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帝王-全本小说阅读风流帝王免费在线看

块块的 2018-05-04 14:59:42

风流帝王-全本小说阅读风流帝王所有章节免费在线看,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所有章节

第14章祸不单行

面对几大捆宗卷,叶天头大如斗,不过,他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以了解案情的起原经过。


这不仅关系到一个大臣的身家性命,而且,在这种时候,他急需忠心耿耿的人才,忠臣,那可是杀一个少一个呐。


略略看了个大概,叶天对谭江民的案情总算有了一些了解。


事情的起因,是死鬼皇帝为讨丽妃欢心,专门替她建造一个宏伟奢华的倚月宫,于是有几个大臣上书直谏,结果惹恼了死鬼皇帝,脑袋被砍了,家也被抄了。


内阁大学士谭江民与那几个被抄家砍脑袋的大臣关系极好,又属于武功候常青山的保皇一派,于是被别的大臣上书弹劾,死鬼皇帝是个大昏君,下旨把谭江民打入天牢,所幸武功候常青山等大臣力保,才拖延至死鬼皇帝驾鹤归西还没有被问斩。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就是这样了,内阁大学士谭江民似乎是蒙冤入狱,至于那几个被砍脑袋抄家的大臣,死得很冤枉,他们可都是敢于直谏的忠臣啊。


我叉叉的,死鬼皇帝是在自毁长城呐!


得,死鬼皇帝的那些什么烂罪名都得由哥来承担,烂摊子得由哥来收拾,谁让哥的灵魂占据了死鬼皇帝的这副臭皮囊。


那几个冤死的大臣被抄家,家财被充公,成年男丁不是被砍了脑袋就是被发配边疆作苦役,女的则被充作官妓,看来,得给他们平凡才行呐。


叶天高声叫道:“来人!”


“奴婢在,皇上有何吩咐?”门外传来内侍监首席大总管苏子伦阴柔刺耳的声音,皇上去了乾清宫后就把轰走,但听闻皇上又回到御书房,他赶紧跑过来侍候。


唔,这老阉货好象对哥有点忠心嘛,但不知道忠心度是多少?


华夏古国的历代皇朝,太监宦官把持朝政的事件数不胜数,有个别野心大的家伙甚至起兵造反,叶天想着就有点怕怕,不过,苏子伦这老阉货似乎不怎么拉帮结党,好象也没有干涉朝政,真要是这样,他对哥忠心耿耿,哥可以考虑不炒他的鱿鱼。


叶天当即下旨,为那几个被抄家砍脑袋的大臣昭雪平反,没收的家财如数退还,反正人也死了,顶多追封什么忠肝义胆之类的虚名,他们受尽折磨的妻子赐封浩命夫人,子女再封个闲散的从六品虚职作为补偿,这些封号又不用花掉他一枚铜钱。


苏子伦领命,之后命手下小太监出宫传圣旨,一个时辰之后,小太监回来禀报,那几个冤死大臣的家眷长跪在宫门外求见皇上谢恩。


“呃,她们说是要谢恩?”叶天以为自已的耳朵听错了,哥抄了你们的家,砍了你们的老公,不对,是死鬼皇帝,你们竟然还谢恩?


小太监小心翼翼的重复说了一遍,叶天才确信自已没有听错,妈妈嘀,当皇帝就是好啊,可以无法无天,嘿嘿。


不过,他实在不好意思去见那些个孤儿寡母,犹豫了半晌,才移驾乾清宫,让瑾妃替他出面安抚。


“皇上圣明。”瑾妃喜滋滋的行礼,带着贴身侍女喜儿,还带上一些宫里的糕点,在一群宫女小太监的簇拥下前往宫门安抚那些孤儿寡母。


瑾妃心里当然开心,皇上,真的变了,变得有些圣明了,这对大周国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儿。而且,皇上不让丽妃出面,而是让她出面,这不仅是对她的信任,也是对她的宠爱。


瑾妃才出去没多久,便有小太监匆匆呈递一份五百里加急塘报,另有内阁首辅张廷登、武功侯常青山等一众大臣求见。


原因无它,北方连年旱灾,加上虫灾,颗粒无收,树皮都被啃光了,饥民遍野,背井离乡的百姓延绵上百里,灾情严重的地方甚至发生了吃人的现象,官府如不再采取紧急措施,开仓放粮赈灾,极可能发生民变。


事态严峻,内阁首辅张廷登等一众大臣联名上书,请求皇上下旨,开仓放粮赈灾。


看着一个个脸上一副为国忠,为民请愿的大臣们,叶天心里非常的不爽,妈妈的,一个个满身肥肉,家财万贯,明知道北方灾情严重,光知道嘴上说,却不拿出一点实际行动来,说来说去,还不是要哥掏国库的银子?


