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资讯】都卖给流媒体,Netflix成为了好莱坞接盘侠吗?

电影票房 2018-07-19 15:26:20

 点击上方关注 ↑


来源:时光网

作者:aerosmith520 sa


今天,科幻片《湮灭》在Netflix上线了这部电影2月底才刚刚在北美上映,首周仅仅获得1100万美元开画票房,仅列排行榜第四,还不到同为小说改编的科幻题材《降临》(周末2407万美元)的一半。


由于影片在试映时因为“过于复杂”而评价不佳,派拉蒙因此极为恐慌地将其海外地区(除中国内地)版权转卖给Netflix,以谋求提前收回其4000万美元成本的一部分。


就在今天,《湮灭》已经在Netflix美区之外直接上线,也就是说除了已经上映的北美和有望引进(且没有Netflix)的中国内地市场以外,该片将全部只线上发行

无独有偶,今年2月《科洛弗悖论》上午刚在超级碗放出预告,当晚决定在Netflix上线;马丁·斯科塞斯上部电影《沉默》票房哑火,派拉蒙将其新作《爱尔兰人》全球发行权和流媒体版权一口气卖给Netflix,版权费超过1.05亿美元…..


章子怡出演的《科洛弗悖论》

 

当好莱坞大制片厂对票房没信心时,类似Netflix这样在线流媒体成为了一个好去处。制片厂能减小可能的损失,而流媒体能扩充自己的影片库,吸引更多订阅用户。


这一招看似“双赢”的玩法是好是坏?好莱坞产业格局会因此发生怎样的改变?


对电影票房没信心,那就打包卖给Netflix



随着Netflix为代表的在线视频崛起,在电视剧方面给公共台带来极大冲击后,他们可以花大力气进军电影发行领域。


去年Netflix放言80亿美元上线80部电影,除了他们自己的原创电影,为达到这个目标最快的方法就是买买买!

 

今年超级碗电影预告片大战中,最让人意外的便是原属于派拉蒙,有章子怡参演的《科洛弗悖论》放出预告片后竟宣布当晚就在Netflix上线,放弃了北美甚至全球多国的院线发行。


影院不见?

 

据《好莱坞报道者》消息,派拉蒙在这笔交易中拿到5000万美元版权费。据美国调查机构公布的数据,超级碗结束后头三天,《科洛弗悖论》在Netflix上吸引到280万人观看,而去年底Netflix的原创电影,投资高达9000万美元,由史皇主演《光灵》头三天点击数为1100万。

 

如果《科洛弗悖论》上北美院线首周末票房会有多少?按照280万点击数和8.7美元的票价,简单折算为2500万美元,但在沙发上看Netflix可比去影院看电影要方便多了。

 

《科洛弗悖论》有两个原定的档期,今年2月14日和10月17日,去年这两个档期的开画票房冠军为《逃出绝命镇》的3370万和《电锯惊魂8》的1660万,《科洛弗悖论》能比这俩表现更好吗?


如果《科洛弗悖论》按原定档期上映,面临这两个强劲对手,结果可能很难看

 

派拉蒙还曾考虑过2018年2月2日和4月20日两个档期,前者要面对《勇敢者游戏:决战丛林》和《移动迷宫3》的夹击,这两部电影在那个周末都只拿到1100万美元。4月20日则又要面对强森的《狂暴:世纪浩劫》,派拉蒙估计也没啥信心。

 

Netflix还买了娜塔莉·波特曼《湮灭》除了中美两地的发行权,据外媒报道,这部由《机械姬》导演执导的影片在试映时,观众认为太过深奥,太知识分子。

 

制片人David Ellison希望做一些补拍和重新剪辑,对影片做出一些改变。

 

而拥有终剪权的执行制片人Scott Rudin,跟导演站在一边,拒绝按命行事。被夹在中间的派拉蒙最终决定将国际发行权卖给Netflix,避免可能的票房失利。


《湮灭》太难懂?

 

《湮灭》已经与上周五在美国上映,当日票房只有386万美元;而2016年派拉蒙《降临》的首日票房是936万美元。

 

《湮灭》投资大概为5500万美元,现在看来派拉蒙的做法似乎是明智的,卖给Netflix的版权费能够弥补一些损失。


但对于这个决定令导演很不满,亚力克斯·嘉兰说:“我们这个电影就是为影院而拍的。尽管我不抗拒小屏幕……但从我、以及众多影片工作人员的角度来说,它就是为大银幕而拍的。


导演的上部作品是《机械姬》

 

事实上,亚历克斯·嘉兰的上一部电影《机械姬》也比较深奥,但由于成本比较低,最终2500万美元的票房让发行方A24比较满意;拿到奥斯卡最佳剧本提名,拿到最佳视觉效果,对于一部小成本电影可谓收获颇丰。


但《湮灭》的发行时间,让它错过了颁奖季。

 

除此之外,环球的中等投资科幻片,迈克尔·佩尼亚主演的《灭绝》,由《降临》编剧埃里克·海瑟尔操刀,这部影片原定的档期已取消,目前还未确定是否像《科洛弗悖论》一般完全线上发行。

 

《灭绝》的命运会不会和《湮灭》一样?


