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火爆国外,老外表示从没看过如此好看的小说!

简小说 2018-10-04 17:52:13


歪果仁也迷上仙侠文

慢一点,漫一点。

美国西五时区的深夜降临了,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做完作业或者忙完工作。是的,该休息了,这一天够疲惫。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听说自己正在追的某部中国网络小说今天会更新。“再登进去看看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无数双眼睛在w u xia w o rld等网站上穿梭。也许今天译者高兴,多翻了一章,那是天大的惊喜;也许,会有一丝小失望:“求问翻译菌能不能加快速度……”

难以想象,在歪果仁中有这么一群庞大的中国网络小说粉,他们在论坛不互称b u d d y或者ma n,而是互称“道友”;他们热情讨论《修罗武神》主角是不是伪君子;忍不住剧透,然而怕有人把刀片寄到自己家;小说断更了就想方设法找生肉(未进行加工翻译的作品)的链接;甚至还有外国妹子用英语写起了中式玄幻,情节设定和人物名称都是中式的……

如果说以前老外对中国的认识是功夫、成龙、李小龙、大熊猫,那么由于中国玄幻、奇幻、仙侠等网文的输出,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会熟悉“龙傲天”了。

民间网站翻译中国网文

书迷遍天下互称“道友”

“我在这个网站注册留言,是为了对林雷(网络小说《盘龙》主人公)说再见。非常感谢翻译者们,这真是精彩的旅程。当我读完StevenE rikson所著奇幻系列m alazan book ofthefallen后,我迷失了,没有西方奇幻作品能吸引我了。但是我发现了这个网站和《盘龙》。《盘龙》和我之前读的与众不同,它帮我克服了读完m alazan之后强烈的迷失情绪。”2016年4月,外国网友D assem U ltor追完玄幻小说《盘龙》后,写下这么一段话。

D assem U ltor所说的网站是w uxiaw orld.com,创办于2014年末,现在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中国网络小说翻译网站。与D assem U ltor相同,网友A ddelheim也非常喜欢《盘龙》,两个星期就读完之后,他非常后悔,觉得其实应该花上三五个月来读,以填补剩下的空余时间。不过,他现在不用担心了。两年来,从第一部作品《盘龙》开始,w uxiaw orld(以下称“武侠世界”)网站上已翻译完结7部中国小说,正在翻译的还有21部。这些小说,除了两三部是古龙的武侠小说,其他均为国人熟知的网络小说。我吃西红柿、跳舞、耳根、天蚕土豆、唐家三少……他们的作品渐渐被外国读者了解、追更、痴迷或者吐槽。

“武侠世界”论坛中,不仅有小说讨论区,翻译、语言交流区,还开辟剧透专区。不少书迷以“道友”互称,论坛留言评论总计成千上万。每天浏览网站的读者来自世界各地,而且绝大多数是老外。通过A lexa网站的统计,“武侠世界”网站访问(IP)、页面浏览(PV )排前十名的是:美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德国、印度、澳大利亚、英国、巴西和新加坡。排名第一的美国所占比例达到28%左右。

不仅如此,该网站每天流量惊人:南都记者12月5日下午查询到,当日页面浏览量(PV )超过1000万次,即便是统计一周、一个月来的平均值,也有900多万。这一流量与国内起点、纵横中文、17k、晋江文学城相比也不逊色。据全球通用的网站排名工具A lexa统计数据显示,以近一个月平均水平算,起点全球排名4801名,晋江2752名,17k为1186名,“武侠世界”的排名是1511.如一些网友所言,在网络这个新媒介催动下,中国网络小说真正实现了大规模海外传播。

对于中国网文被“武侠世界”自发翻译,并收获一众海外粉丝,《盘龙》的作者“我吃西红柿”对南都记者表示:“自己的确想过作品传播到海外,不过没想到是读者自发翻译在论坛上传播,我挺喜欢这样的事的。因为在国内,读者们也是网络阅读。现在国外论坛上阅读也算是网络阅读了,看到那些评论,感觉很美妙……”

“武侠世界”创始人RWX:

译金庸读者寥寥译网文拥趸如潮

创造这个奇迹的,并不是一时一人的功劳,但R WX这个人却无法回避。作为《盘龙》的翻译者和“武侠世界”网站的创办者,他见证了当初梦幻般的惊喜时刻。

R WX,R enWoxing的缩写,中文“任我行”,他的真实名字是赖静平。说起他和中国网文的因缘,还得从武侠开始。

今年30岁的赖静平生于四川,3岁时随父母到美国,但他的中文却受到过系统训练。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上大学时,他辅修了两三年中文系的课,并在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等游学一年。

