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阅读《你是我的不可说》小说

免费玉兔书库 2018-09-09 15:04:28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夜,璀璨迷离。

夜色夜总会昏暗的包厢里叶明辉满身酒气,发狂的把唐婉扑倒,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阅读小说《你是我的不可说》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 号“玉兔书库”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1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唐婉一边挣扎,一边出声阻止:“明辉!明辉你不能这样!”

回答她的是男人更加疯狂的撕扯和进攻,很快她的衣服被用力扯下,叶明辉的动作粗暴到极致,几乎没有任何前戏他就这样进入了她。

唐婉像是一叶在暴风雪中飘荡的小舟,被他撕裂缝合又撕裂。

疼痛席卷全身,她没有别的办法,只是用手紧紧的抓出沙发承受着男人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除了痛就是痛,身体痛,心痛,身上的男人一边撕裂着她的身子,一边喃喃的低语:“欢欢!欢欢!”

他心里想的一直都是严欢,一直都是。

两滴清泪顺着唐婉的眼角滑落……

一个月后,

唐婉小心翼翼的停好车,取下自己的包,伸手捂住腹部,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向别墅走去。

伸手输入密码,门应声而开,她准备换鞋,却一眼看见了沙发上逆光坐着的男人。

看见叶明辉唐婉吃惊不小,更多的是惊喜和兴奋,她马上换了鞋,小跑到他旁边:“明辉……你回来了?”

叶明辉点了下头,目光在唐婉清减的脸上扫过,只是一瞬马上移开,声音冷冷清清的,不带丝毫感情:“唐婉,我们离婚吧!”

唐婉心往下一沉,想到最近几天的风言风语,难道是因为严欢?

一定是这样,严欢回来了,所以他急着恢复单身。虽然已经猜到叶明辉要和她离婚是因为谁,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问出了口。

“为什么?”

叶明辉淡淡的看着她,目光不带丝毫的情义,声音淡漠的可怕:“因为我不爱你!”

他如此直白的对她说这话让唐婉心里刺痛到极致,她惨笑:“你和我离婚真的只是因为你不爱我吗?”

“对!”

“难道不是因为她?”她还是忍不住质问出口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和你离婚的确是因为严欢,我爱她,从始至终我爱得人只有她,我不想让她这样屈辱下去,我要给她一个名分。”

叶明辉的话无情到极点,唐婉惨白着脸:“如果你和我离婚只是为了要和严欢在一起,你可能要失望了,我死也不会和你离婚的!”

“什么意思?”叶明辉好看的眸子带了一丝狠戾。

“你不是说是我费尽心机的逼走严欢拆散你们吗?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便宜严欢呢?叶明辉,我是傻了才会和你离婚!”

话音落下,叶明辉忽地站起来,一把封住唐婉的衣领,“唐婉,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对吧?这三年来你的温柔贤淑都是装的?呵呵,我真是瞎眼了,竟然相信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会改变!”

唐婉看着眼前帅气得人神共愤的男人,看着他因为愤怒显得狰狞的脸。

她的声音带了一丝哽咽:“叶明辉,既然我这么不堪,当初你为什么要娶我?”

“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如果不是你对我下药,让我睡了你,你以为我会舍得抛下欢欢?”

这是结婚以来叶明辉第一次面对面的和唐婉说起那次意外,唐婉脸色越发的惨白起来,她细长的手指紧紧的抓住沙发扶手,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我没有!”

“否认能改变什么?唐婉,还是那句话,我不爱你,娶你不过是不得已,如果我和你上床的事情不被人报道出去,如果你不是市长千金,你觉得我会娶你?”

叶明辉的脸色带了不耐烦,说出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唐婉的心。“我告诉你,是唐市长亲自找了我父亲,对我父亲施压才逼得我娶了你!”

严欢直直的看着叶明辉那双好看的凤目,看着他眼中慢慢的厌恶,心里一波一波的苦涩把她淹没。

他们之间的一切不过是意外,她喝醉了走错了房间,然后和他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她一直知道叶明辉不爱她,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他不会娶她。

可是她却爱他到极致,从第一眼起她就对他沉迷了下去,明明知道他爱的人不是她,明明知道他娶她不过是不得已,可是她还是无怨无悔的嫁过来了。

三年夫妻,她自问温柔贤淑,对他尽心尽力,她知道他不甘心娶自己,她一直在费尽心思的经营这段婚姻。

可是结果却是这样可笑,叶明辉他压根就没有准备和她好好过下去。

心疼得无与伦比,叶明辉还在凶狠的盯着她,眼中没有丝毫的情意。

唐婉用手捂住胸口,微微的喘口气:“要离婚也可以,你和我好好的过一个礼拜,像正常夫妻那样过一个礼拜,我就会考虑……”

“唐婉,你别枉费心机了,别说一个礼拜,就是再给你十年八年我也不会改变主意,拖延时间对事情于事无补!”

