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是否是军事的禁区?希特勒南极洲秘密基地未解之谜

解密档案未解之谜 2018-09-02 16:22:03

点击标题上方 解密档案未解之谜 订阅本号


南极是否是军事的禁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涉及南极的军事行动确总是披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其中,最广为传播的一个流言就是纳粹在南极存在着庞大的秘密基地未解之谜。甚至有说法该基地是用来研发飞碟等新式武器。尽管严肃的人们都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但是这并不妨碍相关的爱好者提出一个又一个疑点。这篇回忆是一个自称是前SAS特种部队军官的自述。他据称是那次行动的最后一个去世的。当然,既然口述者已经去世了,就没法证实了。



新士瓦本地战役


当欧洲的胜利钟声敲响时,我的部队正在前南斯拉夫的一个山洞里休息。战争结束的消息让我们非常高兴,但在太平洋的战争仍在继续,而巴勒斯坦的局势也日益紧张,因此我们得知还要继续战斗。


很幸运,我没有被派去同日军作战--但是,却被派往巴勒斯坦,那里正有犹太人在大量涌入,他们犹太复国主义恐怖分子的协助下大量偷渡而来的。在巴勒斯坦并不安全,不少同伴都被恐怖分子杀死了,我非常苦闷。有一天,非常幸运,我接到命令,要在1945年10月前往直布罗陀报到。虽然没人告诉为什么要去,但我还是乐意服从命令,因为我以为这样很快就能回到平民生活了。但实际上我太乐观了:我不得不继续在战争中度过圣诞节。


来到直布罗陀,我见到一个少校,得知我将前往马岛。我和另外的同样从各个精锐部队抽调来的士兵组成新的部队。在飞往马岛的过程中我们严格保密。甚至不准猜测为什么选我们和我们将去哪作战。来到荒无人烟的冰封马岛后,我们见到了一个显然是负责行动的军官和一个抵抗组织的挪威人,还有一个冬季作战专家,由他负责训练,当然是为那个保密的任务。


我们接受了一个月的魔鬼式的寒带战争训练,项目从被扔进冰冷的大西洋到在南乔治亚岛建立一个帐篷等等,我们有时候觉得这种训练是一种失去理性的行为。但是,当一个月后我们结束了训练,并了解到真正的任务的时候,才知道那个行动对于我们来说生还的可能性很小,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命令要求我们去调查在Muhlig-Hoffmann山脉周围的“反常”活动。前方基地是将从英国在Maudheim的秘密基地。他们告诉我们,这是英国的“秘密战争”。我们就是英国在南极战区的主力。


后来我们坐在那里都傻了;没人听到过那么多令人恐惧和吃惊的事情。当时公众都不太清楚纳粹在1938到1939年对南极的科考,更不知道英国作为反击在南极大陆建立了一系列秘密基地。其中我们将前往的那个,位于Maudheim的,是这一系列基地中最重要和最隐秘的一个。因为它离纳粹计划在南极兴建的基地有200英里远。我们当时坐在那里晕晕乎乎的听到了更大的秘密,即德国舰艇在南大洋周围的活动。他们告诉我们,数目不详的一些U型潜艇神秘失踪了,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们中的一些是数月前已经投降的,因而得到了充足的燃料补给。


在二战中,英国军队逮捕了三名纳粹的高层赫斯,希姆来和邓尼茨他们向英国供认了一些信息,而英国并没有向美国或苏联传达。这些信息促使英国开展一项行动。我们则是这个行动的先锋。英国的确在强烈怀疑纳粹在南极已经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在欧洲混乱的时候将数目不详的纳粹趁乱运到那里。


我们还知道了更多的秘密。在前一个夏天,当时组织的科学家和突击队曾经发现了一个“古老隧道”。根据命令,那支部队进入了隧道,但只有两人在南极冬季降临前回基地。在冬天里,那两人在无线电里说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极地人,古老隧道和纳粹。”最后在1945年7月,通讯终于中断了。他们最后的尖叫充满了恐惧,像一道诅咒一样另我们不安:“……那些极地人发现了我们!”


