个员工是没有创意的。


总之,这类人是社会的主流,也是最苦憋的。


宝宝们心里苦,但是他们不说。


因为有第三个阶段,在等待着他们。

6

进入阅读的第三个阶段,史哲领域。


这个阶段的人,是非常高雅的,非常有品味的。


他们都是钻石王老五,是社会中流砥柱的中产阶级。他们有思想,有能力,高智商,会赚钱——但,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他们无时不刻不是忧心忡忡,老是有种大祸临头的危机感。


中产阶段的危机感,可以归结为政经问题,但本质是他们思维的深度挖掘不够,广度拓展不足。


这一层次的人,思维深度就是网络上最经常说起的富人思维,遇事不是看短期的利益,而且是看长远的价值。所以他们又可以称为价值型,长线思考型。看问题更注重规则,比普通人多看出几百码的距离。


在思维广度上,这类人注重的不是自我,也不局限于周边。他们会把一个问题,放在开放的社会环境下考量,所以他们的结论,也往往充满智慧闪光点,让人眼前一亮。


但这还不够。


中产王老五们的心灵压力,只有在他们进入下一阶段时,才会解除警报。

7

阅读的第四个阶段,进入思想领域。


这类人的思考,已经不再停留于狭隘的利益或是价值,更多的注重延展性,注重现实的可操作性。


这种注重,源自于他们的思维深度与广度,获得了空前拓展。


这时候他们的思维深度,不是看一件事是否合理,一个规则是否公正,而是是否具有持久性。


有关这个持久性,或可持续性,来源于他们的思维广度。这时候他们注重的不是什么社会公正,也不是什么肤浅的道德评述,而是针对人性本身——许多你以为好的东西,未必符合人性,这些东西就不会获得存在依据,更不可能持久。相反,一些你认为不好的东西,却是人性的天然流露,这时候你对道德的观感,也与此前大为不同。


说过了,危机感的警报,只有在这层次才会解除。但这时候的生活也是乏味的,沉重的,甚至有着种苦行僧的悲情。


就是一个累字。


乐趣,只有在下一个阶段,才会获得。




8




进入阅读的第五个层次,能够构建自我思想体系,再也不会遭遇人生难题。


这类人的思维深度,就是高晓松所说的,诗和远方。


不到这一层次的人,也未必就没诗,未必去不了远方。


但在这里,我们可以说个笑话了。一只苍蝇,在泛美航空的飞机里,周游了整个世界。但它没什么可以炫耀的,飞出再远,它仍然是一只苍蝇。


有位在美国的女士,网名人生如诗,她在自己的博文里写道:


我的一个同学来美国八年了,他的英语还是没有什么长进,白天在一个台湾人开的工厂工作,晚上回家跟老婆讲中文,看中文电视。所以他俩根本没法说话。最后只能看电视。人虽然来到了美国,但从没走出中国人的圈子。讲中国话,吃中国饭,接触的都是中国人。有一个中国人,在国内曾经是英语老师。但来到美国十几年,一直在中国餐馆工作,后来把英语全忘了。


没有思想的人,走出再远,其实还在起点。


一旦拥有了思想,也就有了俯瞰问题的全景视角。这时候在你的视野里,不确定的人性也只不过是天地自然的一个偶然片断。唯其在这种时候,才有可能生出悲悯之心,才能解脱自我或外部环境强加于你的、所有束缚与羁拌。才能够获得心灵的、精神的、与现实物质的多重自由。

9


这是我们从阅读的角度,剖析思维的深度和广度。


但如前所述,即使是一个不读书的人,也未必就肯定是个质胜文的野蛮人。现实是本最好的教材,能够让人迅速成熟。许多不怎么读书的人,也能够达到思维的第三层,甚至第四层。


——需要说明的是理工科的孩子,如果学理工而没有思想,最多不过是个低端的技工。无法进入创造的自由领域。


如果你希望走得更远些,读书绝对是个讨巧的法子。因为图书是人类智慧凝缩的精华,是我们通往自由王国的最简捷径。


为了更好的说清楚本文的观点,我们把阅读的五个层次,及其所对应的思维深度及广度的进阶,做张简单的图表。






10




最后给大家留道习题:


说罗素,英国的大哲学家。


他年轻时,一战正要爆发,同龄人纷纷当兵入伍,罗素却吊儿郎当,袖手旁观。有个老太太气愤的对他说:孩子,你的同龄人都去当兵打仗了,你却在这里游手好闲,不感觉到惭愧吗?


