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凉一瞬回眸无尽小说

亲子漫谈 2018-09-19 15:18:56

薄凉一瞬回眸无尽小说阅读薄凉一瞬回眸无尽全本阅读

第1章偷渡出国

在华夏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

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

我叫钟璃,22岁。

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富偷渡到了北缅西支那。

西支那,北缅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毒品的转移点。

1956年之前,西支那是属于华夏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北缅政府达成共识,用西支那交换刁州汲蓝的大片橡胶林。

由此,西支那成为了北缅的翡翠生产大城。

来到西支那的第三天,一件很不巧的事情发生了,北缅战争爆发。

原本打算出国游玩的我们,在枪火炮弹的围攻之下,我和我的朋友走散了。

人到倒霉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会遇到。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暂时落脚的地方,却遇上了一场现场直播的爱情动作片。

这是一处有些年代的老旧房子,由于战争的原因,房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我躲在杂物堆后面,透过缝隙看着外面的一男一女正在激烈的做着什么。

借着月光,我勉强看清楚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一个金发女人和一个男人。

两人欢愉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着,男子光裸着身子,一次又一次没完没了的在索求。

我抱着身子窝在杂物堆后,寻思着,这两人还没完没了不是?

房子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我身子一震,本能的以为是战争延续到了这里。

琢磨着怎么逃跑,以免被战争殃及。

“呯!”房门被踢开,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

紧接着,几个强壮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直愣愣的站在刚才纠缠在一起的一男一女身边。

随后,一个身形修长,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跟着走了进来,屋子里的灯光太暗。

我有些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不过,看他的身形和轮廓,我大概能肯定,这个男人,长得一定很好看。

“老板,这两人要怎么处理?”站在一旁的其中一个男人开口。

原本欲仙欲死的两个人在几人冲进来的时候,已经吓得半死,脸色白了大半。

金发女人卷缩着身子,颤抖着看着那黑衣男人,用英语说着些什么。

因为那个女人讲的是英文,我听不太懂,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在求饶。

“都得死!”黑衣男人开口,声音低沉暗哑,带着嗜血的味道,话音刚落。

“呯!”

“啊……”

枪声和女人的惊叫声一同响起,我躲在杂物堆后,还未回神,目光便看到地上躺着的男人。

死得真难堪,一双眼睛冒着白珠,俨然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鲜红的血液从他的眉心流淌着,恶心又恐怖。

黑衣男人手中把玩着手中的枪支,神色轻松慵懒,好像刚才那一枪和他没有关系。

金发女人颤抖着,裸露着身子朝那黑衣男人爬去。

“蚂蟥,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金发女人用蹩脚的中文跪在那黑衣男人面前求饶。

第2章嗜血的场面

手死死的抱着那个男人的腿,一边求饶,一边虔诚的亲吻着男人蹭亮的皮鞋。

男人微微蹲下了身子,借着光,我看清男人的长相,俊朗刚毅的五官,一双如海般深邃的眼眸。

冷酷又冰冷!

好英俊的男人。

“不想死?”男人嘴角上扬,似笑非笑。

我看得头皮发麻,这男人给我感觉太。。。。。。。。。嗜血!

“蚂蟥,别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金发女人不停的求饶,

裸露在空气里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森。

黑衣男人起身,随后猝不及防的掐住女人的脖颈,阴冷道,“背叛我的人,都得死!”

“咔!”是脖颈被扭断的声音。

金发女人头一歪,瞬间没了呼吸,黑衣男人长手一甩,将金发女人的尸体远远甩了出去。

随后他拿着一块手帕仔细擦着手,仿佛,刚才杀了那金发女人,是脏了他的手。

连续看着两个人相续被杀,我早已吓得屏住了呼吸,死死的躲在杂物之后。

我不傻,若是让这些人发现我,恐怕,我的小命在这里也就可以交代了。

“老板,尸体要怎么处理?”说话的是那黑衣男人的手下。

黑衣男人没有开口,倒是一双黑眸朝杂物堆的方向看了过来,我心里一顿。

他发现我了?

一时间吓得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把黑五带进来。”黑衣男子突然开口,黑眸扫了一眼我所在的方向,嘴角上扬。

“是!”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黑衣男子的手下出去没几分钟,就抱着一个玻璃罐走了进来。

“老板,黑五来了!”

