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好看的男频灵异小说】他最终不要她了,结果是....

茅草书屋 2018-08-05 08:38:16

第1章 红衣女人

我叫霍劫,霍是霍元甲的霍,劫是张杰的杰,咳咳,是劫难的劫。

为什么会叫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呢?因为在我出生那天,我那个喜欢给人看病算命的奶奶给我请神算命。她这一算,心里就是一咯噔。

说我是冤死鬼转世,命中带劫,会克死父母,而且还活不过九岁。为了让我活的长久一些,奶奶给我改变了命理,取名霍劫。其意是消减灾劫。

我第一次见鬼,是在我九岁那年。那时我还在上小学一年级,放暑假,我被姥姥接到了乡下。

一到乡下我很快就成为了村里的孩子王。

记得那天我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抓野兔,临近傍晚的时候,我们又发现了一只又肥又大的野兔,远看就像一个小猪崽子那么大,可惜的是那货是个老江湖,个头不仅大而且速度还飞快。

不一会儿就甩掉我们,眼看着这只香喷喷的野兔就要跑掉了,我们岂会就此罢休,招呼表舅家的大黑狗,在后面穷追起来。

跑了一会儿,我们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汗流浃背的,跟着大黑狗在一处离村子很远的一处坟地停了下来。

孤坟上面没有墓碑,而且上面荒草有半人那么高,倒是野兔藏身的好地方。不过我感觉很是奇怪。孤坟常年无人祭拜,四周为什么圈种了八九根水桶般粗大的桃树呢?

大黑狗汪汪叫了两声后,在坟头前停了下来,围着那坟头急着直转圈。

我扫了眼那座坟头有些害怕,指着虎子喊道:“你去瞧瞧。”

“我不去,我听我妈说,这片坟地不太平。”虎子摇晃着脑袋,往后退了两步。

我瞥了这个臭小子一眼,说道:“你就撒谎吧,我怎么没听说过。我念你是我的先锋将军我先饶了你,你要是再敢故意编瞎话吓唬人,我就把你这将军的职位撤掉,叫你当乌龟。”

“当乌龟就当乌龟,我没编瞎话,是真的。我妈说,她有一次赶集回来晚了,半夜12点路过这片坟地,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在坟地哭丧,她好奇就喊了一句,一喊那红衣女人就不见了,第二天我妈就病了。最后还是你奶奶给救活的呢!”虎子扯着脖子喊道,虽然一口气说了出来很平淡,不过每次听他妈妈说起他都害怕极了。

听虎子说完,我看了看那个满是杂草的坟头。浑身突然有些凉嗖嗖的,恍惚间好像看到对面就跪着一位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在那里哭哭啼啼。

表妹秀儿当时就被吓哭了,哭喊着要回家。

住在村西头的狗剩狗蛋两兄弟看到后,哈哈大笑起来,笑我们胆小,一听就知道是骗小孩儿玩的,我们才不信。

我没有理他们,起身就要走。

见我要走,虎子和秀儿是一百个同意,叫了一声黑子,我们直接扭头回家了。

我们三走了一会后,见狗剩狗蛋还没有跟上来,我突然一阵后怕,心里直嘀咕:“这哥俩咋还没回来,不会出事儿了吧!”

招呼大黑狗前头带路,我们又跑了回去。到地,只见孤坟一座,空空如也没见着人

“完了完了,人不见了。”我慌了,急的原地直摇头。

大黑狗那货也不安生,围着我汪汪直叫。

“叫你个大头鬼!赶紧上前给我看看去。”听我说完后,大黑狗低唔呼哧了两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要想回村里,只有这一条道,他们要是往回走我们一定能够看到他们,但是我们没见着,如今坟地也没人,人上哪去了?

秀儿早就吓得倒了地,哭着喊着抱住我的腿,“哥,狗剩他们不会被那红衣女人抓去了吧?”

虎子相对于秀儿这个小尾巴安静了不少,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愣是没哭出来,看样子怕哭出来被我嘲笑他男子汉大豆腐。

“狗剩狗蛋你们两人混蛋,别吓人,赶紧给我出来。”我怒了,捡起几个石头向坟头那里砸了过去,边说边哭,“你们给我出来。”

喊了半天,连个回音都没有。

我慌了,暗叫,“这下真的完了,怕是他们兄弟俩真出事了。”

周围除了几颗桃树外,就这么一个坟头,难道正如秀儿所说被红衣女人给拽进了坟里去了?当时一想到这个结果,大家都慌了手脚,各自大哭大喊起来。

现在正是农忙的季节,大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再者说坟地是在村西头,这是东头离着有好几里地呢!