在听完这些介绍之后,那个少校给我们作动员演讲,他将带领我们去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将前往Maudheim,找到那个隧道,调查那些极地人和纳粹的秘密,而且我们要确定纳粹的威胁被彻底消除了。”


之后是自由提问的时间,我们都问了很多问题,而且得到了诚实和直接的回答。我们要秘密行动,因为美国或苏联也可能采取类似的行动,而英国却不想让美国或苏联首先发现纳粹的秘密基地,因为这样会让他们得到纳粹的新式技术。另外,英国还试图让南极大陆处于大英帝国的影响之下,渴望能第一个消灭纳粹的最后余孽并以此来反击美苏的宣传:二战的最后一战是英国完成的。


根据预先计划,我们将在距Maudheim基地20公里的地方空降;那里有一些雪地拖拉机。从我们充满恐惧并哆嗦着空降到冰原的那一刻起,新的战斗开始了。我们保持无线电的绝对静默。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现,我们将无处可逃。


我们来到基地,但没有发现任何生命迹象,这里完全是个鬼镇。我们都机警起来。和以前经历的历次战斗一样,我们不能让恐惧妨碍自己的判断力,我们就散开去检查基地的各处,但有人触发了一根绊索,顿时,尖利的警报声划破了寂静,所有人都惊恐万状。不久传出一声大叫,我们立刻相互检查,但发现没人受伤。


所有人都举起枪准备战斗,这时少校命令我们搜索,后来发现这个声音是来自唯一的幸存者,他说在一号碉堡里还有另一个幸存者,以及一个我们在无线电里听说的极地人。为了营救那些幸存者,军官命令我们打开一号碉堡。那个幸存者立刻躲到后面,他的异常反应让我们更加恐惧,没人愿意进入碉堡。很幸运,我没有被挑选进去。这个荣耀归了我们中最年轻的那个士兵。他踌躇着,犹豫不安地打开门,走进碉堡。这时,整个基地都陷入了一片沉静,不久之后,里面传来两声枪响,碉堡的门突然开了,一个极地人冲了出来。我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它很快跑了出去,融入了周围的环境。我们甚至没时间多开几枪。


我们不顾惊吓进入碉堡。我们发现了两具尸体。那个士兵的喉咙被撕破,而更可怕的,那个幸存者的尸体被剥的只剩下骨头。(后来有有人认为,纳粹德国因为东线的冻伤太大,曾开展过提高人类抗冻性的试验,不知道所谓极地人是否是这种试验的产物。)


行动开始后不到几个小时,就有队友死亡,我们感到非常愤怒。所有的队员此时都围在少校的周围,听他质问那位幸存者。第一个问题是另一个幸存者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那个碉堡又如何成为极地人的陷阱。但是,那个幸存者却说要从头说起,从他们发现那个隧道说起。


他们发现的那个隧道在位于一个独特的干旱山谷,因此他们相对容易地发现那个隧道。当时在Maudheim基地的30名官兵都接到命令去调查那个隧道,去查明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他们在隧道里走了数英里,最后发现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不寻常地温暖;一些科学家相信这是地热的能量。在巨洞内部有一些地下湖;似乎整个洞穴是某种人工方式照明的。这它非常巨大,被分割成数个部分。


纳粹在这个巨大洞穴中建立了庞大的基地,甚至还修建了至少一个建造U型潜艇的船坞。而且,在更深入的侦察中,他们还看到了更多的奇怪东西,幸存者报告中提到了“停机棚中有奇怪的飞机和挖掘机。”但是,他们也被发现了,大多数队员被抓住并立刻处死。只有这两人侥幸逃出隧道,但“还是太迟了,极地人跟了过来。”幸存者说。


敌人的追兵一路追来,他们别无选择只有回到基地向上级通报自己的发现。他们试图返回基地,但冬季已经到来,他们不可能得到援助,此时两人都相信自己的唯一任务就是活着把纳粹的秘密基地报告上级。因此这两人分开了,每人携带一个无线电躲在一个碉堡里。其中一个幸存者把极地人引到自己的碉堡中,希望能让敌人以为他是唯一的幸存者。计划成功了,但代价是他的生命和无线电。但不幸的是,这位烈士的无线电是唯一可用的无线电,它在打斗中被破坏了。另一个幸存者只能干坐着,无助地等待救援。