看过帐本之后,他知道自家虽然是真龙天子,却穷得连个叫花子都不如,那死鬼皇帝整一个败家仔,把若大的一个国库都败得精光,一两银子都没给他留下,财政还是赤字呐。


短期内该如何弄到大把的银子啊?叶天很头痛,这皇帝可不好当呐,建立忠于自已的军队需要大量的银子,北方灾情严重,赈灾迫在眉睫,可真是急死人啊。


偏偏这帮肥头大耳的家伙只会耍嘴皮子,说了一大堆的计划,都是要他掏腰包出银子,就没一个开口说要无偿捐助的。


唔,等等,捐助,这帮家伙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吗?哥就是要拔你们身上的毛,心中突然想到一个妙招儿,他不禁乐了。


在一众大臣叽叽喳喳争吵不休之际,内侍监首席总管苏子伦匆匆进来,低声道:“皇上,镇阳关八百里紧急塘报。”


这年头可没有手机电话等高科技的通讯设备,消息全靠快马传递,八百里加急,那可是传递消息的最高级别,说明这份塘报非常紧急了。


叶天打开一看,眉头立时大皱起来。


这是一份紧急战报,金国大军突然不宣而战,漠北重镇云阳关失陷,云舞关被围困,三关指挥使宋岳已调兵遣将增援,同时飞骑奏报朝廷,请求调派大军增援。


妈妈的,该死的金国人,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北方灾情最严重的时候突然开战,简直是要人命啊!


哥好象特倒霉啊,第一天上朝,就接二连三的碰到要命的烂事儿……


且不论最后的输赢,这战事一起,先不说战死多少士兵,波及多少无辜百姓,光是这粮草武器装备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这对财政赤字的朝廷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妈妈嘀,屋漏偏逢下雨,这他X的真真是祸不单行啊!


第15章战与不战

叶天咒骂着,让苏子伦把这份八百里加急的塘报传给大臣们看,他这个冒牌皇帝才当了一两天,对漠北一无所知,最好还是先听取大臣们的看法,同时下令把所有文臣武将都紧急召进宫来议事。


御书房虽然宽大,但挤不下这么多人,他只有移驾金鸾殿,听取文武大臣们的意见。


皇上紧急召见,那些在家喝酒的、与小妾胡天胡地、在青楼一掷千金销魂的、打猎的、串门访亲的文武大臣们都急匆匆的跑来,他们再是急,也是衣冠整齐,叶天就是想找渣儿罚款都找不到借口。


听闻边关告急,整个宽敞无比的金鸾殿就象炸了窝的蚁群,文武百官叽叽喳喳的吵作一团,有主战的,有求和的,也有少数大臣缩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总之乱哄哄的吵成一团,令人心烦。


其实,皇上突然下旨,替之前几个因反对大兴土木,劳民伤财而被抄家砍头的几个大臣昭雪平反,让大臣们始料不及。


皇上突然来上这一手,等于是完全推翻了之前的定论,也等于是皇上自已抽自已的耳光,皇上反复无常,天威当真难测啊。


一些之前有份弹劾的大臣吓得胆颤心惊,力保内阁大学士谭江民无罪的一众大臣则是精神大振,皇上,也有清醒的时候,还不算完完全全的昏庸无能啊。


当然,以内阁首辅张廷登为首的一些元老大臣对皇上的这一道圣旨极感不满,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与朝臣商议定夺,完全是独断专行啊,那还要我们这些大臣何用?