环球的另一部科幻惊悚片《鸟舍》,同样由埃里克·海瑟尔编剧,桑德拉·布洛克主演,原定2019年6月上映,现在全球发行权已经在Netflix手中。

 

新线尚在前期制作中的《杀戮战警》续集(《夏福特》),由塞缪尔·杰克逊主演,《神奇4侠》导演蒂姆·斯托瑞执导,据Deadline报道,Netflix购买这部电影版权费用超过1500万美元,差不多是影片投资的一半


影片似乎还会在北美发行,但国际发行权已属于Netflix,模式和《湮灭》有点像。

 

观点:长期对好莱坞片厂体系是伤害



Netflix撒币买片子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让保证现有订户的粘性,吸引新的订户入场。不断买强片给用户暗示,来买会员吧,保证你有看不完的好片子。

 

目前Netflix全球1.18亿订户,大约每月10美元订阅费,而且在股票市场表现也非常强劲。目前该公司市值超过1200亿美元,对比迪士尼1500亿多美元,说明市场对Netflix模式还是有一定的信心。

 

有人甚至建议,既然对院线电影这么有兴趣,Netflix何不干脆收购一家院线呢。目前他们这种强势的独家线上发行模式,惹得发行公司、院线都恼火。


而Netflix目前对院线还不那么感兴趣,他们现在需要的不是票房,而是订阅用户数。这也是Netflix一点不担心“烂片”的原因,用户不会因为一两部烂片而取消订阅,他们看中的是自己的独家电影库。

 

也就是说,Netflix把传统电影公司倾注于一个影片的风险,分散到了一批影片中。

 

Netflix的买买买不仅瞄准中等投资剧情片、科幻片,对纪录片也舍得投入,比如他们购买的揭露俄罗斯体坛禁药的《伊卡洛斯》也引发轰动,带动了订户数的增加,这部纪录片也提名了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


《伊卡洛斯》剧照,纪录片同样是Netflix感兴趣的领域

 

目前摆在好莱坞大片厂面前的形势是,卖给Netflix可以避免可能的票房哑弹,而且还让账面上并不难看。

 

几年前大片厂对于一些质量不太靠谱的中等投资电影,一般会安排在1月、4月或者8月底这样的准垃圾档期试试运气,然后依靠DVD和电视台版权啥的希望别赔太惨,如今他们有了更简单的选项:一锤子卖给出手阔绰的Netflix。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短期来看,大片厂不会将大投资,也就是头部内容卖给Netflix;但这长期以往对片厂体系是个伤害。譬如很多电影公司已经大幅减少对中等投资电影开绿灯,譬如迪士尼几乎不玩中小投资电影了。

 

迪士尼的大片战略和中小制作的消失



显然近几年,好莱坞最风光的大片厂是迪士尼,漫威影业、卢卡斯影业、迪士尼+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以及迪士尼真人电影组成的“大片战略”(tent-pole strategy)带来了丰厚回报。在单部影片的庞大体量之下,迪士尼对每年上映电影的数量严格控制在10-12部之间。

 

去年D23期间,迪士尼影业负责人阿兰·霍恩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Netflix、Hulu和亚马逊在中小成本电影上的投入,让他们慢慢放弃在这个领域的努力,专攻大投资电影。阿兰·霍恩说:

 

“世界变了,我们对此也感到巨大压力。这些年我们努力做的是拍出质量很高的电影,比如我们做了三部体育题材的中型成本电影,《百万金臂》《麦克法兰》和《卡推女王》,它们都是很好的电影,观众喜欢、影评人给高分,但是票房成绩有限。


阿兰·霍恩


因为在美国Netflix、Hulu和亚马逊等流媒体公司也会拍摄成本在2500万美元到4000万美元之间的电影,而且它们还有巨大的订阅观众群。在中小型成本的电影市场,我们面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但是,说到一部2亿美元成本的电影,它们不会拍。


《卡推女王》的成本是1600万美元,但它一共只拿到了850万美元的美国国内票房,而《美女与野兽》的票房4个小时就达到了这个数字。


所以,分析市场发生的巨大变化,我们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拍那些中小成本的电影了,我们必须发挥占据大片这个“稀薄空气”领域的优势。中小成本电影虽然也可能会有票房逆袭的故事,但毕竟风险太高。因此,我们对于要拍的电影,得慎之又慎。”


电影文化的多样性在好莱坞备受考验,美国《大西洋周刊》撰文表示,迪士尼以及其他公司对待中型电影制作的态度,似乎告诉很多电影工作者,大片厂对于风险的控制有了新趋势,如果要实现自己的电影艺术追求,可能真的要换个环境了,譬如尝试着在线流媒体巨头这里实现自己的“电影”梦想


未来:在线流媒体将如何改变好莱坞?



