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穆旭红—— 天道轮回

科幻星云 2019-06-18 15:15:28
关注我获取更多您想不到的资讯!



天道轮回
穆旭红⊙文
黄诚兴⊙图










轮 回


已经好多天没下雨了,大片的庄稼像垂死的病人,把没有太多生气的身体软软地搭在一起。有风吹过时,那些枯黄的叶子相互碰撞着,发出痛苦的虚弱呻吟。
太阳火辣辣的,即使戴着草帽,也依然晒得人头皮发疼。
李二狗蹲在地边,大口大口地抽着旱烟,汗珠从他额头上渗出,牵着线似的往下流,滴到地上时,连一个浅浅的痕迹也没留下。
当最后一口旱烟抽完时,李二狗站了起来。因为蹲得太久,加上有点中暑,他眼前的世界在一瞬间有些奇怪地旋转着,仿佛天与地掉了个个儿,自己脚下是没有真实存在感的大地,而天空中全是因为没有水灌溉而即将枯死的庄稼。
 

李二狗是那种地地道道的农民,小时候读过两年书。随着民办教师的解聘,这个偏远的村子里再也没有了老师。对于十几公里外那所漂亮的学校,李二狗也有过向往。每天走十几公里山路去读书,对他来说也许算不上是困难,但是花在路上的几个小时里就不能帮家里做事了。看着辛苦的父母每天为了地里的庄稼早出晚归,李二狗实在不好意思把所有的活儿都丢给他们。
如果在城里,能有个这么懂事的孩子,当父母的也许睡着了都会笑醒;但在农村里,孩子打小便帮着家里干农活,那是天经地义。
几十年前,城里来人,在村口贴了些东西,还挂着鼻涕的李二狗问贴东西的人,上面画的是什么。然后,他知道了那些方方正正的东西叫做汉字,而他第一眼看到的那张纸上写着“知识改变命运”,那是他最早认识的六个字,但他没有机会去亲身体会这六个字的含义。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那样玄的东西实在太过遥远。
在短暂的读书生涯中,他也问过老师。他听说老师有初中文化——初中是啥东西他不知道,但他猜想,那就是无所不知的意思。就像父亲常挂在嘴边的“咱农民自古都是靠天吃饭”,经过老师的解释,他在瞬间便明白了困扰自己许久的“天怎么能吃”的问题。但当他问到“知识改变命运”时,老师却转过了头,呆呆地望着远处绿油油的菜地,很久都没有说话。李二狗知道那样的动作代表着什么——自己想哭却又不愿意让别人看见时就会这样。所以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过那六个字。
 

从眩晕中缓过劲儿来,李二狗望了望不远处那条已经干裂的沟渠,深深地叹了口气。那是他和乡亲们一起动手从远处小河那边挖过来的引水渠。
这个村子虽然地处偏远,但是地肥水丰。往些年,即使天上不下雨,山上也都长年流淌着山泉,从来不会有庄稼没水灌溉的情况发生。但从几年前开始,雨下得越来越少,流淌了千百年的山泉也停了,大家只好从河里引水,但到现在,就连那条河也断流了。不要说庄稼,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连人喝的水都会成问题。
“二狗叔。”远远地,一个身材健壮的青年朝李二狗跑了过来。
李二狗眯着眼睛看了一阵,认出来人后,他转身就走。不过对方也没打算放弃,三两步追了上来,“二狗叔,这事儿可不是我为了自己赚钱,如果乡亲们都能团结起来的话,这些庄稼就有救了。”
听到这话,大步走着的李二狗停了下来,望着那奄奄一息的庄稼,目光缓缓转动,最后停在了青年黝黑的脸庞上。
眼前这人叫李富贵,在这人口不多的小村子里,算来算去,他还和自己有些亲戚关系。兴许是名字起得好,几年前他撂下地里的农活进城打工,很是赚了一些钱,在村里也算得上是富贵了。但他也沾上了城里人一些不好的毛病,啥事儿都谈钱,渐渐地,村里人都开始有意疏远他。
见李二狗盯着自己看,李富贵抹了把脸上的汗,也不耽误时间,“二狗叔,我已经托城里有本事的朋友去山上调查过,这山泉停了,全是那家在山上挖矿的公司造成的,现在证据充分,只要乡亲们一起去告他们,准赢。”
重新点上烟,李二狗用烟杆指着干裂的引水渠,“那也是他们弄的?”
“那个……”李富贵愣了愣,“一条河都干了,那可不是什么人能弄出来的,想找人告都没办法,现在只有山上那家矿场好告些。”
“告赢他们就能有水了?”
“都破坏了,哪还能恢复啊?不过可以让他们赔钱,有了钱就啥都好办了。”
李二狗一口一口地抽着烟,眼睛里灰蒙蒙的,半天才道:“我回去想想。”说罢,便留下满脸失望的李富贵径自走开了。
是夜,李二狗一宿未眠,直到隐约听到鸡叫,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天 道