罗素问道:为什么要打仗啊?


老太太回答:当然是保护文明啦。


罗素哈哈大笑起来,曰:老人家,我就是他们要保护的那种文明。


——现在请回答,罗素的这句话,在思维的深度及广度的哪一层?老太太的责问,又在哪一层?


你的答案不重要。


——重要的,是思考。


-END-

作者:雾满拦江,转自微信公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


拓展阅读:


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1
你的下一代将被迫逃离家乡?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这句话出自《圣经·马太福音》25章29节,后人以此为典故,归纳了“马太效应”,即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马太效应是世间最冰冷的规则,却又无处不在。


当“逃离北上广”和“逃回北上广”的话题在网上大热时,以各省人口流动的大数据为依据,得出了一个残酷的结论:


1. 大都市就像抽水机,不停地从落后省份抽取劳动力,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就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无数村庄和城镇凋零衰败,但东京和大阪都市圈繁华依旧。


2. 在人口负增长的时代,大都市将毫不留情地吸干周边地区的血液,以便自己能够生存。


3. 残酷吗?不,因为这是年轻劳动力自己用脚(投票)投出的结果。


(图片来自“城市数据团”)


大都市拥有优质的政治资源、商业资源、教育资源、人力资源……


这些优质资源吸引着无数优秀的年轻人,而优秀的年轻人将推动大都市的繁荣发展,从而让大都市获取更多的资源,于是形成了一个优势迭代的良性循环,这就是马太效应中的强者愈强。


而由人口迁徙引申出来的推论,则更加触目惊心:


1. 你还能在这些选择(逃离北上广还是逃回北上广)中犹豫,说明你无比幸福,因为你们的下一代和下下一代可能不会再有任何选择的机会。


2. 假如你最终选择留在了一个生活安逸风景如画的小城镇上,你也许会幸福地过完一生;


3.但在你的子女到了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很可能他们有且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逃离他们终将衰落的家乡。


文中所谓的“无比幸福”其实“无比残酷”。


因为大都市在攫取优秀人才的同时,也在用高额的房价和户籍制度将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挤到繁华都市的边缘,将他们赶到逼仄的地下室,脏乱的出租房,直到他们梦碎的那一天,收起行囊,滚回家乡,然后他们的下一代再背起行囊,逃离家乡。


这就是马太效应的另一面,弱者愈弱。



2
越有钱收入增长越快!



《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汤玛斯·皮克提认为,当今的资本回报率已经大于经济的增长率,这将会导致社会财富向少数人聚集。


也就是说,越有钱收入增长越快!经合组织(OECD)的统计数据验证了这一点。



最近30年,英美等发达国家的高收入群体和低收入群体收入都有所增长,但是高收入群体(政企管理者、金融从业者、IT从业者)的收入增长更快。


投资财富的积累犹如滚雪球,同样的速度下,雪球越大体积增长越快。



当王健林“先赚它个一个亿”的小目标刷屏时,你有没有算过:王健林身家2600亿,一个亿只占他总资产的0.04%,对他而言真的只是一个小目标啊!


而对于没有家产且年收入十万的年轻人而言,一个亿的小目标也不算太难,也就是不吃不喝工作1000年而已。



3
寒门再难出贵子 



1980年,一个农民家的孩子踏进了北大的校门,邻里乡亲都以他为荣。


可他到了北京之后才发现:


1.自己没读过课外书,跟不上同学的聊天话题;


2.穿衣搭配非常土,女生找他扛包打水,理由居然是为了让自己的男朋友休息一下;


3.做个自我介绍,也被当众嘲笑,说他普通话讲得像日语;


4.除了插秧是能手,他一样都拿不出手。


就是这样一名农家子弟,他创办了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教育机构,他入选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业领袖”,他的名字叫俞敏洪。


寒门出贵子,逆境出英才,俞敏洪的人生经历书写了读书改变命运的传奇。


(俞敏洪照片对比)


可是,如果俞敏洪再晚生几年会怎样?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刘云杉统计1978年~2005年北大学生的家庭出身发现:


1. 80年代中后期是农家子弟用知识改变命运的黄金时代,三成以上的北大学子出自寒门;


2.90年代中期农家子弟的比例开始下滑;


3.2000年之后,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仅占一成多。寒门子弟进名校的通道正变得越来越窄。


农家子弟的名额都被谁占了?