“你就真的这么厌恶我?”唐婉伸手抚上小腹。

“对,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生不如死!”

扔下这句话,叶明辉大步离开了。

听着那声重重的关门声,唐婉捂住脸泪如雨下。

她不是没有自尊,她不是想死缠烂打,而是她今天刚刚去医院做过检查,她怀孕了。

她在为怀孕欣喜若狂,可是她的丈夫却说要和她离婚,呵!


第2章 出大事了

叶明辉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唐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愣一直到天色暗下来。

外面万家灯火霓虹璀璨,只有她一个人冷冷清清孤单寂寞。

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唐婉从沙发上挣扎着站起来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电话石破惊天的响了。

她接通母亲的声音惊慌失措的传来:“婉婉,出事了,出大事了,你爸被纪检委带走了!”

“什么?”唐婉握住电话的手一抖,“妈,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快打电话给明辉,让明辉想办法……赶快!”

唐婉挂了电话手忙脚乱的拨打了叶明辉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终于接通了,叶明辉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传来:“什么事?”

“明辉……我爸……我爸出事了……我妈说他被纪检委的人带走了……”

“然后呢?”叶明辉淡淡的打断她,隔着听筒唐婉都被他的冷漠刺得打了一个冷战。

她顿了一下:“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去打听一下?”

“不能。你父亲那是咎由自取,打听了又能干什么?”

冷漠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叶明辉说是你父亲,从结婚到现在,他对唐父的称呼一直都是唐市长,从来没有改变过。

现在唐市长变成了你父亲,叶明辉是在和她撇清关系吗?

唐婉心沉到谷底,她颤着嗓子:“算我求你了行吗?”

叶明辉没有说话,听筒里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明辉,菜冷了!”

然后电话那头瞬间没有了声音,虽然只是听到一句话,但是唐婉已经猜出了那个陪着叶明辉的女人是谁。

是严欢,叶明辉竟然和严欢在一起。

几个小时前他提出离婚,几个小时后他就和严欢在一起了,唐婉气得发抖,抓了电话又拨过去,那头却提示关机。

叶明辉怕他打搅他和心上人卿卿我我,竟然关机了。

很快唐母的电话催命一般的又过来了:“怎么样?明辉怎么说?”

“妈,在想办法,明辉在想办法!”唐婉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撒谎想稳住母亲。

听说叶明辉在想办法,唐母不那么担心了,“让明辉快点想办法,赶快想办法。”

唐母还抱着幻想,唐婉心里却是沉到了底,叶明辉不肯接电话,已经表明了态度,她要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找到叶明辉,怎么也要求叶明辉救自己的父亲。

唐婉给叶明辉的特助打了电话,特助含含糊糊的回答不知道总裁的下落,唐婉没有办法,只好开车出门去找。

叶明辉最爱去的会所夜店,她都找遍了,没有叶明辉的踪影,无助绝望的时候她想起了刚刚打电话时候听到的严欢的声音,她说菜凉了,这么说他们是在家里?

叶明辉在A世有无数房产,但是能让他长久居住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清欢居。

那是叶明辉为严欢打造的爱巢,从前严欢消失无踪影,叶明辉就经常住在那边,现在严欢回来,很显然那是他们必选的叙旧场所。

唐婉马上发动车子,直奔清欢居。

车子急速在清欢居停下,唐婉快步下车直奔过去按门铃。

只按了一下,门一下子打开了,严欢穿着家常衣服,浅笑嫣然的站在门后看着她:“滋味不好受吧唐婉?”

唐婉没有管她的嘲讽:“严欢,明辉是不是在这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严欢挡着门冷笑。

“严欢,你让我进去,我有急事找明辉。”

“急事?是你父亲被纪检调查的事情吗?唐婉,你别费心思了,你父亲没得救了!明辉他不会帮你的,你死了那条心!”

听着严欢凉飕飕的声音,看着她嘲讽的笑容,唐婉的心在一寸寸的下沉。

很显然叶明辉这样绝情和严欢脱不了干系,是严欢不让他帮助唐家的,她愤怒的质问:“严欢,这一切是不是你搞的鬼?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让你把我从前经历的一切从头来过而已。”严欢轻飘飘的笑了一声,“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是谁举报你父亲的吧?”

