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恐怖小说《罗刹》第一季11

阿呆的秘密基地 2018-07-15 09:50:06


《罗刹》小说简介:

天界将军罗刹天在机缘巧合之下转世成一性格怪癖的男孩,为求报恩的狐妖月姬守护在这个古怪的男孩身边伴随其成长,光怪陆离的构思搭配着匪夷所思的情节让这个故事阴阳怪气而又引人致胜。

整部小说如同一幅古老的画卷将徐徐为读者展开,故事里的神,人,妖,鬼等种种人物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共同谱写着一段波澜壮阔的史诗。




播音师: 温顺先生 


小说作者:阿呆



新来的听众和读者:小说之前的章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并查阅历史消息,或者点击菜单中的藏宝箱—夜听鬼故事。


 小说原文:

第十一章 廌之组织

在涛涛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国自古就英雄辈出。只不过阳界的英雄征战沙场,而阴界的英雄却是降妖除魔。阳界之事多为史载,而纵横在阴界妖界的人却少有提及,就算是记下几个也都是以怪传或者传说为主。从三千年的人文之祖黄帝消灭魔王蚩尤,再到各派道士斩妖除魔。如果还加上各类小说传奇可以数出的人物怕是多如繁星。


那么这些纵横在阴界人物有何奇异之处呢?其间当然不乏全凭自己一人之力而降妖除魔的孤胆猎人,但更多的确是那些自立门户,然后收徒授道的门派。


毕竟,干这一行危险性太大,多些人手或许能够多看几天太阳。


而在这数以千计的门派道教中有多少是为了钱财和各人私欲的鱼目混珠,浪得虚名之辈。这些个货色,就算乐观点估计怕也要占到个八成。


远的不说,咱们从近的道来。


清朝末期已经出现了一些具有一定规模的灭魔的教派,只是这些教派有的是打着降妖的口号搞起义军,有的是边做着取名看风水的买买顺道做着收钱降妖的生意。到了民国时期大部分的道士和算命先生才开始有了具体的组织,这些组织被称作堂口。那时中国各地分部着九个大堂口无数个小堂口,这些个堂口除了算命看风水外倒也做着一些伏魔除妖的事情,只是这些均只能算是副业。而这些堂口里也有不少是坑蒙拐骗设局骗钱的团伙。解放后新中国成立了,国家对于封建迷信打击很大,在这种风口浪尖上所有搞这一行的人都销声匿迹了一段日子,直到改革开放后人民思想有了新的认识高度,而这些作为一种‘特殊’的习俗才得以复活。


1988年,各地的教派和小场经过了一次罕见的集体会面。听说这场会面被称为屠魔大会,组织者到现在为止对于此方江湖来说都是谜一般的人物,更有传言道是佛祖和神仙组织的。当然,这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在这个本来就玄之又玄的圈子里是信不得的。但是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这次的聚会让各大教派堂口的人能破天荒的相聚确实是人间的功劳一件。


当时那场面被后人传的是神乎其神,什么某某门派的掌门人是骑着飞龙从天而降啊,什么御剑飞行啊,法术耀眼到金光四射之类的。虽然各自吹嘘皆有言过其实的地方,但是当时之情形定然是热闹非凡。


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各大堂口和教派经过了几天几夜的大会,最后竟然商议得出共同组成了一个对外统一的联盟。几个堂口和教派的主子共同出资,听说还加上一些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人物的入股,成立了个名叫‘廌’的组织。


‘廌’同志气的‘志’字是一个读音——这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独角兽,能辩是非曲直。据说古代法庭上用它来辨别罪犯,它会攻击无理者使其离去。因为这个字难懂便只在内部用,而对外则注册为较通俗易懂的商业名称——独角兽股份有限公司。而时至今日,现在圈里的年轻人更喜欢称这个组织叫狩魔联盟,他们觉得这个称呼才有时代的血性。


这个组织从开始就定性了自身的存在——降妖伏魔,造福生灵。以下将此集团或者组织以‘廌’字记之。


廌自从成立至今一直运转的顺风顺水,按照行里的话——本来就都是靠看风水过日子的,弄个自己的公司还开不转那不太丢人了嘛。即使乌龙混杂,但是公司的运营倒也简单。主要就是三个部分,分别是经营部门,调查部门和执行部门。


在这个圈子里的人脑袋都好使,再加上此时团结了起来,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至1995年。独角兽公司所购得的地产和门面已经覆盖了全国大部分的县市区,经营业绩异常突出,已经从公司发展成了集团。


下面为各位对于这个集团内部的几个部门做一些简要的介绍,这对后面的故事是有极大裨益的。


经营部门主要负责的是公司各地门面的接待工作。业务大头是为客户观风水,算命相以及取名之类的,一般极少接到邪门的事情。


调查部门负责的事项就比较复杂了,他们均是组织中一些较为年轻的人,并且大部分都是高文凭的大学生。在外人看来,这些人不知道是哪根筋扯了,放着那么多有油水捞的地方不去,偏偏去搞什么调查。他们负责的是整个公司的市场调查和分析部分,说白了也就是靠着他们先进的理念去中国每一个乡镇去为公司做资产投资,建立新的门面。而内部人员知道,这些年轻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各个堂口和教派的直系传人,他们被组织选中成为了新一代领班的候选人,而除了商业性的调查外最主要的就是四处巡察不应该出现在人世间的东西,比如妖魔鬼怪,牛鬼蛇神这一类的。