关于极地人,没有得到太好的解释,只能认为是纳粹科技的又一产品;而关于纳粹地下基地的能量来源,可能是利用了火山能量,以地热来驱动蒸气发电,但纳粹还掌握了未知的能量用于发电,因为那个幸存者说“……根据我的目击,他们产生的电量,就我看来,比蒸气正常发电产生的要多。”


和我们一起行动的那个科学家认为幸存者缺乏教育,还暗示他的说法“可能不是真的。”尽管科学家不太相信幸存者的说法,但少校却信。他想知道敌人的更多细节,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个极地人下面要去哪里。而幸存者的话却让我们……唉……恐惧是个很苍白的形容词,来形容我们当时的心情。“他会等待,监视并想知道(吃掉)我们时的口味有什么不同。”


听到这里,少校立刻下达备战令。我们立刻对周边严加防范。第二天早上,我们受命去“调查那个隧道”,在接下来的48小时里我们向那个据称有“古老隧道”的干谷前进。等到了那里,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南极大陆都应该是冰原才对,可这里却让我想起来北非的撒哈拉沙漠。在洞口附近我们开始修建前进基地,而少校和科学家则前去侦察。


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回到了已经建好的营地,并记录下来他们的发现和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根据科学家的说法,那根本不是个古代的遗迹,而少校补充到隧道的墙面都是由巨大的光滑花岗岩建造的。他们通知我们在夜里睡觉的时候多留一个心眼。


在南极的夏季睡觉是很困难的事,因为这时阳光24小时都普照大地;但在那天晚上,想睡觉则是更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的思绪都在不停地涌动,也许在某时某地,我们还会碰上极地人。我们在此之前被告知在隧道里会遇到的各种情况“……如果要见希特勒,那也要认命。”


那天晚上我们的恐惧成了现实,极地人果然回来了。但是,它没有再给我们造成任何伤亡,我们轻易将它击毙。科学家对它进行了解剖,证明也一种是“人类”,只是为了御寒,毛发系统格外发达。我们把它的尸体放入一个停尸袋,作冷藏处理,以便以后能作深入的解剖。


第二天早晨我们决定留下两个人在隧道的出口处接应,包括看守尸体,拖拉机,装备,以及更重要的,无线电。少校是探险队的领队,而且,他需要挪威人和科学家的帮助,还有幸存者,也是行动的关键。我们其他人都要和他们一起去。最后,我和其他四个欢天喜地的人一起参加了这个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探险活动。


而其他两人则非常失望,然而他们也是本次行动的关键所在。和其他进洞探索的9人一样,他们的任务也同样重要。当我们9人在进洞前检查了携带的弹药和爆炸物是否足以发动一场小型战争。我们希望能把这个基地彻底摧毁。对于我们而言:不是去洗劫,而是去摧毁。我们在黑暗中行进,大约4个小时后见到了一丝亮光,然而我们又走了1个小时;此时我们每人的脑子里都在盘算着会发现什么东西.最后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个人工照明的巨大洞穴。我们被幸存者带领到当时执行枪决的地方。


当我们环视这个洞穴群,似乎被淹没在如蚂蚁的人群中。而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巨大的建筑。根据我们看到的规模,纳粹来到南极已经很长时间了。此时科学家尽他所能记录所有东西,绘制图表,收集岩石样本,拍照。而少校却考虑如何能不被纳粹发现并摧毁这里。


经过两天的细致侦察,科学家和少校确定了爆炸物的安放点,包括山洞顶部各处,发电站和汽油库,如果可能的话,还包括弹药库。在那天,我们拍了更多照片并在洞顶布雷;抓了一个俘虏,还发现了纳粹的一些新科技,比如“极地人”。当我们布雷之后开始向隧道撤退。撤退途中我们被发现了,纳粹的部队和极地人就蜂拥而至。进入隧道前,我们曾在入口埋设了一些地雷来迟滞敌军。但敌军仍然穷追不舍。


地雷确实在隧道爆炸,但一些纳粹士兵和极地人仍在追击。我们边打边撤,最终只有3人从逃出来:挪威人,科学家和我。其他的人都在阻击战中牺牲了。逃上来之后,我们把所有的地雷埋在了洞口。当这次爆炸之后,再也没有洞口存在的证据了。我们放弃了临时营地并回到Maudheim基地。之后我们飞回马岛所属的南乔治亚岛。我们被告知严禁泄漏看到的,听到的和接触到的任何东西。


