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M星人的礼物】第6集 思维回归

苏永智童话工作室 2018-08-26 17:27:29

前五集回放——

第1集 发明家先生来访

第2集 海滩上的摄录

第3集 盛情挽留

第4集 FTF国际组织

第5集 “银河号”上的险境

1

导演先生睁开眼,恍恍惚惚,如梦似幻:“我这是在哪儿呢?

这么多人齐齐整整地坐在这样一间大屋子里,怎么这间大屋子还在轻轻晃动?”

“各位旅客、各位朋友。”前边的喇叭响了。

导演先生听着好纳闷:“旅客朋友,莫非我是在火车上,可火车车厢不是这样子的。在轮船上,轮船的客船也不是这样子。这是什么交通工具呢?”

喇叭接着说:“我们‘银河号’航班继续飞行。我们已同地面进行联系,地面对我们‘银河号’航班在一年后的今天突然出现,感到震惊。一年前的今天,我们‘银河号’航班在这条航线上,飞往Z国首都埃得加,起飞不久就遭到了三名匪徒的劫持。当我们的班机遭到干扰,辨不清方向的危急时刻,后舱的歹徒却去拉炸弹的引信……接下来,班机怎么样了呢?据地面说我们突然从雷达屏上消失了,至此再没有出现。地面派出飞机搜索,没有找到班机残骸。航班神秘失踪了。所以我们现在突然复出,令世人震惊。更为震谅的是那三名歹徒,现在不在班机上。他们去了哪儿?怎么样了?不得而知。各位旅客、各位朋友,谁能提供这方面的线索,请同机组联系。”

这,渐渐唤起了导演先生的记忆:对,自己乘坐“银河号”班机,是装扮成Q国《星夜》周刊记者加斯特,去Z国执行FTF总部的任务的。消失了一年,怎么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年了,那项任务已没必要完成了。可我的护照还是加斯特的,一旦在海关让人发觉冒名顶替,该怎么办呢?

导演先生设想自己离机碰到的难题,不由自主地从怀里掏出护照,翻开来看,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导演先生自己。

“我的护照变了,我的面孔变了没有呢?”导演先生急着想找一面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前后左右看了看,机舱内没有。

“厕所里有卫生间。”导演先生揣好护照,起身来到厕所。

插好门,导演先生照着镜子,对着护照上的照片,端详着自己的面容,满意地笑了:

“是谁帮我做的这么巧呢?是FTF总部?不可能,他们没有这么大的神通。是使班机神秘失踪的那股力量?”

2

目的地到了。

舱门打开,乘客们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

导演先生坐着没动。他明白,“银河号”班机复出,已成为轰动世界的重大新闻,机上的每一个人都会成为记者追猎的新闻人物。导演先生最不愿在闪光灯下露面,更何况他现在这样子。

“别怕,下了舷梯往右拐,有车接您。”一个声音传入导演先生耳内,导演先生起身,加入离机行列。

导演先生一出舱门,就被舷梯旁闪烁的镜头瞄上了。

在当晚的电视新闻和报纸上,导演先生发觉那上面没有自己的身影,令他惊奇不已,这是后话。

导演先生走下舷梯,按照那个声音的吩咐,向右拐。密密的人墙自动为导演先生让开一条路,不远处果然停着一辆小轿车。从闪烁的车灯光芒中,导演先生看到了“导演先生请上车”的信息。

导演先生加快脚步,钻入车内。

3

导演先生一看司机座上的人,大吃一惊:“啊,发明家先生,您是不是又是M星人的化身呢?”

“既是,又不是。”发明家先生起动车子,“我确实是我本人,但我接受的是一个神秘指令,让我到这里来接您。”

“是M星人的指令?”导演先生问。

“不能确定。不过照目前的很多谜来说,归结到外星人身上,也不算勉强。”发明家先生转过头瞟了一眼导演先生,“有了思维摄像机,还称心如意吧?”

导演先生略一思索:“我觉得最满意的是在FTF总部工作的那段日子,思维摄像机发挥了重要作用。”

“是吗?导演先生,那么请您看看这张报纸。”发明家先生腾出一只手,将报纸递给导演先生。

昔日廉洁楷模  今天贪腐囚徒

——E国前总统加纳蜕变纪实

这头版通栏标题,让导演先生震惊。导演先生一目十行地看着正文,那一件件事实,让他触目惊心:

“真没想到那样清廉的加纳会变得这样腐化,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导演先生,”发明家先生说,“我带您去看一个人,帮助您很好地认识一下自己和自己的信念。”

车子飞快地驶出郊外,进入一片大森林。

路,越走越窄了。发明家先生停车后,和导演先生步行起来。

发明家先生说:“这个地方平常不大有人来,主人也不希望有人来看他,而我俩是例外。”

“他是谁呢?”导演先生不愿多问。但他明白,发明家先生让自己见的这个人,一定不同寻常。

前面出现了一幢房子。

发明家先生上前敲敲紧闭的房门。片刻之后,门开了,站在导演先生面前的是FTF的那位官员,导演先生又吃惊不小:“怎么是您,您怎么会在这儿?”

“是的,我在这里专候二位光临,请进吧。”官员客气地握住导演先生的手,把他俩让进屋。

屋里有一张床,几把椅子,简陋得让导演先生不可思议。

落座后,官员说:“一年前,是我派您到Z国执行任务,让您有了‘银河号’历险。那时我们都在为FTF效力。今天不知您是否还会回FTF总部,但我已不再是FTF的成员了。”

“什么,您离开了FTF?”导演先生问。

“是的,当我按照新的思路,想开创FTF工作的新局面,把像加纳这样勤政廉明的官员推上高位后,我发现自己错了,错在忘记了‘世界万物均处在运动和变化之中’这样一条朴素的辩证法真理,片面地认为好人永远是好人,‘坏人’永远不会变好,同时也没有料到自己在反贪腐中,也会滑入贪污腐化的泥坑。当我把一个个贪官污吏送上审判席,自己却应该受审判——尽管没有人会审判我的时候,我是多么苦恼,最后不得不离开FTF,到这里过隐居生活。人,真是个古怪的动物,不要说认识别人,连自己都难以把握啊!”

听着官员的话,导演先生陷入了沉思之中。

4

告别官员,发明家先生问:“导演先生,您准备去哪儿?”

“回去、回去,让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这一年中的变化,真让导演先生感慨万千。

“好吧,我们回去。”发明家先生和导演先生照原路走着,走出小路,坐进轿车。

轿车无声地启动。跑了一段路,导演先生发觉车子飞了起来。他向窗外看着,看到了机翼,看到了白云。小轿车已变成了小型飞机。

“导演先生,您回去后,还用思维摄像机拍您的电视剧?”发明家先生问。

“没有劳作的收获,是没有意义的收获。我将仍从事我的老行当,做我的导演工作。思维摄像机还是让它休息去吧。思维有思维的快乐,这种快乐就是使思维者本人不借助摄像机也能够看得见的,干么还要摄下来呢?至于别人怎么思维,那是别人不容侵犯的神圣权利,干么要干涉呢?”导演先生平静地说完,不再说什么。

回到家里,导演先生倒头便睡。

第二天醒来,导演先生摸摸身上,思维摄像机不见了。

这一切,对导演先生来说,犹如一场梦。(全文结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