就在我们乱成一团的时候,呵呵哈哈两声响起,两个黑头涂脸的家伙从坟里面钻了出来。正是那狗剩两兄弟。

“哈哈你们吓坏了吧,我们这遁地术牛叉不。”兄弟俩齐声说道,拍了拍身上的土冲乱作一团的我们喊道。

“牛你奶奶个爪,你们想吓死人啊!”看到两人无事,我的心放进了肚子里,不过憋着的怒气,不吐不快。拿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就朝两人扔了过去。

啪!陈狗剩随手将土块抓住,直接一把捏碎,看着还在气鼓鼓的我们,笑道,“哈哈谁叫你们胆子小了。”

辞别这两个讨厌兄弟俩后,我就带着还在哭鼻子的表妹和虎子往家走。

路上我安慰几句,秀也不哭了。她擦了擦眼泪看着我说,“哥咱们以后别和他们俩玩了,太吓人了。”

“不和他们玩了。”虎子也跟着说。

走了一会后虎子突然停住了,看着我。“劫子哥你感觉没,这两小子有点不对?”

我一怔,看着虎子。“你感觉到那里不对了?”

虎子看着我。“就比如说狗剩吧,以前搬个砖啥的还张罗着重呢,现在居然能直接将石块捏碎?

我点了点头,向回来的那条路望了一眼。

到了村头,辞别虎子,我便带着表妹直接回家了。

到家后,可能是玩累了吧,不一会儿表妹就睡着了。

我有点饿,在橱柜里翻出个玉米面的馒头,一边吃一边在客厅里乱逛,无意间扫到墙上的日历,发现今个居然是阴历的七月十五。也就是老人们常说的鬼门大开的日子。

想起虎子妈妈说的那件事,一种强烈的好奇感突然涌上我的心头。决定晚上偷摸去地坟地瞧瞧,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第2章 鬼刨土

2

吃过晚饭,看了会电视,待全家人都睡着了。我躺在被窝一直等到半夜十一点半,看时间差不多了,我蹑手蹑脚的起了床,就出门了。

干了一天的农活,舅舅一家早已经累了,睡得很沉,即使看我起来也会认为我是去撒尿,根本不会发现我偷偷溜出来。

外面月亮很大,很亮,照得路面白森森。为了壮胆子我把大黑狗也带上了。

大黑还以为我大半夜带它出去玩,乐得伸着舌头‘哼哧哼哧’地在树林里乱跑,惊得树上的乌鸦乱飞,呜呜怪叫,搞得我都后悔带它出来了。

快要到坟地的时候,我在路边折了一根桃树枝攥在手里,听老人常说这东西能辟邪。

其实桃树可以辟邪是真的,甚至现在你去农村还可以看见,襁褓里的小孩子,都会在包袱里插上一根拇指大小的桃枝,因为小孩子火气弱,容易被脏东西上身。

就这样我一手拿着桃树枝,一手拿着手电筒,带着手下大黑狗向那座孤坟跑去,跑了有小半小时我们才跑到坟地。

月光当空照下,照的我影子很长,我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已过,坟头一片空旷静谧,根本没有我要看的红衣女人。为了怕大黑狗坏事我还特地将它赶走。

哎!我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没有红衣女人就没有吧,就当出来赏月吧,咦!话说今天日头好大好亮啊!

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我起身准备回家。但是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朵大黑云,把发光的日头给遮挡了起来。

紧接着整个天突然暗了下来,原本清凉惬意地山风也突然变得猛烈起来。

我有些好奇地抬头看了眼天,以为要下雨,心想着还是赶紧回家吧。

然而就在这时。咳咳!一阵隐隐约约的咳嗽声从那座孤坟里传了出来。

“有人咳嗽!”