在一阵怪异的感觉中,林夕猛然睁开眼睛,床头的时钟显示时间为2012年12月19日10点05分27秒。
李二狗那仿佛不属于自己的讨厌记忆让林夕的头很疼。
他笨拙地起身穿衣——这是每次醒来后,记忆偏差给身体造成的后遗症。几分钟后,他才勉强适应了身体状态,拿起床边的小板凳,到卫生间里洗漱。过后,又同样拿着小板凳到厨房里用那些巨大的厨具做早餐。
在原住民区里,任何标准配备都要比林夕的身型大上几号。开发商的理念是,东西能用就行,至于是否合适,那从来就不是他们会担心的。但也正是开发商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给了林夕他们机会。
饭后,林夕已经彻底适应了现在的身体。这点很重要。原住民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而林夕更是处于原住民中幼生期的状态,如果再不能很好地控制身体,不要说去干活,能不拖累同伴就很不错了。
 

十天前——对于必须强制进入轮回系统的林夕来说,有超过十年那么漫长——他加入了地球反抗者同盟,至于为什么要加入,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轮回系统中漫长的经历与人生让他学会了逆来顺受,更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单凭自己的意志是无法改变的。但除此以外,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驱使着他,让他做出了自己都难以理解的选择。
凭借小板凳增加的高度,林夕打开了房门。
街上,行人寥寥。在这个时间段,绝大多数的原住民都还在家中努力吸收来自轮回系统的庞杂记忆。而在100米的高空中,各个移民种族的奇怪飞行物已经铺天盖地,他们不用按照强制法则的规定进入轮回系统,可以挥霍大把的时间。
一个移民者站在碟形飞行物上,缓缓降低高度向林夕靠了过来,占据了大半张脸的黑色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林夕。林夕觉得,这和在轮回系统中被去村里体验生活的演员盯着时的感觉一样糟糕。
另一个稍大些的碟形飞行物飘了过来,上面的移民者操着高贵的星际语尖叫道:“喂!孩子快回来,你不知道那些土著身上有多少病毒!你再不离他远点儿,以后就不带你出来了!”
起初,被称为孩子的移民者并没有多大反应,可是后面的话却让他像只受惊的兔子,迅速飞回到空中。
林夕厌恶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行走的速度也加快了几分。
比起原住民或土著,林夕更喜欢称呼自己为地球人,这是在轮回系统中养成的习惯。这颗星球被称为地球,而自称为地球人,至少在感觉上会认为自己是这里的主人,虽然这个主人总是被坏客人欺负。
一顶藏青色的帆布帐篷像垂死的巨兽,软软地搭在路边,那便是林夕的目的地。
朝天上望了一眼,林夕尽量让自己表现自然地走了进去。
帐篷内面积不大,正中是一个被打开了少许缝隙的地下井盖,从帐篷口透进来的微弱光线让那个缝隙显得无比黑暗。帐篷最里面的角落中,两个和林夕体型相仿的人一动不动地坐着。
“下水道堵了,找不到人修,我下去看看。”林夕说出暗号。
两人似乎很疲惫的样子,缓缓走到井盖边,用力向旁边拖动着井盖。见他们太过费力,林夕上去搭了把手,其中一个道了声谢,稚嫩的声音中还隐约带着一股奶香味。
林夕下去后,他们又一点一点把井盖挪回到原来的地方。


