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有女初修仙 林洛然 563章完结

小说经典阅读 2018-11-23 07:13:35

书名:林家有女初修仙   作者:宝妆成 林洛然  563章完结


作品简介:

传家宝里的小空间,浅浅水泉,方寸药田。

学历,青春,家境通通没有的大龄三无女林洛然,在惨被劈腿后人生来了个大逆转。

只想种点人参娃灵芝妹改善家境的林洛然,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会成为地球最后一个女修。

地球修真一脉断绝千年,林洛然上穷碧落下黄泉,不过是为求得都市中一缕仙缘。

林家有女初修仙,至于爱情……帅哥,你懂修真咩?



第一卷:大龄女的都市仙缘

第一章 垫脚石

“小洛,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为他伤心……”宝嘉一改平时的强势,难得降软了声音。

宝嘉声音低软,可是眉头却高挑着。嘴里说着劝慰林洛然的话,叫她不要在意那个负心汉,其实宝嘉心里恨不得提刀将那贱男剁成肉肉沫喂狗!

宝嘉看向坐在沙发上,望着电视怔怔发呆的好友——今年27岁的林洛然,少女时代饱满水润的双颊早就没有了昔日的光泽,一头黑发倒是还是往昔般垂到腰迹,却在没有特殊护养的情况下,发梢枯黄开叉。

再加上空洞茫然的眼神,全身加起来不到三百块的衣服,这哪里还是那个高中时秀美清秀的灵气少女,分明就是个年近三十的市井女人……

宝嘉突然觉得心里有种东西一阵阵地涌动,酸得她要落下泪来。她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我找那畜生去!”她说着,拽起放在沙发上的拎包,鞋跟十厘米的高跟鞋在老旧的瓷砖上一个回旋,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一双手拉住了她。

青筋凸起,瘦骨嶙峋,这样的苍白纤细,宝嘉只是瞥了一眼,就知道是手的主人——除了瘦弱的林洛然,这房子里又还剩谁了?

宝嘉都不忍心使力,这样细的手臂,好像能被轻易折断一样。她突然就哭起来:“你这样折磨自己有什么用?狗男女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喷涌而出的泪水,模糊了宝嘉的视线,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弄花了她精致的妆容。

可是此时她都顾不得了,她是真的在心疼洛然。

一脸呆气的林洛然,仿佛被好友的哭声吓到了,脸上有了些情绪,眼珠子缓缓动一动,又回来了些属于人的气息。

“宝嘉……”她试着开口,但是因为长时间没说话,声音干涩嘶哑。

宝嘉脸上还挂着泪,掩饰不住惊喜,林洛然已经三天没有说过一句话了!现在居然开口了,宝嘉觉得自己的手颤巍巍的,想要去抚林洛然的脸,又怕惊扰了她,怕这只是自己的梦境。

林洛然转动墨黑的瞳仁,眼睛很涩,那是因为自己三天没有合眼了。三天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一直知道自己很能挨,但是没想到有这么能挨,这或许就是穷人贱命?

林洛然发现自己又有心情自嘲起来,她抬眼就看见了宝嘉眼中的担心。

宝嘉一脸紧张地看着她,林洛然勉强扯出一个笑意,却是弥漫着苦意:“宝嘉,我饿。”她纤细的手臂抓住宝嘉,不知道是哪里生出的力气。

宝嘉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或许只是洛然的计策,要是一离开她,她一时想不开怎么办?