小时候和父母看T V B等粤语武侠电视剧,觉得打打杀杀很精彩的他很希望有一天能学到中文看懂情节。经过系统的语言学习,电视剧当然属于小菜一碟,出于对武侠的热爱,他开始阅读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

大四时,本着边翻译边学习中文的想法,他开始翻译《天龙八部》。在老外讨论武侠的SPCN ET论坛,他把翻译的章节贴到上面,“读者特别少”。不仅是读者少,赖静平感叹,《天龙八部》太难翻译了。直到第十八九章,他最终选择放弃。“我觉得可能是一些传统武侠小说太中国化了,外国人猛然接触不一定能接受得了,我七八个小时翻译一章,也许只有几十个人过来踩踩”。

后来,赖静平偶然看到另一个人在翻译一部小说,名字是《星辰变》。本来只是随便看看,“没想到,咦,还挺有意思的,跟之前看的小说不一样。”赖静平向译者求推荐,“他说我吃西红柿还有一部小说《盘龙》”。读完《盘龙》,考虑这部小说好玩新鲜,翻译也比较容易,赖静平开始翻译《盘龙》。

“我觉得我翻译小说的整个顺序弄反了,我从最难的小说开始,渐渐越来越简单。”从2014年夏天开始,《盘龙》翻译大概花费了他一年半到两年时间。赖静平称,《盘龙》不像其他一些修真、炼丹小说,它比较偏西方化。由此,第一批读者对书中人名多有误解。有读者反映,“你的翻译有些过分呢,中文名字应该保留中文发音啊。”赖静平不得不拼命解释,本来名字就是这样,O‘B rien在原文中就是奥布莱恩,Baruch就是巴鲁克。

翻译过了两三个月,赖静平发现已经有很多人支持。到2014年年底,他每次更新过几天就多了几万的点击量,“当时非常惊讶,怎么这么多读者!”读者不断聚集,让赖静平产生为《盘龙》单独建立网站的想法,以方便大家专门阅读。就这样“武侠世界”诞生了。

网站盈利模式靠广告

20个翻译项目并行

赖静平现在觉得,当初给网站起名“武侠世界”,算是自己心中的小遗憾。起初他只是想翻译完《盘龙》继续翻译武侠,让网站读者去看之前翻译的金庸古龙。“现在呢,网站名字是武侠世界,许多读者总是把奇幻、玄幻小说归类于武侠。所以我还要经常给他们解释,其实这些不是真正的武侠,这个是仙侠,那个是修真,那个是玄幻。”

相对于网站名字这种“小遗憾”,在2015年底的时候,他还有“大烦恼”。翻译《盘龙》时,他还是美国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回想起那段白天工作晚上翻译的连轴转,赖静平笑称:“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那么疯狂”。其时的赖静平,早上一般六点左右起来,翻译一更左右,7、8点上班。下午6点下班,晚饭过后,7点多,再花四五个小时翻译两更。算下来,每天睡觉时间只有5个小时。一年多时间里,对书粉的责任感让赖静平坚持下来,但精神也接近崩溃状态。

2015年11月,《盘龙》翻译完毕。12月他下定决心辞了外交官的工作,专心运营“武侠世界”。如今,“武侠世界”已经成为翻译中国小说最大的民间网站。据他统计,翻译中国小说的网站很多,但多为私人小网站,几十上百不止。另外一个较大的平台G ravityT ales,翻译武侠、仙侠、轻小说,从流量来说,是“武侠世界”三分之一左右。赖静平称,目前网站主要盈利模式靠广告,“现在流量还不错,有广告主动找来,虽然不是特别多,但够网站支撑下去。”

《盘龙》之后,赖静平又开始翻译同一作者的《莽荒纪》。一年过去了,赖静平还没译完。他坦称,因为忙于平台业务,翻译方面有所减速,以前一个星期十六七更,现在只有十更。

为了平台,他不再“单打独斗”,通过一段时间的招募,现在“武侠世界”有差不多20个独立的翻译项目,每个项目都有翻译团队。“很多译者有自己的小网站,当我觉得某些译者水平和坚持达到一定程度,我会邀请他们加入武侠世界。因为我的平台好,读者多嘛,对他们也有吸引力。”

网站的翻译人员来自世界各地,也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从中国的香港,到东南亚的马来新亚、新加坡,再到美国的圣地亚哥、迈阿密,他们有的喜欢中国武侠、历史文化,有的只是接触到中国的网络小说。正是他们的贡献,让越来越多的读者可以免费阅读不同类型的中国网文。

粉丝以捐献催更译者

小说套路老也会被嫌弃

译者投入的精力并不白费,读者非常热情,译者D eathblade说,“一般说来,我发布的每章小说之后,都会有上百条留言,所以我没有时间去一一回复,这样的热情让我觉得翻译是值得的”。