最后介绍的是最神秘的部门——执行部门。这个部门对外界来说就是谜,甚至外界就不知道这个部门的存在。而顾名思义,这个部门的人物都是这个组织内部道行较深,拥有特异天赋之人。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将调查部门整理上来的信息中不应该在人世间的妖魔铲除,而且要做到完全的抹除。


而最后一个疑问——究竟是什么人,又或者是什么力量让这些被普通人看来是些乌合之众的人能聚集起来。这段事情的发展当然也伴随着惊心动魄和血雨腥风,只怕是日后机缘契合才可为各位道来了。


槐仁刚那天从医院出来后便回家为两个女儿准备好午餐。他这个人是一个古板的人,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女儿当然是别具一格。他在宿舍里面定出了几条家规,这些家规必须严格执行,否则就要挨棍子。别看他那两个女儿一个比一个长的水灵漂亮,可是他那根竹棍下起手可是毫不手软。邻居有时候都经不住他那脾气,在他打孩子的时候过来劝劝,结果反被他给一起收拾了。


而槐仁刚的家规倒也简单:


1.不许吃外面的任何东西,所有的食物都必须从家里拿。


2.在学校必须认真听课,每门考试不得低于95分。


3.不得顶撞老子,否则后果严重。


这天他少有的没有等两个女儿放学回家便出了门。他临走前留了个字条,把字条压在准备好的饭菜上面。


他出门骑上自行车来到了龙阳镇的市中心,一家名叫廌之道的风水店铺。


一进门槐仁刚便对坐在里面的那个年轻的招待使了个眼色。这个女招待见是他忙起身带他进了里屋。


里屋里坐着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头,他正一边叼着旱烟,一边看着面前的报纸。


“医院今天送来两人,是两口子,出车祸死的,”说着槐仁刚从怀里掏出了张纸把它放在了老头的报纸上,“送来的时候就没有魂,我估计是还没有出殃的厉鬼,按照时辰算来,就快头七了,此刻估计它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老头见状放下了手里德报纸,把鼻子上的老花镜向上顶了顶,皱着眉毛眯着眼睛看起了纸条:“纸条上面的地址就是那两个出车祸人的?”


“是的,我从登记表那里抄来的。”


老头的名字叫龙正奎,是当年廌还没有成立前国内一大堂口的把头。可是殊不知廌成立后竟然被分到了龙阳这个小镇上看门面,原本他下面的弟子们都为他不平,只劝他说定是被别的把头排挤了。可是他却笑而不语欣然接受了。


而龙正奎这个人平时外表谦逊温和,其实背地里所干的事情恐怕没有一件是能轻描淡写的。


此刻,龙老头泯了一口面前的茶水,然后朝槐仁刚招了招手:“好了,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槐仁刚一听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你的意思是这次还是没有我的位置?”


龙老头低着头,眼珠却从眼镜下面朝上看着他,样子很滑稽:“你记得组织的规定吧,调查部门的人是不得插手的。”


“可是……,”槐仁刚见状忙变了脸色,用一种讨好的口吻,这种口吻在槐仁刚这个壮汉嘴巴里吐出来真让人觉得唐突和怪异,“您老不是答应过我吗,凭当年我师父教我的本事,我当然最适合去执行部门,您有没有和上面给我说说……再说了,你看我五大三粗的,怎么看也不是和那些知识分子相处的料嘛。”


龙老头看着槐仁刚慈祥地笑了笑,而这个笑容让槐仁刚心里顿时发毛。


“到底你老了还是我老了,耳背到要我把话说两次吗?”


“诶……龙长老啊,”槐仁刚觉得自个也算是条汉子,既然求人了那就厚着脸皮球到底吧,正准备继续和龙老头纠缠着。


恰巧这个时候门打开了,进来了两个年轻人。


龙老头见他们进来,眼瞅了瞅槐仁刚示意让他先坐在后边的沙发上,吸了口旱烟对着两个年轻人说:“你们来的正好啊,正好可以去活动下筋骨。”


两个年轻人对望了一眼,脸上都涌现了兴奋和激动,其中一个大声说:“师父,有活干了吗?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事情!”


龙老头把他的旱烟在脚底板上敲了敲,又放了几片烟叶笑眯眯地说:“你瞧瞧你们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出事是好事吗?”