“我给你叫外卖,你喜欢的永和豆浆!”宝嘉脑子转得快,一下就想到了折中的办法,从拎包里翻出深蓝色闪着光泽的手机,真打了永和豆浆的外卖电话,点了一杯豆浆,青菜粥,还有林洛然最喜欢吃的海带。

林洛然并不反对,除了依旧紧紧抓住好友的手,她表现的很安静,却褪去了这三天来面上那股掩不住的暮霭之气。

过了二十分钟,门铃响起,外卖送来了。

冒着热气的豆浆,林洛然吃的慢条斯理,小心翼翼不浪费一点食物,等到全部吃完,林洛然紧缩的胃舒展开,手脚冰冷又有了力气,她抬头望着宝嘉:“别担心,我还有爸妈要养,不会想不开的。”

宝嘉听见她这样说,终于松了一口大气。

两个人仿佛又回到大学时期的相处模式,晚上宝嘉就在林洛然的出租房里睡下。

等听见轻微的呼吸声,确认宝嘉睡熟了,原本早该睡熟了的林洛然,却睁开了眼睛。

静谧的月光透过防盗窗户洒下来,这是一间只有几十平米的旧楼,楼龄起码有了三十年,属于市二环以内的高危旧楼,拆迁迟迟不来,连老住户都不愿意住,基本都租给了外来务工人员。

林洛然就是打工妹的一员。因为房租便宜,她在这里一住就住了三四年。她为了那个男人……住在这样的楼里,安之若素。两人都是农村人,读到大三那年,李安平家里出了事情,他妈跪在林洛然面前求她成全她儿子。

李安平红着眼睛,目光灼灼看着她,她爸妈也说,两人订了婚,谁能读出来都是一样的。林洛然老实巴交的父母,就这样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李安平。林洛然大三退了学,找个几份工,不但要给家里寄钱,还把李安平供到了研究生毕业。

就连李安平能进这家公司,也是林洛然的好朋友宝嘉帮忙。

现在想来,自己确实是个傻子吧?

洛然看着床头柜前的照片,李安平双眉入鬓,穿着合身的运动外套,阳光有活力,一点也看不出是当年那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娃。

这就是网上常说的凤凰男吧?

飞出山窝里的凤凰,自然要有富家女来配,而自己,不过是李安平走向富贵的垫脚石……

林洛然大睁着眼睛,硕大的眼泪无声地流。

她握紧了拳头——还有家中父母,还有宝嘉,自己不是什么都没有的!

******

福满楼,R市最大的珠宝连锁品牌。

宝嘉是里面的珠宝设计师,而李安平研究生毕业,宝嘉介绍他进了福满楼做了行政助理。

李安平也工作有半年,上个月宝嘉开玩笑的说,李安平的上司换成了个美女,叫自己要小心。当时林洛然也只是听听就算了。

他们有七八年的感情,中途不是没有人追李安平,林洛然并没有觉得一个“美女”有多大的威胁性——她不知道的是,这个美女不单是李安平上司,还是福满楼老板的独女!

多么狗血的剧情,不是么?

林洛然站在福满楼行政大楼前,满脸都是自嘲。

下班的时间到了,玻璃大门被推开,宝嘉踩着高跟鞋出了旋转门,林洛然往阴影里挪动了一下,成功避开宝嘉的视线。

又过了半小时,福满楼的员工都走得差不多了,林洛然终于看见旋转门里出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剪裁合体的西装,精神的头发,李安平整个人显得神采翼翼。

紧跟在他身后,出来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丽人,五官说不上多好看,光彩照人还要归功于昂贵的国际大牌的包裹,和一层层脂粉的覆盖。

这就是李安平的新女友了吧?

林洛然咬唇,这样身世样貌都占优势的女人,确实能叫人凭空矮一节,但是她是必须来这一趟的,所以不能退缩。

落魄的林洛然站在福满楼光可鉴人的大门前,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让人一眼就能发现她。

但是首先发现林洛然的却不是李安平,是睫毛卷翘的福满楼大小姐,她对着李安平呶呶嘴:“喏,你旧情人来了。”

李安平转头看了一眼,果然是寒酸的林洛然。

李安平眉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迅速地转过头来,满眼都是柔情:“艾丽,我都说了,那是家里给定的亲,我和她早没关系了……”

艾丽从李安平手里接过包,打断他的解释,似笑非笑:“早没关系了?那就说明以前是有关系的……好了,给你五分钟去解决吧。”

林洛然这样的对手,艾丽根本不会当成一回事,从李安平手里接过包,她甚至没有再看一眼,径自去了新买的奥迪TT里面。说不上好贵的车子,艾丽就是喜欢它,就像男人一样,不一定要出身贵,只要贴了她的名头,不就贵了?

