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首发!长篇科幻连载小说:《霾的国》 001

天生勇气 2018-10-10 12:59:55

点击关注,中国最专业、有趣的跑步视频自媒体

 

一只苍蝇在窗户上爬,在蓝色背景的玻璃上嘤嘤地搓着手,紧盯着果篮里的人工合成水梨。这是一个拒绝生物的世界,我已经很久没看见昆虫了。


窗外是高饱和度的蓝天,没有一丝杂质,白云也纹丝不动,白得一眼就让人辨识出这其实不是什么窗户,而是一层窗户纸

 

霾纪65年,我生在一个普通工薪阶层的家庭,家里只买得起80层楼的房子。80楼不上不下,恰恰就在350米。父亲多次埋怨母亲,当初为什么不多花点钱买间再高几层的房子。再高几层,你的身份地位会有质的变化。

 

楼层越高,房价越贵,高度决定你的社会等级。

 

雾霾穹顶停留在地表400米。400米上是真正的蓝天白云,阳光可以刺透窗户晒得地板十分温暖,暖得可以光脚踏在上面。

 

400米之下是阴森迷离的世界,好在科技实现了在家也有400米之上的感觉——如果你不是特别在意真实与虚幻的话。

 

学校里的老师经常说,如果窗户是透明的,我们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大大的烟囱直插霾霄,大型工厂把400米之上的纯净空气导进地下,利用人工合成的光能源栽培植物和果实,再把二氧化碳的工业原料排回到雾霾穹顶。

 

老师说到这里瞟了我一眼,因为上次老师谈到这里时,我在私下悄悄地嘀咕,即使窗户透明也看不到窗外。同学们嬉笑,老师愣了下,这次没用粉笔头弹我,不是因为我说的都是大实话,而是粉笔这种只允许在教学中使用的违禁品不能滥用。

 

雾霾中生活25年,眼看就要大学毕业。在我大部分的生命轨迹中,我没经历过春夏秋冬,只有湿热和寒冷;我没经历过黑夜和白天,只有昏暗和相对昏暗;我更没见过星星和月光,据说那是天空中最玄妙、精美的东西,那里有爱情,还有诗。可惜那些都是雾霾元年之前的传说了。

 

事实上,作为的一名历史系学生,我的大学本科毕业论文课题就是,近现代史方向,探究雾霾元年前后社会结构变迁史考据。在我爷爷辈儿的时候,那里有太多的新奇的传说和有趣的故事。可自从那次“不能说的事件”之后,一切都变了。

 

可以说是科技拯救了我们这个穹顶之下的世界——

 

随身携带的雪梨移动微型新风系统,能够让人类暴露在户外环境中长达30个小时,让无数生活在地平线的人们,恢复了行动的自由。

 

雪梨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SOS操作系统,有3000多款与雾霾有关的软件。最著名的迷失之城导盲APP,可以通过雪梨手机的摄像头就能扫描识别2到50米之外的移动物体,大大降低了雾霾中的户外交通事故。

 

雪梨集团下属的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研制出了能够在地下温室培育的人工合成水果——当然还是以温润清肺的水梨为主。

 

都是“雪梨”。

 

人们常说,没有什么救世主,但是我认为雪梨公司(Sydney Co.)就是我们的上帝,他们开发了最前沿的科技治理雾霾,他们提供食物,他们提供娱乐内容,他们为我们建造了世界上最密不透风的家。

 

为了毕业论文,我的这次田野调查就准备了雪梨公司的一款效果最好的移动新风过滤器。这次田野调查我是精心准备,因为它对于我来说就是一次关于好奇心的探险。

 

我的历史老师说过,要研究现代社会,你需要观察每栋大楼400米左右的楼层,那里是资源重新分配的交集地带,有想往上攀附的百姓,也有好奇下层社会想要“体验生活”的权贵阶层。这里鱼龙混杂,在这里你可以读懂人类的好奇心和欲望。

 

想要研究10年内的历史,只需要研究每栋大楼的一到三楼。因为这里是雾霾污染程度最严重的地方,三楼之上,空气中的PM2.5指数基本平均分布。三楼之下,这里住着社会的弱势群体。只有他们才能读懂人间的沧桑和事态的炎凉,因为他们对每一次事件都刻骨铭心。

 

想要研究50年的历史,我们需要到郊外,到田野乡村去。那里不仅是海平面,而且暴露在户外中,是雾霾、酸雨侵蚀最严重最危险的地区。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鲜有人类生存,近几十年人批量的人类遗迹得以保存,只有外表斑驳的墙面和不断坠落的瓦片在诉说着那遗失的世界。

 

想要研究100年前的历史….那里是一片未知数。没人知道100年前的真正样子,事实上,就连霾纪元年的“那次历史事件”我们也不能随便提及。只是同学间偶有流传雪梨图书馆的某本藏书会记载些只言片语的传闻。

 

别说100年前,我们的爷爷和奶奶都在“那次事件”中走散,同学的祖辈甚至还被“清洗”。

 

在雾霾当空的日子,“希望”是一种易碎的奢侈品,所以我们不被允许缅怀历史。“回忆太多的历史会遮蔽住你对眼前生活的向往,甚至失去希望。”这是某国家级报纸的社论,在很多人看来,其实不无道理。所以当我下定决心做这个历史考据的选题时,老师,父母,我周围的朋友都是震惊的。

