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阿姨”JK罗琳如何变身“推理小说家”加尔布雷斯?

澎湃视频 2018-07-22 08:47:17

早报记者 整理


《哈利·波特》系列之后,J.K.罗琳虽然维系着和“哈利·波特”迷们紧密关系,但她的写作野心已完全转向成人写作。


虽然实名写作的《偶发空缺》在市场上遭遇了失败,但接着化名罗伯特·加尔布雷斯创作的推理小说《布谷鸟的呼唤》和《蚕》意外获得认可。




“加尔布雷思”系列的前两部《布谷鸟的呼唤》和《蚕》。


4月24日,J.K.罗琳在推特宣布,在《布谷鸟的呼唤》和《蚕》之后,她已完成“加尔布雷思”系列第三部《罪恶生涯》(Career of Evil),小说英文版将于今秋出版。


两个推特账号“玩对话”



J.K.罗琳与加尔布雷思在推特上互动。


消息公布后,J.K.罗琳在推特上用自己的两个账号“J.K.罗琳”和“R.加尔布雷思”玩起了对话。罗琳先祝贺加尔布雷思完成新作,加尔布雷思其后称自己比罗琳年轻。


而继出版《布谷鸟的呼唤》中文版后,99读书人于4月30日发售中文版《蚕》。


“魔幻小说家”J.K.罗琳现在是“推理小说家”罗伯特·加尔布雷斯。J.K.罗琳为什么开始写推理小说? 为什么以男性笔名发表作品?让我们听听她自己是怎么说的。


为什么转向推理小说创作?


J.K.罗琳:我一向喜欢读推理小说。阿加莎·克里斯蒂、露丝·兰德尔、玛格丽特·阿林汉姆、P.D.詹姆斯这些作家我都很喜欢。“哈利·波特”系列绝大部分本质上都是“本格推理小说”。(“凤凰社”更像是“社会派”)。

我想写一部真正的推理小说已经很久了。我想尝试写一部当代推理小说,一个背景厚实的故事。




为什么使用化名创作系列推理小说?


J.K.罗琳:我希望在尝试这个新类型时,能回到写作生涯起点的那种状态。不用宣传不带期待,只是写作,这么做,我得到的反馈将是最真实的。这是一种奇妙的经历,我原本希望秘密能保持得久一些。

秘密曝光之前,从出版商、读者和书评界得到的反馈让我很感动。做罗伯特·加尔布雷思纯粹是为了创作考虑,这也是当作家的乐趣所在。现在秘密公开了,但我将继续以这个化名创作推理小说,以区别其他作品。

我真的很享受能拥有一个新的身份。


为什么选择以男性身份来写这个系列?


J.K.罗琳:我希望这本书的面貌尽量离我本人远一些,选择用男性化名似乎是一个好主意。我很自豪地说,我对编辑戴维·谢利“揭开面具”后(他已经读过《布谷鸟的呼唤》),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根本没想到这会是女人写的书!”

很明显,我成功地发现了一个内在的我!


为什么会用“罗伯特·加尔布雷思”这个名字?



J.K.罗琳与加尔布雷思在推特上互动。


J.K.罗琳:我只希望所有真名叫“罗伯特·加尔布雷思”的人,能像所有真名叫“哈利·波特”的人那样宽容。必须得说,我觉得他们不会那么尴尬啦。

我选择“罗伯特”,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一个男性名字,因为罗伯特.F.肯尼迪是我的偶像,还因为我还没给“哈利·波特”系列和《偶发空缺》中的任何人物取这个名字。

“加尔布雷思”的来源有点古怪。童年时,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叫“埃拉·加尔布雷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个姓存在的,因为我不记得自己曾认识姓加尔布雷思的人。可能这个姓对我有特殊的魔力。

其实我本想用“L.A.加尔布雷思”这个名字写斯特莱克系列,但这个缩写非常不好,原因很明显。

更古怪的是,有个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叫“J.K.加尔布雷思”,等我知道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我非常怀疑人们会觉得这是一个发现我真实身份的线索,但谢天谢地,没有人对作者的名字挖掘得这么深。


这个系列的虚拟作者“加尔布雷斯”为什么有军队背景?


J.K.罗琳:这样罗伯特知道特别调查局的工作和调查方法就很容易说得通了。把他设置成在平民安保行业工作的前军人还有个原因:这样他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不提供照片就有很充分的理由了。

我认识很多军人,我在做研究时他们很友善地帮助了我。我采访了现役和退役军人,一直到他们烦了我为止。

其实,所有的事实信息都来自军人,其中一个就在特别调查局工作。所以斯特莱克这个人物是完全虚构的,但他的经历和从业生涯是基于真实士兵的真实描述。

把斯特莱克设置为打过仗的退伍军人是合理的创作方法,让我很兴奋。身份被揭开之前,我最看重的一条评论说,我的主人公面对困境“仍有信心,而非如陈词滥调那般自毁”。

我给予斯特莱克我熟识的军人的很多品质:性格坚强、黑色幽默、适应能力和智谋。

让他一条腿被截肢为小说提供了一个新的面向,我可以描写一个残疾人每天是怎么生活的。现今英国有很多老兵每天就是这样生活的。我自己也亲眼见过,我母亲是渐冻人。


你怎么完成“罗伯特·加尔布雷斯”这个推理系列的?


J.K.罗琳:我经常从一个模糊的想法开始,看看最终能到达哪里。我会做很多准备和研究,我对人物的了解要比最终小说呈现出来的要多得多。我一向是这样工作的。

我刚刚写完斯特莱克推理系列第三部《罪恶生涯》,我为这本书所做的准备比以往任何一本书都多,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

我做了电子表格,上面标了各种颜色,这样我才能弄清楚进度。我写哈利·波特系列时也是这样干的。我记下了准备阶段产生的所有东西,有些东西粉丝们已经在“pottermore”上欣赏到了。

大体上,我有严格的写作纪律,尽量每天都完成一定的工作,但我不会规定自己每天要写多少单词。有时候,我觉得今天必须大幅删字,或者什么也不写,光是思考思考。

而且我只有在写完全书才定标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