李安平阴着脸,几步走到林洛然面前,一脸嫌弃。

“我以为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洛然,我们不合适,性格不合……”李安平很不耐烦,希望在五分钟内能把事情妥善解决。

林洛然蓦然抬头:“李安平,你想的太多了。”

林洛然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李安平眼里的厌恶,她再不愿意相信,也知道李安平另择高枝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就算再难过,也不能在这个贱男面前表现出来!

“既然分了,把我家的东西还给我吧。”林洛然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淡然,指着李安平手上一个镯子说道。

那是林家的传家宝,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的,是个样式大方的银镯子,不管男女戴着都算合适,上面银丝缠绕,一颗直径两厘米大小的珠子镂空安放在银丝球里,滴溜溜转。

这还是他俩定亲的时候,林洛然她妈亲手套在李安平手上的。

听见林洛然是来要手镯的,没有臆想中她哭闹着求和好,李安平气的脸色铁青:“林洛然,你是不是太小气了,不就是个破镯子,还来要!”

面前这个张牙舞爪的男人,就是自己以前喜欢的人?林洛然觉得很陌生,又很心疼,但那确实是林家传了世代的东西,自然要要回来。

她露出一抹嘲笑:“一个破镯子而已,李安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口是心非了?”

李安平脸色数变,自然不好对林洛然言明,最近艾丽要过生日,他思来想去,林洛然家里给的这个镯子也算个古物,只有这个值钱一点。拿去古玩店,那店主给了三万,说是自己喜欢那风格,李安平有着小市民特有的狡诈,看那店主开口就是三万,他自然要捂住宝贝熬一熬价钱,这才没有当时出手……现在林洛然居然好意思来要镯子,给了她,艾丽的生日礼物又去哪里找?

李安平还在想,一声刺耳的车鸣把他拉回现实。

艾丽大红色的奥迪TT车窗摇了下来,被墨镜遮挡住大半脸面,嘴角上扬:“怎么,同你旧情人叙旧还没有完?”

李安平连忙说道:“都说了没关系,我这就走。”竟然不管还在原地的林洛然,径自上了车。

艾丽升起车窗,就要一踩油门绝尘而去,陡然感觉似乎有一片阴影投下——林洛然抓住了她的后视镜,手上青筋崩起,一字一句说:“我只要镯子。”

艾丽看向李安平,她是知道李安平手上常年带着个充满古韵的银镯子,竟然没想到那是林洛然的东西!

李安平能攀附上艾丽,自然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这镯子今天留下了,也会和艾丽吵架,因小失大的事情他是不肯做的……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二章  镯子?珠子!

李安平若无其事从手上褪下银镯,淡淡解释道:“原本想亲自还给她父母的。”

艾丽得了解释就行,也不论李安平的借口牵强不牵强,接过了银镯略看了一眼,出乎意料的,竟是越看越美,没想到乡下丫头家里,到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艾丽眼光一转,将镯子举起:“没想到倒是挺美的……”她故意顿了顿,看了看李安平,又看了林洛然的脸色,两人都是神色大变——李安平是心虚,林洛然是怕她不还镯子。

艾丽将二人神色收在眼底,这才撇嘴:“再漂亮,也是个便宜货!”