下水道里有些难闻的味道,好在林夕捂着鼻子走了没多远,便有人递了个口罩给他,然后又带着他在迷宫般纵横交错的管道里一阵疾走。路上经过了几间灯火通明、用玻璃和木板隔出来的小房间,里面有拿着玻璃管不停摇晃的人,有乒乒乓乓敲打着通红铁块的人,有拿着书勾勾画画的人——都是些让林夕羡慕的差事。可惜,林夕在轮回系统中扮演的角色缺乏做那些工作的知识。
又走了一阵,在一处比其他地方更宽敞的地方,带路的人停了下来。他友好地拍了拍林夕的肩膀,便转身迅速离开了。
这里,就是林夕加入地球反抗者同盟十天以来工作的地方——矿坑。硝石、硫黄、铁、黄金,凡是有用的东西,都从这里挖出来,然后送到一路上经过的那些房间进行提炼和加工。
“小李这么早就来了啊?”一个皮肤黝黑、比林夕整整高出大半个身子的人在不远处打着招呼。
小李这个称呼,出自林夕在轮回系统中的名字。但他实在不好意思让别人叫他李二狗,所以在自我介绍时只说姓李。任何一个经历了多年人生的人都不会去追问别人,索性就简单地把林夕称作小李。
“这不是没张工早吗?”说着话,林夕下意识地做了个掏烟杆的动作,随后一愣,恼怒地拍了下自己的右手背。
叫做张工的人走了过来,示意林夕在边上坐下,“休息会儿,不忙,反正这么多天了,也没挖到什么能用的东西。”
林夕默然,即使以他在轮回系统里学到的那点儿微末的知识,他也知道,挖矿不是随便找个地方刨两锄头就行,那需要专业的勘探技能和精良的设备。可是没办法,要在开发商和满天乱飞的移民者眼皮子底下找矿是绝对不可能的。原住民公约里可是清楚地写着:地球上的原住民只具有居住权,地球上的一切资源开发和使用权都归开发商所有。
见自己一句话让林夕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张工赶忙岔开话题,从包里拿出一张发着微光的电子广告纸,“今天早上从旁边的废品堆里淘来的,你也看看开心开心。”
林夕一接到手中,纸上的画面就伴随着配乐说明动了起来。衣着亮丽的年轻地球人满脸笑容,“想让你只有一次的人生变得更加多姿多彩吗?想让你的一天时间神奇地变为366天吗?还在为缺乏经验而导致的错误选择后悔吗?欢迎加入天道集团轮回系统测试,我们……”
到这里就卡住了,应该是因为年代太久造成了损坏。看了这个,林夕还没有什么反应,张工却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眼睛里隐隐泛着泪光。
林夕很难理解张工的感受,他只知道,天道集团是十四年前成立的第一家由地球人独立运营的公司,运营的项目就是轮回系统——在睡眠时,以几百倍的速度经历另一场人生的虚拟世界。
但这个虚拟世界一点儿都不有趣,甚至是相当残酷。那里虚拟的时间起点是五千一百二十五年前,也就是外星人来到地球的前一年。在那个世界中,地球上并没有迎来外星人,而是独立地在属于地球特有的文明中成长,建立起了古中国、古印度、古巴比伦等等神奇的国度,然后,独立的文明仿佛整个宇宙文明的缩影版,一步步延续发展,直到林夕所经历的时代。
但对于使用过轮回系统的人来说,那完全是一场噩梦。从最早的洪荒时代开始,每天与蛇虫鼠蚁为伴,轻而易举地被野兽、疾病、自然灾害甚至同类杀死,然后又再次成为一个婴儿,在那个世界里不停地经历着相同的事。虽然每一次轮回都不会有前一次的记忆,但无数次轮回的记忆都会保留在现实的记忆中:在现实中,每一天醒来都会有多出体感时间一年的痛苦记忆。
如果能自由选择的话,相信没有多少人愿意进入轮回系统。但被很多地球人称为“开发商走狗”的天道集团却不知用了什么无耻手段,让开发商将“每一个年满七岁的地球人都必须使用轮回系统”写入了原住民公约。
据张工说,他在轮回系统中是一名挖矿的农民工,可这不过是最近一次轮回中的事。他的实际年龄是十六岁,算起来,他在九年时间里已经经历了三千多年的人生。这是只有四十多年轮回系统经历的林夕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沉重。
看着已经笑了半分钟且丝毫没打算停下来的张工,林夕在记忆中拼命搜寻着可以安慰他的话,“可是轮回系统确实给了我们一个没有外星人干扰的世界,那是我们地球反抗者同盟的最终目标。”
“那又怎么样?”张工终于停了下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们要的是驱逐现实世界中的外星人,而不是在那个荒唐的虚拟世界中自欺欺人。”
不等林夕再说什么,张工拿起铁锹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挖掘。
直到林夕离开,他们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轮 回
 

一年来,村里的人都已经出去找其他活路了。李二狗想了很多办法,庄稼依然没有救回来。好在李富贵的官司打赢了,虽然李二狗并没有参与,但他受到的损失是实实在在的,村干部带人统计过后,给了他万把块钱的象征性赔偿。
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的李二狗高兴得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好像自己已经成了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年轻时很多敢想不敢干的事情都在心中又一次萌芽了一一筛选后,李二狗发现自己最想做的还是读书,那句“知识改变命运”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中。
不过,事实是李二狗去了山上,为那家赔钱给自己的没有资质的黑煤窑打工。没有庄稼种了,早晚会坐吃山空,老伴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孩子们连养活自己都不容易,多少还得靠他贴补些,一家子的生计压得他喘不过气。李二狗总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反复告诉自己——已经过了可以随心所欲的年龄,要为家人负责,同时他也很清楚,自己从来就没有过随心所欲的时光,仿佛一辈子都被无形的枷锁牵引着,无法反抗地过着像是早已注定的人生。
这一晚,在几十人搭张通铺的大棚子里,李二狗浑身酸痛,伴着刺鼻的汗臭、如雷的鼾声,沉沉睡去。


