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看《星战》新电影,最好就着这一本小说一起看

机核 2018-09-21 15:57:39

导语:北美时间2014年4月25日,德雷图书(Del Rey Books)正式宣布重启《星球大战》成年人小说体系,既有的衍生宇宙小说全部被归入“传说”(Legends),日后新出版的小说则与电影属于同级正史(Canon)。2015年7月7日,改编自动画《克隆人战争》(The Clone Wars)剧本的《黑暗门徒》(Dark Disciple)在北美出版。至此,德雷图书已经出版了五本新正史小说。




《黑暗门徒》封面

这本《黑暗门徒》虽然没掀起什么波澜,但笔者却认为它意义不小。一方面,该书的出版,代表了官方对旧策划的扫尾暂告一段落,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正史小说等作品将基本围绕新策划展开布局;另一方面,该书也集中体现了动画《克隆人战争》的诸多特色和问题,诸如“短平快”的故事节奏和高度改编衍生宇宙故事的惯常做法等。本文将围绕《黑暗门徒》展开,除介绍该书的相关背景外,也会着墨于一些重要人物和团体的设定变化,同时尝试探究变化背后的原因。

一、克隆人战争遗产(The Clone Wars Legacy)

讲《黑暗门徒》之前,必须先说说“《克隆人战争》遗产”。

动画《克隆人战争》第五季播放结束后,观众迎来的并不是第六季的照常回归,而是官方宣布砍剧的新闻。究其原因,则是卢卡斯影业被迪士尼收购,后者无意延续既有的作品线,而是选择制作全新的动画《义军崛起》(Rebels)。

总之,《克隆人战争》就这样退出了电视荧幕,而动画的剧情当时至少已经策划到第七季。之后,制作完成但未能播放的十三集被冠以“失落的任务”(The Lost Missions)的名号,于2014年3月7日登陆在线平台Netflix,并于2014年11月11日推出蓝光碟,这十三集就是俗称的第六季。

《失落的任务》蓝光碟

当然,《克隆人战争》的收尾工作并没有就此结束。之后,官方又陆续推出了总计对应二十集动画剧情的作品,也就是所谓的“《克隆人战争》遗产”。现将这些作品按推出时间稍作简介:

1、《达斯·摩尔:达索米尔之子》(Darth Maul: Son of Dathomir)

《达索米尔之子》合订本封面

这套漫画改编自原定用于第六季的四集剧本,由黑马分四期发行,第一期出版于2014年5月21日,合订本出版于2014年8月20日。漫画承接第五季第十六集,讲述达斯·摩尔和塔尔津主母等人的相关故事,同时进一步揭露摩尔的身世。结局是塔尔津主母丧命,摩尔不知所踪。

2、《尤塔帕水晶危机》(Crystal Crisis on Utapau)

第一集《尤塔帕命案》(A Death on Utapau)截图

这四集动画于2014年9月25日登陆官网,有完整的配音和音效,但画面处于极其粗糙的未渲染状态。剧情围绕对一块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的争夺展开,又一次讲述了欧比-旺和安纳金二人的历险记,整体而言是一段相对独立的故事。

3、《残次品》(Bad Batch)

第一集《残次品》(The Bad Batch)截图

这四集动画于2014年4月17日在阿纳海姆庆典上播放,于2014年4月29日登陆官网,完成度与上述的《水晶危机》基本相同。这一次的剧情终于紧扣系列标题,讲述了一段属于克隆人的故事。看点有二:一是四个极其特别的克隆人登场,二是著名克隆人回声(Echo)“复活”。

接下就是本文的中心——《黑暗门徒》。

《黑暗门徒》宣传图

本书基于八集动画的剧本改编,原剧本作者凯蒂·卢卡斯(Katie Lucas),小说作者克丽丝蒂·戈尔登(Christie Golden)。按官方说法,这八集是原定用于第七季的内容。但是,鉴于《克隆人战争》没有在一季中讲八集连续剧情的先例,而且这八集明显分属两个各四集的故事单元,笔者认为其中四集实际可能属于第六季或第八季。