林洛然的脸色瞬间变得更苍白了,艾丽轻启红唇,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多恶毒,只觉得这乡下丫头的表情非常有趣,她将镯子轻轻一抛,分明是林洛然接不到的角度——

银镯子在地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响声,林洛然眼睛里一片红,不知不觉放开了抓住反光镜的手。

艾丽摇起车窗,奥迪TT一个漂亮的甩尾,绝尘而去。

林洛然的指甲都掐进了肉里,殷红的血渗了出来。她弯腰捡起镯子,片刻都不想在这地方呆下去。狗男女呆过的地方,空气都是污浊的。

******

等她乘坐公交车慢悠悠转了两道车回到住的地方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林洛然身体疲软,连灯都懒得去开。

林家的祖传之物拿回来了,她和那个负心汉自然再无瓜葛,接下来却是要想想要走的路。

父母年龄大了,这半年来一直在催着她和李安平结婚,所以分手的消息暂时还不能告诉家里,两个老人经受不起这个刺激。

房子交的是一年的租,新的一年才住了三个月,房租这方面倒是不担心。至于工作,一个星期前就被开除了,当时经理说话闪烁其词,只说自己的罪了人,林洛然想来想去都不知道的罪了谁。

今天李安平新女友嚣张的态度,倒是给她提了个醒,这样看着大方,其实小心眼的千金小姐性格,应该是她吧……抢了她的男友,还赶尽杀绝,断了她的工作,说不恨是骗人的,林洛然却什么都做不了,或许,一辈子也休想有什么报复行为吧,两人差别太远了,她还有顾念家中年迈的双亲,也不能真提了硫酸去泼她。

两个人原本打算结婚,攒了的三万块,早被李安平借口要做培训要走了。这样算来,付出了六年,留给林洛然的,竟然是逝去的青春,未完成的学业,尴尬的年龄,还有手里唯一的一千六百块现钱!

林洛然无意识抓紧了银镯子,被指甲掐伤的手心又渗出血来,淡淡的血丝穿过镂空的银丝,侵到了珠子上,在林洛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那血丝竟然被珠子吸收了!

那珠子吸收了血丝,发出了朦朦的光,非常微弱的跳动,似乎没有吃饱,没有力气一样。

林洛然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哪里会懂珠子的心思。

珠子轻微颤动,就像一个有灵气的生命体,它着急半天,左右不得法,像是下定决心般绽放出一束光,缠裹在珠子上的银丝就自己动起来,化作一个尖刺,狠狠扎进了林洛然的手心!

家里没有开灯,林洛然只是失神,又不是瞎子,自然发现了手里亮起来的一束光,她刚把手举起来,银丝就化成了尖刺刺进了她手里,林洛然吓了一大跳。

倒不是有多痛,就像蚂蚁叮了一口,但是林洛然依然被吓得半死。

这种事情已经是超出了科学解释的范畴,正常人没有不害怕吃惊的,更别提那银丝现在就像一个透明的纤细晶管,林洛然都可以看见自己鲜红的血,正在透过细管滴在珠子上,被珠子一滴不漏的吸收。

林洛然使劲甩手,整个手镯仿佛在她手心生了根,怎么也甩不掉。她感觉就这一眨眼的工夫,她似乎失去了很多血,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隐隐头晕,这正是失血过多的反应。

珠子越吸越多,也越来越亮,不过是几分钟时间,已经从最开始的朦朦皎月一样的光芒,变得光彩夺目,让人几乎不能直视!

林洛然感觉自己的视线模糊,不用猜她都知道,让这珠子再吸下去,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她知道自己得到了一个不寻常的传家宝,却害怕自己没有命去享用了……珠子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害怕,有些无奈,“嗡”的一声轻响,主动收回了细管,停下了吸取她的血液的动作。