天 道


自怪异的感觉中醒来,林夕几乎重复着昨天的一切,然后一路浑浑噩噩地走向下水道。林夕这一年在轮回系统中的经历实在不算太好,他努力想让那些糟糕的记忆不影响现实中的自己,但越是这样,那些记忆对自己的干扰便越严重,像在轮回系统中一样无力。
本该立着帐篷的地方停着一辆内燃机驱动的大巴车,那是地球人争取了很久才从开发商手里得到的极其稀有的交通工具。犹豫了一番后,林夕小心地朝车门走去。
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毫不费力地拎起林夕的衣领,把他提了进去。林夕感觉到手的主人愣了一下,于是艰难地抬起头,“张工!”
“是你啊。”张工把林夕轻轻放了下来,“去后面坐吧。人满了,开车。”后面的话是对坐在司机位置上的人说的。
那名太过年轻的司机明显是个新手,车子突然启动,让林夕重重地跌在座椅上。惊疑不定中,林夕环视车内,发现车里大多数人的表情都和自己一样不安。不过没人出声,因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反坐着一个少说也有十岁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地球反抗者同盟制造的最强武器——靠火药击发的手枪。
劫持?绑架?
两个具有荒诞意味的词语在林夕脑中一闪而过。
“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同盟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一点儿都不在乎我们的感受,这他妈的和压迫我们的外星人有什么区别?!”在张工突然的咆哮声中,刚刚出现的些许细微的议论声彻底消失了。
一双双稚嫩的眼睛惊恐地看着张工。
“抱歉。在轮回系统中过得不太好,有些控制不住脾气。”像是换了个人般,他在瞬间又平静下来。这突然的转变,对所有人来说都习以为常。在轮回系统中学到无数东西的同时,也给人的性格留下了无数难以磨灭的印记,“我很想让大家一步一步赞同我的想法,但没有时间了。”
张工走到驾驶座旁,缓缓拖出一只塑料箱子,箱子十分沉重,即使以他的体格也显得颇为费力。哐当,一大堆铁制品被倒了出来。枪、雷管、短刀,全是让林夕直冒冷汗的东西,身后更是有人惊叫出声。
“大家先挑选称手的家伙,等一下就杀进天道集团,把轮回系统破坏掉!”
“哗——”刚刚还因为惧怕张工他们的武力而不敢出声的人群像炸锅一般热闹起来。暴力活动,在这个世界中,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恐怖行为。
“别吵!”副驾驶上的人示威地挥了挥手中的枪,然后用枪口一 一指过众人,车内再次变得鸦雀无声。
张工摆了摆手,示意他把枪口转开,然后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还有三十分钟到达天道集团,我会把这次行动的原因告诉你们,听了以后,如果有人不愿意参与,我会让他下车。”没等有人回答,张工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为了方便我们被开发地球的外星人管理……”
“是为了让我们能够体会到纯粹由地球人建立起来的文化……”有人出声打断了张工,不过他的话也没能说完——张工不悦地从身前捡起一把枪对准了他,他立刻吓得钻到了座椅下。
虽然在地球反抗者同盟中,所有人都是以驱逐外星人为目标走到了一起,但对天道集团的看法却有着巨大的分歧。一方认为天道集团是外星人的走狗,通过轮回系统把地球人束缚在虚拟世界中;另一方则认为天道集团帮助地球人赢得了一个独立的世界,即使那个世界是虚幻的,但至少独立的地球确实在那里存在着。
吓退了反对自己观点的人,张工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虽然大家的实际年龄都还是孩子,不过在轮回系统中的漫长经历可是实打实的,这里经历最短的人也有……”他看了林夕一眼,“也有四十多年。在这些日子里,认为自己过得很不错的人请站起来。”
出于多方面原因,没有人站起来。
“这就对了。怎么样,在轮回系统中,大家过得都不开心吧?这就是我们这些被压迫者和外星人待遇上的差别。我研究过外星人的虚拟世界,在那里面,他们都拥有无所不能的力量,体验着自己梦想中的事情。而我们呢?在这个世界被外星人统治不说,在虚拟的世界里不但要和同伴竞争,还要为了生存艰难挣扎!”张工的表情又变得狰狞起来,“明明只是个虚拟的世界,明明很容易就能让我们过得很开心,不过是为了对地球人方便管理,就不能给我们一个轻松愉快的世界吗?”
“那样的世界是为了……”某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当林夕转头看去时,那个声音又突兀地停下了。
张工接上了那句话:“那样的世界是为了更方便管理地球人。如果给我们一个不用考虑生存问题的梦幻世界,只能削弱我们的反抗意志。而一个需要艰难求存的世界会彻底转移我们的反抗意志,让我们把所有精神完完全全投入到轮回系统当中。天道集团就是为了后者那一点点优势,才让我们过得这么痛苦——无止境地痛苦。”
张工的话让林夕深有感触。他还没有经历完轮回系统的一生,但在文明程度已经相当高的社会里都这么不如意,更何况那些从黑暗时代起便一遍遍被迫轮回了很多次的人。
“会越来越好的。”林夕不自觉地开口安慰道。那是在轮回系统的最近一年里,一起挖煤的乡亲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哈!越来越好?如果让轮回系统一直发展下去的话,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好。可那些混蛋会让我们如愿吗?轮回系统可不单是我们个人的生死轮回,还有整个世界的轮回!”
“世界的轮回?”几个年龄稍大的人惊叫道,像是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对,这才是真正让我愤怒的地方。”张工狠狠地咬着牙,“我通过很特殊的途径了解到,天道集团在轮回系统中设置了一个程序,一旦轮回系统的时间与现实世界的时间同步,那么轮回系统便会再次回到最初,重新开始世界的轮回。而这个时间就在轮回系统中的一年后,也就是现实时间的明天。所以,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即使用粗暴的手段,我也需要找到人一起去破坏轮回系统。我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蛮荒的世界了。”
“你和同盟的领导层说过吗?这种事应该聚集同盟的力量。”有人说道。
“同盟?”张工冷冷反问道,“恐怕他们建立同盟的目的并不是要赶走外星人。仔细想想吧,就凭借我们这些小孩子和玩具似的武器就能赶走科技比我们强了无数个级别的外星人?同盟的领导者不过是向往在轮回系统中统治别人的满足感,所以找了我们这一票傻瓜来被他们领导着以供娱乐而已。别以为这是我一厢情愿,在这次行动之前,我先想到的也是依靠同盟,但他们只是把我当做白痴,给了一些好处就让我闭嘴。”
张工的话,点到了所有人一直怀疑但不愿去提及的地方。地球反抗者同盟,与其说是反抗组织,不如说是一群小孩子在玩过家家游戏。五千多年来,外星人给了地球人相对安逸的生活,却也阻止了地球人的科技进步。外星人是如此谨慎,不可能发现不了反抗者同盟的存在。而发现了却又不干预,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他们毫不在乎。
地球反抗者同盟的领导层对此应该有很清楚的认识。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们还极力维持着同盟的存在,也许事情的真相正如张工所说,他们只是延续了轮回系统中的价值观,单纯地想要一个可以统治别人的架构而已。
“我在轮回系统中是一个公司小职员。”有人忽然讲起了自己在轮回系统中的事,“住在租来的小房子里,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讨厌就那么平凡地过一辈子,但生活安稳,能那么过完一辈子也不错,尤其是幸运地交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枯燥的人生也变得越发有趣了。”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讲到这里时,他的脸上出现了幸福的微笑,但这微笑一闪即逝,“后来,第三者出现了……我知道她还爱着我,但她还要更多地为她的父母、为以后的孩子作打算。爱情战胜不了理智,而所谓的理智便是那个第三者给她的房子、车子,还有优越的生活——那全是我没有的。在分手的那一天,我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有不舍、有依恋、有愧疚,全是那个第三者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他再也说不下去了,用哽咽的声音作着最后的总结,“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到底还要经历多少次……”
“每天躺在床上,无法活动,无法说话,但头脑却异常清醒……这种植物人的状态,你们知道是什么感受吗?”另一个人开始了他的故事,“在最初,妻子和孩子在床边信誓旦旦地说不会抛弃我,会坚持到我醒来的一天。但一个月后,孩子就放弃了。半年后,家里再也负担不起沉重的医疗费。两年后,家徒四壁的房间里只剩下年迈的父母,他们自己吃着从街上捡来的剩菜剩饭,还要用颤抖的手为我注射昂贵的营养液。”平淡的声音讲到这里才出现了一丝波动,“这一切我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
一个接一个故事缓缓回荡在车里,又在某一刻,所有的故事停了下来,并不是故事讲完了,而是大家明白了,这里所有人都背负了太多沉重的故事,再也装不下其他人的一丝一毫。
车子疾驶在几乎没有其他车辆的城市公路上,负责开发地球的外星人图省力,街道两旁全是一模一样的建筑物。地球人的一切生活所需都按标准数量定时配给,所以路上也没有轮回系统中那些美轮美奂的商业店铺和作用奇怪的机构。据林夕所知,从一开始,那些就是被外星人禁止的,禁止地球人的商业、科技、工业,一切的一切。
而在天空中,那是地球人无法想象的繁荣景象。透过车窗仰望,巨大的空中都市散发着华丽到刺目的光芒,悬浮在这如同积木堆砌而成的聚居区之上。无数奇形怪状的飞行器高高飘浮着,像是生怕沾染到脚下的污秽。外星人高居其上,只有在无聊或好奇时,才会向从来没有正视过的地面投来几束傲慢的目光。
林夕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比轮回系统可怕得多,哪怕是轮回到最初的世界——虽然没有经历过——也比这个真实的世界要强。这个想法一旦出现,便再也无法抹去。
 