“是你举报的?我就知道一定是你举报的!”唐婉愤怒的看着她。

“你高看我了唐婉,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有你父亲的把柄呢?举报唐市长的是明辉啊?你这么霸占着叶夫人的位置不肯放手,他没有办法只好先出手了。”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唐婉你自己想想,明辉他可曾爱过你一丝一毫?如果不是你不要脸爬上他的床,他会和你结婚?对了,结婚后他应该没有碰过你吧?不对,他只碰过你一次,就是上个月那天晚上在夜色,他喝醉了,把你当成我了对不对?”

严欢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唐婉的心里,严欢说得对,叶明辉从来没有爱过她。

结婚是被迫的,结婚后三年他从来都不肯碰她,唯一的一次是个列外,他喝醉酒,把她当成了严欢,而这一切严欢竟然清清楚楚,耻辱的感觉席卷全身。

唐婉发狂的对着严欢喊:“严欢,就算他不爱我,那又怎么样?我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一天不离婚,你就一天只能是小三!”

嘶吼出这句话后唐婉发现面前严欢脸色一下子变了,大眼睛里蓄满泪水,身体摇摇欲坠,声音楚楚可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看着她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眼角滚落,唐婉还以为自己眼睛出了毛病,在愣神间,叶明辉冷冰冰声音突然响起:“唐婉,你是想找死啊!”


第3章 无耻下贱

接触到叶明辉满是怒色的眸子,唐婉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

而严欢却就势扑进了叶明辉的怀里,当着唐婉的面哭得那个楚楚可怜。

美人垂泪最是能够让男人心疼,叶明辉轻轻的拥着严欢的腰,语气爱怜深情:“欢欢,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就是一个下贱无耻的女人,她说的话当不得真。”

早就知道自己在叶明辉心中没有什么地位,但是这样当着人面说她无耻下贱还是伤着唐婉了。

她看着叶明辉惨笑:“叶明辉,我是无耻下贱,可是再无耻下贱我也只有你一个男人,不像有的人……”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脸上重重的挨了一记耳光,叶明辉眼中冷气四溢:“唐婉,你没有资格说欢欢,欢欢变成这样,都是你和你父亲的功劳。你们当初对她那样狠毒,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的。”

“你什么意思?什么狠毒?”

“别装糊涂了,欢欢被送进夜总会坐台不都是你和你父亲的功劳吗?”

“没有,我们没有做,叶明辉,她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

“这不是你一句否认就能够抹杀的,唐婉做错事要承受代价,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想想你们从前的所作所为,再看看现在,是不是觉得报应来了?”

“你因为她……你因为她莫须有的对付我爸?叶明辉,你怎么这样狠毒?”

男人淡淡一笑:“狠毒吗?这只是个开始,最狠的还在后面,欢欢父亲的结局就是你父亲的下场!”

这话让唐婉打了一个寒颤,严欢父亲畏罪自杀在监狱里,叶明辉的意思是自己的父亲也是这样的结局吗?

惧怕让唐婉整张脸都变得煞白:“你想做什么?叶明辉,你不能这样对我爸,我爸他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是吗?这句话等着到法庭上让他对法官说吧!”叶明辉冷冰冰的笑着,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唐婉伸手去推门,纹丝不动,她又去按门铃里面没有丝毫理睬,包里的手机响了,唐婉手忙脚乱的接通,阿姨的声音惊慌失措的传来:“大小姐,夫人晕倒了,你赶快回来!”

听说母亲晕倒,唐婉没有敢停留,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家。

唐母躺在沙发上面,保姆阿姨在给她顺气,看见唐婉进来,躺在沙发上的唐母一下子跳起来,恶狠狠一记耳光抽在她脸上:“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妈!”唐婉捂住脸,刚刚挨了叶明辉一个巴掌,现在又被母亲一个巴掌,她头晕目眩。

“都是你,鬼迷心窍要嫁给姓叶的,现在好了,姓叶的竟然狼心狗肺去举报你爸,你爸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

唐母颤抖着手指着女儿:“你这个孽障,为了你的所谓爱情把你爸葬送了,你怎么不去死?”

“对不起!妈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这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你去求姓叶的,让他放过你爸,赶快去!”

天空飘起了雪花,唐婉被唐母撵了出来,唐母恶狠狠话语在耳边回荡:“如果不能让叶明辉改变主意,你就死在外面再也不要回来!”

唐婉又开车回了清欢居,她疯狂在外面按了好长时间的门铃,身上都白茫茫的一片后,叶明辉终于打开了门。

“求你,饶了我爸!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唐婉怕他关门,用手撑着门乞求的看着叶明辉。

“要什么也答应我?包括离婚?”