在军方报告里,这个隧道被描述为自然的产物--“冰蚀形成”,而极地人也不过是“蓬头垢面的发疯的士兵,”没有任何德国人在报告里被提到,该报告也不向公众公开,以免美国苏联探听到风声。就这样我在二战的最后一个圣诞节是在南极洲度过的,自1940年以来我每个圣诞节都是在同纳粹的战斗中度过。但这次糟糕的是这次行动没有任何记录,幸存者也没有得到任何补助。而且,我还被迫退役。那个科学家更是和他的报告一起蒸发了。


这个行动从来没有出现在历史书里,而后继行动,1950年2月,英国,瑞典,挪威的联合科考行动,一直持续到1952年1月,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去寻找纳粹在1938到39年在新士瓦本地中的发现。


那次行动的5年后,英国重返新士瓦本地和Maudheim,这次他们是来调查那次战斗后的情况。在这次行动中,英国皇家空军数次飞过新士瓦本地,他们的公开说法是寻找建立科考站的基地,但实际上我们不得不怀疑……(SAS军官的叙述到此结束)


德国对南极的探索


虽然南极最早不是德国人发现的,但故事的开端还是得从德国人对南极的探索说起。


Wilhelm Filchner


费通起(Wilhelm Filchner)博士,南极和西藏探险家。


1873年,汉堡领航公司委托Eduard Dallman爵士探索一条通向南极的航线。这次考察活动不仅仅是德国对南极考察的开端,还是在南极出现的第一艘蒸气船。此后,德国对南极的探索一度沉寂,然而从20世纪初开始,他对南极的热情就与日俱增。从1900年到1908年,高斯号对南极进行了长期考察,在1911年,费通起的“德国”号也开展了考察。甚至在一战后的魏玛共和国时期,德国还派出了一艘极地船“流星”号,在Albert Merz教授的主持下开展了一系列的南极考察活动。


以上这些考察,并没有超出正常的科学考察范围。在历史上也没有引起猜疑和争议,然而接下来的这次就大为不同。在1938年,当时的纳粹德国政府组织了一次科考,从外人看来其目的并不透明。这次科考的发起方是德国极地研究学会,考察队队长是Alfred Ritscher,他此前还参与过德国在北极的探险。

(德国1938年南极探险标志)


科考队队长Alfred Ritscher)


探险队的船是“士瓦本”号,它耗资100万帝国马克,即整个预算的三分之一,在汉堡港接受改造,以便能弹射10吨重的道尼尔Wals型飞机。该型飞机在船上弹射起飞后在海上降落回收。


科考船士瓦本号


探险队的成员还聘请美国传奇探险家理查德 拜德为考察团成员上课。此人是世界上第一个飞越南北极的探险家,后来官拜美国海军上将,关于他的情况我们以后还要提到。


士瓦本号在1938年12月17日离开汉堡港,最后在1939年1月20日在4°30¢ W和 69°14¢S的地方抛锚。他们在阿斯特丽德公主海岸和玛撒王子海岸的科考持续了3个星期。其中两架飞机“帕萨特”号和“博里斯”号执行了15次飞行任务,探索了600,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并拍下了11000张照片。


根据照片,他们发现挪威人提供的1931年版的地图并不准确,甚至有可能是故意捏造的。因为里面故意隐蔽了大量地区的细节。尤其是内陆的大片干旱地区,德国人于1939年1月20日发现了这些地区。这次科考覆盖了南极大陆的5分之一,并首次发现了没有冰冻的土地,以及湖泊,有植物覆盖的土地。这些土地被称为“新士瓦本地”,Wal型飞机抛洒了大量的纳粹小旗,用来宣示该土地被纳粹占领。


纳粹宣称的新士瓦本地


在1939年2月他们离开了新士瓦本地并于两个月后回到汉堡,当然他们得到了新的地图和大量照片。其中还爆发了一次外交争端,在在1939年1月14日,挪威正式宣传对毛德皇后地有领土要求,6天后德国人就发现了隐藏的广大无冰地区。这使得纳粹对挪威的领土要求不仅蔑视甚至愤怒。这次外交危机据说也是1940年纳粹入侵挪威的导火索之一。


