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男人混.蛋不是罪

热点频道 2018-11-20 14:05:59

第1章 兄弟反目

“飞哥,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一个年轻的小伙拉扯着身边这个面容消瘦的男子,他已经被男子的举动吓的不轻了。

借着园区街道上昏黄的灯光,小伙警惕的环顾四周,生怕被巡逻的园区警卫发现这一幕。

林飞的双眼血红,他看不清自己的眼睛里是汗水,还是泪水,此刻,他只想着痛打面前的这个昔日的好兄弟。

当听到身边人的劝阻,林飞才恢复一丝冷静,他凝视着面前这让个他第一次被算计的人,这个曾经的兄弟,曾经的同班同学,曾经最好的朋友,罗凯。

林飞自幼跟着爷爷学习基础功夫,也就是扎扎马步之类的,但这样也使他的体格有些异于常人,若不是林飞贪玩厌学,也许会获得爷爷的一些真传。

当今的社会不是讲拳头的社会,是讲钱和关系的社会,出来混世道,才发现除了打架的时候,拳脚根本不管用,其实他念及旧情,根本没下死手,不然这罗凯早就死翘翘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辛苦的奋斗,却抵不过别人几顿饭的贿赂,越是想不通,林飞心情就越是难受,又一次的举起了手臂想要暴打,却被旁边的小伙子一把拉住了。

“飞哥,行了,这是在园区,小心被警卫发现。”年轻小伙好意的劝阻着,都是他的兄弟他根本不想看到这一幕,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也只能相劝了。

林飞这才放下了高举的胳膊,他知道,现在再不能忍受的事,他也得忍,突然之间,林飞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有些厌恶。

林飞吐了口痰,抹了把脸上的汗,冷眼看着地上已经被自己打的惨不忍睹的罗凯说道:“行啊!你在这里好好混,老子不干了,老子去外面当混混,看你每天出来的,九个门堵你,堵死你!”

林飞脱了工衣,全身只穿一件单薄的衬衣,顺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转身离开了现场,他突然有一种想要逃离这世界的感觉,脚步便开始走的飞快。

经过这一次,林飞开始怀疑自己,怀疑兄弟,难道义气在利益面前,真的不堪一击吗?

“飞哥,你真不干了?”年轻小伙叫赵彤,个子不高却很健壮,这和他的能吃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赵彤和林飞还有刚才被打的罗凯三人都曾是同一所技校的同班同学,他现在还不清楚林飞动手的原因,虽然都是他的兄弟,但是他依然选择了拥护林飞,因为他相信林飞这样做必有原因。

三人毕业被分配到了这丰阳万华工业园区打工,进来才知道,只要年满十六周岁,给门口招人进厂的一些钱,就可以在园区工作了。

而林飞三人上三年技校,苦哈哈的等着毕业分配进来,却发现跟人家没上过学的工作没什么两样,而且人家十六进厂干三年成了主管,他们进来还得给人家打下手。

“飞哥,你真的想好了?这马上就要升线长了,你……”赵彤还没说完,林飞就打断了他的话:“升个屁线长,被他妈罗凯给挤了。”

“啊?不是吧?不是你的全技员吗?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作业员直接升线长?”赵彤十分的惊讶,怪不得刚才林飞下手那么狠,这其中必有什么内幕。

林飞一路沉默着不肯说话,直到出了园区的大门,林飞才舒了口气,刚才在园区里也是有些担心的,万一被警卫看到可就不好了,说不定还得送去公安局。

天色已经全黑了,现在是深秋时节,马上就十一月份了,看着这秋凉的气氛,林飞有些郁气的说道:“走吧,咱喝酒去。”

二人找了个小饭馆落坐,这一带的饭馆都不大,但是却都很赚钱,这件饭馆是林飞等人常来的一家,服务员见是熟客,便笑盈盈的上前招呼他们。

林飞心情非常的郁闷,此刻只有想要一醉方休的感觉,便要了几瓶白酒,赵彤一看林飞这架势,便知道今夜不喝多是不行了。

“你知道那小子上次问我借钱干什么么了吗?”借着酒劲,林飞终于了打开了话匣子,迷醉的眼神中充满了空洞和无助。

“不知道啊!”赵彤感觉林飞有些莫名其妙,这眼神真有些不对头,他清楚林飞有些功夫,可从未见他这么凄厉过,以前在学校打架下手也没这么狠。

“呵,他请老龚吃饭了,还不止一会。”林飞苦笑着摇摇头,终于算看清现实了,上技校的时候老师就说了,人一出社会就会变质,没想到这一切居然来的这么快。

“啊?那你还要不要他还了?”赵彤吃惊的看着林飞,罗凯也向自己借过钱,当初也没有告诉自己他拿去做什么,现在林飞说出了真相,自己也应该想想该怎么办,还要不要他还。

“还个毛,就当他的医药费了!”林飞烦躁的说道,有些事情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毕竟曾经是兄弟,今天下手也确实有些狠,就算去要他还,林飞也拉不下脸来。

