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科幻小说毕竟还是需要靠故事吸引人的

故事研习社 2018-12-01 13:53:21

故事君之前整理的“大神作家写作技巧分享”蛮受欢迎,那么咱们继续。本周主角是科幻大神刘慈欣

刘慈欣的《三体》获得了雨果奖,销量破百万,甚至成为奥巴马的枕边书,被扎克伯格、比尔盖茨等世界性的名人推荐。


但日常生活中,他只是个住在山西小城的普通人。他的成功故事让我们感受到文字的神奇力量——无论你身在何处,都可以影响别人,乃至世界。


今天故事君搜集整理来大刘谈论科幻写作的一些访谈,一起看看,科幻小说的写作和其他类型有什么不同,要怎样才能实现少年时的写作之梦。

1

写作之路:

我只是一步步实现了少年时代的理想 

Q:听说您从小就是一个狂热的科幻迷?还记得那些对你影响深远的书吗? 


A:第一次接触科幻小说,是凡尔纳的《地心游记》。看完这本书,我出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像是寻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感觉这本书就是为我这样的人写的。现在回头看,感觉我天生就是该看科幻的。

到了上中学的时代,赶上了上世纪80年代的“科学的春天”,迎来了新中国的科幻黄金时期,那时全民都有种对科学的狂热,我也不例外。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童恩正的《珊瑚岛上的死光》等书和凡尔纳作品系列,让我就好像在一个黑屋子里,被一下子打开了窗户。可以说,当时所有出版的科幻书和科幻电影,我几乎都看了个遍。

再后来,世界科幻三巨头――英国的克拉克,美国的阿西莫夫海因莱因的作品对我的科幻创作影响非常深远。

Q:您很喜欢俄罗斯文学?
A:是的。我们这代人可能受俄罗斯文学的影响比较大,尤其是旧俄罗斯时代的作家,比如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的作品苦难而厚重,让我可以比较通透地理解社会,让我学会了怎么表达。当然俄罗斯文学对于我的写作来说,也不全是正面影响,这些作品的语言比较滞重,离科幻语言的要求比较远。除此之外,奥威尔的《1984》对我影响也很大。

 

Q:您的作品中不仅有恢弘的、能激发读者探究宇宙的想象力,还有非常深厚的人文积淀。有没有想过您不写科幻也能成为很好的作家?

A:我想如果不写科幻,我不会成为一个作家。我热爱科幻才写科幻,我觉得我是从科幻来到科幻去,对文学本身的兴趣并不浓厚。国内当代文学作品我读得很少,因此我的文学素养还不够,这甚至成为了我作品里的缺陷。

 

Q:您有被退稿的经历吗?

A:有啊,《信使》是我帮《科幻世界》写的封面故事,他们有幅画叫我照着写,结果被退稿了,到现在也没有发表。

 

Q:您怎么看待目前国内的科幻小说?
A:科幻小说是种年轻的体裁,国内目前科幻小说发展势头不错。我接触到的科幻小说作家,都具有很高的学历,有宽广的眼界,有思想,有创新能力,又很时尚。总之是很精英化的群体。科幻小说现在的发展环境很好,影响力也在扩大。未来几年,随着国产科幻影视的集中推出,会有更大的影响。我对科幻的未来很有信心。

2

 科幻写作:

类型文学必须讲一个好的故事

Q:长篇小说中,除了《三体》,《球状闪电》也非常好看,一开始就有悬念,读个几段又有悬念。写的时候有没有刻意去经营?比如说到某个地方就要设置一个悬念,因为人阅读兴趣的是有极限的。

A:对,因为这是类型文学必须要做的,要讲故事,讲一个好的故事。

 

Q:您觉得要成为一个科幻作家,需要哪些素质? 

A:我觉得科幻作家眼里要有“铜钱”,不是说向钱看,而是说:外圆――讲的故事是适合读者的,内方――我有核心的创作理念,那就是以科学为基础的传统科幻小说。 


总之,要成为一名科幻小说作家,首先要有对科幻的激情和痴迷,其次要有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对大自然的敬畏感,还要有不断探索宇宙世界的欲望。

Q:您的作品为读者创造了一个让人震撼的新世界。尤其是《三体》三部曲里的黑暗森林体系,是如此的严密和环环相扣。这是怎么做到的? 