权威期刊《中国社会科学》于2012年刊登了一篇研究报告《无声的革命:北京大学与苏州大学学生社会来源研究(1952-2002)》。


报告通过研究50年数据,得出了一个让全社会哗然的结论:


90年代后,考上北大的精英子弟比例快速攀升,这些社会精英只占全社会人口的1.7%,却有40%的北大学生诞生于这样的精英家庭。


寒门再难出贵子,精英扎堆进名校,这是马太效应的又一次胜利。


为什么80年代是农家子弟的黄金年代?因为高考是1977年才恢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太效应日趋明显。



4
绝望的底层,高喊读书无用 



前几天,有读者转给我一篇“半城”的文章,标题是《底层放弃教育,中产过度焦虑,上层不玩中国高考》。


在此之前,我早已在朋友圈刷到了这篇文章,因为标题实在太刺眼,而刺心的是,它反映的难道不就是现实吗?


作者余秀兰借中科院社会学博士后的一项调查得出结论:越贫穷越认同“读书无用”。


村庄贫困层认同度62.32%、农村中间层37.24%,年收入1万元以下的认同比例最高,于是作者用了这样的小标题来描述底层人民对待教育的态度——绝望的底层人民:干脆放弃高等教育。


作者的结论对吗?


对,虽然情理难容,但却在意料之中,不信我论证给你看:


论据之一:家里越穷,读书的代价越高。


2014年《经济学人》的一项报告指出:包括书本费用在内,高中三年的学费动辄数千美元——这往往超过了贫困农村家庭一年的收入。


论据之二: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


2014年,瑞典隆德大学的薄家珉(Benjamin Lillebrohus)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


2012年复旦大学新招收的农村学生占比为10.36%,同济大学占比18.98%,天津大学28.14%,吉林大学32.27%,西北师范大学59.85%,南昌大学43.68%,喀什大学(原喀什师范学院)56.98%。


就像《南方周末》2011年的一篇报道中提到的那样:“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这一趋势难以被逆转。


论据之三:学校越差,越难找到好工作。


当社会的教育起点越来越高,应届毕业生越来越多时,好工作的门槛也必然越来越高。


毕业生要面对的竞争对手,是人才市场中所有竞争同一岗位的人,所以对于三流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即失业”已不再是笑话。


另一方面,无论寒门学子为上大学背了多少债,付出了多少代价,企业顶多只会表示遗憾,仅此而已。


对于底层人民而言,教育的高成本,低收益,导致了他们对教育的绝望。



5
海淀拼娃是怎么拼的? 



当“读书无用”的声音在底层日益高涨时,社会中上层却在教育的投入上更加疯狂。


今年上半年,一篇名为《北京的无奈:海淀拼娃是怎么拼的》的文章在各路家长的朋友圈疯狂转发。


当主流媒体炮轰课外班是培养应试教育的机器时,作者透露了他孩子在辅导班的课程:


语文由北大的老师上课,孩子读的是《大学》和《春秋》,但很多内容讲的其实是历史,而且是把中国历史发生的事情与外国历史横向对比,带有文化和哲学的启蒙。


英语则是新东方的名师上课,孩子从自然拼读开始,不再是死记硬背,而是在讲英语故事。


数学则是国内985名校的毕业生授课,小学低年级的奥数就足以让文科生缴枪,但孩子学会了就会有乐趣。


作者称儿子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晚上八点课外班下课,赶回家还要写作业,做完作业还要看课外书,一般是儿童读物,一周读完一本,一个月读完一套,内容包括科技、历史、地理等等。


或许你会觉得这样的家长很残酷,居然把孩子逼得那么苦,说好的快乐教育呢?可更残酷的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孩子自己要求的。


一般控制他晚上十点要睡觉,但他经常会比这个睡得晚,孩子才七岁啊!真的很担心,每次都对他说你不想学了课外班就不要上了,但他总是不愿意,他有一个目标,就是能够赢了老爸,要有他会他老爸不会的内容。


文章的最后一句话耐人寻味:成功真的不是一代的积累。


更耐人寻味的是:龟兔赛跑,如果兔子拼命向前跑,会怎么样?