赖静平告诉南都记者,“武侠世界”网站有读者捐献模式。比如,每个译者每周有固定的翻译计划,如果读者提供50或60美元,译者会额外增加翻译一章。但是,有些读者还是觉得翻译进度慢了,他们迫不及待想看下一章、下下一章以至所有。R icenim bus阅读《斗破苍穹》时就是这样:“假如我把剩下所有内容所需捐献都捐了,那么翻译能有多快呢?我对新的章节如饥似渴!请原谅我的粗鲁。”

我们想象不到这些狂热的外国书粉都是怎样的个体,但是赖静平承认,网站读者80%以上是35岁以下的男性,尤其是20多岁占很大比例,或者在上学,或者刚刚步入工作岗位。在小说留言区,网友bludflag说“我会扫完翻译出的所有章节,前提是我做完数学和语言作业。”可以猜测,这位是更加年轻的读者了。

中国仙侠修真网文为什么会收获这么多外国粉丝?知乎网友dyeSki通过对相关网站及读者留言的观察分析认为,第一,中国读者早已习惯网文中充满行动力的强大主角,而他们却是第一次见。有外国读者评论:“我现在超恶心废柴主角了,尤其是日式作品里的那种。就完全不想再碰这种东西了。虽然有时候仙侠作品的主角有点太无情了,但还是比我之前看的好多了。”第二,我们已经习惯了甚至讨厌那种杀伐果断、狂霸酷拽的主角,他们觉得新鲜:“即使是最善良的仙侠主角,如果将其放到西方/日本小说的评判体系里也只能算个没底线的疯子,所以就更别提那些相对不好的了。”另外,仙侠等网文中特殊的修真技巧、升级、种田等模式也让他们觉得好玩。

不过,读者并不是什么都全盘接受。在积累越多的经验后,他们也会看穿某些作品的套路,会吐槽它们的主角有些很相似,有些有抄袭借鉴成分,有些读几章就读不下去……除此之外,语言文化上的差异也使西方读者产生不解。D eathblade表示,仙侠引用了很多道教、佛教以及其他中国文化的东西,不少读者不了解中国神话故事中的动物,譬如麒麟、应龙、蛟龙、玄武等;中国小说中强调面子和孝道,西方读者会把这些当做中国文化的直接表现。但事实并非如此,正如你不能认为《权利的游戏》中的一切就是西方文化的代表。

差异与误解不可避免,但网文对读者的影响也是深远的。网友deohge在读完《修罗武神》等小说后留言“我将下钢铁般的决心去完成汉语学习,即使这将花费我四年时间”。

还有不少人走得更远,喜欢武侠的译者deathblade向南都记者表示,明年1月,他会发布自己写的英文网络小说,“一部基于最新武侠角色扮演游戏(英文,已在美国发行)的武侠小说。”

同样,有人熟读中国网文后受到启发,也开始了自己的写作征程。外国妹子T inaLynge现在正努力以英文创作中式仙侠小说,亚马逊上她已有多部电子书籍售卖。她在tw itter上专门为其出道作品《蓝凤凰》(Blue Phoenix)建了账号,发布小说更新。据其在亚马逊网页上的自我介绍,其创作灵感“来源于流行的中国网络小说”,其作品情节设定甚至角色名字H ui Yue、XuM in等都可以感受到中国玄幻小说对她的影响。

推广前景

“摸着石头过河”同日本轻小说争夺读者

赖静平告诉南都记者,对于版权,一般会先联系作者,如果作者无法决定,就和起点等网站洽谈。2016年7月和阅文集团谈过,就在几个星期前,已经拿到授权书。他宣称,现在已经拿到17k小说网《修罗武神》的授权,起点那边也拿到了20本小说的授权。“其实我们很在乎这些,希望各方面做得更规范一点,不是想在网站上乱翻译。还是希望翻译的作品受到认可,甚至有机会出版。”

对于未来平台的规划,赖静平坦言,走一步算一步,“摸着石头过河”。他并不想只是单纯翻译某一类作品,而是有一个整体目标:把更多中国文化带到西方。“你看日本的文化二三十年来,在西方已很强盛。比如一个《口袋精灵》游戏,整个美国为之疯狂,能赚几十亿美元。还有《美少女战士》《龙珠》等等,可以证明日本文化在西方受欢迎的程度。甚至我们网站的读者,他们之所以愿意来看我们的小说,是因为他们之前看日本的轻小说。别人告诉他,《盘龙》和日本轻小说差不多,更新也很快,他们就转来看《盘龙》。”

外国译者说

其实我最爱武侠然而我翻译时已经是仙侠受追捧了……

近日,南都记者通过twit-ter联系到翻译耳根小说《我欲封天》的译者Deathblade.在twitter账号上,他的头像明显是一个仙侠漫画人物。拥有近3000名关注者的他把twitter变成自己和喜欢中国武侠的老外们交流的重要场地。