和启动时一样,车子突然停了下来。眼前的建筑和旁边的没有丝毫区别,唯一表明这里与众不同的,只有一张贴在门口的巴掌大的纸片,上面写着“天道集团”。
司机反复核对了几遍地图,才肯定地对着有些发呆的张工点了点头。
“哈哈,我还以为当外星人的走狗多少能得到些优待,看来不需要你们帮忙也没问题了。”张工说着明显是为自己壮胆的话,打开车门先跳了下去,司机和副驾驶位置上的人紧随其后。
一车人面面相觑,脸上全是无法描述的怪异表情。古怪的气氛只持续了几秒钟,就有人像火烧屁股一般突然跳起,尾随张工他们跑了进去。接着,更多的人受到刺激,采取相同的行动,其中几个在经过车门时,还拿起了被张工倒在那里的武器。
林夕明明知道下车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一个又一个人的相同举动让他再也无暇思考,出于地球人的从众天性和完全无法解释的原因,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前面的人进入了天道集团。
本该是一小间一小间的房间被全部打通,并不算大的建筑因此显得空旷得可怕。四处都是被破坏的制式用具,就像是被台风洗劫过的农田。
一个成年体型的人坐在房间正中唯一 一张完好的椅子上,与被不安和疑惑笼罩的张工一行人对峙着。
“今天第五批了。”对方的声音中带着仿佛因为说了太多话而造成的沙哑。
张工用颤抖的手举起枪对着他,脑袋机械般地环顾四周,“第五批?”
“当然,你不会以为你们是唯一到这里来的人吧?不需要太紧张,把枪收起来吧。”
分外柔和的语调让张工及周围的人真的缓缓收起了枪。在气氛即将因为这一句话而变得稍微融洽时,张工猛地一抬手,再次用枪口对准了他,“你说我们是第五批,那么前面的四批人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不少人像轮回系统中训练有素的警察般,立刻转身小心地警戒着周围。
“他们?当然都满足地回去等待轮回系统新的轮回了。”
“别耍花样!”张工握枪的手剧烈抖动着,“不管其他人怎么样,我们是来阻止轮回系统重新启动的,为了让地球人不再一遍遍经历无尽的苦难……告诉我,轮回系统的控制终端在什么地方?”
“哈哈哈哈!”那人放肆地大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比周围所有人都更显高大的身躯充满了难以言述的压迫感,“抱歉,我不是笑话你们。只不过,每次来的人都高叫着相同的高尚口号,最后却都在我的承诺之下兴奋地离开了。”
在张工被他刺激得满脸通红之时,他适时地停止了大笑,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语气,“我一点儿都没开玩笑。举个例子,前面有人说出了和你刚才一样的话,我问他,找到轮回系统的控制终端后,你会怎么做?是破坏它,还是对它提出要求,修改一些有利于自己的设定?”
张工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
“我来回答吧,如果答案是破坏,你们自己都不会相信。毕竟,不管对轮回系统有多么不满、多么鄙弃,你们也离不开它。是它,让你们无聊透顶的现实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是它,让你们短短的人生被无止境地放大。当你们与人交流时,说的大都是在轮回系统中经历的不如意,但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更多愉快的、开心的、幸福的事,也都在那里。所以,只要存在一丝可能,你们的选择都必然会是后者。”
所有人脸上都浮现着茫然的表情,而他的脸上却绽放着温和与慈祥,“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在轮回系统中的经历让你们学会了为自己争取所需的东西。比起默默继续着现在的轨迹、虽然不满却不愿反抗的人,你们要优秀得多。所以,即使轮回系统的世界会再一次轮回,作为给你们的奖励,我也会安排对你们有利的设定,让你们在轮回系统中的人生再没有一丝苦难。这是你们想要的,也是应得的。”
“我……真的……可是……”张工变得语无伦次,手中的枪不知何时也收了起来。
“当然,像前面那些人一样,我也明白你们最后的疑虑。这个不用担心。轮回系统可是外星人的技术,不像你们理解的那样有所谓的实体控制终端,至少在这个地方没有。地球人从诞生的那一刻起,都处于轮回系统的管理之下,一言一行都会被记录,所以不需要任何操作,我对你们的承诺已经开始兑现了。你们只要进入轮回系统去试试便知道了,你们都会有一个又一个完美的人生。”
本该惊心动魄的暴动事件就这样荒诞地结束了。组织者与中途被迫加入者在面对一个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人面前,带着惊喜到无以复加的表情欣然接受了这一结果。他们相互讲述着对未来的期盼,结伴离开了这里——现在,他们更愿意谈论对未来的美好规划。
林夕没走。因为年轻,他有很多问题需要寻求答案。司机和坐副驾驶位置的人也没有离开。
“嗯?还有事?”
“我该怎么称呼您?”司机小心地抬头仰视着这个过于高大的人。
“叫我天先生就好。”
像是惧怕着什么,司机飞快地说着:“天先生,我在轮回系统中是一名科学家,研究的是那种偏门到不能再偏门的学科——”他的语调中充满了自嘲,“地外文明。”
“哦,真可怜。轮回系统中可没有外星人存在的设定。”天先生的语气听起来很有同情的意味,然后他看向司机的旁边。