纳粹考察队回到汉堡的时候已经是战争爆发前的4个月。这次科考的时间相当敏感,并且德国的各个部门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这让后人浮想联翩,南极科考是否也是纳粹建立千年帝国幻想的一个组成部分。德国在南极存在秘密基地的说法,也随着那次考察而开始流传。


在二战中,不管欧洲战争形势如何变化,后人总是能发现,纳粹的阴影在南极一直若隐若现。1939年德国船Schleswig-Holstein曾考察了南极附近的岛屿Kerguelen岛, 圣保罗岛, 阿姆斯特丹岛, Crozet岛, 爱德华王子群岛和 Gough 岛。最后还访问了开普敦。根据英国皇家海军的记录,纳粹在整个二战时期的确存在着一支南极分舰队,仅英国海军击沉的战果来说,就包括至少4艘船只:


1.大西洋号


1939-1941年,大西洋号在船长Bernhard Rogge在南大西洋进行了长期考察。还从1940年12月到1941年1月考察了Kerguelen 岛。1941年11月22日,该船被英国潜艇Devonshire号在阿松森岛附近击沉。


2.Erlangen号


船长Alfred Grams,1939年到1940年在南极海域出现。


3.彗星号


船长Robert Eyssen,和Erlangen号同时期出现的船只。1942年在法国瑟堡附近被击沉。


4.菠萝号


在1941年,菠萝号曾经扣押了一艘挪威捕鲸船,俘虏被遣送到法国。这搜船则被送到Kerguelen岛,有时在Marion岛。后来菠萝号在1941年5月8日被英国海军的康沃尔号击沉,它一共俘获了136,550吨盟军货船。


Kerguelen岛,在纳粹的计划上曾是重要的一环,它在1995年时被称为“地球上最无用的岛。”然而在1942年,纳粹却想在当地建立一个气象站,在当年5月,麦克尔号货轮曾经运送了全套气象设备和两部无线电来到此地。但后来纳粹又取消了这个命令。其实Kerguelen岛在19世纪就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在1840年5月,英国船长詹姆斯克拉克 罗斯爵士曾经来到过这个没有生命迹象的小岛。但他却在雪地上发现了:“痕迹……似乎士小型马或者驴子的单趾的印记,3英寸长2英寸宽,在一层更深一些,形状看起来像马蹄。”15年后在英国的德文郡(Devon)的一天夜里也出现了这种印记,而且至今没有合理的解释。


在1942年,德国船Stier号(船长为Gerlach)曾经访问过 Gough岛,把那里当成了一个临时监狱。


如果说以上这些德国水面舰艇在南极的活动虽然频繁但还为人所知的话,那么U艇的活动就更加神秘而频繁,从1942年到1944年有16艘U艇在南大洋沉没就很能说明问题。为什么纳粹海军要在距离战区很远的地方保持其力量存在呢?


一些U艇运送的货物就很令人怀疑,在1944年4月4日,U-859潜艇在马六甲海峡被英国击沉,它带有67名船员和33吨玻璃瓶装的水银。水银可以作为某些航天器的燃料。为什么这些U艇要带着他们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呢?


在1970年,奥地利作家Zundel写了一本书“UFO:纳粹的秘密武器?”在里面他声称飞碟是纳粹在二战中开发的侦察飞行器,在战后藏到了极地基地。这本书在当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并引起激烈的争论。


证人成为盟军战俘的重要人物


众所周知,纳粹党本身就带有某种神秘主义色彩。早在二十世纪初,奥地利神学盛行,一小撮狂热主义者极力鼓吹即将到来的“黄金时代”,他们著书立说,不亦乐乎。其中一本名为《莅临一族》,描述一支生活地下的种族利用超级技术侵略地表的故事,这是个不错的科幻小说,但偏偏被一个叫阿道夫.希特勒的神经的奥地利人读到并狂热的崇拜,他深信这个世界必将被重铸。1918年,这伙人在维也纳秘密组织了极北之地会,后来又派生出几个臭名昭著的组织——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党、沃瑞尔协会(Vril Society)。沃瑞尔协会雄心勃勃,试图找到一种强大的替代能源,用以制造时间机器来和远古的神灵交流。毫无疑问,这些尝试纯属徒劳,但却产生了一项副产品——悬浮动力系统,1924年,梅塞施密特公司对该技术进行了测试,测试结果属于机密。