来自美国加州的Deathblade抱着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来到中国,并在中国娶妻生子,目前是一个英语培训学校的管理人。大学时期的他所学专业是计算机和传统动画,不过他已经学习中文长达十年。年少时成龙电影和《卧虎藏龙》大大激发了他对亚洲文化、武侠的兴趣。通过网络渠道,他找到金庸的《笑傲江湖》、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并立刻喜欢上这些作品,他也尝试过翻译古龙的《七杀手》《英雄无泪》《七星龙王》和九把刀的《功夫》。

Deathblade对翻译报以超级认真的态度,他对某些现象看不惯:“很多新的翻译者开始翻译只是为了利益,他们认为这是一个赚钱的简单的方法。我认为这是很悲哀的。甚至有一些人创建网站仅仅是为了钱,他们对翻译或是小说没有一点点兴趣与热爱。正是因为这样,许多翻译的质量很差。还有一些人利用百度或是谷歌进行机器翻译,然后将这样的翻译放在网上去赚钱。”

对于为何选择翻译网文,Deathblade表示,当其翻译武侠小说时,武侠已变得不那么流行。而仙侠小说如《星辰变》受到追捧。早在论坛spcnet相识的rwx找到他,建议他翻译《我欲封天》。Deathblade最终接受了:“由于武侠和仙侠很相近,我想那会是一个很有趣的翻译。归根结底,除了乐趣和提高我的中文水平以外,翻译中文小说,能够帮助人们去欣赏、享受一些事物。而这种乐趣原本由于他们无法阅读中文是无法感受到的。”

目前Deathblade对《我欲封天》的翻译还未完结。据他说,小说共1614章,已经翻译了超过1100章。大概明年初,才能彻底完成。除此之外,他已经着手翻译耳根的最新小说《一念永恒》,并表示会投入更多精力。

作为译者同时又是读者,Deathblade认为阅读中国的网络小说十分有趣。他告诉南都记者,自己阅读的第一部网络仙侠小说是我吃西红柿的《星辰变》。“我当时对这部小说很着迷。不过我认为《我欲封天》比它更好。耳根在叙述横贯几千章的故事情节完整性上做得更好。”

Deathblade坦言,其阅读的网络小说并不是太多,主要兴趣还是传统的武侠小说。

中国学者说

中国网文“弯道超车”领先世界快感模式全球奏效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2009年开始转向网络文学研究,著有多篇网络文学研究文章。在她眼中,之前并没有网络自发翻译中国网络小说这种现象。中国网络文学吸引外国读者,一是许多作品的熟悉感与新鲜感并存;二是网文发展出成熟有效的快感模式。

邵燕君分析,对于外国读者,不少网文作品带有西方、西幻色彩,和西幻世界观、世界设定包括人名都很接近。他们在接触这些作品,文化上有熟悉感;同时,这些作品与他们平时接触的不一样,有新鲜感。更重要的在于全世界适用的快感模式:现在中国输出的多为玄幻、奇幻类“小白文”,它的快感模式就是让读者不费脑力、觉得很爽。“这种模式是经过网络文学多年发展淘洗积累出来的,十分有效。它有全世界的文化心理基础。”

对于中国网络小说,邵燕君用“先进”一词形容。她认为,新媒介时代的网络文学,不仅体量上十分庞大,相应模式也比传统纸质时代畅销书成熟。在网文方面,我们国家“弯道超车”,达到了世界前沿。除了现在初步输出的奇幻玄幻类,其他类型的网络文学也有输出可能性,但需要时间。“等这帮读者读多了,对这些小白文套路熟悉了,对中国文化部分慢慢了解,就可以向其他方面扩展。”

邵燕君表示,如果小白文读腻了,还有更多新鲜的网文可以翻译。她解释道,与小白文相对的还有文青文,以猫腻为代表,其作品情节模式和小白文差不多,但内含情怀、思想、文化的追求;其他还可以读读中国元素较多的穿越小说,如《回到明朝当王爷》等等,外国读者可以此增长对中国历史、制度、风土人情的初步认识。

虽然中国网文“独领风骚”,邵燕君还是对网文海外输出有自己的看法:“网络文学是输出的基础。海外阅读人口是有限的,爱看小说的市场很快也会饱和。从文化输出角度,为扩大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下一步着棋点应是影视、游戏等形式。设想一下,假如好莱坞拍了中国网络小说,影响力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影视、游戏才是现代社会最受宠的文化形式。中国网络文学有3亿用户,足够庞大,但大家还是希望作品被拍成影视。输出海外,其实也一样。”

来源/人民网 编辑/R  排版/R   图 / 来源网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