司机拉了拉和自己并肩站在一起的人,见对方没有反应,只好替他说道:“H是研究量子力学的。”
这次,天先生凝视了司机和H好一会儿,像是想从他们脸上发现什么,“我已经许诺了你们完美的人生。”
“您知道,我们要的不是所谓的完美人生,而是对科学的追求。”
天先生玩味地点了点头,示意司机继续说下去。
司机的脸色变化了几次,见H还是发呆般地低着头,重重叹了口气道:“根据星球开发法案,开发商在与地球订立的合同中有注明,在轮回系统中,除了地球人不会和外星人接触以外,其他一切东西都完全模拟现实世界,包括文明的进程,以及物理法则。”司机擦了一下不知何时渗出额头的汗水,“可是我们发现仅就物理法则这一点,轮回系统中便存在着很大的问题。量子力学的研究中有无法精确测量的壁障;轮回系统中的最快速度被限定在光速以下;连对地球人自身进化的了解,也被人为地设置了从猿到人的断层。在我们没有发现的其他方面应该还有更多问题。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H之前一直低头发着呆,此刻也定定地望着天先生。
天先生的表情变得让林夕完全看不懂,似乎有惊喜,有惊讶,但还有惊恐。许久之后,这些表情才从天先生脸上散去。他弯腰在地上杂乱的物品堆里摸索了半天,抽出了一幅巨大的星图,徐徐展开。
“你们看,这里就是地球所在的位置。”他用手指着星图中间一个比针尖大不了多少的红色小点,“看起来很小吧?这已经为了让人可以在上面看到地球而特意放大很多倍了。如果按这个星图的正常比例来说,这个小点有上千个太阳系的大小。其他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点,每一个都是被同样放大的,代表了有人存在的星球。”
见天先生停了下来,司机小心地接过话题:“确实很多,至少有数十万吧?”
“这个是立体星图的平面照片,所以在立体星图上这些星球还要多近千倍。”
这次,司机也疑惑地静静等待着天先生下面的话。
“你们恐怕没明白我的意思,那些有人存在的星球并不是指有外星人存在的星球,而是有地球人存在的星球。”天先生拖长了音调,“换句话说,那些都是正在被地球人踏足的星球。”
司机不停地摇着头,H只是木然地望着天先生,林夕则如置身事外般地站在远处。
对于这出乎自己意料的反应,天先生第一次皱起了眉头,然后用一种很认真的口吻说道:“每一个成年的地球人,都会以被雇佣的形式到其他星球上去工作,因为地球上没有可以让他们工作的场所。要养育自己的孩子,他们就必须到遥远的星球上去工作,换取后代在地球上的生存权利。看看吧,虽然踏足了如此广阔的星空,却没有哪怕一小块属于自己民族的土地,甚至光是养育自己的孩子便已经竭尽所能……”
林夕激动地冲了上去,指着星图上的那个红色小点,脸色红得能滴出血来,“有!地球就是!地球还是我们的!”林夕觉得,自己仿佛和轮回系统中那个为了几厘土地与人争得面红耳赤的李二狗重合了起来。
司机张了张口,似乎想要声援林夕的说法,但最后只化成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天先生的嘴角向上撇了撇,又变回了最开始的柔和语调:“对,还有地球,虽然只是理论上如此。但为了使这个理论变为事实,身处宇宙每个角落的地球人正努力为这个目标奋斗着,而轮回系统就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钥匙。”
“您是说……”司机和H对望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确定。
“外星人在拼命限制着的、最怕地球人掌握的、拥有着改变整个宇宙力量的东西是什么?”
林夕听到这句话的同时,脑海里嗡的一声炸响,胸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溢满得快要爆发出来。
天先生似乎也有着和林夕一样的感受,声音渐渐高了起来:“轮回系统是一代又一代地球人用巨大的代价换来的掌握命运的钥匙。外星人不会传授任何知识给我们,唯有我们自己去一点一点地摸索、积累。这个过程或许很漫长,漫长得充满了各种让人绝望的痛苦,但随之而来的,是坚实得足以支撑起所有地球人通向命运殿堂的知识阶梯。”
“可是那些被误导和锁死的知识……”
“开发地球的外星人当然知道放任轮回系统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作为地球人可以使用轮回系统的条件,他们更改了一些最至关紧要的知识。”天先生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不过,不管走了多少弯路,正确的知识是不可能被阻挡的。现在,你们来到我的面前,不就是因为你们发现了轮回系统中的障碍吗?只要越过这些障碍,我们便可以真正获得改变命运的力量。”
H的手死死掐着司机的肩膀,后者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而是用激动的颤音肯定地说着自己看到的未来:“我明白了,轮回系统中的5125年是我们对正确知识的积累。因为在轮回系统中绕不过外星人设置的障碍,所以轮回系统的作用就是不停地在拥有正确知识的时间段轮回,让那里成为一代代地球人磨炼心志、积累基础知识的课堂。当我们成年后,带着这些知识踏进群星的领域之时,便是真正超越这些障碍的时刻……”
司机和H并肩走出天道集团。在正午的灼热阳光下,他们投到地上的黑色影子越来越小,仿佛那金色的光芒正在不可阻挡地吞噬着笼罩在他们身上的黑暗。
 