我当时就是一惊,一下子趴到草丛里,紧紧握着手里的桃树枝,抬头向坟头看去。

只见一个类似火焰的东西从孤坟里钻了出来,大小有拳头那么大,形状有点类似火焰,火焰随着风在哪忽闪忽闪的飞舞着,恍惚间我好像听到咳嗽声就是从火焰里传出来的。

我当时吓坏了,手心手背都是汗。趴在草丛里一动都不敢动,双眼死死盯着坟头上的蓝色火焰火。

只见那火焰慢慢转了一圈后,‘咻’的一下就向我飘了过来。

“妈呀……”我吓得大叫了出来,起身撒腿就跑。

跑了没两步,我就感觉到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我当时心里就想完了,那东西追来了!

想到这里,我更是不敢回头看,两腿用尽全力向前跑。没跑几步,突然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地。

这一跌不要紧,后面的脚步声也突然停了下来。

我趴在地上吓得全身直哆嗦,想起来但是两腿偏偏不听话,没办法我只能死死抓着手里的桃树枝,把头埋在两臂之间,紧紧闭上眼睛,吓得动都不敢动了。

心说:管你是什么鬼东西,有本事你一口把我给吞了,我算你厉害。

等了没一会,我就感觉到,有东西走到我头的部分,哼哧哼哧地喘着气,接着一条湿答答的类似舌头的东西就伸到我的耳朵上舔了起来。

我这时反而镇定下来,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连忙坐起身来,一看,麻蛋,舔我的不是大黑还是什么。

我当时那个气啊,真想把这死狗一脚踢飞出去。

不过看到是大黑,我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我拍了拍胸脯,喘口气,站起身正准备带着大黑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一阵猛烈的风突然刮了起来,原本就黯淡的天空,顿时又暗了起来。

身边的大黑好像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靠近一般,躁动不安地乱叫起来,不停用爪子扒着地。然而就在这时,两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狗剩、狗蛋你俩大半夜不睡觉在哪干啥呢?”

我吓懵了,这俩兄弟是从哪冒出来的?

“是霍劫啊,俺两个在刨山土呢。”说话的是弟弟狗蛋,狗剩没有说话依旧在哪继续的刨着。

“刨山土!大半夜刨那玩意干啥?”我有些不解,这哥俩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啊。

“奶奶叫我们刨的,你要不要一起,很好玩的。”狗剩说道。奇怪的是他今天的嗓音和哥哥差不多,要不是他扭过头向我招了招手,我还以为是弟弟在说话呢。

我咽了口吐沫,没有说话,慢慢的向两人走去,想拽两人回家。说实话,大半夜的刨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就当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大黑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出来,站在我的面前冲着我直汪汪。

没等我说话,狗剩突然喊道,“畜生你在叫唤小心我吃了你。”

狗剩话落。大黑吓得呼哧呼哧低沉两声直接尿了。看看我后,又接着叫了起来,不过这次的叫声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俗话说打狗还看主人,这个狗剩居然骂我的狗。我本来还想叫这两个小子回家,明天我帮着他们搞土呢,现在好心情都没有了。

瞥了眼这两个混蛋后,我直接又掉头走了回去。走到大黑跟前摸了摸它的头,叫它不要在意这两个臭小子的话。

大黑倒也听话,不过却是用嘴巴咬着我的袖子用力的拽着我往出走。

我扭头看了眼还在继续刨土的兄弟两,出于关系还算不错,提醒道:“狗剩狗蛋你们还不回去吗?我可要回去了。”

两人没有说话,继续刨着土。

我也没多想,便直接带着大黑狗回家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舅舅一家上地忙着收割去了。姥姥给我留了字条说锅里有饭。我刚要打开铁锅开吃的时候。

秀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出来,趴在门口撅着嘴巴对我说:“大懒虫终于起来啦!”

我挠了挠头,刚要说什么的时候,虎子突然呼哧带喘的跑了进来,进来二话不说拿起水瓢舀了半瓢水开喝了起来。

喝个痛快后,呼哧哧的对我喊道:“劫子哥,不好了出事了?”

我看着他,很平淡的说道:“孔子曰,晃几把毛,有事说。”

倒是一旁的表妹眨着大眼看着还在喘气的虎子,问道。“虎子快说,出啥事了?”

“狗剩狗蛋…”虎子喘着气,“他们死了!”

 

第3章 拔火罐

3

“啥?”我当时听到后,整个脑袋嗡的一下,全身就像是被闷雷炸了一般跌倒在地,拽着虎子的手就不撒开了:“你快说,咋回事?”