A:对于我来说,科幻是一种写作方式。我先设定一个科学理念,再往前推导。黑暗森林这个体系,也基本上是按照宇宙的两大定律推导出来的:一是宇宙中物质总量不变,二是生存是第一需要。在这样的条件下,未必外星人的存在就是友好的,所以,对于人类来说,整个宇宙或许就是诡异、恐怖而黑暗的。在这黑暗绝望中,人类的积极进取才会更有张力,更有意义。 


作为一个科幻小说作家,窍门在于有能力从平凡的设定中讲出最不平凡的、最让人震撼的故事。科幻小说毕竟还是需要靠故事吸引人的。

我觉得我要是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就是别人的形象化思维有一个尺度,但对我来说,多大的宏观,我都能把它形象化。 我写作的思维方式是“想象力先行”,先构思出科幻画面,再诉诸笔头。


Q:作为一个科幻作家,您的创作状态是怎么样的? 


A:我之前的创作状态是构思多过写作。构思的过程可能长达几年,这个过程包括:设定理念,展开故事,从科学角度进行逻辑推理,等等,写作的时间可能也就几个月。

《三体》最后一部作品问世到如今已经有5年了,这5年我一个字也没写出来。说实话,这过程很艰难也很焦灼甚至有些恐慌,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创作出新的作品。但是科幻写作的最大乐趣就是创造,所以尽管这个阶段很难熬,也是科幻创作很重要的一部分。

3

成功的科幻作家想的只有一件事:

怎么讲一个好故事

刘慈欣:有时多说一句话,多一个诠释,就堵死读者一条想象的道路。对文学作品的过度解读是一个普遍现象。


因为每一个成功的科幻作家在创作科幻作品的时候,在写作品的时候绝对不会想:我的作品有多么深的哲学意义,反映多么尖锐的思想,有多么深的人文情怀。他想的只有一件事:怎么讲一个好故事。除此之外不会再想任何东西。如果一个科幻作者做不到这一点,那他肯定不会成功的。


作为一个科幻迷出身的科幻作家,我感觉科幻小说的最大魅力,就是创造出众多的现实之外的想象世界。我一直认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美妙的故事,不是游吟诵诗人唱出来的,也不是剧作家和作家写出来的,而是科学讲出来的。


科学所讲的故事,其宏伟壮丽、曲折幽深、惊悚诡异、恐怖神秘,甚至多愁善感,都远超出文学的故事,只是这些伟大的故事禁锢在冷酷的方程式中,一般人难以读懂。我只是想通过科幻小说,用想象力创造出自己的世界,在那些世界中展现科学所揭示的大自然的诗意,讲述人与宇宙之间浪漫的传奇。

但我不可能摆脱和逃离现实,就像无法摆脱自己的影子。现实在每个人身上都打上了不可磨灭的烙印,每个时代都给经历过它的人带上无形的精神枷锁,我也只能带着镣铐跳舞。


在科幻小说中,人类往往被当做一个整体来描述,在《三体》中,这个叫“人类”的人面临灭顶之灾,他面对生存和死亡时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无疑都是以我所经历过的现实为基础的。


科幻的奇妙之处在于,它能够提出某种世界设定,让现实中邪恶和黑暗的东西变成正义和光明的,反之宜然,《三体》在试图做这种事情,但不管现实被想象力如何扭曲,它总是还在那里。

往期精选,猛戳可见


《短篇故事的手艺活》

《“亲历文”作者把经历写完了该怎么办?》

《今天我们来聊聊“大纲”那些事儿

《“人物塑造”就是要读者仅凭文字就能想象角色的样子啊喂!》

《写好情节,从“搞事情”开始》

《你们想要的“悬疑大法”来了》

《如何搞砸一个开篇》

《故事君侃套路之“爱情故事篇”》

《烂尾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关于人物对话,海明威是这样做的》

《把好点子变成好故事,你不得不做这些事情》

《如何把悬念一玩到底?希区柯克是这样干的》

《你的小说需要一个坏蛋》

《张爱玲<论写作>:“说人家所要说的,说人家所要听的”》

《第一期“畅谈会”干货分享》

《你会写故事的中间部分吗?》

《作家的七个致命错误》

《新手作家的疑问:写多少?写多久?》

《恐怖故事的11个元素》

《小说需要困境:其实你想看的是一个失败者的故事》

《如何创作炫人耳目的对话?》

《对话就是冲突!冲突!冲突!(干货分享,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有了好立意,但还是写不下去怎么办?》

《小说想玩复杂的结构?你需要注意了……》

《人设没做好?那你的故事可能逊掉了80%》

《如何写好系列文之“人设与情节篇”》

《如何写好系列文之“开篇的重要性”》

……

欢迎各位作者大大前来骚扰调戏

故事君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