林洛然趁机将珠子甩脱在茶几上,这才瘫倒在了破旧的沙发上。

她嘴唇没有半点血色,整个后背都被打湿了,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大汗淋漓。

镯子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出了在发光,细管也不见了。

林洛然劫后余生,纵然心里好奇无比,却不敢拿起镯子来看。等了半天,珠子的光芒渐渐暗下去,只剩下皎月一般荣荣柔和的微光。

林洛然撑起身体向前顷了一点身子,小心打量这个差点要了她命的传家宝。

咦,林洛然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的景象依旧没有变化。

那诡异珠子吸了她的血,光芒黯淡后,林洛然发现原本银质的镯子外壳,竟然在一点点融化。银丝编成的镂空圈子,好像一个牢笼,又像是珠子的保护层,此时竟然在融化……

她警觉地往后退,那银质终于慢慢化成了一滩银水,在珠子的微光下,发出金属液体动人的光泽。

林洛然惊讶的发现,就像先前吸她的血一样,银色液体也在被珠子吸收。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一小滩液体就踪迹全无。

她抓紧了手里的抱枕,紧紧抿着嘴。

珠子发出的光泽更加动人,七彩的光圈,一圈圈层次分明地罩在珠子四周,它比这世上最动人心魄的珠宝还要华美!

光秃秃的珠子在空中上下跳动,似乎在发出欢鸣。

林洛然眯着眼,还在考虑怎么对付这个超自然的东西……用抱枕太不现实了,伸手的范围内,只有茶几上的装了半杯水的玻璃杯,难道拿水泼它?

又不是狗血……她胡思乱想一通,身子绷得紧紧的,从来没有过的紧张。

珠子却在空中打了一个转儿,光圈像是彗星的尾巴闪耀,这东西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她撞来!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三章 神秘空间

林洛然还来不及反应,那珠子就撞向了她的脸……像是一团烟火炸开,她的眼前只剩下夺门的彩光,眼睛条件反射就紧闭上了。

刺目的光让林洛然不由自主流眼泪,似乎并没有别的危险啊?她尝试着动动手脚,努力睁开眼睛,落入眼前的场景,让林洛然嘴巴大张成一个“O”形!

这是,哪里?

她脚下踩着的,是泛着绿意的草地,青草长势疯狂,足足有两尺高,而且非常有韧性,林洛然感觉自己踩着青草垫子有种要飘起来的错觉……

这是一处方圆不到半亩地的土地,其中有个木质小屋,占了足足有三分之一的地方。和小屋遥遥相对的,是一个三尺见方的小池,冒着汩汩泉水,一株碧绿的小树长在水池边显得晶莹剔透。

树上还有一颗桑葚大小的红果子,在池水的雾气下鲜艳欲滴。

林洛然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哎呦,疼!

小屋还是在原地,小池还在冒着泉水,林洛然自己也依旧站在青草丛中——不是做梦,林洛然马上意识到,自己似乎遇到了某种机缘啊!

眼前的一切肯定和那神秘的珠子有关,林洛然猜想。

她的性格本来就要比寻常女孩儿坚韧些,不然这么些年也坚持不下来,所以遇到这种超自然的事情,林洛然还算镇定。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林洛然决定探索一下这个方寸的神秘空间。

她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从地上捡起一个土块儿扔了过去。

土块儿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隔了木屋一尺远的地方被弹开。好像被一层看不见的防护罩保护了起来,这就是书上常说的“禁制”?

林洛然很好奇,看着泥块只是被弹开,人应该也不会有事吧?她走了几步,慢慢往前挪动,果然人就撞在一个很有弹性的东西上,像果冻一样,用手一戳,会形成一个透明的凹陷。

这屋子显然不能进了,至少现在是进不去的。

林洛然眼波一转,将视线落在了小水泉身上。

相生相伴的通常是天材地宝,那到底是该喝泉水还是该吃果子

这是个问题……

林洛然还是惜命,拔了一根儿青草去拨弄那水。拨了半天,青草还是那么翠,至少不是腐蚀性液体。

她大着胆子将沾了泉水的青草放在嘴里,唔,青草上一股子泥腥味儿!不过舌尖品尝到的那股甘冽,难道就是那滴水?这也太神奇一点了吧!

