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民穿越修真界修归来,从此咸鱼大翻身...

云梦小说 2018-08-17 16:25:51


第1章 退亲

“凌默,老实给你说了吧,以你们家现在的情况,我们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你受罪的。看在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份上,你们家的礼金我们全数退还,你拿着这些钱赶紧给你老爸交医疗费吧。”

“这事幸好发生的及时,不然咱们的女儿就跳进火坑了!脑溢血,高血压,还有心肌梗塞,没几十万能治的好吗?若我们女儿真的进了他们家,我看刚办了喜事就得办丧事。”

耳旁,一声声尖酸刻薄的话语不断传来。

凌默呆呆的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画面,好半饷都难以回过神来。

这是,这似乎是……

他不是早已穿越了吗?不是功力练到极致踏破虚空了吗?

怎么又回到了这熟悉的地方,回到了穿越前的时刻?

尘封已久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一千两百年前,哦不,是三天前,因为他父亲突然脑溢血,病重住院,而且检查的结果十分糟糕。

原本,他是在家里准备和已经订亲的女孩结婚。酒宴,还有亲戚都通知好了。现在因为父亲的情况,对方找上门来要悔掉这门婚事。

因为连续照顾父亲心力交瘁,再加上对方的话语刁钻刻薄,凌默气急攻心晕了过去,没想到因此而穿越到了一个叫沧澜大陆的异世界。

在沧澜大陆,凌默经历了千辛万苦,成为了大陆身份最为尊贵的通灵师。

经过上千年的修炼,凌默最终成为了沧澜大陆的至尊强者,问鼎神话,踏破虚空。

但没想到的是神魂醒来,他居然回到了地球自己穿越时的一刻。

眼前的世界,宛如水波卷过,以肉眼般的速度变得明朗清晰。

“亲家,你、你们怎能这样啊?两个孩子的婚期、酒宴全都安排好了,亲朋好友也都通知了,你们不能突然变卦啊。”一个五旬左右、慈眉善目的妇人争辩道,脸上充满了忧色。

看着朴实善良又略显木讷内向的妇人,凌默眼眶登时一热,水雾弥漫。

“妈!”

凌默出声喊道,声音颤抖、激动、深情、欣喜,饱含了他一千两百多年的浓浓的思念。

“默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啊!”看到凌默的表情不对,杨淑兰立即急声的问道,眼中的泪水也哗的流了出来。

“一个大老爷们,都多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我家姑娘幸好还没跟着你,要是跟了你,这一辈子还不都得吃苦。”

“亲家,宏山刚刚生病住院,我家小默这几天连饭都没吃上几口,你们这个时候便迫不及待的来退亲,也太、太没良心了!”杨淑兰一辈子没有说过脏话,想了半饷才用没良心三个字来表达心中的愤怒。

“良心?良心能抵得上我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吗?好了,别废话了。现在我们将礼金就放在这,不管你们收不收,从今天起,你儿子和我女儿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们……”

“妈!”凌默拉住杨淑兰的手臂,摇摇头道,“强扭的瓜不甜,他们想退就让他们退吧,现在爸爸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哼哼,还是大学生明白事理,有自知之明,可惜啊……”尖酸的声音充满了嘲讽。

凌默的目光突然如利箭般看向差点就成为了他岳父岳母的两人,不由庆幸这辈子不用和这样两个小丑成为一家人。

看到他的眼神,原本碎碎叨叨的两人心头一抖,下意识的闭上了嘴。

虽然穿越沧澜大陆的事就好像黄粱一梦,但数百年至尊的气势却不是说散就散的。

凌默冷冷的看着畏缩的两人,道:“放下钱,你们可以走了。看在过去的情份上,我送你们一句话: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中年男女这时才似乎反应过来,对刚才下意识表现出来的害怕恼羞成怒,女人尖着嗓子道:“哎哟,你们凌家好了不起,不就是出了个三本大学生,还让人高攀不起?这年头,本科能当饭吃吗?能变出来钱吗?有本事的就先把你爸救活了再说吧。”

“老许,我们走。”

两人本来还想表达点不屑,但看着凌默淡然的眼神,心头下意识的发慌,最终撂下几句嘲讽,快步出了凌家的门。

“默儿。”身旁,杨淑兰一脸的愧疚。

凌默露出一个笑容,轻轻的抱了一下母亲,“妈,我真没事。其实我还要感谢他们这么快就暴露了嘴脸,至少以后可以不用再受气了。”