林飞又是喝了一通闷酒,先前要的三瓶高粱白,已经见底了,“老板,再来两瓶!”林飞酒气冲天的高喊着,人也费劲的要往起站,赵彤急忙拉住林飞,朝着走来的服务员说道:“不要了,不要了!”

“怎么不要了?我还没喝够呢!”林飞醉汹汹的爬倒在了桌子上,很快就沉睡了过去。

“唉!”看着林飞倒在桌子上,赵彤无奈的叹了口气,桌上的三瓶白酒自己只喝了一杯,剩下的全被林飞干掉了,赵彤只能将林飞送回家了。

林飞住在园区外面,和对象租的房子,对象叫陈莉,是从南方来的,俩人搞上没多久就同居了,在这地方,这种情况也是普遍。

赵彤刚将林飞送到了家门口,林飞就扶着墙壁开始大吐,赵彤赶紧帮忙拍着林飞的背:“飞哥,以后别这么喝了,坏身体。”

“有什么用?没用!我只是个穷鬼,没人会看得起我,就连老龚都买罗凯的帐,不给我机会,是我的错吗?不是,不是,还是我笨!瞎了眼!居然认识了这么一伙人!”林飞说着醉话,唧唧歪歪的,脑子里什么一片空白,却又乱的很,好像又有很多东西想要诉说出来。

冷风一吹,林飞酒醒了大半,头昏脑胀的说道:“彤子,给我根烟!”

赵彤看林飞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让他清醒清醒也好,“飞哥,有些事说开了想开了,就好了,没必要苦恼,咱还年轻,路还长着呢。”

“我懂!”林飞沉闷的抽着烟,赵彤说的话他都知道,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自己刚进入社会便体会到了巨大的压力,是啊,路还长着呢,难道这压力也要伴随自己一路么?

“飞哥,你这不干了准备怎么办?”赵彤趁着林飞已经清醒了,避开了之前发生的事,想着谈论谈论今后的事。

“能怎么办?先在这住两天,老婆还在呢,不行找个其他干的吧!”林飞现在有些后悔刚才的行为,想到对象还在这呢,自己不能一个人跑回家去吧。

“哎!这样,我认识咱厂子里的安保部一个警卫分队长,要不介绍你进去?”赵彤适时地提了个建议。

“啊?你还有这关系呢?我咋不知道呢?”林飞惊讶的看着赵彤,他不知道赵彤居然有这样的关系,看来这家伙也挺会为人的。

赵彤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嗨,不是你想的那样,上次厕所抽烟被他逮住了,请他吃了顿饭,给塞了几包烟过去了,后来就留了电话玩到一块去了,你要不要试试,我找他问问。”

林飞迟疑了,这警卫虽然比普通员工要强,但自己能不能干了,还是个问题呢,他知道警卫们其实就是靠着捞偏门赚钱的,今天去厕所逮个抽烟的敲诈几百,明天去路上逮个走错道的扣了厂牌索要点,据说有个警卫曾经干了一个月就赚了一辆面包车的钱。

“这个麻不麻烦啊?”林飞有些疑惑的说道,他知道警卫可不是好当的,光有手脚是不行的,若是没有关系,也是很难进的。

“我去找那个队长问问,估计没什么问题,前两天他还问我想不想干呢。这事也不用麻烦,就是直接把资料调过去,工号底薪还是原来的,厂牌换一换就行了。”赵彤说着将手机掏出来,亮了个手机号。

“行,明天你帮忙联系一下,我负责请客烟酒。”林飞踩灭了烟头,朝着赵彤点点头,赵彤也起身和林飞告了别。

回到家,陈莉还在玩电脑,这电脑还是俩人一块买的组装机,平时玩个游戏逛个论坛也是林飞一大爱好。

“还没睡?”林飞看看表,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今晚的事发生的太多了,又喝了这么多酒,林飞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睡着了就不用胡思乱想了。