这种事情都叫她遇到,要是真是毒药,那就注定她一辈子做不了主角。林洛然踟蹰半天,觉得这地方神秘祥和,多半不是什么害人的玩意儿,俯身用手捧了一捧水喝起来。

她自从见了李安平回来,又流了那么多血,早就口渴难耐,此时泉水入喉,先是味蕾接触到了那份甘冽,流入喉中,简直就如同大暑天喝冰水般爽快,那份火急火燎全都消失了。

林洛然不自觉又喝了许多才住了口。

密境里光照充足,温度适宜,她要等药效发作,喝了泉水躺在草地上差点舒服地让人舍不得起来。

过了好一段时间,她都等得差点睡着了,小说中服用天材地宝的现象也没有出现。

她摸了摸脸,并不是十分光洁丝滑,拮据的生活不能消费昂贵的护肤品,粗糙是必然的。

再看自己的手……咦,因为秋天季节性原因造成的干裂细纹,没有了。

脸没有变化,接触过泉水的手,却变得光滑细嫩许多,这难道就是泉水的作用?林洛然望着泉水的眼光变得有些炙热,光靠这可以显著改善肤质的泉水,或许就能改善她们一家的生活了。

林洛然并不贪心,弄明白了泉水的这一点作用,都足以让她感到开心了!

她顿时精神大振,翻身爬起来,蹦到了泉边,仔细打量起她未来的希望之池……失恋的阴影并不像她表现出来般轻松,林洛然骨子里带着底层小人物的坚韧,她现在正需要某件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比如这个神秘的空间,这口可以改变她未来人生的小泉池。

泉水是从地底涌出的,只有很浅一个水池,中间冒着水泡,似乎是无穷无尽的。

林洛然看了半天,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这泉水可以像小说里一样,对植物有着非比寻常的功效吗?

她跃跃欲试,可空间里只有这些青草和那颗小树。

要把泉水拿去浇青草,林洛然一想就肉痛不已。

那么……就只剩下那颗小树了,也不知道那红灿灿的果实能不能吃?

林洛然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饿,可是那果子小小一颗,长得确实漂亮,她有点下不了手。

她打量了半天泉池,鬼使神差捧了一捧水浇在了小树上。

“咦?”

林洛然不由自主发出惊异声。

泉水浇在树上,转瞬间就浸进了土里,枝叶间的水珠也被叶片吸收了。不过一会儿工夫,林洛然甚至怀疑自己只是眨了眨眼,那小树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有了变化。

树叶隐隐有光,不单绿意更显,上面光泽流动,竟有了玉一般的质地,像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在向着翡翠进化。

树叶光华转动,流光溢彩,有像雾气一样的东西升起,那雾气绕啊绕,被那颗红桑葚一样的果实像吸食鸦片般吸收。

林洛然眼睛都不敢眨,这些说来繁赘,其实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的。

树叶的绿意降降淡下去,而果实却更加红润了。树叶已经没有翡翠的质地,果实却有像红宝石进化的趋势。

“咔嚓~”非常轻微的响声,是果实自动脱离了树枝!

林洛然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红果子。

她看着那小树,已经变得普普通通,再也看不出先前晶莹的样子,这枚红果,显然是吸尽了小树的精华长成的,由不得林洛然不宝贝。手心传来温热的温度,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枚果实啊!

林洛然看着手心的烫手山芋,真是吃也不敢吃,丢又不敢丢。

不过……自己来了这么久,要如何回去?

林洛然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发现眼前景色大变,一眨眼,她竟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还保持着先前躺在沙发上的姿势。

这一切难道都是自己的幻觉?她脑中闪过这一念头,有些紧张的查看自己的手——那神秘珠子不知道何时又绑在了她手上,是一根极细的银丝,却很柔软,也很结实,而且仿佛是从珠子内部延伸出来的,看不出一点接口。

而她右手里,攥着一团温热,摊开一看,正是那枚红宝石一样的果子。

从手心传来的温度,在提醒着林洛然,她所经历的,并不是一场梦,而是——奇遇!



