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两痛-全本小说阅读爱恨两痛免费在线看

西南热点集 2018-08-20 10:47:21

爱恨两痛-全本小说阅读爱恨两痛所有章节免费在线看,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所有章节

第三十三章 萧珩VS简童


    沈修瑾去了纽约,苏梦也不知道这件事,毕竟东皇国际,仅仅只是沈修瑾名下一个产业,甚至不算做是什么特别的产业。


    仅仅只是自己一个消遣的地方。


    也只是因为那一天,在这里,见到了简童。


    沈氏集团,才是沈修瑾的大本营。


    沈家,是一个庞然大物,真正的豪门世家。


    沈家,有传承,传承几代人,在一代一代人的打理下,沈家越来越繁荣。


    而到了沈修瑾的手中,沈家的繁荣和规模,空前之大。


    沈修瑾的第三天,简童再一次,在东皇国际,见到了一个熟人。


    “你怎么这么喜欢走楼梯间?”萧珩身上有一股邪魅的气息,很容易就蛊惑了很多的女人,萧珩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魅力,自然,游历花丛中,一直得心应手。


    没想到,在楼梯间里抽支烟,能够遇到这么个有意思的女人。萧珩身上,此刻还有尼古丁的味道。


    简童张了张嘴,还有些懵……“你是……”


    “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薄唇绽出一抹邪魅的笑,一只手靠近了简童的脸,缓缓地,往下……他的视线,也跟随着手指,缓缓落在那张并不美好的唇瓣上。


    一下子,当初那一吻的感触,瞬间记忆起来……很想很想,再品尝一次呢。


    这唇瓣——到底是有怎样魔力,能让他出差回来之后,马不停蹄就奔来了这里。


    “你这里,”萧珩的眼中,只有那张唇瓣,修长的指尖,触碰上简童的唇瓣,简童歪头避开,萧珩也不恼怒,只是轻笑着说道:“别动。”


    边说着,手指再次伸向那张唇瓣去……简童怎么可能说不动,就不动,她有些难堪地转开脸。


    “再乱动的话,我可就直接吻上去了。”萧珩这话,实在露骨。


    简童耳根赤红……怎么会有这种人的!


    萧珩乐了。


    这女人……就因为这种话,就脸红耳赤了?


    天呐!


    现如今,还有如此天真的女人吗?


    堪称活化石一般的存在了……前所未有的少见!


    简童并不懂男人心,她大学时候,就被丢进那个牢狱之中,沈修瑾没有给她从女孩儿长成女人的机会,岁月也没有给她蜕变的机会。


    至如今,她依然不像是这东皇国际里多数的女人一样,了解男人,明白男人。


    “我记得你,你是……萧先生。”她连忙岔开话题。


    萧珩听而未闻,只是手指摩挲着她的唇瓣,径自说道:“你这里……”他的手指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却有奇异的电流,从他的指腹传到四肢百骸,萧珩愣住了……


    不解疑惑地看着面前被他压在电梯扶手上的女人……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认为她的长相和身段,对自己有任何的吸引力。


    果真,只是因为生了一张好唇吗?


    “你这里……我想确认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萧珩风马牛不相及的说了一句简童听不懂的话,这话,也太莫名其妙,即使是别人,也会听不懂吧。


    话落,简童来不及理解他的意思,唇瓣便被一道温润覆盖。


    她猛然瞪大眼睛!


    这算什么?


    这是什么!


    “咳,咳咳……”一道轻咳声响起,简童恍然一惊,猛然清醒,伸手用力推开想要加重这个亲吻的萧珩。


    朝着那道咳嗽声望了过去。


    “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是秦沐沐。


    秦沐沐最近有些惨。


    否则,又怎么会放着电梯不坐,却费力的跑楼梯上下?


    从来不知道,电梯里的斗争……原来也可以这么精彩。


    无须多问,秦沐沐和当初的简童一样,被人故意涮了。


    只是秦沐沐从没有想到,会在楼梯间里看到这一幕。


    萧珩……她认识!


    是那个萧氏集团的总裁,多金帅气,会所里很多的女人,都恨不得能够榜上这么个金龟婿。


    可是……简童?


    人人都想要榜上的钻石王老五,居然会在楼梯间亲吻一个……又丑又瘸的跛子?