基于对小说剧情的拆分,现将这八集的剧情简介如下列出。

  • 第一集:致命联盟(Lethal Alliance)

绝地委员会难以忍受杜库的暴行,决定采取斩首行动,派昆兰·沃斯(Quinlan Vos )刺杀杜库。同时,尤达建议沃斯去寻求阿萨吉·文崔斯(Asajj Ventress)的协助。沃斯打探到文崔斯的下落,前往潘托拉,找到了正在追逐赏金目标的文崔斯。

  • 第二集:任务(The Mission)

所谓不打不相识,经过一番冲突后,沃斯终于与文崔斯结为搭档,一同做了多单赏金猎人生意。二人关系日渐融洽,但始终互有隐瞒。最后,二人因为一单赏金任务来到穆斯塔法。

  • 第三集:同谋(Conspirators)

有惊无险地拿到赏金后,沃斯将包括身份在内的实情向文崔斯全盘托出,文崔斯带沃斯来到达索米尔(Dathomir),指导他学习暗夜姐妹的驱使原力之道。在训练过程中,二人渐生情愫,终于互表心迹。

  • 第四集:黑暗门徒(Dark Disciple)

沃斯通过一项严酷的考验,接受了训练。二人动身前往塞伦诺(Serenno),执行刺杀杜库的计划,结果沃斯被俘,文崔斯逃走。杜库告知沃斯,他的杀师仇人正是文崔斯。与此同时,文崔斯发誓要救出沃斯。

  • 第五集:拯救沃斯(上)(Saving Vos Part I)

沃斯经受着杜库的残酷折磨。文崔斯雇下一伙赏金猎人,前去营救沃斯。她闯入牢中,却发现沃斯已经得知真相,因狂怒而一时陷入黑暗面,对她大打出手。无奈之下,文崔斯只得先行撤离。

  • 第六集:拯救沃斯(下)(Saving Vos Part II)

文崔斯只得去找绝地说明一切情况,后来绝地与她联手劫出了沃斯。但是,文崔斯感觉沃斯已彻底堕入黑暗面,认为他的获救只是杜库和他布下的骗局,可其他人对此都毫无察觉,没人信她。

  • 第七集:叛徒(Traitor)

沃斯逐渐开始参与重大任务,并试图与文崔斯重修旧好,文崔斯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相信他。与此同时,绝地却发现沃斯的确已成叛徒。为了给沃斯最后一次机会,绝地再次派他去刺杀杜库,同时命人暗中跟随。

  • 第八集:前路(The Path)

沃斯露出真面目,绝地现身将杜库与他拿下,但随后又被二人逃脱。不明真相的文崔斯驾船接应二人,结果飞船坠毁。杜库突然用闪电偷袭沃斯,却被文崔斯舍身挡下。文崔斯殒命,沃斯终于回归光明面,将她的遗体带回达索米尔安葬。

当然,为了简洁起见,以上的简介隐去了剧情中其他人物的姓名和非核心情节。至于某些重要细节,下文会有所展开。

二、昆兰·沃斯的设定变迁

昆兰的造型源于《幽灵的威胁》中的一个的背景角色,如上图。后来,黑马漫画(Dark Horse Comics)基于该造型创作了昆兰·沃斯这一人物,将他引入长篇连载《共和国》(Republic)系列,在多个故事单元中登场。虽然《共和国》漫画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主角,但若论故事讲述的精彩程度和人物刻画的深刻程度,将昆兰·沃斯列为第一基本无可争议。

漫画中的昆兰·沃斯

《克隆人战争》制作团队决定将昆兰·沃斯引入动画,大概便是考虑到该角色的高人气。昆兰·沃斯在动画中初次登场,是第三季第九集《追捕齐罗》(Hunt for Ziro)的事。但这一亮相,却直接在观众中掀起平地波澜——可说是出乎意料,也可说是情理之中。