虎子看着我,拿起水瓢还要喝水,我一把抢了过来,“喝你个大头鬼啊!你快要说咋回事?”

“你看你急这样!”虎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好了好了,我不喝就是了。我也是刚刚听到大人们说的,好像是昨天晚上两人出去看月亮,然后死在路上了……”

没等虎子说完,我直接就跑了出去,急的虎子在后面直喊,“劫子哥你干什么去啊,奶奶叫我们别乱跑。”

我没有理他。

看我已经跑的没影了,虎子和秀儿对望了一眼后也跟了上来。

狗蛋和狗剩的家是在村东头,离我舅舅家足有一里多地,跑的地时候,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这一路上我感觉很后悔,要是昨晚我带两人回来,他们就不会出事了。不知不觉我哭了出来。

狗剩狗蛋两兄弟家住的是一个土坯房。

以前的农村不像现在这些新农村有什么豪华的别墅,那时候普遍的都是那种低矮的茅草房,就是那种房盖子上面铺着草,墙壁四周是用稻草混合着和大黄泥造的那种。

赶到狗剩家的门口。我就看到了他家的栅栏上已经竖起了四个竹竿子,竹竿子上面挂着四道白色的布条。

在我们乡下,管着叫招魂幡。

听奶奶说这东西要挂上七天,在这七天之内死者会通过这幡子的召唤来看望自己的亲人。

一进大门,在院里中央围着密密麻麻的人,拨开人群我钻了进去、只见一个穿着粗衣白布的中年妇女跪在狗剩狗蛋的尸体旁,哭的很伤心,他是两人的妈妈李翠花。

农村人对于传宗接代一说根深蒂固,而且重男轻女,如今这一家死了两个男孩,李翠花的心情自然十分凄凉。

说起这个李翠花也是够倒霉的,早些年狗剩的父亲就因为开拖拉机到外面送货,车翻人卡死了,如今没想到相依为命的两个儿子也出事了!

两兄弟躺在茅草席子上,脸色煞白,听乡里乡亲说发现两人的时候,兄弟俩睁着眼睛好像是被吓死的,死的很是怪异。

我看着俩兄弟,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刚要说什么,我的衣角被人拽了一下,我一看是秀儿,原来两个小尾巴也跟了上来,正围在我身边。

这时,在一旁忙里忙外的姥姥发现了我们,直接拽着我们三个小孩子远离开了人群,找到一个没人的地,直接扒开我的裤子‘啪啪’的在我的屁股上打了起来。

然后不容分说的骂了我一通。

“你这混小子,我不是叫虎子告诉你不许来吗,赶紧给我回去,这种丧事小孩不能看。”

姥姥说完后瞪了眼猫在我身后虎子,虎子被姥姥一瞪,吓得掉头就跑,边跑还边说,“我就说不叫你来这下可好。”说完人直接没影了。

我瞪了眼这个一点不义气的虎子,在心里骂他是乌龟,是缩头乌龟。

其实姥姥说的么错,小孩子体质虚,最容易招到脏东西。

“姥,昨晚……”我抽了抽鼻子,刚要把昨晚的事儿告诉她。身边的妹妹秀儿突然脸色煞白的指着躺在草甸子上面的狗剩狗蛋两人喊道:

“奶你快看啊,有个女人在掐着狗剩的脖子呢。”

姥姥听到话后,脸色顿时大变,一把将妹妹抱起,对着妹妹指着的方向吐了两口唾沫,呸呸。

奇怪的是,吐完妹妹居然说人不见了。

后来我才明白,姥姥这种事土方子可以吐出晦气。

我记得我当时还问了一句,姥我怎么没看到?

为此,我的耳朵还被我姥姥狠狠地拧了一把。

回到家,舅妈正在做饭,看到姥姥抱着妹妹,忙问道:“妈,秀儿这是咋的了?”