答案依然是马太效应。



6
社会越发达,阶层越固化 



《人生七年》是BBC的一部纪录片,它选择了14个不同阶层的英国孩子,记录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从7岁开始,每七年记录一次,一直到他们的56岁。


这项历时49年的研究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穷人的孩子依然是穷人,富人的孩子依然是富人,阶层在代际间得到了传承。


7岁本该是个天真烂漫的年纪,但不同阶层孩子已表现出了明显的差异。


上流社会:John和Andrew就已经养成了阅读《金融时报》、《观察家》的习惯,他们明确地知道自己会上顶级的私立高中,然后读牛津大学,再然后进入政坛。


中产阶层:男孩会拥有自己的理念,如反对种族歧视,帮助有色人种;女孩则想着长大嫁人生子。


底层社会:有人希望当驯马师赚钱,有人希望能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爸爸,而贫民窟出生的Paul,甚至把“吃饱饭、少罚站、少被打”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愿望。


49年之后,他们已是56岁。


上流社会:John成为了企业家并致力于慈善事业,Andrew成为了律所合伙人,他们的孩子继续接受着精英教育。


中产阶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是中产,也会有个别滑落到了社会的底层。


底层社会:Paul成为了泥瓦工,Symon则成为了司机,他们生了一大堆儿女,儿女中的大部分人继续在底层靠出卖劳动力为生。


在一个百废待兴的社会,弯道超车,一夜暴富都成为可能,但社会一旦进入到发达又稳定的阶段,阶层的分化和固化将变得日趋明显。


哈佛公开课《公平的起点是什么》中指出:“即使是努力本身,很大程度上也依赖于幸运的家庭环境。”


两位罗斯福总统都毕业于哈佛,“布什家族”四代都是耶鲁校友,小布什在竞选的时候甚至开玩笑说:“我继承了我父亲一半的朋友。”


上层社会的人脉、财富、精英意识、教育资源等等,父传子,子传孙。


而社会中下层的孩子,在公立学校接受了所谓的“快乐教育”后,构成了新一代的社会中下层。但不管怎样,发达社会至少能为他们提供可靠的生活保障。


这是社会稳定的另一种形态。



7
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荣获2016年的雨果奖。


雨果奖是世界科幻小说的最高奖项,堪称科幻界的“诺贝尔文学奖”,可《北京折叠》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披着科幻外衣的社会隐喻:


顶层操控规则,中层高节奏工作,而底层的穷人,将连被剥削的价值都不再会有。


当底层人民对着邻里乡亲高喊读书无用时,阿尔法狗已经战胜了李世石,一场“人工智能”的革命正悄无声息地到来。


可以预见,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机器换人”是必然的趋势,当一批又一批“自动XX机”进入各行各业之后,社会对蓝领的需求将大幅降低。到了那一天,那些放弃教育的底层人民,他们的出路又在哪里?


这是政府要考虑的问题。


而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更关心的问题是:这个社会还有打破阶层的可能吗?


有,当然有!


即便是在阶层高度固化的英国社会,在纪录片《人生七年》中,依然出现了一个人,他打破了阶层的天花板成功晋升精英,他就是Nicolas ——一个农夫的儿子,他考上了牛津大学,然后成为了美国名校的教授。


十四分之一,从概率上来算,约为7%。


无独有偶,全球复杂网络研究权威、美国物理学会院士巴拉巴西在《爆发》一书中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人类行为的93%是可以预测的,而剩下的那7%无法预测的人则改变了世界。


书中没有给出7%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但至少他给了我们一个启示:


世界上永远存在这样一类人,他能够超越自己的家庭、血缘、环境,他能够挣脱时代对他的束缚,让世界另眼相看,这一类人被称为英雄。


那么问题来了:社会即将分层,阶层正在固化,而你,能成为英雄吗?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感谢您的阅读!

共同自由是现代社会主义的本质。本公号专注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理论与实践,每日为您推送第一流的中国政论文章。

推荐关注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感谢您的阅读!

共同自由是现代社会主义的本质。本公号专注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理论与实践,每日为您推送第一流的中国政论文章。

推荐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