看着母亲鬓颊的华发,凌默心中一疼,充满了愧疚。

凌默的家在华夏大西北的一个偏僻小山村里。

父母一直尽了十二万分努力,将他供上大学,让他走出了这片极度贫穷落后的山野。

但是曾经的他因为平穷自卑、懦弱,在大学学生一般,也没能找到好的工作,毕业三年根本没有任何建树。

最后还是父母拿出仅有的积蓄,为他找了一门看似不错的婚事。

因为对方的姑娘有几分姿色,也比较会打扮,所以将曾经内向的自己迷的晕头转向。

在这个一千元就是巨款的地方,父母为他拿出了五万的礼金。

然而没想到,在他结婚的前夕,父亲却病发晕倒了。

这一切,在凌默穿越后,才逐渐的想明白。

在失去了父母之后,他才真正的感受到父母对他无私伟大的爱,和他曾经的幼稚不懂事。

在沧澜大陆,凌默经历了无数次九死一生,也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强大的通灵师。

但无论是在生死危急的时刻,还是万众恭维的时刻,他心里永远无法放下的就是对父母的思念。

所以他不顾一切的刻苦修炼,放弃了所有的荣华富贵,只想要踏破虚空,寻找渺茫的回家的路。

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

所以此刻凌默惊喜交加,看着眼前慈祥的母亲,他发誓,以后再不让爸妈吃任何的苦。

“哎,他们家以前看起来也挺彬彬有礼的,怎么突然就这样呢?”杨淑兰还是对许家的事耿耿于怀,不过脸上更多的是对凌默的关心,“默儿,你能想开,妈就放心了。你先休息一下,妈给你做饭去。”

这次凌默和杨淑兰回到家,是城里医院给父亲做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情况十分严重,手术得花大量的钱,差不多要四五十万。

父亲交给大姑照顾,母子俩是回来想办法筹钱的。

但四五十万对大山里的百姓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凌默看着自家的房屋,土墙上到处都是撕裂的大缝小缝,屋顶的瓦片也是一片破烂,露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洞。

整座房子都显得破败不堪。

看着摇摇欲坠的房子,凌默心头愈发显得愧疚。

这些年来,父母将所有的钱都花在了自己身上,从没有向自己要过一分钱,每次打电话都是身体健康,家里一切都好,问的是自己缺不缺钱,要吃好点,别太节约,然而他们在家住的就是这样的危房!

厨房里,杨淑芬利索的煮着晚饭,但脸上却掩不住的愁容。

凌默坐到灶台前,往里面添着柴火,道:“妈,你别担心,爸爸一定会没事的,钱的事我会解决。”

“傻孩子,你有这份孝心,你爸爸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杨淑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神情又陷入了沉思。

几十万的手术费怎么才能凑够啊?

第2章 极品兰花

在如今华夏经历了三十年的大发展后,富人遍地都是。几十万,在街上可能随随便便两个人讨论的都是这个数字。

然而在西北的这片连绵大山里,万以上的金额数字依然是高不可攀的一道坎。

虽然有了退亲的礼金五万元,可距离手术费以及后续的治疗费,依然是一个巨大的窟窿。

如果凌默没有穿越,此时也没有任何办法。

吃了饭,凌默将窗台上那盆兰花抱上,回到了卧室。

在沧澜大陆,他是最强大的通灵师。

什么是通灵师?

通灵师是可以和植物、动物乃至天地万物沟通,从而更好的掌握动植物等生灵的特性,并超常的发挥出它们的能力,如炼制强大的丹药,或者召唤强大的灵兽战斗等等,且可以利用培育植物的灵气来反哺自身实力的强大修炼者。

同时,每一个通灵师还都是一名强大的医者。

凌默先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实力。

虽然回到地球,并没有将他在沧澜大陆恐怖绝伦的实力带过来,而且地球的灵气稀薄,不适合修炼。

不过他的修炼功法依然可用,依然能够对动植物进行操控。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花盆里这朵从山里挖回来的野生兰花,培育成极品兰花。

他以前在城里混的很差,但总算是开了眼界。

因为工作的关系,参加过一次华夏花卉节。那次他亲眼见证了一盆上千万的兰花交易诞生。

当时他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从此以后他对花花草草多了一分关注,甚至幻想过也种出一盆极品兰花,但那全都是幻想。

但现在不同了。

凌默打开手机,在网上查阅了兰花最顶级的品种,如‘天逸荷’、‘素冠荷鼎’这两种兰花的形状、特征以及数据。

几番对比后,凌默放下手机,开始了动作。

因为刚刚穿越回来,此时凌默的身体和普通人差不了太多,只能进行最低级的通灵。

但好在他要做的也只是改变兰花的外形特质而已,不用像沧澜大陆,让植物升级化妖,进行质的突破。

通灵之前,凌默先将一些花草捣碎,萃取,然后又加上了适量的肥料,调制出了一份灵液。

将灵液给兰花灌溉后,凌默盘腿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周围空气里的灵气稀薄,跟沧澜大陆相比甚至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不过功法依然能够照常运转,虽然每次吸收的灵力少的可怜,但只要能吸收,就代表着希望。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天色放明,第一缕霞光从天边落下的时候,凌默睁开了眼睛。