《克隆人战争》中的昆兰·沃斯

这里便涉及到了《克隆人战争》一直为人所诟病的一点:与衍生宇宙(Expanded Universe,以下简称EU)的各色冲突。

简言之,在《星球大战》旧正史的分级体制下,当《克隆人战争》动画与EU作品发生冲突时,一切以前者为准。

不幸的是,昆兰·沃斯的角色形象,便成了这一体制的牺牲品。

EU中,昆兰·沃斯幼年便遭不幸,背负了黑暗的记忆,此后更是半生坎坷。他虽然是一名修习原力光明面的绝地,却屡次由于各种原因在黑暗面边缘游走,长期为黑暗面所困扰。具体到克隆人战争这几年中,他在战争末期之前一直担当卧底,为共和国搜集情报,甚至一度深入邦联阵营,成为杜库的手下。也就是在这段时期,沃斯这一角色的核心矛盾——与黑暗面的抗争,逐步走向高潮。

虽然最终的结局皆大欢喜,但在那之前的故事发展不可谓不惊心动魄。得益于编剧约翰·奥斯特兰德(John Ostrander)对“度”的出色把握,在几个精彩篇章里,昆兰·沃斯有没有堕入黑暗面成了所有人都在疑惑的问题——这里的“所有人”,不仅包括沃斯身边的人和漫画读者,更包括沃斯自己。

然而,这个角色在《克隆人战争》中的登场,竟是让所有熟悉EU的人都大跌眼镜。

最新的正史设定书《终极星球大战》(Ultimate Star Wars)这样写道,“昆兰·沃斯是一名具有讽刺式幽默感的绝地武士,以不按规则行事而著称。”至于他在剧中的实际表现,则可以用毫无时间概念、玩世不恭和乐于斗嘴等词来形容。

沃斯与克诺比斗嘴

无论如何,这些形容都是和EU里那个苦大仇深的的昆兰·沃斯沾不上边的。至于昆兰为何能从卧底任务中抽身,和欧比-旺执行这么一项任务,笔者认为反而成了无关紧要的事。

不过,人物性格的改变毕竟不是生死大事。相比一些原本活过66号指令、却被《克隆人战争》一笔写死的人物,昆兰·沃斯还算幸运。毕竟,只要活着,就还有补救的可能。

果不其然,2014年7月25日,官方公布了新正史小说《黑暗门徒》。之后,随着有关内容的消息逐步放出,直到小说正式出版,读者终于发现:这本小说竟然是《共和国》漫画中昆兰·沃斯故事的高度改编,或者,至少可以说原剧本作者从漫画中汲取了许多灵感。笔者认为,主要的借鉴痕迹有两点。

首先是剧情框架。

如前文所述,二者的重心都是昆兰·沃斯与黑暗面的纠缠,虽然具体的故事内容差异很大,但总体上算是殊途同归。可惜小说受限于篇幅,在人物刻画和剧情雕琢上没能做到长篇连载漫画那么细致,具体说来,就是小说中昆兰·沃斯的转变略显仓促,而且对他堕入黑暗面后为杜库效力的部分没有正面描写,让人难以直接探知他当时的真正心态。但考虑到小说是基于《克隆人战争》的剧本改编,而动画本身要照顾儿童受众,笔者对《黑暗门徒》的剧情还是持正面评价的。

其次是沃斯身边的女人。

《共和国》漫画中,除去绝地和基法人(Kiffar)的守卫者组织不谈,与昆兰·沃斯有过重要交集的女性角色共有两位,分别是罗丝·莱(Ros Lai)和哈琳·亨茨(Khaleen Hentz)。前者是达索米尔某女巫部族主母的女儿,曾帮助沃斯挫败了无限波事件(详见《共和国》漫画第23-26期《无限的末日》(Infinity’s End))。后者则曾是奉杜库之命监视昆兰·沃斯的间谍,但渐渐与沃斯产生感情,最终成为了沃斯的妻子(详见《共和国》漫画和《绝地:杜库伯爵》(Jedi: Count Dooku))。

罗丝·莱(左)和哈琳·亨茨(右)

很明显,阿萨吉·文崔斯在《黑暗门徒》中扮演的角色,正是这两个角色的融合。虽然文崔斯与罗丝·莱共有的达索米尔女巫身份可能只是纯粹的巧合,但她与哈琳·亨茨的共同点却不能简单地用巧合二字来解释。悲哀的是,文崔斯过早殒命,没能像哈琳·亨茨一样得到美好的结局。