这里多废话两句谈谈“极北之地”(Thule)。它本是古希腊神话中对于遥远北方极地的称呼。“极北之地”的信徒们深信,在那里存在着一个国家,那就是雅利安民族的发源之地。在那里,依然生活着最纯净的雅利安人,他们具有超自然的力量,但却为了躲避某种灾祸而隐藏起来,因此长期以来不为人们所知。据说,这些人隐藏在某个神秘的地下区域中,只有一个秘密洞口连接到地面……


德国在西藏的“探险”




以"极北之地"为主题的宣传画


包括希特勒本人在内的很多纳粹高官早年都深受“极北之地”组织言论的蛊惑,他们似乎对“山洞”特别着迷,比如西藏沙姆巴拉洞穴。还比如,传说中的南极地下湖改造的U艇基地,等等。因此,如果纳粹在南极真的存在某些秘密活动的话,他们的高层都应当了解其内幕。实际上,至少有4个落入盟军手中的纳粹高官有资格了解。


鲁道夫 赫斯,纳粹党副党首


赫斯在1941年5月10在苏格兰着陆并要求会见哈密尔顿公爵。他的和平建议很快被驳回,并由此开始了为期46年的囚禁生涯。赫斯被囚禁,仍然是二战中最被广泛议论的奇怪事件之一。有些说法是,他的和平计划会严重损害王室的利益。还有一种说法是他的和平建议会让英国失去大量领土,资源,财政收入等等。由于赫斯一直保持沉默,外人不知道他到底带了什么要求来到英国。但根据Christof Friedrich的说法,他认为“赫斯带来了至关重要的南极文件。虽然不知道这些文件是他的记忆还是纸面文件。但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赫斯,纳粹副元首,应该了解纳粹在南极的秘密。”


鲁道夫 赫斯同样是极北之地计划的积极分子,他对南极的兴趣是多重的。赫斯以前是一个优秀飞行员,他在1938年纳粹南极探险前曾会见过拜德,在那次会谈中赫斯很想知道关于新士瓦本地的一切。拜德是世界上第一个飞越南极和北极的传奇人物。他向纳粹说了大量他所知道的东西和他探险的细节。


拜德的授课和后来纳粹成功的考察,使得他们认为在新士瓦本地建立南极基地是可行的。按照他的副党首的位置和在极北之地计划中的地位,应该了解南极行动的真相。正如当时他刚被捕后一位加拿大记者Pierre van Paasen所说:“没有赫斯不了解的纳粹秘密和军事内幕。”


在纽伦堡法庭上,英国政府声称他“精神错乱”了,因此逃脱了死刑的判决。这是不是英国情报部门的某种交易呢?但赫斯却于1987年在93岁高龄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自杀”了。这注意“自杀”,我们以后还要提到这个词。另一个关键人物是海因里希 希姆莱,党卫军首领。被盟军称为欧洲最卑鄙的男人。



他是最热衷于各种迷信传说的纳粹高层。包括寻找虚无缥缈的“极北之地”。这位党卫队的最高领袖痴迷于古代神话、占星术以及“黑魔法”等一切在他看来具有神秘力量的事物。为此,希姆莱按照神话中的描述,重建了一座三角形(三角形在北欧神话中代表着“生命”)的城堡——维威尔斯堡作为党卫队的“圣堂”,并在里面大搞魔法活动。党卫军在二战中曾经组织过多次探险活动,包括西藏,尼泊尔,希腊、北极以及南极等地。这些活动的详情到现在只剩下了各种谣传。如果纳粹在南极果然有秘密,希姆莱应当是知情者之一。但他向英国情报部门交代的东西,到现在仍没有解密。然而,在1945年5月23日被英军逮捕后,他在监狱中服毒自杀逃脱审判。


SS用的北欧鲁尼文


赫尔曼 戈林,纳粹空军司令


在战后被美军逮捕。他主持了纳粹在1938-1939年的南极考察活动。为了纪念那次探险,他发行了相关纪念币,向全世界宣布,这是“德国的胜利。”