    不知是因为最近在东皇里受到的似有若无的打压,还是因为心里那股莫名的嫉妒,秦沐沐明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想惹事的话,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去,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可是,她在看到萧珩吻的女人是简童的时候……一股子怒气和嫉妒,她忍不住就去打断了这两人。


    看到秦沐沐,简童慢慢地埋下头,沉默,便是她如今对秦沐沐的态度。


    “萧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


    萧珩听到那女人特有的粗嘎的声音,他是能够拦住这个女人的,但是,此刻,他自己心绪有些不稳,眼神莫测地目送简童上楼离去的背影。


    “萧先生。我是秦沐沐。”


    眼前的男子,简直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完美男人。


    英俊的外表,帅气的脸庞,堪比模特儿的身材,还有周身散发的气质……秦沐沐发现自己的心脏跳的飞快。


    萧珩缓缓转过头,视线从简童离去的方向,终于落在了秦沐沐的身上,对面突然冒出来的那女人……不,应该称之为女孩儿,更合适一些。


    萧珩嘴角始终含着一丝不变的笑笑容,注视不远处的女孩儿……那女孩儿的心事,萧珩看得一清二楚。


    粉面含羞,娇红的脸庞,年轻的活力,弹性的肌肤……确实有一股清纯动人的股活力。


    可是……怎么办呢?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丑女人赤红的耳根,伸手摸了摸唇瓣,两次亲吻她,一次比一次强烈的感触。


    第一次,只来得及碰了一下她的唇瓣,就被姓沈的坏了好事。


    第二次,就是刚才,也只来得及吻上她的唇瓣,来不及过多的感受,来不及深入这个吻,又被一个好事者坏了好事。


    挑起桃花眼,深邃的目光扫了一眼对面那个自称秦沐沐的女孩儿,萧珩嘴角的笑容一丝没有变,“你叫秦沐沐?”


    秦沐沐呼吸一蹙,顿时激动:“对,我,我,我叫秦沐沐。萧,萧先生,我,我替你服务。啊……不是,我是说,我是这里的服务生。我,我……”


    “呵~”一声低沉性感的轻笑,从萧珩的喉咙里悠扬地溢出,萧珩嘴角的笑意更深,修长的大腿朝着秦沐沐迈过去,“你要替我服务?”


    “我……”


    “别紧张。你很可爱。”


    悠扬性感的声音,听在秦沐沐的耳中,她胸如擂鼓一般,羞红了脸,萧珩眼底划过一丝冷意……真是,倒进胃口,矫揉造作。


    却道:“我记住你了,你去工作吧。”便优雅从秦沐沐身边经过,笔挺修长的身躯,缓缓下了楼梯。


    只不过,他这么一来,秦沐沐一颗少女萌动的心,却落在他的身上了。


    这……也真是个够狠的狠人!


    秦沐沐上楼,遇到简童,心里没来由不畅快:“女表子。”


第三十四章 是非起


    简童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室友,会见面恶语中伤。当真是因为她那么的不堪,那么的让人厌恶吗?


    轻轻扯开嘴角,一丝若有似无的惨笑。


    她无声的看了秦沐沐一眼,那一眼,可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可能,也是一种“认清”。转身,简童用着她的跛脚,缓慢的消失在秦沐沐的眼中。


    秦沐沐就仿佛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难受,垂再大腿边的手掌,愤愤的握成拳头,眼睛死死盯着那道深一脚浅一脚的背影。


    她不懂,这个女人那么可怜,凭什么刚刚在自己的面前,表现的这么傲气!


    她——简童!


    凭什么傲气!


    一个跛子!


    一个为了钱摇尾乞怜的可怜虫!


    一个没有长相没有身材还到处勾搭男人的丑八怪!


    她又想起了萧珩那张邪魅俊美的脸,秦沐沐心底更加愤恨……一定是这个贱人主动勾引萧先生的!


    旁边有人一直注视着秦沐沐和简童,直到简童离去,秦沐沐的表现,周围的所有人都看在眼底,虽说,这个秦沐沐现在也是不招人待见。


    但是,人们的八卦心理总是很强悍的,能够跨越一时的厌恶,别有用心的问道:“怎么回事啊秦沐沐?你怎么又跟她杠上了?”


    “她”自然指的是简童。


    秦沐沐心里正愤怒,被人这么一问,气愤之下,冷笑道:“我会和一个狐媚子杠上?”


    旁边的几个人一听“狐媚子”三个字,眼睛顿时一亮:有戏!


    “喂喂,什么狐媚子啊?那个简童?”


    秦沐沐如捣蒜:“我刚在楼梯间里看到她和萧先生抱在一起呢。”


    萧先生?