陈莉没有回话,她最近迷上了语音聊天,正在歪歪上跟人们聊的火热。

林飞也不管她,脱了被吐脏的衣服,扔进一旁的洗衣桶里,就钻进被窝里睡着了。

第2章 林家拳

早晨醒来,林飞看表已经十点多了,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去上班的打算,决定等待赵彤的消息,如果当不了警卫,再想想其他办法。

想到要当警卫,林飞便觉得自己应该有一点能力才行,虽然林飞在学校时候也经常和人干架,但那都是年少无知随大流的胡踢乱打,即使自己会一些功夫,但如果遇到厉害的可就不好说了,再说警卫队里很多人都是当兵出身的,没有个技巧功夫,很难突出的。

正在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林飞想到出来之前,爷爷曾给了自己一个绣花锦囊,说是遇到打不过的人,就拆开来看看,绝对管用。

想到这,林飞赶紧翻箱倒柜的寻找锦囊,找了半天,终于在自己行李箱的最底层找到了。

林飞想到这一定是爷爷的什么绝世秘籍,说不定还是什么灵丹妙药,就和修真玄幻小说里的主角一样,能成仙呢。

林飞颤抖的打开锦囊,里面有一张纸条,林飞大喜,急忙拿出来一看,心却凉了半截。

纸条上是爷爷告诫他的话,大概就是说什么遇事要冷静,做事要果断,男人要学会保护四样东西,脚下的土地,自己的父母,怀里的女人,身边的兄弟。

还说什么,当今社会平和才是真,不要动不动就靠武力解决,如果遇到什么事,要先跟对方讲道理,要以理服人,如果没什么事不要动手……

林飞看到这里彻底失望了,本以为是什么快速发展的捷径,没想到是一堆告诫自己的话,林飞曾亲眼见过爷爷制服一头发狂的牛,还有很多有钱人想给爷爷投资去大城市建武馆,可都被爷爷拒绝了,说什么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大城市里有比自己更厉害的人物,是自己敌不过的,怕都是后晚节不保,想平稳度日。

林飞现在十分后悔当初没有跟爷爷多学一点东西,要不然现在肯定不是个样子。

就在林飞沮丧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纸条上最后一段字居然是这样写的:如果动手了打不过,而且对方三番五次找你麻烦不肯放过你,那么我这里有套拳谱,可以供你使用,但是切记,不要伤人。

林飞大喜,看来是有好东西了,心里默默的想着:谢谢爷爷了,实在对不起,虽然不是遇到强手,但是为了工作,为了生活,我还是先练习了。

林飞仔细的翻看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什么拳谱,林飞不禁懊恼,难道是爷爷骗自己的?

郁闷过后,林飞不再多想,现在已经接近十二点了,自己还是先去吃点东西,等下午回来再好好捉摸,实在不行,就给爷爷打电话问问吧,大不了编个谎话嘛。

考虑好后,林飞出了门,家对面就有饭店,本来就是随便吃一点,林飞还得回去研究那字条里的秘籍在哪,便随意的要了个盖饭。

“哼哼,你是林飞?”一个染着绿毛的男子拿着一瓶啤酒站在了林飞的面前,阴冷的说道。

“嗯,你认识我?”林飞边说边打开桌上摆的一瓶汽水,咕嘟嘟灌了一口。

“嘭!”随着一声闷响,男子拿着的啤酒瓶在林飞的脑袋上开了花,空瓶还好,那可是装着啤酒的,实实在在的砸蒙了林飞,啤酒顺着脖子滴滴拉拉的流到了地上,血也跟着流了出来。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吓傻了,跑的跑,躲的躲,服务员也不出来结账了,躲在后厨不敢出来。

“哼!小子,我们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主家说了,让你小心点,昨天晚上的事不算完,但我们只打一次,其余有什么疑问你找主家就行了,我想你知道是谁!”绿毛男一脸嚣张的说着,根本不把林飞放在眼里。

当林飞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走光了,他的脑子反反复复的就是一句话:昨晚的事不算完!