黑衣男子扫了他一眼,轻飘飘的恩了一声,随后道,“让它出来透透气!”

我抬眸看向那玻璃罐,看到那里面的东西,一时间吓得手脚冰凉。

是蛇,一条黑色的大概有两根手指那么宽的蛇。

我怕蛇,从小就怕,这种黏黏的软体动物,不说它还会攻击人,就是它的长相,也足够吓人了。

玻璃罐的盖子被打开,那东西从玻璃罐里爬了出来。

“嘶嘶。。。。。。。。”

屋子里太过于安静,都是黑蛇挪动的声音,还有它吐舌信子的声音。

我头皮发麻,身体在一瞬间像石头一般僵硬又冰冷。

“最近没好好喂养它,让它好好享受一下。”黑衣男人将手中的手帕一扔,优雅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双腿交叉搭在一起,随意又慵懒,语调闲散。

“是!”

接下来的画面,是我活了22年,见过最恶心的事情。

几个壮汉将金发女人的尸体摆放在地上,在尸体口中塞进了一粒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蛇缓慢的爬行,慢慢地爬到了金发女人的身体上,撕咬着……

……

“呕!”我胃里一阵恶心,干呕了出来。

“谁?”

第3章暴露了

我一惊,暴露了,连忙捂住嘴巴,死死朝杂物堆后面躲。

但,来不及了。

一个壮汉粗鲁的将掩盖着我的杂物推开,看到我,用北缅语骂了一句脏话,便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提了出来。

将我丢在那个黑衣男人的面前,开口道,“老板,是个女人!”

黑衣男人几不可闻的恩了一声,壮汉站在一旁,我趴在黑衣男人的面前,三魂七魄都吓散了。

从硝烟战火中捡了条命,但却没能躲过黑道老大的手,天要亡我啊!

那条被称作黑五的蛇,吐着蛇信子在我身边爬行,蛇身上不属于它的血液在地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血迹。

它时不时的仰头看我,好像在找机会再次表演刚才那令人作呕的一幕。

我整个身子几乎都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半响,黑衣男人点了支烟,淡淡吸了一口,畅快的吐了口烟圈,低沉着嗓音道,“不打算抬头让我瞧瞧么?”

我低着头,身子不停的颤抖,心想若是我求饶,会有用么?

咬着唇抬眸看他,猝不及防的撞见那双墨黑的眸子里,我愣住,怎么说呢?

这是一双极其黑暗的眼睛,仿佛是宇宙中的神秘地段,容不得人探索,容不得多看一眼。

可却极其的吸引人,看了,就再也难移开目光。

看到我,他微微愣了半秒,随即眼眸一眯,别有意味的将我下巴勾起,嘴角上扬,“华夏人?”

我点头,小心翼翼。

他突然笑了,笑得极其冰冷,“有意思!”

我有些懵,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能强力保持着镇定,声音抖得不成样的开口。

“刚才的事,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是来旅行的,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

第一次向别人这般低声下气的求饶,我已经尽量将自己放得足够卑微了。

面对生命,我是恐惧的!尤其是这般鲜血淋漓的死法,太恶心,太丧心病狂了。

男人的手指在我下巴处摩挲,冰凉阴森,“起来!”

我愣住,却还是听话的起身,他坐着,我站着,这样俯视着他,让我极其的不安。

腰间一紧,我猛的被他拉入怀里。

“你。。。。。。你要干嘛?”

他将手按在我胸口上,脸上似笑非笑,妖孽无限,“我的女人脏了,不如你来顶替她,如何?”

我不傻,他那么残忍的杀了金发女人,变态嗜血,想来,那个女人估计是背着他和这个男人搞上了。

所以,他才会将他们都杀了。

目光停顿在他的脸上,我抽筋般的点头,随即猛的回神,我怎么能被男色诱惑呢?