当然,有继承就有改动,此处仅举沃斯的师父索尔姆(Tholme)一例。

漫画中的索尔姆

如前文所述,按《黑暗门徒》的剧情,索尔姆在克隆人战争中死于文崔斯剑下,而这一真相的揭露正是最初促使沃斯堕入黑暗面的一大因素。但在EU中,索尔姆不仅活过了66号指令,还在沃斯彻底摆脱黑暗面的过程中起到了极大帮助。索尔姆遭遇的这一设定改动,和在第三季死于非命的埃文·皮尔(Even Piell)是一致的。只不过埃文·皮尔在死前有不少戏份,索尔姆得到的却只是一段全息录像,记录着他与文崔斯交手直至殒命的过程,实在可惜。

最后说一个小插曲:

虽然昆兰·沃斯的形象直接来源于《幽灵的威胁》,但官方却一度不承认电影中那个背景人物是沃斯本人,而是以“外形相似”之类的理由搪塞了过去。结果,星战正史全面重启后,设定书《终极星球大战》竟然顺水推舟为《幽灵的威胁》中的那人正了名,确认他就是昆兰·沃斯。

三、阿萨吉·文崔斯与暗夜姐妹

阿萨吉·文崔斯的概念画

阿萨吉·文崔斯的形象概念原本是为电影《克隆人的进攻》创作,虽然当时并未得到采用,但后来被引入《共和国》漫画等衍生作品,最终在2008年的《克隆人战争》剧场版中登场,成为了《克隆人战争》动画系列的常驻角色。

《克隆人战争》中的阿萨吉·文崔斯

暗夜姐妹最早正式亮相于1994年出版的小说《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是一个以达索米尔行星为基地的女巫组织,社会结构为母权制、领导人被称为“主母”(Mother)。这些设定一直被沿用到《克隆人战争》中,基本没作改动。

《克隆人战争》中的暗夜姐妹

按旧设定,文崔斯原本出生于拉塔塔克(Rattatak)的一个军阀家庭,幼年父母双亡,后被一位名叫基·纳雷克(Ky Narec)的绝地收为学徒,因师父惨遭杀害而逐渐投入黑暗面,接着又被杜库伯爵收入麾下,成为一名为邦联效力的刺客,但在克隆人战争末期选择了隐居。

基·纳雷克

总之,阿萨吉·文崔斯原本与暗夜姐妹毫无瓜葛,直到《克隆人战争》动画改变了一切。

改动的肇始,是第三季第十二集《暗夜姐妹》(Nightsisters)。

本集中,杜库在西迪厄斯的授意下企图除掉实力日益增长的文崔斯,结果完全失败。文崔斯带伤来到达索米尔,得到暗夜姐妹的塔尔津主母的救治。救治过程中,随着文崔斯的回忆,她的过往被一幕幕揭开……

按旧正史的分级体制,杜库企图除掉文崔斯的剧情首先便覆盖了漫画《执迷》中的相关设定。但重点还不是这里,而是文崔斯的出身。

新设定中,文崔斯出身于暗夜姐妹,但她的母亲迫于保护部族的压力,用文崔斯与犯罪分子哈尔斯特德(Hal'Sted)做了交易,将文崔斯送给对方做奴隶。结果,威奎人凶徒残杀了文崔斯的奴隶主,基·纳雷克刚好在此时赶到,发现她身怀原力天赋,遂将她收为学徒。之后直到被杜库收为学徒的剧情,与旧设定大同小异。

哈尔斯特德带走文崔斯

除去殒命和隐居这新旧两种最终结局的差异不谈,文崔斯身世的变化,无疑是新设定对她最大的改动。通过这一改动,《克隆人战争》以一种较为自然的方式引出暗夜姐妹,之后更是围绕该组织,尤其是塔尔津主母,展开了一些列故事,甚至于“复活”了著名反派达斯·摩尔,将他设定为塔尔津之子。