不过,现在最紧急的是处理北方的严重灾情与边关突发战事,事关大周的危急存亡,必须立刻商议定夺,些许小事就一时顾不上了,何况,这事可大可小。


以内阁首辅张廷登为首的大多文臣主张力治北方灾情,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安抚民心,避免他们聚众暴乱,对于金国的不宣而战,以求和为主,派出使者与金国谈判,满足他们的一些要求。


这帮文臣可是口才极好,说得头头是道,理由千万种,攘外必须先安内,国内稳定了,才能安心对外,只需多送金国金银珠宝美女,得到一些利益的金国大军必定退兵。


“草泥马隔壁的,和谈?整一帮卖国求荣的大汉奸!”叶天满头黑线,心里问候张廷登等主张求和的大臣们的祖宗八代N遍。


以武功侯常青山为首的大部份武将则认为,与狼子野心的金国求和,无异于卖国求荣,犯我大周天威,虽远必诛!


犯我大周天威,虽远必诛,这话,哥爱听,妈妈的,哥来自高科技的现代社会,岂能输给古人?如果治不了金国,哥也没脸再混下去了!


叶天心中早有主意,只是要怎么打才能狠狠教训金国,他就不知道了,唯有寄望主战派当中,谁能出个好主意。


他叉的,这帮文武大臣里,就没一个诸葛亮一般的妖孽存在?能给哥分忧解难的?


还有,这帮文臣真他叉的太能打口水仗了,战或不战都能吵上半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据理力争,吵个没完没了,就差没动拳头了。


“皇上,牧淳风来了,奴婢让他在御书房候着。”苏子伦接到一名小太监的禀报后,在叶天的身边低声禀报。


头晕脑胀的叶天无奈的叹了口气,看这帮文武百官的势头,只怕吵上几天几夜也没有一个结果,他决定还是先去见牧淳风。


赈灾的事情紧急,边关的事情紧急,坐稳江山的事更急,他觉得还是先组建忠于自已的禁卫军为首要。


牧淳风带着八名精心挑选的属下候在御书房外,看到皇上走来,齐唰唰的躬身行礼。


八名精心挑选的秘密禁卫容貌各异,身材不一,但都透着一股子的精明干练与狠冷,而且武技都不错,都是一流高手的水准,叶天相当满意。


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牧淳风如果想杀自已,有的是大把的机会,叶天相信他的忠心,自然也相信他精心挑选出来的禁卫。


八名秘密禁卫当即被叶天封为龙虎侍卫,贴身保护,把他们激动得连连跪下谢恩。


皇上与牧淳风低声说话,内侍监首席大总管苏子伦很识趣的站在远处,皇上秘密召见牧淳风,当然不想让人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如果这点常识都没有,他岂能服侍三代帝王而屹立不倒?


皇上似乎比往常有点不一样了,单止看他不留宿承德宫,宠幸那狐媚子就知道,这天,要变啰。


不管天怎么变,他只需尽他的本份,伺候好皇上,稳坐他内侍监首席大总管的宝座就行,至于其他的人,爱怎么闹就怎么闹,总之,有人要倒大霉了。


叶天心里挂着赈灾与边关的事,询问牧淳风的一些事情后,正打算回金鸾殿去,口中随意问道:“牧指挥使,如果云阳关失陷,云舞关被困,你身为三关统帅,当如何处理?”


皇宫禁卫指挥使,是他口头上给牧淳风的官职,当然,君无戏言,只要牧淳风把以前那些受过特训的秘密禁卫召回来,他就成立禁卫营,而牧淳风就是禁卫营的指挥使。


一声指挥使,令牧淳风激动得热血沸腾,差点又要跪倒谢恩,他不知皇上要把他安插在哪一营,但君无戏言,总之,指挥使这个正三品的武官衔,他是当定了。


他加入秘密禁卫,为的还不是一生的荣华富贵?而今,梦想多年的荣华富贵竟如此轻易到手,怎不令他激动得想要大吼几声,以渲泄内心的兴奋与激动?


他内心虽然激动无比,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水,没有被突然降临的荣华富贵弄得不辩东西南北,皇上的问话令他愣了一下,随即冷静下来,小心翼翼道:“皇上,臣若有说不对的地方,请皇上恕罪。”


叶天不禁笑了,这厮,鬼精着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