“不!我不要离婚!我不离婚!”

看着她坚决的拒绝头,叶明辉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你可想好了唐婉,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除了离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明辉,我求你了!”

“你说的?”叶明辉冷笑一声,“既然你这样有诚意,那我就成全你!”

“明辉,你是答应我了吗?你答应放过我爸了?”唐婉当他答应了,脸上带了欣喜的神色。

“没有那么简单,除非……”

“除非什么?”唐婉急切的看着叶明辉。

“记得当年严家出事的时候吧?欢欢当时在你家跪了整整六个小时乞求你父亲出手相救,可是他没有,俗话说父债子还,你父亲没有儿子,你这个做女儿的怎么也得表现一下吧?”

叶明辉那双好看的眼睛停留在唐婉身上:“我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你像当初欢欢一样跪上十二个小时,我就原谅你父亲对欢欢的伤害。”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有黄金,女儿何尝又不是如此,身为市长千金唐婉也是有骨气的人,叶明辉的要求让唐婉有瞬间的迟疑。

“怎么不不愿意?”见她迟疑,叶明辉作势要关门。

看着叶明辉无情的脸,唐婉在心底咬牙,跪就跪吧,比这耻辱的事情她都经历了,这跪一下又能怎么打紧,只要能让父亲安然无恙就好,她抓住门框,看着叶明辉漠然的脸,“我跪!”

“那么就进来跪在客厅吧,客厅里有监控,你别想耍什么花招,我可是说清楚了,如果中途放弃我的承诺不会算数的。”

水晶吊灯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空气寂静冰冷。

唐婉直挺挺的跪在冰冷的客厅里,目光涣散的看着前方。

突然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就是那里,再深一点……好舒服……”

“明辉……不要了……”

女人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暧昧诱惑,像是刀子一样一刀刀的凌迟着唐婉的心。

不是未经人事,这样的声音,这样暧昧的词调,傻子也知道楼上在进行什么戏码。

她嫁给叶明辉三年,他一直抗拒碰她,可是他找回严欢三天,他们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做了,当着她的面,还叫得这样大声。

他们在楼上翻云覆雨快活无比,而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却跪在冰冷的客厅里,等待着最后判决。

心抽搐着疼,撕心裂肺,无与伦比的疼痛。



第4章 跪了一夜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这样卑微的跪着,叶明辉说了,只要她跪满十二小时,他就会原谅她的父亲。

为了不让父亲有牢狱之灾,她豁出去了!

下了一夜的大雪,外面地上白茫茫一片,透骨的寒气从四面八方侵蚀而来。

叶明辉为了惩罚她不准开暖气,唐婉就这样衣衫单薄半跪在地上,脸色青紫,身子在瑟瑟发抖。

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折磨让唐婉想要去死,可是她不能死,她要救父亲,她要救唐家一大家人。

这一夜是寒冷,孤寂漫长的……

天光微明,终于有脚步声从楼上缓慢的传来,唐婉抬起浮肿的双眼,看向二楼。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一夜未睡,一夜就这样跪在冰冷的客厅里,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如果不是提着那口气,她恐怕早就已经晕过去了。

看见男人的身影,唐婉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她急切的开口:“明辉,放了我父亲,求你了!”

她的声音粗犷得难听,唐婉自己都不觉得这像是自己的声音。

男人没有说话,只有脚步声缓慢的从楼梯上传来,好一会后才走到了唐婉旁边,声音冷冷清清,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跪了多长时间了?嗯?”

“十二小时,明辉,你答应过我的,跪满十二小时就放过我的父亲的。”

“呵呵!”男人在轻笑,他的笑声没有任何温度,听起来寒澈透骨,“唐婉,你搞错了一件事,我昨天晚上说的原话是,跪十二小时我就原谅你的父亲,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要放过他!”

他漠然的声音让唐婉的心抽搐到了一起,她抬起浮肿的眼睛看着眼前英俊帅气到极致的男人,沙哑着嗓子哀求:“明辉,是我错了,求你了,求你放过我爸!我求你了!”

“求我?原来唐大小姐也会求人啊?此时此刻你有没有什么感触?”男人微微的低头,伸出两根手指头托起她的下巴,“当年你对欢欢做了什么应该心里很清楚吧?嗯?”

那个嗯字他是迸出来的,带着一股杀气。

唐婉垂下眸子,她不知道叶明辉为什么要这么说,她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严欢,从来没有对不起她过。

唐婉想要辩解,可是接触到叶明辉漠然的眸子,她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她是求人的人,她不是傻子,一直都知道求人的人永远是最卑微的。

为了不让叶明辉动怒,她不能辨别,她颤着嗓子,用最卑微的姿态和声音央求:“明辉,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要我怎么都可以,只求你放过我爸!”