“我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偌大的房间里,林夕不大的声音来回跳跃着。
“哦?”天先生俯视着这个自己从头到尾都不太在意的小孩,“有什么不对?”
林夕歪着头想了想,操起一口老成的腔调:“我在轮回系统里是个农民,太多复杂的事我不懂,但是被骗了几次以后,也知道做啥事都要白纸黑字地写合同。那些人怎么会光是听你几句话就离开了?”
天先生大张着嘴,难以置信地望着林夕,好半天才恢复过来,“唔……本来以为通过轮回系统的观察,地球人在各种情况下的反应、策略及应对方法都应该被记录了,看来还是忽略了用最单纯眼光看待问题的孩子啊!不过你看到的世界,很快就会随着你的成长变得和他们查到的一样浑浊。”见到林夕不知所措的样子,天先生换上了一副机械的语调,“最先离开的人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地相信我,只是我说的话正好是他们最愿意听到的,让他们可以在绝望的世界中找到一丝希望。与其说是他们相信我,不如说是他们强迫自己相信我。地球人都很擅长选择自己最希望看到的东西去相信。”
“所以那两个科学家才是人类的希望……”
“他们吗?”天先生怜悯地俯视着林夕,“你怎么知道他们看到的希望是真实的,而不是他们愿意相信的?”他重新坐回到房间里唯一完好的椅子上,望着房间唯一的出口,“这里本来就是给予可能危害系统的激进地球人以‘真实’的场所,他们会怀抱着他们愿意相信的‘真实’和平地生存下去。”
出于在轮回系统中学到的危机意识,林夕慌张地向门口跑去,直到半只脚踏出门外,才毫无底气地远远叫着:“你干吗要告诉我事实?你别想杀人灭口!”
天先生的视线越过林夕望着远处,“都说了,这里是给予可能危害系统的激进地球人以‘真实’的场所,其他的事情都不会做。”
“我会把这个事实告诉给其他人。”林夕演绎着初生牛犊的单纯精神。
“你说的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真实’,没有人会相信的。何况我告诉你的也可能只是你希望看到的‘真实’哦!”天先生露出了一个灿烂、但却让林夕心寒的微笑。