早在去年2月,时光网就在名为《好莱坞走到新时代的门口》一文中预测在线流媒体将对如今的好莱坞产业格局产生冲击。


流媒体等网络付费平台走红之后,电影院和有线电视经历了惨痛的用户流失。《财富》杂志去年撰文写道,虽然记录好莱坞电影全球票房收入的数字不断刷新,但这得益于通货膨胀和不断上涨的票价,影院的固定观影人群比较十年前要少了很多。


普华永道的研究也表明,在视频网站看电影将在2017年成为主流,影院用户也将逐渐转移至网络。


面对急迫的形式,好莱坞除派拉蒙以外的五大公司从2014年也陆续推出流媒体服务。迪士尼在打造自己流媒体平台基础上,收购福斯剑指Hulu。原先迪士尼和福斯分占30%的股份,收购成功后,迪士尼的股份将增至60%,占有主导话语权。


迪士尼买下福斯后,HULU股份增至60%


另一边,流媒体不再满足于仅仅制作电视剧集原创内容,也向原创电影领域进军,抢好莱坞的“饭碗”。


Netflix两年多前就在电影发行上开始尝试,2015年,Netflix以凯瑞·福永执导的《无境之兽》小试牛刀,影片只在美国31家影院进行小范围上映,票房虽然不高却得到了影评人和颁奖季的认可。


去年戛纳电影节上,Netflix韩美合拍片《玉子》入围主竞赛单元,引发争议。该片在戛纳电影节放映之后即在Netflix上线,跳过了传统的院线发行环节。法国发行商、电影院向戛纳组委会施压,更一度传出《玉子》将被戛纳主竞赛单元除名,不能参与角逐金棕榈。


《玉子》去年在戛纳影节引发争议


去年Netflix受到瞩目的原创电影还包括威尔·史密斯主演《光灵》改编自日漫的黑人版《死亡笔记》安吉丽娜·朱莉执导的《他们先杀了我父亲:一个柬埔寨女儿的回忆录》,去年戛纳主竞赛入围片《迈耶维茨家的故事》。《光灵》投资达到9000万美元,一度打算在影院上映,后来取消次计划,变为纯粹的“网大”。


今年已经上线的有《科洛弗悖论》和邓肯·琼斯科幻新作《静音》。莱托少爷的《局外人》也被Netflix取消了影院上映安排,将于3月9日直接上线。


Netflix还花1.05亿美元的巨款获得马丁·斯科塞斯导演的《爱尔兰人》的全球发行权和流媒体播放版权,但该片的具体发行上映计划仍未确定。


《爱尔兰人》片场照,帕西诺与德尼罗联袂


流媒体参与电影制作和发行,率先带来的是对好莱坞窗口制作的颠覆。


一般来说,好莱坞电影从院线上映到在线观看可以长达39——52周,期间经过院线——家庭娱乐产品——有线电视——无线电视最终达到流媒体。


但是在Amazon的计划中,原创电影在电影院播出后的4——8周就可以直接在流媒体上付费观看了,而Netflix的《卧虎藏龙2》甚至实现了同步在线放映。


在制作成本方面,流媒体显然无法和实力庞大的制片厂相比,但他们在影片的选择上有着自己的独到眼光。Netflix和Amazon的片单上,要么是中小成本电影,要么是大制片厂认定没有前途的弃子。


马丁·斯科塞斯在《爱尔兰人》片场


《爱尔兰人》原本属于派拉蒙影业,但由于后者内部高层变动,再加上斯科塞斯上一部电影《沉默》票房哑火,这个项目最终被抛弃。去年Netflix同步在线点播的科幻电影《幽冥》也曾经是环球和传奇的项目。


好莱坞传统制片公司注重主力大片(Tentpole Films)制作的风潮中,流媒体作为电影行业的新人,更敢开发一些高风险、战线长的大明星、大导演作品,同时投资不受大片厂重视的中小成本电影。


在很多投资者和业内人士看来,硅谷领衔的新科技公司成了未来娱乐行业的最具前途的势力。


Netflix《幽冥》剧照。曾是环球和传奇的项目


好莱坞娱乐大亨巴里·迪勒年初在《名利场》杂志的一场峰会上发表了对好莱坞的唱衰论:“我不明白现在为什么还会有人想买电影公司,他们已经不拍电影了,而是去做帽子和口哨了。如果不拍系列电影,你就没办法经营一家成功的电影公司。”


风投资本家麦克·莫里茨(Mike Moritz)也表示:如今好莱坞最赚钱的电影,都不如投资一家有些名气的科技公司来钱多。


越来越多的好莱坞电影资深制作人转投在线流媒体,可以想见迪士尼收购福斯完成后,业务重叠部门人才被裁员后,肯定会被Netflix、亚马逊、苹果、Facebook等公司抢夺。



外国网友的恶搞图片。这会是好莱坞的未来吗?


在历经新好莱坞、后经典电影,面对录像带、DVD、有线电视、VOD等各种窗口出现,好莱坞不断地调整经营策略。


最近10年,随着流媒体、社交媒体、移动视频等新科技的快速发展,让好莱坞似乎再次走到了新时代的门口。


附:Netflix原创电影上映列表


- THE END -


电影票房微信号:dypfboxoffice聚焦电影产业、关注电影市场                                    

这里是第三方票房统计机构,圈内著名公众号@电影票房投稿、合作或者其他事宜可直接回复本微信,或者加小编私人服务号:piaofang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