是罗凯!林飞很清楚,但是现在已经顾不得报仇了,先止血才是关键。

林飞来到最近的一个小门诊,里面坐诊的是一个穿着红色羊毛衫的中年大妈,看到林飞满头的鲜血淡淡的说:“被打了吧,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吧,我给你止血!”、

林飞只好懵懵懂懂的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大妈利落的动作。

只见中年大妈拿了一盆水,给林飞头上的伤口开始清洗,林飞郁闷坏了,居然不先消毒,万一自己感染了怎么办。

“没事,这事情我见得多了,那天有七八个小后生来我这止血呢,你这点伤算小的了。”大夫的话吓了林飞一跳,这伤还算小,不过自己看不见也不敢说什么。

“我觉得你剃个头更合适包扎,怎样?剃了吧?”大夫看着林飞,征求的说道。

林飞只好点头,自己进来一句话没说,人家大夫就知道该怎么办,还是省点力气说话吧,还不知道会不会感染,能活多久呢。

只见那大夫拿起一把推子,噌噌的就开始给林飞剃了起来,林飞又是一阵震撼,没想到这大妈居然是个全能高手,什么都能干了。

一个三毫米不过一会就出现在了林飞的头上,林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居然还有些男人的硬朗,真不知道这个大妈是大夫还是剃头师傅。

“好了!”在林飞浑然不觉的时候,头上就多了圈白色的纱布,林飞突然想到那这招去骗爷爷不就行了,根本不用化妆,于是林飞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呦,小伙子,还留念呢?你以为那是胸章啊?”看着林飞的动作,大妈笑着说道。

林飞没理会大妈的话,站起来问道:“多少钱!”

“给个剃头钱就行了,五元!”大妈一边收拾着残局,一边说道。

林飞痛快的给了钱,回到刚才的饭店,向服务员打包刚才点的盖饭。

服务员看到林飞回来,大惊失色,没想到这小伙子还挺有耐力,边给林飞装盒饭,边说:“你以后小心点,别再惹着他们了,他们都是一群不要命的混混!”

“嗯?”林飞奇怪的看着服务员:“难道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但是知道他们就在这附近混,据说跟的老大很厉害,你就别招惹了,安安分分的吧!”那服务员说的好心好意,可林飞不这么认为。

骨子里倔强的林飞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算了,一定会有一天他有机会把这个仇报了的!

林飞回到家,狼吞虎咽的吃完了盖饭,开始在锦囊里寻找拳谱,林飞找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就在自己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鹿鼎记,说不定夹层里有什么玄机。

果然,在夹层里有一张薄薄的羊皮纸,上面居然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林飞大喜,挤满找过放大镜开始研究了起来。

上面全是古字,林飞一个都不认识,这让他头更疼了,没想到有了拳谱,却不认识字,说不定认出字来又没有练习的方法,林飞有些想放弃了。

撇了一眼,桌子上的电脑,林飞顿时有了想法,从柜子里拿出组装电脑时送的手写板,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查找起来。

用了很久的时间,林飞才翻译完一小段,不由得苦恼起来,这样找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啊,爷爷也真是的,居然给了古文版的,难道就没有现代简体字版本的吗?

翻译完这一小段,已经是下午七八点了,林飞决定先练习这一小段,剩下的等以后慢慢再来。

林飞有些功底,而且拳谱上的话跟爷爷教他的基本相似,只是感觉每一招的变化更多一些。

陈莉下班回来,看到林飞脑袋上裹着纱布,正在打一些莫名其妙的招式,就跟电影里的李连杰一样,不禁有些傻眼。

“你干什么呢?神经了?”陈莉上前摸摸林飞的脑袋,看着他头上包扎的严实,嗤笑道:“是不是发神经自己撞到了,撞傻了?”

林飞不说话,他现在已经进入一种境界,根本感觉不到有人在旁边跟自己说话。

“噗!”只听一声脆响,林飞朝着窗台上的花盆推了一掌,竟然将花盆震裂了,只是裂缝希望才没有碎掉,但这也是很不错了,因为陈莉看到了裂缝。

“哇哇!你是谁啊?是不是穿越过来附我男友身上了吧!”陈莉大惊的说道,难道小说是真的?她最近看了很多穿越宫廷的电视剧,已经深深的陷入其中,时刻想着如果自己能穿越该多好。

现在的社会已经被这些YY文化所染了,七零后读名著,八零后读武侠,九零后读玄幻,零零后读穿越。

陈莉和林飞都是被这些文化所熏陶的人,如果自己有个穿越来的男友,陈莉当然很高兴,说不定到时候自己也能写本小说叫:我的穿越男友。

“说什么呢,我还是我好不好!”林飞已经收功,而且听到了陈莉刚才的话。

“啊?我以为奇迹出现了呢,那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啊?是不是真气啊?再表演一边吧!”陈莉兴奋的说。

“什么啊,只是力道好不好!”林飞也奇怪,同样的招式,按照以前爷爷教的,顶多能让人皮疼一下,没想到按照拳谱上写的,却能让花盆震裂,虽然只是很小的缝隙,但已经很强了,到了人身上,说不定就让他骨裂了。