奶奶说:“这俩孩子去看葛家兄弟了,结果秀这丫头身体薄冲着没脸子了。”

说着,姥姥将妹妹放到了土炕上面,然后拿出了一个空罐头瓶子,酒精,还有一叠冥币

用火柴将冥币点着后,开始给妹妹拔起了火罐来。

正拔着,秀儿突然冲着门口喊道,“奶,狗剩他们在窗外叫我出去玩。”

“呸呸……不许去。女孩家家的和那些男孩子玩啥。”说完姥姥直接叫舅妈把窗帘子拉上。

一连拔了两罐子,见秀儿还张罗着狗剩叫她出去玩,我姥姥摇头叹气道:“不行啊,这没脸子阴气太强,火罐没用啊!”

舅妈慌了,“那咋办啊?妈你快想想法子啊!秀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姥姥说:“春梅啊,你也别害怕,你这样,你叫建军去隔壁村把劫子的奶奶请来。”

我一听姥姥说去请我奶,我顿时开心的跳了起来,好哎好哎,我也去。

没等我说完,我就被姥姥给按了下去。

舅妈连跑带颠的找到了舅舅,舅舅当时正在地里干活,听到舅妈的话后吓的差点没把手给割破了,也顾不得稻田了,直接骑上自行车就奔隔壁村去了。

舅舅和舅妈十八岁就结了婚,大家别笑话,农村都这样结婚普遍早。但是两人一直到三十岁才有了秀儿,秀儿可是他们的命.根子。

舅舅为了尽快赶到隔壁村,直接选择了一条小道,这条小道路过村里的一片坟地,别看舅舅是个大男人但是从小胆子就很小,听老妈说,舅舅小时候很淘气胆子很大的,后来从坟地里挖出一个铁罐子,打开发现里面是个死孩子吓得他当时就尿了。

为了壮胆子舅舅特地把大黑也给叫上了,就这样一人一狗直奔隔壁桃花村。

家里的我们也不安生,妹妹不知为啥突然变得疯疯癫癫的。凡是能抓到的东西不管是什么,直接就往嘴巴里面塞。

舅妈上厕所的时候,我看了一会儿,一不留神被妹妹摸到了一把小刀,要不是姥姥突然出现给抢了下来,不然就出大事了。

就这样我们忧心忡忡的等待着。期间虎子娘来了一趟,是来找虎子的,说那小子不知道跑哪疯去了。见虎子不在,虎子娘就走了。

虎子娘走后不久,舅舅就回来了。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我的奶奶。

 

第4章 回魂

一进屋,我奶奶就问道:“劫子他姥,今个你们屯里死过人吧?”

“死了两个男孩!”我奶奶叹气道。葛家那两兄弟很讨她喜欢,谁知却出这么一档子事儿。

“哦!两个男孩?”奶奶突然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掐指算了起来。

算了半天刚要开口。我舅妈突然跑了进来,张开就喊:“妈不好了,虎子出事了!”

“啥?”我姥听后,当时就懵了。好悬昏倒在地,好在一旁的奶奶及时扶住了她。

叫我舅妈看着秀儿,姥姥带着我奶直接去看虎子去了。

我伺机悄悄的跟了上去。

原来虎子从狗剩家走后,就直接去了村头的水库里洗澡,那水库我去过,水深还不到半米,根本就淹不死人,而且我们这几个小伙伴里就数虎子水性最好了,没想到他却被淹着了。

虎子爹知道我奶有本事,见人来了。直接就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霍奶奶求您救救我儿子啊!”

奶奶走到虎子尸体前,一把将他拉起来,伸手在他的脑门上摸了一下后说道:“还有口气,就是丢了魂儿。”

说完,奶奶叫人将虎子抬进屋,然后她从随身带来的三角兜里掏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铜碗来。叫虎子爹将他家最大的大公鸡杀了,将鸡血装在她给的铜碗里。

弄好后她拿着毛笔蘸着鸡血在虎子的眉心,两肩上分别画了三道符,符画完之后她叫属猴鸡猪的人全部离开,并又叫虎子爹将葛家兄弟的尸体一并搬过来。

奶奶将三人的尸体排成一列,取来三碗生米饭扣在了三人的头上,插上三根香,接着又取出银针,香烛,红绳,小铃铛等物件来。

我当时还小,就好奇的问我姥姥,姥,我奶在哪干啥呢?怪吓人的。

我奶奶在我脑袋瓜上敲了两下,叫我别说话,可那时候的我好奇啊,她越不让我说话,我越说,最后姥姥败了,就对我说,你奶正在给虎子看病呢?