青年听龙正奎这么一说,倒有些难为情地抓了抓脑袋,蛮讨好说:“也不是……师傅……你也知道的……最近真是手头有点紧……还有些闲的无聊……”


龙正奎没有搭理他,继续说道:“医院送来的,出车祸死的两口子,估计是未出殃的鬼。”


听见龙正奎要把自己好不容易弄上去的活计转手给他自己的两徒弟,坐在后面沙发上的槐仁刚早就坐不住了,他的脸上此刻已经气成了紫青色,那双浓眉下的眼睛此刻慢慢地汇聚了视线,却洋装出一脸不屑地打量着面前这两个年轻人。


槐仁刚认识他们,这两个人正是龙老头在龙阳镇收的得意门生。带个遮阳帽的男孩名叫雷语堂。小伙子个子不高但一张国字脸却是菱角分明,一羽鹰眉在印堂正中,大而浓的眼睛炯炯有神——从面相上看那是一脸正气。他旁边的那个短发女孩名叫云幼珊,亭亭玉立筋骨奇正。她的长相虽谈不上漂亮倒也干净,没有化妆的脸上洋溢着一种青春所赋予的神采。


可是槐仁刚却看不上他们,他总觉得一定是因为这两小兔崽子在这里才让他一直没有机会去执行部门。这一次不用说,立功的机会又得让给这两乳臭未干的小子了。


龙老头将刚才槐仁刚给他的纸条递给了雷语唐,然后嘱咐道:“这次的事情和平时普通的超度亡者不同,只怕是厉鬼还魂不愿离开人间。此当前去你们除了要将他们魂魄送走外还要保护好他们的家人。”


云幼珊嘻嘻地走上前为龙老头捏起了背:“师傅,您就放心的在这喝茶吧,好不容易遇到个刺激点的。我们一定办的妥妥的。”


龙老头用手拍开了她正色道:“这种事情开得玩笑吗,你们别给我一天不正紧的……语堂,你给我重复一遍这个法事的步骤。”


“师傅……”雷语堂一脸不耐烦地说,“这些学的时候都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了,现在重复,还有必要吗?”


龙老头啪的把水杯砸在桌上,两个年轻人见状忙低下头醒了醒嗓子,恭恭敬敬地说起来。


“首先准备好数张回魂符,再念波所经将其置封。遇鬼后唱收魂咒另用桃木剑将其三魂中之命魂斩灭。最后制稻草巫蛊,将其阴魄收入其中一并焚烧。”雷语堂说完自信地拍了拍胸脯,“师傅,我说的分毫不差吧。”


龙老头气的吹了下胡子,叹了口气就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看他们一眼。坐在他们身后沙发上的槐仁刚冷冷地笑了笑:“若像那样估计你二人定是有去无回。”


“诶,”雷语堂转过身同样是一脸不屑地咂了咂嘴巴,装作才发现槐仁刚的惊讶语气说,“原来老酒鬼也在这啊,刚还没看见呢!我看,你到说说我哪里错了。”


槐仁刚从容淡定地掏出一支烟点上,开始的时候,他准备装出个过来人或者是大师的模样好好地抓住这个机会教育两小青年一次,可是几秒钟之后吗,他似乎改变了主意想起什么,猛地站起身,又掏出烟盒拿出一支恭恭敬敬地给龙老头递了过去。敬完了这只烟,槐仁刚方才对着这个年轻人用一种长辈教导晚辈的口吻说:“你忘记了先要在尸体身上下定尸咒,否则厉鬼因为三魂受损定会附身七魄之上致使诈尸,只怕到时候会把你们啃得只剩骨头。”


云幼珊忙上前对槐仁刚吐了吐舌头然后挥手扇开了烟雾笑嘻嘻地解释道:“老酒鬼说的是,我刚想说咋就被你给说了呢。”


槐仁刚把头转朝一边不再和他们争论。


龙老头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下周一头七之日行事,此事关人命,切忌不要误了时辰生出什么差池。”


周一的早晨雷、云二人带上了‘廌’为他们特制的面具便来到了初夏家的院前。


传说这种面具是经过多个寺庙的主持开过光,而且图文都是灵异纹师亲自用四十九种极阳之物绘制而成。是执行部门成员必备的辟邪之物,也是执行部门引以为傲的标志。


还没有走进院坝,云幼珊随身带着的阴阳罗盘就出现了极为反常的现象,阳针虚转而阴针旋冲。


两位年轻的道师心头一紧,知道大事不妙,定是厉鬼已出窍,此刻正在吸人阳寿。二人忙冲进院中,看见了贴满了红纸的里屋更觉心中一凉。红煞蒙日,这是一种极为低端且危险的见鬼法,不但让厉鬼能够在屋内活动自如更能加大其的煞气。


两人都慌了,不敢再细想便冲入房中。一进屋见如此情形便抱起地上两孩子在他们额头贴上回魂符,命令两老人把另外两个孩子给带出了房间。


就在二人在房中做法之时大堂里的两口棺材发出‘砰砰’的两声,棺盖被震裂在了一旁。两双带着尸斑的手伸出了棺材。


“师兄,不好了,我们忘记贴定尸咒了!”


雷语堂挥动着桃木剑然后对着屋外大叫:“速速打开棺材!”


而此时此刻,一脸坏笑的罗刹正用他那双睁大奇大的诡异眼睛看着掉在地上的棺材盖兴奋地说:“我看不用了,他们已经自己打开爬出来了。”


  

THE END

阿呆的秘密基地

欢迎关注公众号


友情链接