眼前,盆中的兰花变的更加翠绿和健壮,生机勃勃。

凌默伸出双手,轻轻扶在兰花两侧。

随着他再次闭上眼睛,一股清风在房里轻轻吹过,兰花的草叶以及花蕾忽然轻轻的颤动起来。

兰草更加的青葱翠绿,鲜艳欲滴。

花蕾则愈发的饱满,然后缓缓的,一点一点的轻轻绽放。

雪白的宛如莲瓣的花瓣慢慢绽开,接着又似荷瓣,最后露出素雅的花心。

几个花苞接连绽放,连成一体,姿态优美,美不胜收。

沁人心脾的花香溢满全屋。

凌默培育的是大名鼎鼎的‘素冠荷鼎’,但和普通的‘素冠荷鼎’不同,眼前的‘素冠荷鼎’形态更加优美,叶如翡翠,花白如玉,花瓣上散发出蒙蒙的光泽,宛如月晕。

在昏暗的卧室里,唯有花瓣的光芒绽放,仿佛真的是寂静深夜,明月照耀,空谷幽兰。

美!

成功了!

凌默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拿出手机对准兰花拍了几张照片。

点开微信,放了几张照片到兰花花友的微信群里,原本沉寂的兰花群瞬间如油锅般沸腾了起来。

“我草,草,草!”

“这是素冠荷鼎吗?我没有看错?这又是哪诞生的极品啊?”

“对啊,凌默,这图片你是从哪里复制过来的啊?别说还挺好看的。”

一个带着浓浓嘲讽的声音在群里响起,凌默一听就知道是系里的王家源,这家伙自从上学的时候,自己揭露了他偷窥女生洗澡的恶劣行径,就一直对自己怀恨在心。

凌默也不争辩,当即拿出一张纸写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放在兰花旁边,拍了一小段视频再次发上去。

“极品‘素冠荷鼎’出售,有诚意的带价私聊,非诚勿扰。”

凌默打出一串字,接着他的微信便‘叮叮叮’狂响起来。

消息瞬间一大堆,也有无数人带了价格,不过这些消息里面没有一人的价格靠谱,最高的才出到一百万,更多的却是在打听他的消息。

“凌默,这株‘素冠荷鼎’真是你的?如果是你的话,千万别急着卖,等我半个小时!”

突然,大学的同学王前进发来消息,后面跟了三个感叹号。

“ok”凌默回了消息。王前进是他的同伴同学,家里在花城做生意,有钱有势,跟他们这些普通学生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虽然两人是同学,而且都喜欢兰花,但以前的交集却少的可怜。

凌默放下手机,起床进行洗漱,然后开始在院坝里慢慢打拳。

另一边,母亲早已起来,在做早饭了。

不等他一套拳法打完,手机的铃声蓦然响起。

“凌默,你现在在哪?兰花真是你的吗?我可给你拉了一个大主顾,你可千万要将那株‘素冠荷鼎’保护好。对了,我给你发了一个电话号码,你亲自跟人聊吧。”

电话刚接通,里面王前进一大堆问题便接踵而来,然后很快又挂掉。

凌默打通了王前进说的电话,里面一个磁性的声音响起,显得非常兴奋:“小凌啊,我是前进的叔爷爷,也是兰花的爱好者,听说你有一株‘素冠荷鼎’准备出售,能给我看看吗?你放心,钱不是问题。”

“王爷爷,好,兰花就在我身边,我跟你视频吧,你就可以看到了。”凌默打开了视频通话,然后将摄像头对准了兰花。

此刻,金色的阳光刚刚从山头撒下,晨露尚未退去,整个天地都充满了清新的味道。

兰花被凌默摆在凳子上,阳光中,原本洁白如雪的花瓣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圣衣,神圣而高贵。

“好,好,好!绝世珍品啊!”

电话里,老头一连喊了三个好字,双眼放光,语气不容置疑的道:“这株‘素冠荷鼎’我要了,要定了!小凌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赶过来,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她了。”

凌默将县城告诉给了对方,并约定到明天。如果交易顺利,他收到钱就可以直接给父亲交医疗费。而若没有达成交易,在县城也有利于继续售卖。

对方一再的让他照顾好兰花,然后又通过视频看了半饷兰花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凌默轻轻吐了一口气,虽然双方还没有谈价格,但从对方的态度上来看,购买的意愿非常高。

即使这株兰花没有卖出高价,也应该足够支付父亲的医疗费了。

通话结束,微信里显示的信息又是一大堆,他暂时关掉了微信的消息。

屋子里,母亲正叫着他吃早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