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四章 洗髓

林洛然开了灯,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虽然她先前发现神秘空间时候还算镇定,此时反应过来难免有些不能自抑——长在红旗下接受着无神论教育的这一代人,应该都能体会林洛然此时的心情……

她站起身子,跺了跺脚。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看那泉水的样子,难道自己真的要像小说里的一样,去种菜卖?

林洛然想到自己皮夹里仅有的一千六百,不得不快做打算。

她是性格果断的姑娘,要不是现在都天黑了,林洛然立刻就想出门买种子。

今天还是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就起床,空间的事情反正不是坏事,有机会脱贫致富奔小康,自己是肯定要试试的。

林洛然又想起来她带出来的那枚果子了,吃还是不吃,还真是个纠结的问题呢!

等等!

她揉了揉眼睛,确保自己不是眼花,这才多久,怎么感觉果子没有在空间里那样红了?

不会这就是要坏了?

林洛然皱着眉,这要真是天材地宝,被自己给糟蹋了,那可真是要哭死。虽然空间里那棵树还在,可谁也不能保证它什么时候才会结第二颗果子……

林洛然就像一个受刑的犯人,毅然将果子丢进嘴里。这才砸吧两下,还没尝出味儿来呢,果子就下了肚。

她后知后觉,天,自己什么时候这么馋了,连洗都没洗过!

不过,她在沙发上躺了有半个小时,都没见身体有什么反应……狗屁的天材地宝,林洛然终于大怒,期待值与收获值根本不成正比,任谁都会失望的。

她豁然起身,手腕处带着的珠子发着朦朦的光泽,扯又扯不下来,心念一动依然可以进入空间,草还是那么绿,泉水还是那么清澈,林洛然却没有了可以靠着空间脱贫致富的信心。

这简直就是个鸡肋!

林洛然愤愤不平为珠子的空间下了定义,转而又觉得自己像没长大的小姑娘,有点想笑。

完全是意外之财,有则更好,没有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嘛,好歹还能当个移动仓库呢。这样一想心里平衡许多,林洛然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旧钟,已经是十点了,早点睡觉明天才有精力去找新工作!

林洛然没有化妆的习惯,洗漱动作很快。

躺在床上,林洛然潜意识迫使自己迅速入睡,眼前却总出现李安平的样子,今天去福满楼找李安平时候淡定从容的样子,都是林洛然强装出来的。毕竟是七八年的感情,别说是人,就算是养了条狗也会舍不得……

她心里有难过有恨,脑袋涨得疼,在床上翻来覆去,昏昏沉沉许久才算睡过去。

墙上的挂钟指向了11:55分,林洛然戴在手腕的珠子被透进卧室的月光照射,发出朦朦的光。

珠子牵引着光华顺着林洛然周身游走,她舒服得在梦中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

光华被林洛然一点点吸收,滴答滴答,分针秒针时针完全重合,此时正是12点整,按照古时的说法,是子时的正中,正是一天里极阴的时候。

极阴里自然孕育着一丝初阳,不多一分钟也不少一分钟,林洛然先前吃下的温热果实,终于在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迸发出无穷的药力来!

从腹中升起的热流,几乎一瞬间就冲破了林洛然没有经过修炼的经脉。

痛,好痛,像是置身在火炉中翻烤,自己这是到底怎么了?!

撕裂一般的剧痛袭击着林洛然的身体,她明明很疼,现实中却怎么都苏醒不过来。

如果醒不过来,那就彻底睡过去吧……林洛然模模糊糊升起这个念头,终于是熬不住疼痛,失去了意识……

磅礴的药力在一遍遍梳理着林洛然常年辛劳早就透支的身体,冲破一条条经脉,又有早前喝下的泉水和珠子导入的灵气不断修复。

身体的主人已经昏了过去,倒是避免了被活活疼死。

昏睡过去的林洛然并不知道,她吃下的一枚“赤炎果”,原本就是修真界有名的灵果,比朱果之流传说的药材还要高几个等级。这样的灵果,就算在修真界也是众人打破头都要抢的东西,却被完全没有根基的林洛然吃了,药效浪费了十之七八,起作用的只是帮她洗髓易经,并将剩下的药效储存在了林洛然的经脉和身体中。

