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万字传统武侠小说《碧月逍遥录》第八章绝处逢生

曲高峰原创作品集 2018-12-02 07:45:28

碧月逍遥子跃身落地后,很快来到柔雪面前,关切地道:“雪儿,那个独眼没有伤害到你吧?”

  柔雪盯着跟在碧月逍遥子身后面的素素,凄然地笑道:“你果然心口不一,居然已和素素结成夫妻了。”

  碧月逍遥子摇头道:“雪儿,你误会了,我和素素姑娘只是假成婚,借此来骗过那老怪物的眼睛,以待能逃离这里。”

  素素在一旁深情地望着碧月逍遥子,笑了一笑道:“假的也好,真的也罢,我和逍遥子哥哥已做下夫妻之事,我已是他的妻子,谁也休想从我手里夺走他。”说到这里,她又转目盯着柔雪,目光里尽是敌意。

  碧月逍遥子愣了一愣,他没有想到素素会这般弄假成真,于是支吾道:“素素……姑娘,你……”

  素素不待他说完,就接声道:“逍遥子哥哥,我们是在师父面前拜堂成亲的,现在我已是你的妻子了,这难道会有假吗?”

  碧月逍遥子听到素素的这番话,心头突然一沉,知道这个姑娘已喜欢上了自己,而这种喜欢也充满着蛮横无理,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的味儿,看来自己以后要有大麻烦了,这样想着,他也不敢再说什么。

  这时,白连启来到他面前,目光犀厉地盯着他,沉声道:“阁下就是碧月逍遥子?”

  碧月逍遥子点了点头,道:“正是在下。”然后,他想到刚才素素在塔楼里对他的提示,恍然道:“前辈就是白连启?”

  白连启怒气勃发,喝声道:“逍遥子,老夫已寻你很久,老夫的剑也很久没有杀过人了,今天要杀的第一个人就是你。”说着,他已挥剑来到碧月逍遥子面前,要朝碧月逍遥子刺下。

  钟无命知道碧月逍遥子根本不是白连启的对手,于是他疾步来到逍遥子的面前,阻止道:“逍遥子已是老夫徒儿的丈夫,老夫决不允许你伤害他。”

  白连启看到钟无命拦在面前,顿收住刺出去的剑,冷目盯着他道:“老怪物,五年前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更不是,你还退在一边,莫要再管老夫的恩怨了。”

  提起五年前的那一战,钟无命不禁退后一步。原来在五年前,江湖老盟主狄千叶被仇人暗害,于是,江湖中各个大门派便以武功的高低来推选新盟主。白连启和钟无命也加入了盟主之争,就在两人都打败各自的对手,狭路相逢来挣盟主之位,两人都使出自己的武功绝学来致对方于败途,没有想到钟无命的武功稍逊于白连启,而被白连启打成重伤,无力再挣盟主之位。就在白连启对盟主之位胜券在握时,半路却杀出来一个武功惊江湖的小矮人南极神叟,他一举打败白连启,而成为当今的武林盟主。想到这里,钟无命定了定神色,不为所惧地道:“那日老夫虽败于你掌下,老夫在这五年里蜗居于此塔里,朝迎晨露,夜披星月,勤练武力,只图来日能找你报仇雪恨。”

白连启鼻中低哼一声,道:“没有想到你这个老怪物居然有这般深的心计,也罢,今日老夫和你打个痛快,也好让你败得心服口服。”说到这里,他的掌风作响,朝钟无命击过来。钟无命也非等闲,不待他的掌力击到自己,便已鬼魅般地躲开了。就这样两人你击我躲的过了几十招,也未分胜负。

  白连启看到钟无命的武功已非以前,若稍有松懈,就会败在他的掌下。于是,他憋住一口气,定下心神,沉喝一声道:“老怪物,你的武功果然有些长进了,怪不得大魔头刘释鸠会怕你,不过老夫是你的克星,你终是再厉害,也打不过老夫。”他一边说,一边已推出了第二掌,但见他这一掌朝钟无命击来时,居然带着一股白气,正是这股白气迷住了钟无命的眼睛,让他没有躲闪的余地。只听得他闷哼一声,已被白连启击中心口,随即他口中喷出一口血液,就蹲坐在地上,无力再站起来。

  在一旁的素素看到白连启身受重伤,疾步来到他面前,关切地道:“师父,快将此药服下。”说着,她从腰间挂的一个红色的布袋里拿出来一颗暗绿的药丸放进钟无命口中,让他服下。

  铁无心看到钟无命被白连启打成重伤,也顾不得来关心他,就来到白连启的面前,喝声道:“老匹夫,我丈夫的亏,我要替他讨回来。”说着,她已朝白连启推出一掌,怎奈她的武功远不如白连启,但见白连启身影一转,轻易般地躲过她这一掌,并快手击中她的后脑,她顿觉天旋地转,身体犹醉酒般地后退数步,蹲坐在地上。

  白连启来到碧月逍遥子面前,冷声道:“逍遥子,这次没有人能救得了你,快受死吧。”

  碧月逍遥子看到钟无命夫妇都败在他手下,自己更不是他的对手,想必躲也无用,看来今天定会死在他的掌下,这样想着,他也不作声,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只待一死。

 

 白连启立即朝碧月逍遥子推出一掌,但见他这一掌奇幻凌厉,气势如虹,在场的人都认定,这一掌必将要得碧月逍遥子的命。

  素素眼见碧月逍遥子就要丧命于白连启的掌下,忍不住朝他喊道:“逍遥子哥哥,快闪开!”