第3章 蛮横的杨光

次日一早,还在做梦的林飞被一阵电话铃声从梦中惊醒,林飞懒洋洋的抓过手机,本来是不想听的,但看看是赵彤的电话,还是接了起来。

“飞哥,快起来吧,我和那警卫队长约好了,就在园区南大门对面的快客餐厅里,你来吧,九点半准时。”电话那头是赵彤欣喜的声音,看来事情是办成了。

林飞起身换了一身简洁的衣服,自己拆开了纱布,发现伤口已经结痂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平头伤疤,居然比往日多了一丝痞子的味道。

到了快客,林飞在稀少的食客中,很快看到了赵彤,此时正他在拿着手机焦急的看着人堆,估计也在寻找林飞的影子。

林飞走了过来,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赵彤却惊奇的看着林飞的造型问道:“飞哥你咋的了?”

“呵呵,没事,剃了个平头!”林飞故意扬了扬头,不想让赵彤看到头上的伤疤。

赵彤眼里冒光了,佩服的说道:“挺好的哈,我一会也去剃一个,这样看起来帅多了!”

“说说你吧,怎么约了这个点,你没去上班?”林飞打断了赵彤的视线,怕一会再让他看到伤疤,追问自己。

赵彤却一脸愤愤的说:“别提了!昨天去上班了,那便宜货看我昨天跟你走了,居然处处刁难我,还说你很快就完了,我气不过,上了半天就走了。”

林飞心里一噔,看来昨天那些人百分之两百是罗凯那家伙干的了,他居然能认识外面的混混,看来以前背着自己发展的不小啊!

“那你咋办呢?”林飞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也不是现在该办的事,眼前最要紧的,是将来的去向。

赵彤摸摸额头的刘海,靠着椅背叹了口气:“我也跟你去当警卫,那车间我是不能回去了,要回去就只有被羞辱的份了。”

听他这么一说,林飞赶忙阻止道:“别,你还没媳妇呢,还是去流水线上找个吧,你跟罗凯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回去跟他道个歉,安安稳稳上班吧。”

赵彤听林飞这一说便急了,身板也一下子挺的老直:“飞哥,你这是看不起我吗?我赵彤不是那样软弱的人,不要说你走了,你不走我也干不下去了!”

林飞现在连自己都不敢保证,又能保证赵彤什么呢,但为着赵彤这份情义,还是很感动的:“行了,以后咱哥俩一起闯,不管有啥难办的事,我都不会抛下你的!”

赵彤眼眶也有些湿润,不是为林飞的这番话,而是为能有这样的哥们赶紧值得:“行了别说的和咱俩搞基似的,那女警卫里可多漂亮小妹妹了,说不定咱也玩一会制服诱惑。”

听赵彤说的这么三俗,林飞不由的一阵嗤笑:“你到挺会玩的。”

时间过了十几分钟,那警卫分队长还没来,林飞不由的有些着急,这事难道今天办不成了?

又过了十来分钟,从门口进来一个人,也是剃着平头,黝黑的皮肤穿着警卫制服,块头挺大的,看起来威风凛凛。

“飞哥,他来了!”赵彤看到那队长来了,急忙起身,一脸的笑意,林飞也跟着起身,虽然对这个迟到有些不满,但毕竟求人办事,还是恭敬点好。

“呦,小赵啊,你找我什么事啊?”警卫分队长怠慢的看着赵彤,瞧都不瞧林飞一眼。

杨光在警卫队里也是个狠角色,私下里整这个弄那个,外面有认识混的人,里面又都是兄弟,除了几个顶头上司,谁也没搭理过,今天看到林飞,他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看林飞剃的平头和头上新鲜的刀疤,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安稳的住,虽然警卫队需要的就是这种人,但是越是这样的角色,越要给他个下马威,服从自己。

“来,杨哥,坐下说。”赵彤急忙给杨光拉出椅子,邀请他坐下。

林飞见对方对自己没一点好意,知道这些警卫都是臭架子,也不在乎的自顾自坐了下来,杨光落坐一瞥林飞,就是冷哼一声。

“杨哥,是这么个事,我和我兄弟不想在产线干了,想跟你去警卫队,你看能不能帮帮忙?”赵彤边说边伸手给杨光点了根软中华,然后才给林飞和自己点上。

“噢!这事啊,警卫队前两天刚接收了几个部队来的退伍兵,现在人都超员了啊!”杨光吐了口烟,不紧不慢的说着,顺带用窗户玻璃的反光观察着林飞的反应。

赵彤一听急了,他知道杨光的为人,就是个好卖关子吹牛必的人,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把林飞和自己搞进去,但还是得试一试才知道。

“这样啊,那杨哥能不能想想办法?我们请你去金海洋吃饭。”金海洋是离园区不远的一个五星级酒店,这赵彤可是下了血本了。

杨光听他这么说,便知道这小子准备充足了,自己看来不狠狠敲他一笔真对不起自己啊!

