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瓷

古小涛 2018-03-29 15:49:46

文/古小涛



江南的雨季,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细雨丝斜斜地落下,润湿了黄土地。


“生明啊,赶紧的,把土坯子放进窑洞摆好,看这天要下雨了,别误了好时辰。”生明爹看着灰蒙蒙的天,若有所思。


这杨家烧的青花瓷是这十里八乡中口碑最好的,釉色明亮,瓶身光滑没有一丝裂纹,最特别的是到了晚上,瓶身还能发出微微的宝蓝色的光,甚是奇特。杨生明是杨家烧窑的第八代传人,村里人都说他是烧瓷器的一把好手,才二十出头,烧的青花瓷就能跟他烧了一辈子窑的爹相比了。大家都说这孩子的技术活儿已经超过他爹了,可生明总是觉得自己还是不如爹,因为生明烧不出天青色的青花瓷。


烧窑的人都知道,窑洞里的温度和湿度都对烧出来的青花瓷有影响,这温度容易控制,可这湿度的问题只能看老天爷了,因为这青花瓷最上等的天青色只有在烟雨天才能烧制成,烟雨天能使窑洞里湿度刚刚好,这一点是烧制天青色青花瓷最重要的条件。可这条件听上去简单,实际上确是难上加难啊,这种碰运气的事情就像等着太阳打西边升起——不可能的事啊!有时看着天要下雨,赶忙把土坯子放进窑洞烧,却马上太阳就出来了,要不就是雨太大或是太小,这老天爷的心思,摸不透叻!


杨家还有一个烧窑的小技巧,就是用的土跟别家的不一样。不同于别家用的庄稼地上的土,生明爹每次烧窑用的土都是村头乌拉河畔的土。生明爹说,这土是在河水边的,水是活水,土自然是好土。


这天生明挑着桶去河边取土,取到一半,忽听见不远处有阵阵欢笑声。顺着声音寻去,生明看到了一个女子领着一群小孩在玩呢!女孩长得教生明想起城里曹员外家挂在正厅的仕女图:身着一身素绿的衣裳,乌黑光亮的头发,仿佛使她的皮肤显得更为光彩,这是生长在黄土地上的人所特有的一种白净而红润的皮肤,在太阳底下,隐约可以分辨出在皮肤上还裹着一层细绒般的汗毛。


生明看得出了神,忽然间,手中的桶掉在了地上,生明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欢笑声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女孩看到生明,目光忽地与生明的目光相遇,像触电一般,女孩低下头,连忙领着娃娃们走开了……


生明晃过神来,女孩已经走掉了……


虽说只是见到个不认识的女子,但不知怎的,生明心中总是想着那个女子,总是盼望着能够在下次取土的时候见到她。可之后去了几次,也没见到过。


这天生明依旧挑着桶去河边取土,不一会儿,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欢笑声,生明立马放下担子,循着笑声望去。


没错,是她!


黄土地生长的男儿自然比寻常人大胆些,生明竟轻轻地走向那片笑声,他想认识她!


女孩也没察觉到,待得一个娃娃说“这个人是谁啊?”时,女孩才反应过来。这时生明已经走到她身边了。


“那..那个,妹子早啊。”生明脸上微微泛红,“我是村那边烧窑的杨生明。”一时,生明竟不知讲些什么,只顾挠头。


“小哥早,我和我爹这些天才搬来舅舅家,住在村东边那。我叫柳如是。”女孩脸上泛起红晕,但说起话来竟没生明那般拘谨。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慢慢地也没了先前的拘谨,偶尔两人竟一起大笑起来。到最后,生明还和娃娃们一同玩起了游戏,欢笑声顺着乌拉河传向远方……


如是,如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之后的几天,每每生明去河边取土,总是能遇见如是。与之前不同的是,如是身边没有了先前玩闹的娃娃们,只有如是一个人,似乎是故意在等着谁…


而每次生明取完了土,总是要跟如是打声招呼,然后一同坐在河边。有时生明给她讲些烧瓷的过程、技巧,如是坐在旁边,默默地听着,眼里泛着光。晚了些,两人就一同回去,踩着乡下特有的石子路,一路上总是有些不知名的花传来阵阵芳香,天空的霞光披在两人身上,两人就这样慢慢地走到村路口,然后挥手告别……


回来时,生明爹总是会问:“你这干啥去了?那么晚才回来?”生明支支吾吾:“没..没啥,我看村头的土不怎么好,走了远了些地取土。”


“那行吧,下回早点吧。”生明爹有些不解,但好像明白了什么。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庄稼地上的稻谷割了一茬又一茬,燕子筑的巢叠了一层又一层。生明和如是心中的情谊也逐渐深厚。


一天晚上,生明牵着如是的手从河边回来,路边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田上的清风伴着花香吹送到二人脸上。


如是轻轻靠在生明肩上说:“生明哥,我好喜欢这样的生活,我想和你这样生活一辈子。”


生明看着如是,牵起她的手说:“好,我答应你,我们就这样生活一辈子。”


如是看着生明,眼里泛着光,她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值得她托付一辈子。


那一天,他们聊了很多,聊了之后的美好日子,还聊了他们的孩子,如果有孩子男娃就叫虎子,女娃就叫柳儿。两人走在乡间小道,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过了几天是隔壁村赶集的日子,生明和如是约好了赶着牛到集市上去卖顺便买点新鲜玩意儿。生明牵着牛走着,忽地这大牯牛踩到了什么,哞的一声惨烈的叫出来,然后发了疯似的往旁边如是身上冲去,生明还没回过神来,如是已经被大牯牛一角撞起,身子碰到了路旁的树,头却重重地磕到了这树……顿时鲜血直流,“如是!”生明急忙忙跑过去“如是,如是!”


生明抱着如是,这会儿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眼泪只是扑簌簌地留下。


“生明哥,”如是撑着最后一口气对生明说“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不会的,你不会死的,我不许你死,你说过要跟我生活一辈子的...”


“对..对不起,生明哥,我做不到了。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说完,如是闭上了眼睛……


许多年过去了,青花瓷烧了一窑又一窑,雨下了一场又一场,可这烟雨却没出现过。生明也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者。


又是一年雨季,天空灰蒙蒙的。不一会儿,细雨丝斜斜地飘下来,风一吹,却在空中打了个转,使得周围变得像在烟雾中一般。


“呀!这是烧天青色青瓷的烟雨啊!快,快下窑!”新的烧窑人惊喜得说。


屋外边,生明坐在竹椅上,望着天空,喃喃道:“这雨,我也曾见过……”



◆  ◆  ◆  ◆  


这是小涛第一次写小说,写了好久,总是断断续续的,应该是所谓的“处女作”吧,嘿嘿~


之前在朋友圈看到了朋友发的一张图片



于是就有一些灵感了,就想写篇小说。想来我记得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布置过一项作业,就是写一篇科幻类作文,就是小说吧。记得当时特积极,想象力也特丰富,竟然一个中午的时间写出了2000字的科幻小说,大概内容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写完后又工工整整地誊抄一份交给了老师,可之后老师却没有再提起这项作业......


现在那份手稿也找不到了,想重拾记忆写一篇也写不出来了。本文《青花瓷》小涛酝酿了很久,文笔粗糙,希望你们喜欢呀~


小涛之后可能也会有原创小说刊登,望大家多多支持,嘿嘿~


大家晚安!




古小





“愿十年后我提着老酒,

愿你十年后还是老友。”

这儿的文章都是小涛原创

谢谢你的欣赏和喜欢呀

转载请注明出处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