 

霾纪65年,人们的出行方式非常“便利”——就是尽量避免出行,所有商品买卖、体育运动、娱乐活动、教育都在大楼里一条龙搞定。如果一定要走出大楼,就只能坐真空地铁了。从一栋大楼到另一栋大楼,上车,乘车,上楼,全程都不需要新风过滤器。这也是政府公共设施的一部分。

 

不过田野调查就不行了,说它是一次“探险”真不为过。

 

我要乘坐真空地铁到最远的一栋大楼,然后在边防处严格接受严格的强制装备检查。暴露在户外空气中,PM2.5高达5000μg/m3,二氧化硫的含量同时也破26000μg/m3。除了高浓度的固体颗粒物,暴露在空气之外最危险的就是下雨。一旦下雨,雨水经过400米以下的空气中变成强酸,腐蚀一切。

 

但是,那些曾经外出田野调查回来的学长们说,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极强的暴露感。四周一片混沌,“伸手不见五指”的比喻成为现实。我们只能相信在雾霾中雪梨公司的导航仪(SOS上的迷失之城APP只适合短时间、短距离内使用)。

 

然而导航仪并不是每次都管用,在雾霾爆发期,PM2.5大小的固体颗粒物中隐藏的磁性微粒(Magnetite)形成一种聚合效应,聚合在一起的磁体会影响到导航仪的电磁系统——虽然这种影响极其微妙,但请你试想身边都是这种微妙的电磁铁…….

 

我田野考察的这个村庄叫做“土庄村”,很普通的名字。事实上,这也是我选中他的原因,名字普通,村庄普通,也最有代表性。我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心底深处的想法告诉别人,因为我怕,害怕外面的世界,在一个名字普通的“土庄村”,或许幺蛾子能少一点?尽管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选择。

 

土庄村离最近的一栋大楼(站点)有30公里,从地铁站出来,只能靠着导航仪摸索前进。来之前我也做了一些功课,土庄村兴盛时曾经有700多户人家,人口一度达到近3000人,虽然没有多少良田美池,但山间也阡陌交通,后山连着省外的高山余脉,算是一块中规中矩的小镇。霾纪元年,和这个国度所有其他的没有庇护的村庄一样,在那次事件中变成一座荒村,逃亡的逃亡,离散的离散。

 

如今,在酸雨和雾霾中,成片破败的房屋已经溃烂不堪,此刻在雾霭中显得格外妖异。我想起了那些古典文学小说中的描述和演绎(据说一百年前这些小说奇幻修真小说十分流行)。至少村庄里的人是家家户户几乎相连的,不像我们现在居住的大楼,每户人家之间隔着厚重、密不透风的碳板。虽然雪梨公司号称这种碳板能完全阻隔和吸附两户房子之间的霾尘,但是它也抹杀了我们的“邻里关系”。

 

“关系”在霾纪是一个危险的字眼,比如“梅奥人际关系理论”是政府重点批判的理论。这种理论强调人是“社会”的人,而不是经济的人。现代观点认为,只要制度、科技、工业协作达到一定的高度,人们是可以完全抛弃家庭外部的人际关系的。

 

事实上,有激进的左翼组织一度提倡,在家庭内部也应该彻底断绝“关系”的存在,因为父母的功能只是存在于生理,一旦婴儿降生,只靠精准的科技和流水线抚养程序,是完全可以取代父母的地位的。

 

“梅奥”因此也成为了霾纪元年同时莫名消失的一批社会学家之一。在雾的国,他的名字完全不能提。

 

正当我想到这里时,突然旁边的瓦砾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在PM2.5指数逼进6000的大气环境中,是不可能有除我以外的生物存在的。惊诧之余,有人重重地拍了我的肩膀。那力道之重,更像是一块板砖砸到我的肩头。

 

然而更糟糕的是,我发现雪梨移动过滤面罩上显示的PM2.5指数突然暴增至12000,或者说,警报一直在闪烁,而我压根没有发现。在这种环境下,空气中的二氧化硫浓度不用等酸雨,很快就会腐蚀我的防护服。他转身看去,整个人僵住了......

 

<连载中>


Story by: Yadi

Written by :Ming



勇气精选
跑者们都爱看    


勇气视频:跑步姿势2016威斯跑山赛盲人跑者何亚军

涨姿势:膝盖保护 | 跑姿 | 跑者礼仪 交叉训练 

来剁手:紧急救生毯运动帽子 | 头巾 运动bra | 手杖 | 头灯 | 运动水壶 | 水袋包 | 跑步省钱秘笈 | 跑鞋 | 跑步眼镜 | 跑步内裤 | 装备收纳 | 精致跑者指南

怎么穿:夏季跑步穿衣 | 秋季跑步穿衣 | 冬季运动穿衣 | 女生发型 | 巧用头巾

惊奇故事:鲨口脱险自杀小队866公里穿越铁人奶奶  | 跑步胖妞 铁三大厨BBC解剖胖子 最酷奖牌

观点:100英里 | 跑步热潮衰退 | 极简主义已死 蹭跑 | 没有奖牌的马拉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