“办法也有,你们也不用请吃饭了,金海洋贵巴巴的,一万块钱也吃不出个啥,一个人给两千就好了。”

“两……千?一个人?”赵彤就快吐血了,这么贵,金海洋三人便宜点吃一顿也就两千顶死了,现在好家伙,居然要四千,坑爹啊!

林飞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并没有说话,当听到他居然说每个人要两千的时候,同样吃了一惊,看来这家伙胃口不小啊。

“这都是行情,不是我定的,我也得打点上头啊,我只是个分队长,我给你们办事也不是靠动动嘴就能行的。”杨光一脸不耐烦的表情,他知道这些人都有钱,一个月三千多的工资,存款也该有不少了,而且自己就是吃这晚饭的,靠工资够活个屁。

“赵彤,算了吧,我们走吧!”这时,林飞开口了,他根本不想和这群人打交道,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他们就是靠这些赚钱的,这个岗位也给了他们带来了便利。

“嗬!我只能帮到这了,你们自己选择吧,不是我不帮你们,实在是为难,你看你们两个骨瘦如柴的,警卫队里根本没有你们这种身形的人,你们出去根本镇不住场子,说不定还得被员工打。”杨光见他们要走,便一阵冷嘲热讽的话,其实他们进不进都无所谓,反正当员工也能时不时的敲诈他们一笔。

“那,飞哥,咱走吧?”赵彤知道林飞受不了,他也觉得很没面子,于是强堆起笑脸要跟杨光告别。

“等等!”林飞又拦住了赵彤,冷眼看着那分队长杨哥:“如果我打倒你怎么办?”

“嘿,你还打倒我?”杨光一脸嘲笑的看着林飞,仿佛这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是,如果我输了,给你一万块!”林飞自信的说道。

“好啊!”杨光一听很高兴,这几天正愁没钱花呢,没想到遇到这样的好事。

“呵呵,还不是你开心的时候,我要是赢了,你带我们进去,而且得把你这分队长让给我!”

林飞愤怒的瞪着着面前的杨光,此刻,他已经血脉喷张了,他不管自己有没有能力打到他,但是这口气一定要出,不然谁都可以踩着他横着走了。

祖传的拳法以及从小练习的功底,已经在林飞内心中形成招式,突然感觉到对付面前的这个警卫简直是太轻而易举了,但这也只是感觉,是否是真的,还要进一步的验证。

“哈哈,好,我可是从来都没输过的!”杨哥冷笑的看着林飞,他也感觉自己要赢了,估计自己后半辈子就要靠这个笑话活了。

“出招吧!”林飞淡淡的说道。

“神经病,让我先出招,你不怕死吗?”杨哥虽然这么说,但他已经开始动了,有便宜不占是笨蛋,揩油不积极,脑袋有问题,这一向是杨光的座右铭。

一旁的赵彤现在开始为林飞担心了起来,这接下来可怎么收场,心里已经摸摸的计算着银行卡上还有多少钱,想想办法看怎么给林飞凑够这一万块吧。

“嗵!”“哎哟!”

只听一声闷响,赵彤吓得闭上了眼睛,这可是一招倒啊!秒杀?估计样子也是惨不忍睹了。

赵彤不忍眼看林飞的惨样,但还是睁开了眼,可看到的情景却不禁让他大跌眼镜。他简直不敢相信,林飞居然好好的站着,而倒在地上的,却是杨哥。

杨哥也懵了,这不会是梦吧?自己连林飞如何出手都没有看到,就被放倒了,自己从来没有输的这么干脆利索过,怪不得刚才有不好的预感,原来是要遭灾啊。

“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林飞淡淡的说道,此刻他也有些惊讶自己的能量,昨天震碎花盆也没发现居然力气有这么大,如果自己按着拳谱上的方法勤加练习,必定能打出他内伤来。

“行,我这就带你们去!”杨光也是个说一不二敢说敢做的人,如今自己确实技不如人,虽然并不屈服,但输了就是输了,说过的话还是要算数的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