看病?我更疑惑了。姥姥横了我一眼,见我还要问东问西的直接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并警告我,在出声就不许我看动画片。我果断的闭嘴了。

没了我的叽叽喳喳,屋子里面顿时安静下来,我看了一下周围,发现狗剩狗蛋的老妈也过来了,那一双早已哭得红肿的眼睛,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奶奶。

我就在想,难不成奶奶还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这时,大家莫不是睁大了眼睛,屏住呼吸,带着敬畏的神色看着奶奶,一种宁静中带着紧张的氛围,这种氛围,我的心也有些紧张起来,不由得开始注视起奶奶的行动来。

奶奶先是用红绳分别绑上了三人右手的中指,三根红线只是轻轻一抛,便越过了横梁,奶奶身体有些佝偻,可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却显得异常的矫健。拿上红线的另一端,奶奶在每根红线上穿上了一个铃铛,然后系在了屋子的门框上。

做好了这些,奶奶点燃了香烛,放到了三人的脑门正上方,又拿出三根银针,在火上烤了几烤后,小心翼翼的在三人的身体上插了起来。我数了数,发现每个人的身上都插了足足有九枚银针,分布在手足各个地方,看起来都有些疼。

“生人勿进,鬼神回避咯!”

就在众人看得正紧张的时候,奶奶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话,奶奶声音不大,却在宁静的屋子里面犹如惊雷一般,我的身体顿时一个哆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姥姥抓着手,开始往房间里撤,刚想问为什么我们要走,却一下想到刚才姥姥不准我看动画片的威胁,只好赶紧闭嘴。

到了房间里面,其实也并不是完全看不到,屯里的建筑,都是那种互联互通的结构,从房间门缝和墙上的开窗都能看到堂屋。

我找到一条缝隙,偷偷向堂屋看去。

奶奶这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寿衣,这身寿衣,奶奶与我说过,是她死得时候带到地下的时候穿的。我有些好奇奶奶为什么这个时候就穿上了这身衣服,不过来不及等我细想,奶奶就开始在三人脑袋上方不远的位置,手舞足蹈起来,口中念念有词。

一直很注意形象的奶奶,在这时候开始变得披头散发,如果不是知道她才招魂,不知情的人见了,一定会以为奶奶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婆子。

奶奶足足跳了有半个小时,堂屋内依然没动静,我看到奶奶已经有些汗流浃背,不禁为她感到一阵心疼,毕竟奶奶现在年岁大了,身子骨没以前扎实。

就在我以为这种状况还会持续下去的时候,异变发生了,本来静止的铃铛,在这个时候开始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而且屋子里面,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风。

“叮当……叮当……”

听到铃铛的声音,奶奶却是跳得更快了,口中念叨的东西也越来越快。

我能清楚的看到,插在虎子身上的银针,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一切,都发生的很突然,仿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让这些东西运动起来。

“还不快快回魂,在等啥捏?“

奶奶看着虎子脚后的空地,一声怒喝。

炸雷般的声音,在屋子中飘荡,这时候,虎子身上的银针静止不动了。

“咳咳咳。。。。“

刚才还直挺挺躺在地上的虎子,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把他头上的生米饭都给抖落了下来,虎子的嘴里面,不断咳出许多水来,而那些水,竟然浑浊不堪,隐隐呈现黑色。待虎子咳完之后,地上早已是狼藉一片

看到这样的一幕,奶奶稍微舒了一口气,随后,奶奶又看了狗剩和狗蛋两兄弟尸体一眼,微微蹙眉。

大约停了有一杯茶的功夫,奶奶再次手舞足蹈起来,只是这一次,奶奶足足跳了有一个小时,狗剩和狗蛋身上的银针没有任何动静。

奶奶累得气喘嘘嘘起来,看着狗剩和狗蛋两兄弟的尸体,失望的摇了摇头。

“孩子他姥,撤了吧,这两个孩子,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奶奶的声音有些虚弱。

“诶。“姥姥应了一声,带着舅舅和舅妈,就准备着手来收拾。

刚说完,我就看到狗剩狗蛋的老妈李翠花跑到了堂屋,一下跪到了姥姥跟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了起来。

“霍奶奶,你就可怜可怜翠花吧,我就只有这两个儿子,他们要是救不活,我们老葛家可就绝后了呀。”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