戈林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纳粹党的二号人物,他出生于一个富裕的殖民地军官之家。在一战中戈林成为空中王牌,功成身退。在1923年他加入纳粹党并参加了啤酒馆暴动。之后--在腹股沟受伤中,他沉迷于吗啡--这个嗜好改变了他的命运。


戈林后来娶了一个家里有钱有势的小姐,这使得他进一步巩固了在德国上流中的地位。他通过自己的影响来帮助纳粹党,这比搞多少次街头散步要有用的多。因此他在纳粹党内的地位也不可替代,在1932年,他成为德国国会议长,而他在风光的背后,由于自大,贪婪和野心,也得罪了不少人。他成为德国最富有的人之一,而所得的财产都来自纳粹党的受害者。在1936年,他的声望达到顶峰。但是,他对吗啡的依赖开始严重削弱他的判断力和在上流社会中的地位。


在纳粹军队早期的一系列胜利中,戈林得到了希特勒的青睐,但希特勒本人的性格也是反复无常的,在戈林的空军在不列颠空战中惨败后,他就被逐出了希特勒的宠臣行列。唯一能聊以自慰的,就是他拥有的巨产。


在1943年,戈林已经被逐出了纳粹高级领导层,他严重沉迷于吗啡,以此来得到虚幻的快乐。他对于纳粹的南极计划的了解可能到此为止。但这不妨碍他向美国人供认出南极基地的情报。美国人即便得知一个模棱两可回答,也会给予高度关注的。考虑到在纽伦堡审判后的第一个夏季,美国就组织了探索南极的“跳高行动。”就不能不怀疑戈林那没有公开的证词是否包含某些惊人的秘密。


戈林后来被转移到英国人看守的监狱,在那里他服毒“自杀”。南极基地的爱好者发现,以上谈到的3位高官都是在英国人看守的监狱中自杀。因此有人曾怀疑英国情报部门要么和那三人有某种交易,即通过提供南极情报来换取逃脱审判。至于赫斯,则有可能是一种灭口的手段。


我坚信我是为一个正义的理由而战,而且我拒绝在纳粹崩溃后不久放弃自己的使命,他们答应我会有一条潜艇带我去一个安全的避难所。


纳粹海军少校维德孔吉斯林其实是纳粹在挪威扶植的傀儡首相


根据著名的战史专家利特尔 哈特的记载:“在1945年初的几个月里,U艇的规模还在持续扩大……在3月,U艇规模达到它的颠峰共463艘。”仅仅在帝国舰队的U艇数量达到高峰的3个月后,第一艘没有编号的U艇就出现了。但很不幸,历史学家都不愿解释这个谜团,包括利特尔哈特,他也没有给出太多的回答:“(就已知编号的362艘U艇里)在德国5月投降后,有159艘潜艇投降,但203艘被艇员凿沉,这是由于U艇艇员那顽固的骄傲和不可撼动的士气。”但是,在德国陆上力量已经岌岌可危,战略资源严重匮乏的背景下,为什么还要拼命建造U型潜艇呢?


希特勒死后,纳粹组织了相当规模的撤退行动,他们目的不仅仅是当德国灭亡关口的四散奔逃,至少,在当时他们还幻想给未来可能的第四帝国留下一些种子。很多纳粹留下等死,但在挪威的一些U艇却开向深海;因此,在二战结束后,在南极和南美大陆南端,传出了一系列和德国U型潜艇有关的事件。


1945年7月18日,世界各大报纸都纷纷把目光投向南极。纽约时报的大标题为“南极天堂报告”,声称“希特勒已经到了南极。”这些标题在当时震动了世界,实际上,当时在南美发生的一些事情,不光引起美英军队的注意,还有全世界媒体的目光。


在1945年6月10日,一艘没有编号的U艇向阿根廷海军投降;外人不知其中的更多细节。


1945年7月10日,德国的U-530型潜艇在马德尔普拉塔港(Mar del Plata)向阿根廷投降。在1944年5月22日它曾和日 本潜艇I-52会面,此后开向特立尼达海域,那次行动持续了133天。它只投降了8天就自毁了。