    这三个词,可谓不敏感!


    “萧先生,不会是那个萧珩萧先生吧?”有人惊呼出声:“不能吧,那可是超级钻石王老五,有钱多金帅气有品位,能看上她?一个清洁工?”


    “我亲眼看到的,他俩在楼梯间抱在一起亲吻。”秦沐沐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凭什么啊!


    那个女人什么都不是,又丑又瘸没学历,为了钱什么都肯做,这么肮脏的女人,凭什么是……她!


    秦沐沐早已忘记了简童的好。


    “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她。以前我和她住一个宿舍,她那时候是清洁工,每天也是少言寡语,我以为是个安分的呢。


    没想到是这样子的,和这种人住在一个宿舍里,每天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我都快吐了!”


    “这个简童,也真的是……”


    “住嘴!”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你们几个是没事做了吗?吃饱撑着?蓁蓁和露娜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


    来人正是安妮,可以说是东皇资质最久的……服务生!


    秦沐沐见到安妮,顿时就想起当初就是这个安妮,在那么多人面前给自己难堪,还不让晓晓跟自己说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有些人就是仗着自己在东皇做的久了,趾高气昂,到处指摘别人,也不看看,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服务生。”秦沐沐到底是s大毕业的,嘴巴也非常犀利。


    安妮看都不看秦沐沐一眼,冷笑着望着其他人:“好心提醒你们,别步上蓁蓁和露娜的后尘。爱听不听。”


    说完,安妮转身就走,人走到拐角处,依然可以听到身后传来的八卦声:


    “这个安妮,也太把自己当回事。老是拿蓁蓁和露娜的事情来说是,蓁蓁和露娜,那是犯了东皇的忌讳,东皇上头的人,讨厌到处搬弄是非、但是却不禁止私底下的竞争。


    别说东皇了,换做哪个公司,都是这样的,安妮还拿蓁蓁和露娜说事,根本就是两码事。”


    转角口的安妮,暗自摇摇头,找死的人,劝不住。


    只是那个简童……看来又要遭罪了。


    安妮不打算去打小报告,这种事情,不惹一身骚就好。


    在东皇,早就学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能够看在昔日同事的份上,劝说那几个人一句,已经是她的仁义。


    至于劝说而听不进去……“算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


    下班后


    外头突然下起了小雨,起初雨势不大,简童每晚都会缓慢地走回去。


    自然,今晚也不例外。


    东皇对面有个24小时便利店,收银台前。


    “小姐,总共五十六块。”收银台上,搁着一把雨伞。简童看了一眼雨伞,这已经是这家24小时便利店里,最便宜的一把,她又看了看手里的钱包,五十六块钱,她当然有,犹豫着……


    “谢谢你,我突然想到,雨势不大,可能不需要这把雨伞了。”


    走出便利店,简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裹紧,蜷缩成一团,埋着头,往前走。


    雨势不大,对她而言,并不会太难受,只是左腰那里空荡荡的,每当天气变化,总会疼痛难忍。


    好不容易快到家了,这老天爷,就跟变脸似的,一瞬间,“哗啦”!大雨倾盆!


    挨到了家,把钥匙捅进门里,打不开。


    再捅……还是打不开!


    简童愕然了一下。望着关的严丝合缝的门板发了一会热呆,随后……扯出一抹苦笑。


    她和秦沐沐依然是一起住在宿舍里。那次的事情之后,她和秦沐沐之间,就更是井水不犯河水。


    其实,这样的两个人住在一起,恐怕谁心中都不舒坦。也不知,梦姐是忘记调换宿舍,还是说,公司认为,这种员工之间的小矛盾,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自从那日之后,秦沐沐对自己的态度就大变样。


    只是,就算秦沐沐对自己再不屑一顾,像今天这种,反锁大门不让自己进屋的事情,也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秦沐沐,秦……”她扯开嗓子,想要喊屋子里的人开门。但刚喊出声,声音就戛然而止,缓缓地埋下头,她闭上了嘴巴……屋子里的人,是打定主意不让自己进屋,任由她怎么喊,都会听不见。


    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不是吗?


    站在大门口,简童抬头看向天花板……“哎,没有去处了啊……”


    轻呓一声,女人背对着大门,缓缓地滑了下去,靠在身后的门板上,把身上的衣服更裹紧一些,好冷……


    再裹,她身上的衣服,依然是湿的……好冷……这一夜,便靠着身后的门板,囫囵的睡过去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