赤炎果之所以逆天,改善经脉只是其一,小说里常说“洗髓易经”搞得像是一件事,易经很容易,改善经脉的药材俗世都有不少,唯独“洗髓”——就是改善一个人修炼的根本体质,这却很难得。

一直有三四个小时,在经脉里四处游走的药力才停了下来。林洛然浑身都被包裹在一层黑乎乎的汗液里,渐渐在身上形成了一个黑色的人形大茧子。

珠子也像是使了大力气,感觉到林洛然不再浑身滚烫后,安静地躺在她手腕处,隔着黑茧能感觉到微微变淡的茸光。

“滴滴~~”放在床边的闹钟活蹦乱跳,林洛然揉了揉眼睛。

眼皮好像很干燥,都起皮屑了……林洛然又使劲揉了揉,感觉到不对劲啊,怎么手上也有。

她脑子一个激灵,一下清醒过来,这才睁开眼发现了身体的异状!

一层黑乎乎的壳儿包裹着自己,恶臭难闻,整个床单和被子都被弄的很脏。

林洛然迷迷糊糊想起昨晚半夜时身体的滚烫和剧痛,天,难道不是在做梦?

空间,果子,剧痛……三个点练成一条线的话,林洛然不是傻子,赶紧翻身爬起来冲向了卫生间。边缘有些花掉的镜子贴在洗手槽的墙上,林洛然乍眼一看去,脸上黑乎乎一片,只露出一双眼睛,轻轻一眨,感觉雾蒙蒙的镜面都要亮堂许多。

她双手有些战栗,微颤着往脸上伸去,那是一种压抑的喜悦。

果然——搓掉那层又黑又臭的死皮,脸上和手上露出的肌肤都白皙可人。林洛然欢呼着,打开了淋浴器……

等她洗去一身恶臭和油腻,再站在镜子前时,几乎被自己的样子惊呆了。

皮肤变得很白,不是那种病色的苍白,而像是剥了皮的鸡蛋,光滑而有弹性,双颊还带着一抹自然的红润。头发像是一匹上好的丝绸,发黄和干枯都不见了,闪烁着黑色的光泽。

五官并没有变化,只有一双眼睛,同先前被生活折磨出的呆板不同,而是充满了灵性,有点像古人说的顾盼生辉那种感觉。

总得来说,她还是那个林洛然,却又似乎变成了与先前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她现在年轻了不止五岁!

林洛然花了好半天才使自己的心静下来,发现时间都快到中午了,自己今天原本打算出门找工作,看来是不行了。

发了一会儿愣,林洛然失笑,观念还没转变过来,这时候还找什么工作,先弄懂这个空间和泉水的真正效用才是首要的吧!

她眼睛在屋里一转,这破屋子,地板还是瓷砖,而且因为年岁太久而布满成年的伤痕,看上去脏脏的,怎么清洗都感觉这屋子灰蒙蒙的不舒爽。

而林洛然先前日子过得拮据,也没心情侍弄娇贵的花花草草,打量完她的小家,只有一株顺手从菜市场捡来的何首乌耷怂着脑袋,有气无力地攀着防盗窗户的栏杆。

这何首乌还是林洛然看着自己头发实在惨不忍睹,准备养大了熬汤养护头发的……不过现在,它完全有了更伟大的意义嘛!

林洛然眼底有笑,将目光落在了耷怂着脑袋的何首乌身上。

一阵风过,何首乌抖了抖叶子,仿佛是在对某个不怀好意的主人做出回应……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喜欢这部小说的亲,可公众号留言小说名称或加微信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扫描或者长按下方【二维码并且关注公众号】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