 
天道轮回

在一阵怪异的感觉中,林夕猛然睁开眼睛,床头的时钟显示时间为2012年12月19日10点05分27秒。
脑袋里那仿佛不属于自己的讨厌记忆让他的头很疼。
这是每次醒来后,记忆偏差给身体造成的后遗症。几分钟后,林夕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
轮回系统是属于地球人的,这点没错。而为了防止地球人通过轮回系统获得足以对抗自己的知识,外星人在技术封锁之外,还在轮回系统之外加上了另一个虚拟世界——天道轮回系统。
凡是退出轮回系统的地球人,会进入第二层的天道轮回系统,在这个完全受外星人支配的虚拟世界中,每一个反抗或者去做妨碍外星人事情的地球人都会被一一找到,并被抹消掉危害性。
响起了敲门声,林夕早有预料般地打开门,张工一脸兴奋地站在门外,“老林,我们成功了,每个参与反抗的地球反抗者同盟成员都有这几天在天道轮回系统中的记忆。而且因为使用了替代的人格记忆,天道轮回系统已经认定我们的危害性被排除,这下可以好好大干一场了!”
林夕笑着拍了拍张工的脑袋,“外星人太过相信天道轮回了。走吧,很快就会让他们知道,地球人掌握命运的力量到底有多强了。”
在林夕反手关上门的那一刻,天先生那个灿烂的笑容在林夕眼前闪过,一丝恐惧的电流迅速游走全身,“如果现在的‘真实’也是天道轮回系统特意让我们看到的……”
听到林夕小声的嘀咕,张工在前面驻足,疑惑地回望过来。
“不管了,至少这个‘真实’是我最愿意看到的。”
林夕越过张工,径自向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奔跑起来。
 

来源:科幻世界SFW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