“当年欢欢也是这样跪在你家门口求你放过她爸的,你放过他了吗?”叶明辉笑着看着她,“没有吧?既然你当初都没有办到的事情,又有什么脸来求我?”

“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

严欢家出事和唐家没有什么关系,严家牵扯太多,唐家和严家没有什么往来,自然也没有理由去蹚这浑水帮严欢,所以当你严欢去求唐婉父亲,被他拒绝了。

“明辉!”唐婉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个娇滴滴柔媚似水的声音响起。

严欢穿着睡衣,从二楼下来了。


第5章 陷害

毕竟是A大出名的校花,就算是穿着睡衣,胡乱的披散着长发,严欢也能美出一番味道。

唐婉的目光落在她露出的修长洁白的脖子上面,雪白如玉的肌肤上面点点红痕,显示昨天晚上的战况有多激烈。

唐婉怔怔的看着严欢脖子上的痕迹,心碎成一片一片。

看见严欢出现,叶明辉冷漠的眸子里含了温情,他伸手握住严欢的手,声音爱怜温柔:“怎么下来了?”

严欢露齿一笑:“我饿了!”

“我让佣人准备吃的,吃什么?”

“我想吃海鲜粥。”严欢笑得那个美。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完全没有把跪在地上的唐婉放在眼里,唐婉垂着头,长长的眼睫毛覆盖了心中的苦涩和刺痛。

她哑着嗓子打断一对璧人的深情表演:“明辉,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你放过我父亲好不好?”

严欢仿佛才发现唐婉一般,“呀?你怎么跪在这里?”

说着话假惺惺的伸手来扶唐婉:“快起来,地上这么冷,你会生病的!”

“明辉,求你放过我父亲!我求你了!”唐婉没有理会严欢,只是继续央求叶明辉。

她不是傻子,这一夜跪下来好多事情都想通了,她落到这种地步,唐家落到这种地步虽然是叶明辉的手笔,但是和眼前的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叶明辉虽然对她冷淡,虽然被迫娶了她,但是这三年来一直和她相安无事,她一直在等待叶明辉发现她的好。

可是这一切从严欢出现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道严欢对叶明辉说了什么。

叶明辉用尽一切手段对唐家出了手,在A市,叶明辉已经是只手遮天,想弄死谁易如反掌,更何况他还是唐家的女婿,知道唐父所有的漏洞把柄,所以唐家才会倒得这样快,这样彻底。

严欢看着苦苦央求的唐婉,嘴角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唐婉你也有今天啊?

她心里畅快无比,脸上却是带了一丝担忧之色,继续伸手去扶唐婉:“唐小姐,起来吧,地上凉!”

唐小姐三个字刺激得唐婉脸色煞白,她看向严欢,严欢也在看着她,一双好看的眸子里含着嘲讽。

严欢是故意的,故意叫她唐小姐的,她是叶明辉名正言顺的妻子,她知道,却和叶明辉在楼上卧室里翻云覆雨,还故意用唐小姐这称呼刺激她。

想到三年来叶明辉坐怀不乱不肯碰自己丝毫,却和严欢颠莺倒凤快活无比。

唐婉的愤怒在一点点蔓延,她一把推开严欢假惺惺的搀扶她的手,不知道是她用力过猛,还是严欢弱不禁风。

随着唐婉这一推,她竟然控制不住的往后一倒。

“欢欢!”叶明辉眼疾手快的去扶严欢,却是晚了一步,“砰”的一声,严欢重重的摔倒在地。

她一张俏脸马上变了颜色,“明辉……疼……好疼……”

摔倒在地上的严欢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眼角滚出,伤心欲绝又满脸痛苦的看着唐婉。

叶明辉心疼的扶起她,“摔着哪里了?”

“我身上疼,浑身都疼。”严欢泪眼婆娑的依偎在叶明辉怀里。

叶明辉转头看向唐婉,目光仿若淬毒般的盯着唐婉,唐婉虽然厌恶严欢,但是她刚刚并没有用多大的劲,自然做梦也没有想到严欢会摔倒。

看见严欢摔倒在地,她直觉就是坏事了,想解释的,可是刚张口,脸上就挨了火辣辣的一记耳光。

“你这个心肠歹毒的恶毒女人!到现在还死不悔改,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

阅读小说《你是我的不可说》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 号“玉兔书库”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1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