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导报》曾卫东:《离离原上草与科幻文学》

作家导报 2019-01-10 09:56:01
《作家导报》优秀作品选


底部可以给作者 曾卫东 留言!支持作者就赞一个吧!


《离离原上草与科幻文学》



作者:曾卫东


  最近几年,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以宇宙为想象空间的科幻文学,象雨后春笋蓬蓬勃勃一派生机,小说、评论、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一个个神奇的宇宙画面呈现在读者、观众、玩家的面前。此情此景,使我想起距今一千多年的一首著名唐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虽然诗中画面,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绮丽的草原风光,然而它的内涵和意境与近年来的科幻文学形势何其巧哉妙合,甚是有趣。


  离离原上草长势茂盛,绿油油的煞是好看,不正像当下科幻文学繁荣的景象么。须知,草是植物中数量最多,生命力最强,生长周期最有规律的物种。科幻意识是人类普遍的愿景,谁不向往美好的生活,谁没有对未知世界的兴趣?人类对头顶浩瀚的宇宙,从古到今既敬畏又好奇。当人们对天文知识的不断追求和探索,终于认识到宇宙是由无数像太阳一样的恒星,无数像地球一样的行星,以及无数各种天体组合而成时,对宇宙的各式各样的幻想一直没有停止。在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历史长河中,每次科学技术的重大进步,尤其是天文知识的进步,都会激发人们科幻意识和想象形成一个又一个高潮。这样一个又一个高潮不正是一岁一枯荣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景象再现吗?


  诗中意境里的草是随着季节的变化,从枯萎到茂盛,再由茂盛到枯萎如此循环更生的。人们的科幻意识和想象,是随着科技的进步,知识的更新在不断的修正和否定中发展的。科幻意识和想象的发展过程,在二十世纪前大多见诸民间传说、地方戏曲、神话故事、及各种形式的绘画,更多地是直观加经验进行推理。直到十九世纪下半叶,即1859年达尔文出版他的旷世之作《物种起源》,首次向世人公诸他的惊世观点“进化论”,不仅拨开了人类起源的种种迷雾,亦对现代科学产生深刻的影响。之后的生物学和物理学研究成果频出,大大推进宇宙科学的进展,在生命是多种物质结构理论的影响下,人们开始幻想外星人,一时间UFO的传说在全球满天飞。1903年,当时在日本求学的鲁迅翻译凡尔纳的《月界旅行》、并作《〈月界旅行〉辨言》,首次将科幻小说引进中国,打开又一道科幻文学国际化大门。鲁迅在辨言中为中国读者对科幻小说作深入浅出的介绍:“惟假小说之能力……,故掇取学理,去庄而谐,使读者触目会心,不劳思索,则必能于不知不觉间,获一斑之智识,破遗传之迷信,改良思想,补助文明,势力之伟,有如此者!”


  2016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宣布,在距地球四千光年的深空,发现一颗类地行星。当时人们把这颗行星说成是地球的姐妹星,一时间对这颗行星赋予了许多美好的遐想。2017年2月23日又宣布,发现四十光年外有7颗行星围绕单一恒星运动,其中3颗位于宜居带上的行星含液态水的概率最高,表面甚至可能有海洋。这一重大发现,无疑较之2016年的发现又进了一大步。紧接着4月13日宣布,发现太阳系中的土星卫星“土卫二”上,几乎具备生命所需的所有元素。这三次发现给人类提供宇宙大环境下不同生态,不同生命形式的可能性,使人有了无尽的幻想空间,将助推科幻文学形成又一个高潮。然而,综观五光十色的科幻文学,静下心来细细品味,似乎色彩的多样性和光洁度还有欠缺,有待完美。正如上述唐诗把草写得那么美,那么芬芳可爱,最终还是要归结到服务人的情感上一样,“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当下科幻文学表现外星人的作品,差不多都是千奇百怪的星球大战,不是外星人所在星球资源枯竭,跑到地球上来掠夺,就是外星人要来霸占地球。故事并不复杂,情节也很简单,但场面热闹,不乏捍卫地球的勇士精神,杀人武器也五花八门富有想象力,能够撩起读者或观众的兴趣。这样把外星人塑造得如此可恶,如此可怕,可我们连外星人的影子至今都没有捕捉到,是不是有些片面,色彩有些单调?


  细想之下,造成当下科幻文学色彩如此单调的原因,可能与一些科学家的担心有关,他们观照地球有限的资源,被人类无节制的蚕食,终有一天会消耗殆尽。正因为此,他们发出警告,要是有外星人到我们地球上来,要防止他们掠夺资源。可能还与一些科幻文学创作人员,把当下地球人类社会争权夺利、局部战争、军备竞赛、冷战思维等负面的东西搬到作品上来有关。如果真有外星人飞到我们地球上来,不排除星球大战的可能性。但是,换个角度思考,既然外星人能够从遥远的深空飞到我们地球上来,那外星人的科技发达程度绝非我们地球人所能想象的,资源肯定不是问题,来掠夺之说也肯定是无稽之谈。假如幻想外星人到地球上来帮助我们,外星人与我们地球人结成兄弟般情谊,共同探索深空奥密,那幻想的空间更大,创作的路子更宽,科幻文学的色彩会更丰富更炫丽。


  虽然现在是科幻文学创作,尤其是创作外星文明最好时期,然而其中的供需矛盾却很突出,一方面科幻文学创作的形势很好,现有刊载制作作品的载体不愁稿源,另一方面广大读者和观众需要看到更多更丰富的高水平科幻作品。矛盾的主要方面在加工制作作品的载体严重不足,既不能满足新老作者的需求,又不能满足广大读者和观众的需求。以发表科幻小说的专业杂志为例,全国东南西北中打着灯笼也只能找到一家。本来物以稀为贵,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理论上应该格外跑火,倍受欢迎。但是因为国家主流媒体鲜有介绍,其知名度不高,知道的人不多。当然也有该杂志自身的原因,当下科幻文学总体色彩欠丰富,而这家杂志没有能够跳出这个怪圈。而要跳出这个怪圈,对他们是一个重大挑战,需要领导和编辑齐心协力开拓出一条新路来。须知,开新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勘探、设计、找施工队、备料、筑路、试运行等环节和工艺,更需要冒失败追责的风险。作为编辑是提高杂志质量、丰富杂志色彩的关键,编辑第一时间直接接触稿件,既要有相当水平的文字把握能力,更要有创新思维和强烈的责任心和事业心,才能够慧眼识珠,在沙砾中发现黄金。


  科幻文学不仅要满足读者、观众对未来科技的好奇心,还要普及科技知识,启迪社会和大众向更高水平科技进军,这是科幻文学不同于其他文学艺术门类的本质属性。说其社会意义而言,可以说科幻文学是科技发展的风向标,只有色彩丰富的科幻文学才能够打开人们博大的想象空间,影响科技发展方向。民间有一种说法:“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意思很明白,想象,尤其是科学幻想是人们的最闪光精神产品,是人类智慧的珠穆朗玛峰。现在科幻的春天就在足下,正如上述唐诗恰逢春天的晴翠芳草,离离原上茂盛的青草一样,万紫千红、百花齐放的科幻文学春天,只要朝前迈进一步就将展现在我们眼前。

投  稿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作家导报微信公众号


赞赏作者

可为作者提供稿费支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