但是,U艇的秘密并没有随着U-530一起终止,U-977,在纳粹投降时离开挪威的克里斯蒂安桑,穿过英吉利海峡,开向南大西洋。经过66天的航行,他们于8月17日也来到阿根廷,最后1945年11月13日在波士顿向美国投降。这段时间他们的活动仍是个谜。之后在同一个月里,U-465在巴塔戈尼亚(阿根廷一地区)自沉。


有多达至少40艘的U艇失踪,让英国感到坐立不安,英国情报部门在战后首先开始调查纳粹的南极基地,并从U-977和U-530潜艇艇长的供词里发现了怀疑之处。


威尔汉姆.伯恩哈德船长,U-530指挥官,供认根据瓦尔基里-2行动,他的U艇在1945年4月13日启程前往南极。根据他的说法,大约有16名艇员在南极大陆登岸,并卸下一批箱子,里面显然装着第三帝国的文件和遗物。海因茨斯切菲尔,U-977的船长,也承认他的船里携带有第三帝国的精神遗物。后来有些流言说U艇带走了希特勒夫妇的遗骨,还有的说法是圣杯和命运之矛。


还有一些故事能证实这些鲜为人知的事情。根据2003年1月16日,俄国真理报的报道,在1983年,前苏联特别情报机构的人找到了一封斯切菲尔写给伯恩哈德的信,里面斯切菲尔恳求伯恩哈德不要向外界公布细节,换句话说,要向世界隐瞒真相:


“亲爱的威尔(指伯恩哈德),听说你打算出版一部揭密U-530真相的书,这么做是否有些不妥呢?参加那次行动的三艘潜艇(U-977,U-530和U-465)目前都已经沉没大西洋海底多年,干嘛还要去打扰它们呢?我的老朋友,请三思而行!


“请想一想,如果你的回忆录出版之后,人们又将如何看待我当年出的那本书呢(二战之后,斯切菲尔曾写过一本名为《U-977》的回忆录)?我们都曾经发誓要保守秘密,我们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只是遵守命令,并为我们所热爱的德国战斗而已。请想想,如果编一套美丽的谎言来描述当年发生的一切不是更好么?


从信中可以看出,即使在过去40年之后,斯切菲尔依然坚持认为伯恩哈德不应该透露“真相” 。


在1946年9月25日,法国新闻社发表了一篇名为“关于纳粹潜艇在火地岛活动的流言在继续。”的报道,称“事实证明德国潜艇继续在南美大陆南端和南极大陆之间的海域活动。”


后来有一份法国报纸“France Soir”描述了一次和U艇遭遇的事件“在欧洲停战的近1年之后,一艘冰岛捕鲸船“朱莉亚娜”号在马岛附近的南极海域碰到了一艘正在上浮的U艇,那艘潜艇上浮并升起纳粹国旗(这是潜艇表明身份的方法)。那艘潜艇艇长乘坐橡皮艇来到朱莉亚娜号,向船长Hekla要求购买鲜肉。当然冰岛人不敢不答应。


德国人说的英语倒是标准,而且支付的是美元,他甚至还给了船长10美元的小费。而肉则被送到潜艇里,在离开的时候,U艇艇长给他们通报了在某处有一批鲸鱼的消息。他们后来到了那里,果然发现了一群鲸鱼。

更有甚者,在战后初期,在南美海域甚至发生了同U艇交火的事件。1945年5月2日,(拉美记者)El Mercurio 和 Der Weg报道在二战的最后一次英国海军和德国海军的海战中,英国皇家海军被击败。该报道被西方新闻社全面压制,以免让德国的抵抗组织受到鼓舞。据说有一艘驱逐舰被击沉,而它的船长则心有余悸的说:“上帝保佑,让我以后再也不和这样的敌人交手。”当然英国政府从未承认过这个故事,还有其他类似的谣传在前海军官兵内部流传,当然只有很小一部分谣传能得到证实。


如果说纳粹的U型潜艇在二战结束后仍然存在了一段时间,那他们的目的地又是何处?

此文太长实在放不下,今天做的第二条内容《南极洲秘密基关键人物以及不可知的相关报道(二)》就是下半部分,大家记得往下看喔~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在底部点大拇指来个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