生死关头,我倒是看着这个男人的脸入了迷。

“我。。。。。。”

“不想?恩?”这男人的话少得可怜,却也冷得令人毛骨悚然。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他不可能对我动什么心思,顶多是刚杀了人。

觉得无趣,正好遇上我这么个倒霉鬼,所以想要借我来找点乐子。

这世上变态的人那么多,变态的方式也多种多样。

索性,我只能呆呆傻傻的摇头,随后沉默。

“不愿意?”他低吟。

不等我考虑,他猛的将我推在在地,冷冰冰看着几个壮汉道。

“黑五还没有试过活体,就用她开个头吧!”

五雷轰顶,真的是五雷轰顶啊!

第4章生死关头

我无法想象这种疼苦,吓得脸色惨白,手脚冰凉。

用仅存的意识求饶,“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除去十岁那年,我在那个变态老男人的身下哭着求饶,亲眼看着钟墨被那个老男人推进湍急的江河中。

余后的十几年里,我从未哭过,从未像现在这样哭过,也没有像这般如同狗一般求饶过。

黑衣男人根本没有理我的打算,淡淡看了一眼他身边杵着的几个壮汉,随后低头摆弄着他那双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

几个壮汉将我按在地上,在我口中塞进去一颗药丸,我知道这东西,就是刚才他们塞进金发女人空中的东西。

我身上的衣服被几个男人扒光,随后那条黑蛇盘旋在我的腿上,冰凉的,带着粘稠的液体。

这种恐惧,远远超过了用尖锐的刀子抵着你的胸口要恐惧得多。

我瞪大了眼睛,完全忘记了如何开口,如何思考,连自救的本能都忘记了。

黑蛇缠绕着我的大腿,慢慢滑着,随后一颗脑袋竖起,蛇信子轻舔着我的肌肤。

我整个身子都在抖动,手脚被几个男人死死按住,根本没有动弹的机会。

黑衣男人环抱着手悠闲自在的坐在沙发上观赏着,一张俊美的脸上散发着笑意。

魔鬼,这个男人是魔鬼。

羞耻和恐惧,让我本能的扭头咬上了按着我手臂的壮汉,我这人什么都不好。

唯独牙口好,不,是锋利。

加上我突然这么一咬,而且是下了死口,壮汉吃疼松开了我。

我趁机拿起地上的砖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朝其他几个壮汉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感谢我的专业,医学专业,这个专业不仅仅是收入稳定,光鲜,而且主要是。

当你想要伤害一个人的时候,你能清楚的知道人体的死穴在那!

我是真的下了杀手啊!大学时代,整天拿着兔子老鼠解剖,如今对着人体。

我终于可以大展才华了。

砖头砸在另外两个壮汉的颞骨上,众所周知,颞骨是人脑组织层最薄弱的地方。

一旦遭到重击,必死无疑。

所以,其他两个壮汉当场就死了。

我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不等其他人有所反应,我握着砖头狠狠的砸向了那条黑蛇的七寸。

懦弱胆小的人,一旦反抗,力量是惊人的。

但我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黑蛇死了,我的腿也几乎断了。

毕竟,那条黑蛇是盘旋在我的腿上的。

被我咬伤的壮汉举起手中的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我的眉心,食指按下扳机。

我知道,我必死无疑了。

但此时,我反而不是那么害怕了,至少,这条可恶的黑蛇死了,就算我死了。

也不会像金发女人这样,五脏六腑被搅得鲜血淋漓。

“滚!”一直看热闹的黑衣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起身,一脚踢向那壮汉的腹部。

壮汉吃疼,手中的枪支走火,子弹偏离打到一旁已经死了的壮汉身上。

黑衣男人冷冷看了一眼,阴森的吐了几个字,“都是废物!”

随后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手枪,迅速将枪口指向倒在地上的壮汉身上。

“呯!”

在壮汉惊恐慌张无措的目光中,子弹在他的眉心留下了一个大洞。

黑衣男人慵懒的将手枪收回,妖孽的吹了吹枪口,随后将枪支放在腰间。

这剧情调换得太快,我根本跟不上节奏。

这个男人,他为什么要杀了他的手下?

疯子,真的是疯子。

我抱着身子朝后退。

面前多了一只修长白暂的手,骨节分明,这双手真的很好看。

若是平时,我大概会感叹,这样的手,不弹钢琴可惜了。

可这个时候,我大脑是短路的。

“怎么?喜欢和尸体为伍?”头顶传来戏谑的声音,嗓音低沉磁性。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