  碧月逍遥子只觉得眼前风声作响,杀气逼面,就是想闪,也没有机会能闪开了。就在众人认定碧月逍遥子难逃白连启的厉掌之际,突然,一声很古怪的尖叫声穿破夜空,震得众人的耳朵都发木了。但见一条人影快若鬼魅,来到白连启身边,自长袖中发出来一股白气,将白连启推倒在地上,随后那道白气卷起碧月逍遥子的身体随着他疾若轻烟,几个起落,便踪迹全无。

  柔雪看到那个古怪的影子居然救走去了碧月逍遥子,不由得揉了揉眼睛,满目惊讶之色道:“他是人,是鬼?”

  白连启从地上爬起身来,冲着那个消失的影子道:“他当然是人了,而且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是他已经死了,怎么又会活过来呢?”

  柔雪好奇地道:“他究竟是谁?”

  白连启皱了皱眉头道:“他就是传言已死的武林盟主狄千叶。”

  素素盯着钟无命道:“师父,狄千叶抓走了逍遥子哥哥,徒儿要把他救回来。”说到这里,她腾身飞起,朝前疾射而去。

  钟无命冲着她离去的身影,叮嘱道:“徒儿,狄千叶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你一定要小心些。”

柔雪看到素素要去救碧月逍遥子,不觉生出来些醋意,朝白连起低声道:“白前辈,我不能让别人救下逍遥子,我要让他死在我的手里,只有这样我父亲才会瞑目。”

  白连启点头道:“狄千叶的武功堪称江湖第一,你不是他的对手,也不能从他的眼皮底下除掉碧月逍遥子,老夫来帮助你铲除他吧。”

  说着,两个人一同朝狄千叶消失的方向追去。

  碧月逍遥子被那股白气卷起后,顿觉白气中有一股很强烈的气流,挤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很快他脑中一阵晕沉,身上便失去了知觉。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醒转过来,只觉得眼前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周围更是阴风阵阵,吹得他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深吸了一口气,不安地道:“这是哪里?这是哪里?难道这里是阴界,我已死在白连启的掌下,才会来到这里的。”接着他掐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肉,发现很疼,心里就又纳闷起来:“奇怪!我没有死啊!这里究竟是哪里?”这样想着,他不由得朝前面喊道:“有人吗?谁在这里?有……”

  就这样喊了一会儿,他突然看到前面有火把闪动,知道有人朝自己走过来了,心下异常惊喜起来,冲着那火把闪动的地方喊道:“你是谁?请出来一见。”

  很快那把火把飞到他前面,只是很古怪的是那把火把是在没有人拿的情况下,自行飞过来的,并围绕着他的身体不停地转动,而不落下来。这一次,他真的吓得冷汗直淌,心下惊呼道:“由此看来,我真的死在白连启的掌下,做了鬼魂,来到阴界了。”而后他想到病重的母亲,心内一寒,喃声道:“母亲,看来我这次真的死了,无缘再见到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母亲……”

  突然,他头顶上传过来一阵很古怪的声音道:“小娃儿,你没有死,你还活着”

  借着火把的亮光,他看到头顶上是光秃秃的石头,根本就没有人,他又心惊胆战地道:“你究竟是人,是鬼?”

  这时,那个古怪的声音又从他前面传过来道:“老夫非人非鬼。”

  碧月逍遥子追问道:“你究竟是谁?”

  这时,他觉得眼前飞来一条人影,有如闪电一般出现在他面前,嘿嘿笑道:“老夫正是昔日的武林盟主狄千叶。”

  碧月逍遥子后退一步,不能置信地道:“狄千叶早已死了,你怎么会是他?”

  狄千叶沉声道:“老夫没有死,老夫得罪了一个仇家,才躲在这里。”

  碧月逍遥子道:“原来是这样啊!。”说到这里,他又纳闷地道:“前辈的武功已是江湖第一,怎么又会怕那个大仇家?”

  狄千叶叹息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江湖中永远没有武功第一。”

  碧月逍遥子纳闷地道:“如此说来,这个人一定很厉害。”

  狄千叶点了点头,没有吭声。

  碧月逍遥子好奇地追问道:“前辈,那个大仇家究竟是谁?”

  狄千叶道:“关中鬼影秦寿。”

  碧月逍遥子听说过此人,关中鬼影秦寿是江湖第一大恶人,据说他烧杀奸掠,无恶不作,被江湖人称为禽兽,却没有想到狄千叶会败在他的手下。想到这里,他皱眉问道:“前辈和秦寿之间有什么恩怨,前辈居然惧怕与他?”

  狄千叶开始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儿,才叹息道:“数年以前,我行走江湖,遇一孤身女孩要跳崖自尽,我怜她腹中已有身孕,便救下她一命,并照顾她的吃住,后来,我居然喜欢上她,和她结为夫妻。没有过多久,她就生下一女,后来她告诉老夫,她是秦寿的小妾,这个女孩是秦寿的骨肉,秦寿经常孽待她,把她折磨得生不如死,她没有办法忍受这种痛苦,才逃了出来,十八年后,秦寿得知他的小妾在我这里,就来找我的麻烦,怎奈我的武功竟不如他,被他打成重伤,而饶幸逃得一命,他把老夫的妻女都带走了,现在老夫不知她们的生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