塔尔津主母

可惜的是,暗夜姐妹作为动画中的一大势力,在第四季后期便被格里弗斯剿灭,其头目塔尔津主母则在《达索米尔之子》中丧命,而文崔斯也在本书中身死。目前,已知的暗夜姐妹相关角色中唯有达斯·摩尔不知所踪,结局未明。但他作为反派,再次出场并领便当走人也只是迟早的事。

《克隆人战争》对文崔斯的设定改动,主要是一头一尾,即身世和结局,在人物性格上并没有像昆兰·沃斯那样颠覆;而对暗夜姐妹的改动,除去疑似过早被团灭这一点之外(《向莱娅公主求婚》的时间设定在《绝地归来》之后),主要体现在领导者身上。

《克隆人战争》动画中,暗夜姐妹的领导者是塔尔津主母,创建者未知。而在旧设定中,是一个名叫格思泽赖恩(Gethzerion)的女巫在旧共和国末期创建了暗夜姐妹,并一直居于主母之位到雅文战役八年后。但是,格思泽赖恩在动画中始终毫无存在痕迹,显然主创人员并没有在这一设定上遵循EU。

格思泽赖恩

除了这些改动外,在暗夜姐妹的原力使用理念上,《黑暗门徒》还借助文崔斯对旧设定做了深化。

旧设定中,暗夜姐妹是一个信奉原力黑暗面的派系,使用原力的方式多表现为“魔法”。《克隆人战争》动画中,最初也没有触动这一设定,但在《黑暗门徒》中,文崔斯对沃斯说出了如下一段话:

“我与几个姐妹谈过。她们给我讲了接受训练的经历。暗夜姐妹比任何人都更了解黑暗面。我们沉浸在黑暗面中长大,但我们可以在将它用作工具的同时保持自我——不像西斯那样。你必须学会维持平衡。”

这样一来,与同为黑暗面使用者派系的西斯相比,暗夜姐妹就显得在内在理念上更为“理性”、“自律”。

最后,暗夜姐妹的训练方式也在本书中得到了完善。

在暗夜姐妹村落中的水潭深处,生活着一只被称为“睡者”(Sleeper)的古老生物,它力量强大且意志坚强。部族中的年轻女性如果渴望获得承认、正式成为暗夜姐妹的一员,就必须先潜入水潭,利用黑暗面唤醒“睡者”,控制它,进而迫使它交出一部分躯体。随后,这部分躯体会与其他物品一起,用潭水熬煮,炼制出生命之水(Water of Life)——暗夜姐妹使用魔法的主要依凭。

生命之水

不过,文崔斯因为与暗夜姐妹离散多年,回归部族时年龄太大,不适合接受该试炼,所以通过另一种方式获得了暗夜姐妹的身份。详见《克隆人战争》第四季第十九集《屠戮》(Massacre)。

维持平衡的理念与生命之水的炼制都是很有趣的设定。然而由于暗夜姐妹灭亡过早,以及《克隆人战争》被砍,这些设定没能得到很具体的表现,颇为遗憾。

四、总结与展望

一方面,就小说质量而言,《黑暗门徒》在EU作品中其实称得上良好,与《克隆人战争》的其他故事单元比较,水准甚至可算上乘。据笔者所知,本书有望翻译引进。阅读英文原版有压力而又对这段故事感兴趣的星战迷,不妨期待中文版的推出。

另一方面,《黑暗门徒》集中反映了《克隆人战争》甚至于整个旧正史体系的根本问题,也就是正史分级体制下较高级别作品对较低级别作品“既大量借鉴又毫不尊重”的态度。从创作者的角度来看,这种做法或许无可厚非;但对一个共享世界观的作品体系来说,其伤害却不可谓不大。

如今,官方早已宣布废除分级体制,转而尝试建立统一正史,电影、《克隆人战争》动画以及多数在2014年4月25日后推出的小说、漫画、影视剧和游戏等作品将全部处于同等地位。在这样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星战宇宙能否真正做到革除过去的弊端,展现出全新的面貌,目前由于作品数量实际不多,内容又较为分散,所以暂时无法下定论。等到类似“克隆人战争”这样大量作品集中的时期出现后,真正的挑战才会随之而来。

更多内容请关注机核网

点击【阅读原文】给原作者点赞!

↓就这儿!戳死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